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⑧ 于是,雪之下雪乃——
    入夜后,临海的得士尼乐园吹起冷飕飕的风。

    风太强劲的话,花车游行后的烟火有可能取消。园方到目前为止尚未发出任何通知,看来是会照常举行。

    我们在猫熊强尼贩卖店买好礼物后,又搭乘几项游乐设施,拍一些参考用的照片。虽然我很怀疑这些照片发挥得了多少用处,一想到周末两天也做不了什么事,便觉得不至于完全没有用处。

    一行人整天都在走动,双脚站立的时间一长,疲劳感越来越强烈。我们途中休息过几次,不过,园区内这么拥挤,也没办法完全放松,每个人的脸上皆写满疲惫。

    我们打算在花车游行开始前,再搭乘最后一项游乐设施,但大家行走的速度明显比白天慢了许多。

    出于个人的习惯,跟着一群人行动时,我总是自然而然地落到斜后方。从这个位置看过去,每个人疲累不想说话的表情一览无遗。

    我注意到斜前方的一色主动去向户部开口。

    「……户部学长,借一步说话好吗?」

    「喔?怎么啦,伊吕波?」

    一色刻意压低音量,不希望引人注意,户部的嗓门却跟平常一样大。她赶紧拉拉户部的袖子,暗示他别那么大声,接着凑到耳边说悄悄话。

    「……咦,真的?」

    跟惊讶比起来,户部的表情更像是不太愿意。他一脸为难地小心打量四周,小声地对一色说了什么。平常那么聒噪的户部忽然变得神秘兮兮,绝对代表哪里有问题。

    他们仅对话两、三句便结束,一色轻轻对户部行礼,随即快步走向前面的叶山与三浦。她大概是对户部提出什么请求,户部在后面看着,不断拉扯后发际,似乎不知如何是好。

    一色走到叶山身边,叶山的旁边就是三浦。他们大概打算沿着这条路穿过广场。

    一色向叶山搭话,叶山也神采奕奕地回答,两个人看起来还非常有精神。一旁的三浦拖着脚步,看来已经累了。

    跟在他们后方的由比滨和海老名高声谈笑,仍然神采奕奕。

    落在后面的我则有点疲惫。

    雪之下走在跟我差不多的位置,步伐同样有些缓慢。她的体力本来就比较差,加上园内人山人海,疲劳感只会更加强烈。

    她纤细的双腿看起来很沉重,走着走着,还深深叹一口气。

    「你还好吧?」

    「没事。」

    我出声询问,得到的却是冷淡的回答。不知是疲惫的关系,还是彼此间仍然存在难以掌握的距离感,她甚至不看这里一眼。

    「啊,糟糕!」

    前方传来由比滨的声音,我转头看过去。

    为了确保待会儿花车游行的畅通,工作人员正准备封闭广场前方的道路。

    由比滨跟海老名拔腿往前冲,赶在道路被封住的前一刻抵达对面,落在后面的我们则根本来不及跑。

    她们跑到另外一边,才想起被丢下的我们。由比滨转过头朝这里挥手,发出「喂——」的呼喊,我稍微举起手回应。

    「你们先走,我们随后跟上!」

    「知道了——」

    她再对我们挥一次手,便继续向前寻找叶山等人。我目送她们离去后,回头对雪之下说:

    「……走吧。」

    「嗯。」

    反正我们知道要去哪里,即使接下来得绕过广场走其他路,最后还是能到达目的地。但由于花车游行前的道路管制,这一侧的人潮一口气增加许多。

    不仅如此,随着夜晚降临,游乐设施亮起七彩灯光,许多人停下脚步拍照留念,使我们的前进速度不如预期。

    最后一项要措乘的游乐设施是「瀑布山」,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到这里。然而,由比滨等人并不在入口。

    雪之下同样环顾四周,确定找不到人之后,低声说道:

    「打电话联络看看。」

    「好……」

    我拿出手机,拨给那群人之中唯一出现在通讯录内的人。经过三声响铃,电话终于接通。

    『喂——』

    听筒内除了由比滨,还传来吱吱喳喳的吵嚷,大概是叶山他们在聊天。

    「我们到门口了,你们在哪里?」

    『啊,抱歉,我们先进来了。』

    「喔,是喔……」

    本来以为他们会在门口等,结果却放我们鸽子……我的心灵有点受到打击。由比滨察觉苗头不对,赶紧补充:

    『没、没关系的!你们走快速通行道,很快就能跟我们会合。现在的人比较少,队伍前进满快的,所以才想说,先进去应该没关系……』

    听到她这么说,我看向队伍。

    排队的人的确比平时少很多,只延伸到等待三十分钟的标示牌;再观察队伍的移动速度,实际等待时间说不定会更短。而且由比滨也提到,中途切换至快速通行专用道的话,的确能很快跟他们会合才是。有些游客排到一半想去洗手间时,同样会走这条专用道,所以我们应该也能从那里过去找由比滨。

    「知道了。」

    『嗯,待会儿见!』

    结束通话后,我看向雪之下。

    「直接进去跟他们会合。」

    雪之下点点头,我们加入排队的行列。

    快速通行券上明确记载可使用的时间,工作人员会确实检查,因此我们无法一开始就走专用道,而是跟其他人一起排在一般队伍里。不过,大家这个时间可能都涌至广场,等着看花车游行,因此一般队伍的前进速度也很快。

    「总之,先往前走到队伍停下来的地方。」

    先尽可能往前走,再切换至快速通行道,即可很快与由比滨他们会合。

    不知不觉间,我们来到很前面的地方。

    这时,前方一群穿着某校校服的学生传出纠纷。那群人看准花车游行跟烟火秀表演时,在这里排队的人大幅减少,一口气连续搭乘好几次。他们正因为「原本就排在这里」还是「中途插队」起争执。

    工作人员很快到场关切,并且迅速要求那群学生全数离场。经过这一番风波,队伍间弥漫些许紧绷的气氛。

    雪之下看了看队伍前后。

    「现在就算前面有朋友排队,可能也没办法脱队过去……」

    「是啊,我再联络一次。」

    我取出手机,按下重拨键,但这次电话迟迟没有接通。

    「没接……」

    不妙,我只知道由比滨的手机号码……之前虽然告诉过叶山手机,我自己却没有他的联络方式。

    「你有没有其他人的联络方式?」

    我报着姑且一试的心态询问雪之下,她毫不意外地摇摇头……别无他法,我们只好继续排队,然后反覆拨打电话。结果在不知不觉中,队伍已经前进到能看见楼下的地方,再转过前面的弯下去,便到达搭乘处。

    「既然排到这里了,搭个一次说不定比原路折回快,他们可能会在出口等。」

    「……的、的确。」

    雪之下的声音有些焦虑,我看她一眼,她立刻把脸别开。

    「……怎么了?」

    「……」

    她怎么样都不肯开口。

    ……等一下,等——等——等——等一下——这个场景好像似曾相识,而且发生过好几次喔……我的脑海浮现某个不好的念头,于是清了清喉咙,对她这么说:

    「现在,先让我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雪之下一脸正经地看过来,我也直视她的双眼,不放过任何细微反应,问道:

    「你是不是,拿这种东西没辙?」

    下一刻,双方陷入沉默,我们面无表情地凝视彼此。接着,雪之下缓缓地把视线挪向旁边。

    「……也不算是没辙。」

    听到这个说法,我立刻想起来了。这完全是过去她说「拿狗没辙」的翻版。

    啊——果然是这样——果然是我最熟悉的雪之下式逻辑——仔细想想,稍早搭乘完宇宙山走出来时,她的脚步也有点不稳。我看真正的原因才不是什么「受不了那么多人」,而是单纯不敢坐那类刺激性的游乐设施吧。

    「你喔,为什么不早点说……回去吧。」

    「没关系。」

    「算了吧,你不是不喜欢坐?」

    这时,雪之下不悦地蹙起眉头,加强语气说道:

    「我不是说没有关系吗?」

    「傻瓜,你勉强自己做什么?这有什么好逞强的。」

    我的口气跟着强硬起来。

    雪之下的肩膀一震,视线落到地面。

    「……才没有。我是真的,没有问题。」

    她的声音忽然像小孩子般娇弱——不,雪之下不过是平常表现得很成熟,实际上也是一位年龄跟我相同的少女。

    她吞吞吐吐地开口。

    「虽然没什么把握……之前可以跟由比滨同学搭宇宙山的话,这个也没什么问题才是。」

    这句话的背后没有什么明确理由,而且不得要领,跟她平时讲求理论的态度大不相同。但也正因为不合理,说不定更接近她的真心话。既然如此,我便应该尊重。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

    雪之下仍然低垂着头。她明明不敢坐,在这种状态下也最好不要乘坐,为何还要勉强自己……我搔搔头,思索让她放松心情的话。

    「既然你要坐,就放轻松一点嘛。反正这个又不会死人。」

    「是、是啊。」

    她听到我这么说,抬起眼睛看过来。

    「……真的不会死吧?」

    你到底有多担心……

    「放心啦,至少我从来没听过真的有人死掉。」

    队伍继续前进,雪之下也一步一步地跟着。通过最后一个转角,终于抵达搭乘处。

    轮到我们搭乘时,我先坐进车厢,雪之下握紧拳头,做好觉悟后也踏进来。她一入座,立刻紧紧握住扶手,握的力道之大,整只手臂都在颤抖。

    车厢缓缓发动后,她仍然不改那个姿势。

    优美悦耳的音乐流泻出来,沿途是一段鼬鼠与雪貂的故事。机器鼬鼠每次眨眼,都会发出喀嚓喀嚓的机械声。然而,雪之下无心欣赏,只是牢牢盯着前方。

    「……还没有到瀑布,不用急着握扶手吧。」

    「啊,嗯,是啊……」

    她这才放开扶手,疲惫地吐一口气。

    「看来你真的不太擅长这种类型……」

    我早就知道这一点,但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雪之下露出自嘲的笑容。

    「嗯。因为姐姐以前……」

    「嗯?喔,你的姐姐是吧。」

    原来又是那个人……

    雪之下的姐姐——雪之下阳乃——拥有超越她的能力,是个十全十美的恶魔超人。话说回来,最近的雪之下严重缺乏十全十美的感觉呢……虽然还是非常优秀。

    然而,她的姐姐又凌驾于其上。

    雪之下提起这件事时,不再显得那么紧绷,开始观察四周的景物。一群青蛙在水池里嬉戏,水花跟着四处飞溅。

    车厢继续悠然前行,雪之下也缓缓说下去。

    「小时候啊,每次来到这种地方,姐姐一定会找我的麻烦。」

    「想像得到……」

    阳乃的性格开朗外向,直到现在还是喜欢找自己妹妹的麻烦。她肯定从小便用几近虐待的方式捉弄雪之下。

    听到我这么说,雪之下发出轻笑。这是她进入车厢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是啊。坐摩天轮时,她会把车厢弄得摇摇晃晃;搭云霄飞车时,会扳开我握着扶手的手,这类事情多到数不清。对了,还有坐咖啡杯的时候,她也不听我的劝阻,把座位转个不停,而且还很开心的样子……」

    雪之下说着说着,表情越来越阴沉,我也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原来雪之下不敢坐这些游乐设施,都是她姐姐造成的?

    「姐姐总是那个样子……」

    她落寞地低喃。

    车厢在幽暗中行进,一旁的秃鹰机器人对我们说出不祥的话。我抬起头,发现天花板开了一个大洞,星空就那么覆盖在头顶上。车厢发出喀哒喀哒的声响,开始向上爬升,过没多久便到达顶端。雪之下全身僵直不动。

    本来以为车厢会直接往下滑,但它却保持水平状态,停在半空中。

    从这个高度可以看见得士尼乐园之外的景致。海洋乐园的活火山造型游乐设施发出红色光芒,还有烟雾袅袅上升,旅馆区布满洋溢着圣诞节气息的装饰灯光,再往远处眺望,甚至能看见新都心的夜景。

