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⑩ 各自的掌中明灯照亮之物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再度来临。今天是圣诞夜,也是总武高中与海滨综合高中联合举办的圣诞节活动之日。

    前天是结业式,学校只到中午便结束;再加上昨天的假日,一天半下来,工作还满有进展的。

    今天的活动是下午才开始,所以中午前还有时间准备。在一色的指示下,我整个早上都忙着烤蛋糕跟饼干,再加上昨天一整天的事前准备,现在自己大概全身发出烘焙的香味。

    尽管身上香喷喷的,现场气氛却不是如此。公民会馆的烹饪室有如一片战场。

    雪之下化身为这间烹饪室的主人,站在流理台前,双手片刻也不得闲。

    「比企谷同学。」

    她仅仅叫我的名字,再也没说什么,大概是要跟我拿鲜奶油的意思。好歹说一下行不行……我一边在心里抱怨,一边把装鲜奶油的碗递过去。

    「喏。」

    「谢谢。」

    她接过鲜奶油,立刻开始涂到蛋糕上,同时对一旁的由比滨询问:

    「由比滨同学,烤好的饼干都装袋了没?」

    「嗯,刚刚装好了!我要不要也帮忙烤蛋糕?」

    由比滨转动手臂,舒缓僵硬的肩膀,并且站起身问回去。雪之下丝毫不停下手边的工作,想也不想便回答:

    「没关系。绝对不要去碰那些蛋糕,绝对喔。」

    「那样说很伤人耶!」

    「然后,我放在学校的冷冻库里等着醒的面团,能不能帮忙拿过来?」

    她三两下打发大受打击的由比滨,对她下达新的指示。

    「知道了——咦,那些面团在睡觉吗?」

    「这只是一种表达方法。总之,请你帮忙拿过来。」

    今天的雪之下相当忙碌,无暇一一解释。由比滨只能被晾在一旁哭哭喔~老实说,烹饪室里真的很忙,所有机器都在全速运转,刚才烤箱又「叮」地对我发出呼唤。

    「面团会睡觉吗……」由比滨一边嘟哝,一边走向烹饪室的门口。

    这时,有人缓缓地拉开大门。

    户冢把头探进来。

    「咦,小彩?你怎么会来这里?」

    「嗯,学生会干部告诉我你们在这里,所以想说,要不要来帮一些忙。对吧?」

    他转头对门外说道。接着,小町也冒出来对我挥手。我先前告诉小町,有空的话可以过来看看,结果她真的来了。至于从他们身后发出的铿隆铿隆咳嗽声……就当做没听到吧。

    「哥哥,小町也来帮忙吧!」

    小町跟户冢一起进入烹饪室。

    「哎呀,户冢同学跟小町,你们好。」

    雪之下打招呼后,他们也开心地回应。

    「他们也愿意来帮忙喔。」

    经我这么说,由比滨敲一下手心,看向户冢。

    「啊,小彩,要不要跟我去学校拿东西?他们在睡觉,我一个人可能搬不动。」

    「好啊……不过,是什么东西在睡觉?」

    由比滨的说明让人不太放心,户冢的头上也冒出问号。看着他们走出烹饪室,有种看着小孩子第一次出门跑腿的不安感。那两个人应该能顺利把面团拿过来吧……

    「小町可以在这里帮忙吗?你比较擅长做饼干还蛋糕?」

    「小町两种都没问题!」

    即使是雪之下,这时也想请小町当帮手。

    「是吗?太好了。那么,请你帮忙做姜饼,食谱放在那个地方。」

    「好——能跟雪乃姐姐一起做点心,真是好处多多,小町太幸福了!」

    是有什么好处……小町把手洗干净,随即开始工作。

    我满意地点点头,看着两个女生一边做点心一边谈笑。这时,身旁传来一阵「铿隆铿隆啪唰」的咳嗽声。等一下,这真的是咳嗽声吗?

