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② 相模南强烈地让自己出头
    既然台风来了,学校应该会停课,或者至少延后上学时间吧?

    曾有一段时期,我也抱持过这种想法,但是每次不到一个晚上,台风便速速远离,还给大家正常的第二天早晨。这未免太不科学。

    头顶依然闪烁、天空超晴朗,我也心胸开阔超有精神(注10 出自动画「七龙珠2」片头曲「We Gotta Power」歌词。)——不,其实一点精神都没有。

    昨天晚上还想着有台风当藉口,迟到一下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拖到很晚才睡。结果现在的我严重睡眠不足,不足到可以写成歌给奇天烈大百科当片头曲(注11 动画「奇天烈大百科」的片头曲曲名正好是「睡眠不足」。)。

    最近的台风未免太没毅力,这一点实在很让人困扰。

    我勉强赶在上课时间前安全上垒,但是一整天下来都想睡得要命。平常到了下课时间,我都在自己的座位睡觉或假装睡觉,唯独今天是真的在补眠。

    不只是下课时间,上课时我也持续和睡魔对抗。

    说得具体一些,我会用一只手撑着脸颊,直接倒到桌上;或尝试用两只手臂夹住颈部,寻找最舒服的睡觉姿势。战争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能够和平解决的话,当然要选择和平解决。

    嗯,没错,从今以后,我仍然打算继续跟睡魔和平共处。

    如此这般,下课时间不知不觉地到来。

    根据多方实验得出的结论,用两只手夹住颈部、倒在桌上是最舒服的睡觉方式。这样一来,脸上不会被压出印子,可惜坏处是颈部、肩膀跟背部痛得要命。

    而且,这种睡法只能带给我极浅层的睡眠,再加上不符合人体工学的姿势,身体的虚脱感几乎达到最高点。

    如果想好好睡上一觉,果然还是得好好躺下来才行。

    既然这样,我该去什么地方,答案已相当明显。

    我从座位上站起,踩着不稳的脚步,准备走出教室后门。

    就在我打开门的瞬间——

    「哇!」

    「喔,抱歉。」

    我正要出去时,刚好有人要走进来,结果两人碰个正着。虽然没有撞得眼冒金星,对方的脸还是轻轻敲到我的胸口。搞什么?是哪个家伙?开车不好好看前面是没有资格拥有驾照的of the year(注12 「~of the year」是动画「嬉皮笑园」的角色铃木沙也加的口头禅。)!

    我轻轻瞪一下对方,想看清楚是谁这么不长眼睛,结果映入眼帘的,是我再熟悉不过、宛如小动物般的男孩子,那甩头的模样真是可爱。

    原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赶着回教室的人是户冢彩加。

    说句老实话,你还是别去考什么驾照,我更希望你永远坐在我的车子里,由我来载你……of the year!

    「啊,是八幡。抱歉……」

    「哪、哪里!是我不好,有点恍神……」

    事实上,直到现在我还处于恍神状态。

    尽管这样的情况出于偶然,但是我的双手正环抱着户冢……呼,好危险,要是他这时嘴里咬着面包,我们可能就要萌生爱情的幼苗(注13 嘴里咬着面包上学,在路上撞到异性,是动漫作品中经常发生的桥段。)。

    户冢察觉到两人静止于目前的姿势不动,轻轻离开我的胸前。

    「抱歉,因为我赶着回来……你准备去哪里吗?下一节课快要开始啰。」

    「出去办一点事。」

    我当然不可能大声宣告自己要跷课去保健室睡觉。想炫耀自己的犯罪事迹,建议还是去推特(注14 推特上经常出现使用者炫耀自己的犯罪事迹,因而引起公愤。)。

    户冢听到我的回答,略微把头偏向一边。

    「可是,下一节课要决定校庆活动的工作分配,最好还是留在教室喔。」

    「……真的吗?」

    上次的班会课,大家只决定要表演什么,所以这次想必会讨论更具体的细节。

    「……没差,我都无所谓。」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我只需要像往常一样,杵在那里的事实。我是纯粹为了存在而存在的存在。

    大家一进入准备阶段,我能发挥的最大用处,就是模仿诡异图腾柱呆站在原地。

    不论分派到什么工作,都不会改变我的处境:在无事可做的情况下,不经意地晃到某人背后,观察他手边的工作,「喔~~」地发出了然于心的声音,或者采取主动,随时等待对方开口询问「能帮忙一下吗」。