    无数照明形成的光海熠熠生辉,好似繁星点点的夜空。这就是得士尼乐园的夜景。

    雪之下望着下方的景色,发出一阵轻叹。

    「比企谷同学。」

    「嗯?」

    我转过头,在照明下显得苍白的巨大城堡映入眼帘。

    出现在城堡之前的,是身披纯白大衣,带着泫然欲泣表情微笑的雪之下。

    那般高洁而脆弱的姿态,使我一时忘记呼吸。

    她放开扶手,握住我的袖口,两人的肌肤不经意地相触。这一瞬间,我的心脏仿佛被揪了一把。

    如同坠入无底幽谷的失重感终于袭来。

    「总有一天,要来救我喔。」

    雪之下的低语很快地被风吹散,让我来不及回应。

    说不定,这是雪之下雪乃初次说出口的愿望。

    ×  ×  ×

    瀑布山的出口外几步之处,有一间贩卖店。

    我走进贩卖店,随意挑选两瓶饮料结帐,走回原本的地方。

    搭乘完瀑布山后,雪之下连路都快要走不好,所以我让她坐在出口附近的长椅休息。

    回到雪之下坐的长椅时,我才发现她也去买了东西,现在正忙着把长型薄塑胶袋装进包包。她一发现我,立刻把包包拉链拉起来,放在大腿上。

    「喏。」

    我把刚才买的圣诞限定款·猫熊强尼造型饮料递给她,她干脆地收下。

    「谢谢……多少钱?」

    「不必了。我可不想跟病人收钱。」

    「不可以。」

    「你有看过救护车向伤患收钱吗?」

    「救护员也会领取正当的报酬。」

    「而善良的市民则会无偿提供协助。这不过是我的自我满足,你收下吧。」

    「老是讲一些歪理……」

    雪之下说不过我,露出无奈的表情,握住饮料罐,用指尖轻轻抚摸装饰用的猫熊强尼。

    「……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呢。」

    「有吗?」

    我喝起买给自己的咖啡,雪之下转动着附在饮料罐上,以细竹为造型的吸管,继续说:

    「有啊,当时姐姐也在场。」

    「……对喔。」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她的姐姐。当时,我帮雪之下拿到玩偶,两个人推来推去,过没多久便碰到阳乃。

    「你马上就说中我们的关系,我还吓了一跳……」

    她回想起那件事,泛起微微的苦笑。

    「我只是自然而然地这么觉得。但就算说中了,她也完全不掩饰呢。」

    「没错,那也是姐姐的魅力所在。她的个性明明是那个样子,从以前开始,却受到众人宠爱……不,正是因为那种个性,姐姐才会被喜欢、被宠爱、被赋与期待……而她也的确没让大家失望。」

    她的话中带有热切,仿佛以自己的姐姐为荣。但是下一句话,语气立刻急转直下。

    「我始终处在她的阴影下,当一个人偶,所以常被说是稳重、不用让人操心的好孩子……可是,反过来也代表冷淡、不讨人喜欢……我自己也很清楚,大家常在背地里这么说。」

    我对她的话轻轻点头,再喝一口咖啡。虽然温热的咖啡让身体暖起来,口中却留下浓烈的苦涩。

    稳重、不用让人操心的好孩子——束缚住雪之下的,正是这些话语。

    「我以前也常常被说冷淡、不讨喜啊。现在平冢老师还不是照样念我。」

    「你应该是讨人厌、自大,外加垃圾吧。」

    「等一下,不觉得最后怪怪的吗?」

    雪之下露出愉快的笑容,接着转为平静的微笑。

    「姐姐跟你始终坚持自己的作风,才会让人那么觉得……可是,我始终不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出什么样子。」

    她仰头看向天空,但出现在那里的不是星星,而是一整排发出橘色光芒的灯,悬吊在风中摇晃。

    「以这点来说,我跟叶山同学想必是一样的。因为我们认识姐姐,不是一年两年的事。」

    她突然提到叶山的名字,让我惊讶了一下。事实上,叶山认识雪之下姐妹的时间远远超过我,对她们的了解想必也比我深厚。

    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未知的领域。

    但我至少明白,不论雪之下雪乃和叶山隼人去到什么地方,雪之下阳乃总是形影不离。

    一个人跟她反目,却又持续将憧憬投影在她的身上。

    一个人憧憬着她,将自己跟她同化,藉以更接近她。

    在雪之下阳乃的眼中,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我很想知道这件事,但迟迟问不出口。我灌一口黑咖啡,转而询问另一个问题。

