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⑤雪之下雪乃独自仰望夜空
    铿——附近传来温泉池特有的声响。其实我已经纳闷很久,这到底是什么声音?洗澡盆吗?

    我快速洗好头、脸、身体后,立刻泡进热水中。

    感觉像是在泡温泉。

    冲掉身上的汗水后,一阵舒畅逐渐窜遍全身。

    访客会馆内设有大澡堂。举凡学校办理的各种过夜活动,大至毕业旅行小至校外教学,男女生的洗澡时间都会错开。

    不过我目前所在之处,是管理大楼内的澡堂。

    由于我们讨论得太晚,剩下的时间仅够一组人使用大澡堂。但是我们有男生、女生、户冢三组人,时间明显不够。

    后来,我们决定男生借用管理大楼的这间澡堂。这里跟一般家庭的浴室没有什么不同,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反正也没有什么男生会因为跟同性洗澡而感到高兴,那就这样吧。

    虽然我不是不能跟户冢一起洗,不过一想到那幅情景……总之,感觉不是不太妙吗?万、万一户冢其实是女生,我的长枪肯定会兴奋起来;万一户冢是男生,长枪照样兴奋起来的话,我的性向可能就有问题了。

    所以,还是一次一个人洗吧。

    男生洗澡其实只是过一下水,根本不需要多少时间。如果我是在户冢之后洗,还可能泡在热水里慢慢享受,但事实上,我是接在户部和叶山之后,于是泡个三两下便马上出来。

    我在更衣处擦干身体后,手伸进装衣服的篮子摸索。

    「内裤,内裤……嗯?」

    我抓到自己的内裤时,更衣处的门正好开启。即使现在赶忙穿起内裤,也已经来不及了。啊哇哇~~主人!敌人攻打过来啦><!

    户冢打开门,把头探进来。

    「啊,八……」

    「  」

    接着,时间再度开始转动。

    「啊、啊哇哇哇哇!对、对不起!」

    「哪、哪哪哪哪里!我也很抱歉!」

    户冢连忙关门,我也用最快的速度穿起内裤、套上T恤和短裤,全程花不到十秒钟。

    「换、换你吧。」

    我对门外出声说道,然后,户冢非常小心地慢慢把门推开三公分,从缝里确定没有问题后,才安心地松一口气,走进更衣处。

    「抱、抱歉,我以为你已经洗好了……」

    户冢低头向我道歉,抬起头后两人对上视线,这时,他又红着脸别开眼睛……为什么你要脸红?这样连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那、那么,我去洗澡。」

    「喔,好。」

    两人再度沉默地面面相觑。

    「那个……我要脱衣服……」

    户冢揪着身上T恤,抬起泛泪的眼睛,眼神像是在责备我。

    「你那样一直看着……让我有点为难。」

    「啊,对喔。抱歉抱歉,我先出去。」

    即使我们都是男生,如果自己换衣服时一直被对方盯着,想必也不会很好受。

    我关上更衣处的门离去,背后传来的水声格外令人在意。

    话说回来,这跟我所知道的入浴桥段不太一样。老天爷是笨蛋吗?想死吗?至少把立场颠倒过来……不对,颠倒过来还是一样很蠢。

    ×  ×  ×

    叶山和户部已经回到露营地的小木屋。

    他们两人都在悠闲地玩手机,不过叶山使用的是平板型装置,手指在荧幕上唰唰唰地滑动,动作既帅气又华丽,看来有如菁英分子。不过,我还是要不厌其烦地说明:我不管拿出那种装置炫耀的人,是不是都认为自己很厉害,不过真正厉害的不是使用者,而是装置本身,快点醒醒吧!

