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⑤忽然间,比企谷小町想到离开哥哥的那一天
    随着时序进入八月中旬,暑假的气氛开始逐渐淡薄。

    一想到可以悠哉的日子所剩无几,郁闷感便涌上心头。我不禁模仿起「番町皿屋敷(注41 一名叫做阿菊的亡灵数盘子的怪谈。)」里的女鬼,用恐怖的声音开始数「一天……两天……还少两个月……」。真要说的话,暑假请给我三个月。

    我怀着倒数地球灭亡的心情,在冰箱上的月历多打一个叉。如果在月历上画圈,会变成章鱼烧小超人(注42 《章鱼烧小超人》原本是日文绘本,动画片尾曲名为「在月历上画圈」。)。

    暑假大约剩下两个星期。你是不是正在使用时空跳跃?

    喂,这不是真的吧?是不是数错日期?我再用手指一格一格数一次月历上的日期。这时,突然有东西凑到我脚边。

    「……怎么啦?」

    原来是家里的猫——小雪,正老大不高兴地看着我。

    我们彼此对望几秒后,小雪用鼻子哼一声,躺到我的脚背上。真是烦死了。

    它大概是要我多关心它一些。

    这么说来,小町这两三天几乎都跟酥饼腻在一起……看来小雪对此相当不满,不得已之下才来找我。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抚摸小雪。

    刚开始要先顺着猫毛,从头慢慢抚向尾巴。过一阵子后,小雪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再用按摩的方式轻轻活动它的脚趾。

    小雪闭着眼睛发出「嘶……嘶……」的气声,看来它是真的累坏了。

    想想也有道理,毕竟酥饼寄住在我们家的这几天,一天到晚追着小雪跑来跑去。

    酥饼那种小型犬特有的好动个性,在我们家也发挥得淋漓尽致,整天在屋里跑个不停。而且它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猫这种动物,因此对小雪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心,老是对它发动「来玩嘛~」的突袭。小雪一碰到这种情况,都会躲到冰箱上、衣柜后方等酥饼到不了的地方。

    最重要的一点是,平常把它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小町也被酥饼抢走,在别无选择的情形下,它只好来找我。真是对不起啊,还让你委屈自己跟我这种人作伴。

    「好啦,到今天结束为止,你就忍耐一下,多让让酥饼吧……毕竟你是它哥哥。」

    我把小时候家人对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地送给小雪。虽然我不知道酥饼的年龄,不过小雪待在比企谷家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在辈分上算是老大。

    小雪听了我这句话,用尾巴「啪」地往地板一甩,以此表达自己的不甘愿。真是抱歉啊。

    我继续抚摸它的身体,不时捏捏肉球、搔搔肚子。这时,客厅的门打开。

    「哥哥……哎呀,真是稀奇的组合。」

    我抬起头,看到小町把酥饼抱在怀里。等一下,我是小雪的主人,小雪是我的宠物,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我可是很能跟猫相处。」

    「哥哥真像猫科动物。」

    我不懂小町是怎么想的才会说出这种话,她是觉得我的地盘意识很强吗?不管怎么样,先解读成正面意义好了。

    「是啊,我可是百兽之王。」

    「嗯……是啊,没错。」

    「你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不要用略带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你没听说公狮子从来不工作的吗?」

    「哥哥果然是百兽之王!」

    「没错吧。」

    我得意地发出哼哼笑声,小町怀里的酥饼跟着发出「汪」一声附和。

    原本躺在我脚边的小雪一听到狗叫,立刻用鼻子喷一声气,然后站起身,像猫巴士那样打一个大哈欠,慢慢晃去其他地方。

    小雪离去时,尾巴左摇右摆地如同在对我挥手,我夹杂着苦笑目送它离去。

    「那么,你有什么事?」

    我站起身询问小町,她才想起原本来找我的目的。

    「喔~对对对,哥哥,智慧型手机借小町用一下。」

    「是可以……不过,你要做什么?」

    「听说现在有个翻译狗语言的应用程式,可以侦测狗狗的叫声,了解它们的心情。」

    「喔?竟然有那种东西。」

    听起来真方便,不知他们会不会推出人类语言的翻译器?毕竟人们嘴巴说出来的话,不见得代表内心的真实感受。

    我在小町的催促下,拿起先前放在桌上的手机,手指在荧幕上滑动,下载她说的狗语翻译器。另外,在应用程式清单中,我还看到猫语翻译器。

    「啊,哥哥,猫语翻译器也顺便下载一下。」

    「是~」

    我依照小町的吩咐,把这两种翻译软体都下载下来。

    「来。」

    我启动狗语翻译器,把手机交给小町。小町放下酥饼,接过手机立刻开始实验。

    「来来来,酥饼,叫一声看看。」

    「汪!」(来玩嘛!)

