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④ 归根究柢,海老名姬菜真的只是腐女?
    终于,明天就是毕业旅行的日子。

    我们几个人聚集在侍奉社社办,进行出发前的最后沙盘推演。

    多亏前几天的分组进行得很顺利,现在至少已达成当初的目的,亦即让海老名跟户部在旅行中共同行动。

    虽然,即使我们不特别做什么,也会自然而然发展成这个结果,要说有什么差别,顶多是我存不存在他们的小组中,不过就算我加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接下来,第二个计划是思考该如何让户部展现他的魅力。我们要充当制作人打造户部,让他粉墨登场。看到没?我们是制作人喔!

    于是,我们准备好《Jalan》、《Rurubu》(注22 日本JTB出版的旅游杂志。)等杂志,以及TABELOG、GURUNAVI之类的美食资讯平台,精心挑选适合的观光点。

    「那么,大家一起来思考吧!」

    由比滨将一整排的观光指南跟旅游杂志摊开在桌上。

    「你是去哪里弄来这么多东西……」

    「嗯?有些是小雪乃的,有些是我从图书馆借来的,还有一些是平冢老师的。」

    前面两个管道是没什么问题,但最后的平冢老师是怎么回事?她该不会也超期待毕业旅行,兴奋到睡不着觉……算了,无所谓。

    坦白说,我自己也很期待这次的京都旅行。如果不是跟一堆学生一超参加的毕业旅行,我会更高兴。

    总之,我随手拿来一本杂志翻阅……奇怪,为什么这类旅游杂志特别喜欢走女性风格,不是红色色调,便是粉红色色调?难道没有偏黑色的色系,封面大大写着「男人的独自旅行~京都篇~」或「十勇士阴谋篇」、「追忆篇」之类,帅气一点的旅游杂志?

    回到正题,我快速浏览过大众知名景点,以及疑似连续出现好几次的美食资讯。我要勇往翔前(注23 《游戏王NEXAL》角色九十九游马的口头禅。)!

    按照常理,讨论旅游行程时,应该全体组员集合起来一起决定。不过,这次女生组是由比滨负责规划行程,男生组由我自愿接下工作,届时必然上演「真巧,我们选的路线都一样」这般命运感十足的戏码。但是,我不认为有谁会相信真的那么巧……

    「两人在京都巧遇,听起来很像命中注定啊!」

    尽管由比滨这么说,但这到底有哪里是命中注定?你未免太自我感觉良好。别闹了!不准你再耍浪漫!而且在正常情况下,男生组在自由参访时巧遇女生组,都会想到「糟糕,不能让她们以为我们一直跟在后面」,因而刻意绕到她们前面,或转进原先不在行程内的小巷子。千万不要小看男生的自我意识。

    然而,由比滨连三分之一高中男生的纯情感情都不了解,迳自啪啦啪啦地继续翻阅杂志。

    「什么样的景点比较好呢……」

    她嘴上这么呢喃,却没有特别仔细研究内容,不断往下一页翻。我看过那种念书方法,叫做速读对吧。

    由比滨看旅游杂志的方式完全属于感觉派,这倒也很符合她的作风,跟逐字仔细阅读、如同看文字书的雪之下恰恰相反。

    「嗯……现在还是枫红的季节,岚山跟东福寺应该很理想。走到东福寺的话,伏见稻荷大社也不远了。」

    「连地理位置都那么清楚……你之前是不是去过?」

    听我这么问,雪之下面露疑惑。

    「没有。」

    「不然,你特地查过吗?」

    「第一次去的地方,当然要先查好资料,而且这次难得跟大家一起去玩,能玩得快乐不是更好?」

    雪之下面带微笑说道。

    这句话如此积极正向,让我暗自惊讶一下。除了不置可否地「嗯」一声,我想不到其他反应。

    雪之下大概受到不少由比滨的影响,变得比以前柔和。这种改变并非坏事,只是可以的话,我希望她平时也能像这样柔和,而且不要让人猜不透心思。她现在说起话来,有时候还是会带刺。

