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② 还是老样子,雪之下阳乃又来搅局
    单轨电车行驶过冬季晴朗的天空。

    身旁的小町望着远去的电车,长长地叹一口白色的气,似乎很累的样子。

    「抱歉啦,又把你拉出来。」

    「是啊……」

    她用力地「哼」一声做为回应。这完全是家猫小雪会做的事。那家伙听到我叫它,总是老大不高兴地喷气,简直跟自己的主人越来越像……

    「不过,小町也想先买好礼物就是。」

    小町一开口,嘴巴又冒出白色烟雾。

    「……而且,这搞不好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出门。」

    「干么露出那种落寞的笑容,弄得好像我快挂了似的……」

    我简直被当成出来留下人生最后回忆的末期病患。要是拍成电影,肯定会让观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话说回来,即使哥哥身体健康、没生什么大病,要是被小町讨厌的话,还是会活不下去……

    「不是那个意思……下次小町可不会再陪哥哥出来啰!」

    她稍微瞪我一眼,如此告诫。

    其实我自己也很清楚……

    我还明白,一定会有小町所说的「下次」。虽然不知算不算约定,至少我们的确已经说好。接下来的问题在于要挑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什么样的方式开口,以及说些什么。遇到这种情况,欠缺社交往来经验的人便很吃亏。真不晓得大家出去玩时,都是怎么约的?

    这个问题暂且搁在一边。

    现在应该以今天的事情为优先。

    昨天结束参拜行程,回到家后,由比滨传简讯来联络买生日礼物的事。

    我们约在千叶车站的大型电子显示幕前集合。那是最醒目的会合点,对方一出车站,即可看见我们,反之亦然。想到这里,我呼出白雾的频率开始增加。

    总算等到由比滨走出剪票口。她发现我们,立刻用力挥手。

    「嗨啰——」

    「喔。」

    「结衣姐姐,嗨啰!」

    「抱歉,我迟到了!」

    她匆匆忙忙地跑过来,靴子发出急促的声响,羊毛大衣也不停翻飞,露出底下的及腰针织毛衣和窄牛仔裤。

    「今天要去哪里?」

    「我在想,到处逛逛选选怎么样?」

    由比滨大略比一下车站附近,往那个方向走去。

    「好啊,那要从哪里逛起?」

    小町接在她的后面,我也跟上去。

    千叶可以说是购物天堂,高中生逛街买东西,绝对不会漏掉PARC0。

    PARC0是千叶市年轻族群的好伙伴。既时髦又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可以依照买衣服的地方分成PARC0跟LaLaport两大教。千叶市内几乎只容得下这两个大头分高下。PARC0教底下又有千叶PARC0和津田沼PARC0派别,进行着丑陋的骨肉相残。

    快点住手!大家都是自己人,为什么不好好相处!虽然津田沼在习志野市!

    走着走着,由比滨指向一个地方。

    「啊,就从C·one(注10 位于千叶市内的购物中心。)开始吧!」

    C·one吗?这个我知道。里面有一兰拉面对吧。

    说到一兰拉面,大家一定会想到将吧台座位独立区隔、让顾客得以专注于食物的「味集中系统」。顺带一提,这项设计已经取得专利。由此可证,独行侠想必也配备了「人生集中系统」。动作快!一定要抢到专利许可!

    我想,C·one的「(C)」是出自千叶的罗马拼音第一个字。换言之,就是「头文字C」。从千叶当地英雄人物「Captain☆c」的命名方式,也能明显看出这一点。再顺便告诉你,千叶蝙蝠侠并不属于当地英雄之列。可别搞错啦!

    进入C·one馆内,便看到成排的店家,以及开春特卖的醒目文宣。这里地处电车高架轨道下,形成狭长型结构。最近正好在举行新春大清仓的促销活动,所以显得比往常热闹。

    其中又属女生买起东西特别聒噪。她们一路上聊化妆又聊流行,兴奋得不得了。男生自然不可能加入话题,只能远远落在好几步之外,彻底地被晾到一旁。

    「小町,快看快看!这件超可爱的对不对!」

    「哇,真的耶!上面的绒毛可以脱掉,要穿搭也很容易!」

    「对吧!拿掉的话,春天也可以穿~」

    两个女生左拿一件衣服、右拿一件衣服,开心地讨论着。虽然不是很重要,还是容我提醒你们一下:令天是来买雪之下的生日礼物,不是给自己的礼物喔!

