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⑧ 即使如此,叶山隼人没有选择的余地
    第三天的早晨。

    今天是各自行动的日子,所有学生不受班级和小组的限制,可以自由选择跟社团伙伴或男女朋友在一起;活动范围也不限于京都市内,想远征到大阪、奈良等地亦可。总之,今天是自由活动,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地度过,想要独处当然也行。

    一想到此,心情立刻轻松许多,我蒙头大睡,直到自己心满意足。

    我依稀记得,户冢好像曾摇着我叫我起床,但在模模糊糊的印象中,自己对他说了「你们先走,我随后追上」之类超帅气的话。

    最后,我要叶山、户部、户冢他们先去吃早餐,自己继续赖床几分钟。

    可是,一直睡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当然不愿意错过早餐,而且第三天要住进不同的旅馆,早上得赶快把行李打包好,搬到大厅让车子先运过去。

    我依依不舍地跟心爱的棉被道别,起床洗脸、整理仪容、简单换一下衣服,再把行李整理好。

    ……嗯,这样一来,吃完早餐回来即可立刻出发。下一个步骤,便是吃早餐。我打着呵欠,离开房间。

    「自闭男,早安。」

    「嗯。」

    我的脑袋尚未完全清醒,所以看见由比滨出现在房门口也没有多想什么。

    「我们走吧!」

    才一大早,她的精神便那么好。

    「喔,吃早餐是吧?好像是在大宴会厅……二楼是不是?」

    「不对不对,我把早餐取消了。」

    「取消啦……什么?」

    听到不甚熟悉的字眼,我的脑袋瞬间清醒。早餐取消是什么意思?又不是打格斗游戏,怎么可能说取消就取消?

    「取消是什么意思?你没听过早餐是一天的活力来源吗?怎么可以不吃?」

    「为什么在奇怪的地方那么执着……」

    由比滨的语气充满无奈,但她还是拉回话题,把我推回房间,

    「总之,赶快整理行李,我们要出发了。」

    「等一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好在我带的东西不多,早早便收拾完毕。而且,回房间一趟不是什么麻烦事,于是我先听由比滨的话,进去拿行李。

    「好,把行李拿去大厅放,然后就出发吧!」

    「嗯,不过放好行李后,记得去吃早餐……」

    我又提醒由比滨一次,但她似乎很期待今天的自由活动,根本没有好好听我说语,迳自哼着歌、踩着轻快的步伐往前走。

    喂,早餐……

    ×  ×  ×

    最近旅馆提供越来越多便利的服务,观光区的业者还会帮忙运送行李,在旅客晚上投宿前,先行送到下一个下榻处。这次我们的毕业旅行即是使用这样的服务。

    我们今天晚上住的地方,是京都首屈一指的名胜——岚山。

    拜如此便利的服务之赐,我们得以一身轻装,尽情享受一整天的自由活动。

    顺带一提,拜今天没吃早餐之赐,我连胃部都好轻盈。

    我们离开旅馆,开始步行。大家都说京都的市街跟棋盘一样整齐,走在路上实际一看,果然不假,不但道路笔直,连转角都呈九十度,由比滨也得以大胆前进而不至于迷路。

    走着走着,我看见一幢白色的咖啡店建筑,旁边是一间颇有京都风的日式店面,不过从招牌看来,这两间好像是同一家店。

    「啊,好像到了。」

    「什么到了?」

    「吃早餐的地方。」

    「咦?早餐不是在旅馆二楼的大宴会厅吗?」

    「我已经跟老师说过,不在那边吃早餐。」

    由比滨一边说一边走进咖啡店。咦,原来可以取消早餐?自由活动可以自由到这种地步,我们学校会不会太自由?

