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②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平冢静的魔掌
    蝉声从一早开始便没停歇过。

    电视正在播报今天是入夏以来的最高温,不过你们是不是每天都说同样的话啊?还有,为何明明是「十年才出现一个」的逸才,却每年都会冒出来?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酷暑,索性关掉电视,躺进沙发玩起掌上型游戏机。

    今天依然是个足不出户,在家里东摸摸西摸摸的日子。小町正在自己房间用功,所以客厅里只有我一个人。

    从暑假开始到现在,时间还不满两个星期。

    我今年的暑假生活跟往年并无不同,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打开电视看看「宠物百科」、「暑假儿童动画展」,然后心血来潮去书店逛逛。下午则是看书、打电动,还有用功。我很满意这样的日子。

    对独行侠而言,暑假是难得的解放区。这跟《天使禁猎区》没有关系。

    即使我浑浑噩噩地度过一整天,也不会妨碍到任何人。话虽如此,我平常即不跟人打交道,所以从来不会造成麻烦。真是太乖巧了。

    总而言之,只要来到暑假,没有任何人能控制我。

    没错,我是自由之身,用英文来说为Freedom,是个钢弹。我——我们是钢弹!

    「什么事都不用做」这点实在很吸引人,这代表自己生活的世界不缺任何东西。不过打工时听别人对自己说「那个……你什么都不用做」却会感到不悦,这又是为什么呢?最后我因为心灵过度受创而辞职不干。

    说到打工,我已经辞掉打工好一阵子。

    我加入侍奉社之前,其实满常打工的。不过在大部分的打工经验中,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已建立起人际关系,我没有办法跟他们打成一片,大约做三个月便会离职。辞职之后再回去交还制服是一件麻烦事,所以我都用收件人付费的方式寄回。

    这样一想,侍奉社实在剥夺我相当多时间。不过放暑假后,他们也拿我没辙,哇~~哈哈哈哈哈哈!

    正当我得意地大笑时,手机发出铃声。又是亚马逊传的简讯吗?大概是之前订的商品从千叶县市川市仓库送过来了。

    我拿起先前扔在桌上的手机,看到画面上有一封邮件。

    寄件人是平冢老师。

    于是,我关闭邮件画面。

    呼……这样就安全了。等到深夜再回覆她「对不起,手机没曙电~」或「我这里收不到讯号」即可。对方见到这样的回覆,想必也无法责备什么。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国中时,我曾鼓起勇气传电子邮件给女同学,有四成机率会得到这样的答覆。顺带一提,另外有三成机率是收不到任何回音,剩下三成是收到MAILER-DAE-MON(注16 邮件传送失败,系统自动回覆的讯息。)这个外国人的来信。努力果然不会有好事。

    我抱着完成一件大工程的畅快感躺回沙发上,解除游戏机的睡眠模式。

    现在最新的掌上型游戏机都有睡眠模式,这个设计实在很贴心,因为我们可以藉此更加善用时间。但是机器太过先进,附加一堆令人搞不懂的功能也会造成困扰。连线功能不需我再赘言,还有那个标榜背板可以触摸控制的机种,完全让人摸不着头绪,我只联想到一些下流的字眼。

    我的手机再度响起。

    吵死了,这次是来宣传汉堡在打折吗?我起身去拿手机,铃声在这段期间一直持续着,看来是有人打电话给我。

    从先前收到简讯的时间差推测,八成是平冢老师打来的。学生接到老师打的电话时,通常不会感到高兴。关于这点,我当然一样。

    何况,我已经忽略前一封邮件,现在接起电话反而会挨骂,所以我选择继续不理会。不久之后,铃声终于中断,看来老师放弃了。

    然而,安心只持续一瞬间,接下来我的手机在极短时间内涌入一堆邮件。

    好可怕!老师该不会也对男朋友做过这种事情吧?

    由于邮件数量太多,我只好战战兢兢地打开来看。

    位于资料夹内最上层的那一封是最新讯息。

    寄件人:平冢静

    标题:我是平冢静,看到邮 件后请跟我联络。

    内文:比企谷同学,我要尽快通知你暑假期间的侍奉社活动,请即刻与 我联络。难不成你还在睡觉(笑)? 刚刚我已经传好几封邮件,也打过好几次电话,其实你都知道吧?

    都知道没错吧?

    快 接 电 话(注17 本封信中的不规则空格为特有格式,最早出自日本2ch讨论板内的一篇文章「和奇怪的女人上了宾馆……」。)

    好可怕!吓死人了!我的心理好像出现轻微创伤!

