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⓪ 果然海老名姬菜的音乐剧腐得一塌糊涂
    ……真是感人的好故事啊。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

    我看完企划书,默默将这一叠纸放回桌上。

    这一叠玩意儿颇有厚度,散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独特气息。如果死者之书(注1 美国作家霍华德·菲利普斯·洛夫克拉夫特虚构之魔法书《Necronomicon》。)真的存在,大概就是像这个样子。

    企划书的封面写着「音乐剧《小王子》」。从这个标题看来,感觉会上演一出热血的网球大赛。

    时序进入秋季。说到秋天,当然少不了校庆;说到校庆,便代表班上同学将团结一心筹划活动。对贯彻孤傲性格的人来说,略显无聊的时节又将来到。

    我的班级——这样说不太对,我跟班上同学并没有熟到这个程度,也没有什么依恋……总之从今天开始,我所属的二年F班也要开始为校庆做准备。

    经过一番风波,最后班上决定在校庆推出戏剧表演。这是透过多数决产生的结论,代表没有我出场的份。不论何时何地,我都站在少数这一边。

    决定要演戏后,再经过一番意见征询,便出现目前这个候选的剧本。

    ——《小王子》。

    《小王子》是法国作家圣修伯里撰写的著名小说,即使是没有读过的人,大多也知道这部作品。有些人可能认为「咖哩王子(注2 由日本SB食品公司推出的咖哩包,以小孩子为主打客群。)」是由此衍生的相关商品,但两音其实完全没有关系,这点请大家务必留意。

    故事大纲如下:主角「我」是一名飞行员。「我」的飞机故障,迫降于撒哈拉沙漠中,在那里遇见「小王子」。两人聊了许多话题,同时逐渐了解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物。

    这是一部举世皆知的作品,做为高中生的戏剧剧本是再适合不过。

    可惜唯一有问题的地方,在于写脚本的人是海老名姬菜……

    在海老名写的剧本中,开头是让人看了便绝望的角色设定、剧情大纲,再勉强看下去,竟然出现「我去过的星球有一百零八颗喔」、「某飞行员与变态王子」之类的字眼,我索性举起双手投降。

    那个女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啊……我用恐惧的视线看向海老名,她本人扭扭捏捏地显得很不好意思。

    「总觉得有点丢脸……」

    不不不,这根本不是「一点」,而是真的很丢脸!

    我默默折起企划书,决定不要介入这个活动。

    现在是班会时间,整间教室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之下。

    「应该差不多了吧?」

    等大部分的人看完资料后,叶山环视四周出声询问。这本来是班长该做的事,但因为他是个相当清纯的少年,承受不了这种题材的震撼教育而僵在原处。

    「嗯,那么……各位觉得如何?如果有什么问题,或是可以改善的地方……」

    我只看到满满需要改善的地方。

    这时,一名女生举手发问。

    「演员里面没有女生吗?」

    「咦,要女生做什么?」

    海老名不解地把头偏向一侧。可是这位腐小姐,麻烦稍等一下,原作《小王子》内的确没有女性角色,不过,作者以女性形象刻划故事中的玫瑰,因此我认为还是演得出来。而且不只是玫瑰,狐狸跟蛇要怎么安排,也应该再思考一下。不妨像剧团四季演出的「狮子王」那样,采用拟人化方式表演。

    接着又有一个人举手。

    「这在公共秩序跟善良风俗上没问题吗?」

    「这是适合全年龄观赏的普遍级,没有问题!」

    谁问你分级的问题……

    班上大部分的人似乎也很头痛,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小田和田原那几个人对腐女的喜好有一定程度的理解,还苦笑得出来;至于其他女生们。除了几个能理解的人,其他都面露难色。

    「我我我!」在这其中,倒是有个家伙高举起手,发出听了就不爽的声音。「不过,我认为还不错啊。」

    哎呀,户部是打算豁出去为自己加分吗?青少年一谈起恋爱,判断能力是会大幅下降的,或者该称这一点为「可爱」?反正,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就连我在国中时也费了不少功夫,只为了跟喜欢的女生在同一时间回家,可是,后来在背地里被说是「跟踪狂」,害我差点掉下眼泪……大、大家也干过这种事对不对?不、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吧……

    户部见周围同学的反应不怎么热烈,继续强调:

    「大家不觉得很有意思吗?跟一般的戏剧比起来,这样可能更受欢迎喔!」

    其他同学听到这种想法,开始你看我、我看你,纷纷陷入沉思。

    ……好吧,确实有道理。这毕竟是一出音乐剧,不是BL小说,正式搬上舞台演出时,说不定会跟现在看到的文字纲要大不相同。看到一群阳刚的高中男生,穿着奇装异服谈情说爱,的确不失为一种幽默短剧。

    要说在校庆这种场合推出的表演,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为何,答案是「有趣」跟「与众不同」。姑且不论BL内容究竟好不好,以及负责执笔的海老名秉持什么样的信条,眼前这份剧本同时满足以上两个条件,基本上是没有问题的。

    「嗯,我认为那也是一种方向,而且校庆不适合太正经的题材……这之间的区别我还分得出来!」

    海老名是一个懂得分辨的人。说不定她正是懂得分辨,才决定写出这样的剧本。一想到此,我又觉得更恐怖。

    「总之,先忽略角色设定不看,想办法强化故事里的笑点,这样没问题吧?」

    叶山做出结论,其他人也不再反对。

    嗯,既然要在校庆上表演,与其大家正经八百地好好演戏,把故事变成搞笑剧才是正确决定。太认真的话只会觉得难为情,再说,即使演出不成功,也可以用「反正我们演的是搞笑剧」带过去。

    塞进各式各样的笑料,用轻松的心情表演,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那么,就这么决定啰。」

    叶山说完,底下同学纷纷鼓掌。这时,下课铃声刚好响起。

    大家用了整节班会课的时间,终于凝聚出共识。虽然接下来还有很多东西必须决定,至少现在要开始动起来了,

    距离校庆还有一个月左右,无聊的活动将通通再上演一次。

    我怀着些许阴郁,从座位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