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⑥ 雪之下雪乃静静地走在夜晚的街道
    回过神时,我人已经倒在被窝。

    「陌生的天花板……」

    我试着回溯记忆。没记错的话,今天我们来到京都毕业旅行。

    第一天先参观清水寺、南禅寺,然后基于不明原因,我们一路步行到银阁寺。枫叶的确很漂亮,在河畔的哲学之道漫步,不仅达到运动的效果,对户部跟海老名来说,气氛更是绝佳。

    今天的行程结束后,我们来到旅馆吃晚餐,接下来……

    接下来,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睡着?

    「啊,八幡,你起来啦?」

    户冢抱着膝盖坐在一旁,他看到我睡醒,立起一边的膝盖看过来。

    「啊,嗯……等等,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我发动了罪恶王者(注44 《JOJO的奇妙冒险》中的替身能力,可消除世界的时间,同时在消除的时间内行动,藉以看见未来。),在不知不觉间,直接跳到跟户冢开始新婚生活的结局?

    想是这样想,不过当然不可能,因为我听到不远处传来哗啦哗啦的麻将声。

    「啊~~要输到脱裤子啦~~」

    「隼人你太强了吧!」

    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班上男生一下「碰」一下「杠」一下「碰杠」,笑得好不开心。

    好,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被自己平时一回家便先睡觉的生活作息摆一道。由于今天白天消耗不少体力,旅馆提供的晚餐分量又特别多,结果吃完后一进入房间,我立刻倒头大睡。

    「泡澡时间已经过了,老师说可以使用旅馆里的浴室.」

    「什、什么!」

    这不是代表我错过跟户冢共浴的宝贵机会吗?

    我遭到一阵晴天霹雳,猛然从被窝里弹起。看来我只好去把神明杀了……

    我忿恨地咬紧牙根,户冢指向房间大门。

    这、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八幡你真是个变态,这种变态最好滚远一点,自己去庭院的水池洗一洗就好」吗?但我既不是变态,更不是王子……

    我内心紧张一下,但户冢只是温柔地说:

    「浴室在那个方向。」

    「这样啊,谢啦。」

    虽然我很想跟户冢一起享受泡澡时光,这个乐趣姑且留待明天之后吧。反正毕业旅行是四天三夜,接下来还有两次机会,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第三天晚上要在岚山过夜。

    温泉!露天温泉!真是太棒了!

    我满心愉悦地洗完澡,回到房间,随即跟倒在地上的户部对上视线。他似乎因为先前打麻将输得很惨,处于斗志全消的状态,不过现在看到我,又迅速爬起身。

    「啊,比企鹅,你睡醒啦。要不要打麻将?那几个人太强了,跟他们玩都只能被痛宰。」

    喂,你是觉得我麻将很弱,所以可以反过来痛宰我一顿是不是?你说啊!

    不过仔细想想,会像这样跟我说话,还邀请我打麻将,正是他的优点。可惜我们两人的电波频率对不太起来,简单说即为不对头。

    「抱歉,我不会算分。」

    「是喔~」

    我稍微客套一下,户部也不再追问,跟着客套一下,重新加入一旁的战局。

    不过,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算分,毕竟跟电脑玩的时候,系统都会自动算分。

    户冢也在麻将组当中,跟其他人学习规则。他看到我,对我挥一挥手。

    那么,接下来要做什么?还是干脆继续睡觉?