    这栋日式建筑内还有中庭,侍者将我们带到阳台座位。雪之下已经坐在那里,优雅地喝着咖啡。

    「哎呀,你们真慢。」

    「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仍然处于状况外,心里只有「这个人坐在阳台喝咖啡,真是超适合的」这种感想。

    「Morning。」

    「我也知道现在是早上。」

    雪之下一副从容自适的样子,对我随机抽考英文单字,不过那种程度的字汇我当然知道。

    「不是早上的意思。在咖啡店这种地方,早餐称为morning set或morning service。」

    「喔,我知道,在名古屋很有名。」

    说到名古屋的特色,还有炸虾饭团跟那间有名的「Mountain」咖啡厅。另外,在名古屋的方言中,习惯在语尾加上类似「喵~」的声音(注55 原文为「みゃㄧ」(mya~)。),雪之下会不会以为是猫科动物?

    「……你要那样理解也可以。」

    「想不到京都这里也有。」

    「没错没错,这可是超有名的店喔!」

    由比滨找来店员,迅速完成点餐。

    这间店的装潢很漂亮,的确容易受女性欢迎。对了,这一定就是雪之下调查过、推荐给女性的游乐路线。

    「刚才我在旧馆看见海老名同学,他们是不是也来了?」

    「所以户部已经等不及,照着那条路线走啦。」

    听到这里,我终于理解是怎么回事,这里正是雪之下昨天提到、女生会喜欢的热门景点之一。

    由比滨将那些景点告诉户部,户部也很积极,今天一早马上约海老名来这里用餐。嗯~那家伙很努力嘛。

    经过一段时间,侍者将早餐盘送到我们的桌前。

    早餐有面包、火腿、炒蛋、沙拉、咖啡,另外还附上柳橙汁。这些餐点乍看之下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在精心的摆盘下,确实让人食指大动。

    「大家先用餐吧。」

    「嗯,开动。」

    「我开动了。」

    我们一起合掌,开始用餐。仔细想想,餐桌上明明是西式早餐,三个人却维持日式习惯合掌说「开动」,总觉得有些奇怪。

    雪之下在用餐期间说明接下来的行程。

    「首先要去的是伏见稻荷大社。」

    「千本鸟居吗?」

    「我在电视上看过。」

    雪之下对由比滨点头。伏见稻荷大社是日本稻荷神社的总本山,名气自然不在话下;再加上连绵不绝、有「千本鸟居」之称的大红色牌坊,确实可以想见很受女性欢迎。

    「参观完神社后,回程绕去东福寺。」

    「那个我就没有听过。」

    我把关键字丢入脑内日本史搜寻引擎,但没找到任何相符的资料,看来不是什么世界遗产。雪之下将杯子搁在桌上,指尖轻触嘴唇思考。

    「嗯,如果是毕业旅行,可能不太会去那个地方……」

    这句话不无道理。说到京都的毕业族行,当然要挑每个人都想得到、能立刻跟京都产生连结的地方。经过这种条件的过滤,最后中选的地方不外乎是固定那几个,例如我们第一天前往的清水寺。

    如果以知名史迹和世界遗产做为旅行主题,那样的景点选择非常合情合理;其他可能的主题,大概是日本历史。参观跟幕末和新选组有关的景点,想必也有一番乐趣。只不过,参观本能寺很有可能大失所望,这一点千万要注意。

    「东福寺有什么有名的东西吗?」

    「你们到现场看看,马上会明白。」

    雪之下轻笑一下。这个关子卖得真不错。

    「接下来是北野天满宫。」

    ……真想不到当时随口说说的话,她竟然选记在心里。

    「抱歉啊。」

    「这是为了小町。」

    「什么什么?跟小町有什么关系?」

    由比滨嘴里塞着面包问道。

    「帮小町祈求顺利上榜。」

    「恋妹情结……」

    请说这是「爱护妹妹」可以吗?谢谢合作。

    ×  ×  ×

    我们爬到稻荷山上的岔路口,远眺整个京都。这趟毕业旅行很受老天爷保佑,三天都是晴朗无云的好天气。

    「哇,好漂亮!」

    由比滨对风景发出赞叹。

    雪之下坐在一旁的长椅,累得深深吁一口气。

    这也不能苛责她。我们通过一个又一个牌坊,高度也不断增加。尽管沿途都是石阶路,就高低落差跟运动量而言,依然相当于爬山。

    目前我们所在的地方只是开头阶段,再往上走还有数不清的牌坊。不过,单纯抱特「到此一游」心想来观光的人,大多不会继续往上爬,来到这里便很有成就感而折返下山。

    我们之后要去其他地方,没有时间继续攻顶,而且当中有一个人,似乎没有体力再往上爬。

    「稍微休息一下吧。」

    「好……」

    我坐到长凳上喝一口茶。凉风吹过运动后稍微发热的身体,非常舒服。

    休息期间,上来参拜的观光客逐渐增加。

    雪之下见状,缓缓开口:

    「差不多该下山了。」

    「你没有问题吗?」

    「我已把呼吸调整回来,没有问题。」

    于是,我们开始下山。然而,下山的路同样很辛苦,随着时间接近中午,游客越来越多,我们正好跟一波上山的人潮互相冲突。

    「真是拥挤……」

    好不容易下山后,雪之下已经筋疲力竭。跟上下山路比起来,拥挤的人潮似乎更让她疲累。

    「今天我看不管去哪里,人都一样多。」

    「……」

    雪之下没说什么,但是从她冰冷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受够了这种人潮。现在的我去参加雪之下三级检定,想必不是问题。

    不出所料,接下来前往的东福寺,一如预期地同样塞满观光客。

    原来东福寺是京都很热门的赏枫去处。

    虽然这里是有名的观光景点,可惜由于位置离京都中心有一点远,毕业旅行的学生大多不会来这里。

    东福寺最知名的除了枫红,还有通天桥。

    通天桥跨过一条小河,跟寺院连成一体,站在桥上放眼望去,尽是大片的红色,跟寺院幽静的气氛互相衬托,着实给人优雅的印彖。

    赏枫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不过,通天桥上依然是游客如织,由此可以想见高峰期的盛况有多么惊人。

    「啊,是户部。」

    我们在人海里发现户部跟海老名的身影。

    他们站在大片的枫红前拍照留念。负责摄影的,是置身人群内照样不减一分爽朗的叶山隼人。他的面前闪过一阵光芒,起初我以为是他牙齿太白,但实际上好像只是相机的闪光灯。

    「叶山他们也在啊……」

    「他们可能一直都在一起,只是刚才吃早餐时没有看到而已。」

    「嗯,让户部跟姬菜单独行动的话,气氛偶尔可能会尴尬,有隼人同学他们在也比较放心。」

    「……可是那样的话,结果大概只会是老样子。」

    即使把场景换到京都,他们仍跟平常一样,四个人玩在一起。如果加入我这种不确定因素,再让由比滨从旁撮合,多少还可以带来变化……

    「可是,总不可能把他们拆开。」

    雪之下这番话中断我的思绪。她说的完全没错。

    「也是啦,要是海老名起疑会很麻烦。」

    再也没有什么感情比自我意识更难应付。不让海老名产生戒心是最重要的事项。颠覆观众的预期、顺应观众的期待,乃演艺界的基本守则。

    「从旁人兴奋的程度,可以看出对方是不是准备要告白。周遭的人会起哄,开要告白的人玩笑。在被对方单独找出来之前,大多会有这些预兆。」

    「那是你的个人经验吗……」

    这么说来,因为雪之下的个性,我常忘记她是个很受欢迎的美少女。

    「对被告白的一方来说,那种感觉非常难受。」

    「咦?」

    「简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拉上台演戏,真是受不了。」

    听雪之下的口气,有如打从心底感到厌恶。

    说不定海老名也有过类似的经验。不管怎么说,她可是个外表清秀,任何男生都会喜欢上、公认的黑发美少女。既然如此,她对男生的一举一动反应敏锐,也没有什么好奇怪。

    「不过,他们好像一直没有进展……」

    嗯,即使想顺应这里的气氛,还有叶山那群电灯泡在场。

    叶山注意到我们,朝这里挥手。

    我跟雪之下自然而然地予以无视,唯独由比滨发出「嘿~」的声音,对他们挥手回应。

    「哟~」

    叶山大概是在对我跟雪之下打招呼。雪之下见状,倏地看向我。等一下,我又不是你的口译……

    「你们接下来还要去哪里?」

    我基于社交礼节如此询问,户部代替叶山回答:

    「我们打算先出发去岚山。」

    「是喔,我们也打算待会儿过去。」

    由比滨眼睛眨也不眨地配合户部。行程不正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吗……这个女生不容小觑。

    叶山、户部、由比滨那三人相处得很融洽,相较之下,另一边则仿佛冬天提前报到。

    「……」

    「……」

    三浦和雪之下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彼此。不知道是否为我的错觉,叶片落下的速度好像加快了。

    好恐怖,我想赶快回家……

    我下意识地别开视线,结果跟另一个人对上眼。

    「比企鹅同学。」

    我好不容易从跟现场气氛格格不入、如歌声般轻盈开朗的声音,认出开口的人是海老名——不对,其实她用那种声音叫我时,我便已听出来。

    平时的海老名姬菜,绝对不会露出那种晦暗的眼神。

    海老名叫我的名字后,头也不回地钻进人群,消失在其中。她似乎是要离开通天桥,前往庭院。

    她的言外之意是要我跟过去。

    既然如此,我只有追上去一途。

    庭院里的枫叶同样美不胜收,许多游客在此伫足欣赏、拍照。

    我早已练就自动避开人群的本领,这种程度的人潮只是小意思。

    然而,这样的我却迟迟追不上海老名。

    换句话说,她同样拥有这个能力。

    海老名站在路边,观察来来往往的游客,同时笑咪咪地等着我。

    我总算追到她身边,跟她一起看着经过的人。

    「你没有忘记我的委托吧?」

    她无声无息地靠近一步。

    我来不及反应,说不出话。海老名似乎不喜欢这种僵局,先一步打破沉默。

    「说吧说吧,你们男生那边相处得如何?」

    嗯,肯定错不了,这完完全全是我——我们所知道的海老名姬菜。

    「……很不错啊,晚上还会打麻将。」

    尽管内心明白这不是她要的答案,我姑且先这么回答。海老名听了,不太高兴地鼓起脸颊。

    「那样有什么意思,我又看不到~可以的话,我还是喜欢看大家聚在一起。」

    我可以明白她的话中含意。

    那个含意,正是她来侍奉社谘询的理由。

    虽然心里明白,我却想不出什么办法,至少现阶段是如此。

    「反正我们也会去岚山,到时候……」

    这种答案连争取时间都算不上,几个小时后,事情就要成定局。

    「那么,拜托啰。」

    海老名的最后一句话很沉重,在我耳边回荡不已。

    ×  ×  ×

    叶山他们先行离开东福寺,我们则走另一条路线,接着才往岚山出发。途中,我如愿去了一趟北野天满宫。

    我在天满宫参拜,买平安符,顺便买一个绘马写下愿望。

    要是让由比滨看到自己写什么愿望,一定又会被她说我有恋妹情结,而且我没有办法反驳,于是,我要她们在旁边等。

    「抱歉,久等了。」

    「不会。」

    「那么,我们该去岚山了。」

    岚山是京都有名的观光地区,春天有樱花,夏天有翠绿,秋天有枫红,冬天有白雪,四季皆展现不同魅力。此外,那里还有温泉,可以说是集这个国家的美景于一处。

    我们搭乘京福电铁前往岚山。重现路面电车时代的车体,勾起我们的旅游兴致。

    在帷子之辻站换车后,我们继续搭乘一段路。

    电车抵达车站,宛如马赛克壁画的枫叶和渐层的山峦便映入眼帘。

    原来如此,难怪大人们总是喜欢来这里,我忍不住发出叹息。

    「……」

    雪之下也静静地倒抽一口气。

    我们走到渡月桥一带,看见京都岚山音乐盒博物馆后,转往嵯峨野的方向。

    人力车忙碌地来去,一路连接到店面成排的大道上。

    这里的街景整洁别致,还有不少贩售速食的店家,从四处飘来的食物香味迅速吸引住由比滨。

    一路下来,她左一口可乐饼,右一口炸鸡块,现在嘴巴又塞满姜汁牛肉包子。嗯……也是啦,毕竟我们没有吃午餐,吃这些点心代替午餐是可以理解的。

    雪之下见由比滨吃成那样,不禁露出战栗的表情,想着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最后,她委婉地叹一口气说:

    「小心晚餐吃不下……」

    由比滨像是听到老妈的唠叨,猛然惊觉,接着犹豫地把那些食物递给我。

    「咦……那么,给你吃。」

    「不要……」

    为什么你喜欢每一种食物都咬几口……如果是剩下一半,我还愿意吃。

    她看着满手的包子、可乐饼,又用求助的眼神望向雪之下。

    「咦~~小雪乃,这些要怎么办~~」

    「唉……我帮你吃一点吧。」

    雪之下把嘴巴塞得满满的景象难得一见,我不小心看得入神,甚至有种成功驯养狐松鼠的感动。

    我看到一半时,雪之下突然瞪过来。

    「你也帮忙吃。」

    「好吧,我是吃得下没错。」

    「啊,那么,给你。」

    由比滨把牛肉包子剥一半分给我。嗯,那样便没有什么问题。我乖乖接过包子,放入口中咀嚼,由比滨看了,发出「噗哧」的笑声。

    她大概觉得很有意思,又把可乐饼分一半给我。总觉得自己像被人类豢养的动物,不过感觉还不赖。不劳而获的食物最美味。

    我们一边吃东西,一边走在岚山的路上。

    遇到通往天龙寺的弯路时,我们选择继续前行。

    过没多久,左手边传来沙沙声响。

    我仰起头,发现是风吹过苍郁的茂密竹林,使树叶发出摩擦声。

    这里的竹子多到数不清,它们长得很高,彼此靠在一起,形成绵长的隧道。

    和煦的阳光从竹林缝隙照进来,搭配悦耳的声音,使整条小路散发沁凉的气息。

    这里就是岚山导览手册和电视节目介绍过的竹林道。

    道路本身相当单调,可是,看着两排不断往前延伸、如同没有止境的竹林,让人越看越像迷宫,有种要被吸进去的错觉。

    「这里真漂亮……」

    由比滨停下脚步,仰头沐浴在洒落林间的阳光中,轻轻闭上双眼。

    「是啊,而且看看底下。」

    雪之下走到篱笆边,指着自己的脚边。一进入竹林的阴影下,叶片便沙沙作响。

    「灯笼?」

    「对。到了晚上,灯笼会点亮这片竹林。」

    白中带青的竹林与暖色系的灯笼彼此衬托,定能让夜晚的岚山更加璀璨。我想起自己曾在旅游杂志看过那样的景色。

    由比滨似乎想到同样的事,兴奋地绕了一圈。

    「太好了!就是这里!应该没问题!」

    「什么东西?」

    这句话不但欠缺主词,最后还补一句「应该没问题」,我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

    被我一问,由比滨忽然定住不动,难为情地低下头。

    「被、被告白的场所。」

    为什么要用被动式……

    雪之下大概觉得她的反应很有趣,泛起笑容。

    「这里很有情调,的确适合做为告白的场所。」

    「没、没错!」

    「所以,要让户部在这里一决胜负是吧?」

    夕阳即将西沉。如同雪之下所说,灯笼即将发出光芒,照亮整片竹林。

    一阵晚秋的寒风呼啸而过。

    ×  ×  ×

    吃完毕业旅行的最后一顿晚餐,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现在正好轮到我们班泡温泉,可是,竹林里灯笼点亮的时间有限,要出去的话,只能把握现在,把泡澡留待后面。

    户部也在房间里,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

    「啊~~完了完了,开始紧张啦~~」

    大和用力敲一下户部的背,猛烈的冲击使户部连连咳嗽。大和用低沉的声音说:

    「放心。」

    「你也要交女朋友啦~之后会不会没有时间跟我玩啊~」

    大冈瞥向户部说道,户部反射性地回答:

    「不可能啦!啊,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完了完了~~」

    下一秒,户部再度进入紧张状态,大和朝着他的背部又是重重一拳。

    「放心。」

    总觉得那个循环会没完没了……不过,他们好像玩得很高兴。

    「连我都开始紧张呢。」

    户冢真是个好孩子。

    我也被感染紧张的情绪。紧张紧张紧张,刺激刺激刺激,户部的告白究竟能不能传达给对方,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始终没有开口的叶山,这时缓缓起身。

    「……我说,户部……」

    「啊?什么?我觉得自己现在超紧张的~」

    「算了,没什么……」

    两人没有交集的对话,有如空转的齿轮。

    「什么嘛~」

    「本来要跟你说加油,可是看到你的脸就说不出来。」

    「好过分!啊,不过我好像没有那么紧张了。」

    叶山不让户部看见自己阴郁的表情,离开房间。

    事情发展至此,叶山的态度仍旧不变吗?

    毕业旅行的这几天——不,其实在更早以前,叶山的态度便很不寻常。他对谁一向都毫不马虎,也不会出什么乱子,这使他的异常很难被发现。然而,正因为他太不会出乱子,才会被我这种人察觉。

    在叶山之后,我也离开吵吵闹闹的房间。

    我来到河边,向叶山搭话。这可是本人难得的大放送,主动对人说话喔!

    「这次你真是不配合呢。」

    「是吗?」

    叶山早已料到我会跟来,所以没有转过头。那副从容的态度,让我越来越没有好气。

    「是啊。而且,你还不断扯我们的后腿。」

    我所知道的叶山,无论何时都会找出最接近正确的答案。在我的认知中,他高举大道理旗帜的同时,也受到那些大道理束缚。

    所以,这次他没有选择「支持朋友」这个理所当然的正确答案,让我觉得不太对劲。

    「我没有那个意思。」

    叶山苦笑着转头看向我。你少说谎。

    「不然,你是什么意思?」

    「……我很喜欢现在这样,户部、姬菜、大家一起相处的时间。」

    他笔直地看着我,脸上不带一丝羞怯。

    「所以——」

    即使他不开口,我也知道接下来会听到什么,自己又该回答什么。

    「……如果你们的关系会因此被破坏,代表原本也就不过是那种程度。」

    「或许吧。可是……失去的东西,将永远无法挽回。」

    听他的口吻,如同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但我对叶山的过去没有兴趣,不打算追问那句话的含意。

    他本人同样无意多提,只用笑声带过。

    「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维持平常的关系,或许是个方法。这一点我们满擅长的。」

    「就算那样,事情也不会变得没发生过。」

    我下意识地带着确信如此回应。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让人懊悔不已的事。

    另外还有一些话,让人恨不得从来没说出口。

    例如,到昨天为止都能正常交谈,经过一个晚上,彼此却突然疏远,从此没再说过话;又如曾经往来频繁的信件,某一天突然断了音讯。

    若是比较好的情况,至少彼此还能硬挤出笑容,告诉对方「我没有放在心上,我们仍然可以装得很要好」。

    然而,某种意识已经烙印在脑海的一角,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彼此会下意识地产生顾忌,在某个时刻渐行渐远,最后画上句点。

    叶山闭上眼睛开口:

    「你说的没错。姬菜可能也抱持这种想法。」

    「这还用说,你们会想维持只有表面的关系才奇怪。」

    我踢开脚边的石头,稍微发泄情绪。那颗石头滚到叶山脚边,被他拾起。他盯着石头好一会儿,像是刻意不看我的脸。

    「是吗……我不认为我们的关系只有表面。现在这个环境,对我来说就是一切。」

    「不,当然只有表面。不然户部要怎么办?他可是很认真的喔,难道你不愿意为他着想?」

    面对我的质问,叶山握紧石头。

    「我劝过他好几次,要他打消念头。姬菜不可能对现在的户部有意思……不过,未来会变得如何,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不希望他急着做出结论。」