    「我看,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个程式翻译出来的内容不出我所料。以狗的欲求来说,非常合乎逻辑。

    接下来一段时间,小町一直把手机朝向酥饼。酥饼有如自己主人的翻版,很会看人脸色,它察觉到小町的用意,乖乖对着手机叫了几声。

    「汪!」(来玩嘛!)

    「汪!」(来玩嘛!)

    「汪!」(来玩嘛!)

    「汪!」(来玩嘛!)

    ……咦?这只是复制贴上吧?

    「哥哥,这是不是有问题?」

    「没有啊,依我的使用方式,根本不会把手机弄坏……」

    不然,由我亲自模仿狗叫看看。如果这个程式翻译出不同内容,代表没有问题。

    于是,我发出朝向未来的咆哮。

    「BOWBOW!」(我不想工作是也!)

    天啊,准确得吓死人,连Excite网站都没办法翻译得这么传神。

    「嗯,的确没有故障。」

    「是啊,故障的是哥哥才对……」

    小町脸上的表情何止是无奈,几乎已经到达彻底放弃,近似阿阁黎(注43 佛教与印度教用语,为出家人对师长的称呼。)的开悟境界。真希望我的家人能够明白,即使是我这样的人,被亲人以温暖的眼神注视还是会有点受伤。

    「……总之,这只狗想要我们陪它玩。」

    「嗯~那么,带它出去散步吧。」

    「好啊。就这么办。」

    带酥饼出去绕一圈,它便不会再汪汪叫个不停吧?这只狗可爱归可爱,但要是它从早到晚都在家里跑来跑去,还是会让人吃不消。

    「哥哥,麻烦去拿一下狗绳♪」

    「是是是。」

    我按照小町的吩咐,从由比滨留在这里的宠物用品堆里找出狗绳。

    「谢谢~接下来套到酥饼身上,小町负责按住它不要乱跑。」

    小町这句话的语气像极了「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我趁她按住酥饼时,系好狗绳。

    「这样可以吧?」

    我晃一晃狗绳的握把部分,小町满意地点头。

    「好,我们出发!」

    她伸手指向大门口。

    「……是我要带狗散步喔。」

    「真要说的话,的确是要哥哥出去散步。如果不这样做,哥哥根本不会踏出家门。」

    小町说的没有错……「自闭男」的称号可不是叫假的。

    我深深叹一口气。尽管我全身上下都抗拒着踏出家门,但小町完全不在意,在后面不断推我的背。

    「好啦好啦,小町也会陪哥哥出去的。」

    ×  ×  ×

    太阳已经西斜,靛蓝色的天空中渲染出一片薄墨,一弯明月高挂其上。

    我居住的城市很恬静,如同已经存在一个世代之久,是去到哪都能看见的住宅用地。大马路对面的河岸依然散布着农田,那里聚集不少以务农维生的人家。

    过去——母亲说那是她小时候的事情,所以大约是三十多年前——这一带的河川跟田地里还看得到萤火虫,换句话说,现在已经消失无踪。哥哥,萤火虫为什么一下就死掉(注44 出自动画「萤火虫之墓」的台词。)?

    我想起母亲说过的话,望向田地,期待现在是不是还能看到萤火虫。

    沙沙……稻穗一整天沐浴在阳光下,吸收水分和养分,结出汇桑的稻米。随着一阵风吹拂而过,它们全部往两边低下头。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觉得那像是看不见的妖怪在作怪。

    不论是萤火虫还是妖怪,如今都已不复见。

    为什么人们总会陷入怀奋情怀?举凡「过去真是美妙」、「那个美好的年代」、「昭和风情」,在在显示出越久远的年代,越能获得人们肯定。

    他们怀念过去、怀念从前,感叹变迁、感叹改变的事物。

    既然如此,「变化」不应该是悲哀的事情吗?