    他们脚边有一叠扑克牌,但绝对不可能找我一起玩。房间内只有叶山和户部不时发出的谈笑声。

    我自个儿在房间的最内部铺好棉被躺平,接着在行李中摸索一番,但是没找到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玩意儿。尽管行李是由小町所准备,但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果然没办法准备得非常周到。

    无妨,现在只要有手机,几乎能做任何事。于是我随便玩着手机,等待周公召唤。

    这时,我听到背后传来户部和叶山的对话。

    「嘿,隼人,你在看什么?A片吗?」

    「不,只是在看扫成PDF档的参考书。」

    「哇!你说那是什么?听起来超厉害的~~」

    不,你们的对话中,并没有任何特别厉害的玩意儿。

    不过,把参考书扫成PDF档带着到处走,听起来挺方便的。参考书的量一多,重量可是相当惊人,也可能会漏带其中一本。

    「叶山,你的头脑真好。」

    我只是自言自语,对方有没有听到都无所谓。独行侠经常像这样自言自语。

    但叶山是由错误的温柔幻化而成,自然不可能漏听。

    「并没有那么好。」

    「哪有,隼人的成绩超恶的耶!文组中不是排名很前面吗?」

    「恶心」这个字眼原本用于形容不好的事物,不过时下年轻人把它的意思颠倒过来,跟「人家一点也不喜欢啦」是一样的道理。

    「那也只是成绩好……」

    叶山不知该怎么回答,露出瞹昧的笑容。

    难道他是把考试成绩跟聪明程度分开看待,会把话说得很麻烦的那种家伙?

    「什么只是成绩好,你的名次不是都排在最前面吗?」

    「但上面还有雪之下。」

    …………

    好,我知道了,我不小心发现这件事实。

    为什么我总是安于第三名呢?

    因为第一名跟第二名早已定下来。

    外表、性格、脑袋兼备……这种绝望感,有如看到悟空和贝吉塔合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人,好歹国文这一科让我赢一下嘛……

    我闷闷不乐地准备入睡。这时,房门喀嚓一声开启。

    「呼……我洗好了。」

    户冢走进小木屋,反手把门关上。他用毛巾擦拭着尚未全干的头发,走过我身边时,洗发精的香气飘散过来。户冢坐到地上,拿出背包里的吹风机吹头发。

    洗完澡后红冬冬的肌肤、湿漉漉的头发——两相映衬之下产生煽情效果,令我不自觉看得出神。

    他最后把头发往上拨,确定是否完全吹干,接着满意地呼出一口气。

    「我已经好了……」

    「那么差不多该睡啦。」

    叶山回答后,户部和户冢都开始准备就寝。我早已铺好棉被躺平,所以没什么事好做,真是有先见之明。

    户冢吃力地把棉被搬过来,铺在我的隔壁。他看了我一眼,拍拍枕头问:

    「我……可以睡这里吗?」

    「……可以啊。」

    彼此视线相对,我的脑海中再度浮现稍早在澡堂发生的糗事。事后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丢脸。竟然被户冢看到……只好请他负起责任,养我一辈子。

    户冢倒是没有特别在意,以毫无防备的姿势躺过来。喂喂喂,你睡到一半翻身的话,我可是会亲下去喔!

    叶山铺好棉被后,手伸向电灯开关。

    「我关灯啰。」

    啪嚓一声,天花板上垂吊下来的灯泡熄灭。

    「喂,隼人,你不觉得有点像毕业旅行的夜晚吗~」

    「嗯,有那种感觉。」

    叶山回答得有些敷衍,大概是想睡了。

    「……我们来聊聊喜欢的人吧~」

    「不要。」

    他一口回绝户部的提议,这点让我有点讶异。

    「哈哈……有点不好意思呢。」

    户冢也尴尬地轻笑道。

    「为什么~有什么关系?来嘛来嘛~好啦,我知道了,我先说总可以吧?」

    户部绝对是因为自己想说才提出这个话题。

    叶山和户冢大概抱持一样的想法,不约而同苦笑着叹一口气。

    「老实说,我——」

    我们不用听也知道,户部肯定是对三浦有好感,才会一直向她搭话。

    「——我觉得海老名还挺不错的……」

    「……真的假的?」

    结果他说出的人物出乎意料,我忍不住反问。户部一下子听不出是谁发问,犹豫地回答道:

    「咦?喔,什么嘛,原来比企鹅在听啊~我看你没有反应,还以为你睡着了~」

    「嗯,不过我有点意外。本来以为你喜欢的是三浦。」

    「算了吧!我根本对她下不了手……而且太恐怖了。」

    原来你也觉得她很恐怖……照这样看来,几乎所有男生都惧怕她。喂喂喂,即使是幽灵,也不见得每个人都相信,三浦可怕的程度已经到达大灾难的等级。

    「不过,我看你很常跟三浦讲话。」

    「嗯……那个啊,不是有句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不管我怎么想,三浦才是『王』吧。」

    不过,我意外地能够理解户部的心情。面对越喜欢的对象,反而越不敢开口。这点男生都相当清楚。

    「结衣也满不错的,可惜她是个笨蛋。」

    没错,她确实是个笨蛋,但我觉得轮不到你来说。

    「而且她颇受欢迎,竞争相当激烈。」

    ……好吧,可以理解。

    大家都喜欢温柔的女生,尤其没人缘的男生经常会错意而上钩,次数高到吓死人的地步,根本是大丰收。她们的钓鱼技术可不是开玩笑的,钓到的大鱼连天才小鱼郎都要自叹不如。

    因此,我才没有感到惊讶感到动摇感到意外没有吓一跳没有动摇也不觉得惊讶……搞什么,明明动摇得这么明显。

    我悄悄叹一口气,户部则继续说下去。

    「男生看到海老名都不会想追她,我可以算是反其道而行吧。」

    海老名位于上层阶级,长相又很可爱,可惜兴趣实在太特殊,男生才会对她敬而远之。不过她大肆宣扬自己的喜好,可能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真正有那种兴趣的人,应该会刻意隐瞒才对。说不定我突破盲点啰!

    户部这时才想到都是他自己在说,于是转向我们。

    「那你们呢?」

    「喜欢的女生吗?女生……没有特别喜欢的。」

    户冢没有喜欢的女生。那、那么,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户部跳过一个人兴奋起来的我,接着对叶山问道:

    「隼人呢?」

    「我……算了吧,别问我。」

    「啊,喂!隼人,那可不行!一定有对不对?快点说嘛!」

    「…………」

    「第一个字母也可以!」

    叶山拗不过他,叹一口气回答:

    「……Y。」

    「Y、Y……」

    「到此为止,睡觉吧。」

    叶山难得有些恼怒,不让户部继续追问。他平时对人总是很和气,我好像几乎没看过他焦躁的样子。换言之,他如今坦率的表现,也代表他对户部的信任程度。

    「真是好奇~我睡不着啦!要是我死于失眠,一定是隼人的错!」

    面对叶山的怒气,户部选择四两拨千斤。那是他们避免气氛弄僵的方法,开开小玩笑的确可以防止彼此间的关系和现场气氛恶化。

    我在寂静的黑暗中,盯着虚空发呆好一会儿。

    叶山口中的「Y」,究竟是什么人?

    脑海中闪过几个可能。

    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感在心中盘旋,即使大家都不再说话,我依然无法入眠。

    我转过身,看见户冢的脸出现在眼前。

    「呼……呼……」

    他发出规律的熟睡声。

    「嗯……」

    接着是微弱的吐气声。

    月光微微照亮户冢的脸,他迷人的嘴唇轻轻蠕动,仿佛念着某人的名字,并且露出幸福的柔和笑容。

    先前盘据在我心头的复杂情绪,这次变成另一种型态,扩散到整个胸口。

    一旦注意到户冢的嘴唇,便再也无法从脑海中移除;还有他翻身的窸窣声、微弱的呼吸声,同样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这样根本睡不着……」