    这时,有人豪迈地打开我们房间的门。

    「八幡,别管那个了,来玩UNO吧!」

    材木座的邀约方式,像极了找矶野打棒球的中岛(注45 出自《海螺小姐》的台词,原句为:「别管那个了,来打棒球吧!」)。

    「……你自己班上的人呢?」

    他大剌剌地踏入我们房间,我姑且一问。材木座噘起嘴巴,扑到我身上,我硬把他拉开,要他坐下。

    「八幡A梦,听我说啦!他们太过分了,竟然跟我说『抱歉啊,材木座,这个游戏仅供四人使用』,我只好在外面等输的人出来。」

    最输的人离开游戏,跟外面的人交换不是很正常吗?再说,他们让你参加游戏便该心怀觉激,跟他们好好相处吧。

    「嗯?你们在玩什么游戏?」

    户冢提出疑问,材木座挺起胸膛回答:

    「嗯帕卡·嗯帕卡,梦幻多卡波王国(注46 「嗯帕卡」出自动画版「梦幻蜡笔王国」的片头曲歌词。)!」

    不要模仿梦幻蜡笔王国!

    「你们毕业旅行还玩那种破坏友情的游戏……」

    多卡波王国(注47 融合RPG元素的大富翁类型游戏。)或桃太郎电铁这些游戏,会让一个人露出本性。

    如果只是坏心眼的人用一些阴险战术,倒还没有关系,谁教战争本是无情物。问题在于,如果跟容易恼羞成怒的人一起玩,可是会很痛苦,因为那真的可能导致友情出现裂痕。

    至于其他问题,还包括玩到一半不想再玩,告诉其他人「跳过我没关系」、自己看起漫画书的家伙。

    小学时代,我也经历过这样的遭遇。

    「所以,来玩UN0吧。」

    「好啊。刚才我请别人教我怎么打麻将,但还是不太懂。」

    材木座从胸前口袋拿出UNO牌,学魔术师的动作洗牌。

    洗好牌后,他开始发牌。

    「唔嗯,我先。」

    才刚开场,材木座马上亮出好几张R。

    「回转回转回转回转回转~」

    一直回转,你烦不烦啊?以为自己在唱「Love Somebody(注48 织田裕二演唱的「Love Somebody」,有一段歌词「And I will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let the love go」,「never never」部分与回转的原文「リバリバ……」发音相似。)」吗?

    多张回转牌发动后,出牌顺序变成材木座、我、户冢。接下来,大家都顺利地出牌,偶尔有人喊「pass」,或是因为被陷害,火大之下赏对方一张「抽两张牌」,随后又被对方报复,回敬一张「抽四张牌」,以及指定别人可能没有的牌色。总之,就是大家所想得到玩UN0牌的景象。

    战局进入白热化阶段,我剩下两张牌,材木座跟户冢各还有五张牌,目前由我居于优势。

    再来又轮到我。我出牌后,材木座忽然低声沉吟,问道:

    「对了,八幡,明天你们会去哪些地方?」

    「啊?现在玩到一半,你问这个做什么?」

    啧,问这么麻烦的问题做什么?我杀气腾腾地准备回答他时,材木座把脸别开,转而询问户冢。

    「不说拉倒。户冢氏,你们要去哪里?」

    「嗯……好像是电影村跟龙安寺,还有……」

    户冢把牌盖在大腿上,盯着天花板努力回想。那个模样真是可爱,于是我决定参与对话。

    「还有仁和寺跟金阁寺。」

    「啊,没错。」

    户冢这么说,同时抛出一张牌。

    就在这一刻,材木座猛然起身,大力指向我。

    「抓到了!你没有喊UN0!」

    「……啊!」

    我察觉到时,已经来不及了。

    「耶!」

    「耶~」

    材木座高举拳头欢呼,庆祝自己的胜利,户冢跟着模仿,两人还互相击掌。

    咦,怎么回事?难道这是他们的阴谋?不过,我也好想跟户冢击掌……

    这招太卑鄙了。材木座,你果然很卑鄙!