    「……随便把我插进有空缺的地方就好。」

    户冢带着疑惑的表情点头,我不知道他是否明白我的想法。

    「嗯,我知道了。」

    「那么,拜托你啦~」

    我轻轻挥手示意,离开教室。

    ×  ×  ×

    我在走廊上漫步,听着回荡的上课钟声,慢慢走向特别大楼一楼的保健室。

    到了上课时间,走廊不再出现到处闲晃的学生,恢复原有的宁静。

    一接近保健室,便觉得温度有点下降,我轻轻敲门入内,消毒水的气味立刻扑鼻而来。

    一位女学生正在跟保健室老师闲谈。她们看到我走进来,马上闭上嘴巴。

    那位不认识的女学生不太好意思地看向自己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做坏事的感觉。抱歉啊,耶嘿。

    「哎呀,这不是小静家的孩子吗?」

    这位女教师身披白衣,年纪尚轻。她先从上到下打量我一番,接着这么开口。

    那种称呼方式不太妥当,会让人误以为我跟老师是亲子关系,小心被骂喔!主要是平冢老师会骂你,因为你踩到年龄的地雷。

    「我好像有点感冒。」

    我装出有气无力的样子,简短说明来意。只要是这种时候,我便会发挥出高超的演技,要说我是「感冒控制者」都不成问题。哇,这是什么称呼?帅气得一场糊涂!话说回来,感冒的日文里又有「风」又有「邪」,真是中二性十足的命名方式。

    「非专业的判断很危险,过来让我看看。」

    可惜保健室的教师很干脆地忽略我努力演的戏。

    啧,不愧是身经百战、应付过众多跷课学生的行家,不会被这种程度的演技轻易唬弄过去吗?

    教师紧盯我的眼睛猛瞧,似乎恕拆穿我的谎言——更正,她的目光之锐利,用「瞪」这个字眼可能更贴切。如果这是神奇宝贝的世界,我的防御力可是会往下掉(注15 神奇宝贝使用瞪眼攻击,会使对手的防御力下降。)。

    「……嗯,你感冒了。」

    「您诊断得真快……」

    那么,刚才那一句话有什么意义吗?我投以受不了的眼神,藉此表达心中的不满。保健室老师见状,咯咯地笑起来。

    「因为你的眼睛死气沉沉,当然是感冒了。」

    照她那样说,我岂不是一年到头都在感冒?而且说什么死气沉沉,即使伦敦死气沉沉,巴黎的阳光一样很明媚。你是哪家的明日之星吗(注16 「伦敦天气阴沉,巴黎阳光明媚」为动画「明日之星娜佳」的片尾曲歌词。)?

    教师在资料夹板上记下一些内容,转过来问我:

    「那么,你打算如何?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吗?」

    她问得好随意,有如「要在这里调整一下装备吗」。

    「嗯,好。」

    「去里面那张床。」

    她简短指示后,我听从吩咐,走向用帘子区隔的床位。床上有摺叠整齐的被毯,我躺好后,摊开被毯盖住腹部。

    隔着粉红色的帘子,外面的两人继续先前的对话。在我进入半梦半醒之际,她们的说话声隐隐约约留在耳畔。

    ×  ×  ×

    怎么……可能……

    班会课的下课时间结束,我回到教室,赫然发现自己被推去加入校庆执行委员会。

    黑板上出现「比企谷」这三个字,而且出现在「执行委员会」的下方。唔啊~~这是阴谋!

    我、我承认自己说过哪里有空缺,就把我安排到哪里,反正不管分到什么样的工作,对我来说都没差;即使工作性质再怎么不起眼,我也愿意默默接受。

    可是,就算如此,把大家不愿意做的事情丢给我,那些人都不会良心不安吗?

    通常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把不会让人碍手碍脚的工作交给独行侠才对吗?而且事实上,之前一向如此。

    「因为你刚好请假,我们便决定让你当班长(笑)」的策略,在班级中心人物之间互整非常有趣,所以对他们来说,不失为一种乐趣。可是,若是用在不同文化圈的人身上……这是在宣战吗?不算……不算……(注17 出自《赌博破戒录》大槻之台词。)

    我呆愣在黑板前一动也不动,这时,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需要我说明吗?」

    即使不回头,我也很清楚这个人是谁。

    出、出现啦~年龄迈入三十大关,目前最渴望结婚的女教师,平冢静~

    恭敬不如从命,我不说一句话,仅用眼神要求老师说明。老师先轻叹一口气,看看时间后说道:

    「下一节课都快开始了,大家还谈不拢要由谁担任校庆的执行委员,所以我直接指定由你担任。」

    这位国文老师,请等一等,「所以」不是这样使用的吧?我根本听不出当中有什么顺接关系。

    「老师,您是有何打算……」

    「什么意思?」

    「还问什么意思……请问您把独行侠想成什么?强迫独行侠参加班级活动,只会酿成悲剧喔!」

    我这么说,是为了班上那些要好的同学着想,希望他们快快乐乐地办好活动。要是我出现,只会让大家心生顾忌。如果塞给我一个没什么影响力、根本不重要、在或不在都没有差的工作,大家便可以毫无顾虑地享受活动不是吗?我决定提倡非交涉不干涉主义,跟甘地的非暴力不服从主义打对台!