    成长、进化、变迁,真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是值得我们高兴的美妙事物吗?

    即使我们自己不改变,我们的周遭、整个世界还是会一点一滴地改变。大家是否单纯因为不想被抛在后头,才拚命追赶时代的脚步?

    如果我们不改变,便不会产生悲伤。尽管没有产生任何东西,但只要不造成负面影响,即可算是一项很大的优点。如同我们对照收入与支出,发现最后结算不至于出现赤字,就代表公司的经营方针绝对没有错。

    因此,我不认为维持不变是不好的,也丝毫不认为过去的自己以及现在的自己有什么不对。

    所谓的改变,说穿了只是想逃避现状。既然不选择逃避,便应该站稳脚跟,让自己维持不变。

    选择不改变也有好处。这个道理如同按B键取消进化后,神奇宝贝将更快学会技能。

    我早已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大概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问过自己这一连串问题。

    小町握着狗绳的握把,享受被酥饼拉着走的感觉。

    「酥饼,有车有车,危险喔。」

    一辆车从我们身旁驶过。

    酥饼嗅着草堆的气味,鼻子不断发出声音,然后啃起青草。猫跟狗都会像这样吃杂草,把胃里的毛球吐出来,这是带宠物出去散步时一定会遇到的情况,因此我和小町停在原地等它一会儿。酥饼如同「吃路边杂草」这个片语的字面意思吃着杂草(注45 「吃路边杂草」原文为「道草を食う」,有「闲逛、逗留」之意。)。

    小町看看我,又看看酥饼,高兴地露出笑容。

    「哎呀~小町好久好久没跟哥哥一起散步呢~」

    「是啊。」

    我的确很久没有出来闲晃,毕竟我本来就喜欢待在家里。除非是出去买东西,或是参观宠物展等有明确目标的活动,不然我几乎不会跟小町外出。

    酥饼在前面扯了扯狗绳,小町对它笑着说:

    「好,我们走吧!」

    酥饼「汪」地叫一声,随即展现由迷你腊肠狗特有的走路方式。

    我跟在他们后面。

    余晖挂在西边的天空,以固定距离设置的路灯一起点亮,地面上还有家家户户的灯火,好几种光线彼此交杂。

    在这早已住惯的城市里,人潮分成多种不同的方向。

    有的是赶着回家的上班族,有的是在傍晚时分外出张罗食材的家庭主妇,有的是跟朋友一起骑脚踏车的小学生,还有社团活动结束后待在便利商店谈笑的国中生、现在才准备外出游玩的高中生,以及出门接小孩的母亲。

    这幅习以为常的景象,散发出温暖、令人怀念的气息。

    小町喃喃地开口:

    「有人对自己说『欢迎回来』,是很幸福的事情呢。」

    「是啊,虽然不是所有情况都是如此。」

    「哇……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她完全不能接受这句话,可是,凡事总有例外嘛,好比我再怎么抱怨回家后都没有人跟我打招呼,但如果哪天突然看到一只奇怪的河马对我唱「欢迎回来」,邀请我加入用漱口水漱口的行列(注46 出自「明治イソジン」的广告。),我可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就算是这么讨人厌的哥哥来接小町,小町还是觉得很高兴。」

    小町从我身上别开视线,看向酥饼。

    我趁这时候追过步调放慢的小町。要是不这么做,可能会被她看到我上扬的嘴角。

    「我、我才不是专程去迎接你,只是顺便、顺便而已。」

    因为难为情,我生硬地这么回答。接着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那也没关系。」

    我听见小町暖洋洋的声音,不禁回过头。

    她闭着眼睛,一只手放在胸口,仿佛在确认心中的微微暖意,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缓缓说道:

    「刚才那句话,是为了突显活泼又讨人喜欢的小町有多可爱。」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这个夏天里最不真实的笑容。

    「是喔……」

    烦死了……

    我抬起原本因为失望而垂下的肩膀,抛下小町跟酥饼迳自往前走。受不了,我的妹妹到重要时刻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不过平时倒是很可爱,超可爱的。

