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①比企谷八幡的暑假就要这样度过
    「天、天啊……」

    电风扇发出喀哒喀哒的声音来回转动,仿佛要盖掉一旁传来的微弱呻吟声。小町也用相同的速度连连摇头。

    「哥哥,这样根本不行……」

    她轻轻把被太阳晒到褪色的稿纸放到桌面。

    「小町很清楚哥哥的个性,但还是不能写出这种文章啦……」

    「吵死了,还不是因为你说要抄我的读书心得。不爽不要看!」

    给妹妹看自己过去写的读书心得,又被她毫不留情地否定,让我感到双倍的窘迫。我一把将她手中的稿纸抢过来。

    「好啦好啦,对不起~还是有一些可以用的部分,所以借小町一下嘛♪虽然大部分都没办法用。」

    小町在最后多补一句废话,拿回我的读书心得,抄进自己的笔记本中。

    这是小町的暑假作业。

    小学时代,所有学生会拿到一本名为「暑假好朋友」的作业簿,但是从国中之后便不再出现。也就是说,一进入暑假朋友的数量立刻归零。换个帅气的说法,即为「Friend/Zero」。既然登场人物很少,作画上想必是轻松愉快。

    目前小町正在进行的作业是读书心得。

    我就读过的国中,亦即目前小町就读的国中没出多少暑假作业,只有英文和数学的习题、国文的汉字练习、自由研究(注1 长假期间常见的作业。由学生自定研究题目(以自然科学类为主),自行搜集资料写成报告。),以及作文或读书心得择一。

    小町发出低吟,停下手中的笔杆,我则在旁边看着,同时啜饮冰得透彻的MAX咖啡。炼乳特有的甘甜残留在喉咙,逐渐扩散到脑部,这可是其他咖啡欧蕾学不来的。另外,我也很推荐将MAX咖啡淋在刨冰上。

    大人也有撒娇嘴甜的时候,喝咖啡当然选MAX咖啡。

    我在脑中设计一段最近很流行的秘密行销(注2 指透过包装或伪装,让消费者在没察觉是行销的情况下行销。)。不过,我既然没有得到任何报酬,便不算是秘密行销。

    桌上摊开一堆书本和资料,这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所有教科书通通打开的坏习惯,完全是不会念书的人特有的写照。

    我从那堆书本内抽出一张被埋住的纸,快速扫过上头的内容。这张纸的标题是「国三暑假作业」,底下列出小町要做的作业项目,实际内容则如同先前所提。

    我的视线停在其中一行字上。

    「其实你不一定要写读书心得啊,一般作文也可以。」

    「咦?」

    小町抬起头,半撑起身体看向我手中的资料。

    「你看,上面是写读书心得或以『税赋』为题的作文。」

    一般而言,不擅长写读书心得的人首先便不喜欢阅读,不喜欢阅读的人自然也不会写文章。小町正属于这种人,平常不但不看书,除了手机邮件之外也几乎不写文章。

    对这种人来说,不用看书即可直接写的作文,难度当然比较低。

    「可是,小町对『税赋』不太了解……」

    「你等等,我国中时好像也写过这个。」

    我在桌上的纸箱内翻找。这个箱子是我的回忆胶囊,妈妈把我过去写的作文、自由研究、相簿等杂七杂八的东西,通通整理到这个纸箱里,现在是因为小町要抄我以前的读书心得而再次登场。

    我在箱子里翻来翻去,终于发现一张很眼熟的纸。

    「是这个吗?」

    「小町要看、小町要看!」

    小町迅速凑过来抓住我的手臂,拿起我手上的稿纸。

    我对税赋的看法

    三年三班比企谷八幡

    累进税率是万恶的课税制度。

    赚很多钱的人得缴很高的税,而且得到的回报趋近于零。这正是所谓多赚多缴、越努力工作反而得缴越多税,然后也没有特别得到什么。

    换句话说,工作就输了。

    如果累进税率的目的是让每个人的幸福均等,我只能说,这是再愚蠢不过的制度。大家拥有的幸福本来便不可能均等,更何况单从金钱面衡量幸福与否,实在是肤浅又欠周延。我认为政府应该评估追加「现实充累进税率」制度,依照朋友和恋人的数量来课税。