    不过,看着她们挑选衣服的模样,便觉得少女感十足。

    由比滨套上有绒毛的连帽夹克,到试装镜前转一圈。

    身为男性的我实在不怎么敢踏进店内,于是选择站在远处观看。

    这时,小町朝这里走过来。她此刻的表情不同于平常,显得格外安详。

    「和结衣姐姐逛街,好有安心感……」

    「跟雪之下比的话,的确……」

    前些日子,我、小町、雪之下一起去买由比滨的生日礼物时,发现她严重欠缺时下高中女生该有的样子,着实吃了一惊。

    「对啊,程度跟和哥哥出门差不多……不过,那样的雪乃姐姐也很可爱!对吧?」

    小町盯着我的脸,亟欲寻求我的同意。

    「对啦,换做我就一点也不可爱。」

    「哥哥,真的很别娇耶……」

    要你管。

    再说,把雪之下跟我相提并论,可是相当失礼。

    雪之下至少知道哪些东西适合自己,对流行时尚也不是毫不关心。那天却为由比滨的生日礼物伤透脑筋,可能是出于她不懂得如何帮别人挑东西。

    既死心眼、又笨拙——那样的个性,的确像极了雪之下。

    只不过,当她收到礼物时,那份笨拙会怎么表现出来,也是一个问题。

    「我也到附近看看。」

    我暂时跟由比滨和小町分开,独自去各处转转。有实际的物品做为参考,说不定能多少想到什么点子。

    雪之下的生日礼物……

    到底送什么才好……

    雪之下啊雪之下,你那笨拙的一面,实在很教人头痛……在自己的兴越之外,她喜欢一些实用性高的物品。就算想配合雪之下的阅读兴趣,她要看什么书都会自己去买;再加上是一个人在外居住,生活用品跟料理器具想必也很齐全,连胸前都随时挂着洗衣板。

    唉……到底该送什么好……

    我信步闲逛,经过一间得士尼商品专卖店。

    猫熊强尼的商品怎么样?不过,她比我清楚好几百倍,还是算了……

    再继续往下走,出现的是宠物用品店。

    猫咪用品……可是,她又没有养猫。既然那么喜欢猫,为什么不养一只?该不会她住的大厦禁止养宠物吧?不然,猫的摄影集怎么样?省省吧,我看那个人家里早已收藏一大堆。

    旁边的饰品店……恐怕也没有什么理想的礼物。

    我一边苦思,一边环视周围各式各样的商店。最后实在没有什么发现,索性回到原本待的地方。

    回来时,由比滨正捧着好几件衣服东张西望。

    「咦,小町呢?」

    「不是跟你在一起?」

    「我以为她去找你了……」

    她稍微弯下身体,打量我的反应。

    啊啊,又是那个家伙搞的鬼……

    我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打电话联络小町也不会有用。虽然她今天光是愿意出来,我便相当感激,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你还是好歹说一声吧。人家我也需要心理准备好不好?别再玩放鸽子这一招了……

    「唔……」由比滨想了一会儿,捧好手上的衣服,歪着头看过来说道:

    「这几件衣服好难做决定,本来想请小町帮忙挑……你能帮忙吗?」

    「不介意我帮不上忙的话。」

    「嗯!不对,我还是希望你帮上忙啦。」

    「我尽量。」

    于是,由比滨走向店内的试穿镜,我跟在她的后面。

    「毛衣跟背心可以直接套在外面,又能穿去学校——」

    说着说着,她脱起大衣和底下的针织毛衣。

    总觉得好像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我迅速把眼睛别开。旁边不是有更衣室吗……还是说,你因为里面还有穿衣服,才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你不放在心上,我可是会放在心上,拜托赶快停手。

    店里放着音乐,衣服布料的摩擦声却出奇地明显,由比滨的呼吸声更是不想听到也难。

    「嘿咻……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我才敢把头转回去。

    她身上多出一件厚实的经编开襟背心。

    「怎么样喔……嗯,还不错啊。」

    没有特别好或不好。总之,穿在她的身上很适合。

    真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在于这不是由比滨要穿的衣服,而是送给雪之下的礼物。如果让雪之下来穿,某个部分恐怕会变得很宽松……至于是哪个部分,我当然不会说出来。

