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⑤比企谷八幡再一次回归原来的道路
    为期一周的定期考试全部结束,相隔一个周末假期,又来到星期一。考试成绩会在今天通通公布,上课时全都是在发考卷跟检讨考卷。

    每上完一节课,由比滨便会兴冲冲地跑来跟我报告成绩。

    「自闭男!我的日本史进步啰!之前举办读书会果然有效!」

    她的语气非常兴奋,我则显得比较冷静。

    「太好了。」

    「嗯!这都是托小雪乃的福……还有自闭男。」

    虽然她这么说,不过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做什么。

    话说回来,若是念那么一点书就马上有效,那还得了?举办读书会基本上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她能考到那个分数,都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

    我的成绩则是老样子,国文成功守住全年级第三名,数学只有九分。递回数列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个名字真是中二。

    除了发还定期考试的考卷,今天还有一项先前准备已久的活动,就是职场见习。

    进入午休时间后,学生们各自前往想要参观的职场。

    我们前往的地方是海滨幕张站。这一带是办公大楼的聚集地,不少意想不到的企业总公司座落于此。另外,从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中,我们还得知这里是个商圈。

    「幕张新都心」这名字果然不是叫假的,就算要反过来说千叶是首都,都完全没有问题。

    跟我同一组的成员包括户冢跟叶山。

    名义上是如此,可是……

    实际上,我今天一到场就看到叶山身旁围着一大群人。你们都是他底下的诸侯吗?

    无妨,反正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他一起行动。我四处搜寻户冢的身影,想抱持约会的心情,跟他两个人慢慢闲逛,可惜他也不是省油的灯,身旁同样黏着好几名女生。看他那副怯生生的模样,若是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以为他被人欺负。

    本来属于不同组别的那三个家伙以及三浦都出现在叶山身旁,我甚至看到由比滨混在其中。

    随便数一下,大约有五个小组来这里参观。

    我不太喜欢跟大家挤在一起,即使放假时偶尔出门溜达,也常常因为外面的人太多而产生回家的念头。

    因此,我自然而然落在这群人的最尾端。真是了不起,如果我是战国武将,自告奋勇负责压阵想必会有重赏。

    我们选择的——应该说是叶山选择的场所,是一间我曾听过名字的电子机械制造公司。那不单是一栋办公大楼或研究机构,旁边还附设一座对外开放的展览馆。那间展览馆内甚至有三六〇度剧院,可说是兼具娱乐功能。

    如果叶山在选地点时根本没有多想,那只能说他太会挑了,天生拥有敏锐的直觉。相反的,如果他是预料到现场会聚集一大群人才选择这个地方,一样要佩服他的体贴。

    最重要的一点是,即使是自己一个人参观这种机械展览同样很快乐。

    我像是某支广告中很想得到小喇叭的少年,贴在玻璃上欣赏机器发出「嗡嗡嗡」的声音运作,光是看着便兴奋起来。

    「我们不是机器」这句话,是对于遭到控制、奴役的情况有所反抗。这句话讲得一点也没错。我们并不是机器,所以总会出现我这种跟任何构造都无关、不知道做何用途的齿轮。如果在迷你四驱车中发现这玩意儿,请自行洽询田宫模型。

    认真说来,机器同样有这种多余的部分,也就是所谓的「预留空间」,例如链条多出来的部分或多余的齿轮。因为有这些预留空间,机器在运作时才不会那么吃紧,使用年限也得以延长。这里的研究人员告诉我们,不论是机械或人类,都需要预留一些空间。

    不过,根本没有人邀请我一起玩耍啊(注43 「预留空间」和「游玩」的原文皆为「游び」。)……

    我跟那一群人保持适当距离,自己到处参观。

    前面的男男女女快乐地谈天嘻笑,后方没有半个人影,安静得我耳朵开始发痛。

    不过,这片寂静立刻被响亮的脚步声打破。

    「比企谷,你也来这里啊?」

    平冢老师难得脱掉白色外衣。大概是因为在这里穿着白衣,很容易跟公司里的员工搞混。

    「老师是在各处巡视吗?」

    「嗯,算是吧。」

    不过,老师并没有看向那群学生,而是专注地观察眼前这些机器。

    「嗯,日本的技术果然一流……在我有生之年,应该可以看到钢弹出现吧。」

    老师的内心果然还是一名少年。她端详钢铁机身的眼神,宛如坠入情网一般。等一下,老师,请您去谈一场正常的恋爱好吗?我是说真的。

    就让她一个人留在那里看吧……我这么想而踏出脚步,但平冢老师似乎听到脚步声,用相同的速度跟我并肩前行。

    「对了,比企谷,关于你们的比赛……」

    老师是指我跟雪之下的比赛,看谁能透过侍奉社的活动,为比较多的人指点迷津,赢家可以对输家命令任何事。

    老师开启了话题,接下来的内容却停留在口中,于是我用眼神催促她说下去。

    这时,老师才下定决心再度开口。

    「由于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介入,现行规则已经不敷使用。所以,我打算调整部分内容。」

    听起来真像游戏公司的说词,总之是老师的脑容量已经超过负荷,再也转不过来的意思吧。

    「我没有意见。」

    反正平冢老师本身就是规则,不论我说什么,会改的东西就是会改。再说,谁胜谁负也是由老师的独断和偏见来决定,想要抵抗只会白费力气。

    「详细内容已经决定好了吗?」

    「还没……有个人我还想不到该怎么处理。」

    平冢老师搔了搔头。

    想不到该怎么处理?听到这句话,我马上想到由比滨。侍奉社本来只有我跟雪之下两个人,这个女生却中途加入。

    她可以说是规则之外的存在。如果要说不确定的因素,绝对是她。她不在老师当初的构想中,现在却处于我们社团的中心。

    所以说,参赛者要变成我、雪之下、由比滨三个人吗?

