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③ 再怎么摸索,雪之下阳乃依然深不可测
    脚踏车追逐着自己的影子。

    傍晚将尽,河岸的林荫道完全暗下。我踩着脚踏车的踏板,把缓缓没入东京湾的夕阳抛在后方。

    侍奉社的活动暂时改为自由参加。所以从明天开始,我得以不用这么晚回家。

    在生存战的比赛规则下,我跟另外两人的方法不同,便不用勉强自己配合她们。我已经决定好自己的方法。这个方法不需要什么功夫,只需在投票当天动些手脚即可。

    因此,在投票日来临前,我唯一要做的就是避免妨碍她们。

    更重要的一点——

    即使我什么都不做,只要她们有采取行动就好。她们一定能用更圆满的方式解决问题。

    我选择互不干涉。

    谁说非得刻意拉近彼此的距离,弄得关系险恶不可?找出适当距离,并且保持那样的距离,同样是与人相处之道。

    社团活动的事情,暂且思考至此。

    但是说也奇怪,人类这种生物越是不想思考什么,越容易往其他地方胡思乱想。

    我才刚把学校的事忘到脑后,家里的事便自动填补空缺。结果,我想起早上在客厅跟小町闹得不愉快。

    她会不会还在生气……

    如果小町只是表面上发脾气,我大可在心里想着「真可爱」了事。但如果她开始对人不理不睬,便代表她真的在生气。老爸也常常因为被她当空气看待,跑去找老妈哭诉。

    今天父母亲应该也会晚回家,所以家里只有我跟小町两个人。

    在正常情况下,家里只有自己跟妹妹是让人雀跃不已的事。等等,这种情况好像一点也不正常。

    然而,唯有今天这一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还是等晚一点,小町的气消了再回去吧。

    于是,我把脚踏车的龙头转向右边。

    离开学校后走右边的国道,可以通到千叶。那里有电影院、书店、电动游乐场、漫画咖啡店等场所,是打发时间的好所在。

    毕业旅行期间,我也是一刻不得闲,几乎没机会一个人好好静一静。旅行回来的周末,又窝在家中虚度过去。

    现在总算能摆脱束缚,自由自在地翱翔了。我所喜欢的,本来就是独处的时间。

    我开始盘算要去哪里打发时间,心情随之平静下来。

    脚底踩着踏板,嘴上哼着「公主公主公主♪」,我化身为飙速宅男,在漫长的国道上前进。

    ×  ×  ×

    夕阳几乎完全西沉时,千叶开始变得生气蓬勃。我从十四号国道进入市区,往中央站的方向前进。

    这一带有安利美特、虎之穴,还有电影院,绝对不会让人感到无聊。

    我逛了几间商店,购买几本书,站在电影院前的告示牌仔细研究。

    一出略有兴趣的电影在一小时后上映,不如在附近找一间咖啡店,喝杯饮料再回来,时间应该刚刚好。

    电影院楼下正好有一间星巴克,可惜我始终搞不懂他们的点餐方法,也对自以为潮的文青不敢恭维,于是决定另觅他处。每次经过星巴克,看到里面坐着一个戴文青眼镜、用MacBook Air的家伙,那种地雷感实在难以用言语形容。超想拿一颗苹果往他的眼镜上砸。

    电影院的斜对面有一间甜甜圈店,在那里喝咖啡可以续杯,即使是咖啡欧蕾也提供续杯服务。点一杯咖啡欧蕾,调得很甜很甜再喝下去更是美妙。那正是千叶的口味。难得的下午茶时光,当然要好好享受才行。

    我进入店内,点一个欧菲香、一个法蓝奇,再加一杯咖啡欧蕾带上二楼,走向吧台座位。

    哇——一边享用甜食、喝甜腻腻的饮料一边阅读,简直幸福得不得了!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偶像,在被冷言冷语刺伤时吃一些甜食,也会马上变得幸福喔(注11 出自动画《偶像大师》片尾曲「THE IDOLM@STER」之歌词。)!

    我怀着雀跃的心情寻找空位。这时,视线一角好像有个人影看向这里。

    「哎呀,真是稀客。」

    我看向发话的女性。对方取下耳机,露出笑容,对我挥挥手。

    她身穿白色竖领上衣、粗织开襟毛衣,配上一件长裙。我可以想像出长裙底下一定是一双修长美腿。大概是她平常给人印象的关系,虽然全身上下皆为冬季装扮,看起来仍然很轻盈。

    她是侍奉社社长雪之下雪乃的姐姐,能力凌驾于雪之下以上的超完美女性,雪之下阳乃。

    阳乃跟这种甜甜圈店实在不怎么相称。把场景换到星巴克的窗边吧台的话,肯定美丽得像一幅画。

    我完全没料到竟然在这种地方撞见她,身体不自觉地僵硬。

    她的桌上摆着好几本摊开的书,没有一本是文库本,其中有的装订还特别豪华。我大略扫视过去,书中净是满满的英文字。她看的该不会是外文书?