    故意在我喊UN0前过来搭话,让我分心错过机会,太奸诈了……

    话虽如此,户冢兴奋的模样非常可爱,所以我也心满意足。

    「处罚~处罚~」

    「没错,要接受处罚!我会好好想一个处罚游戏,你等着吧!」

    毕业旅行的夜晚,他们显然特别亢奋,兴高采烈地要我玩处罚游戏。

    麻将组那里的情况差不多,为了处罚游戏兴奋起来。

    「好,下一个输的人……」

    大和对大冈使一个眼色。

    「要去女生的房间跟她们要点心!」

    「咦,真的假的?拜托~~不~~要~~啦~~」

    出现了……要输的人去女生房间,的确是那些人会想到的点子。然而,叶山劝他们打消这个主意。

    「好啦,别这样为难人,而且听说厚木在楼梯那里守着。」

    「是喔……」

    大和一脸可惜地安静下来。厚木老师很有威严,再加上神秘的广岛腔,是个出名的铁面教师。基于体育老师的立场,他对运动型社团格外严格,因此对叶山这些人来说,是很难应付的狠角色。话说回来,我自己也拿那种人没辙。

    「不然,跟女生告白好了!开始吧!」

    大冈迅速提出替代方案,开始新的回合。尽管户部跟大和大表不满,他们还是乖乖跟进。叶山同样带着苦笑,把牌打出去。

    经过一阵自摸和出牌,最后由户部第一个翻牌。

    「啊,自摸。」

    其他人纷纷倒牌,叹一口气。

    「啧,你在践什么啦?胆小鬼,赶快去告白啦。」

    「小心宰了你。去告白啊,赌你没种。」

    大冈跟大和把话讲得酸溜溜的。

    「哪有人这样!」

    户部发出抗议,叶山笑着整理起麻将牌。

    「你的确是个胆小鬼啊,罚你去买饮料。」

    「我又没有输!不过我刚好也口渴,是可以帮忙买啦。」

    竟然真的答应,这家伙真是单纯……虽然因为叶山的关系,才让处罚游戏简单很多,但仍改变不了他被凹的事实。

    户冢看着户部离开房间,低声说道:

    「啊,大家应该也有点口渴吧。」

    「唔嗯,那么决定了,你的处罚也是出去跑腿。」

    「是~要帮你买什么?拉面?」

    「嗯,听起来很吸引人……」

    「不要给我当真……」

    材木座大概还要考虑一阵子,于是我先转向户冢。户冢露出灿烂的微笑说:「我的交给你决定。」

    「我知道了~」

    我站起身,离开房间。

    ×  ×  ×

    咚、咚、咚——我踩着轻盈的脚步走下楼梯。

    女生的房间在我们楼上,听说厚木老师守在那里的楼梯口,防止男生溜上去,但我没有特地去确认的必要。

    自动贩卖机位于一楼大厅。

    学生可以在就寝时间前到这里活动,可是,大家忙着跟朋友交流,根本懒得下楼。会出现在这里的,顶多只有像我跟户部这样被处罚来跑腿的家伙。

    户部正站在大厅一隅的贩卖机前。

    他一罐接着一罐,买齐所有人的饮料。我走过去时,他察觉到我的存在。

    「喔,是你啊,辛苦了~」

    「嗯。」

    不论白天或晚上,户部都是用「辛苦了」打招呼,如同由比滨的「嗨啰」。打过招呼后,轮到我买饮料。

    这时,我感觉背后有某种视线,于是转过头去。

    不知道为什么,户部买完饮料依然站在那里,没有回去房间。

    「什么事?」

    经我一问,他咧嘴笑起来。

    「没有啦~这次你帮那么多忙,还为我制造机会,所以想谢谢你。」

    可惜在你达成目标之前,我们帮的忙都不算数。

    「我没有特别做什么,几乎都是由比滨在努力。要道谢的话,去找她才对。」

    「喔,一定会、一定会,但还是要跟你道个谢。多亏你的帮忙,我才下定决心要告白。之后也拜托你啰~」

    他说完后快步离去。

    好吧,我承认他人还不错,只是太顺从现场的气氛。这种个性没有好坏之分,但说难听一点,即为被现场气氛束缚的奴隶。

    说不定也因为这样的个性,才使他跟海老名之间的关系迟迟没有进展。每一个不同瞬间的气氛,都会使户部产生反应,而无法采取适当的行动。

    前途堪虑啊……

    告白……虽然我看是很困难,但还是希望事情能够顺利。

    疲惫觉顿时涌上,我决定摄取一些糖分(MAX咖啡)以做为疗愈。

    我从贩卖机的上排饮料开始寻找。

    ……嗯,奇怪?