    「啊,你看你看,这里好像是能量景点(注24 源自英文的「power spot」,意指能量集中的特殊场所。据说造访能量景点、吸收当地的灵气,能治愈身心或带来好运。)!」

    「我看是你自己想去……」

    三人各自翻着杂志,不时穿插没什么营养的闲谈。忽然,有人来敲社办大门,但由于那个人敲太小声,我们一连漏听好几次。

    咚、咚——敲门声再度响起。

    「请进。」

    社办的主人——雪之下应声。

    「打扰呃。」对方不小心咬到舌头。

    社办大门缓缓开启,一名少女走进来。

    她留着一头及肩黑发,戴着红框眼镜,轻薄的镜片后方是一双清澈的眼睛,五官跟身体略显小巧。如果她坐在图书馆的柜台前,想必是一幅赏心悦目的景象。

    「咦,姬菜?」

    喀哒一声,由比滨从座位上起身,海老名也发现她的存在。

    「啊,结衣。哈啰哈啰~」

    「嗨啰~」

    ……嗯?这是哪个部落的打招呼方式吗?三浦八成也得用这种方式跟她们打招呼,原来她的生活这么辛苦。

    「雪之下同学、比企鹅同学,哈啰哈啰~」

    「你好。」

    我用NHK节目来宾的口吻回应,雪之下也冷静以对。

    「好久不见。来,请随意坐。」

    在雪之下的邀请下,海老名就近挑一把椅子坐下,好奇地环视社办。

    暑假社团集训时,她曾跟我们一起行动,共同协助解决鹤见留美的困扰,所以她对侍奉社的活动内容,应该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喔~原来这里就是侍奉社~」

    她这么低喃后,转回正面,笔直看着正前方的雪之下。

    「我来这里……是有事情想谘询……」

    原来是有委托,我不禁好奇海老名想谘询什么。毕竟我从来不觉得,她是那种会有烦恼,甚至为此寻求协助的人,只觉得她的个性意外地难以捉摸。

    雪之下跟由比滨似乎也这么认为,给纷端正坐姿,认真听海老名说下去。

    「那、那个……」

    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海老名不好意思地别开泛红的脸颊,不过,非说不可的强烈意志,仍然给了她开口的勇气。

    「其实是关于户部的事……」

    「户、户户户户部?有、有什么问题吗?」

    我能明白由比滨的急切,毕竟连日来,我们一直为户部的烦恼——说得更正确些,是他对海老名抱持的好感忙得不可开交。虽然我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其实也很好奇海老名对户部的看法。

    面对我们更加紧迫的视线,海老名的脸颊涨得更红。

    「那个,虽然不太好开口……」

    她垂下视线,拨弄裙角,在脑中思索适当的字眼。那个,虽、虽然不太好开口……那种动作会让我分心,可以麻烦停下来吗?

    话说回来,究竟是什么样的问题,会让开朗的海老名害羞成这样,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这……这该不会代表户部要大胜利了吧?绝对不可原谅!

    「户部他……」

    「户部他?」

    面对由比滨激动的反应,海老名终于下定决心。她先吸一小口气,然后猛然睁开眼睛,将内心的情感毫不保留地倾泻出来。

    「户部他最近好像跟叶山和比企鹅同学特别要好,使大冈跟大和受到重大打击!我还想继续欣赏他们的超友谊关系啊!要是这样下去,他们的三角关系就要瓦解了!」

    瓦解了~~瓦解了~~解了~~了~~了……

    她的尾音在静寂的社办内回荡不已,在场其他人隔了半天还是说不出话,只能怔怔地盯着一片虚无。

    如果这不是绝句,什么才是绝句(注25 日文中的「绝句」为无言、说不出话的意思。)?而且不是五言或七言,是无言绝句。把绝句写成ZECK,立刻有乐团漫画的感觉(注26 「绝句」的罗马拼音为「zekku」,发音与「ZECK」相同。漫画《摇滚新乐团》的原名则为「BECK」。)。