    「……啊,你好。」

    我简单点头问候,随即走到远离她的座位坐下。话说回来,为什么开口的第一个字永远是「啊」?难不成跟英文单字的「a」一样,非得接在最前面才行?

    总之,先吃一口法蓝奇再说。

    可恶……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早知道就用外带的……太大意了……进来之前应该先确定有没有认识的人……

    没办法,赶快吃完东西,速速闪人吧。

    我正要大口喝咖啡欧蕾时,很不巧地发现饮料烫得要命。

    怕烫的我「呼——呼——」地对着杯子猛吹。这时,阳乃带着托盘坐到我隔壁。

    「有什么好逃的,很没礼貌耶~」

    「啊,没有。只是担心打扰到你。」

    你可以视作独行侠特有的体贴。这个道理如同一个人在街上闲晃,偶然碰到认识的人时,尽管双方试着稍微寒暄几句,心里其实不约而同地暗忖「这样是该怎么结束……」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先一步产生对对方过意不去的心情。

    面对意想不到的巧遇时,必须在第一时间立刻撤退,千万不可自恃过高。

    然而,如果对方是像阳乃这种没什么私人空间概念的人,大概不会考虑那么多。她快速翻到夹着书签的那一页,用跟先前完全相同的姿势继续看书。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仿佛一开始便坐在我旁边。

    既然你坐到这里同样是在看书,特地把座位换过来的意义为何……

    我看着阳乃,心想这个人真自由奔放。阳乃的视线落在书页上,对我开口:

    「你来这里做什么?」

    「……消磨时间,等电影开演。」

    「喔~跟我差不多。」

    「……你也要看电影?」

    我的话音多出一分嫌恶,但这也怪不得我。万一我们要看的是同一场电影,就算在这里分开,到了电影院仍然免不了再巧遇,使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阳乃爽朗的回答化解我的担忧。

    「嗯?没有没有,我等一下要跟朋友去吃饭,先来这里打发时间。」

    经她一提,我想起阳乃念的大学好像在离这里不远的西千叶。虽然西千叶一带不缺小酌的地方,但几乎没有灯光美、气氛佳的餐厅。想找地方好好吃东西的话,的确有可能来千叶。说到千叶这里有什么灯光美、气氛佳的餐厅……成田家拉面?

    想想那背部脂肪,有如纯洁的白雪,不觉得气氛超棒的吗!

    「跟朋友吗……那么我先失陪,不打扰你了。」

    「时间还没到,不急不急。我们一起消磨时间吧!」

    阳乃把座位拉得更近,好近好近好柔软太近了太近了还有你怎么这么香……我挪动身体,要把距离拉开,结果她又继续地挤过来。

    然后,在我的耳边轻声说:

    「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类型的人。」

    刹那间,我的背脊窜过一阵寒意。这不是出自纯粹的恐惧,比较接近站在悬崖边,凝望脚下深不见底,仿佛永远坠不到最深处的黑暗洞穴的快感。她的声音充满媚惑,嘴唇又那么艳丽,使我连她搭到自己肩上的纤细手指都在意不已。

    我吓得看向阳乃,跟她水汪汪的大眼对个正着。阳乃的嘴角泛起鬼魅般的笑意,我心甘情愿上那种表情的当。可是对阳乃来说,她顶多只会觉得我的反应很有趣。

    如同要印证我的想法,阳乃突然离开我的身旁,咯咯咯地笑起来。

    「只要我不说话,你就不会主动开口。不过我开口的时候,你也会好好回答。嗯,很乖很乖。想打发时间的话,找你准不会错。」

    我完全不觉得自己被称赞……而且听她那么说,我简直比最近的网页游戏还不如。你看看嘛,现在连把《舰队Collection》摆着不管,它都会自己发出声音。

    阳乃回头看自己的书,顺便补充:

    「十之八九的男生总是很努力地找话题。看到他们那样便觉得好难受。」

    啊……我了解,非常了解……

    就是有男生为了博得女生的好感,拚了命地绞尽脑汁,挤出一个又一个的话题。他们平常明明默不吭声,难得找到开口的机会时,硬是勉强自己鼓起勇气打开话匣子,最后以没说到什么话告终。看到这种人的确很难受——等等,这不就是国中时代的我?

    不管怎么样,阳乃的举动使我错过离开现场的机会。现在只能静待下一个时机。

    无妨,一声不吭对我来说不是难事。真要说的话,这还是我的强项。

    我懂了。果然还是沉默寡言的男生比较吃香。

    来了来了……独行侠的时代终于来了!不主动开口对话的男生即将掀起流行(但不代表会受欢迎)!