    这次,我改由下排饮料往回寻找,像在书店寻找GAGAGA文库的轻小说那般,仔细地逐一检视,免得不小心漏看蓝色书背。

    然而,不论我找多少次,都找不到自己需要的糖分(MAX咖啡)。

    这是怎么回事……

    经过一番地毯武搜索,这里竟然只有长得像MAX咖啡的冒牌货!

    这就是京都……不愧是千年王城……

    无奈之下,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改买咖啡欧蕾,至少它也使用比较高的瓶身,外表挺像的。

    我拉开瓶罐拉环,把自己扔进角落的沙发上。

    尽管现在是被处罚出来跑腿,但我短时间内不想回去沦为麻将馆的房间。

    咖啡欧蕾没有那么甜,我不由得叹一口气。在此同时,角落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

    是雪之下雪乃。她大概是刚洗完澡,难得穿得一身休闲,将头发盘到头上,大大方方地穿过大厅。

    雪之下笔直往旅馆附设的纪念品店走去。

    她神情严肃地盯着纪念品店内的一个柜子。嗯,从那么认真的样子看来,我几乎可以猜出她在看什么。

    接着,她轻抚嘴角,短暂思考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要拿那件商品。可是,她在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察觉到周遭的气息。

    雪之下看过来,跟观察她好一段时间的我对上视线。

    她默默把手收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顺着原路回去。

    ……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我在心中跟她说一声「晚安」,喝光剩下的咖啡。

    这时,她又踩着响亮的脚步声走到我的座位前,盘起双手往下看过来。

    「真巧,在这里碰到你。」

    「现在才说这句话不太对吧……」

    她特地回来跟我说话,反而让我比较讶异。还有,为什么要摆出自己很了不起的姿态?

    「怎么啦?在自己的房间待不下去,只好逃来这里吗?」

    「我不过是把接下来的任务交给年轻人罢了。你呢?」

    「唉……」雪之下受不了地叹一口气。「班上同学老是把话题转到我身上。为什么她们那么喜欢聊那种东西……」

    是、是什么样的话题呢?我多少有些兴趣,但又觉得问出口的话,雪之下八成会生气,所以实在不敢问。碰到这种时候,打安全牌才是上策。

    「她们会问你,代表对你有兴趣,不是很好吗?」

    「听你说得事不关己,校庆时还不是一样……」

    她换上锐利的眼神瞪我一眼。

    「我……我?等等,我又没有错。」

    我不知道她在指什么,但还是先为自己辩解。雪之下闻言,按住太阳穴闭上眼睛,索性不再提这件事。

    「……当我没说。对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玩累了出来休息。你呢?不是要去买纪念品吗?」

    「我没有要买,只是有点兴趣而已。」

    她把视线别到一旁。

    真的吗?你刚刚看得那么专注,我还以为一定会买。我猜猜看,是不是猫熊强尼京都限定版之类的东西?