    咻——石头被他扔进河川,在水面弹跳几下,最后沉进河底。

    「毕竟有些东西,不要失去比得到更重要。」

    他凝视着水面,如同在寻找消失的石头。可是,不论他看多久,那颗石头都不会出现。

    到头来,我跟叶山都是以「损失已经造成」为前提,他才会那么说。

    他深知那层关系,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论再好的友情,最后终将结束。因此,如果真的很珍惜,便应该好好努力,不要让它消失。

    然而,那些都是诡辩。

    「真是自私的藉口,不过是为自己着想罢了。」

    「要不然——」

    叶山的语气变得急躁,他带着满满的怒意瞪视我。我也同样瞪回去,不逃避他的视线。

    他为突如其来的暴躁感到羞愧,深深吐出一口气,让自己镇静下来,接着缓缓开口:

    「……不然,你要怎么办?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会怎么做,一点都不重要。」

    如果是我,一定会这样做——这种念头无济于事。毕竟我不是叶山,更不可能是户部。

    我会怎么做一点都不重要,问题不会就此解决。所以,我不想触及这个议题。

    「简单来说,你不想改变现状,对吧?」

    「……嗯,没错。」

    叶山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几个字。从他平时的模样,我很难想像这个人也会焦躁与苦恼。

    即使如此……

    我能体会他不想改变现状的念头。

    没错,我能理解。

    有些时候,传达自己的意思、坦率说出心里的想法,不见得是最正确的答案。

    有些关系由不得人们踏出脚步,容不得人们跨越,禁不起人们摧毁。

    在漫画或连续剧中,大家总是轻而易举地跨进他人的领域,最后迎向圆满结局。然而,在真实生活中,不可能有那么美好的事。现实只会更加冷淡、更加残酷。

    真正重要的事物,是找不到替代品的;一旦失去无可取代的事物,再也没有办法挽回。

    现在的我无法责备叶山软弱,无法看不起他、嘲笑他胆小。

    不向前踏出脚步也好,继续处于安逸的环境也罢,我一时想不到该如何否定他们得出的答案,也找不出他们的答案有什么不对。

    我既无法否定,也无法反驳,后来是叶山先死心,微微叹一口气。

    「你说的对……这不过是我自己的任性。」

    他落寞地笑起来。

    那种笑容让我很不满意。

    「叶山,你最好别小看我,我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别人的话。」

    本人可是有着差劲的个性,动不动便想解读话中之话。

    「所以,我也不相信你说那是自己的任性。」

    「比企谷……」

    叶山的脸上满是愕然,但是,这其实没有什么好惊讶。

    那大概也是另外某人的愿望。

    一定还有人跟我一样。

    例如,某位用谎言伪装自己,藉以守护一切的女生。

    叶山隼人不愿意伤害任何人。他这次做不了什么的原因,是一旦踏出禁忌的一步,将有其他人受到伤害、其他东西被毁坏殆尽。

    有谁能够否定,为了守护这一切而苦恼的人?又有谁能否定,视不跨入他人领域为正义的理念?

    我们的高中生涯极为有限,这点不用多说。

    我们活着的世界,狭窄到可笑的地步;我们在世的时间,短促到教人无奈。

    难道有谁能指责,珍惜这些有什么不对?

    不必等到失去,即可明白这一点。

    我已经决定好,自己该做什么事。

    叶山隼人拥有的太多,每一样都弥足珍贵。因此,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比企谷八幡从一开始便没有选择,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因此,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说来讽刺,我跟叶山除了「没有选择」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我不明白叶山想守护什么。

    不明白没关系,正因为如此,我才有办法行动。

    我转身离开河岸,背后传来叶山的声音。

    「我最不想拜托的,就是你……」

    笨蛋,彼此彼此。

    人人称颂恋爱、赞扬友情,只不过,那仅限于胜利者。

    没有人会听失去一切的败者叹息。

    那么,就由我来听、我来高歌吧。

    这是临上刑场的囚犯,故作镇定哼的小曲;亦是送给苦苦单恋、得不到芳心,只能故作坚强者的镇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