    大脑最先重新开机的是由比滨。这种时候能迅速反应,真不枉费她平时便常跟海老名在一起。

    「嗯……所以,什么意思?」

    海老名郑重颔首。

    「最近,户部不是经常跟比企鹅同学说话吗?不只这样,毕业旅行的分组也不太寻常,他们还意味深长地眉来眼去,呵呵呵呵……」

    她说明到一半突然傻笑起来,真是恐怖……

    「啊,糟糕糟糕。」

    她猛然回神,「咻噜」一声把嘴角的口水吸回去。看来负责踩煞车的三浦不在,没有人能阻止她妄想。以这个角度而言,三浦颇像她的老妈子……再稍微想一下,她的朋友净是海老名跟笨蛋由比滨这种人,口味真是独特。我不禁同情起三浦,甚至觉得她有点可爱。

    然而,现在不是逃避现实的时候,海老名还没说明完毕。我用眼神示意海老名继续说,她对我露出笑容,接着说下去。

    「我不清楚你们为什么这么快要好起来,可是我有点担心,户部是不是跟大冈、大和稍微变得疏远……」

    我可以体会她的担心。叶山四人组分成两半,我跟户冢又在这时加入,不论怎么看都很不自然。不只有海老名,班上同学说不定同样感到纳闷。

    「啊,没有啦,这个……」

    这是教我如何说明才好?大冈跟大和其实都知情理解,但我不可能对海老名本人老实说出理由,一时为之语塞。

    然而,海老名只是摇摇头,仿佛告诉我「你不用全盘托出没关系,我都知道」。

    「比企鹅同学,邀请别人的时候,请记得连同所有人一起邀请,并且接受他们的一切。讲白一点,请你当个『诱受』(注27 邀请与引诱的日文皆为「诱う」。)。」

    「不行……办不到……」

    出于过度的绝望,我下意识地用力摇头。这股绝望之强烈,有如之后还有两段变身,我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哭出来。

    海老名似乎感受到我的错愕,她安分下来,露出悲伤的表情。

    「这样啊……也是。」

    想不到她能够明白……

    「原来你不是『诱受』,是『没用受』才对。对不起,我不该为难你。」

    「不对不对不对!你搞错了,完全搞错了。」

    我收回前言,她根本不明白……现在的我头痛得要命,到底该怎么跟她沟通才好?除了我之外,由比滨也露出死心的表情,悄悄叹一口气。

    唯有雪之下仍然忍耐着。

    她闭上眼睛,按着太阳穴开口。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希望你可以好好说明。」

    她露出一副累坏的样子,但仍努力用自己的逻辑理解海老名的言语。认真的女生真是太棒了,我早已懒得理解,请你务必连同我的份一起努力。

    「嗯……该怎么说呢,我觉得团体内好像有东西在转变……」

    海老名的语气添上一层忧郁,由比滨从旁缓解她的不安。

    「可是你想想看,大冈跟大和他们男生之间,应该也有一些复杂的问题,像是人际关系之类。」

    「男生之间的复杂问题……讨厌啦,结衣,太难为情了……」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有,一点也不奇怪,放心吧。」

    唯独海老名让人放心不下。她在脸红个什么?

    「总之,其中可能牵涉很多因素,但我们不可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他们说不定其实很要好,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也有可能。可是,我确定他们跟先前不太一样。我不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说到这里,海老名泛起微笑。

    「能像过去那样好好相处,是再好不过的。」

    她的笑容非常自然,不带一丝恶意,也不像是看到BL时笑起来的模样。

    我想,她很喜欢班级现在的样子,以及建立在自己周围的人际关系。那不单纯是出自腐女的观点,还包含对自己目前处境的想法。

    ——大家要好好相处。

    尽管我对这句话没有好觉,但肯定还有其他人怀抱这样的愿望。不过,海老名说的话,果真只有字面上的意思吗?我仍无法完全摸透海老名姬菜这个人。

    正因为如此,我忍不住想推敲她的真意。

    ……不,还是算了。动不动便要推敲话中之话,一直是我的坏习惯。

    「啊,不过……」我的坏习惯即将发作的当下,海老名忽然想到什么,开口补充,「比企鹅同学加入男生团,跟他们打成一片是好事喔。我也可以大饱眼福。」

    「我不会加入他们,你自己多注意眼睛吧。建议你多吃蓝莓。」

    海老名所说的「大饱眼福」,只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还要跟其他人接触才行。没错吧?