    「你不买一些纪念品吗?」

    「现在买了只会变成累赘,我等回去前再买。」

    「这样啊。那你决定要买什么了吗?」

    「算是吧,但也都是小町要的东西。啊,顺便问一下,你知道哪里可以祈求学业进步吗?」

    拜托你了,雪基百科。

    雪之下眨眨眼,把头偏到一边。

    「你要祈求小町金榜题名?」

    「嗯。」

    她听到我的回答,露出微笑。舍妹受到这么多人疼爱,身为哥哥真是高兴。

    「我想想……」

    雪之下坐到我旁边的空位思考。让她一直站着说话的确怪怪的,于是我稍微挪出空间。

    「北野天满宫满有名的。」

    「天满宫?我会记得。」

    利用第三天的自由活动时间去看看吧,顺便买个平安符,毕竟请人祈祷得花不少钱,破魔箭又很难带回去,祈愿绘马不是由本人写大概不会有用。

    「……我能了解你担心小町,那么,户部同学的委托进展如何?」

    哎呀,糟糕,一不小心便陷入自己的世界。

    「不是很顺利,但也没有不顺利。」

    雪之下听了,内疚地垂下视线。

    「抱歉,我在不同班级,很难帮上你们的忙。」

    「不用放在心上。我跟他同一个班级,也没有帮上忙。」

    「请你多少放在心上……」

    我们谈到一半时,平冢老师正好经过。她在西装外披一件大衣,还戴着墨镜。现在明明是晚上,戴墨镜做什么?

    她一发现我们,明显露出惊慌的模样。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下来买个饮料。倒是老师,你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

    「唔,嗯……不、不可以跟别人说,绝对要保密喔!」

    平冢老师一直强调不能说出去,娇羞的模样颇有少女之姿,看得我心动起来,脑海中忍不住想高呼「老师好可爱~」,可惜她的下一句话使这个想法完全破灭。

    「其、其实……我打算……出、出去吃拉面……」

    不行,这个人没救了,请把我先前小鹿乱撞的心情还给我。

    我跟雪之下愣愣地看着老师,老师则突然想到什么,盘起双手、站直身体,并且把墨镜摘下。看来那副墨镜是变装用的。

    「嗯……好吧,你们在这里也正好。」

    「什么意思?」

    雪之下不懂老师的话,头上冒出问号。

    平冢老师对她轻轻一笑,再换上嘲笑的表情看过来。

    「雪之下不可能把秘密说出去,但很遗憾,我没有办法相信你。」

    「好过分……」

    好啊,我绝对会大声说出去,虽然我根本找不到人说。

    老师见我抗议,稍微轻咳一下补充:

    「所以,我会付你遮口费。请你吃一碗拉面如何?」

    ……拉面?要我一起去的意思吗?

    这么说来,我还没品尝过京都的拉面。而且,或许是正处于发育期的关系,我胃里的晚餐早已消化完毕,现在光是听到「拉面」便觉得饥饿觉涌上来。

    「既、既然老师这么说的话……」

    老师满意地点点头。

    哇~真期待京都的拉面!我开始天马行空地想像,一旁的雪之下倏地起身。

    「那么,我回去房间。」

    她恭敬地向平冢老师行一个礼,转身离去。老师开口叫住她。

    「雪之下,你也一起去。」

    「不用……」

    雪之下侧过身,有些为难地看着地面。老师露出笑容告诉她:

    「不用担心,想成课外活动即可,何况现在还没有很晚。」

    「可是,这样的服装不太方便。」

    她仍然不肯轻易松口,摊开捏着略长袖口的双手,动作如同揭起裙子致意。老师闻言便脱下大衣,扔到她身上。

    「这件给你穿。」

    哇!那个动作有够帅气,我好像要迷上老师了!我收回之前的「老师好可爱」,接下来的时代是「老师好帅气」!

