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⑧ 雪之下雪乃注视的那个人就在前方
    校庆进入第二天。

    今天是对外公开日,不少住在附近的居民、来自友校的学生、有志报考本校的同学都来参观。再加上适逢星期六,很多人放假休息,校园内展现平时所没有的热闹景象。

    校庆第一天有点像大家关起门,先自己全程彩排一遍,第二天则大不相同,突发状况也增加许多。

    所幸在校庆执行委员会全员出动下,第二天的量再多也不用怕,好比侧翼与防漏侧边的双重保护。

    如此这般,今天一整天,我都要忙执委会的工作。

    我们要面对各式各样的参观民众,包括数量最多的周边国高中生,还有携家带眷的家庭或女士、住在附近的老人,以及「不太清楚这里在做什么,不过我们还是来凑热闹」的小孩子。

    按照规定,访客都必须签名登记,不过从我的观察看来,这个关卡把守得相当不确实。具体说来,如果有谁的存在感跟我差不多低,搞不好可以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大摇大摆地进入校园。

    卫生保健组的值班人员跟男性体育老师搭档,在两扇校门前摆设长桌接待访客,所以没有什么奇怪的家伙混进来。

    我在拥挤人潮中主要负责的工作是拍摄照片,为各个班级展出的活动、观众的反应等等留下影像,记录这一年校庆的盛况。

    我本来以为只要随便把镜头对准几个地方,啪嚓啪嚓按几下快门便大功告成,但是一直进行得不怎么顺利。

    原因在于,当我举起照相机时,总会有人前来制止:「不好意思,我们不开放拍照……」你们知道这样让我有点受伤吗……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得秀出「校庆执委会,记录组」的臂章,甚至由自己主动道歉。

    正当我拍完不知道第几张照片时,背后突然有东西撞上来,产生一阵冲击。

    「哥哥!」

    「喔,小町。」

    我转过头,看见小町抱着我。以一名哥哥的立场来说,妹妹像这样撒娇的感觉并不差。哇哈~我的妹妹真可爱!

    「分隔许久的重逢就是要拥抱……好,小町应该可以加到分。」

    「你以为这里是希思罗机场(注82 伦敦最大的国际机场,也是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吗……」

    外国人未免太喜欢在机场里搂搂抱抱。

    我把这个鬼灵精从身上拉开,她又「啊呜」地叫一声。真是个鬼灵精。

    今天是星期六,学生不用去学校上课,小町却不知为何穿着制服。说到这个,为什么女生那么喜欢穿制服?举目所见,其他学校的女学生也是清一色制服打扮。好吧,我想得到一个理由——这样便不需要烦恼该挑哪一套衣服。

    小町开始整理她扑过来时弄乱的水手服衣领,这景象有种说不出的不寻常。

    ……喔,我懂了。大部分的访客都是呼朋引伴来参观,只有小町独自前来,所以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你是一个人来?」

    「对,因为小町只是来找哥哥的,然后这样说又能帮自己加分。」

    小町见我用冷淡的视线看她,故意咳了一下。

    「不开玩笑啦。其实,因为现在是升学考试前的紧绷时期,小町觉得找朋友来不太好。」

    对喔,这个鬼灵精也是笨蛋一个,因而我常常不小心忘掉她好歹是个考生,而且第一志愿正是这间总武高中。

    亲眼看看心目中第一志愿的校庆,的确有可能对她产生正面刺激,不过在此同时,也会增加压力。她大概是为了这个目的,特地来到这里。

    小町像是走进大观园,好奇地东张西望。

    「结衣姐姐跟雪乃姐姐呢?」

    「由比滨大概在我班上,雪之下就不知道了。」

    「那么哥哥为什么不留在教室?没有容身之处吗?」

    她的口气轻松,说的话却如此伤人。真是失礼,若问容身之处,我当然有,教室座位的桌椅即为我的固有领土。不过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容身之处,所以在桌椅被征召使用的校庆期间,我彻底沦为流浪之民。请叫我飘泊者。

    「……徘徊各地的孤傲灵魂,根本不需要依靠之处。」

    「哇~好帅气~」

    那你的语调为什么没有半点感情?