    「你现在还想变得跟她一样吗?」

    之前的校庆期间,雪之下提过自己长期抱持的懂憬。

    「嗯……现在不太会这么想。只不过,姐姐拥有我所没有的事物。」

    「你也想拥有?」

    她静静地摇头。

    「不。我只会对自己失望,为什么她拥有的东西我却没有。」

    我能体会那种感觉。不论是憧憬、羡慕,抑或是嫉妒,最终都将导向「失望」。我们观察别人,从别人身上明白的,永远只有「自己缺少什么」。

    雪之下凝视着自己的手。

    「你也是如此。你同样拥有我缺少的事物……我们真是一点也不像。」

    「当然了……」

    我们绝对不可能相似,但又存在似像非像之处,结果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投射到对方身上,擅自揣摩对方的想法,然后会错意,理出错误的情感。

    「因此,我想要的应该不是这个。」

    她端正大衣的领口,笔直地看过来。

    「我领会到自己什么事也做不成,所以渴望得到你跟姐姐都没有的事物……那样一来,我或许将拥有拯救的能力。」

    「你要拯救什么?」

    雪之下究竟想得到什么,又要拯救什么?这段话欠缺太多判断要素。

    然而,她不肯明白地告诉我。

    「到底是什么呢——」

    她如同在试探我,泛起少女般的微笑。

    没有说出口的答案,十之八九就是她的「理由」。

    为什么雪之下雪乃当初打算参选学生会长?

    以及她至今仍不愿意说出口,我也无意过问的某些事物。

    从瀑布山顶端俯冲而下的前一刻,雪之下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没有询问那句话的意义,她本人也不再触及,两人仿佛刻意避开那个部分,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其他话题。

    即使不说出口,不开口询问,照样有办法了解——这像极了某人误解了什么的愿望。

    我一口饮尽凉掉的咖啡,雪之下也从长椅上站起。

    「我已经没事了,差不多可以走了。」

    「嗯。」

    于是,我们动身走向广场的方向。按照原订计画,搭乘完瀑布山后,便要回去广场欣赏烟火。

    花车游行已经接近尾声,原本受管制的道路,应该恢复通行了吧。

    ×  ×  ×

    我拨手机给由比滨,询问大概的集合地点后,跟雪之下走向广场的白色城堡。一路上,两人没有什么交谈。随着花车游行结束,人潮渐渐散去,道路比稍早来的时候顺畅不少;雪之下休息过一阵子,现在走起路来也轻松许多。

    抵达广场后,我们开始寻找由比滨。

    「啊!自闭男、小雪乃,这边这边!」

    由比滨一只手拿手机,另一只手向我们挥舞,看来她正准备打电话联络。我们会合后,由比滨立刻双手合十,向雪之下低头道歉。

    「对不起!当时我们自己先跑掉——」

    「别放在心上。」

    雪之下微笑着回答,她也松一口气。

    「毕竟还有其他人,一直让你们等也不太好。对了,有拍到游行的照片吗?」

    「啊,有!拍了很多喔!」

    由比滨开始操作数位相机,秀出先前拍的照片。既然今天此行的目的之一是取材,当然不能错过这些充满圣诞节气息的表演。

    「小雪乃,你看!」

    「……让我确认一下。」

    雪之下低声说道。她对错过猫熊强尼的花车懊恼不已,心痛似的捂住胸口。我说啊,刚才只要你说一声,我们大可绕过去看……

    她跟由比滨继续兴奋地欣赏照片,其他人又在做什么?