    小町用拖鞋前端踢着路边碎石,出神地仰望星光开始闪烁的天空。

    「哥哥住院不在的期间,小町还有小雪陪伴。小雪每天都会在家门口迎接小町。」

    「换成是我,它就不会这么做了,那家伙只会待在阳台往下看吧。」

    「小雪是个别娇嘛。」

    说到这里,小町对我开起玩笑。

    「呵呵……小町整天被两个别娇包围真是辛苦。」

    「又来了……我哪里有娇……」

    我甚至不认为自己别扭。反过来说,再也没有其他人比我更耿直。这个世界早已扭曲不堪,因此在别人眼中,耿直的我才会显得扭曲。

    「不过啊,即使是那样的别娇来迎接小町,小町还是很高兴。」

    这次小町嘻嘻对着我笑。

    「啊?我又不可能永远在这里,你也该别再黏着哥哥吧。」

    「咦……哥哥要离开家里吗?」

    小町顿时停下脚步看向我,脸上不再是先前那种刻意的笑容,而是吃惊的表情。

    「别傻了,我怎么可能没有理由便离开这个家。」

    「……小町放心了。」

    「待在家里快乐得不得了,简直是超棒的。不到必要关头绝对不工作,这就是我的正义。」

    「不行,小町还是放不下心……哥哥的将来真教人不安……」

    小町抱着头说道。

    我朝她抱住的头顶轻拍一下。

    「我现在可以每天通勤上高中,之后也打算念可以每天通勤的大学。所以,除非有什么特别的事,否则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家的。」

    若以千叶为出发点,即使要去东京都内的大学,一个小时也绰绰有余;但如果校区位在神奈川或多摩等地,便得稍微考虑一下。至于所泽那种地方,则已经处于秘境深处,我还得穿着全套装备才能上学。

    「这种年纪的男生这样想好像怪怪的……一般说来,大家不是都想离开家吗?」

    「还好啦。我们家采行放任主义,父母又都在工作,所以我可以保有自己的时间,根本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虽然找了很多理由,但我其实是因为离开小町会觉得寂寞……」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独白……」

    哈哈哈,你在胡说什么啊,哈哈哈。

    「我只是因为一个人生活得不到什么好处罢了。住在外面不但得花钱,还得花时间跟力气做家事。我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帮忙做家事?你没听过等价交换吗?」

    我们家的感情并不差。尽管老爸是个偏重度的废物,但除了嘴巴说出的话跟脑袋想的东西很垃圾之外,我对他没有什么不满。既然没有特别想过离开家里,我自然不会有出外独立之类的愿望。

    只要没什么理由,我才不会离开家里——所以说,独自在外居住的人,想必都有什么理由。

    「又来了又来了~明明就很怕寂寞。」

    「啊?寂寞是什么?要你去附近的秋叶原瞧一瞧、找一找的那玩意儿吗(注47 出自家电量贩店SATO MUSEN(已结束营业)的广告歌:「瞧一瞧,找一找,最棒的好东西。就在你家附近的秋叶原,SATO MUSEN。」)?」

    我没有那种感情。我深爱一个人的时光,孤独才是最棒的好东西。

    「可是小町会寂寞。」

    我开的玩笑完全被忽略了。可恶,「寂寞」跟「好东西」果然太牵强吗(注48 寂寞的原文为「sabishii」,广告歌词中的好东西原文为「something」,两者发音相似。)?

