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③ 户部翔未免太肤浅
    接下户部委托的隔日,我们开始仔细分析委托内容,讨论接下来的策略。

    老实说,我对这次的委托兴趣缺缺。

    不管怎样,恋爱这种事我只觉得愚蠢,而且前来委托的人又是户部。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很难拿出干劲。

    先整理一下户部的委托内容。

    户部要向海老名告白,我们的任务是提供协助。

    这是怎样……内容太空洞又笼统,咬起来一定酥酥脆脆,拿去当新的巧克力广告词都没问题。

    如此这般,昨天接受户部的委托后,我们正在思考该怎么做。

    雪之下将纸张竖起,在桌上敲几下对齐边缘,接着看向我们。

    「总之,我们从确认目前的情况着手吧。先搜集相关资讯,再想想看有什么可行方案。」

    嗯,这的确是雪之下会采用的方法,可惜在我看过的运动漫画中,会搜集分析敌方资讯的角色,十之八九会落得炮灰的下场,有点教人不安。

    「首先,从户部同学开始。」

    「嗯,有道理,古人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弃。』」

    「原来要放弃啊……」

    其实呢,我认为放弃才是正确选择,这家伙真的很有可能被拒绝……

    我叹一口气,瞥向坐在隔壁的男子。

    「那么,请你简单地自我介绍。」

    经雪之下指示,他露出笑容开口。

    「了解。我是二年F班户部翔,参加的社团是足球社。」

    放学后,户部兴致勃勃地来到侍奉社社办,懒洋洋地坐下来,加入我们的讨论。这样也好,要打听委托者的事,当然是直接询问本人最快。

    「你不用去社团活动吗?」

    「放心放心,学长们已经退离第一线,现在由隼人担任社长,不会有问题的~」

    这位大哥,您的脸皮可真厚呢,呵呵。

    「我们来想想看,户部同学有什么优点。如果宣传做得好,海老名同学应该会开始注意。」

    咚,咚,咚,咚,叮……

    大家安静地思考一阵子后,户部发出「啊」的一声举起手。来,户部同学请说~

    「……跟隼人是朋友。」

    「马上就依赖别人啊……」

    由比滨无奈地低喃。

    好吧,如果不是我这种优点多到数不清的人,要举出自己的优点确实满困难的。

    这么一来,便要询问跟他亲近、相处一定时间以上的人物。

    「由比滨,你有没有想到什么?」

    「嗯~~」由比滨盘起双手思考,接着像是想到什么答案,敲一下手心说:「有了,个性很开朗。」

    「要是开朗就能受人喜欢,秃头岂不是变成万人迷(注17 开朗的原文为「明るい」」,这个字也有明亮之意。)?」

    照她的说法,电灯泡肯定让人爱得要命。不过仔细想想,皮卡丘确实是很讨人喜欢的角色,说不定顶上越光亮,真的越受欢迎喔。我这样想错了吗?

    或许正如同「丈八灯塔,照远不照近」的道理,由比滨跟户部太过亲近,才没有发现他的优点。那么,这次我们反其道而行,问问看从远处观察的人有什么想法,再深入探究户部的优点。

    「雪之下,你觉得呢?」

    「嗯……」

    雪之下手抵着下颚思考。

    「聒噪……不对,应该说吵吵闹闹……所以,可以带动现场气氛?」

    尽管最后不忘露出笑容,我还是看透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嗯,好,我了解了。」

    我可以明显看出,这个女的根本没有赞美人的打算。

    雪之下对我的反应不太高兴,这次反过来问我:

    「不然,你也想想看如何?」

    「不用,没有的东西再怎么挤也挤不出来。」

    「……所谓没有,是指你没有干劲吧。」

    我想,正确答案是我对户部没有兴趣才对。

    但这样说过于残忍,我选择闭上嘴巴。毕竟,如果参加「谁是最不会让人产生兴趣的人」选拔,我可是很有把握得名,何必自讨苦吃呢?