    「嗯,看来机械之路就到这里结束呢。」

    什么叫机械之路啦!

    「等我决定好新的比赛方式后会再通知你们。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平冢老师对我如此笑着说道。可是老师,那句话一向都是坏人的台词耶……

    接着,老师回头走上原本的机械之路。

    我看着老师离去后,自己往出口方向移动。

    看来我跟老师谈得有点久,叶山他们早已不见踪影,只有寂静的竹林在初夏的风中摇曳,发出沙沙声响。

    西边的天空染上色彩,我站在空荡荡的入口处环顾四周。

    这时,我看到一颗熟悉的丸子头。哎呀,被我发现了。

    那个女生抱膝坐在人行道旁,独自按着手机。有那么一瞬间,我不知道是否该出声叫她。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反而是她先注意到我。

    「啊,自闭男,你好慢喔!大家都已经走掉啰!」

    「是喔,抱歉,我体内的机器人之魂太过兴奋……对了,他们都去哪里?」

    「萨莉亚。」

    千叶县的高中生真的很喜欢萨莉亚耶。即使那是从千叶县起家的家庭餐厅,大家未免对它太有感情了。不过看在它物美价廉的分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不去吗?」

    「咦?啊……那个,该怎么说呢~算是在等你吧。嗯……如果把你丢在这里,好像有点可怜……」

    不知道为什么,由比滨在自己胸前玩着手指,然后稍微瞄我一眼。

    我不禁对她露出微笑。

    「你人真好。」

    「咦!啊,什……人、人家才没有呢!」

    由比滨拚命挥动双手,脸颊在夕阳下显得特别红。

    我完全不懂她为什么要否认,还是觉得她人真的很好,也很温柔。因为如此,我才要这样好好告诉她。

    「其实啊,你根本不用特别在意我。我会救你养的狗,只是出于偶然;再说,就算我没有遇到那场意外,进入高中后八成也一样是独来独往,所以你不需要感到愧疚。嗯……由我来说这种话,好像有点奇怪。」

    由我自己说出这种话,还真的满奇怪的。不过,正因为是自己的事,我反而非常清楚。即使那一天我平平安安地入学,八成——不,绝对是同样交不到朋友。

    「自、自闭男,难道……你还记得吗?」

    由比滨睁大眼睛看我,惊讶之情通通写在脸上。

    「不,我不记得,是听小町说你曾来我们家道谢。」

    「这样啊……原来是小町……哈哈哈~」

    由比滨又发出那种应酬式的笑声,然后看向地面。

    「抱歉,我好像反而让你担心。不过,以后你再也不用在意我了。我之所以会像这样独来独往,都是我自己的关系,跟那场意外无关。你不用同情我,也不用觉得有所亏欠……如果你是因为那样才对我好,请停下来吧。」

    我明白自己的语气有点激动。啊,这样不行,我到底在焦躁什么?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

    为了化解这份焦躁,我下意识地抓抓头。从刚刚开始笼罩在现场的沉默,真是让人难受。这还是我第一次觉得沉默让人难受。

    「嗯……那个……该怎么说呢……」

    不管怎样,现在先随便说点什么比较重要,但我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两人有好一阵子都开不了口,最后是由比滨先露出傻笑。

    「哎呀,不是啦~该怎么说呢?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她的嘴巴在笑,脸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地低下去,因此我无从得知她的表情,只知道那微弱的声音在颤抖。

    「才不是那样子……根本不是那样……」

    她说得很小声。由比滨总是那么温柔,所以直到最后仍旧温柔。如果说真相是残酷的,那么谎言想必很温柔。

    所以,温柔只是一种谎言。

    「啊……那个,对啦……」

    我才刚开口,由比滨就用力瞪我一眼。她充满泪水的眼睛直直看向我,完全不移开视线,反而是我承受不了压力,先把眼睛移开。

    「……笨蛋。」

    她丢下这句话便跑走,不过才跑不到几公尺,她的脚步又变得沉重,变成落寞地步行。

    我看着她离去后,自己也转过身。

    她大概会去萨莉亚跟其他人会合,不过,那跟我没有关系。

    我就是讨厌跟大家在一起。

    还有,我也讨厌温柔的女生。

    她们像夜空中的月亮,不论你走到哪里,她们就跟到哪里,但你无法触碰她们,也无法掌握距离感。

    光是打个招呼,就开始胡思乱想;彼此传封邮件,便感到心神不宁;接到对方来电的那一整天,都会对着来电纪录傻笑。

    不过我很清楚,那只是一种温柔。对我温柔的人也会对其他人温柔,我几乎要忘记这个道理。

    我并不迟钝,其实满敏感的,甚至到了过敏的地步。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会出现过敏反应。

    我早已有过一次教训,训练有素的独行侠是不会重复被骗的。不管是别人猜拳猜输,玩处罚游戏来跟我告白;还是由女生代笔,让男生交给我的假情书,对我来说通通没用!我可是身经百战的强者!如果要比输,我肯定是最厉害的!

    一次又一次期待,一次又一次落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不再抱持希望。

    所以,不管经过多久,温柔的女生都令人讨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