    她才看完开头部分,便轻轻折起稿纸,叹一口气之后认分地说:

    「小町还是写读书心得吧。」

    「喔,这样啊……总觉得,有点抱歉……」

    「不,小町才觉得抱歉……」

    电风扇继续发出嗡嗡声,喀哒喀哒地兀自转动。

    这时,外面的油蝉忽然开始呜叫。

    「……不然,自由研究的部分我来帮忙,如何?」

    「嗯,小町会不抱期待地等着。」

    说实话,作业这种东西如果不是由本人写,便没有什么意义。我之所以会帮小町到这种地步,并不只是因为她很可爱。如果可爱是唯一的理由,我顶多愿意帮忙到读书心得这个部分。

    「唉……得赶快写完作业才行,后面还有升学考试在等着……小町快要念不完暑假结束后的模拟考范围啦~~」

    「那是因为你平常一直积着不念吧?」

    「所以说小町有好好在累积啊。」

    「那是积读(注3 指买了书却不读而越积越多。)跟堆积的游戏软体吧……」

    那不只是累积,已经达到爆满状态。

    真难想像这种人竟然是考生。

    「我姑且问一下,你是真的打算考我念的这间高中吗?」

    我妹妹是个笨蛋,而且是彻头彻尾的超级大笨蛋。这点完全无庸置疑。

    「真的啊,不然小町根本不会抄哥哥的作文。」

    她的语气相当认真,但那不是请求别人帮忙时应有的态度。虽然这一点不重要。

    也罢,至少她还有那份心,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她的成绩。

    「不过,你的在校成绩都在一百名上下,野心未免太大。」

    「小町就是想要念跟哥哥一样的学校嘛~」

    「……」

    此刻,我不禁觉得一阵感动。平常对我未抱持半点敬意的妹妹,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温暖的手足之爱。我的眼角发烫,一滴雨水就要从一片空无中落下——

    「听说如果在同一间学校说自己是哥哥的妹妹,对照之下,小町便会变成超级乖宝宝喔!小町进入国中时,也因为哥哥在校内的形象正好跌到谷底,因而得到非常高的评价,都快被比喻为天使了!小町简直是天使!」

    这个报考动机真是差劲。

    「……喔,原来是这样。」

    她哪里是天使?根本是恶魔!Clash Devils!小町简直是恶魔!

    「那好,你就试试看吧。」

    「嗯,小町会加油的。」

    小町回答后,再度拿起自动铅笔抄写作业。这明明是读书心得,她却拿出空白稿纸抄写……你好歹先把书看完好不好?难不成你是每次有新动画开播,便得意洋洋地发表「这部动画太烂,我连片头曲都没听完就关了」或「这根本是垃圾,我连第一段都没看完就关了」的那种人?

    我走到书柜前,寻找夏目漱石的《心》这本小说。前一阵子出版社请知名漫画家绘制新装版封面,于是我也买一本。光是换个封面即可刺激销售量,可见外观果然占据轻小说九成分量,虽然夏目漱石并非轻小说作家。

    我的手指滑过成排书背时,视线突然停在《科学魔术!让你现学现卖的宴会表演~》这本书上,仿佛能想见老爸当年还是个底层上班族时的烦恼。

    世界上最没有自由的人种,莫过于阶级社会中的自由人。他们肯定会被要求在尾牙上表演才艺或什么有趣的玩意儿,才买这种书。至于我呢?反正本来便不可能受到邀约;即使受邀参加,也会因为从头到尾都闷不吭声,从此不再出现在受邀名单中,所以不用担心这种问题。什么尾牙嘛,不要随随便便忘记(注4 尾牙在日本称为「忘年会」。)!还有,也请不要把我忘了。