    「不过,你不用考虑雪之下的size吗?」

    挑选衣服时,首先要注意的就是尺寸合适与否。千万不要忽视服装轮廓的重要性——好啦,这句话其实是从小町那里现学现卖。

    顺带一提,我今天的服装同样经过她的检查,确定穿得够像样才终于放行。原本我自己选的衣服,可是被批评得一无是处,只差没把「我要把它踩烂(注11 时尚评论家杉浦克昭常用的台词。杉浦克昭(Peeko)与电影评论家杉浦孝昭(阿杉)为双胞胎兄弟。)!」这句话说出口。等等,这不是Peeko说的话?还是阿杉?随便啦,一点也不重要。

    「size-……」

    由比滨复诵一次听到的字,捏一把自己的肚子。

    「好像,大了点……」

    她的脸色沉了下来。接着,她原本捏着肚子的手移动到上臂,表情更加绝望。放心!一点也不大!啊,是满大的没错……总之,真的不大啦!不过也不小喔!

    「啊,不是。我是说……不用担心,刚刚好……」

    尽管不是要安慰她,我还是结结巴巴地辩解。然而,这般行径只让由比滨感到可疑,投过来「你在想什么」的视线。啊~~受不了!这种时候到底该怎么说才对啦!

    「总之,满适合的,我觉得不错啊。」

    最后,我终于勉强挤出这句话。

    「……嘿嘿,谢谢。」

    由比滨终于露出笑容,脱下开襟背心,迅速摺叠好。我不可能就这么盯着她看,在尴尬之下,索性把脸转到三芳。这时,我又想到一个问题。

    「不过,雪之下很遵守校规,她在学校不会穿这种衣服吧。」

    虽然校规几乎沦为参考用,它好歹还是存在。而校规这种东西,当然也会规定学生应该如何穿着。以毛衣和开襟背心来说,便只能穿着学校规定的款式。在我们的学校里,乖乖遵守校规的学生并不多,所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还是存在像雪之下那样确实依照校规行事的人。

    「对喔,差点忘了。这样的话……」

    由比滨将开襟背心夹在腋下,思考了一阵子,然后走向放着围巾、手套等小东西的架子。

    她物色到一半,突然发出「啊」的一声。

    「好可爱!用这个跟酥饼玩,一定很有趣!」

    她看中一对猫掌造型,以及小狗造型的连指手套,猫手套看上去就是一对猫掌;至于狗手套,手臂部分是狗的脸,上面还有一对耳朵,拇指部分是下颚。由比滨套上那对手套,试玩起来。

    「不太好拿东西耶……」

    「连指手套就是这样。」

    「嗯……」

    她似乎想到什么,忽然抬起头,大大张开握起的手掌。

    「嘿,我咬!」

    接着,那只小狗咬住我的手。

    「……开、开玩笑的……」

    下一秒,她的脸颊越涨越红。既然知道不好意思,一开始便请不要这么做好吗?连我自己也不太好意思……我轻轻甩开她的手,稍微搧几下风。嗯,一定是这家店的暖气开太强,才热得要命。

    「虽然不是很重要,雪之下不会带这种手套出门吧?」

    「……的确。」

    由比滨点点头,同意我说的话。根据我的印象,雪之下从未在平时的装扮上,搭配这类很明显走可爱风的东西。即使她收下,恐怕也不会拿出来用——等等,有机会喔。既然是由比滨送的手套,她搞不好真的会拿出来用。而且冷静的表情只是外表,内心其实开心得不得了。

    「看来得找找别的……」

    由比滨换把玩猫掌手套,努力动着脑筋,继续物色其他商品。

    「啊,这个好像也不错。」

    她从架子上拿出一双类似猫脚的袜子。

    「是袜子吗?好像很难穿进鞋子。」

    「这是室内袜啦!当然不可能穿到外面去!」

    若是按照你的说法,先前看中的手套也不可能在外面使用……不过,经由比滨那么说,我才注意到袜子底装了粉红色的橡胶肉球,似乎有防滑效果。

    「反正这种袜子只会在家里穿,所以不用担心别人的视线……如何?」

    「嗯,她会很高兴吧。」

    真要说的话,只要是由比滨送的礼物,雪之下想必都会很高兴。跟礼物本身比起来,送的人是谁这点更重要。相同的道理,我们往往不会注意谁说了什么话,而是某句话由谁所说。

    「好,就选这个。」

    由比滨将手上捧的东西通通带去结帐。其中还出现先前的开襟背心和两双手套。猫掌手套也要送她吗……

    话说回来,既然有猫掌跟猫脚……

    这里有没有顺便卖猫的尾巴?