    「我也想过要征询你本人的意愿……但你自己不是说,什么工作都可以吗?」

    呜呼……我忍不住叹一口气,把视线转向窗边,看到户冢带着满脸歉意,双手合十对我道歉。啊啊!好可爱……那正是两只手掌皱纹叠合而成的幸福吗?南……无………(注18 出自日本一佛坛用品店的广告台词。)

    正当我分神于其他事物时,平冢老师蹙起眉毛间的皱纹,宣告我逃不了这件麻烦事。快——逃——啊——

    「好、好,快回到座位上。再拖下去都不用上课了,剩余部分留到放学后决定。」

    ×  ×  ×

    过了放学时间,教室内仍然喧闹不休。

    大家继续忙着讨论校庆活动的分工问题。

    这件事本来应该在刚才的班会课决定,但由于决定男生校庆执行委员的人选浪费太多时间,最后才由平冢老师使出强硬手段,直接决定由我担任。这正是所谓的「职权骚扰」……

    可恶!如果我有更强大的力量,便可以把工作推给其他家伙!一层一层往下压的职权骚扰,正是日本纵向社会的最佳写照。此时此刻,我强烈地感受到自己同样身为日本人。

    好啦,现在大家留下来的目的,是要决定女生校庆执行委员。

    戴眼镜的班长在讲台上主持会议,我不知道他的真正名字,大家平常都叫他「班长」。如果我们的班长是女生,基于属性因素,可能还需要另外一个名字(注19 原文中的男性班长为「ルㄧム长」,女性班长为「委员长」。动漫画作品中的「委员长」大多具有萌要素和属性。),但是非常遗憾,他是个男的,所以直接用「班长」称呼已很足够。

    「嗯……那么,有哪位女生自愿担任执行委员,请举手。」

    班长这么说,台下想当然耳没有任何反应。他也看开了,微微叹一口气说:

    「要是一直这样决定不了,就用猜拳……」

    「啊?」

    三浦听到「猜拳」两字,立刻大声打断班长的话。班长受到惊吓,「嗯……啊……」半天,挤不出任何词汇。那个女的大喝一声,便让台上的人安静下来,她是从哪间寺庙出来的吗(注20 「大喝一声驱逐恶灵」是一串2ch讨论板上的系列文。原始故事中的T先生是寺庙出身,用这个方法消灭女幽灵解除危机。)?寺庙出身的人真不简单,我要对三浦刮目相看了。

    接下来进入你一言、我一语然后沉默下来的循环。每当教室某个角落传出对话声,班长会问他们「如何」,于是那群人便闭上嘴巴不说话。从一开始到现在,不知道已经重复多少次。

    「……执行委员的工作那么辛苦吗?」

    由比滨再也看不下去,如此问道。班长闻言,很明显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

    「按照正常的方式做,是不怎么辛苦……可是以结果而言,女生这边说不定会很吃重。」

    喂,眼镜男,你是不是瞥了我一眼?眼镜男,你是在间接说我没有战力可言吗?不过看他也经过一番挣扎才说出口,我还来不及生气,便先对他感到过意不去。抱歉啊,眼镜男。来,送你一副眼镜(注21 出自手机社群游戏「偶像大师:灰姑娘女孩」中,上条春菜之台词。)。

    「嗯……」

    由此滨有些伤脑筋地看向我。

    班长大概把她的行为解读成犹豫,看准机会追加攻势。

    「老实说,你愿意接下这份工作的话,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喔。你既有人望,又能凝聚班级向心力,我认为这个工作很适合你。」