    我似乎能多少明白平冢老师为何一直结不了婚。真是的,那个人到底有多喜欢我?可怕,太可怕啦。

    我往回查看较早的邮件,每封信的内容都相同,大意是要我们参加暑期志工活动。

    这可不是开玩笑,一定得彻底装作不知情才行。

    我毫不犹豫地关闭手机电源,这种时候便觉得没人会打电话找独行侠真是一件好事!

    好不容易放下心后,我看到小町从二楼房间下来。她大概是睡醒后一直没换衣服,内衣之外只套一件我让给她的T恤。

    「休息吗?」

    「嗯,除了读书心得跟自由研究,其他作业都做完了~~」

    「辛苦啦。要不要来杯喝的?咖啡、麦茶,还是MAX咖啡?」

    「原来咖啡跟MAX咖啡不同……那小町要麦茶。」

    MAX咖啡不算咖啡,这可是基本常识。咖啡欧蕾跟MAX咖啡天差地远,在我的认知中,前者属于咖啡,后者属于炼乳。

    MAX咖啡乃走错棚到咖啡界的产物。另外,走错棚到轻小说界的产物则是GAGAGA文库。

    我走去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冰镇的麦茶,倒出一杯给小町。

    「来。」

    「嘿~~」

    小町双手接过杯子,大口大口往嘴里灌,然后「呼啊~」一声过瘾地喘一口气,放下杯子。

    「那么,哥哥。」

    这时,她的表情突然认真起来。

    「小町已经很努力做作业。」

    「嗯……是啊,虽然还没全部做完。」

    她还剩下读书心得和自由研究,至于念书嘛……因为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刻,所以可以算是结束。这正是黄金体验镇魂曲(注18 《JOJO的奇妙冒险》第五部登场的主角替身。)。

    不过,念在小町这几天便完成大部分的作业,姑且还是肯定她的努力吧。

    「小町这么努力,应该犒赏自己一下。」

    「你是在丸之内上班的0L吗?」

    「犒赏自己」这个词有一种单身女性的气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那么一瞬间,我依稀看见平冢老师的面容。

    「总之,小町应该获得奖励,所以哥哥要跟小町一起去千叶玩。」

    「你的逻辑太跳跃了,跳得跟鸟人大赛的冠军一样远。」

    小町不悦地鼓起脸颊,看来我没有拒绝的余地。

    「好啦,我知道了。你想买什么?不能选太贵的喔,我的钱包里只有四百块。」

    「那连便宜的东西都买不起……不过,小町不是想要什么东西,只要能跟哥哥一起出去就心满意足了。啊,这句话让小町加不少分数喔!」

    「你有完没完啊……」

    不过照这样看来,小町不是想要我买东西给她,而是想出去玩转换心情。既然如此,她大可找朋友一起去,但一群女生在千叶被搭讪也不太妙。事实上,千叶车站附近的闹区,有些地带即被称为「搭讪大道」。我曾经在那里遭受恐吓,之后再也不敢靠近一步。

    再说,如果有怪叔叔想跟她们一起玩,我势必得让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

    所以还是听小町的话比较保险。

    「要出门是可以,不过你先把衣服换好。如果你直接穿那样出去,我只好用雷射笔对付路上男生的眼睛。喔,这句话应该让我加不少分数吧?」

    「哥哥宠妹妹宠成这样,其实满可怕的,而且那种做法犯规。」

    我可爱的小妹妹倒退两步。

    ……是吗?我还以为自己的名字是八幡,可以一口气增加八万分(注19 「八幡」和「八万」日文发音相同。)。我默默把这个双关语藏回心里,想不到小町的标准这么严格。

    如果你住在千叶又有妹妹,很可能成为妹控。没办法,谁教我的妹妹那么可爱。我经常听人抱怨他的妹妹一点也不可爱,没错,因为那是他的妹妹,当然不可爱。

    「虽然不知道你想去千叶做什么,不过,两个人一起去的话就没问题。」

    「喔喔,谢谢哥哥。那小町先准备一下,哥哥也换一件方便活动的衣服吧!」

    方便活动?所以是去打洞吗?等等,我们为什么要去打洞?是打保龄球才对(注20 打洞的英文为boring,日文发音和「保龄球」相同。)。

    说到方便活动的装扮,最好的选择莫过于什么都不穿,不知道那样如何?小学时代的五十公尺赛跑,有家伙说要发挥实力然后脱掉鞋子上场,那个人正是在下。

    我换上T恤和牛仔裤,外面再披一件衬衫,接着穿上袜子。同一时间,小町啪哒啪哒地在家里东奔西跑。

    那家伙到底在忙什么?看上去好像一只小动物,可爱度又提升不少。

    我拿出看家本领发呆等待时,小町终于更衣完毕。她还是老样子,直接当着我的面换衣服,不过这种场面我早已习惯,所以根本懒得注意。

    「嘿~~咻。」

    她站到镜子前,俏皮地摆出招牌动作。好好好,很可爱、很可爱,可不可以麻烦你快一点?