    烟火表演的时刻即将到来。

    我环视广场一圈,听到熟悉的吵嚷声。

    「咦,隼人呢——」

    「啊——优美子,这边这边!」

    「哇!户部,什么啦?」

    户部拉着三浦往这里走过来,后面还跟着海老名。

    「欸,呃——这边啊,其实视野很好,是隐藏版的烟火观赏位置。海老名,你也比较喜欢这里吧?」

    「我吗?嗯,我哪里都可以。」

    海老名也未免太不给户部面子……

    总之,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只差叶山跟一色。我又看了一圈寻找他们,由比滨跟着东张西望,开口问道:

    「户部,隼人同学他们呢?」

    「啊,嗯……哎呀,他们早晚会回来啦——」

    户部回答得很暧昧。不过,他平时说话好像就是这个调调……好啦,他的确是个好人。

    这时,广场周围的路灯和装饰灯悉数熄灭,古典乐声开始响起。

    「要开始了呢。」

    雪之下说完后,仰头望向白色城堡的上空,看来待会儿的烟火是在那里施放。不愧是拥有全年通行护照的资深游客,对这点了若指掌。

    我跟由比滨也看向同一个地方。

    澄澈的冬季夜空里,绽开七彩缤纷的大片花朵。大家常说烟火是夏天的风情画,像这样衬着猎户座绽放再消逝,也别有一番情趣。

    「感觉有点怀念呢。」

    由比滨凑到我的耳边,悄声说道。

    我不由得起一阵鸡皮疙瘩,但她本人似乎把这句话抛在脑后,再度仰头对烟火发出赞叹,还不停拍手。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那一句话,害我的心思全部飘走,没办法专心欣赏烟火?我要告你。

    我再也无心看下去,索性把头垂下来。在忽明忽灭的视线范围中,我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

    每当烟火在夜空绽开,处在暗中的他们跟着被照亮。

    叶山跟一色待在远离我们的地方欣赏烟火。

    随着每次闪烁,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有如一出皮影戏。当我察觉时,自己的视线早已被他们吸住。

    烟火表演进入压轴,金色的瀑布自夜空流泻而下。

    被照得一片明亮的广场中,一色低垂下头,缓缓离开叶山的身边,叶山也仰望着天空,往相反方向踏出脚步。

    音乐结束后,重新点亮的街灯与设施照明显得更耀眼。

    满场观众无一不发出满意的赞叹,唯独一色捂住嘴巴,如同忍耐什么似的,快步跑过我们身边。

    「啊!一色!」

    户部第一个察觉,对她的背影叫道。

    「一色!等一下——」

    然而,一色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人群中。

    「我去找她!」

    户部急急忙忙地冲出去,三浦见了,大概也明白什么,用手指缠绕自己的头发,深深地叹一口气。

    「唉……我也去吧。」

    「那么,我也帮忙。」

    「啊,我也要!」

    海老名也加入寻人行列,由比滨同样举起手,但是被三浦阻止。

    「结衣跟……雪之下?麻烦你们留在这里,她说不定会回来。然后,我找到人的话会马上联络你,你们再通知户部跟海老名。」

    三浦不耐烦地拨头发,一副没什么动力的模样,但她还是明确地下达指示。

    「嗯,好。」

    由比滨回应后,三浦点点头,快步走出去。

    雪之下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疑惑地询问:

    「发生什么事?」

    好吧,她刚才八成只顾着看烟火……

    如果我科想得没错,事情只有一种可能。

    圣诞节的得士尼乐园、花车游行后的烟火表演、白色城堡前、如同专为两人而生的时间,以及户部的态度——

    线索已经相当充分,除了一色向叶山告白,我想不出其他解释。

    「……我也离开一下。」

    「嗯,知道了。」

    由比滨很快地回应,雪之下仍是一脸问号。

    不过,我不是要去找一色。若要解决一色的问题,三浦她们比我更有一套。

    然而,另一个人恐怕只能由我去找。

    当时一色离去后,叶山没有回来我们这里。之所以如此,代表他在等待。

    一路上,我回想着先前在皮影戏世界看到的光景。

    距离白色城堡稍远的阴暗处,叶山一个人站在那里。

    当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一色身上时,他转进一旁的岔路,来到这个地方。

    叶山看到我出现,嘴角浮现悲伤的微笑。

    「……嗨。」

    「嗯。」

    他坐上广场的栏杆,轻轻叹一口气。

    「……我伤了伊吕波的心。」

    「你真任性。与其受这种罪恶感折磨,为什么不接受人家的好意,跟她交往?」

    他无奈地笑笑。

    「我办不到。你也真过分,明明很清楚这一点,还故意说出口。」

    「过奖了。」

    我对这一点颇有自信,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弯成不怀好意的笑容。

    叶山并没有为此不悦,只是用哀愁的视线看我一眼。

    「……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我告白?」

    「我怎么可能知道?」

    「是吗……」

    从这段话听起来,他仿佛在暗示自己过去的所有举动,皆是为了阻止一色告白。

    「难不成你知道?一色的,呃……类似心意的东西。」

    「……嗯。」

    他的声音很阴郁,不但没有一丝得意或自满,甚至为此感到后悔。这下我总算懂了……

    叶山若不让自己迟钝,回避别人的好意,便没办法维持彼此的关系;当自己的心意无法传递给对方,人们会选择离开。这件事本身不能怪罪于叶山,他也是不想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一直以来才不断地回避下去。

    之前的毕业旅行也清楚显露这一点。在那个夜晚,我认同了他的考量,对他的想法表示理解。我没办法说那是错误的方法,然而,「回避」确实很有可能伤害到对方。

    「所以你早就察觉了,只是还没做好觉悟对吧?」

    叶山缓缓摇头。

    「……不。伊吕波的心意真的让我很高兴,但是不对,那恐怕,不是我……」

    他说得断断续续,使我抓不到重点。我继续等待他把话讲清楚,他却转向不同话题。

    「……你真厉害,会用那种方式改变周遭的人……伊吕波说不定也是如此……」

    「啊?你在说什么,干么突然夸奖我。」

    他发出一阵干笑。

    「哈哈,你错了……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

    这是叶山之前在校园里对我说过的话。他说完后,低下头重叹一口气。

    「我夸奖你……是为了我自己。」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疑惑地看向叶山,他也眯起眼睛瞪过来。

    「说不定,跟你以为我是个好人的理由相同。」

    「……我才没有什么理由,我不过是把看见的事实说出来。」

    「是吗?」

    这句话音相当冰冷。

    啊——不对。其实我早已察觉,叶山绝对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那抹浅薄的微笑正是最佳证据。

    他收起嘴角的笑意,离开坐着的栏杆。

    「我先回去了,帮我跟其他人说一声。」

    「你自己去传简讯通知。」

    「……也对。再见啦。」

    叶山隼人苦笑一下,轻轻举起手道别,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黑暗深处。

    ×  ×  ×

    回程的电车上,一群人悄然无声。除了累积一天的疲劳,最大的理由是对一色照顾有加、总是主动搭话的户部不在场。

    不只是户部,三浦跟海老名也不在这班电车上。

    他们要搭武藏野线去西船桥站换车,跟搭乘京叶线的雪之下、由比滨和一色不同路。我搭哪一条线都没差,只是懒得在西船桥站换车,所以选择京叶线。

    尽管车厢内多少有点挤,全数座位都坐满,但也不到尖峰时段活像挤沙丁鱼的程度。由比滨跟雪之下偶尔短暂交谈几句,其假时间只是默默地看向窗外。

    经过大约二十分钟,电车即将抵达海滨幕张站,我跟雪之下要在这里下车。

    「那么,我下车了。」

    雪之下站到车门口,由比滨也跟上去。

    「啊,我也是。」

    「你家还没到吧?」

    由比滨拉着雪之下的手回答:

    「反正明天放假,今晚我要在小雪乃家过夜。」

    「喔。」

    也罢,由比滨之前便常在雪之下家过夜,今天更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为了回到旧有关系,的确应该鼓励她这么做。

    我自己也要在海滨幕张站下车,这样一来,这群人只剩一色留在车上。

    「一色,你要搭到哪里?」

    她闭口不回答,只是拉拉我的夹克下摆。

    接着,她递出装得满满的购物袋。

    「学长,这些东西超重的。」

    「你也买太多……」

    我嘴巴上这么说,但还是接下袋子。由比滨见了,泛起微笑:

    「……嗯,这样也比较好。」

    「一色同学,路上千万要小心。」

    雪之下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同的含意?