    「不,我才没有那么……』

    由比滨显得不太好意思。这时,后面传来某人冰冷的声音。

    「咦~结衣要接吗?」

    「咦?」

    她转过头,看向说话的女生。

    印象中,那个人好像叫做相模。

    以相模为首的四人团体,在跟由比滨那群人相隔一段距离的地方建立起阵地。三浦集团位于最后面靠窗的座位,相模集团则是在靠走廊侧的后边遥遥相望。

    「不过那样也不错呢!好朋友一起办活动,一定超热闹的!」

    她身边的几个友人跟着轻声冷笑,由比滨回以暧昧的笑容。

    「嗯……其实不是那样的。」

    相模听到由比滨这句话,朝我投以一道意味深长的目光。

    那张不怀好意的笑容,真是丑陋至极;她跟周围女生交头接耳的谈笑,更是一句比一句刺耳。

    我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笑容里潜藏着什么东西。

    暑假期间,我跟由此滨参加烟火晚会时,正是受到那样的笑容对待。

    由比滨总是站在圈内,我则始终待在圈外,看尽那些混杂好奇与侮蔑的嘲笑。

    轻笑声掀起涟漪,在我的耳内回荡。

    「我说啊~」

    这时,另一个称得上妄自尊大的声音,打断教室内的骚动。

    她像是大剌剌地踩进草丛堆,使原本呜叫的昆虫瞬间闭上嘴巴。

    「结衣要跟我一起招呼客人,已经没空啰。」

    三浦优美子理所当然似地打回票。在她的魄力之下,相模那群人的气焰消退下来,有如喉咙被梗住似地说不出话。

    然而,相模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

    「这样啊~招呼客人也很重要呢~」

    「没、没错!招呼客人也很重要——咦?我要负责招呼客人?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由比滨附和到一半,才理解那句话代表什么意思,因而吓一大跳。喂,目前决定的工作,明明只有男生校庆执行委员……

    即使是三浦那样的人,听到由比滨的反应,也有点慌张起来。

    「咦……你、你不跟我一起吗?是、是不是哪里搞错?难道是我太急性子……」

    「优美子,放心、放心~你说的很正确啊,这就是你的作风。」

    海老名吐吐舌头,对三浦眨眨眼睛,并且竖起大拇指。嗯,对,没有错,那的确是三浦的作风。

    「喂,不要那样称赞我啦,人家会害羞的!」

    三浦涨红脸颊,拍打着海老名。虽然这样说对她不太好意思,但我想对方并不是在称赞你。

    一旁的由比滨失望地略垂下肩膀。

    「我没有决定的权力啊……」

    想不到她现在才明白这项事实。不过放心吧,你看看我,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不但被平冢老师擅自指定工作,还是个没人要的工作。我果然是不受期待的孩子。

    讨论到此陷入胶着,班长再度短叹一口气。我可以感觉到中间管理阶层的悲哀。

    「不然,这样如何?」

    自始至终不表示意见、默默观察事情发展的叶山,不举手便直接开口。众人很自然地将视线集中到他身上,连班长的眼镜都亮起来,对他抱以高度期望。

    「请能够发挥领导精神的人担任这项工作。」

    叶山这番话相当合情合理,同时很安全。既然要掌管校庆活动的大小事情,当然得找一个能发挥优秀领导能力的人才行。若要说有什么问题,便是他其实在暗指我没有领导能力。不过他说的也没错,我只有冷湿布,没有什么领导能力(注22 「冷湿布」和「领导能力」的日文发音相近。)。

    可是,经他那样一说,势必得由上层阶级的人担任这份工作,但男生的空缺已先被我占下,至于女生部分,她们的上层阶级也已经表明没有意愿。

    按照一般逻辑思考,如果位居校园阶级最顶层的人没有意愿,便要往下降一层,由阶级第二高的人担任。

    户部精准地掌握到叶山想表达什么。

    「那样的话,就是相模啰?」

    「嗯,不错喔,她应该能做得很好。」

    叶山先在暗中引导出这样的结论,自己再对户部的看法表示同意。户部还得意洋洋地说着「对吧」,真是天真得让人流泪。

    另一方面,突然被点名的相模连忙在面前轻轻挥手。

    「咦?我?我做得到吗……绝对不可能啦!」

    尽管她表面上作势拒绝,但心里想的才不是那么一回事。喂喂喂,别以为那样骗得过身为一级拒绝鉴定师的本人啊!当女生真的要拒绝时,她们会用冰冷的视线,面无表情地说「我是认真的,可以不要再这么做吗」,听得人心底发寒,恐怖到吓死人的地步。

    叶山八成也明白那点程度的拒绝只是做做样子,于是配合演出,露出歉疚的表情对她合掌请求。

    「拜托你啦,相模。」

    「嗯……如果其他人都不想做,那也是不得已的……不过,要我来当吗……」

    相模故意大声地喃喃自语,还高兴得脸颊涨红。你是地狱三泽(注23 日本男性漫画家,笔下角色的特色为眼睛、鼻子、嘴巴挤在脸部中央,而且经常说出欠揍的台词。)笔下的角色吗?