    「所以,哥哥在做什么?」

    「工作……」

    小町听到我的回答,连眨两三次眼。

    「所以,哥哥在做什么?」

    「不是说我在工作吗?」

    为什么同样的问题要问两遍?想要我在你的学期成绩单的评语栏,写上「别人说话的时候要认真听」是不是?

    「所以,哥哥在做什么?」

    「你是跳针的CD吗?要不要用研磨剂帮你擦一下?我是真的在工作啦。」

    「哥哥,在工作……」

    直到我重复第三遍,小町总算听懂,怀着无限的感慨低语。

    「打工总是动不动跷班,还编一些『没有啦,最近要准备考试,家人盯得比较紧』之类的奇怪理由,每次都做不了多久的哥哥……竟然在工作……」

    她的眼角有东西闪烁一下。

    「小町好高兴……可是,好奇怪喔,为什么有种哥哥去了远方的感觉,心情有点复杂……」

    喂,别再用那种充满亲情的诡异视线看我,实在太难为情了。这样会害哥哥一改过去的生活态度,大彻大悟决定为了家庭好好做人。

    为了甩开小町温暖的眼神,我重新确认自己的处境。

    「不过,虽说是工作,其实只是在最底层跑腿打杂。能够取代我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这样啊,小町了解了。」

    这家伙竟然点头如捣蒜,令我忍不住苦笑。

    「对吧,我也这么认为。」

    继叶山之后,连自己的妹妹也说出这种话,看来我真的生来注定要当社畜……唉,好吧。这不是要吹嘘,连我都觉得自己的眼神,很像海贼山贼还是盗贼集团里最没地位的小喽啰。

    我跟小町一起漫步在走廊土。

    在拥挤的人群中,小町走在我前面几步之处,欣赏各班教室内的装饰和学生们的服装,也为大家活力充沛的一面大开眼界。

    「哇……」她佩服得不断惊呼,「升上高中后,果然不太一样。」

    「因为国中不会办这样的活动。」

    「对啊,只有合唱比赛。」

    听到「合唱比赛」这个字眼,我脑中闪过一段不好的回忆。

    为什么每次唱没几句,便有人大声指责我没跟着唱?我明明有开口唱好不好?还是说,因为平常我都不说话,才没有人认出我的声音?要是我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再播放,岂不是被你们当成幽灵在说话?

    这时,小町停下脚步。

    她夸张地拉长身体,把手伸到额头上望向远处,接着又盘起双臂,发出沉吟声思考。

    「小町要到处参观,哥哥,晚点见啰。」

    话一说完,她快步转过走廊、爬上楼梯,没多久便看不见身影。

    「喔,好……」

    忽然被抛下的我,呆愣地对已经不见人影的地方应声,吓得从旁经过的别校女生往后跳了快五十公分。

    我妹妹实在是个奇特的人。

    她可以跟周围的人和谐共处,也喜欢单独行动。这一点颇为特殊,故能说是次世代混合型独行侠。小町懂得掌握次子以下的孩子特有的优势,能从前人的失败中学习要领。她看着我这个孤独专家长大,所以非常清楚其中的优缺点。

    世界上的兄弟姐妹有千百种。

    如果有一个像我这样以普世观点来看,搞不好被认为是失败品的哥哥,身为妹妹或许意外地轻松不少,即使被比较也不会觉得痛苦。

    可是,如果我优秀得异于常人,小町对我又会怎么想?

    我大概是看见前方出现那个人的身影,才下意识地冒出这个念头。

    纵使在人山人海中,我也能一眼认出她。

    雪之下雪乃正慢慢花时间,逐一观察各间教室。

    她的眼神比平时增添几许暖意。

    先不论过程,今年的校庆能顺利进行,都是她的功劳。雪之下想必也如此自觉、为此自傲,所以眼神才特别不同。这些都是她努力而来的成果。

    她继续看向下一间教室。

    在那同时,她的眼角余光似乎捕捉到我。

    雪之下稍微面露惊讶,眼神倏地转为冷淡,大步走过来。这是为什么?