    我看看手边的手机,现在竟然还不到晚上十一点。远离城市后,时间的流动跟着慢下来。这里的夜晚非常宁静,没有吵人的电车声,也没有刺眼的路灯。

    只要吹吹夜风,或许能平静下来吧。

    于是,我蹑手蹑脚地起身走向屋外,小心不要吵醒睡着的三个人。

    高原的夜晚静谧又凉爽,让我的心情随之沉淀下来——这是我原本的想像,事实上并非如此。这里恐怖得要命,咆哮的风声呼啸而过,光是听到叶子的沙沙摩擦声,便吓得我惊呼出声。

    我心惊胆跳地看看四周。

    树林间依稀有个人影……是森林里的妖精吗?感觉更恐怖了,但愿只是我想太多。

    我先说结论:那不是森林里的妖精,亦即英文里的Dryad。但我也不知道Dryad这个字是不是从英文来的。

    那是一名披着长发的女子站在树林间。

    超脱现实的景象,让我产生看到精灵或妖精的幻觉。

    在柔和的月光照耀下,她雪白的肌肤透着微光。每当轻风吹起,长发便跟着飘舞。那名宛如妖精的少女沭浴着月光,非常、非常小声地唱着歌。四周是带有寒意的幽暗森林,她细微的歌声听来格外悦耳。

    我伫足于远处欣赏。要是随意踏近一步,她独自构筑成的完美世界可能被破坏。一想到这里,我甚至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还是回去吧……

    我缓缓转身,打算循原路回去,但是一踏出脚步,脚下随即传来踩到树枝的劈啪声。

    歌声戛然而止。

    「…………」

    「…………」

    一秒、两秒、三秒,现场的两人都停下动作,观察对方的举动。

    「……是谁?」

    雪之下用平时的声音开口。如果换成其他人,现在我发出「喵~」的猫叫声,对方可能还会认为「原来是猫啊」;可是换成雪之下,很有可能变成「原来是垃圾」,于是找放弃这个念头,站到她面前。

    「……是我。」

    「……你是谁?」

    「你为什么要问第二次?好歹认得我吧?」

    不要歪着头!那么可爱的脸蛋反而让人更生气!

    「你在这种时候出来做什么?现在应该是好好陷入长眠的时候。」

    「可以不要那么温柔地判我死刑吗?」

    雪之下移开视线,似乎懒得再跟我鬼扯。她抬头看向夜空,我也跟着往上看。今夜的星星洒满天。

    「你是出来看星星的吗?」

    在光害越少的地方,星星显得越耀眼,因此这里看得到的星星比都市多出许多。若从这个观点思考,周围没什么人围绕的独行侠肯定非常耀眼。哇!我的未来光明得一塌糊涂。

    「并不是如此。」

    什么啊,原来不是浪漫追星社。那么,她是在找什么天降之物吗?

    这时,雪之下略带忧郁地叹一口气。

    「三浦同学跟我发生一点争执……」

    她丧气地垂下头。喔喔,想不到这家伙也会败下阵来。真是稀奇,不傀是三浦,「炎之女王」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我花费三十分钟把她彻底驳倒,结果把她弄哭了。我真是不成熟……」

    「冰之女王」未免太强啦!这个人根本是第六天魔王。

    「然后你觉得待不下去,才跑出来的吗?」

    「没错,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哭……总之,目前由比滨同学正在安慰她。」

    原来雪之下对眼泪没辙,我看得出她多少在反省。既然这样,下次我也不顾形象地哇哇大哭好了,不过那样实在有够难看。

    雪之下顺了顺头发,改变话题。

    「那孩子的事……一定得想点办法。」

    「你对那个不认识的人真是积极。」

    「之前我遇到的也都是不认识的人,并非因为对方是知己才出手帮忙。再说……你不觉得,她跟由比滨同学有点类似吗?」

    「是吗?」

    我完全没那么想过,而且真要说的话,她应该更像某人。

    雪之下显得有些落寞,抬头看向我。

    「我想……由比滨同学大概也经历过那种事。」

    喔,如果是这个意思,我就能了解。

    由比滨比其他人更挂心班上的大小是非。虽然我不怎么想产生这个念头……但是,她想必曾有一次或两次,顺着班上情势做过那种事。

    正因为如此,她才明白那种罪恶感。由比滨的温柔不同于慈母的温柔。丑陋、冷酷、惯于逃避——她对人类本性的黑暗面有所自觉,才会产生那样的温柔。即使如此,她的温柔依然相当强韧,能够不逃避地对所有人伸出手。