    受到叶山那样的人拜托——应该说是「我竟然受到叶山那样的人拜托」,想必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好吧,我做~」

    她假装勉为其难地答应,班长终于放心地松一口气,镜片跟着起雾。

    「那么,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身心俱疲的班长宣布散会,班上同学纷纷起身离开教室。

    ×  ×  ×

    校庆执行委员会从今天开始运作。

    现在是下午三点四十五分,我再度在脑中确认一次自己的行程表。

    若要在校内贯彻孤傲的态度,最重要的是自我管理能力,因为不会有人在旁提醒。举凡去不同教室上课、放假时间、放学后的安排等大小事情,务必都得确实掌控。顺带一提,只要是跟放假有关的事,我记得最清楚。

    执行委员会议的时间即将到来,我动身前去会议室。

    各个班级的执行委员三三两两地来到会议室,部分男女代表边走边聊。真是的,那些人生路上的迷途者,你们不跟别人一起走,就找不到会议室在哪里吗?

    这间会议室专门供校庆执行委员会使用,面积是一般教室的两倍左右,桌子和椅子也高级得多,看来这里平常是用来开教职员会议。

    我进入会议室,发现有半数的人已先行到达。其中也包括相模,原来她比我还要早出发。

    她已经组成一个三人团体,正高高兴兴地聊天。不知她跟那些人原本就是朋友,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认识。

    「结,你也参加委员会真是太好了。我被推派担任委员,本来还很担心该怎么办呢~」

    相模率先抛出话题,另外两个人跟着附和。

    「我是因为猜拳猜输才来的~」

    「我也一样!啊,相模同学,我可以直接叫你『南』吗?」

    「可以啊。那我要怎么叫你?」

    「叫我『遥』就好了。」

    「啊,所以你跟结一样是女篮社的?」

    「嗯,对。」

    「好好喔~早知道我也应该参加社团!我的班级运超差的。」

    「对喔,F班有三浦那群人没错吧。」

    「是啊~」

    相摸摆出受不了的表情固然恐怖,不过听到她说自己没有班级运,便若无其事地提到三浦这个名字的女生也很恐怖。

    如果独立看每一个句子,还觉得没什么.但是当那些句子构成一段完整的对话,便会产生剧毒。这正是女生对话的恐怖之处。这个现象有如不同生物体内的微量毒素在河豚体内累积,形成毒性极强的河豚毒素。

    「可是啊,跟叶山同学同班不是很好吗?」

    「是没错啦,我也是受他拜托,才接下这个工作的。真是伤脑筋~」

    所以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不是地狱三泽笔下的角色啊?我该称呼你「相模三泽」吗?

    如果静下心来仔细聆听,还能听到其他人的对话内容。

    随着会议时间接近,到场的人越来越多,原本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变得一片闹哄哄。

    每次有人打开门进来,大家便一起看过去,发现不是自己认识的人后,又立刻别开视线。那种自然而然别开视线的态度真讨厌……如同告诉进来的人「我根本不是在等你」、「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是,当下一个人进来时,所有人的态度都不同了。

    会议室大门开殷的瞬间,聊天的声音顿时消失。

    接着在一片静寂中,那名少女——雪之下雪乃不发声响地进入室内。

    此刻的她没有散发出平时的威严,但每个人都屏住呼吸,仿佛看着堆积的白雪逐渐消融。

    雪之下看到我时,脚步瞬间停顿一下,但是她马上把脸转开,往前移动几步,接着才想起自己要做什么,走向身边的空位坐下。

    直到她坐下之前,会议室内的时间都是静止的。

    即使是应该看惯这种场面的我,也在刹那间被夺去目光,大概是因为难得在不同的地方见到她,或是对她出现在这种场合感到意外。

    时间重新开始流动,大家出于顾虑,压低音量继续先前的谈天,现在的声音听起来像一波波的潮水。我看一下时钟,会议差不多要开始了。

    在阵阵的聊天声中,会议室的大门再度开欧。

    一群带着大叠资料、貌似属于同一团体的学生走进来,后面跟着体育老师厚木和平冢老师。

    为什么是平冢老师……我不解地看过去,正好和她对上视线。老师朝我微微一笑,那个笑容比她的实际年龄年轻,而且满可爱的。

    也就是说,那是不安好心的笑容。

    我果然被陷害了吗……

    那群学生聚集在会议室前方,看向其中一位女生,给人温和印象的那位女生便点点头回应。

    两名貌似一年级的人得到指示,开始把资料发给所有与会者。先前的女生确定大家都拿到资料后,起身宣布:

    「那么,现在开始进行校庆执行委员会议。」

    她的头发长度及肩,刘海用发夹固定,光滑美丽的额头发出耀眼的光芒;制服穿着得整整齐齐,完全符合校规;别在上衣的领章和套在手腕的彩色发圈,则为整体可爱度加分。她温柔地眯起双眼,温柔地面带微笑环视在场所有人,温柔地宣布会议开始,大家跟着端正坐姿。