    「看来我没有拒绝的权利……」

    「是啊。」

    雪之下终于死心,短叹一口气,乖乖穿上大衣。

    「好,我们出发。」

    平冢老师踩着高跟鞋,帅气地带我们走入京都的夜晚。

    ×  ×  ×

    才走出旅馆几步,我便领教到夜风有多冷,这才想到自己穿着室内服便直接出来。

    「京都有点冷喔。」

    平冢老师看着我的衣着笑道。

    来到大马路上,老师一举起手,正好经过的计程车立刻停下。

    「上车吧,雪之下。」

    在老师宛如门房般的引导下,雪之下拉好大衣,对她点点头,坐进车内。

    接着,老师让我先坐进去。

    「换你上车。」

    「没关系,老师先请。」

    我选择婉拒她的好意。

    「喔?」老师对我的反应既讶异又欣慰,「哎呀,淑女优先吗?你终于长大了。不过,你不需要顾虑这点。」

    「呃……不、不管老师几岁,都一样是淑女!老师要对自己更有信心!」

    老师笑笑地伸出铁爪,抓住我的头。

    「……因为坐在后座正中间的死亡率最高。」

    「好痛好痛好痛!」

    我就这样被塞进车内。老师除了打击技,又增加更多样的攻击方式,看来我们双方都有成长。

    「……你真笨。」

    「吵死了!那是我特有的温柔。」

    「到头来,你还是没搞懂温柔的意思……」

    平冢老师最后坐进来。这辆计程车的空间偏狭窄,后座坐三个人感觉会很拥挤,好在雪之下跟老师的身材苗条,因此实际上还有多余空间。好险……要是三个人紧紧贴在一起,我会很困扰的。

    「到一乘寺。」

    老师交代目的地后,司机发动车辆。

    喜欢宫本武藏的人,或许听过一乘寺这个地名。当地有名的下松,即为他跟吉岡决斗之处。可是,听说他们的决斗并非史实,而是后人编出来的故事。

    一乘寺可是京都拉面的一级战区,众多名店皆汇聚此地。

    我们在车内聊着这些内容,没有多久便到达目的地。搭计程车真快,比沙罗曼蛇还快(注49 出自一九九六年超任游戏「神龙奇兵」女主角的台词。)。

    一下计程车,我瞬间被眼前昀景象震慑。

    「竟、竟然是『天下一品』总本店……」

    没错,是「天下一品」,不是成人杂志《Deluxe Beppin》(注50 原文为「デラペつぴん」,与「天下一品」发音相近。)。据说他们的汤头相当浓厚,不但筷子插在面汤中不会倒,汤还会附着在面条上,因此吃完拉面后,汤也跟着被吸光。

    我感动到全身颤抖,后面的雪之下问道:

    「是知名店家吗?」

    「是啊,虽然他们在全国都有分店。」

    「既然全国都有分店,不需要特地来这里吧?」

    雪之下所言甚是。然而,让我感动的理由不只如此。

    「可是啊……偏偏千叶没有分店。整个关东独漏千叶……这是为什么……」

    在悠久的八幡史中(长达十七年左右),千叶被(我自己)称颂为「应许的乐园」。尽管如此,它仍未达完美的境界。佚失的那一角,正是「天下一品」。

    「其实,他们曾经在千叶开店。」

    平冢老师抽完开胃烟走过来。

    「出、出现啦!千叶拉面界的活字典兼待嫁熟女!」

    「比企谷,最后几个字是多余的喔♪」

    「好痛好痛好痛!」

    老师一脸笑咪咪的表情,把我的头钻到快要裂开。

    「尽管全国到处都有分店,亲自来到直营店,又是总本店,总会有更深的感慨。而且,一旦发展成连锁店,全国各分店的口味难保没有落差。我一直很想来这里吃一次看看。」

    平冢老师总算松开我的头,感慨万千地凝视店面。

    「好,进去吧。」

    非常幸运的,店内的空位非常多。

    老师、雪之下和我依序坐到柜台前。

    「超浓厚拉面。」

    老师连菜单都没看直接点餐。我也想尝尝看传说中「天下一品」的招牌拉面。

    「我也是超浓厚。」

    「……」

    只有雪之下没发出声音,我稍微瞄过去,发现她不安地看着周围的客人,说不出半句话。

    她拉拉我的袖子。

    「那个东西……是汤头?」

    她的表情几近恐惧。好吧,我可以理解。只是,你如果被这种程度的汤头吓到,根本没办法去吃「成田家」。「成田家」的汤头不能叫汤头,那简直是直接喝背部油脂,超好吃的。

    平冢老师被雪之下的反应逗笑,翻开菜单给她看。

    「这里也有清淡的汤头,你或许比较喜欢那一种。」

    「啊,没关系,光是看到图片我就觉得饱了……」

    雪之下连连摇头,怯生生地有如踏入陌生地盘的猫。

    「是吗?那么,我去要小盘子,分一些给你吃如何?」

    平冢老师这么提议之后,虽然雪之下仍然面露紧张,但终于点头。

    点餐后稍事等待,我们的拉面便送上来。

    我们拿起筷子,在胸前双手合十。

    「开动了。」

    哇,看这垂挂在筷子上的沉重觉!我快要升天啦!