    「今天是自己一个人啊。」

    「我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不,不对,刚才还跟小町在一起。」

    「喔?小町也来啦。你们怎么没有一起去参观?」

    「她大概看我在工作,自己先跑去参观。」

    「……工作?」

    雪之下讶异地歪着头。

    「你看不出来吗……」

    「所以才要问你。」

    竟然给我装傻。

    这样还看不出来吗……这令我有点受到打击。不过等等,她说的其实也没错,目前我的确没有在工作……

    「那么,你呢?工作?」

    「对,到处巡视。」

    「你昨天不是也在巡视?不用参加班上活动吗?」

    「……跟参加那种东西比起来,我宁可在这里工作。」

    雪之下满脸不悦地回答。印象中J班推出的是时尚走秀。那个国际教养班里,女学生的比例高达九成,如果想轻轻松松吸引一大票客人,只要强打美女牌即可。这样的话,雪之下想必会被排除在外。天啊,所以她才这么讨厌吗?不过,我倒想看看她不情不愿地套上光鲜亮丽的衣服,摆着臭脸被推上舞台的样子。

    正在各处巡视的雪之下,毫不松懈地留意四周。

    她的视线落在某个班级前。

    「……那班的活动跟申请资料不符。」

    三年B班将墙壁布置成洞窟,挂上模仿「法柜奇兵」标志的「矿车大冒险」牌子。

    「这里是在做什么?」

    「麻烦你事先把各班活动记熟。」

    这家伙又给人出难题……

    雪之下伸进胸前口袋,取出一份摺叠整齐的校庆活动手册给我。

    我默默收下,打开来看……喂,这份手册还温温的,让我有点心跳加速,可以请你不要做出那种毫无防备的行为吗?

    我赶紧寻找三年B班的展出内容,藉以分散注意力。三年B班、三年B班……找到了。根据手册上的说明,「矿车大冒险」是:「让乘客坐在缓缓前进的矿车内,欣赏内部装饰和立体模型。」

    可是,洞窟内不时传来尖叫,还有喀哒喀打的剧烈震动声。

    这很明显是云霄飞车吧……他们也许是看昨天大家对二年E班的云霄飞车反应热烈,才临时决定改变设计。这群人脑筋转得真快。

    然而,校庆执委会的副主委不可能坐视不管,她立刻要求负责人出来说明。

    「请问负责人在不在?贵班的展示内容跟当初送交的申请单不同。」

    三年B班的女生一听,瞬间脸色大变。

    「惨了!」

    「一下子就被发现啦!」

    「快、快把她塞上车,趁机蒙混过去!」

    雪之下此举宛如惊动蜂巢,学长姐们抓住她的两只手,把她推上矿车。

    「等、等一下!」

    雪之下一边抵抗一边看向我,大概是要我过去帮忙的意思。

    可惜,她这么做只会造成反效果。

    前一刻我还跟空气一样没有存在感,下一刻,B班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过来。

    「……他也是执委?」

    「有臂章!」

    「那也塞进去!」

    不一会儿,我被一群粗鲁的男生抓住。等一下!为什么来抓我的不是女生?这是不是不太公平!

    我被拖进他们的教室。喂,刚才是谁摸我的屁股?

    教室内部同样布置成洞窟,有靠LED灯发光的矿石和水晶骷髅、保丽龙做成的岩石、吊在线上飞来飞去的蝙蝠,在在可以看出他们的巧思。

    不过,现在不是佩服的时候,我被推进推车改装成的矿车。喂!从刚才开始一直有人在摸我的屁股,到底是谁!