    「嗯……我是学生会长,城回巡。非常高兴今年也能得到各位帮忙,让校庆活动顺利举办……嗯……那、那么,让我们一起努力吧!喔~」

    巡学姐简单地向大家致意,精神喊话后,学生会成员立刻报以掌声,其他参加会议的人也跟着拍手,她满意地温柔点头。

    「非常谢谢各位~那么现在,我们马上来决定主任委员的人选。」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开始骚动。

    大家会讶异其实不无道理,我自己也以为主任委员当然由学生会长担任。

    巡学姐看到在场的反应,略微露出苦笑。

    「我想不少人应该明白,按照往年惯例,校庆执行委员会的主任委员都是由二年级学生担任,而我已经是三年级……」

    喔~原来如此。升上三年级后,得开始准备大学考试,何况现在已经进入秋天,的确没有闲功夫再忙这些事。

    「好,有没有谁自愿?」

    没有任何人举手。

    这样的反应并不意外。

    虽然学生们不是对校庆活动兴趣缺缺,我也相信有许多人正摩拳擦掌,兴高采烈地准备把活动办好,只不过,他们更希望在不同的地方好好努力,发挥力量展现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大家总会想在班上或是在社团尽一份力。

    想要为了相同的目标,跟要好的朋友同心协力,想要跟暗恋的异性共度感动的嘉年华,这是人之常情。

    现在的问题在于,在这里齐聚一堂的各路人马,要如何发挥所长。

    「没有人自愿吗?」

    巡学姐带着伤脑筋的语气再问一次,会议室内仍旧是一片沉默。

    「嗯……咳!」

    这时,体育老师厚木豪迈地清了清喉咙。

    「喂,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提起一点干劲行不行?太没有活力了吧!你们要知道,校庆可是属于你们自己的活动!」

    老师说得相当豪迈,我仿佛还在语尾听到一声「再见啦~」(注24 原文为「じゃあの」,是广岛方言中的道别用语。)。看来他是校庆活动的指导老师,坐在他隔壁座位、盘手闭目的平冢老师大概也一样。

    厚木老师环视室内,一一观察所有与会者。

    他毫无顾忌的视线扫到雪之下时,顿时停下来。

    「喔,你不是雪之下的妹妹吗?我很期待今年的校庆会跟那年同样精采啊!」

    老师的言下之意是:「所以你一定会当主任委员,对吧?」

    巡学姐也注意到雪之下,低喃「啊,原来是阳乃学姐的妹妹」。

    雪之下阳乃真不简单,可以让老师跟学妹留下那么深刻的印象。

    「我会认真做好执行委员的工作。」

    雪之下基于礼节,如此简短回应,不过我没漏看她不悦地抖动一下眉毛。

    厚木老师被冷淡地拒绝,只能模糊地用「嗯」、「喔」应声,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不过真正伤脑筋的是巡学姐,她夸张地盘起手臂,若有所思地沉吟。

    「嗯……对了,担任主任委员其实有很多好处喔,像是申请学校的时候可以加分,对打算争取学校推荐资格的人来说相当有利。」

    这个人是笨蛋吗……怎么会有人接受那种诱惑,自愿站出来当主任委员?那样一来,不是等于自己承认「对,我就是看中这一点,所以自愿担任主任委员」。

    「嗯……你觉得如何?」

    巡学姐看向雪之下,对她问道。

    不知雪之下是否注意到学姐的语病,她只是维持一贯的态度,没有任何反应,笔直看着巡学姐。

    雪之下不喜欢站在大家面前,个性上不适合当主任委员。

    可是,巡学姐也始终带着微笑看向雪之下,时间一久,被看的人难免会局促不安,稍微扭动一下身体。

    这正是纯洁无瑕的笑容所产生的压力。

    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天真烂漫的视线更加恶毒。

    照这样下去,雪之下搞不好会屈服……

    正当雪之下深深叹一口气,即将举白旗投降时——

    「那个……」

    某人不太有自信的声音打破沉默,使原本紧绷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没有人愿意担任的话,可以由我担任。」

    说话的人,是距离我三个座位的相模南。

    巡学姐见到终于有人自愿,高兴地拍一下手。

    「真的吗?太好了!那么,可以先请你自我介绍吗?」

    在学姐的催促下,相模调整好呼吸再开口。

    「我是二年F班的相模南。我对这份工作有点兴趣……而且,希望透过这次的校庆活动,让自己有所成长……虽然我不擅长站在众人面前……啊,这样说的话,大家可能会觉得我在说什么,既然这样干脆不要做,不过,我想改变自己这一点……该怎么说呢……我认为这是磨练自己的机会,所以想好好努力。」

    ——你要成长是你家的事,我凭什么非得帮助你不可?