    不过,一直想不出户部的优点,没有办法进入下个阶段,现在还是不要开玩笑,稍微认真思考看看。只是,这次所说的思考,其实差不多等于捏造。

    我对户部的认知本来便少得可怜,甚至到几分钟前,才知道他的全名是「户部翔」。

    总而言之,户部的特色——如果要称之为「特色」的话——即如同外表所见。

    叶山曾说过,虽然户部乍看有点像不良少年,但其实是最会带动气氛的好人。

    可是,换成雪之下的角度来看,则变成只会吵吵闹闹、没有其他本事、容易得意忘形的人。

    我对户部的印象跟雪之下差不多。既没有足以成为话题的轶事,也没有什么显著特征,这家伙毫无疑问是路人中的路人。

    上述那些印象,都是我们看到户部的外表时,内心产生的评价。

    不过,现在的我至少比刚升上二年级、认为他只是围绕在叶山身旁的其中一人时,更加了解户部。

    别忘了几个月前的暑假,我们还一起在千叶村露营,是在同一个屋檐下过夜的同伴——虽然这样说可能招致什么奇怪的误会。现在,不妨从露营的经验推敲看看。

    户部会为了受异性欢迎而表现自己,会为了交到女朋友有所行动,会因为喜欢上某个人而嫉妒朋友。

    他就是这样的人。随处可见,毫无特色的少年A。

    唉,根本没有参考价值。

    老实说,在我知道的人当中,最普通、最平凡、最不起眼、最庸俗的人,可能正是户部。

    即使我认为自己是个脑袋清楚、可以给自己冠上「千叶良心」封号的良知派普通高中生,看到户部不起眼的程度,也会吓一大跳。

    结论:户部这个人实在太微不足道。

    我真的想不出他的优点,偏偏雪之下跟由比滨一直用视线催促我,户部也投以期待的眼神,等着听我讲出比较像样的答案。

    「户部的优点……与其在这个问题打转,直接配合海老名的喜好不是更快?总会有一些类型的男生,让她特别没有抵抗力吧。」

    我没有了不起到有资格高高在上地评论别人的优点(这么说是谦虚),所以提出另外一种思考方向。从现实观点思考,比不断在注定无解的问题上钻牛角尖更有建设性。

    「喔喔~有道理。」

    我是真的想不出户部的优点,才用这种话为自己解套,结果意外得到由比滨的赞同。很好很好,我不讨厌个性单纯的人。

    雪之下也点头表示理解。

    「直接挑弱点攻击是吧。要论手段卑劣,果然没有人能超越你。」

    「你的称赞方式未免太诡异……」

    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在称赞。

    「所以,海老名喜欢哪种类型?」

    她是个连花朵都相形失色的少女,少女时期又是谈恋爱的大好时机。要比喻的话,如同一朵盛开的花,少女指数高到破表。少女们对恋爱抱持浓厚兴趣,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满怀期待看向由比滨.她把脸别开说道:

    「嗯……如果是姬菜,她喜欢的可能不是某种类型的男生,而是男生配对……」

    ……好吧,大王花也算是花,而且有句俗话说「鲷鱼腐坏了仍然是鲷鱼(注18 指好的东西即使有些瑕疵,也不损其价值。)」,海老名如果没有腐到最高点,便不叫海老名。

    「不过,那一面也可以说是个性。她本来就是奇人,脑袋想的跟大家不太一样。」

    喔喔,户部真伟大,还帮海老名说话。爱情果然会让人盲目。

    这么说来,不顾一切地帮某个人说话,可以解释成对她有好感吗?要是听到谁批评户冢或小町,我也会气到失去理智,这是不是代表自己对他们抱持类似的感情?