    只要我不主动开口,两人之间便没有对话。

    悠闲的时光缓缓流过。

    仔细想想,校庆结束后,我到今天才再度跟她见面。

    相隔一段时间,她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或许是她今天话特别少的关系——不,用「稳重」形容可能更正确。

    看来雪之下不在现场,她便收敛许多,不会特地找麻烦。喂,这个人究竟多喜欢自己的妹妹?但是等一下,我不是也很喜欢自己的妹妹吗?虽然因为今天早上的事情,她现在八成很气我……

    早上跟小町的争执倏地浮现脑海,使我有点消沉下来。这种时候只能思考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

    嗯,甜甜圈真好吃……可惜咖啡欧蕾略嫌不够甜,但附近又没有炼乳球,只好改加砂糖代替。我继续喝调味过的咖啡欧蕾,瞥着视线一角的阳乃。

    阳乃一手撑脸颊,阅读摊在桌上的书,时而拿起咖啡啜饮。

    她静静看书的姿态,果然跟雪之下一模一样。

    从翻过书页的指尖,喝咖啡时露出的白皙颈部,到眯起双眼研究书中文字的眼神——

    在在像极了我认识将近半年的雪之下雪乃。

    「嗯?」阳乃察觉我的视线,把脸略微转过来,问我有什么事。

    我摇摇头。

    「……没什么,我要跟店员续杯。」

    「嗯,我的也拜托啰。」

    我接过阳乃的杯子,连同自己的份,跟经过的店员要求加满饮料,再把她的杯子轻轻放到不影响阅读的地方。

    一直注意她也很奇怪,所以我拿出刚买的书阅读。

    两人之间只剩下翻页的声响。

    店内播放的音乐不至于让我分心,但歌词也太莫名其妙了吧?什么叫做「你是我的甜甜圈(注12 出自山下达郎演唱之「DONUT SONG」,原文为「君のことドㄧナツ」。)」?虽然听久了就觉得满好听的。

    咖啡欧蕾终于下再烫口,我一边喝,一边翻阅手上的书。忽然间,隔壁的阳乃开口说道:

    「比企谷。」

    「有。」

    我们的视线不离书页,直接这么对话。

    「聊些有趣的事吧~」

    「……」

    听到最不想听的问题,我不禁闭口不语,心中的苦闷想必也表现在脸上。这个人是怎么样……我看向阳乃,她倒是露出满脸笑容。

    「怎么一副超讨厌的样子……哎呀~跟我想的一样~」

    阳乃开心地爆笑出声。我说你啊,既然知道我会有这种反应,一开始便别问好不好……

    本来以为她今天不会作怪,想不到还是冷不防地捉弄我。

    天真烂漫、自由自在、旁若无人——

    我终究摸不透这种人,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阳乃读到一个段落,阖起书本,大大舒展一下筋骨。我说,这样让我有点分心……因为你的某个部位跟令妹相差甚大。

    「雪乃过得好不好?」

    她拿起杯子,用指尖轻抚杯缘。

    「……嗯,跟往常一样。」

    「这样啊,那就好。」

    她自己提出这个问题,却一副对答案兴趣缺缺的样子,把书收进自己的背包,然后手肘撑在空出的桌面,十指交扣,把下颚靠在手背上。报告司令!你的坐姿像极了某个地方的司令!

    阳乃看着我,故意郑重其事地清一下喉咙。

    「那么……之后呢?」

    「嗯……」

    「应该多少有进展吧?」

    非常抱歉,这句话缺乏主词,使我判断不出你想说的是什么,只能发出似懂非懂的声音。阳乃睁大眼睛,继续说:

    「你们不是刚结束毕业旅行?」

    「你记得真清楚。」

    毕竟阳乃也待过总武高中,应该多少记得什么时候有什么活动。话虽如此,她还是准确地直接说中。

    她听到我语带惊讶,才略微得意地揭晓原因。

    「因为我们收到了伴手礼。」

    看来那份伴手礼正是雪之下寄的。由此可以推断,她没有亲自回家一趟。

    「竟然特地用宅配寄送……」

    那个人是笨蛋吗?根本没有买多少东西,还舍不得搭几站电车回去……

    阳乃双手捧起杯子,无奈地叹一口气。

    「她大概不想看到我们。」

    「不想看到你们还愿意买伴手礼……礼数真周到……」

    我既感到佩服,又觉得被她打败,不禁自言自语。不过仔细想想,这也颇有雪之下的作风,好像不是不能理解。阳乃听见我的低喃,只是摇摇头。

    「不,我想不是那样。」

    她直截了当地否定我的看法,我心生疑惑,转动眼睛瞄过去。在我的认知中,雪之下的确是很讲礼数、重礼节的人。难道我哪里看走眼了?

