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⑦那么,比企谷八幡呢?
    月历上的夏天即将进入尾声。

    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明天便要回学校上课。尽管初秋的茅蜩已开始鸣叫,炎热的暑气仍未退去。看来还得再过好一阵子,秋天的气息才会降临。

    八月最后一天的夕阳逐渐隐没,我在余晖当中为明天的开学做准备,把老早之前便完成的暑假作业装进书包。

    这时,我发现其中一份是小町的自由研究报告。大概是我把缴交用的纸本印出来后,便跟这堆暑假作业夹在一起。

    我随手翻阅一下这份报告,回顾关于焰色反应的研究。

    烟火之所以有颜色,是在于所谓的「焰色反应」。

    若把金属或盐类置于火中燃烧,会发出各元素特有的颜色。蓝白色的火焰也会因为接触到不同元素,而改变成不同的外貌。

    这跟我们人类意外地相似。

    不同的人彼此接触,便会产生些许反应和千变万化的颜色。

    即使是同一个人,接触到不同的人也会出现不同反应,引发完全不同的颜色,如同五颜六色的烟火。

    举例来说,川崎沙希说她是一个很不好接近的人。

    她不主动靠近人群,而且就同类型的人看来,也不太可能跟她成为朋友。因此对她们来说,互不干涉可能是最好的交流方式。

    又如川崎大志,他说她很美丽,却又很恐怖。

    如果只论表面,这是最贴切的描述。在旁人的眼中,她正如同冰海的绝壁。

    材木座义辉认为她太过于正直,因此不讨厌伤害别人。

    他这段评语有一部分可说是完全正确,但我认为伤害别人并非她讨厌或不讨厌的意志问题,而是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其他方法。

    户冢彩加认识她之后,说她是一个认真、一丝不苟的人。

    她的个性的确就是那样,有时甚至过度忠于原理和原则,虽然那些都是以她心中的正义为准则。

    比企谷小町跟她接触过后,感受到她的些许寂寞。

    不论是搬出去住的一方,还是送别的一方,心中都会怀抱一丝寂寞。

    当然,那充其量只是旁观者的感伤。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真正的心情,说不定包括她自己也是。

    相较之下,平冢静一直守护着她,深信她的温柔和通情达理。

    老师说过「这个世界既不温柔,也不通情达理」,所以她一定过得很辛苦。有道理。在她身处的环境里,十之八九的事物都可能成为她的绊脚石。唯一能够算是救赎的,大概只有「朋友」。可是,她说不定也因为那些「朋友」,而受过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痛苦。

    尽管如此,跟她一起长大的雪之下阳乃,却笑她根本不值一提。

    阳乃带着残酷的笑容,说那个可怜又可爱的妹妹总是追在自己的后面,总是赢不过姐姐,得不到关爱的眼神。

    我不知道阳乃是指什么人的关爱眼神,是朋友?家庭?亲人?抑或是命运?不管是哪一个,只有雪之下阳乃那位强者会认为她可怜,我从来没产生过那种想法。

    由比滨结衣跟她共处了这么一段时光,还大声宣称自己喜欢她。

    由比滨的话语没有半点造作,还发出幼稚而憨直的恸哭,那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告白。但即使是这样的由比滨,也觉得自己跟她之间存在一堵墙。不过正因为如此,由比滨才希望更接近她一些。那股意志相当强烈,甚至不惜找我帮忙也想成为她的助力。

    那么,比企谷八幡呢?

    这一路走来,我该不会什么都没发现吧?

    我多少能理解她的行为模式,以及促成那些行为的心理,可是,这不等于我能理解她的心情。这单纯是因为我们处于类似的环境和立场,我才得以藉此碰巧类推出近似的答案。

    不论何时何地,人们的眼中都只有自己想看的事物。

    我想,我在她身上找到某种跟自己相近的东西。

    她贯彻孤傲的性格,贯彻自己的正义,不为没有人理解自己而叹息,放弃去理解别人。她确实拥有这种我所渴望获得、超乎寻常的完美人性。

    我……并不会想更了解她。

    我所知道的雪之下雪乃,总是美丽、诚实、不欺骗,还能大胆说出众人不敢说的话;即使没有依靠之处,依然保持屹立不坠。

    她的美丽身姿有如冻结的苍蓝火焰,又脆弱得教人悲伤。

    我想,我一定很憧憬那样的雪之下雪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