    对方都靠到这么近,实在没办法继续装做没看到……我终于死心,看向站在自己背后的材木座。

    「铿隆铿隆!」

    「材木座,你也来帮忙搬饼干箱。」

    「喔、喔……我需不需要说明一下来这里的理由?」

    「不用了,没兴趣。啊,等一下再帮忙搬布景。」

    「嗯。」

    材木座的反应意外地干脆。于是,他也加入我们的工作行列。

    ×  ×  ×

    圣诞节活动终于正式拉开序幕。

    从舞台边的布幕后方看向台下,观众来得相当踊跃,小町、户冢、材木座也在其中,附近还有川崎与叶山等人。川崎想必是来看自己的妹妹表演,叶山那群人大概是一色与由比滨邀请的。

    目前进行的是海滨综合高中的节目,内容包括他们学校的乐团表演,以及外聘的古典乐演奏。尽管分量比原先预定的缩水很多,台下的反应还是很热烈。

    节目内容减少后,古典与流行乐的反差更让观众留下印象,演奏者们皆得到如雷的掌声。

    紧接着,轮到总武高中的节目上场。

    在这次的活动中,我没担任什么特定职务,顶多帮忙打打杂,说好听一点是机动小组。即使如此,我还是没有什么事好做,于是开始到处闲晃。

    一色他们接二连三地产生问题,也出了不少纰漏,好在最后都靠自己的力量解决。

    我实在闲到发慌,在舞台侧的布幕后发起呆来。这时,有人反覆地吸气、吐气,我往那个方向看过去,发现一色正紧张地盯着观众席。

    「状况如何?」

    一色转过来,发现是我,才松了一口气。

    「啊,是学长。怎么办,一定会很惨啦!」

    「你们剧本写得不错,彩排时也只有在走位上发生小问题,用不着那么担心。」

    她听到我这么说,得意地挺起胸脯。

    「因为这份剧本是我们的书记努力写出来的。而且……学长学姐也教了许多东西……啊,对喔,我得去跟大家会合了!」

    她最后如同要遮掩自己的害羞,很快地抛下这句话,便快步跑出去。离开舞台侧之际,她忽然停下脚步,看回来对我说:

    「啊,最后『那个』的时间点,请学长跟副会长确认一下。还有,蛋糕也拜托了。」

    「了解,会长。」

    我简短回答,目送她前去与学生会干部会合。

    ×  ×  ×

    舞台的布幕缓缓升起。

    观众席的照明是暗的,舞台上也没有亮光。

    「一块八毛七……只剩下这么一点……」

    黑暗中传来旁白的声音,舞台随之亮了起来。留美头戴金色假发,一个一个地数着铜板,不时发出哀叹。旁白继续说道:

    「不管怎么算,都只有一块八毛七。明天就要过圣诞节了……」

    我对这段开头有印象。

    一色从雪之下提供的几本书中,选择《麦琪的礼物》做为剧本。

    《麦琪的礼物》篇幅不长,登场人物也不多,而且可以旁白为主体,推动故事发展,减轻每个演员的负担,也不必特地把演戏跟念台词的人分开。在紧迫的准备时间中,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甚至超越我提供的建议。老实说,连我都有点讶异。

    跟上一个节目比起来,我们的舞台完全以手工制作,显得朴素许多。虽然服装之类的道具经过一番精心挑选,仍然不脱小学成果发表会的水准。

    台上的留美将扎起的金发解开,站到镜子前,接着披上大衣,戴好帽子,走进舞台侧边。

    灯光暗下,重新亮起之时,台上的场景变成圣诞节的街道。大片布景上的砖造建筑是将纸箱跟三合板涂色、糊上纸张制作而成,正中央还有一棵圣诞树。在布景的围绕下,那棵树显得特别巨大。

    场景切换到一间店面,聚光灯打在写着「索弗罗妮夫人:专营各式头发」的偌大招牌上。舞台上除了留美,还有另一位饰演店主的女生。

    留美往前踏出一步,吞一口口水,鼓起勇气,用颤抖的声音对店主说道:

    「……请问,你愿意买我的头发吗?」

    这个人果然有当偶像的天分……我很想继续看下去,只可惜不能这么做。

    我看完这一幕,便转身离开礼堂。

    ×  ×  ×

    回到烹饪室后,我看见雪之下疲惫地坐在椅子上,由比滨咔滋咔滋地吃着饼干。喂,那些是我准备带回去的饼干耶……算了,反正是多烤的。

    「辛苦啦。蛋糕都好了吗?」

    我这么问道,雪之下指向流理台。

    「总算赶上了……舞台那边怎么样?」

    「很顺利。那么,差不多该把最后的份送过去了。」

    我端起最后一批蛋糕,由比滨吃完饼干,也把手拍干净,跟雪之下一同起身。

    「我也好想看他们的表演喔——」

    「至少还看得到最后一幕。走吧。」

    我们带着蛋糕走上楼梯,前往大礼堂。其他蛋糕已先行送到那里。

    大礼堂的门口有几名托儿所的小朋友及保育员,副会长也戴着耳麦,守着一边的门。

    「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始准备。」

    「好——」

    我把蛋糕交给由比滨,自己站到另一边的门,握住门把。待会儿,我跟副会长要配合某个场景,一起把门打开。

    我偷偷开启一点小缝,观察舞台上的情况,目前已经要进入最后一幕。

    「现在,你就去烤牛排吧。」

    饰演丈夫的小学生说出这句台词,舞台上出现一桌小小的圣诞晚餐。接着,其他小学生轮流念出最后的旁白。

    「在所有赠送礼物的人中,这两个人是最聪明的。」

    「在所有收送礼物的人中,像他们这样的,才是最聪明的人。」

    「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这样的人都是最有智慧的贤者。」

    「……因此,我们要为他们、以及各位,送上小小的心意——」

    「圣诞快乐!」

    最后,在所有人的同声祝福下,舞台侧边跑出一位天使。

    「圣诞快乐——」

    这位天使是川崎的妹妹——京华扮演,她捧着一块蛋糕登场。我看向台下的观众席,川崎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守候自己妹妹的表演。难道你是她的老妈不成?

    观众们见到那么可爱的天使,无一不发出惊叹。

    同一时间,副会长用眼神对我示意,我们一起打开礼堂大门。

    许多跟京华一样扮成天使的幼稚园小朋友,陆陆续续走进礼堂,将手上的蛋糕分送给观众席间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看到这些可爱的小天使,都笑得合不拢嘴。

    不过,表演尚未结束。

    「圣诞快乐。」

    舞台上的京华、留美、扮演丈夫的男生一同点亮蜡烛。舞台下的小天使们,也一一点亮观众手上的蛋糕蜡烛。

    台上的烛光亮起,台下也渐渐形成一片烛光海。在舞台唯一的众光灯照明下,整间礼堂被包覆在温暖而柔和的光芒中。

    烛光将台上与台下交织成片,观众也融入这片景致。包括站在最后面欣赏的我们三人,所有人无不低声发出惊叹。

    「……嗯,算是及格了。」

    一旁的雪之下如此低语。虽然她只给了及格的评价,脸上还是洋溢着微笑。真是的,这个人怎么一点也不坦率?

    服务的本质在于顾客满意度,仅此一次的娱乐表演就是靠观众当下的满意度决胜负。这种演出效果无法反覆回味,所以掌握当下的气氛才是最大重点。

    这是一色听过雪之下的建议,自己得出的答案。

    能想出这样的答案,确实很不容易。该不会是得士尼乐园效果吧……

    「哇——好漂亮,这就是什么fire的,对吧?」

    由比滨看到忘我,大大地张开嘴巴。雪之下冷静地告诉她:

    「是『candlelight service』。」

    「你是不是跟营火的英文搞混了?」

    「两、两个长得很像嘛!」

    由比滨不悦地回嘴,我只是苦笑以对。这时,舞台上开始谢幕。

    演员与念旁白的人陆续上台,在简短的介绍后,向观众行礼致意。

    扮演天使的京华上台时,川崎拿起相机猛按快门。所以我要问,你是不是她的老妈啊?