    阳乃倾斜杯子,看着在里面晃动的黑色液体。

    「尽管心里讨厌,但又不想被讨厌吧……」

    她的语调转趋轻柔,其中似乎夹杂温柔与怜悯。这句话想必是说给自己,以及不在此处的某个人听。

    我明白自己绝对不能追问下去,所以只是闭口不语。

    阳乃发现两人都没出声,放下杯子,故意用夸张的动作把身体转过来。

    「不过,毕业旅行后便没有其他重大活动,接下来就要专心念书准备考试了吧。不觉得这样很无趣吗?」

    为了避免气氛尴尬,我决定搭上话题。

    「还好。而且之后还有学生会选举。」

    「咦?选举?现在不是应该结束了?」

    阳乃愣了一下,把头歪到一边思考。不愧是待过总武高中的人,对学校的活动了若指掌。

    「好像是参选人数不足,所以延期举行。」

    「这样啊~所以说,巡也终于要交棒了吗……」

    她满是感慨地说道。在我的心目中,巡学姐是很可靠的前辈——才怪,一点也不可靠。我根本不敢麻烦她,怎么想都是她反过来麻烦我才对。所以在我的心目中,她应该是很可爱的学姐,在阳乃的心目中,则是可爱的学妹。搞什么,不管怎么样巡学姐都超可爱的!

    阳乃也想起那位可爱的学姐,发出咯咯轻笑。

    「按照巡的个性,她没去拜托雪乃接下一任学生会长?」

    「嗯——没有喔。」

    「什么嘛,真无趣~」

    她不满地上下晃动双腿。

    「……所以说,雪乃不会当学生会长啰。」

    「恐怕。」

    雪之下目前采取的方法,是拥立其他学生参选。尽管无从得知她是否想好人选,我还是能轻松预见这种方法将滞碍难行。以所需的时间跟精神成本考虑,我怎么想都不认为是好方法。

    那么,她到底打算怎么做——我思考到一半,隔壁传来寻思的声音。

    「哼嗯……」

    明明只是单纯不过的呼吸声,我却很难不去注意。那阵声音并不妩媚,也不诱人。她望向窗外,微微上扬的嘴角让我感到可疑。

    「……请问,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我停顿一拍才把问题说出口。阳乃看回来,再度对我露出讨喜的笑容。

    「嗯?没什么,因为我自己也没当过。」

    「这样啊。有点意外呢。」

    本来以为阳乃既然当过校庆执行委员会的主委,一定也担任过学生会长。

    她轻描淡写地否定。

    「是吗?学生会长的工作又麻烦又枯燥,我不喜欢。」

    「喔,原来是这样。」

    好像可以理解。

    事实上,学生会的大部分工作都很枯燥。遇到校庆这类重大活动时,固然会站上第一线掌控全盘。但是,其他不是像这次选举管理委员会的幕后筹划,便是一堆机械性的庶务工作。

    学生会成员大多待在办工室,一边吃零嘴一边处理做不完的事。但要是出什么状况,将得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更何况学生会成员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做全校学生的楷模。要形容的话,其实跟公务员差不多。看看《迷糊公务员》,即可窥知一二。

    虽然阳乃不是好大喜功的人,至少也是享乐主义者。她最喜欢快快乐乐、热热闹闹的事。跟长时间埋头卖力工作的学生会比起来,担任校庆执行委员会的主委,把盛大的庆典办到最好,才更符合她的个性。

    然而,此刻的她不带一丝那样的开朗。

    「……真无趣。」

    这句话音之冰冷,让我寒到骨子内。下一秒,她立刻轻笑起来。她到底有什么打算?

    正当我犹豫该不该问出口时,另一个方向传来叫我的声音。

    「咦?比企谷?」

    预料之外的声音尖锐刺耳,仿佛刮着我的脑门。

    我回过头,看见两名高中女生。

    其中一人留着烫成波浪卷的鲍伯型短发,眼角略微上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开口叫我的应该就是这个人。

    她穿着离我家很近的海滨综合高中制服,手上却拿着东京都内某私立高中的书包。我对她的那身打扮相当陌生。

    尽管如此,自己却一眼立刻认出来。

    「……折本。」

    我脱口而出对方的名字。

    她是我国中时的同班同学。我一直以为自己早已把这个人封存至记忆最深处。

    尽管如此,自己却自然而然地想起她的名字。

    ×  ×  ×

    面对意想不到的巧遇,我顿时全身僵硬。

    我跟对方对看几秒,确定没有认错人。

    两、三年前的往事闪过脑海,我的头皮跟背部开始冒出冷汗。

    折本的身边也有同伴。那个人同样穿着海滨综合高中的制服,谨慎地看着我。

    对方直接被晾在一旁,但折本并不怎么在意,「啪」地轻拍一下我的肩膀。

    「哇~超怀念的!看到你出现真是太稀奇了!」

    她毫不客气地盯着我猛瞧,我只能勉强挤出生硬的笑容。

    以我过去念的国中而言,遇到我的机会的确非常低。再说,即使我注意到认识的同学,对方也不见得注意到我。

    但是要说稀奇的话,折本竟然认出我,还过来对我搭话,也算得上够稀奇。从这方面来说,我们国中毕业后,并没有什么改变。

    折本是不折不扣的装熟魔人,自称直爽派的大姐。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人,她都有办法上前搭话,把两人间的距离拉到最近。