    最后,她戴上一顶狩猎帽,转头对我说:「好,出发~~」

    小町的双手抱着两个背包,背包内似乎塞得很满,感觉十分有重量。我默默伸出手,小町有点开心地把一个背包递过来。这点小事有什么值得高兴?你跟最近的故事女主角一样娇弱无力吗?

    我们仔细检查大门确实关好后,出发前往车站。

    「背包里装的是什么?牦牛还是役满(注21 やくみつる,日本漫画家。「やく」亦有牦牛之意。)?」

    我一边走一边指着背包向小町问道。小町轻轻将食指放到嘴边说:

    「是·秘·密♪」

    她还不忘对我眨眼。

    「你烦不烦啊……」

    「呵呵,Secret makes woman a woman……秘密使女人更有女人味喔,哥哥。」

    「你是雪莉吗?那是看柯南学来的吧……」

    兄妹之间有一个特色,在于把漫画——尤其是小学时买的漫画视为共同资产。如果是在男女间都拥有很高支持度的漫画,这种倾向会更明显,所以,提到相关内容时,我们都能马上听懂。

    我看漫画时,妹妹会凑到一旁;妈妈看到的话,还会要求我让小町一起看。过去有一段时间,我戴耳机听音乐时,她也要我把其中一个耳机分给妹妹听。那是什么白痴想法?我们又不是热恋中的情侣,或是放学后载满高中男生的电车……如果海老名看到,肯定会喷鼻血。

    小町一路上都在操作手机,我让她走在道路内侧,并且环视宁静的四周。

    灿烂的阳光洒满通往车站的道路,行道树恣意伸展枝叶,野猫在树荫下舒服地打盹。

    附近的某处庭院,飘来蚊香的气味和电视节目的声音。

    一群小学生骑乘登山脚踏车,兴奋地从我们身旁呼啸而过。我和小町不自觉地看着他们远去,才重新迈开脚步。我放慢平时走路的速度,跟小町一起走向车站。

    到达车站时,我正要走向剪票口,却被小町拉住衣服。

    「哥哥,这里、这里。」

    「啊?去千叶不是应该搭电车……」

    我回过头,见小町指着另一个方向,接着被她拉往那里。

    结果,我们来到客运总站,眼前出现一辆神秘的厢型车。

    驾驶座的门前有一个黑色人影,可以从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轻易看出对方是女性。她把黑色长发扎成马尾,头戴一顶卡其色帽子;上半身穿着黑色T恤,衣摆卷起绑成结,再搭配一件牛仔热裤,脚上则是类似登山靴的运动鞋。在太阳眼镜的遮挡下,我无法看出她的表情,不过当她看过来时,嘴角不怀好意地扭曲起来。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现在,让我听听你不接电话的理由,比企谷八幡。」

    对方摘下太阳眼镜,朝我投以锐利的视线。不用说,这个人正是平冢老师。糟糕,她生气了……

    「没有啦……我家中的收讯状况很不稳定,那家电信公司的天线量可能跟社长的头发量有什么关系,像鬼太郎里的妖怪天线那样。哎呀!我一直觉得他们的收讯品质跟公司名一样软趴趴的,要软也软错地方了!在拓展版图到出版领域前,先把通讯品质弄好吧(注22 这里指的电信公司为SoftBank,他们于一九九九年创立SOFTBANK Creative跨足出版业。)!虽然我很喜欢他们出版的书。」

    「哥哥,小心被消灭……会受到正义的制裁喔……」

    小町担心我的人身安全,要我别再说下去。放心吧,别看对方那样,他算是个好人……应该没错吧?还有,别忘记改善你们的通讯品质。

    「哼,够了。反正我原本便不期待听到像样的理由……」

    既然这样,你一开始就不要问好不好——我正要如此开口,平冢老师先带着笑容继续说下去,让我失去机会。

    「看你没碰到什么意外或被卷入什么风波,我姑且不多加追究。过去发生过那件事,让我有点担心你的安全。」

    「老师……」

    过去发生过的那件事,是指我被车撞的交通事故。身为一名教师,知道学生曾遭遇事故是理所当然的。该怎么说呢……老师真是个认真的好人。

    「我透过各种方式联络上你妹妹,这才比较安心。」

    「好恐怖……」

    不论是怒涛般涌入的电子邮件,还是确认人身安全的方式,都太可怕了!那不是跟踪狂使用的手段吗?原来被人爱是这么恐怖的事,我才不需要这种爱情!

