第二卷 ②比企谷小町长大后,一定会跟哥哥结婚(我是这么想的)
    身为一个乖巧的高中男生,到了定期考试的前两周,放学后就应该去家庭餐厅努力念书。而且今天老师必须参加「市教研」,学校因此提早下课,社团活动跟着暂停,更是念书的好时机。

    我埋头于制式化的英文单字抄写练习,像是亲鸾这位历史上的高僧。顺带一提,亲鸾就是提倡「他力本愿」(注13 亲鸾是日本镰仓时代的僧侣,净土真宗的创始人。「他力本愿」在佛法上是指借助阿弥陀佛普渡众生的本愿成佛,这里则是指依赖别人帮忙。)的人物,真的非常伟大。我深深为他的思想打动,立志寻找一个愿意养我的人。从佛教的观点看来,我简直是亲鸾大师。

    写完考试范围的单字后,我决定一边喝可可亚,一边用红色半透明板遮住书上文字,确认自己是不是都记起来了。

    正当我手拿杯子站起身时——

    「不是去萨莉亚真是不好意思,小雪乃~我们下次再去吃米兰风焗烤吧。啊,我也很推荐恶魔风汉堡排喔。」

    「去哪里我都没意见,反正一样要念书……不过,汉堡排算是义大利料理吗?」

    这两个声音听起来真耳熟。

    「啊!」

    「……哎呀。」

    「唔!」

    三个人一看到彼此,全都当场愣住。总觉得我们好像蛇、青蛙、蛞蝓的组合(注14 比喻三方互相牵制的局面。),而且我非常可能是那只蛞蝓。

    走进店内的是穿着制服的雪之下雪乃和由比滨结衣。非常遗憾的是,我们是同一个社团的社胞。顺带一提,「社胞」专门用于从事静态活动的社团。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今天我第一次使用这个单字。

    「自闭男,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有啊,我在这里念书……」

    「喔~那还真是巧,我跟小雪乃也想来这里用功一下……那、那么,我们要不要一起开读书会?」

    由比滨来回观察我跟雪之下的反应。

    「我无所谓,反正都是要念书。」

    「……是啊,这点大家都一样。」

    我们两人难得意见一致,倒是由比滨歪着头,脸上闪过一阵怀疑的神情。不过她还是决定不要想太多,说声「那就这么决定」,直奔我的座位。

    我帮她们加点饮料吧之后,去为自己装新的饮料时,看到雪之下认真地打量着饮料机。她右手拿杯子,左手不知为何握着铜板。

    「我说……比企谷同学,硬币要从哪里投进去?」

    「啊?」

    雪之下小姐,您在说笑吗?难道您没听说过「饮料吧」?您到底是在多么上流的家庭里长大啊?

    「不用投币啦。嗯……你知道吃到饱的餐厅吧?大概就像那种餐厅的饮料版。」

    「……日本这个国家还真是富裕。」

    雪之下脸上浮现一抹阴沉的笑容,还说出让人摸不着头绪的感想。然后,她让我先装饮料,自己则在一旁认真研究。看到我按下按钮、可乐灌满杯子时,那双眼睛都发亮了。

    为求保险起见,我也把装热饮的杯子放到浓缩咖啡机上,按下可可亚的按钮。如此示范一次之后,雪之下轻声说道:「原来如此……」

    她以让人捏一把冷汗的方式装好自己要喝的饮料后,我们回到座位,准备进行读书会。

    「那么,我们开始吧。」

    随着由比滨一声令下,雪之下拿出耳机挂到头上。我在一旁见状,便把自己的小型耳机塞进耳朵。

    由比滨看到这一幕,不禁露出错愕的表情。

    「啊?你们为什么要听音乐?」

    「念书听音乐很正常啊,可以消除周围的杂音。」

    「没错,而且当你感觉不到音乐时,代表自己非常专心,这样一来会更有动力。」

    「不对啦!读书会不是那样子!」

    她「碰碰碰」地拍打桌面发出抗议,雪之下则抵着下巴陷入思考。

    「……那么,读书会应该是什么样子?」

    「嗯……大家先确定出题范围,找出不懂的地方问问题……然后是休息时间,休息结束后继续讨论,还有交换彼此得到的资讯。嗯……偶尔也会闲聊吧?」

    「那样不就变成只是在聊天而已吗……」

    明明是读书会,却没有人在念书。而且,她不觉得那么多人反而很麻烦吗?

    「念书本来就应该自己来啊。」

    雪之下对她晓以大义,这句话我也完全同意。

    换句话说,剩下自己一个人便能念书!快把这句话加进函授教材附的漫画里!