    她连喊好几声稀奇后,突然停下动作。

    「咦,比企谷,你念总武高中?」

    「嗯,对。」

    被她这么一问,我也扭动身体,看看自己的制服。在千叶县内名列前茅的公立升学型高中里,大概只有总武高中用外套当制服,所以这一带的学生能一眼认出我们。

    折本也佩服地叹道:

    「哇~真意外——原来你的头脑那么好!啊,不过仔细想想,我们从来不知道你的考试成绩,谁教你都不开口说话。」

    她还是老样子,讲话不留情面。为了不跟对方造成隔阂,她才刻意这么挖苦。

    我可以看出她以直爽派为目标。

    接着,折本的注意力理所当然地转移至一旁的阳乃。

    「她是你的女朋友?」

    她语带疑惑,用不安好心的眼神打量我们。我下意识地低声回答:

    「不……」

    「果然~我就知道不可能嘛!」

    她高兴地开怀大笑,一旁的友人也遮住嘴角,以免笑得太明显。

    过去,我以为那样的笑容代表爽朗,以为对谁都能毫无隔阂地对话是温柔的表现。

    「哈哈哈……」

    我在陪笑什么?真不舒服。

    两、三年前的往事即将从记忆中解放,我用一串干笑把它抛出大脑。

    阳乃听到这里,忽然凑过来看着我的脸。

    「她们……是你的朋友?」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语气像是「原来你有朋友」?请问这是我的错觉吗?

    只不过,我跟折本的确不是朋友,所以无法反驳什么。

    好在我知道这种情况下的最佳回答。

    「国中的同班同学。」

    没错,这才是标准答案。每次听我以为是朋友的人介绍自己,他们也都用这套说词。

    我回答后,折本向阳乃鞠躬致意。

    「我叫做折本佳织。」

    阳乃听完折本的自我介绍,用打量般的视线注视她。

    「嗯……啊,我是雪之下阳乃,是比企谷的……的……比企谷,我跟你是什么关系?」

    「你问我我问谁……」

    还有,为什么你要把身体凑过来?想引诱我吗?不要抬起眼睛看着我好不好?

    「说是朋友好像也怪怪的。嗯——姐姐?或是将来的姐姐……」

    阳乃抚着下颚思索,不时往这里瞄过来,我也用白眼回敬。接着,她露出笑容如此提议:

    「啊,不然取中间值,女朋友怎么样?」

    哇,你的告白太有创意了!

    这个人是傻瓜不成?奇怪,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才觉得朋友跟姐姐的中间值是女朋友?不过,把姐姐换成妹妹的话……Magic!好吧,不可能。是我想太多。

    阳乃纯粹寻我开心的意图太明显,根本没有会错意的空间。因此,我得以冷静地回应:

    「直接说学姐不就好了吗?」

    「你好冷淡喔~」

    她不满意这个答案,不悦地鼓起脸颊。我的心里涌起戳一下她脸颊的念头,但很快明白根本不可行,所以只是耸耸肩膀。

    虽然阳乃表现得太过刻意,也多亏有她在场,我才不至于想太多。这恐怕是我第一次想感谢她。

    要是今天我独自坐在这里,然后巧遇折本,被她搭话,我的心情一定会越来越低落,回家后对着墙壁自言自语五小时之久。

    折本佳织是我国中时代最大的心灵创伤。

    希望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被挖掘出来前,她们能赶快离开。然而,上天没听见我的祈求,折本跟阳乃仍继续对话。

    「学姐跟学弟的关系,感觉很棒呢~」

    「没错吧——不过,还不只这样喔!」

    「咦——其他还有什么?」

    折本的朋友不时在一旁点头,听她们闲聊下去。

    我只是默默地听着。

    表面程度的对话仿佛没有终点,永无止尽地向前滑行。

    在这段期间,我所能做的仅有叹气跟喝咖啡。

    我觉得自己好像被丢进看不见边际的地雷区。

    忽然间,对话声停了下来。

    在初次见面的情况下,她们已经算聊得很久。现在该是解散的时候了。

    然而,阳乃相当自然地盘起双手,用淡淡的笑容问道:

    「你跟比企谷同一所国中啊……有没有发生过有趣的事?」

    「嗯——」听到这个问题,折本开始在记忆中翻找。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不,我几乎可以确定她会说什么。