    ×  ×  ×

    接下来,该轮到我好好挑一下礼物。刚才那间店没有卖猫尾巴,真是太可惜了。

    如此这般,我们来到位于千番地的SOGO千叶店。从座落的地址看来,这栋百货好像对流行很敏锐。啊,那是sensitive才对(注12 该处位于新町一〇〇〇番地,而得名「センシティ」,发音类似英文sensitive。)。

    平常来到这里,我都是去男士服装卖场。不过,今天的目的是买雪之下的生日礼物,所以要改去女性楼层。

    我不了解女生喜欢的东西,于是让由比滨在前面带路。

    由比滨相中一间在衣服之外,兼售其他零碎小东西的商店。

    「其实你可以直接到处看看,像是手套、饰品、围巾,还有生活用品之类的……」

    在她这么建议下,我也开始在店内到处挑选。

    还好有由此滨陪在一旁,提供各式各样的建议,目前尚未出现任何店员报警,以及警卫特地前来关切的情事。要是我只身闯进来,店员肯定主动上前询问「请问要找些什么」,然后紧紧地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收银台后方的人也会用充满警戒的视线看过来。这些都是之前随意晃进来时遇到的事。男生的确很少独自逛百货公司,这点我可以理解。但还是希望各位不要那么提防我……

    我在展示架之间移动,不时注意着店员的视线。忽然间,由比滨在一个架子前驻足。该展示架的POP广告上,大大写着「EyeWear」。

    搞什么?眼镜就眼镜,干么特地写成英文?动不动便要来几句洋话,少在那边自以为好不好?hanger为什么不直接写衣架?肉酱硬要说成bolognese是很酷炫吗?还有义大利面,现在用spaghetti早已不够看,改成pasta才叫潮。我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真心祝福,你的广告很浪漫:)

    在心里发牢骚到一半,由比滨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转过头,发现她的脸上多出一副眼镜,还得意洋洋地推个几下。

    「呵呵,我看起来有没有变聪明?」

    「当你有『戴眼镜等于很聪明』的想法时,脑袋便已经没救了。」

    「闭嘴啦,笨蛋!」

    她立刻显得不悦,但还是一副接一副地拿起其他眼镜,研究款式造型。后来,我也拿起一副眼镜瞧瞧。

    真想不到,眼镜也有这么多花样。

    而且在造型之外,功能同样五花八门,例如防止花粉飞进眼睛、过滤蓝光等等。随着眼镜逐渐普及,目的不再只是矫正视力,价格也越来越亲民。

    由比滨拿起一副眼镜递过来。

    「来,你也戴戴看。」

    「咦……」

    要是真的戴上去,百分之百会被取笑……她见我犹豫不定,直接把眼镜推过来。

    「好啦,快点!」

    我做好觉悟,鼓起勇气……PER~~SONA!(注13 指游戏《女神异闻录》系列,眼镜为四代重要元素。)补充一下,我喜欢第三代胜于第四代,所以召唤的时候,比较想要拿手枪抵住太阳穴!

    「大概像这样吧。」

    戴上眼镜后,我用食指推推镜框。由比滨看了,立刻「噗哧」地笑出来。

    「超不搭的!」

    「吵死了……」

    所以才不想戴啊……我无奈地摘下眼镜,由比滨马上拿另一副不同款式的过来。

    「这次……换这个。」

    「才不要。」

    「有什么关系。来!」

    她硬是帮我挂上眼镜。啧,很烦耶……我只好把半挂在耳朵上的眼镜戴好,顺便对她念个几句。

    正打算开口时,却见她张开嘴巴,呆呆地凝视着我。

    「……」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你要我戴的,现在又一点反应都没有。好歹说些什么吧——我用眼神如此暗示,她才连忙挥手说:

    「啊!没、没什么……总觉得,跟你意外地合。」

    「……谢谢啊。」

    听到由比滨赞美,反而换我不知该做何反应。

    不过……意外地合,是吧——

    世界上有许多事情,我们以为自己了解,实际上却根本不了解。例如平常不戴眼镜的由比滨,戴上眼镜也出乎意料地搭配。

    忘记是什么时候,雪之下后悔地说过,自己对由比滨一点也不了解。

    其实我也一样。

    过去的我从来没有试着去了解。

    不只是对雪之下,对由比滨恐怕也如此。

    不过,在此时此刻,尽管只有一点点,尽管距离「理解」仍很遥远,也绝对称不上理想的形态,我们确实累积了一段三人共有的时间。区区半年的光阴,根本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跟当时比起来,自己对她们的确有了些许了解。