    此刻的我如同被敌方穿越守备网,只好乖乖顺应小町的话题。

    「你的话或许会寂寞,可是我——」

    「小町不只是指哥哥,雪乃姐姐是一个人住在外面对吧?不知道她又如何,真的没有问题吗……」

    小町的言下之意,是连雪之下雪乃那样的人,或许都抱有一丝寂寞。

    即使她总是展现出完美无瑕的一面,偶尔却会流露脆弱的神情,或者说散发出无力的气息。不过,目前我还不了解其中的意义。

    小町接着说下去。

    「而且,被留下来的人应该也会寂寞。」

    ……她说的没错。

    我怎么会认为只有离开的人才寂寞?被留下来的一方,明明抱持同样的心情。如果哪一天小町要出嫁,我敢说自己一定会哭出来。

    小町牵着酥饼往前走,这时,我接过她手中的狗绳握把。

    「哥哥?」

    「你累了吧?我们换手。」

    牵这种小型犬散步当然不可能多累,除非我妹妹的体力差到极点。

    小町满脸惊奇地看着我,然后突然笑出来。

    「嗯,麻烦了。现在换小町牵住哥哥,让哥哥哪里都不会去!」

    她这么说着,握住我的手。

    「我哪里都不会去。在嫁出去之前,我会一直待在家里。」

    「……当家庭主夫的话,也算是嫁出去吗?」

    「不然,改成『娶出去』。」

    「嗯,总觉得这些其实不太重要……」

    今天既然难得出来散步,干脆在这个跟往日大不相同的城市里绕些远路再回家吧。

    ×  ×  ×

    我们差不多准备好晚餐时,家里的对讲机响起。小町正在锅子前忙碌,于是由我去应门。

    出现在对讲机荧幕上的是由比滨,她正在整理自己的发型,心情似乎很好。看来她是要把酥饼接回去。我确认过后,走到大门口。

    我打开门,由比滨对我挥手。

    「啊,嗨啰~」

    「嗨。」

    「来,送你的伴手礼。」

    她把一个纸袋塞到我手上。

    从袋子的大小和重量看来,应该不是木刀。真可惜……如果是不知为何有一条龙缠绕在剑上的钥匙圈,或是能在黑暗中发光的骨骼钥匙圈,我还会有点高兴。

    「这是地区限定的商品喔!」

    「喔……」

    我看了看纸袋里面,果然如由比滨所说,是当地才买得到的点心。不过,其实就是市面上经常看到的那些点心,只是包装成地区限定版而已。

    送这种东西当伴手礼,不但可以显示自己去哪里,也展现出对收礼方的体贴,毕竟很少人收到点心时会觉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再加上这些小点心都是个别包装,带去职场跟学校也很容易分赠,因此可说是既安全又很懂得看场合的选择。

    然而,我看到这些点心时,倏地回想起一些往事。

    「是点心啊……」

    「咦,你不喜欢吗?」

    由比滨担心地看向我手上的纸袋内部。

    「不,不是……女尘买伴手礼时,真的很喜欢选这种东西呢,还会分给班上所有的女生。」

    「嗯……是啊。虽然也有些女生不会这么做,像是优美子。」

    三浦吗?不愧是女王,光是把接受朝贡视为理所当然,便足以教人敬佩。

    「好久以前,我的鞋柜被人塞一堆这种地区限定点心的空袋子……犯人绝对是班上的女生,而且她本人丝毫没有要隐匿犯行的意思,那种强势的态度又让我受到二次伤害……」

    我的喉咙发出一阵干笑,由比滨连忙安慰我。

    「已、已经没事啦!不会再发生那种事情!」

    「但愿如此。」

    「没问题的!大家根本不认识你,所以不会做出那种事!」

    「有道理。」

    由比滨握紧拳头对我保证,可惜她安慰人的能力趋近于零,不过,我反而可以接受她的说法,所以姑且先这样。我的隐身能力终于开花结果,即使要对付蚁王(注49 蚁王为漫画《猎人》内的角色。)都不是问题,真是可喜可贺。

    看来我的第二学期也能安稳度过,可以放心了。

    这时,由比滨从门口看向屋内。

    「对了,酥饼呢?」

    「喔,它过得很好。小町~」

    我出声往屋内叫唤,小町便抱着酥饼来到门口。

    酥饼在小町的怀里「汪」地叫一声。由比滨见了,嘴角浮现微笑。

    「谢谢你,小町!」

    「哪里哪里。」

    由比滨一边轻轻抚摸酥饼,一边问:

    「它有没有带给你们什么困扰?」

    「怎么会呢?我们还一起玩狗语翻译器,非常快乐!」

    「狗语翻译器?喔,那个啊。以前是有那种东西没错。」

    「现在在智慧型手机上推出了应用程式。」

    与其花时间解释,不如直接展示。我开启狗语翻译器,由比滨立刻好奇地看着荧幕,并且试着对自己的狗说话。

    「来来来,酥饼,是姐姐喔!」

    酥饼听了,露出茫然的眼神。

    「汪?」(这个女的是谁?)