    「果然~一定有对不对?啊,八卦八卦!姐姐想听他的八卦!」

    阳乃从旁漏风点火,似乎相当期待。

    我的背后再度冒出冷汗。国中时代的记忆被唤醒,我差点笑出来。唉,亏你记得这么清楚……完全被自己打败。人类记得的,永远只有不愉快的回忆。

    如果——如果自己的沟通技巧再好一点,我想必会主动提起那段八卦,把它当成笑话自嘲。

    由自己说出口跟被别人抖出来是截然不同的事。现在我应该先下手为强。

    然而,在我思考、犹豫的过程中,已经错失机会。

    折本把波浪般的头发往上拨,害羞地笑起来。

    「啊~我想起来了。比企谷曾经跟我告白过喔~」

    她干脆地吐露事实。

    「骗人——」

    「真让人好奇!」

    不只是阳乃,折本的朋友也兴奋地加入话题。

    折本打出这张牌,成功炒热现场气氛。她愉快地继续说下去。

    「因为我从来没跟他说过话,当时真的吓一大跳呢!」

    不对。

    我其实跟她说过话。我记得很清楚。

    或许她本人没有印象——说得更正确些,她可能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跟我说话。

    不仅如此,我还传简讯给她过。

    出于同情也好,看我可怜也罢,我好不容易换到一个手机信箱后,开始为要传什么内容大伤脑筋。后来总算随便掰出理由,把简讯传出去。传出去后,又为对方会不会回信坐立难安,痴痴等待时收到的电子报还被我一怒之下取消订阅。

    折本大概不晓得,也不记得这些事。

    那段时期,每个人都一定喜欢着某个人,所以不会对交友圈外的人产生半点兴趣。即使圈外人的行为沦为单纯的笑柄,也不容许留存在他们的记忆。

    话语唤醒记忆,记忆又使感情生波。

    早该被遗忘在遥远过去的荒唐事迹,准确地戳到当时的痛处。

    因为长时间扭曲陪笑而发僵的嘴角,缓缓吐出一口深深的气。

    「咦~想不到你也会告白啊~」

    阳乃惊讶地说道。她愉快的眼神却暗藏几分暴虐。我甚至怀疑,她正是察觉我对折本的反应不太对劲,才故意问这个问题。

    我看着地面的角落,勉强开口。

    「嗯,都是往事了……」

    「对啊!都是往事了,没什么关系啦!」

    尽管我跟折本说一样的话,背后的意涵恐怕完全不同。

    那些都成为往事,已经过去的往事,所以怎么说都没关系,所以她天真无邪地笑着。

    折本应该没有恶意,她只是想跟大家快乐地聊天。折本的朋友跟阳乃也觉得很有趣,跟着一起笑。

    现在的情况跟当时如出一辙。

    那个时候,告白的当下明明只有我们两人,到了第二天,消息却不知为何在全班传开,阵阵嘲笑从远方传入耳里。

    告白之后被拒绝本身其实没什么关系。

    随着时间过去,这只会成为年少时期的可笑往事,收藏在心里。

    痛苦的地方,在于察觉自己为了这点小事,而对心仪的女生失望。真正不对的明明是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察觉不到的自己。唯有年幼造成的无知,无法一笑置之。

    她们接下来的几句交谈,我完全没有听进去。

    我大概是恍神,不小心让思绪陷在过去。

    「啊,对了。比企谷。」

    「嗯?」

    折本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她早已把上一个话题抛到脑后,进入新的话题。

    「你不是念总武吗?知不知道叶山同学?」

    「叶山……」

    我复诵一次名字,折本也马上把身体往前倾。

    「对,足球社的叶山同学!」

    听到这里,即可确定她说的正是我认识的叶山隼人。

    「喔,是知道——」

    「真的吗!好多女生想要跟他认识喔,像是这一位~」

    我还没说完,折本便迫不及待地打断,指向身旁的朋友。

    「啊,这位是跟我同一所高中的朋友,仲町千佳。」

    那位名叫仲町千佳的少女露出暧昧的笑容,对我轻轻点头示意。折本用手肘戳一下她。

    「听到了吗,千佳?他搞不好会帮你介绍叶山喔!」

    「咦~~我不用啦~~」

    仲町嘴巴上这么说,脸部倒是很老实地害羞起来。看来她对我颇为期待。

    但是非常遗憾,我跟叶山不熟识,彼此也没有留联络方式。

    「可是,我跟他不熟——」

    折本听了并没有特别失望,而是了然于心地用力点头。

    「啊~~也是啦。你们应该不会有交集。」

    「哈哈哈……」

    我再度发出干笑。从先前开始,便一直觉得喉咙里好像梗着什么。

    我连续咳几下,阳乃用细微到快听不见的声音低喃:

    「嗯……满有意思的。」

    「咦?」

    我看向阳乃,她的双眼发出诡异的光芒,兴奋地举起手开口:

    「交给姐姐吧!姐姐帮你们介绍!」

    「啊?」

    所有人皆忍不住怀疑自己听到什么。在此期间,阳乃迅速掏出手机打电话。

    她用拳头轻敲桌面,等待电话接通。经过大约三次铃声的时间,对方接起电话,她对着话筒快速下达指示:

    「啊,隼人?现在有空吗?不管,你直接过来。」

    她交代完必要事项,马上切断通话。

    「你在做什么……」

    「呵呵呵~♪」

    阳乃的脸上堆满笑容。

    为什么她那么兴致勃勃……

    ×  ×  ×

    等待叶山抵达的空档,我望着窗外的街景发呆。

    夕阳已完全落下,热闹的夜生活即将展开。

    对街KTV的招牌霓虹灯兴奋地朝路人眨眼,头顶上的单轨电车割开夜空,在路上来来往往的大多是年轻人,大家排成一路横队漫步闲晃。

    经过一阵子,我听到某人上楼的脚步声。

    「喔,来了吗。」

    阳乃后仰上半身,看向楼梯口。上楼的果然是叶山隼人。

    叶山穿着制服,身上斜背单肩包,他似乎是社团活动结束后直接过来。他看到我们,略显疲惫地松开胸前的领绳。

    「阳乃姐,找我来有什么事?」

    他对阳乃问道,接着看向折本跟仲町,最后把视线挪过来,在我的身上停住。

    「有女孩子想要跟你认识。」

    阳乃张开双手,比向折本她们。

    她们八成没想到叶山真的会来,兴奋地凑在一起交头接耳。

    「喔……」

    叶山叹一口很轻很轻、几乎不会让人注意到的气。

    下一秒,他立刻换上笑容。

    「初次见面,我是叶山隼人。」

    叶山切换体内某处的开关,回到大家最熟悉的模样。他自然流畅地自我介绍后,进入闲谈时间。

    此刻的折本跟仲町看起来比先前更加讨喜。

    多亏她们的注意力完全转移至叶山身上,我才得以喘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连开着暖气的室内空间都开始舒服起来。

    既然叶山也来了,我大可把事情交给这群年轻人,自己先离开了吧……搞到最后,今天恐怕是看不成电影了……不过,我敢说即使等一下进电影院,自己也会在短短几秒内睡着。

    我阖上读到一半的文库本,收进书包,静静等待开口告辞的时机。结果,那四个人越聊越起劲。

    「对了,下次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啊,好啊好啊!」

    折本跟仲町开口后,叶山也轻轻点头微笑。

    他不需特别回答「好」或「不好」,只是稍微用态度表现一下,对方便明白自己的意思。

    这种技巧只有帅哥行得通。要是换做平均值以下的男生,只会被认为优柔寡断,或者被彻底无视。

    「嗯,这个点子真不错。大家一起出游是非常棒的事。」

    阳乃盘起双手,正经八百地点头。

    在场有人赞成后,折本她们更加兴奋,开始讨论要去哪里玩。

    等等,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虽然阳乃说「大家一起出游」,这里的「大家」应该不包括我吧……

    好吧,这有什么好怀疑。

    对那群女生来说,我不过是召唤叶山用的祭品。若想升级召唤等级五以上的怪兽,不是得释放低等怪物送去墓地才行吗?所以这也是不得已的嘛~大家一起遵守规则,快乐地决斗吧(注13 出自《游戏王》之战斗规则与台词。)!

    已经被送至墓地的独行侠,只能静静观察事情发展。

    尽管一群人相谈甚欢,经过不到十五分钟,叶山便用柔软的身段闪过女生的攻势,漂亮地让她们离开现场。

    「那么,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嗯!下次再见啰,叶山同学!我会传简讯给你!」

    折本跟仲町挥手道别,叶由也举手回应。她们离去之际,我依然听到她们左一句「好帅喔」,右一句「天啊」,热烈地讨论感想,直到两人消失在楼梯口,声音才离我们远去。

    完全看不到折本她们后,叶山倏地收起笑容,用冷冷的表情瞪一眼阳乃。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因为很有趣嘛~」

    阳乃笑得很开心,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她的态度散发明显的恶意,跟「天真无邪」的形容词差得很遥远。

    叶山大概是想劝戒或责备阳乃,叹了一口气。

    「又来了……还有,为什么连他也在?他跟你们没什么关系吧。」

    他只把脸转过来。阳乃马上回答:

    「当然有关系啰!刚才那个……啊,就是烫卷发的那个女生,是比企谷以前喜欢的人喔!不觉得超有趣吗?真想告诉雪乃,看看她有什么反应……比企谷,你觉得怎样?」

    阳乃说完后,对我露出微笑。可是,觉得有趣的只有她一个人。

    我怎么可能觉得有趣?叶山听了,也不知为何跟着面露阴郁。

    「……」

    阳乃心情大好,我跟叶山则闭口不语。

    她见我们不答腔,也无趣地轻叹一声,从座位上起身转换心情,拍拍叶山的肩膀。

    「总之,去跟她们玩玩吧。说不定意外地有意思喔。」

    叶山垂下肩膀,望向自己跟阳乃的脚边,无力地说:

    「不可能……」

    「是吗?难说喔~」

    阳乃不以为意,拉开袖子看看精致的粉红银色手表。

    「嗯,时间打发得差不多了。我先走啰!」

    她一说完,快手快脚地收拾好东西,接着在我的耳边低语,如同要说什么秘密。

    「比企谷,今天谢谢你陪我啰。」

    新鲜花朵的香气窜入鼻腔,轻柔的吐气逗弄着耳垂。我不禁吓一大跳。这样耳朵很痒,可以不要这么做吗?