    我所认识的雪之下雪乃——

    我所认识的雪之下雪乃,总是拗不过由比滨的哀求,最喜欢猫,放假时喜欢抱着猫熊强尼的垫子,在网路上寻找猫的影片。

    想不到自己对她也有几分理解。

    既然由比滨要送她猫脚造型的室内袜,我也挑个足以匹配的东西吧。

    希望她一个人度过的时光充满温暖,心灵也能得到安适。

    ×  ×  ×

    好不容易买完礼物,我们决定去咖啡厅坐坐,让疲惫的双腿休息。离开百货公司的话,还有星巴克可以选择,只是现在外面冷得要命,再加上我还搞不太懂他们的点餐方式,所以今天没有这个兴致。

    于是,我们来到光顾过好几次、已经相当熟悉的地方。

    「这里可以吗?」

    「嗯。」

    确认由比滨的意愿后,我们走进百货公司内的咖啡厅。这里位于内部深处,所以气氛较为宁静,没有外面的熙熙攘攘。

    「两位。」

    店员引领我们到窗边的四人座位。从窗户望下去,整座千叶车站尽收眼底。我让由比滨坐进靠窗侧,自己坐在另一边,好欣赏她背后的千叶车站。

    这里看得到行驶中的单轨电车,让人产生千叶发展得超先进的错觉。这里简直是未来都市。

    追着单轨电车看到一半,忽地跟斜对面座位的人对上视线。

    「喔?是比企谷。」

    对方同样坐在靠窗侧的沙发上。

    她——雪之下阳乃——身穿以白色为底的荷叶边衬衫,胸前挂着金色锁环串成的项链。即使窗外的光明将她照得灿烂,带着愉快笑意的双眼却比黄昏的天空黑暗。她如同包覆起全身不搭调的印象般,披好鲜红色的披肩,开口叫我的名字。

    由比滨听到声音,稍微看过去一眼,随即露出讶异的表情。

    「阳乃姐姐……还有——」

    她将视线移向前方。出现在那里的,是穿着不黑不白的灰色针织衫、外面搭上黑色夹克的男子,叶山隼人。叶山略呈淡金色的棕色头发下,同样是一副略显惊讶的眼神。不过,他还是很快地换上笑容。

    「隼人同学?」

    「……嗨。」

    叶山简单举手问候,袖口下散发银色光芒的手表露了出来。

    我也轻轻点头回应。除此之外,两人不再有任何互动,唯有店内播放的爵士乐依稀传人耳朵。途中,某人挪动椅子的声音夹杂进来。

    「好像很久没见到比滨妹妹了呢!」

    阳乃极其自然地坐来我们的餐桌。叶山轻叹一口气,拿起帐单,跟着坐到我的隔壁。

    「约会对不对?抓到了喔~~你们啊,还是一样要好~雪乃没有一起来吗?」

    阳乃用手肘轻戳几下由比滨,又看向店门口。

    「啊,今天我们是来买小雪乃的礼物……」

    「喔——对对,她的生日快到了……这样啊,原来。」

    她听完由比滨的话,点头表示理解,接着迅速拿出平机,拨打电话。

    叶山见到她的举动,委婉地说:

    「……她不会出来吧?」

    「不,今天的话应该会。」

    阳乃的嘴角浮现信心满满的笑容。

    静谧的咖啡厅内,微微听得到电话接通前的响铃。

    『喂……』

    「啊,雪乃,是我是我!你现在能出来吗?」

    『再见。』

    好快!直接秒挂电话!由比滨和叶山不约而同地苦笑起来。不过,阳乃大概早已习惯雪之下的反应,没有半点动摇,继续调皮地说道:

    「咦~你确定要挂电话?」

    『……有什么事?』

    听到这里,她的嘴角立刻上扬。

    「其实啊,比企谷就在我的旁边喔!」

    『又在开无聊的玩笑……你也该——』

    「来,比企谷。」

    她一说完,立刻把手机塞给我。

    「啊,喂!」

    我看看手机,再看向阳乃,她早已把手藏到背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来现在是不可能要她把手机拿回去,但听筒里又不断传来雪之下叫姐姐的声音。没办法,只好先接起来……

    「呃……喂?」

    我一时想不出该说什么,索性先发个声音。雪之下听到了,一定突然忘了呼吸。

    经过短暂的沉默,我听见她叹一口气。

    『唉,受不了……为什么你也在?』

    连我自己也很想知道。今天只不过是出来买个东西……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唔~哇!哈!啥!哈!哈!是妖怪的错对吧?对吧(注14 出自动画《妖怪手表》片尾曲「妖怪体操第一」之歌词。)?我没有错,错的是妖怪!