    不过,这本书或许能在小町的自由研究中派上用场,于是我先向老爸借用一下,再抽出摆在下面一层的《心》。

    「拿去,至少看过再写。」

    「唔~~」

    小町心不甘情不愿地接下书,看她确实翻开来阅读后,我也把视线移到手中这本科学魔法什么来着的书上。

    我迅速翻过一遍,里面介绍的才艺不外乎在香烟里塞牙签,点燃后不会掉烟灰,或是把钞票泡进酒里点火,只有酒精会燃烧,钞票仍完好无缺之类的。其实仔细想想,即使我学会这些表演,也没有机会用到。

    不过单元间穿插的科学小常识倒是满有趣,我一不小心便看得入神,如同整理房间时一定会发生的情况。

    忽然,一阵「呼……呼……」的规律呼吸声传入耳中。我瞥向小町,发现她已经点着头打起瞌睡。考生真辛苦。

    我把电风扇调弱,拿起沙发上的毯子,轻轻披上小町的肩膀。

    加油吧,小町。

    ×  ×  ×

    七月已经结束,户外的油蝉正在高声合唱。

    为了减轻小町的负担,我偶尔也该帮忙做一点家事,于是外出帮家里买东西,同时顺路去找一些可以用于自由研究的书,例如《牛顿》、《科学》、《MU》(注5 日本的神秘学杂志,主要内容包括飞碟、外星人、超能力、未确认生物。)等等。

    柏油路面在蒸腾的暑气下产生折射。

    午后的街道净是蝉鸣和往来的车辆声,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毕竟住在这一带住宅区的人,应该不会挑最热的时段外出。

    哎呀,失策,我也应该等晚一点再出门。都是因为太久没出门,才让我连这一点都没注意到。

    说到我今年的暑假目标,是尽可能不要踏出家门。

    夏天之所以要放长假,即是因为这段时间实在太热。

    这项前提不可撼动,证据在于北海道到了夏天依然凉爽,暑假因此跟着缩短;相对的,在寒冷的冬天则能享受漫长的寒假,由此可以得证:假期长度会受气候条件影响。

    既然暑假的用意是让大家躲避热浪,依循这个初衷,我们便不应该外出。在这段期间出门游玩,可是踏到法律的灰色地带喔!

    像我这样既有礼貌又守规矩的模范生,当然会乖乖关在家里度过暑假。等一下,别叫我真实版自闭男……好啦,其实也可以,反正我国中时就被人私下这样叫习惯了。

    但如果是为了可爱的妹妹,我多少还是会外出一下。为了爱,我也是迫不得已。

    来到站前一带,人潮便开始增加。我在公车站牌稍微等待,搭上车一路晃到车程十分钟外的海滨幕张。

    如果是要张罗食材,我大可在附近的超市采买;不过要买书的话,还是去有大书店的新都心比较方便。

    到了夏天,海滨幕张各处皆非常热闹。这里有SUMMER SONIC,晚间的职棒比赛会施放烟火,再加上这里靠近海边,海上运动更是非常热门。可惜这些活动通通与我无缘,我只会为到哪里都得人挤人感到烦躁。

    我消除自己的存在感钻进人潮。另外还有一种说法,是我本来就没有存在感。

    话说回来,身处在大批人潮中,反而比独自一人时更觉得孤独。看来评断孤独与否的依据,并非周遭的人口密度,而是个人的精神状况。不论其他人跟我们靠得多近,只要不认同对方和自己属于同类,便无法滋润内心的渴求。

    朋友、家人、恋人们成群走在一起,步伐特别缓慢。不知是因为他们一直在意着身边的人、分心在对话上头而不好好走路,还是希望多享受一会儿共处的时光。

    啊啊啊~那边那三个人,不要并排走在一起好不好?你们是3-5-2阵式(注6 指三名后卫、五名中场、两名前锋的足球阵式。下一段的「十字联防」亦为足球战术的一种,此种阵势特别强调防守。)的后卫吗?是想防守得多牢固?