    我连忙后退两、三步,跟阳乃拉开距离。阳乃直接从空出的地方走向下楼方向。

    离去之际,她转身对这里挥手。

    「有进展的话要告诉我喔~」

    这句话似乎是说给我听。可惜我没有受到邀请,哪里会有什么进展——我一边在心里抱怨,一边点头目送抛。

    聒噪的女生通通退场后,一阵沉默笼罩下来。

    剩下我跟叶山留在原处。

    话虽如此,我们没有什么事可做。

    而且,现在也无需再说什么。

    我们早已对话过,将一切画下句点。即使两人拥有类似的目的,心怀类似的理想,彼此间的隔阂仍然大到令人绝望。

    从今以后,我们恐怕不会再有交集。今天早上看到叶山他们的态度时,我便明白这一点。这是我,也是叶山做出的选择。

    我拿起书包,迈步离去。

    「你……」

    这时,背后传来叶山微弱的声音。

    我没有什么好对他说的,但还是反射性地停下脚步,维持看着前方的视线,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阳乃姐很喜欢你呢。」

    「啥?」

    这句话出乎我的意料,我忍不住把头转回去。

    叶山跟我对上视线,轻轻笑了一下。我有种被他看透一切的感觉,转回前方啐道:

    「别闹了好吗?她只是在寻我开心。」

    「至少她对你满有兴趣的。」

    叶山又对我开口。

    接着,他的语气急速转变。

    「阳乃姐从来不对没兴趣的人找麻烦,她什么都不会做……她会做的事只有两种——把喜欢的东西玩弄到死,或把讨厌的东西彻底粉碎。」

    这是对我的忠告,抑或是警告?叶山的话语明显带着刺。尽管心里好奇他此刻的表情,我仍旧没有回头。

    「……那可真恐怖。」

    我如实说出自己的感想。这也是自己早就发现的事实。

    ×  ×  ×

    我沿着夜晚的国道骑脚踏车,好不容易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明明离开这里不到一天,我却感到异常地怀念。

    回到家后,我打开大门,难得看到小雪出来迎接。

    它无精打采地叫了一声,用头跟身体在我的脚边磨蹭。喂,快点走开,衣服会沾上你的毛!

    「怎么啦?」

    猫当然不可能回答我的问题,它只是老大不高兴地喷一声气。那是什么意思,在跟我喵安吗(注14 出自漫画《悠悠哉哉少女日和》角色宫内蓬华之招呼用语。)?

    「好啦,上楼去。」

    我对小雪说道,爬上楼梯。

    二楼一片漆黑。

    通常父母亲不会这么早回来,小町似乎也还没回家。大考就在三个月后,她大概去补习班用功了吧。

    由于制服沾上小雪的毛,我去房间换穿平时的运动衫。

    我把脱下的制服随手一扔,走向客厅。今天既然难得光顾甜甜圈店,当然没忘记顺便买一些回来。希望这些甜甜圈能让我稍微恢复心情。

    等待多时的小雪又过来对我喵喵叫。

    「怎么,还有什么事?」

    她一边叫,一边走向厨房。

    厨房内有一个盆子,上用木制字母拼出「KAMAKURA」,猛一看很容易让人误认为「KADOKAWA」,不过说穿了,这其实只是小町做给小雪的食物盆。

    食物盆里只剩下丁点饲料的碎片跟粉末。

    「饲料吃完了吗……」

    搞什么,原来你不是来迎接我回家,只是要抱怨「我快饿死了」是吗?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我打开放在厨房的收纳箱,拿出让每只猫都难以抗拒,名字很像银之匙的猫饲料(注15 指日本猫饲料品牌,原名为「银のスプㄧン」。),倒进小雪的食物盆。说到猫饲料,加入牛奶后应该很像巧克力口味的早餐谷片。

    小雪一看到食物,迫不及待地把头挤过来。我开始分不清楚自己是把饲料倒进盆子,还是倒在小雪的头上。

    「记得细嚼慢咽啊。」

    最后,我摸一把小雪,帮它拍掉头上的饲料粉,摇摇晃晃地走向沙发,一屁股倒上去。

    我深深地叹好几口气,像是在做深呼吸。

    就这样动也不动好一会儿后,小雪慢慢晃来我的脚边。

    它是来向我报告自己吃饱了吗——才刚这么想,小雪便跳上我的大腿,心满意足地喷一口气,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怎么,想不到你选挺识趣的嘛。」

    虽然它也可能只是因为天冷,把我当成大型热水袋。现在姑且先往好的方向解释。

    我抚摸小雪的背,帮它刷毛。刷着刷着,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

    真是漫长的一天。

    累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