    「酥饼~~~~」

    「汪!」

    由比滨发出近似绝望的哀号,酥饼则因受到惊吓,在我的脚边绕圈圈。我抓住酥饼把它抱起来,轻轻放进小町拿来的提袋里,拉上拉链后交给由比滨。

    「喏,它两天后应该就会想起来了吧。」

    「呜呜……我希望它一开始便不要忘记我……」

    由比滨哭丧着脸,紧紧抱住怀里的提袋。

    酥饼把鼻子贴上手提袋的网眼,呜呜地叫着。

    「那么……再见。」

    尽管我没有特别照顾它,但来到分别的时刻,心中仍然会涌起某种情绪,更何况它还发出依依不舍的声音。

    「结衣姐姐,下次记得再带酥饼过来玩喔!」

    跟酥饼朝夕相处整整三天的小町含着泪水,握住由比滨的手。

    「一定一定!一定会再来的!」

    「请务必挑家父家母在的时候,再带一些点心来访,顺便打个招呼。」

    「有道理,跟你的双亲打个招……咦咦咦?不,不行啦!我还是不要来了!」

    小町的眼睛原本发出不怀好意的光芒,听到对方拒绝后,立刻咂一下舌,换回平时的表情。

    「总之,小町很期待结衣姐姐再来玩。」

    「嗯,谢谢你。」

    由比滨道完谢,重新拿好提袋,再拎起其他行李。

    看来她差不多要回家了。这时,我想起一件事。

    「对了,关于雪之下的事情,她说不定会出现在烟火晚会。平冢老师说,那是地方自治团体主办的活动,所以地方上的达官贵人都会全家出动。」

    「这样啊……我明白了,我会去看——」

    由比滨说到这里忽然打住,仿佛想到什么。她轻轻做几次深呼吸,不太有把握地看向我。

    「那个……要不要一起去烟火晚会?由我请客,算是答谢你帮忙照顾酥饼。」

    「她既然这么说,我们去吧,小町。」

    我打从一开始便不考虑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的选项,再说,真要答谢的话,真正在照顾酥饼的小町应该也要去。

    小町似乎看透我的用意,扠着腰无奈地小小叹一口气,喃喃抱怨「哥哥真的很没用耶」,不过我当作没听到。

    她带着歉意告诉由比滨:

    「嗯……承蒙结衣姐姐邀请,小町真的很高兴,可惜现在小町在准备考高中。虽说结衣姐姐是为了答谢,但小町可能没办法外出游玩……」

    「这样啊……也是呢。」

    「真不好意思。可·是!可是可是,小町还是有想买的东西……啊——怎么办?小町的时间不够用~~有想要的东西却没时间买,真糟糕~~而且东西那么多,让结衣姐姐一个人带回来太辛苦了~~」

    这个鬼灵精,故意说完长长一串牢骚后,还往我这里瞄过来。

    由比滨意识到小町的用意,猛然凑到我面前。

    「啊!对、对了!自闭男!我们去买送给小町的谢礼吧!反正她平常也那么照顾你!」

    「这、这个……可、可是……」

    虽然我很想把话说下去,由比滨却一直从正面盯着我。

    「让一个女生只身参加烟火晚会,实在让人不放心……而且最近社会又不太安宁……唉,如果这种时候有个有空的男生相陪,不知该有多好……」

    小町也在我背后喃喃低语。

    「那、那个……如果你已经约好要跟别人一起去,或是真的很忙……其实,也没有关系……」

    由比滨用委婉的语气,投以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眼神。

    我的预定行程即为「没有行程」,烟火晚会那天我当然有空。

    何况对方都已这样子拜托,我也无法狠下心拒绝。现在的我可是受到两个人内外夹击,如同大阪夏之阵(注50 西元一六一四年,丰臣家在「冬之阵」最后与德川幕府协议填平大阪城外的护城河,后来又被德川家填平城内的护城河,而引发一六一五年的「夏之阵」。造两战合称「大阪之役」,此役最后丰臣家灭亡。)的处境。