    「啊哈!」海老名笑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所以,就是这样。毕业旅行感觉会很可口,我非常期待喔。」

    她意识到口水快要滴下来,连忙捂住嘴角,接着朝我眨了眨眼。可惜,我想你期待错东西……

    「麻烦你啰,比企鹅同学。」

    海老名最后对我这么说。

    我们目送她离开后,开始面面相觑。

    「到底是什么情况……」

    雪之下提出大家都想知道的疑问。

    「天晓得。反正,想办法让大家好好相处就可以了吧。再说,那群人的感情已经够好,我们大可什么都不做。」

    毕业旅行的分组名单,正是为了户部的恋爱所精心安排的,这即可视为他们友情的证明。

    由比滨也「嗯、嗯」地点头,表示同意。

    「没错。而且要让男生好好相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自闭男,男生之间要做些什么,感情才会更融洽?」

    听由比滨这么问,我还来不及开口,雪之下便拍一下她的肩膀,用有点寂寞的笑容告诉她:

    「由比滨同学,问比企谷同学这种问题,会不会太过残忍?你应该要更懂得多为别人着想。」

    「一点都没错,麻烦多为人着想一点——我是说你。」

    装出温柔的模样挖苦别人,才是更残忍的行为。

    不管怎样,明天就是毕业旅行。侍奉社尚未解决的事,只有户部的委托。换句话说,现在没有任何要担心的事。

    只不过,海老名离去前对我一个人说的那句话,不断在我耳边回荡。

    ×  ×  ×

    回家后,我开始收拾行李。

    说是收拾,其实没有想像中的麻烦,准备几套换洗衣物即可。咦,不然其他还需要什么东西?

    我实在想不到其他东西,于是慢慢晃到衣柜前,随手拉出几件衣服。只要多准备一些内裤和袜子,旅行的日数再长也不用担心。

    最后是盥洗用具。虽然旅馆会提供,多少还是带着比较好。

    好,准备完成,我的行李只要一个背包便轻松搞定。

    哇~~感觉自己真是个旅行老手,超帅气!其他人又是带UN0,又是带麻将、扑克牌,行李塞满一大堆东西,想必很辛苦吧?听说还有人把整台电视游乐器搬来,我只能甘拜下风。

    可是,现在这个时代,即使发现缺少什么,大多也可以在当地买到。此外,一支手机在手,便可以查到大部分需要的资料。尽管这样使旅行轻松很多,但也少了一些刺激觉。

    我把整理好的行李拿到客厅,扔在地上。

    明天一大早便要出发,今晚最好早一点就寝。集合地点在东京车站,我们要搭新干线直接前往京都。

    要是迟到,只有被放鸽子的份。

    好啦,其实也不会怎么样。我们又不是不会搭新干线,何况还有手机可以联络,虽然车票钱的确很伤荷包,印象中是不是不能使用转帐付款啊?话说回来,我都付钱了,却不能自由选择时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心中还有没有爱啊(注28 日剧「一个屋檐下」的名台词。)?

    相较之下,故意迟到,然后好好享受一个人的旅行,带着铁路便当信步闲逛不是更好?