    尽管我心里这么想,其他人似乎没有什么意见。

    「嗯嗯,很好,让自己更上一层楼是很重要的。」

    会议室内出现零零星星的拍手声,接着大家才跟上。

    相模有点不好意思地鞠躬,坐回自己的座位。

    主任委员的人选定下来后,巡学姐高兴地偷偷欢呼「太好了」,一把抢过会议记录者手中的笔,在白板写下「主任委员:相扑」。等一下,现在不是在玩「快打旋风」啊(注25 「快打旋风」中有一名相扑角色E·本田。)……

    然后,她把笔丢还给记录者,转身面向大家,裙子跟着翻飞起来。

    「好,再来我们要分配各项工作。我已经把简略的说明写在会议资料中,请各位自行参考,五分钟后开始决定工作组别。」

    我听从巡学姐的指示,看向先前拿到的会议资料。

    媒体宣传、人员协调、物品管理、卫生保健、会计审查、记录杂务……我的老天爷啊。

    不过,别被书面上的文字吓到,高中生的校庆活动不可能那么麻烦。

    我妹妹小町是国中学生会的干部,看他们也没弄得那么夸张,可见这说穿了,就是学校的例行公事,只要按照前人铺好的轨道行走,便不会有问题。站在我这边(注26 指一九八六年电影「站在我这边(Stand By Me)」。剧中的四个少年沿着铁轨,寻找被火车撞死的小孩尸体,展开一场冒险之旅。)就好。

    我快速扫视会议资料,寻找工作量看起来最少的职务。

    媒体宣传,不用看说明也知道,反正就是画好海报,再一一造访附近的便利商店,拜托他们将海报张贴在墙上。

    关于这份工作,我只看得到受尽嘲笑的未来。跳过。

    人员协调,简单说来,这个部门负责跟有志表演者,亦即那些玩乐团或跳舞的人交涉。

    这个我做不来。不管怎么想,到时候势必得跟校园阶级的顶层打交道。

    如果是面对融资团体(注27 「有志」跟「融资」的日文发音相同。),我还愿意去交涉,换成有志团体的话,还是算了。

    物品管理,大概是管理各班使用的桌子出借,以及器材搬运。搬运那些东西累得要命,我做不到。如果是学平泽唯拿响板敲啊敲的(注28 平泽唯是《K-ON!轻音部》的角色,在动画中手持响板跳舞,发出类似「搬运」的节奏声。),倒还可以考虑看看。总之跳过。

    卫生保健……喔,这个是统筹所有关于食品申请的工作。如果是保健体育,我还会考虑一下……总之,免了。

    会计审查,嗯,很好很好,这是牵扯到金钱的职务,一旦出现什么问题,我可承担不起责任,到时候会很麻烦的。金钱这种东西非常恐怖,想都别想。

    ……不是我在说,看到这里,实在没有什么适合我的职务。

    既然这样,我可以做的只剩下记录杂务。我大略浏览职务说明,发现这项工作只要在活动当天拍拍照片即可。

    反正我那天也没有什么行程,刚好用来打发时间。

    得出结论后,我稍微伸一个懒腰,顺便看看其他人的情况。

    有的人正在放空,有的人玩起手机,有的人在闲聊,看来大家也差不多决定好要做什么工作。

    其中有几个人,交谈的声音特别大。

    「怎么办啦~人家一时心血来潮,便举手说要当主任委员~」

    「放心啦,你一定能做得很好!」

    「是吗~我真的做得好吗?不过,刚刚自己好像说了超级丢脸的话,果然还是太勉强吧?」

    「才不会呢,你说得很好。而且我们也会帮忙啊,对吧?」

    一个女生抛出问题绘另一个女生,对方表示赞成。

    「没错没错~」

    「真的吗?谢谢你们~」

    听到这段对话,我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暖流。真是美丽的友情,太棒了,她们好像马拉松大赛开始前的同伴。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不久前,我是不是听过类似的对话?

    或者说我在看什么系列文?

    不过,就算不是系列文,那种人每次讲的话也都大同小异,只有话题跟词汇不太一样,最后一定会在互相加油打气中结束。真是快乐。

    「差不多都看完了吧?」

    巡学姐的声音意外地清楚,听起来很柔和,耳朵仿佛快要融化;又像是电波歌的歌词一样让人上瘾,所以容易留在意识的某个角落。

    她不需要拉大嗓门或厉声喝斥,大家便很自然地顺从她的指示,把脸转向学姐的方向。这不是靠什么技术,而是凭她的性格。

    「各位的心中应该都已有所决定。那么,相模同学,接下来交给你主持。」

    「咦,由我主持?」

    「嗯,接下来便是主任委员的工作。」

    「是……」

    巡学姐对相模招手,要她过去坐到学生会中间的位置。

    「那、那么,现在开始决定职务……」

    在一片无声中,相模小到快听不见的说话声还是清楚传入耳里。

    然而在这片无声之下,却是暗潮汹涌。

    众人充满肃杀之气,宛如要揪出异议分子。

    这种无声处在危险边缘,满布荆棘,只要有谁不小心笑出声,现场将瞬间刮起恶毒谩骂的狂风暴雨。

    此刻的相模跟先前愉快聊天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从群体中被单独抽出来,竟显得如此脆弱。