    「……好吧,这也是为了小町,你到时候再跟我联络。」

    我留下这句话便回去客厅。

    「嗯,到时候我会传简讯给你!」

    关上门的前一刻,后面传来由比滨充满精神的回应。

    ×  ×  ×

    酥饼跟着主人回去后,家里立刻安静下来。

    这几天从早到晚不绝于耳的狗叫声,仿佛不曾存在过,取而代之的是清洗碗盘发出的碰撞声。我关上水龙头后,还可以听见远方传来的虫鸣。

    在父母回来之前,这里将回归以往属于比企谷家的宁静。

    我从厨房看出去,小町似乎不太有精神地靠在沙发上,「呼……」地长叹一口气。找从冰箱里拿出麦茶,倒一杯给小町。

    「辛苦了。」

    小町接过麦茶一饮而尽,满意地发出「哈……」一声,然后把玻璃杯还给我。

    「是啊,累瘫了……有种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的感觉。」

    「有那么夸张吗……」

    此刻的她宛如在外廊上发呆的年迈老太太,脸上的表情相当安详。

    「不过,交给结衣姐姐应该可以放心吧……」

    「那本来就不是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啊……」

    我不禁叹一口气。小町听了,不解地抬头看过来。

    「咦……啊,哥哥是在说酥饼吗?」

    「啥?不是吗?不然你是在说什么?」

    「没什么~」

    小町佣懒地躺到沙发上,伸手要把垫子构过来,小雪则在那里熟睡。

    说到小雪此刻放心的模样,可不是开玩笑的。它平常习惯蜷起身体睡觉,现在却伸长身子,摆出「Cheir(注51 赤冢不二夫的作品《小松君》主角的招牌动作。)!」的姿势。酥饼离开之后,它终于可以好好放松。

    它肚子上的绒毛尽数露出,完全未采任何防备。面对这种战术,连素有「南海黑豹」之称的雷·赛佛(注52 来自纽西兰的综合格斗家,比赛时习惯放下双手完全不防御。)见了,都会下意识地摆出防御态势。

    小町见状,双眼立刻发出亮光。

    「小雪~~~~」

    她飞扑过去,把脸埋进小雪的肚子,把它的肉球捏到快四分五裂,还一起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啊!现在说不定能知道小雪到底在想什么!哥哥,猫语翻译器!快点快点!」

    「喔,好……」

    我连忙拿出手机,开启猫语翻译器交给小町,小町马上把手机凑向小雪的喉咙。

    「呼噜呼噜呼噜。」(痛苦,救……痒 好吃(注53 出自游戏「恶灵古堡」内的饲育员日志。))

    「小雪!」

    喂,这只猫真的没事吗?应该说,写出这种应用程式的家伙真的没问题吗?该不会已经被病毒感染吧?

    但是小町并不罢手,又继续玩弄那只猫好一阵子以排遣寂寞。再怎么说,尽管相处时间不长,她还是很宠爱由比滨家的酥饼。

    正当我欣赏着眼前这温馨的景象时,小町看着我的手机说:

    「啊,哥哥,手机要没电了。」

    「嗯?喔。」

    我接下她递过来的手机,发现电量真的只剩一点点,随时都有可能没电。

    这时,我的视线捕捉到画面上方的小时钟。嗯,时间刚刚好。

    「这样正好,你也差不多该回去念书。」

    「是~~」

    小町再摸了小雪最后一把,从沙发上爬起来离开客厅,看来她是要回自己的房间用功。

    终于获得解脱的小雪,跟酥饼还在的时候一样,拖着累坏的身子慢慢晃到我跟前。你也辛苦了。

    我得找出充电器为手机充电,找到一半时,小雪忽然发出「咪」的叫声。

    仍然处于开启状态的猫语翻译器侦测到声音,跟着在荧幕上显示讯息。

    我看到讯息,忍不住笑出来。

    「是啊,一点也没错。」

    小雪听到我说话,又回应一声。可惜这次讯息来不及显示,画面已消失。

    FROM 小町 00:00

    TITLE nontitle

    生日快乐~

    FROM 八幡 03:19

    TITLE Re

    谢谢。

    FROM 小町 03:20

    TITLE Re2

    用时间差攻击太奸诈了!

    FROM 八幡 03:21

    TITLE Re3

    你还醒着啊?快点睡。

    FROM 小町 03:21

    TITLE Re4

    ((_ _))zzzZZ

    FROM 八幡 03:22

    TITLE Re5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