    我发挥梦幻足球手的机动性,迅速穿过那三人身旁。这次换成四个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形成十字联防挡住去路,不过她们有的发出夸张的爆笑声,有的边走边聊,速度非常缓慢,所以我能轻轻松松地超越她们。

    你们欠缺的是热情思想理想思考典雅优雅勤勉!最重要的是——你们太慢了(注7 这一段出自《超能奇兵》台词。)。

    我暗自在心中发着无用的牢骚,同时快步穿过路上悠闲自得的人群。既然一个没有朋友更没有女朋友的独行侠能在风中昂首阔步,只要他稍微运用想像力,整个世界将成为一座游乐场。

    男生独自走在路上时,十之八九都会抱持这种想法。

    真的非常愉快喔!

    我在脑中进行特训,使自己无论何时被卷入战乱中都能活下来,走向充满畅货中心、各种商品专卖店的强化版购物区——PLENA幕张(注8 位于海滨幕张站旁的购物中心。)。

    正当我漫无目的地闲逛时,视线突然捕捉到一件萤光绿的运动衫。我认得那件运动衫,那是大家平时在体育课穿着的衣服。

    所以是同一所高中的人啰?尽量别跟他对上视线好了……我打算移开目光,但眼睛不听使唤,甚至连整个身体都转向对方。

    若要一言以蔽之——没错,这就是命运。

    他留着一头柔顺的秀发,白皙的四肢在阳光下显得耀眼,背好球拍袋时轻轻吐出的气息飘入空中、化为一阵风。

    那是户冢彩加。他没注意到我,而是对自己的身后感到在意而转过头。喂,你是那个回头张望的美女(注9 浮世绘画家菱川师宣的作品。)吗?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那是路上袅袅升起的折射尘生出的幻影。

    这一刻,原本让我心生厌烦的群众迅速退为背景,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跟户冢。我的嘴角不禁泛起笑意。

    我深信,不论身在何处,我都一定会找到他。

    「户——咳咳!」

    原本要说的话突然梗在喉咙,最后我只发出一阵怪异的叹息。旁边的一家大小对我投以诡异的眼神,接着快步离去。

    有个人影用力挥手向户冢跑去,于是我只能默默看着他们。那个男生穿着跟户冢相同的运动衫,背着相似的球拍袋。

    眼见他们那么要好,我无法喊出声。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会发出诡异的叹息。

    对方大概是错过约定的时间,稍微向户冢合掌道歉。户冢则轻轻摇头,露出从我身处的远处也看得很清楚的害羞笑容。他们短暂交谈几句后,一起走进畅货中心。

    我目送他们消失后,继续往PLENA幕张踏出脚步。

    接下来好一阵子,我的大脑完全停止运作,双腿也只是机械性地动着。

    社团活动……对喔,户冢在社团里想必也有朋友。而且现在正值暑假,参加社团活动并不奇怪,回家的路上再绕去什么地方逛逛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是啊,对朋友展露笑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竟然产生「只有自己才跟户冢要好」的想法。不论是小学还是国中,会对我说话的人通常都跟大家处得很好,朋友也很多……即使我认为对方是朋友,对方也不见得如此认为;就算我视对方为最重要的朋友,对方也不一定认为我是他最重要的朋友。

    这些事情明明很常见……可恶,怎么可以因为这样便动摇?难道我的心灵跟豆腐一样脆弱不成?淋上酱油应该满好吃的。

    我好不容易踏上电扶梯,整个身体靠向扶手。现在可以暂时放空,任由电扶梯把自己运上楼。

    搭乘的途中,下楼的电扶梯上出现一个熟面孔。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只有那个白痴会在大热天披着大衣。他真的算是我认识的人吗?我常恨不得假装不认识那个家伙。

    材木座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他们正融洽地交谈,看来是一起打电动的伙伴。我在此节录一段他们的对话:

    「圣灵否?」(翻译:再来要不要去游乐场玩「圣灵之心」?)

    「然。」(翻译:好啊。)

    「加。」(翻译:我也要去。)

    「ACE否?」(翻译:去ACE那间游乐场如何?)