    「话说回来,老师找我们有什么事?我跟妹妹正要去千叶。」

    平冢老师听到我的问题,讶异地频频眨眼。

    「嗯?你还没看我寄的电子邮件吗?我们大家都要去千叶进行侍奉社活动。」

    「什么?」

    印象中并没有那样的信件……大概是因为我一打开信箱看到那么病态的邮件,便吓得关掉电源吧。

    我拿出手机,打算再看一次信箱。这时,背后传来另一人的说话声。

    「自闭男,你好慢!」

    我回过头,看到由比滨拎着鼓鼓的便利商店塑胶袋站在那里。她头戴粉红色遮阳帽,身上穿的T恤下摆很短,不禁让人怀疑衣料是不是偷工减料,下半身则是一件热裤,完全是在夏天生存所必备的行头。但是,最近连小学生都不穿短袖短裤啰。

    由比滨身后的阴影处,接着出现雪之下的身影。

    她穿着立领上衣,下半身难得搭配牛仔裤。虽然外露的肌肤不多,但整体看来很清爽,散发出沁凉感。

    「奇怪,你们怎么也来了?」

    「这还用问?因为是社团活动啊。你不是乜从小町那边听说了才过来吗?」

    由比滨一派轻松地答道。

    哈哈……整件事越来越明朗。平冢老师想找我参加社团活动,但怎样都联络不上我,所以改为联络由比滨,再跟小町取得联系。

    可恶!真奸诈!竟然利用我对妹妹的爱,害我以为是她主动提出邀约而满心期待。这不是彻底中计吗?

    可是,若问整件事中谁最奸诈,其实是隐瞒一切、直接把我拉出来的小町,真是可恨到可爱度比平常暴增一百倍。她再继续可爱下去,可是会不得了的。

    至于小町本人,她看到由比滨和雪之下,立刻神采奕奕地打招呼。

    「嗨啰~~结衣姐姐!」

    「嗨啰~~小町!」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流行那种打招呼方式?活像一对笨蛋,别再说了!

    「嗨啰~~雪乃姐姐!」

    「嗨……你好,小町。」

    雪之下也差点被牵着鼻子走,还好她在最后一刻控制住,但脸颊仍是迅速涨红。

    小町用力握住由比滨的手。

    「谢谢你们也请小町一起参加!」

    「你要谢谢小雪乃~~我也是从小雪乃那里接到电话的。连你一起找来,好像是老师的意思。」

    嗯,所以全部顺序是平冢老师→雪之下→由比滨→小町→我。

    小町听完由比滨的说明,马上扑向雪之下。

    「是这样吗?真是太谢谢了!小町最喜欢雪乃姐姐!」

    雪之下见小町当面对自己说这种话,瞬间瑟缩一下。她稍微把脸别开,清了清喉咙说:

    「……不,其实……是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看好他的人。」

    是的,大家好,我就是雪之下所说的「他」,请多多指教。

    「……所以这不算我的功劳,而是你们平时的表现获得认可。」

    雪之下显得很害羞,由比滨和小町见了,都露出怜爱的笑容。

    不行,照这样下去,小町会惨遭雪之下的毒手。由比滨早已没救,但我希望小町可以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现在必须把她导回正途才行!