    她们在这一站下车,我跟一色继续搭乘,目的地是三站后的千叶港站。

    抵达千叶港站后,继续转搭单轨电车。这个时间带没有其他乘客,车厢内只有我们两个人。

    单轨电车在市区的街灯间穿梭,我不太习惯这种有如在空中行走的高度,再加上吊挂式车厢产生的漂浮感,自己仿佛在搭乘游乐设施。

    一色看着窗外景色,夹杂着叹息低喃。

    「唉……失败了……」

    「……其实你也晓得,现在跟他告白不可能成功吧。」

    我认识一色的时间仍不算长,跟叶山也说不上亲近,但还是想不到他们会特地用那种方式拉近距离。

    她依旧面向窗外,俯视不断后退的街灯。

    「……有什么办法,当时人家太兴奋了。」

    「这倒有点意外,我以为你不是会受现场气氛影响的人。」

    一色映在车窗上的脸庞,露出些许笑容。

    「我也满意外的,想不到居然有沉不住气的时候。」

    「……我懂了。你总是装成恋爱中少女的模样,脑袋其实很聪明——」

    我还没说完,她便急忙转过来打断。

    「我不是说自己……而是学长。」

    「啊?」

    怎么才一转眼,话题又跑到其他地方去了?前一秒明明还在谈一色的事情,到底是从哪个地方岔开的?或者说她口中的「学长」不是指我,其实另有其人?这么说来,为什么这个人老是用「学长」称呼我……该不会是记不住我的名字吧?

    脑内上演小剧场的同时,一色盯着我的脸猛瞧,看来她所说的「学长」是我没错。接着,她轻轻对我露出微笑。

    「听到学长那样说,人家的心当然会动摇啰。」

    「我说了什么?」

    一色端正坐姿,挺直背脊,凝视我的双眼,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也想要,得到『真物』。」

    我的脸颊顿时红了起来。仔细回想,那天我们离开社办,要去找雪之下时,的确一开门便撞见一色。我不禁扶住自己的额头。

    「你都听到了吗……」

    「我在外面听得满清楚的。」

    看到她说得那么自然,我觉得好难为情。

    「……快点忘掉。」

    「我不会忘掉……也无法忘掉。」

    她此刻的神情相当认真,与以往大不相同。

    「所以,今天我打算踏出一步。」

    我无从得知一色渴望的「真物」为何。她不见得抱持与我相同的幻想,那样的事物是否真正存在也属未知,不过,她的确希望得到什么。在我的眼里,这已经是相当崇高的行为。

    我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一色,但至少该说些打气的话。

    「嗯,该怎么说……对啦,你也别放在心上,毕竟这不是你的错。」

    一色听了,连眨好几下眼,然后跟我拉开距离。

    「学长这是什么意思?你打算趁我心碎的时候来追求我吗对不起我们实在不太可能。」

    「才不是……」

    她究竟是怎么解读的……「别放在心上」这几个字难道有办法排出其他句子?我露出被打败的表情,一色也清清喉咙,坐回原本的地方。

    「不过啊,一切还没有结束。倒不如说要攻略叶山学长的话,这是最有效的办法。因为其他人会同情我,也不会随便对叶山学长出手。对吧~」

    「……喔,原、原来是这样。」

    这个人也真不简单……我对她既是佩服,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色「嘿嘿」地笑了几声,得意地挺起胸脯,继续说下去。

    「就是这样。而且,有时候即使知道会被对方拒绝,也不能就这样不告白。还有啊,对方拒绝之后,也会对被拒绝的人感到在意吧!像是觉得很可怜、心中过意不去,这些都是很常见的反应……所以,为了让下次进行得更顺利,今天的失败只是一步棋子……所以,所以……我得努力才行……」

    她发出一阵哽咽,眼眶泛出泪水。

    一色已经相当努力,所以我不会要她再继续努力。如同小町所言,这种时候应该说「我爱你」,但这句话仅限于我的妹妹。另外,我也想过要不要摸一把她的头,但这同样仅限于我的妹妹。

    「你真不简单。」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说的话,一色抬起含泪的双眼看过来。

    「我会变成这样,都是学长的关系。」

    「……想太多。除了学生会长那件事,其他我一概——」

    她不等我说完,便把脸凑过来,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

    「学长,要负起责任喔。」

    最后,她露出小恶魔般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