    「牺牲。」(翻译:ACE太远了,没办法。)

    「元帅想睡。」(翻译:我想睡觉,而且好麻烦。)

    「垃圾。」(翻译:你们太没有干劲。)

    「完全牺牲。」(翻译:这完全是牺牲呢。)

    「牺牲否?」(←我听不懂这句话。)

    我随意听几句,发现这段对话几乎是由他们三人才理解的语言构成。不要只用单字对话好不好?你们被日文的暧昧性洗脑过头啦!

    见他们聊得兴高采烈,我不好意思打断;而且,要是别人把我跟他们当成同一伙,也有失我的颜面,所以我装作没看见材木座。然而,在双方擦身而过时,材木座还是敏锐地察觉到我的存在,转过来跟我对上视线。

    「喔?」

    「呼啊~~」

    他开口的一瞬间,我迅速撇过头作势打呵欠,委婉地告诉他「本人正在打呵欠,根本没有注意到你」。我最擅长用这种方式蒙混过去。

    两边的电扶梯不可能停下,反而加速拉开我跟材木座的距离。于是,我们双双从对方的世界中消失。

    电扶梯抵达三楼后,我随着人潮进入书店。

    我老早便把各个书架的位置牢记在心,根本不需要东张西望。

    进门后的右手边是漫画区,往里面走是轻小说区;隔着走道的另一侧是一般小说区,背后则是文库本区。呵,完美……等等,自然科学类的书在哪里?

    我平常没接触那个类别的书,因而一下子找不到位置。没办法,人类只会在意自己有兴趣的东西嘛。

    我不可能向店员询问,只能自己到处寻找。没有啦,我才不是没有勇气向店员开口,只是替他们着想,不愿意为这点小事劳烦他们。

    反正这间书店不大,走完整间店不用花费太多时间。

    「…………」

    我在书架间闲逛时,察觉到某种视线。难道是便服警卫不成?您误会了!这本有点色色的书是……暑假做自由研究要用的!我认为好色是不对的(注10 此为《魔力女管家》女主角麻幌的台词。)——我拟好为自己辩解的说词,同时转过头,结果跟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对上视线。

    对方肩披防晒用的开襟背心,裙子下穿着内搭裤,打扮比平时的制服装扮更显朝气;身上的腕表和皮包等配件则增添高雅气息,让她不失端庄。

    她是雪之下雪乃,我参加的「侍奉社」之社长。印象中她住在这一带没错,今天应该是来逛书店吧。

    「…………」

    「…………」

    我们默不作声,彼此对望两秒左右。这段时间相当足以让我们认出对方。

    雪之下把手中的书放回架上,迳自走出书店。

    完☆全☆无☆视☆我!

    她的一举一动毫不矫揉造作,喂喂,那何止是无视,甚至达到「懒得理你」的境界,如同当年日本政府无视波茨坦宣言。这起事件绝对够分量写进历史课本中。

    两人明明对上视线,而且相距不到一公尺,她却照样不理不睬。此刻,我突然觉得平时在班上遭受的无视根本不算什么,毕竟班上同学是因为不认得我才不理我嘛……但这样很悲哀。

    不过,那正是雪之下的作风。

    我不禁露出苦笑,看向前一刻雪之下伫足的书架。那里似乎是写真集专区,难道雪之下有喜欢的演员和偶像,会看他们的写真集?想不到她拥有少女的一面呢。我一边如此心想,视线一边扫过书架,发现这里都是动物写真集,其中特别突出的一本是以猫咪为摄影主题。你快点养只猫吧!