    最后,轮到担任主角的留美出场时,观众的鼓掌格外热烈。她对大家的反应有些不解,但还是跟其他人牵起手,大大地行一个礼。

    我待在礼堂的最后方,透过观众手上的蜡烛,凝视闪耀的彼端(注45 出自偶像大师剧场版标题「迈向闪耀的彼端」。)。看着留美站在隆重的舞台上,我不由得感到一阵鼻酸。能当她的制作人,我真是太幸运了!

    今天的这个舞台,我是不会忘记的(注46 出自偶像大师剧场版「迈向闪耀的彼端」制作人台词。)!

    表演结束后,进入类似圣诞派对的茶会时间。先前分送的蛋糕与姜饼,自然成为配茶用的点心。

    海滨综合高中与总武高中的学生会,都一边吃蛋糕,一边谈笑。

    我们工作人员轮流招呼小朋友及年长者,在会场上到处穿梭,顺便看看有没有要收的空杯子跟餐具。

    我四处观察时,碰巧跟正在吃蛋糕的玉绳对上视线。他用手指拨开浏海,把脸别向旁边。折本坐在他的附近,拿纸杯跟朋友干杯,然后爆出笑声。

    叶山等人聚集在舞台附近,小学生们发现他,纷纷围了过去。即使千叶村露营已是好几个月前的事,叶山的人气依然不减。

    接着,我看到让人讶异的景象——留美也出现在其中。

    我无从得知留美跟叶山他们说了什么。

    不过,她现在展现的笑容,如同蜡烛渺小而温暖的光芒,不再让我感到心痛。

    ×  ×  ×

    我走在夕阳时分的校舍内。

    圣诞节活动画下句点,善后工作全部完成后,已经到了这个时刻。

    善后工作也包括把活动用的道具,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搬回学生会办公室,但那里早已被一色的私物占满,使我们完全找不到地方放。

    布置会场用的装饰品本来要面临被丢弃的命运,但一色认为未来可能还会用到,所以被她留下。这就是不擅长整理物品的典型……总之,那些东西暂时交给雪之下她们,保管在侍奉社的社办。

    放好东西后,我又被留下来帮学生会整理物品,直到刚刚才解脱。

    接下来,只要回一趟社办,向雪之下她们报告工作全部完成,即可解散。

    寒假已经开始,所以走廊上除了我,不再有其他人影。我的脚步声也显得格外响亮。

    抵达社办,拉开大门,一阵香气扑鼻而来。踏进室内,更是感受到一股暖意。

    「啊,欢迎回来——」

    「辛苦了。」

    由比滨坐在她的固定座位,雪之下正在泡红茶,我也坐上自己的位子,看着桌上的茶具组,门口的香气与暖意正是从这里发出。这样的光景消失了整整一个月,如今回想起来,甚至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由比滨同学,红茶泡好了。」

    雪之下将红茶注入杯中,对由比滨说道。

    由比滨拿起印着懒洋洋小狗图案的马克杯,雪之下也端起茶碟上的精致茶杯。

    桌上剩下一只猫熊强尼图案、没有握把的杯子无人认领。

    这只杯子同样冒着热呼呼的白烟。

    「咦,这个杯子是怎么回事?」

    我猜得出这是自己的份,不过,之前倒给我的红茶一向是用纸杯装。由比滨与雪之下不约而同地开口,回答我的疑问。

    「圣诞节礼物!」

    「只有一个人使用纸杯太浪费了。」

    你们的说法出入很大喔,到底哪一边才是真正理由……我看向由比滨,她喜孜孜地解释:

    「这是我们一起买的!我挑选款式,小雪乃挑选图案!」

    我想也是……看到装红茶的容器是没有握把的杯子,上面还印着猫熊强尼的图案时,我的心里便多少有点底。真正让我纳闷的,是这里什么时候办起交换礼物的活动了?难道只有我没收到邀请?