    最后,有人大力从后面推一把,我跟雪之下摔进矿车。

    所幸我及时抵抗一下,才免于撞到雪之下,但是在狭窄的空间中,我们只能缩成一团。

    ……太近了太近了,我们分别往矿车的两端挪动。

    「嗯~承蒙各位来宾搭乘『矿车大冒险』,现在请尽情体验神秘的地底世界。」

    播报一结束,四名全身裹着黑服、体格魁梧的男学生开始移动矿车。仔细一看,另外还有两个辅助的人。

    矿车在长短桌子、木板和铁板组合成的轨道上高速滑行,发出轰隆隆的声响。途中还有高低落差,我感觉得到车子一会儿往上爬、一会儿往下冲。

    好恐怖……人力推动的云霄飞车真不是普通的恐怖……

    突然间,我的外套被钩住。转头一看,原来是被雪之下紧紧揪着。

    矿车继续轰隆隆地剧烈晃动,时而将我们抬往高处。我好像有点体会,洗衣机

    里的衣服是什么样的心情。

    最后,矿车好不容易在终点停下。

    雪之下背靠着墙壁,神智已经不知飘去哪。

    「这趟地底之旅是不是很有趣呢?欢迎两位再度光临:」

    听到外面学生的声音,我跟雪之下回过神,面面相觑。雪之下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迅速放开我的外套。

    我们被半推半送地离开教室。在黑暗中待一阵子后,外面的阳光显得特别刺眼。

    「本班的矿车是不是很好玩?」

    三年B班的负责人这时才出现,带着满满的自信询问。雪之下送对方一道冰冷的视线,但由于脚步还不稳,使视线的魄力大打折扣。

    「不是好不好玩的问题,这个设施跟贵班的申请内容不符……」

    「确实有一点出入啦,这是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做的弹性调整。」

    这正是所谓的得意忘形……面对处于这个状态的对象,即使我们说破嘴也不会有任何效果。这不代表他们班的负责人有错,团体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一旦决定好方向、开始运作,便很难听进其他人的话。既然如此,我们只能从修正他们的轨道下手。

    「好啦,如果没有安全上的问题,不需要太过追究。你看大家玩得那么高兴,不也算一件好事吗?」

    听我这么说,雪之下考虑一下。

    「有道理……那么,麻烦你们补齐申请资料,并且在入口放上说明,还有在乘客搭乘前对他们说明清楚。」

    「咦~~好吧,如果只是这样……」

    「麻烦你了。」

    雪之下对负责人行个礼便离去。她才刚踏出脚步,又回头不高兴地瞥我一眼。在阳光照射下,她的脸颊微微泛红。

    「……记录,请你好好工作。还有……为了确定你不会偷懒,我必须就近监视。」

    「没这个必要……」

    别小看我。即使有人监视,想偷懒的时候我还是会偷懒,这就是我。

    ×  ×  ×

    结果,在无视当事人意愿的监视下,我听从雪之下的吩咐拍摄几张照片。

    巡视与记录工作同时进行着。

    来到靠近体育馆的三年E班教室前,雪之下再度停下脚步。

    ——「宠物小栈 喵呜~汪汪~」。

    E班的学生们各自带来家里的宠物,教室墙壁上则挂满宠物的照片,除了最常见的猫、狗、兔子、仓鼠,还有雪貂、白鼬、鼬鼠、蛇、乌龟……怎么身体长的动物特别多?这样真像极了宠物公关店。

    其中有一张照片,格外吸引雪之下的目光。

    喔,原来是布偶猫。这种猫有一身又长又蓬松的毛,摸上去很柔软,算是大型猫,故得到「布偶」之名。我已经很清楚说是「布偶」,所以绝不是大人玩的「那种玩偶」。其他还有新加坡猫、腊肠猫等小型品种,虽然它们的名字里又是「波」又是「辣」,倒也不会让人想到奇怪的地方。

    雪之下稍微瞄一眼教室内,又看向墙上的照片,来来回回好几次。

    ……啊,糟糕糟糕,我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发展。

    「想看的话,可以进去啊。」

    虽然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事,我还是姑且这么说。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雪之下满脸遗憾地摇头。