    ×  ×  ×

    我在书店挑选几本可能对自由研究有帮助的书,也买一些自己的东西。

    手上的提袋沉甸甸的。

    ……虽然说是暑假期间,但好像还是买太多了。

    放暑假之前,学生们总会在脑中规划一大堆计划(约四个月的量),例如读完司马辽太郎的所有著作、把玩到一半的游戏破关、打工、独自出去旅行等等。

    然而,正式进入暑假后的情况却是:「放心吧,还有整整一个月」、「没关系,两个星期便绰绰有余」、「一个星期很够了吧」、「咦?只剩下三天」,时间毫不留情地迅速流逝。

    我离开购物中心,再度曝晒在阳光下。

    太阳逐渐西沉,但气温仍然很高,湿黏的海风扑面而来。现在正值盛夏时节,不过因为这里是海埔新生地,再加上高楼大厦林立,所以听不到什么蝉声。走回公车站牌的路上,我的手掌不断渗出汗水,于是我重新把提袋拎好。

    既然买这么多书,接下来至少可以享受一段惬意的阅读生活。暑假有一个好处,就是有时间一口气读完整部大长篇作品。我个人推荐《德尔菲尼亚战记》(注11 茅田砂胡的长篇奇幻冒险作品。)、《十二国记》和上桥菜穗子的《守护者》系列。

    暑假的意义不光是一群人玩得疯疯癫癫。

    为什么说到暑假,大家便只想到大海、游泳池、烤肉、祭典和烟火?

    一个人待在凉快的房间内看书,一个人洗完澡后光着身体吃冰、痛快地大喊「呼啊」,一个人偶然在夜里发现忧季大三角、独自点燃蚊香,或是听着风铃声陷入昏昏欲睡的状态,在在都是美好的夏日回忆。

    夏天还是一个人比较好,一个人就够了,何况天气热得要命。

    今天世界依旧正常运作,完全不受我的影响。

    即使自己不身处这个地球,它照样会继续运转。我清楚感受到这一点,暗自感到安心。

    不觉得「无可取代的事物」很可怕吗?一旦失去,可是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那些事物绝不能有任何闪失,而且弄丢之后再也无法取得。

    所以,我反而很满意由自己所构筑、称不上人际关系的人际关系。要是发生什么事,随时都能轻易切断,也不会伤害任何人。

    我是以不触碰、不介入的原则,跟她——

    「咦,自闭男?」

    熙攘的人群中,传来某人清晰的说话声。那声音小得有如自言自语,但我还是确实听到了。该不会是因为我正好在思考她的事情吧?

    两名少女迎面走来,我本来很自动地要从她们身旁绕过去,但我发现其中一人是由比滨结衣。她头上依旧顶着一颗丸子,上半身穿着黑色小可爱、白色镂空外套,下半身是一件热裤和罗马鞋,全身上下都是夏季装扮。

    「嗨……」

    「嗯,好久不见。」

    我简单回应一下,由比滨立刻高兴地露出笑容。

    三浦优美子在她的身后探出脸,这两人大概是相约外出游玩。三浦不只在二年F班,在总武高中内同样稳居校园阶级的最顶层,所有男生都对她抱持恐惧,可说是「狱炎之女王」。

    三浦身着华丽的迷你连衣裙,大方秀出自己的背部,随着她每走一步,脚上的高跟凉鞋便不悦地喀喀作响。

    她瞪过来时,我发现她的眼睛呈现一片浓黑色,不知道是上了睫毛膏、眼影,还是画了眼线,变得很像迪斯多兰(注12 古巴出身的职棒选手奥雷斯帝·迪斯多兰,曾效力埼玉西武狮队。)。奇怪,今天白天也有比赛吗?

    「喔,是自闭鬼啊。」

    那又是什么新称号……

    三浦的称呼方式,有种把我当成超级大白痴的感觉,但事实并非如此。那群位于校园阶级顶端的男男女女,通常不会对阶级较低的人怀有什么恶意——不,何止是恶意,应该说是根本没有兴趣。人类习惯对不感兴趣的事物采取冷淡的态度,即是这个道理。

    「结衣,我去跟海老名讲电话。」

    她不等由比滨回答,迳自走向几步之外的阴影处。她对我没有任何兴趣,自然

    不想跟我有所牵扯。

    上层阶级者大可省事,不跟其他阶级的人接触。因为贯彻这种阶级制度,有助于避免纷争。

    大部分的是非都来自阶级间的斗争,越是把不同世界的人划为同一类,越容易发生争端。如果一开始彻底做好隔离,根本不会产生麻烦事。

    三浦靠上墙边开始讲电话后,由比滨对我开口证实:

    「我今天是跟优美子他们出来玩,自闭男你呢?」

    「嗯……购物?」

    我稍微提起手上的袋子给她看。由于我已经很久没跟家人以外的对象交谈,现在没办法说出超过一个文节(注13 文中构成句子的最小单位。)的句子。

    「这样啊,没有约其他人出来玩吗?」

    「没有。」

    「为什么?现在是暑假耶。」

    果然出现这种问题,会自然而然地认为「放假就要出去玩」真是可怕。你是不是得了不把记事本里的行程表填满便浑身不对劲的病?

    虽然我脑中接二连三冒出一堆句子,但嘴巴完全跟不上。

    「放假,当然要休息。」

    好,总算挤出两个文节以上的句子,对话能力终于渐渐恢复,但要是我现在急着讲出三个文节以上的句子,可能会变成咕呵呵的笑声,所以不得不小心谨慎。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由比滨不安地问,大概是看我不怎么说话而担心。但是很遗憾,如果她当真感到担心,根本不应该问本人这种问题。

    「没有啊,我很正常。」

    我如此回答,但她疑惑的眼神并未消失。

    ……好吧,说不定我的态度的确跟平常不太一样。

    我现在对由比滨抱持戒心。可能是因为彼此间的关系重新来过,使我顿时搞不清楚该如何跟她保持距离。

    我尽量用轻松的口吻说话,回想平常是如何与她互动。

    「……天气一热,我就会像这样子,大概是变得懒散吧。你想想,天气一热电车铁轨不是也会变形吗?连狗都累瘫(注14 原文为「伸びる」,同时有「累瘫」和「伸长」的意思。)了。你有没有听过热膨胀?」

    「跟狗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家的狗的确满长的。」

    「那就有关系啦……对了,你家的狗叫什么来着?每次都能上垒的三……三郎?」

    「是酥饼啦!」

    喔,原来是酥饼(注15 酥饼的日文为「サブレ(法文为Sablé)」。大村三郎的登录名为「サブロー」,曾一度转队至东京读卖巨人队,于二〇一二年又回到原属的千叶罗德海洋队。),三郎是职棒选手才对。他在今年回到千叶的罗德海洋队,我非常期待他的表现。

    话说回来,狗的身体跟舌头真的可以伸很长,不过身为千叶县吉祥物的那只狗一年到头都伸着舌头,还是赶快收回去吧,小心干掉。

    「自闭男,你是夏天出生的,怎么还这么怕热?」

    我听由比滨这么一说,不禁用手遮住嘴角,作势跟她拉开距离。

    「……你怎么知道我是夏天出生的?难道是跟踪狂吗?」

    「那是什么啊?模仿小雪乃?有点像呢!」

    由比滨大笑出声。如果雪之下在现场,我们两个肯定会没命。

    模仿得真像吗?不枉费我每天洗澡时对着镜子练习。不过我这是在做什么?

    「好啦,你到底为什么知道我的生日?很可怕耶。」

    「上次大家去KTV时,你自己跟我们说的啊。」

    「笨、笨蛋!那才不是要对你们说!我一点也没有不经意地告诉户冢的意思!」

    「原来你的目标是小彩?」

    由比滨对此感到震惊。不然她以为我还想告诉什么人?

    言归正传,夏天出生的小孩都备受呵护,从小便生活在有冷气的地方以免中暑,所以现在才这么怕热。」

    「喔~~原来如此。」

    她发出「嗯、嗯」声表示理解。我随便瞎掰一个理由,结果对方竟然轻易相信,反而让我不知该做何感想。

    「啊,既然你的生日快到了,我们来办一场庆生会吧!」

    「不,不用,我不需要。」

    「连想也不想就立刻拒绝啊?而且还强调三次!」

    「不……女生是没什么关系,不过高中男生还办庆生会实在太丢脸,我办不到。」

    而且,我不知道到时候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大家,露出笑容吗?