    「偶尔出门一下,就被你姐姐逮到……」

    我瞪一眼逮到自己的妖怪,还想继续补充时,被雪之下叹的第二口气打断。

    『好了,够了,我马上过去。叫姐姐听电话。』

    「是……不好意思。」

    为什么我要道歉?

    我用湿纸巾把手机荧幕擦干净,还给阳乃。阳乃对雪之下简单交代完地点,随即结束通话。

    「雪乃说她会来。」

    她一脸满意地微笑。由比滨不太好意思地开口询问:

    「请问,为什么要把小雪乃找出来?她好像不是很愿意……」

    「嗯?喔——今天晚一点本来有家庭聚餐,她却不肯参加。不过啊,只要跟她说你们也在,便不得不出来了。对吧?」

    「所以我们是人质喔……」

    「虽然人质的说法不太好听,为了代替自己被囚禁的朋友,急急忙忙地赶来现场,不是很美妙的故事吗?」

    「那样的话,邪智暴虐的君王会变成谁呢——」

    「哎呀~文艺青年呢~」

    阳乃愉快地对我揶揄。

    一旁的由比滨听了,满头都是问号。叶山轻笑一下,为她解惑。

    「《跑吧!美乐斯(注15 太宰治所著之短篇小说。)》的剧情。」

    「啊,喔~~对对对,就是那个嘛!知道知道,我有听过。他跑超快的~」

    你真的知道吗……就是「美乐斯开始跑了……美乐斯跟塞里努丢斯……永远都是好碰友……!(注16 「原文为「メロスゎ走った……メロスとセリヌンゎ……ズッ友だょ……!」出自推特上的知名系列文。)」的那个啦。

    我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由比滨,她赶紧转换话题,蒙混过去。

    「对了,全家人聚餐听起来很棒呢!大家一起——咦?」

    说到一半,她的视线移到叶山身上。叶山看出她在想什么,主动开口回答:

    「我们两家人是旧识……今天出去拜年时,他们提议要不要一起吃饭,所以我也被迫跟来了。」

    「是喔……」

    由比滨理解似的点点头,阳乃抚着红茶杯缘,轻轻叹一口气。

    「元旦整天忙着应付亲戚,四号就要开工,前一天一定忙得不得了,所以只有今天有空跟熟人见面。」

    看来这是雪之下家每年的例行公事。待会儿要聚餐的话,应该代表雪之下的父母亲也在附近……有点想看看他们的样子。

    我假装伸展一下筋骨,趁机窥看四周。然而,阳乃完全看穿我的意图,笑着告诉我:

    「家人正在其他地方拜年,我们先在这里等候。」

    「喔,原来如此……」

    经她这么回答,我立刻懂了。大人有什么事情时,小孩子总会被打发到一边去。过去我的母亲参加合作社时,也会跟其他家庭的母亲聚会。这些母亲的小孩便被赶在一起,放任他们自己去玩。可是啊,妈妈,大人之间相处得好,未必代表他们的小孩也能好好相处喔……我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咦~~」由比滨听到这里,发出一声低呼。

    「到处拜访别人,感觉很辛苦呢。」

    「每年都要来一次,已经很习惯了。虽然我还是常常嫌麻烦……真想不到,这种习惯竟然留了下来——不对,应该说是传统。」

    虽然很难以言语表达,阳乃的这句话吐露出自己对此早已死心。

    不论是雪之下,或没在新年参拜上出现的叶山,都必须面对这类交际来往。

    那些显赫的名门家庭,台面下想必也有很多纷扰。虽然对我们庶民来说没有什么真实感,但那些就是真的会发生。这点着实教人无奈。话说回来,亲戚之间关系紧密的家庭也不在少数。说不定很多家庭都拥有独特的社群,只是我自己不知道。

