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一手札 说不定,那独白不属于任何人。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任雷劈

    录入:任雷劈

    初校:任雷劈

    修图:COCY

    一路走来,我的人生尽是耻辱——

    不经意间,我的视线被这行字吸引住。

    年关将近,家里正忙着大扫除。我将家中藏书拿出来整理,弄着弄着,便忍不住手痒翻了起来。

    之所以在众多藏书中挑到这一本,想必是因为其简短的四字书名,奇妙地与自己产生了连结。

    人间失格——

    印象中,自己是在升上国中后,阅读这本书。

    当时读到第二手札的半途,我便断然阖上书本,之后再也未曾翻开。对当年的自己来说,《人间失格》的内容艰涩,以让国中生阅读的作品而言,又显得有些枯燥。更何况,其他有趣的事情比比皆是,我没有无聊到只能假装很厉害,硬啃这本书来打发时间。

    因此,当时的我选择阖上书本。

    那本书有如把自己,尤其是埋藏得隐密再隐密的本性挖出来,大剌剌地摊在阳光下。

    我甚至怀疑,连国中时代的自己为什么要硬着头皮读下去,都写得清清楚楚。

    时至今日,这本早以为被丢掉的书重新出现在眼前,我才惊讶地把它拿起来。

    但是,仔细想想,我根本不可能丢掉这本书。

    有人说,书柜会表现出拥有者的性格。

    若真如此,这想必就是我的本性。这么多年来,自己根本放不了手,只是把它尘封起来,选择视而不见。

    可是,现在的自己再度拾起这本书。

    天启乎?命运乎?

    我个人并不相信这类事物。但是,急急忙忙地否定反而有种默认的感觉,我也不喜欢这个样子。

    我拂去堆积在封面的灰尘,带着书沉入沙发。

    当年的自己只读到半途,便不敢继续读之后的部分。

    如今,我势必得提起勇气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