    想到这里,我顿时失去早起的动力。

    我「咚」的一声跌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要不要泡一杯MAX咖啡,这时,小町「咚咚咚」地小跑步过来。家里已经够狭窄了,麻烦不要奔跑,谢谢合作。

    「哥哥,别忘记这个。」

    她拎着吊绳,让挂在下方的精密机器晃来晃去。

    「……我不需要照相机。」

    因为我用不到。而且要拍风景的话,随便找都找得到一堆更好的照片。

    「那么,vita呢?」

    她又拎着我精心收藏在专用收纳盒、系上吊绳的vita晃来晃去。

    「小v留在家里,你负责陪它玩。」

    「了解~」

    小町格外慎重地点头,将我的小v收进怀里……到、到时候会还我对吧?我、我只是暂时寄放在你那里喔!这不是兄妹之间经常发生,妹妹把哥哥的电子辞典或什么东西借走后,从此变成妹妹的所有物,一去不复返的剧本对吧?

    小町丝毫不了解我多拚命压抑问出口的冲动,用右手指戳着脸颊,好奇地问:

    「不带这些的话,哥哥要带什么去?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又没有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不会很难熬吗?」

    小町的关怀让我觉到一阵窝心,可是,你是不是太小看哥哥啦?

    「最近网路上有很多电子书,不至于找不到事做。」

    妹妹啊,你真的太小看哥哥啰。只要练到我这般境界,仅需一支智慧型手机,即可轻轻松松打发时间;真要说的话,我赤手空拳照样有办法浪费时间。我经常在课堂上,用手指比出青蛙等等的造型,一个人「呱呱、呱呱」地玩得很高兴。只是,哥哥绝对不会告诉妹妹这些往事!

    「更何况,我才不是去玩的。」

    小町眨眨眼睛,疑惑地问道:

    「……那是去做什么的?」

    「算是苦行……」

    我这么说着,目光变得缥缈。每次碰到毕业旅行之类的活动,我都不会留下什么美好回忆,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参加七十二小时不说话耐久赛。不用说,最后当然是由我获得胜利。

    我进入时光隧道,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小町这时想起什么,「咚」地拍一下手。

    「对了,差一点忘记。来,这个。」

    她递给我一个白色的东西。这是内裤吗?不对,是一张纸。如果她真的给我一件内裤,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呃,我的意思是说……要是她真的给我一件内裤,我的脑筋还得跟嘴巴赛跑,思考该做出什么反应。

    好在我的妹妹再怎么呆,起码区分得出内裤与纸片。她交给我的,是女生特别喜欢摺的特殊形状纸片。她们喜欢摺成菱形或小人形状,利用上课时间到处传来传去。我不禁想起自己念国中时,总是担心纸条里会不会写满自己的坏话,还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帮忙传递,要是待会儿教室后方传来窃笑声该怎么办……所以在此奉劝大家,不要再玩这种摺纸了。

    我打开小町给的纸条,纵横无尽的少女字体赫然映入眼帘,东一片粉红色,西一片亮黄色,我有如受到一记兽王会心击(注29 「勇者斗恶龙—达伊的大冒险—」中,魔兽军团团长兽王古洛单伊的特技,日文发音与「纵横无尽」相似。)。

    小町推荐的伴手礼清单!

    笫三名:生八桥(注30 三角形片状甜点,中间包馅,是京都名产。),元祖或本家或本铺或总本店或其他什么都可以。

    第二名:优佳雅吸油面纸(妈妈的份也顺便一下)。

    第一名:广告过后揭晓答案!

    ……这种卖关子的方法真教人火大。

    「第一名到底是什么……」

    「第一名是听哥哥聊毕业旅行的美妙回忆。」

    她笑咪咪地回答。真是个鬼灵精,但是好可爱……

    「京都有很多可以结缘的神社,记得去结个缘喔!」

    「你不需要操这个心,快点去用功!」

    「是~~那么,帮小町跟大家问好。」

    「知道了。」

    为什么我得去的地方变多了……无妨,生八桥那种东西,车站不太可能不卖;优佳雅吸油面纸的名气响亮到连我都知道,所以在车站应该也买得到。

    所以,剩下要去的地方是……

    ……顺便去找保佑学业的神明拜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