    「……里面有狗。」

    哎呀,对喔,雪之下拿小狗没辙,那就没有办法啰。

    「而且……会被……其他人……看到……」

    她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勉强低着头挤出这句话,脸庞涨得通红。

    好吧,大家看到她逗猫的样子,可能多少会被吓到。别人都是大声叫着「好可爱」,她却一脸严肃地抚摸那些猫。毕竟雪之下处于高高在上的专家领域,丝毫不可能妥协,要是让大家看到她蹲在那里逗弄猫咪,会让执委会副主委的威严瞬间扫地。

    这里不同于真正的宠物店,有那么多人看着,所以也没办法。

    「没关系啦,下次你可以去家乐福。那里有宠物店,很方便喔。」

    「家乐福我知道,我很常去那里。」

    这样啊……她研究过啦,真厉害……

    「那么,差不多可以走了吧?」

    然而,雪之下一动也不动,还指着门口对我要求:

    「记录,工作。」

    不要只用单字跟我说话,你是波波吗(注83 漫画《七龙珠》里的角色。)?

    不过雪之下一看到猫,就变得相当执着,看来不论我再说什么,她照样是无动于衷。

    于是我干脆地让步,加入现场的摄影行列。很好很好!接下来把腿抬起来看看~

    几分钟后,我得以从打杂的身分解脱。

    「我说……拍那么多猫的照片有什么用?」

    虽然我是不介意。

    雪之下跟我要走数位相机,开始逐张确认。

    「呵呵……」她看着自己站在远处指挥我拍的猫眯照片,满意地露出微笑。

    她一边操作数位相机一边走路,我本来还想说会不会有危险,但是说也奇怪,大家的前进方向都跟我们相同,所以不用担心撞到人。

    再往前走是体育馆,从这里可以看见,敞开的大门内已经聚集非常多人。

    雪之下听见热闹的欢呼,将数位相机还给我。

    「……差不多要开始了。」

    「什么东西?」

    她不回答我的问题,迳自踩着坚定的脚步走向体育馆,仿佛要去寻找什么答案。

    「走吧,比企谷同学。」

    她背向我说道。

    「嗯?喔。」

    反正我是记录杂务组,要去哪里都没意见,直接拍摄副主委要求的画面,更可以省去之后被人抱怨「这些照片都不能用」的困扰,我也落得轻松。

    我跟着雪之下进入体育馆。

    现场已经坐满观众,找不到哪里还有空的摺叠椅,而且后方同样挤满一排直接站着观赏的观众。从场内的盛况看来,活动前的预告做得非常完善。

    「啊,雪之下,你来得正好。」

    在现场待命的人员协调组组长走过来。

    「椅子的数量不够,很多人直接站着看。需不需要整理一下队伍?」

    「应该不需要。」

    「不过,这样不会很吵吗?」

    「……他们很快会安静下来。」

    雪之下说的没错,闹哄哄的观众不知是察觉到表演即将开始,还是见舞台上的古典乐器散发出高袼调的气氛,被震慑得沉静下来。

    我们在表演开始前,往站立观赏的观众最尾端移动,一到最角落,便见观众骚动起来。

    原来是带着各种乐器、穿着华丽礼服的女性们陆续登场,观众席响起一片掌声。

    走在最后面,悠然登场的是雪之下阳乃。

    在绚烂的聚光灯下,她身上的窄版长礼服将身材曲线雕塑出来,每走一步,深色衣裳跟着翻飞,观者无一不被夺去心神;从远处看上去,妆点在胸口和头发的手工黑蔷薇显得华丽,珍珠和亮片也让她更耀眼夺目。