    「小町,你不用感谢雪之下,应该感谢我垃圾的程度让雪之下判断必须有妹妹协助才对。」

    哼哼,说出口了,小町肯定会对我这个哥哥产生感谢、尊敬和爱意。

    「…………」

    「…………」

    「…………」

    然而,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只剩下快速电车急驰而过的刺耳噪音。

    正当在场所有人不知该说什么时,雪之下却轻轻笑起来。我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看见她的笑容。

    「找小町一起来果然没错,他就交给你啰。」

    「小町想赶快将哥哥交接给别人啊。」

    妹妹似乎快要放弃我了。

    我赶紧抬起头,以免泪水不小心流出来。此刻的阳光依然带着暑气,我对平冢老师问道:

    「天气这么热,我们不快点速战速决吗?」

    「不用急,还有一个人很快就到。」

    老师刚说完,便有一个人影步下车站楼梯,往我们的方向走来。我一看见他东张西望的样子,立刻认出对方是谁。

    接着,我下意识地举起手。

    对方发现了,因而快步跑过来。

    「八幡!」

    户冢喘着气,对我露出开朗的笑容。

    那笑容比盛夏的阳光耀眼……但是,他也会对我以外的人露出那种笑容。一想到这里,我便觉得胸口郁闷起来,喉咙的深处仿佛卡着某种物体,而且逐渐转为痛楚,内心的伤口也一点一点开始化脓。

    不过,只要看户冢的笑容两秒钟,这些不舒服便通通消失。用英文来说,即为Smile、Pretty、Cure。户冢真可爱,户冢真的好可爱。

    原本在我身边的小町往前跳一步,对户冢打招呼。

    「嗨啰~~户冢哥哥!」

    「嗯,嗨啰!」

    太可爱了,「嗨啰」要变成流行语才行!

    「户冢,你也有受到邀请吗?」

    「是啊,听说人手不足。不过……我真的能一起去吗?」

    「有什么不可以!」

    我直接下断言。

    大家不过是要去千叶,他不需顾虑什么。

    平冢老师满明理的,知道要找户冢参加,做得好!这样一来,所有人都已到齐……等等,「所有人」?

    我四处张望一下。

    「材木座呢?」

    「……他是谁?」

    雪之下疑惑地偏头思考,平冢老师这才回答:

    「嗯,我也有找他,不过他说格斗游戏比赛怎样Comike怎样截稿日怎样的,所以不参加。」

    喔喔,真的吗?光是还有拒绝的选项,便教人羡慕不已。现在他应该跟打电动的伙伴玩得正愉快吧……但是,对一个立志成为作家的人来说,把截稿日放在最后顺位是怎么回事?

    「好,我们出发。」

    平冢老师一声令下,我们准备坐进厢型车。打开车门一看,这辆车子可以容纳七个人。

    最前排是驾驶座和前座,最后排有三个位子,中间一排可以坐两个人。

    「小雪乃,来吃点心吧!」

    「那不是到达目的地才吃的吗?」

    由比滨跟雪之下几乎可以确定会坐在一起。

    这样一来……

    喔?所以我要夹在户冢和小町之间吗?约定的胜利之剑俨然成形,这样赢定了!

    我高高兴兴地要钻进最后排座位,但这时,突然有人拉住我的衣领。

    「比企谷,你来坐前座。」

    「咦?这、这是为什么?」

    我被平冢老师拖到前座,途中大声表达不满。老师的脸涨得通红,一边用空着的手遮掩一边回答:

    「不、不要搞错!我、我一点也不想跟你坐在一起!」

    喔喔,有傲娇的感觉。如果忽略年龄问题,的确满可爱的。

    「只是因为坐前座的死亡率最高而已!」

    「老师太差劲了!」

    我极力挣扎,想摆脱平壕老师的控制。接着,老师又「呵」地笑一下。

    「……开玩笑的。漫长的车程中,最好不要让驾驶无聊。跟你对话挺有意思的。」

    「原来是这样……」

    看到老师露出平静温和的笑容,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不,于是乖乖坐进前座。老师见状,满意地点点头。

    大家都上车,我跟老师系上安全带后,老师发动引擎、踩下油门。

    厢型车载着我们,逐渐远离这座熟悉的车站。要去千叶的话,从这里接上十四号国道是最快的路线。

    然而,平冢老师不知为何往交流道的方向开去。汽车导航系统指引的方向,无疑是引导我们上高速公路。

    「请问,我们不是要去千叶吗……」

    老师听到我的问题,嘴角浮现笑意。

    「我先问你,你什么时候产生我们要去千叶站的错觉?」

    「这不是什么错觉,平常说去『千叶』,不都是指千叶站……」

    「你以为是千叶站?错了,非常可惜!正确答案是千叶村!」

    「老师,您在兴奋什么……」

    不擅长跟人打交道的人,往往会出现这种状况。他们难得有机会跟人交流时,会显得异常兴奋。这是长时间的空白使然,不过当他们隔天回想起来,将陷入自我厌恶的低潮。但愿平冢老师明天不要太消沉。

    话说回来,千叶村、千叶村……总觉得听过这个地名,到底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