    国中时,我以为大家会帮我准备惊喜派对,还特别练习大吃一惊的表情,但自从发现不可能有那种事后,便不再练习。

    「嗯……不喜欢庆生会的话,跟大家一起去玩如何?」

    「『大家』是指谁?」

    如果不先问清楚,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特别是刚进入新学校时,受较常聊天的同学邀请出去玩,经常到现场才发现几乎没有认识的人。再加上这是入学后的第一个活动,不多跟大家交流,很快会转进独行侠路线。因此学生时代的「大家一同出游」其实是一种测试,有没有受到邀请即为第一关,实际参与活动的表现也将被打分数。

    「小雪乃、小町还有小彩这些人吧。」

    哎呀~材木座在第一关就被淘汰!

    不过,这是理所当然的。换作是我,我也会第一个剔除他。

    我沉默数秒不回答。

    「不、不喜欢的话……两个人也可以……」

    由比滨食指相抵,抬起眼睛打量。我看着她的双眼,感觉心跳逐渐加快,于是立刻别开视线,把头往上抬。

    「我完全不会不喜欢,反而觉得不错——尤其是户冢的部分!」

    「你到底有多喜欢小彩?」

    「我、我才不是喜欢他呢!只是有点兴趣而已!」

    「那不是跟喜欢差不多嘛!」

    由比滨抱头哀号。

    呼……一不注意便会被她的步调影响,为了避免误会而刻意保持距离真辛苦。

    不过,跟户冢出去玩倒是个好提议。何况今天难得遇到他,却没机会打招呼。可恶!八幡你这没用的东西!蛆!水绵!

    「好啦,我们要做什么?」

    听我这么问,由比滨兴奋地回答:

    「烟火大会!大家一起去看烟火!」

    「从我家便看得到罗德海洋队施放的烟火,我不想再特地跑出去。」

    「太自我中心了!」

    她对我用力一指,发出沉吟声开始动脑筋。

    「不然,试胆大会!」

    「幽灵很可怕,我不要。」

    「这是你的理由?」

    千叶的灵异景点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深夜在网路上看到那些内容,真的会吓到睡不着觉。雄蛇池、东京湾观音、八柱灵园,以及这附近某大学前的刑场遗址、某无线电厂遗址……即使会发生户冢紧紧抱上来这种好事,我自己也很可能被吓得魂飞魄散。

    由比滨再接再厉,一点也不气馁。

    「那、那那那……海边或游泳池?」

    「……不、不要啦,总觉得……不太好意思。」

    「嗯……其实,我自己也不太好意思……」

    她扭扭捏捏,害羞地垂下视线。我说你啊,既然会害羞就别说出来好不好?连我都跟着害羞起来。

    「没有其他选项吗?」

    「我想到了,去露营!」

    「绝对不要,那里到处都是虫子。我实在是拿虫子没辙,抱歉。」

    「怎么那么任性!真是没用!算了,不理你啦!大~~笨~~蛋~~」

    由比滨搬出她少得可怜的字汇库数落我一顿,气呼呼地转身离去。

    「……其实不需要非得跟夏天扯上关系啊。」

    这时,由比滨倏地停下脚步,再度转回头,她原先的怒气已经消散,脸上换上淡淡的笑容。

    「这样啊……也对,那么再联络啰!」

    「嗯,到时候再跟我联络。」

    对话结束后,她再度转身跑向三浦。三浦似乎等得不耐烦而不太高兴,不过由比滨双手合十、拚命赔不是后,心情便好转,开玩笑地敲一下她的头,然后两人一起迈出脚步。

    我目送她们离去,自己也踏上回家的路。

    积雨云在空中堆得好高好高,呈现一片茜红色。

    凉爽的风吹起,正好为我发烫的脑袋降温。我决定慢慢散步回家,顺便纳凉。

    黄昏时刻的天空混杂着靛蓝和茜红,看来在两种颜色完全分开之前,还得等上好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