    能把汤头熬到这么浓稠,甚至包覆在面条上,在千叶大概只有「虎之穴」办得到。好吃!太好吃了!

    「雪之下,给你。」

    老师把一些面跟汤盛进小盘子,放到雪之下面前。雪之下犹豫一会儿,总算下定决心,拿起筷子跟汤匙。她先把长发拨到耳朵后,再舀起汤跟面送入口中,喝下浓厚的汤头时,喉咙的滑动不知为何显得娇媚,我不禁把视线移开。

    她用餐巾擦拭沾在嘴角的汤头,正经八百地说:

    「……真是凶暴的美味。」

    没错,你说的对极了!

    虽然有点马后炮,但品尝拉面的同时,我开始怀疑这样外出到底好不好,忍不住提出疑问。

    「可是,教师带头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老师维持一派轻松的表情回答:

    「当然不好,所以我才付你封口费。」

    「那更不是老师该有的行为吧……」

    雪之下同样不敢恭维,但老师不仅没有动摇,反而冷静地继续吃拉面。

    「老师也是人,大人也是人,难免有犯错的时候。不论是有心之过,还是无心之过。」

    「穿帮的话,不会被骂吗?」

    而且,到时候我可能会被波及。

    「是不会被骂,顶多基于形式被叫去念个几句。」

    「那不就是被骂……」

    我的意见跟雪之下一样。平冢老师喝完汤后放下碗,用餐巾把嘴巴擦干净,看向我们。

    「不一样。不要惹出麻烦,跟被要求尽速解决麻烦,是完全不同的事.」

    「我分不出差别在哪里。」

    「……我也是,或许是没什么被骂过的关系。」

    雪之下手抵着下巴,微微握拳,追寻过往的记忆。平冢老师看了点头说:

    「嗯……是吗?那么,我会好好骂你们的。本来以为之前骂过你们不少次,看来还是太客气。」

    「不需要,已经很够了。」

    我连忙挥手拒绝。要是身体再受到更多伤害、被判定为瑕疵品,便得请老师负起责任嫁给我……啊,难道这正是她的目的?

    雪之下无视我的不安,轻描淡写地开口。

    「反正,我没做什么会被骂的事,所以不会担心。」

    「雪之下,被骂并不是坏事,那代表有人在意你。」

    老师这番话让雪之下垂下肩膀,脸也低下去。此刻出现在她眼中的是什么样的情觉,我完全无从得知。

    老师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膀。

    「尽管大胆地尝试犯错,我会好好看着你。」

    搭计程车回来后,平冢老师往旅馆的反方向走去。

    「我要去超商买酒宴用的酒,你们自己路上小心,再见啦。」

    那样真的没问题吗?

    三个人挥手道别后,我跟雪之下转往另一边,一起走回旅馆。两人在路上都没有交谈,这对我来说早已是很自然的事。

    「……」

    「……」

    雪之下走在前面,跟我保持几步的距离。

    忽然,她停下脚步,张望四周。

    ……我可以明白她遇到什么问题,这正是所谓的经验法则。

    「在右边。」

    「……嗯。」

    她拉好还没还给平冢老师的大衣,遮住脸作势要挡风。

    我夹杂苦笑叹一口气,走到她前面。好吧,我就帮忙带个路。

    雪之下察觉到我的用意,隔了几步跟上来。

    但是,走没有多久,她的脚步声显得越来越远。

    我纳闷地回头,看见我们之间的距离比先前还远。

    「你离那么远,小心又迷路喔。」

    「不……那个……」

    她不把话说清楚,还把脸埋进竖起的领子里,声音越来越微弱。

    我完全猜不出她想说什么,可是,要是跟她走散也很麻烦,因而干脆在原地等她走过来。

    我们相隔一段距离看着对方,这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过了好一阵子,雪之下终于放弃,叹一口气抱怨:

    「你明明可以先走……」

    她不情愿地走到我身旁。让一只野猫乖乖听话,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即使我先走,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旅馆都已经在那里了。」

    「……你不在乎,我可是会在乎。」

    「在乎什么?」

    雪之下说得不明不白,于是我追问下去。虽然说基于礼节,对方有什么不方便开口的话,应该装作没听到,不再过问才是。

    「要是……被人看到……我们在这种时候……在一起,感觉有点……」

    现在没有特别寒冷,雪之下却拉起大衣遮住脸颊。

    「……这、这样啊。」

    经她那么一说,我重新思考目前的情况。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在夜晚见面,以及两人待在一起。

    因此,我不需要在意什么,也不用思考太多。这根本没有什么好奇怪,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但是,我没有见过这样的雪之下。

    她不断注意周遭,同时看着我的脚边,以免找不到回去的路。

    她难为情地垂下双眼,发现我走太快时,还伸出犹豫不决的手,想要我放慢速度,接着又惊觉似地把手缩回——我从来没见过这些举动。

    我被她生硬的举动感染,不知不觉间变得同手同脚,也因为如此,尽管旅馆离这里很近,我却觉得远得要命。

    我们两人始终若即若离,怎样都不会并肩走在一起。

    好不容易回到旅馆大厅后,我已经快要累瘫。

    接下来是学生容易出没的地方,如果雪之下在意,我们最好在这里分开。

    我停下脚步让她先走,同时举起手道别。

    「晚安。」

    「……嗯,晚安……谢谢你送我回来。」

    雪之下说完,往前走去。她在室内仍然披着大衣,衣摆在快步走动下不断翻飞。

    她应该会记得把大衣还给老师吧?我想着不怎么重要的事,走回自己房间。

    房间里的麻将大战仍在进行中。

    「啊,八幡,欢迎回来。」

    户冢跟材木座正在玩抽鬼牌。

    「太久了吧。你跑去哪里?」

    「会吗?」

    好吧,的确很久。从出去到回来,足足经过两个小时。

    「饮料跟我的拉面呢?」

    「啊。」

    我都忘了自己是被罚出去跑腿。

    「难道你忘了?」

    材木座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我,真教人不爽,所以我挑衅地回答他:

    「……呵,怎么可能忘记?只不过……装在这里。」

    我指指自己的肚子,材木座惊愕地面孔扭曲。

    「什、什么!你竟然出去吃拉面……这个人实在太恐怖了……」

    他抹去额头上的汗水,用充满敬意的眼神看过来。呵,这有什么困难?

    然而,另一个人不这么想。

    「那么,再去买一次吧。」

    户冢面带笑容,命令我重新跑腿。呜呜呜,户冢好可怕……

    mail@京都←→千叶

    比企谷小町

    哥哥,京都的感觉怎么样唷?

    比企谷八幡

    没什么,很普通。

    还有,这里的人不会像你那样讲话。

    比企谷小町

    真无趣唷~今天小町跟朋友聊天,听说鸭川是个很棒的地方,很多情侣都会去参观,非常推荐喔!

    比企谷八幡

    那里有虎鲸表演,当然很受欢迎。

    比企谷小町

    鸭川海洋世界!

    不对,不是千叶的那个啦。

    哥哥怎么满脑子都是千叶?小心对大脑产生不良影响。

    比企谷八幡

    不提这个了,你说的鸭川有什么知名景点?

    比企谷小町

    鸭川的话……水应该很清澈吧?

    比企谷八幡

    那些情侣是萤火虫吗?不然为什么喜欢挤在清澈的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