    「……首先是……想参加……媒体宣传组的人……」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现场没有人举手。

    「好,是媒体宣传!媒体宣传喔!可以跑很多地方,说不定还会上广播跟电视节目呢!」

    听到巡学姐的推荐,我瞬间心动一下。

    说到千叶的本地电视台,便是千叶电视台;若提到千叶的本地广播节目,则是bayfm。时常在千叶电视台听到的「Fight!Fight!千叶!」(注29 作曲者为JAGUAR,有「千叶英雄」之称。)歌曲实在太经典,如果有机会去那里跟JAGUAR先生见面,我一定二话不说,立刻抢着加入媒体宣传组。

    可惜,我们进入千叶电视台跟JAGUAR先生见面的可能住太低,只好先忍耐下来。顺便提醒一下,这里说的JAGUAR不是《吹奏吧!嘉卡(注30 一部漫画作品,原名为《ピㄧユと吹く!ヅヤガㄧ》。)》,而是千叶英雄JAGUAR先生。

    不知是否因为巡学姐帮忙宣传的关系,总之,现场终于动起来,有好几个人举手表达意愿。

    统计好人数、确认姓名后,接着要决定下一个职务的人选。

    「再、再来……人员协调组。」

    由于乐团表演是校庆的一大热门活动,举手的人相当踊跃,明显比原本预定的人数还多。

    「咦?这……」

    巡学姐见相模再度遇到困难,立刻伸出援手。

    「太多了、太多了!大家猜拳决定!」

    学姐的兴致一来,第一届「额头杯一闪一闪亮晶晶,剪刀石头布大赛」正式展开(注31 以上含有「Smile光之美少女」和平天使的变身台词。)。

    ×  ×  ×

    总之,巡学姐用她难以捉摸又独特的节奏,带领大家逐一完成工作分配。不知是她累积够多的经验,还是靠与生俱来的性格,在一阵兵荒马乱中,过程还是进行得很顺利。

    我们从头到尾都是用这样的步调决定工作。尽管巡学姐乍看之下不怎么牢靠,但她毕竟是学生会长,在她高明的手腕下,每个人都分到堪称适合的工作,我也如愿进入「记录杂务」组。

    说到「记录杂务」这组,可能是被排在最后的关系,也可能是参加的人想法都跟我差不多,这一组只能用「积极性的坟墓」来形容。

    首先在各个组别分开、认识组员的阶段,状况便已惨不忍睹。

    「嗯……所以现在要做什么?」

    「自我介绍吗?」

    「好啊。」

    「嗯。」

    「……」

    「……」

    「那么,谁先?」

    「喔,我先吧。」

    诚如所见,大家的对话稀落到可怜的地步,一群哑巴聚集起来,搞不好都比我们热络。

    不用说,雪之下也在这一组。

    每个人简单介绍自己的名字和班级后,便是期盼多时的组长人选猜拳大战。

    先前大家抢着参加人员协调组时,使用的猜拳规则是赢的人加入;现在这里的规则完全相反,是由猜输的人当组长,态度上可说是相当消极。

    大家先经过一番争执,讨论到底要不要用猜拳决定,最后由三年级某位忘记叫什么名字的人当上炉主,成为我们这组的组长后,立即宣告散会。

    「辛苦了。」

    我们基于社交礼仪,非常表面地互相道别,马上各自做鸟兽散。雪之下率先离去,我跟着走出会议室。

    这时,我看见相模南出现在会议室一角,样子显得相当失落,八成是因为刚才没做好主任委员的第一项任务,一直过意不去。

    先前跟她聊天的两个女生,以及平冢老师、巡学姐也在那里,她们大概在讨论之后的事情。

    我从旁经过的瞬间,正好和平冢老师对上视线。

    平冢老师对我眨眨眼,并且挥挥手像在说「拜拜~」,我似乎能听见她的眼睛发出「叮咚☆」的声响。

    ……还是速速回去吧。

    相模南

    minami sagami

    生日

    6月26日

    专长

    无特别专长。

    兴趣

    无特别兴趣。

    假日活动

    在住家附近的超商打工、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