    从第三人的角度观察,便能清楚看出这一点,雪之下同样点头给予肯定。但是下一秒,她又露出不解的表情。

    「先不考虑户部同学的心情,海老名同学对他又是怎么想的?」

    「这、这个嘛……」

    雪之下的疑问很单纯,由比滨却开始犹豫。哎呀,答案不是很明显吗?这道题目实在太简单,我悄悄在心里把仁先生的人偶梭下去(注19 原文为「スㄧパㄧひとしくん」,是益智问答节目「日立 世界·ふしぎ发见」使用的道具。来宾回答问题前,要用这个人偶做为筹码。)。

    「哇~超让人在意ing!」

    户部突然精神一来,把整个身体往前倾。

    「……你确定吗?这是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啰。」

    「不过,不知道的话,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这、这样啊……」

    那么,由比滨小姐,请公布正确答案。

    「唔……」在我们的注目下,由比滨怎么也开不了口。「……她好像觉得,你是一个好人。」

    说出答案后,她默默地别开视线。

    呜……我的眼泪……

    ——好人。

    女生口中的「好人」,百分之百代表「怎样都好的人」;比较好的情况,顶多晋升为「好使唤的人」。

    听到这个答案,已经可以想见户部的委托将以悲剧收场。

    不过,户部露出笃定获胜的笑容低喃:

    「……这不是正面称赞吗?」

    只有你的思考是正面的,或是很久以前从你脑袋出走的那根螺丝钉刚好是个加号。

    如果是要指责,我可以想出一大堆;但是思考点子时,却连一个都想不出来。

    户部这个人肤浅的程度,远远超乎我的想像。

    「不、不过啊,她没有说讨厌你,这不是很好吗?」

    由比滨努力打圆场,但我跟雪之下早已死心。

    「光是靠我们也是有极限……」

    「没办法,户部跟海老名的落差实在太大。」

    诚如所见,户部是个性格轻浮、容易得意忘形的家伙,相较之下,海老名长相清秀又讨人喜爱,却是个腐女。

    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是海老名显得不正常。

    她是毫不掩饰自己喜好的腐女,又位于校园阶级顶层,这样的条件组合颇为罕见。如果是位于校园阶级顶层,同时隐藏自己喜好的腐女,说不定意外地多。听说在腐女常去的活动中,个性开朗的漂亮女生其实不少。这是我从漫画看来的,《我的801女友》跟《现视研》都是这样画,绝对错不了。

    户部跟海老名本来应该属于不同阶层。基本上,户部所属的团体光鲜亮丽,容易吸引众人注意;至于海老名,她的容貌确实很端正,再加上闲不下来和可爱的一面,放在三浦旁边做比较时,「可爱」的定义便发生细微改变。

    若是用一般人的概念思考,海老名属于「只有我才知道的超可爱女生」,不仅有顶层阶级内的下层人物偷偷喜欢她,往下延伸到中间阶层,乃至于最底层的男生,都怀有「搞不好我有机会跟她交往」的愿望。国中时代的我,说不定也会喜欢上她。