    由比滨起先还无法接受,不过看我跟雪之下都默默埋首于书中,也就死心地叹一口气,拾起自己的书本。

    经过五分钟、十分钟之后……

    我忽然抬起头,看看另外两人的样子。只见由比滨的手停下动作,似乎是碰到什么困难,但雪之下仍默默解着数学题,看来非常认真。由比滨大概觉得现在不方便打扰她,于是把视线转向我。

    「那、那个……这一题……」

    问我问题难道那么丢脸吗?为什么你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都卜勒效应』啊……我早就放弃物理,所以也不是很懂。但如果是电玩『质量效应』,我可以解释给你听。要不要?」

    「根本不对嘛!只有后面两个字一样!」

    果然不行啊……亏我对于说明这件事还满有把握的。

    由比滨放弃似地板上教科书和笔记本,用吸管把玻璃杯里的冰红茶暍光,然后拿起空杯子要站起身。这时,她好像发现什么,因而发出「啊」一声。

    我跟着往她的视线方向看去,原来是个身穿庸俗水手服、极为可爱的美少女。

    「是我妹……」

    我妹妹小町在收银机前高兴地笑着,身旁还有一位穿立领制服的男生。

    「抱歉,我离开一下。」

    我马上起身,从他们身后追上去,但是一出店门已找不到那两人的踪影。

    我不甘愿地回到店内,由比滨开口问道:

    「啊,刚才那位是你妹妹吗?」

    「是啊,为什么她会跟男生来家庭餐厅……」

    在强烈的冲击下,我已经无心用功。自己的妹妹竟然会跟陌生男子出现在这种地方……这是不可能的事!

    「说不定是在约会喔~」

    「别闹了……怎么可能……」

    「是吗~不过小町那么可爱,就算有男朋友也很正常。」

    「我这个哥哥都没有女朋友,妹妹哪好意思交男朋友!世上不会有比哥哥优秀的妹妹!」

    「蠢话不用说得那么大声,连我戴着耳机都听得很清楚。」

    雪之下拿下耳机瞪我一眼。她还把耳机线拉得很长,看来我如果再吵闹,就会被她勒死。

    「不是啦,你误会了。刚才我妹妹跟一个陌生男子……」

    「但我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国中男生。我知道你很担心自己的妹妹,但要是过问太多,反而会被讨厌喔。最近我爸爸也一直在问『交男朋友了吗』,真是快烦死啦~」

    「哈哈哈,看来你父亲还太嫩!我们家都深信妹妹不可能有男朋友,所以从来不问这种事,真是可悲……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妹的名字?」

    我不记得自己曾跟人提过老妹的名字。何况,同学们连我的名字都不见得知道,哪可能知道我妹的名字?

    「咦!啊,那、那个……对啦,好像是手机吧!印象中曾在你手机里看到……」

    不知道为什么,由比滨回答这个问题时要把视线瞥向一旁。

    对喔,我之前曾把手机给过她一次,她大概是那时候在哪封信里看到的。

    「这样啊,太好了。我还以为自己爱妹妹爱得太深,老是下意识把她的名字挂在嘴边。那岂不是有恋妹情结吗?」

    「呃,我看你的反应的确是有恋妹情结没错……」

    由比滨稍微把身体往后缩。

    「胡说!我绝对没有恋妹情结!话说回来,我根本不是将她视为自己的妹妹,而是一个女性……哇!我开玩笑的!住手,不要拿出武器!」

    雪之下看着我的眼神掺杂惊吓和恐惧。见到她双手拿起刀叉,我实在不敢再说下去。要是我胆敢说完那句话,肯定会被她千刀万剐。

    「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真可怕……不过,既然你那么在意,不如回家后问问看她吧?」

    雪之下做出结论后,再度跟由比滨埋首书中。

    可是,我再也没有心情念书,转而回想起过去小町喊着「哥哥~」,快步跟在我身后的样子。而且,她说出「小町长大之后要跟哥哥结婚」这番话之后,老爸对我的攻击就变得越来越凶猛。

    算了,老妹的事怎样都无所谓。

    所以那天回家之后,我也没有问她这件事。

    我、我才不是因为听说过问太多反而会被讨厌,所以不敢问喔!

    FORM 结衣 20:22

    TITLE nontitle

    今天辛苦了,小雪乃~

    \〝(。˙ω˙)ノ°谢谢你教我递

    回数列♪

    下次再一起去萨莉亚吧!

    义式牛奶冰淇淋超好吃的

    °*。(*ˊДˋ)。*°

    FROM 雪乃 21:36

    TITLE Re

    是吗?我很期待。

    FROM 结衣 21:37

    TITLE Re2

    上面放些咖啡冻应该也很棒

    V(>W<*)!YA!

    还有,小雪乃回得好慢!

    FROM 雪乃 21:47

    TITLE Re3

    因为我还不习惯。

    问个不怎么重要的问题,你

    那些很像象形文字的东西,

    是自己打出来的吗?

    FROM 结衣 21:49

    TITLE Re4

    出现了!又是象形什么的∑(˙□˙)!

    那个最近很流行吗(ˊ˙ω˙ˋ)?

    FROM 雪乃 21:59

    TITLE Re5

    大约在一千九百年前就废除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