    「而且……」

    雪之下说到这里,低头踢着脚边的碎石。

    「……我想叶山同学也始终放在心上。」

    「嗯……多少会放在心上吧。」

    我想那即为所谓的领袖特质,或者说是英雄特质,如同《世纪末领袖传》。叶山八成是看《少年JUMP》长大的,跟从小就看另一家《BomBom》月刊(注35 读者群设定为国小学生,但连载作品有不少暴力、哲学、情色内容。)的我不同。

    「我不是那个意思……」

    雪之下闪烁其词,原本要说出口的话被树林的声响掩盖,接着陷入一阵无声。

    「我说……你跟叶山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不论我怎么看,她对叶山的态度总是格外冷淡,从来没有好脍色。从叶山第一次进入侍奉社社办,我便这么想;在这次集训活动中,这种感觉变得更明显。

    我对此多少有些在意,雪之下则一派自然地答道:

    「我们只是念过同一间小学而已,家人也都互相认识。他的父亲是我们家公司的顾问律师,母亲是一名医生。」

    「什么?」

    生在菁英家庭,成绩优秀,运动全能,又是现实充帅哥,还有个美少女青梅竹马?嗯……我不是很想这么说,不过这种人能不能赶快去死?

    我的外表好歹有一定水准,擅长文科,讨厌团体竞赛,有个超级可爱的妹妹。很好,平手!真想尝尝败北的滋味。

    万一他再有个妹妹,可就真的危险……差点被打得惨败,好险好险。

    「可是,两家人彼此认识也有麻烦的地方。」

    「是啊。」

    「你怎么说得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因为对外事务都是由姐姐负责,我只是偶尔代替一下她。」

    这时,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地摆荡。在静谧的夜里,树叶的摩擦声传得特别远,有如水滴落入水面、产生涟漪。

    我在一片沙沙声中听见雪之下的声音。

    「不过……今天能来真是太好了,我本来还以为没有办法。」

    「啊?为什么?」

    我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转头看向雪之下,但她依旧仰望着星空,宛如先前没讲过任何话。

    但我还是继续等待她的回答。

    初秋的昆虫已迫不及待地唧唧叫着。夜越来越深,寒意也逐渐明显,带有秋意的风从我们身旁吹过。

    随着那一阵风吹过,雪之下看向我。她只是轻轻露出微笑,没有说任何话。

    她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也不多加追问。

    这阵无声仅维持一瞬间,她倏地站起身。

    「差不多该回去了。」

    「……也是,再见啦。」

    「嗯,晚安。」

    结果,我的问题只到这里,没有继续深入。毕竟别人不想多说的事,我也没兴趣勉强追问。有时候不要知道太多,反而能使双方维持自在的关系。

    一路上没有任何照明设备,雪之下的脚步却没有一点犹豫,我目送她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现场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仰头看向雪之下先前凝视的那片星空。

    我们现在看到的星星,其实都来自遥远的过去。它们不知花费多少年,才把过去的光芒传递到我们眼前。

    每个人都为过去所困。不论我们自以为已经往前走多远,只要在不经意间抬起头,往事便像星光一样缓缓降下。我们无法一笑置之,也无法把它们变不见。那些事情永远会待在我们心中的一角,于某个时刻突然苏醒。

    由比滨结衣是如此,叶山隼人是如此,说不定雪之下雪乃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