    然而,使这种一般概念崩毁的,正是二年F班的大姐头三浦优美子。

    三浦不论走到哪,都维持一贯的冷淡;另一方面,又积极将可爱的女生网罗到身边,形成三浦集团。她不拘泥于「可爱」的定义,而是用自己的判断标准挑选。

    虽然这么一来,川崎没有入选,反倒有点让我不解。她明明也长得挺好看,要是改掉不怎么亲切的个性以及严重的恋弟情结,那就太好了。

    从某方面来说,这次委托的关键,正掌握在建立起颠覆大家预期的环境的三浦手上。

    我才刚想到这个人名,由比滨便跟着说出口。

    「我们可能还需要找其他人帮忙,例如优美子。」

    「有道理。古人也说过:『射人先射马,我看放弃吧。』」

    「怎么又放弃!」

    由比滨又吃了一惊。不过,我这次可是有正当的放弃理由。

    「还是打消那个念头比较好,我不太觉得三浦愿意帮忙。」

    「唔,嗯……可是,优美子满喜欢这种话题的。」

    「……最好不要。」

    她错愕地看过来,因为我的口气不小心冷淡了些。

    毕竟,想达成这次的委托,机会相当渺茫。

    而且到时候不管怎么看,都像是由比滨跟三浦在背后怂恿户部。

    不论真相如何,在海老名的眼中看来就是这样子。

    如果只有由比滨一个人,还可以用社团的理由帮她撑开保护伞,说是因为我跟雪之下这些外人介入,她才不得不跟着行动。

    可是,三浦也参与这件事的话,由于她跟侍奉社的关联很薄弱,由比滨的影响力将大大凸显出来。届时,海老名绝不可能对她留下好印象。

    我不太希望事情变成这样。

    这项委托可能带来的好处太少,跟必须承担的风险不成比例。

    「总之,最好不要那么做。」

    「嗯……好吧,那就算了。」

    好在由比滨没有追问为什么。这种事情不过是感情论,很难用道理说明清楚,硬是要讲道理,只会麻烦又愚蠢得要命。

    「可是这样一来,真的束手无策呢。」

    雪之下有些疲惫,短短叹一口气。

    没错,从各种迹象看来,这个委托实在不可能成功,我们完全找不到有利的要素。

    「我看,干脆放弃如何?」

    我已经感到厌倦,转而询问户部要不要打消念头。户部听了,用力拍一下额头,失望地垂下肩膀。

    「啊~~比企鹅,你很过分耶。隼人说得真对,你嘴巴超坏的……嗯?等一下等一下,还是说你就是嘴巴很坏,才故意说这种话?」

    「不,我非常认真……」

    户部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还把脸往这里凑过来。

    「不过啊,大家常说『喜欢的相反是漠不关心(注20 出自德蕾莎修女的名言。)』,所以比企鹅你其实是很认真地为我思考对不对?」

    这、这个人……这个人未免太烦……他的那种烦跟材木座刚好属于相反方向。

    再说,不管我怎么想,喜欢的相反都是讨厌。

    「漠不关心」纯粹是因为不认识对方,无法做出评价,一旦认识之后,势必得把对方归到「喜欢」或「讨厌」的类别。被归到「讨厌」类别的人,将永远受到厌恶与打压。喜欢的相反是厌恶,是杀意。

    但是,户部根本没有领会我的想法。他看向窗外,有一句没一句地开口:

    「我是很认真的……虽然大和跟大冈也很支持我,但他们大概只是等着看好戏……」

    说到这里,他有些害臊地搔搔鼻子。

    「所以,被你这么认真地阻止,我反而觉得还不差。」

    「……」

    我才没有那个意思,不要自顾自地往好的方向解释可以吗?不不不,真的不是那样,拜托不要再说了。

    「海老名她啊,其实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有时候不经意地看到她,胸口好像被用力地刺一下。总觉得她没那么简单,不能只看外表,这一点让我有触电的感觉。啊~~我在说什么,超丢脸的~恶心死了~~」

    户部难为情地拚命拨弄后面的头发。

    谢谢你喜孜孜地回答我们根本没问的问题。还有,你头上的长毛看了就不爽。不要再露出那么清爽的笑容,快把头发剪掉好不好?