    「圣诞礼物啊……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我搔搔脸颊,为只有自己收到礼物感到过意不去。雪之下将茶杯置于茶碟,平淡地说道:

    「不用放在心上,只是买来代替纸杯而已。」

    喔喔,看来她打算坚持纸杯替代品的说法到底……其实,就算是纸杯替代品也没关系,我再怎么别扭幼稚,也不至于收了别人的礼物,还不懂得心怀感激。

    「……谢谢你们。」

    「不用客气~」

    我坦率地向两人说谢谢,由比滨也开心地回以笑容。接下来,我还要为另一件事向她们道谢。

    「还有……也谢……谢谢你们,接受我的委托,事情才能圆满结束。」

    我说完后,立刻向她们鞠躬致谢,时间长达好几秒钟。

    好在我向她们提出委托,原本看似永远也办不起来、只能草草收场的活动得以顺利落幕。我不敢说自己有没有尽到责任,但还是想好好地对她们说谢谢。

    「你的委托还没结束喔。」

    这时,雪之下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倏地把脸抬起。

    她轻抚茶杯的边缘,泛起略带无奈的微笑。

    「……我不是说过,接受你的委托吗?」

    「对啊,但不是已经结束了?这是什么脑筋急转弯吗?」

    她愉快地笑了笑。

    「说不定是喔。」

    那副笑容跟卖关子的口气,实在太故意了。我好像窥见雪之下褪去大人风貌,揭露自己从未见过的另外一面。然而,这道脑筋急转弯依旧得不到答案。

    由比滨出神地听到这里,忽然轻轻「啊」了一下。接着,她随意看向某个地方,低声说道:

    「我……好像听懂了……你不用听懂没关系。」

    「啊?」

    「好啦,先不说这个!」

    她不让我问下去,迳自用力拍一下桌面,站起身。

    「今天是圣诞夜,等一下要不要去做什么?啊,明天也可以!明天是圣诞节嘛,办个派对怎么样?」

    「算了吧,我才不想……」

    由比滨不理会我的反对,转而看向雪之下。

    「小雪乃……你已经有计画了吗?」

    她大概想起前一阵子,大家应付式地聊到圣诞节计画时,雪之下说她另有安排,所以现在问得有点保守。

    「……有什么活动的话,我可以把时间空出来。」

    雪之下泛起苦笑说道。

    由比滨听了,立刻绽开灿烂的笑容。

    「真的吗?太好了——那就决定啰!」

    「为什么不问我有没有空……这是在委婉地告诉我不要参加吗?」

    「因为你这两天不可能有事嘛……啊,所以办派对怎么样?好想吃小雪乃烤的蛋糕!」

    「你稍早吃的蛋糕就是我烤的……而且,今天一下烤那么多,短时间内我不会想再烤蛋糕了……」

    雪之下听到蛋糕,瞬间露出厌烦的表情,看来她今天真的累坏了。但是在另一方面,她好像也乐在其中。

    由比滨见她不答应,发出「唔~~」的沉吟。

    「小雪乃不肯做的话……那就我来做吧!」

    她得意地指着自己,一副在说「这个主意很棒吧」的样子。但是,雪之下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听到你这么说,我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得不做呢……」

    「那句话很过分耶!啊,不然我们一起做!」

    由比滨开心地看着雪之下,使她一时说不出话。最后,雪之下终于投降,轻轻叹一口气,露出微笑回答她:

    「……好吧,这个方法并非不可行。」

    果然还是拗不过她啊……我看着她们相视而笑,自己也跟着苦笑起来,把视线移到窗外。

    西边天空的耀眼夕阳在没人海平面前,发出最后一次闪耀,使整间社办短暂亮了一下。然而,黑夜迟早会降临,气温也将直线往下降。

    不过,既然今天是圣诞夜,让这股温暖持续到晚上,或许也不错。

    如果心中的愿望得以成真,想要的事物真的能拿到手——

    我想,我仍旧不会有所愿望、有所希冀。

    能够得到手的事物,肯定都是伪物,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

    所愿不具有形体,所求禁不起触碰,这份最珍贵的宝物一且落入手中,将有毁坏殆尽之虞。

    在光辉灿烂的舞台上,我看到了那个「故事」的结局。

    结局之后的发展,现在的我仍未知晓。

    因此,我势必会持续追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