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卷 S.S.2 Short Story② 不用说也知道,比企谷八幡的温柔相当扭曲
    秋意渐深,树叶开始换上新的色彩。季节正一点一滴地缓慢交替,最近我所处的侍奉社也有些改变。

    「千叶通烦恼谘询信箱~」

    带头呼口号的由比滨不知在兴奋什么,她接着自己拍手炒热现场气氛,但我跟雪之下的眼神很冷淡。

    最近我们社团的小小改变,就是平冢老师心血来潮增加的活动——回答来自各地的烦恼谘询信件。

    由比滨延续先前的亢奋,开始读今天的第一封信。

    「首先呢,是来自千叶市内,笔名『我很不安』的朋友。」

    这个人不知道「笔名」是什么意思吗?不管怎么看,他的笔名都是信件标题才对。我敢说,他一定属于看到说明书上注明「请仔细阅读本说明书」,还是不肯认真看的那种人。哼,连规则都不好好遵守的家伙,休想要我们回答谘讻的问题!唉,真是一点干劲都没有……

    〈笔名「我很不安」的烦恼〉

    『网球社的学长学姐完全退下第一线,由我接任社长。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带领大家一起往前跑呢?如果有什么必须注意的事情,请务必告诉我。谢谢你们的协助。』

    ……喔~呵呵,我了解了,原来这个人很可爱地不小心在笔名栏打入标题。真是的,竟然会犯这么可爱的小错误,他一定不安又可爱得不得了。

    「好,我要认真回答!」

    「为什么你突然有精神……」

    我不理会由比滨的惊讶与无奈,迅速思考起解决之道。

    「那么,首先是同样担任社长的雪之下,你怎么看?」

    「嗯……如果不介意我发表个人看法……」

    先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专注于阅读的雪之下被叫到名字,便阖起书本,开始动脑思考。

    「想要支配众人,得从展现比别人优秀的一面做起。取得高位后,便要开始打压、告密,以求整肃异己。做到这个程度,应该能维持一年的短期政权。」

    她面带笑容说出这种话,实在太恐怖了……

    「嗯~~但是不知道实际上又会如何。虽然『领导能力』这个字很好听,做太过头的话,也会引起大家反感。」

    「的确。例如某个社团的社长不但缺乏领导能力,还独断独行、目中无人,外加声望低落。」

    「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看着我……」

    雪之下转趋不悦。想不到她很清楚自己是什么个性,说不定还很在意……在意的话,为什么不改一改?

    「总、总之,领导者也有很多种。对吧!」

    由比滨帮忙缓颊,并且开始回信。

    〈侍奉社的答覆〉

    『社长不是一定要站在最前面带领社团,接受社员的帮助也是一种方法。另外,记得自己不要跑得太前面,以免后面的人跟不上。加油!』

    好,第一封信处理完毕,由比滨继续读第二封信。

    「嗯~第二封信是……来自千叶市内,笔名『剑豪将军』的朋友。」

    怎么又是那个家伙……这会害我高兴地以为烦恼谘询单元出现忠实观众,拜托你别再写信进来。

    〈笔名「剑豪将军」的烦恼〉

    『最近网路上谣传只要会写日文就能通过轻小说新人奖初选但实际上是骗人的。因为这是我的经验。请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通过初选麻烦尽量详细。』

    雪之下看完信,浮现疑惑的表情。

    「他应该从订正这封信的日文做起……」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义大利?」

    由比滨跟着抱怨。但如果论语文能力,我看你的程度跟他差不多吧。

    「简单说来,他要问的是如何才能拿到新人奖,正式出道。」

    我翻译完毕,瞄一眼由比滨,暗示她提供建议,却被她回以不甘愿的表情。

    「咦~~这应该是你负责的吧?你来回答。」

    雪之下也点头同意。

    「不留情面的指正也是一种温柔。」

    她说完要说的话,视线又落回手中的文库本。

    嗯……好吧。我在脑中构思回覆内容,把笔记型电脑拉过来,开始敲键盘。

    〈侍奉社的答覆〉

    『那纯粹是不认同你的初选评审跟编辑部有眼不识泰山。请你抱持自信,继续贯彻自己的路,千万不要放弃,追逐梦想到最后一口气,永永远远努力下去。』

    打完这一串字之后,我满足地吐出一口气。本则回覆的重点在于,故意把「最后一刻」写成「最后一口气」。

    「喔~自闭男好温柔。」

    「……对人温柔,真是一种残酷。」

    天真的由比滨看完我的回覆内容,惊讶地说道;雪之下则面带悲伤,垂下视线。

    总之,温柔的背后一定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