    不过……想不到这家伙有在观察海老名,而且看得满仔细的。

    多年下来,我持续不断地观察各种不同的人,因此多少感觉得到,海老名不是个只有外型可爱的女生。

    在她心中,想必藏着什么秘密。

    尽管户部尚未踏入核心,长期观察海老名之后,依然有发现一些什么。

    有所发现之后,开始在意起对方,接着在不知不觉间,视线被对方牢牢吸住,然后又发现全新的一面,胸口跟着灼热起来——每个人一定都有这样的经验,包括户部,还有我。

    为什么男生总是少不了这股傻劲?明知道不可行,却不会就此死心。所以说,全天下的男孩子都是傻瓜。

    户部同样是坠入爱河的男生,好比过去的我。哪怕是现实充或校园阶级顶层的人,内心照样只是个专情的男孩子。

    「好吧,反正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损失……」

    既然他真心诚意地要追海老名,我们愿意提供协助。这正是侍奉社的理念。

    「拜托,希望你可以让我有好结果。」

    户部双手合十向我恳求,我挥挥手告诉他「知道啦、知道啦」。这时,某个地方发出手机震动的嗡嗡声。

    「啊,是我的手机。喂~~咦?啊,抱歉抱歉!我马上过去!」

    他迅速挂断电话,抓起书包匆匆离去。

    「怎么了?」

    由比滨开口询问时,他已经奔到社办门口。

    「去社团!听说高三的学长要过去看,不到的话就糟糕了!先这样啦!」

    他抛下这句话,拉开社办大门头也不回地冲出去。雪之下看着他迅速消失的背影,小声抱怨:「那个人真是聒噪……」

    户部离开后,耳根子立刻安静下来。

    社办归于平静,三个人一下子不知道要做什么,索性就近抓起手边的东西。

    雪之下开始泡茶,我拿起桌上的文库本,由比滨翻起手边的杂志。

    她翻到一半突然停住,仔细盯着杂志页面。她认真的神情不同于往常,我好奇地把头探过去看个究竟。

    「你是看到什么……喔~结缘绳啊。」

    「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帮上户部。」

    她的视线被杂志牢牢吸住。雪之下完成泡茶准备,也加入我们的行列。

    「京都有很多可以结缘的神社佛阁,还有专门参访那些景点的旅行团。不过,想要依赖神明帮忙,这种方式也太消极……」

    「是啊,不是有一句俗话说:『平时不烧香,神明也放弃。』」

    像神明那样放弃不管,称为「神弃」……奇怪,为什么没有人吐槽「怎么又放弃」,这样我很没有成就觉耶。

    我看向由比滨,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双眼亮起来。

    「……那就对了!」

    「你说放弃?」

    「神弃」有那么好?我还因为想不出怎么押韵,不太喜欢这个字。

    「不是那个。我们要利用京都旅游的期间,让他们走得更近。姬菜说她很喜欢京都,如果听到户部不经意地分享一些京都的小知识,便有可能喜欢上他!」

    按照由比滨的意思,平常的校园生活已经没什么指望,只能期待换一个环境,看看毕业旅行的期间,是否会出现什么变化。

    毕业旅行为期四天三夜,听起来像是在演「如何在四天三夜之内找到恋人」的西洋片,而且要由卡麦蓉狄亚跟休葛兰主演。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在极为有限的时间内,制造让海老名迷上户部的机会。这是什么不可能的任务……

    「这样的话,第一步便要让户部同学跟海老名同学分在同一组。」

    雪之下为所有人倒好红茶,由比滨拿过马克杯,喝一口后抬起头。

    「第一天是全班集体行动,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后小组行动的部分,我差不多确定要跟姬菜和优美子同一组。」

    可以想见,她们那金三角组合几乎不可能更动,但毕业旅行的分组是四人一组,因此还会有另一个人加入。不过,不管是谁加入,都不至于造成影响才是,所以不需要列入考量。

    所以,问题是在户部那边吗……我思考到一半,被由比滨的话打断。

    「然后男生那里,你可以跟户部同一组,再选择跟我们一样的地方,这样第二天便能在一起。」

    「……咦?等一下,我已经跟户冢说好要同一组。」

    我挥挥手表示没办法,雪之下也帮忙说话。

    「户部同学那四个人应该也已决定组别。再说,让比企谷同学加入他们没有什么好处,到时候大家都过得不快乐。」

    照理说,我要感谢雪之下帮忙说话才是,可是我心中没有任何对她的感谢,这是为什么呢……

    「是没有错,不过由我们两个人决定行程,第二天即可让他们在一起。而且我们在场,到时候比较方便提供协助。」

    由比滨竟然懂得逻辑思考……这光景实在太罕见,我不禁睁大眼睛,但也因此错失反对的时机。雪之下见我没有表示意见,发出「嗯」的一声点头。

    「有道理。好吧,既然大冈同学与大和同学都陪他来到这里,跟他们说明一下,想必能够获得他们理解。」

    「嗯,决定分组的时候,我会去跟他们说。」

    糟糕,由比滨的计划进展得非常顺利。要是照那样下去,我真的会被塞进叶山那一组。无论如何都要避开那个情况!

    「等一下,我有话……」

    我才刚说几个字,由比滨又想到什么,拍一下手。

    「所以,让那四个人分成两组,再把你跟小彩分进其中一组对吧?」

    ……咦,这个方法挺棒的。太好了太好了,就这么做吧!