    阳乃稍微拉起裙子,优雅地对观众一鞠躬。

    她踩着高跟鞋走上指挥台,将指挥棒轻轻举起,停在空中。那举止之典雅,看得观众连动一下身体都舍不得。

    终于,她像是手持一把西洋剑,用力挥下去。

    瞬间,旋律流泻而出。

    我仿佛看见聚光灯下耀眼闪烁的铜管乐器,从喇叭口吹出空气的形体;震动的弓弦,拉出箭一般锐利的音色;木管乐器的旋律飘进耳朵,则有如微微颤动的傍晚凉风。

    阳乃用手中的指挥棒,划破眼前的空间。

    小提琴手一同起身,带着满满的感情拉奏琴弦。

    紧接着,长笛、短笛、双簧管以及后面的人跟着起身,加入轻快旋律的演奏行列。接着又换单簧管、低音管站起,高高举起乐器吹奏;小喇叭和伸缩喇叭同样不落人后,仰起头用自己的音色为乐曲增添气势。低音提琴手将乐器当成陀螺不停旋转,定音鼓手跟着华丽地转一圈。

    光是序奏部分便这么有气势,完全不像正统的古典音乐。不仅如此,他们还打破框架,加入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演出。

    所有观众无不感到惊愕,有如被甩一巴掌。

    不过,旋律跟节奏如此熟悉,身体自然而然地兴奋起来,演奏者们的额外表演又有一种亲近感,听众个个将身体往前倾,专心聆听。不知不觉间,大家都开始拍着大腿打拍子。

    我听过这个旋律,但想不起来是哪一首曲子,只记得吹奏乐社很喜欢表演这一首……正当我快想出答案时,阳乃突然将手高高举起,用力挥向两边。

    那个动作在和揩的管弦乐团演奏中,显得特别异常。阳乃用修长的手指数几拍,观众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的手上。

    这时,又是一段我有印象的旋律。体育馆内的所有人,应该都知道是什么曲子。

    阳乃再度弯起身体,一手将指挥棒指向演奏者,另一手指向观众,同时大力挥下去。

    她一下达信号,台上和台下的人全部跳起来,大喊:「Marnbo!」

    延续现场爆出的热情,音乐逐渐加速。

    接着,第二波「Mambo!」巨浪袭来。

    依台上人们的演奏水准,实在很难想像他们已经离开管弦乐一段时间。

    阳乃也一样,在她的指挥下,自第一线退下的校友们各个拿出看家本领,为观众送上最生动的表演。

    现场热闹的程度,已经不下于舞厅或演唱会。

    这是大家关起门,仅属于此时此刻的终极狂欢,在场所有人都感染到热热闹闹的气氛,半强迫地成为演奏者的粉丝。能够让现场疯狂到这种地步,一个原因是来自乐团本身的坚强实力,另一个原因则来自负责指挥的雪之下阳乃。

    我因为位在站立区的最角落,才有办法平心静气地欣赏表演。要是跟前排观众挤在一起,想必会发生惨剧。我八成会不顾其他人通通站起,自顾自地继续黏在椅子上,遭受后排观众的白眼。

    管弦乐声未歇,持续快马加鞭,直奔乐曲的最后一段落。

    「……姐。」

    在魄力惊人的演奏下,我差点漏听隔壁传来的细微说话声。

    「啊?」

    除了尾音,前面几个字完全听不见。我稍微把头靠过去,想要听清楚,雪之下也把身体凑过来,再说一次:

    「我刚才说,不愧是姐姐。」

    即使四周一片黑暗,声波中的低语仍暗示出我们两人靠得很近。一阵高雅的香气窜入鼻腔,我不禁后退一步。

    我调整心情,再度踏回半步。不用担心,只要脸没有靠得太近,没有什么好紧张。

    「真意外,原来你也会夸奖人。」

    「……是吗?别看我这样,我对她的评价可是相当高喔。」

    距离拉近之后,我们更听得清楚对方在说什么。只不过,雪之下随后加上的话又小声下来,我差一点再次漏听。

    「我也曾经想过,要变得跟她一样。」

    出现在她视线前方的,是站在舞台上,如同表演剑舞般挥动指挥棒,姿态既奔放又华丽的阳乃。

    舞台高出平地一大截,指挥台又比舞台更高一些。让聚光灯照遍全身的指挥台,无疑是最适合阳乃的地方。

    「……不用像她那样也没关系吧,维持现状有什么不好。」

    我的低喃大概完全被观众的欢呼和掌声盖过,所以雪之下没有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