    ×  ×  ×

    二年F班平时即为特别吵闹的班级。究其主要原因,在于高居全年级校园阶级顶层的两大人物——叶山隼人与三浦优美子形成的集团,是整个班级的核心。那群人的活力仿佛永远消耗不完,一旦聚集起来,自然会发出不绝于耳的笑声,绽开一大片灿烂的笑容。

    今天,这个班级吵闹的程度又胜于以往。

    因为这一天是决定毕业旅行分组的日子。我们有一个小时的班会课可以使用,虽然实际上根本不需要那么久。

    平时便很要好的同学,会立刻形成小组。那么,为什么要用到整整一小时?这算是对独行侠的好意,同时是拷问。独行侠们将花上一个小时东张西望,到处寻找愿意收留自己的小组。

    不过,这次的我很不一样,因为我早已决定要跟谁一组。

    由比滨向大冈和大和说明情况后,他们原本的四人组拆成两半,我、户冢加入叶山和户部的组别,重现暑假睡在同一间小木屋的阵容。

    不少组别决定下来后,进入快乐的聊天时间。

    由比滨那群人则在附近进行最后协调。

    「我们还差一个人。」

    由比滨先开口,三浦拉着电钻般的长发回答:

    三一个人不行吗?」

    规定就是要四人一组啊……三浦非常自然地准备违反规则时,海老名适时地冒出,从背后拍一下她的肩膀。

    「久等了~♪」

    「啊,姬菜,关于组员人数……」

    听到海老名的声音,我跟由比滨一起转过头。

    只见她带着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登场。

    「让沙沙加入我们这一组如何?」

    那是什么外号,听起来好像很会打麻将(注21 「沙沙」的原文发音为「sakisaki」,跟《天才麻将少女》的角色宫永咲的「咲」(saki)同音。)……川崎被海老名那么称呼,不好意思地扭捏一下。

    「我、我都可以……还有,不要叫我『沙沙』。」

    「川崎同学,你愿意的话要不要跟我们一组?啊,对了,我们会跟那边的男生组一起参观,如果你不排斥——」

    由比滨一边说明,一边瞄向我们这里。

    「喔,这样啊。」

    先开口的不是川崎,而是海老名。她锐利的目光扫过来,仔仔细细地观察我们,不放过任何细节。

    「你们真的打算跟男生一起行动?」

    川崎的问题让海老名收起先前的目光,兴奋地发出「唔哈」的声音。

    「好啊好啊非常好!可以就近看叶山×比企鹅看到饱!能够在京都看到叶八配对,天啊!」

    原来她刚才那么仔细地观察我们,是为了这个……

    「你在说什么啊,比企鹅怎么会是……」

    川崎一副受不了地开口,同时不忘瞥我一眼。但是下一秒,她立刻以超高速把头转回去,激动地抓住海老名。

    「你、你说比企鹅是『那个』?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哎呀~不用担心。刚开始的时候,确实会觉得不可能有这种配对,但只要多观察一阵子,你将发现自己满脑子只有这个配对。事实上,叶山也很明白这一点,不时流露出忧郁的眼神——」

    「叶山的事情怎样都无所谓!」

    话音刚落,川崎的背后立刻传来椅子的喀哒声。

    「啊?你刚才说什么?」

    川崎似乎惹恼三浦女王,三浦不停用指甲敲打桌面,好战的态度表露无遗,现场气氛跟着紧绷起来。

    不过,川崎也不遑多让,她拨一下长马尾,扭头瞪向三浦,进入备战状态。川崎真不简单,不愧是有勇气跟传说中的雪之下正面对峙的女人。

    「我说叶山怎样都无所谓,你是不是该清一下耳朵?」

    「什么?」

    「啊?」

    决战!决战!大决战!太可怕了,我是说真的……

    「好、好啦……总、总之,我们的组员决定了……」

    由比滨介入两人之间,尽力避免她们正面冲突。

    ……啊,我懂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川崎明明也很可爱,却没有进入三浦集团,因为她的角色跟三浦有些重叠。

    真不想跟这些人去毕业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