    即使是一般的庶民,都会被不同的烦恼长期纠缠。随着身分地位提高,面临的困扰自然更加复杂。

    阳乃用力拍一下桌子,坐直身体,如同要挥别先前的叹息。

    「不说这些了。你们买了什么礼物?」

    她挨近身旁的由比滨,由比滨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缩着身体拿出自己的购物袋。

    「嗯……我买的是室内袜……」

    「喔~这一阵子地板的确很冰。」

    「没错没错!之前去小雪乃家的时候,就在想她的客厅地板好像有点冰。」

    「对对。我同样很怕冷,很能体会~」

    对面的两个人聊起女性话题,我跟叶山这两个男生插不上话,只是默默地听着。

    后来,叶山大概闲得发慌,独自低喃起来。

    「生日礼物吗……」

    然后,他看过来一眼。

    「你买什么?」

    「一点小东西。」

    「是吗?」

    他没有追问下去,很快地把视线别开。

    接下来的时间,叶山依旧不发一语,听着阳乃和由比滨聊天,不时点头附和。他拿着饮料杯的手上,秒针在表面缓缓走动着。

    我愣愣地望着那根秒针。

    规律的节奏、没有一丝差池,忠实地遵循预先设定好的速度。绕了一圈又一圈,不断回到相同的地方,样貌也未曾出现过丁点变化。然而,这不代表真的没有改变。即使秒针不会变化,周围显示的时间也片刻不停地变换着。

    这时,阳乃看着礼物的包装,倏地开口:

    「我偶尔也送她个礼物好了。」

    说完,她看向叶山。

    「隼人,怎么样?」

    「……嗯。」

    叶山耸一下肩膀,随即望向窗外。他眼中所见的,恐怕不是路上的街灯。

    我也看着映在玻璃窗上的叶山,不经意地开始好奇,叶山曾经送过雪之下什么样的礼物。

    ×  ×  ×

    这段时间真是折磨人。

    距离阳乃打电话给雪之下,大约过了三十分钟。看来从她住的大厦到这里,还需要一些时间。况且,人家都已经在路上,现在我也不可能自己先走人。

    放着慢慢啜饮的咖啡早已见底,原本飘着白色蒸气的红茶壶也凉了下来。

    不只是我,由比滨也频频东张西望,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她忽然看见什么,不自觉地发出声音。我跟着看过去,正好见到雪之下快步走进来。

    「小雪乃——这边这边!」

    由比滨朝雪之下挥手,对方也注意到,立刻转向我们的座位。

    「由比滨同学……你也来了吗?」

    先前讲电话时并未告知由比滨也在,所以雪之下见到她也在场,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对啊。嗯……我跟自闭男出来买东西,刚好遇到他们……」

    「买东西……是、是吗……」

    由比滨不想直接说出是买她的生日礼物,掩盖了部分事实。雪之下闻言,讶异地来回看着我们两人。

    「总之,先坐下再谈吧。」

    由比滨稍微起身,腾出一些空位。雪之下想当然耳地坐到看不见阳乃的位置,然后低头向由比滨道歉。

    「不好意思,姐姐带给你这么多困扰。」

    「哪里哪里,一点也不会。」

    她见由比滨摇摇手,爽快地表示不在意,才稍微放下心,接着把脸转向我这里,抬起眼睛看过来。

    「比企谷同学,我也向你——」

    「没什么,反正我闲得很。」

    老实说,原本买完东西后,我跟由比滨便没什么特别的计画。现在得以免于两人独处,我还觉得比较轻松。话虽如此,变成现在这样也完全没有好到哪去。

    一切的元凶泛起挑衅的笑意,带着嘲弄的语气开口:

    「雪乃,你好慢喔~」

    「临时把别人叫出来,还有办法说这种话……」

    雪之下侧眼瞪过去,阳乃则维持一派自然的样子。由比滨被夹在中间,只能尴尬地笑一下。大乱斗!雪之下姐妹——拜托两位别闹了……

    「别那么说嘛。人家雪乃也是匆匆赶过来的样子……」

    这时,一阵熟悉的爽朗声音进来缓和紧绷的气氛。然而,他用了某个我未曾听过的称呼方式,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叶山顿时发现自己说错话,皱了一下脸,又马上用微笑敷衍过去。

    「……」

    雪之下似乎也没有料到。她不发一语地看向叶山,对方只是耸耸肩膀。

    「雪之下同学,你要喝什么?」

    「……红茶。」

    叶山迅速帮忙点好饮料,红茶也送上桌后,阳乃轻轻呼一口气。

    「大家好久没有一起喝茶了呢~」

    「是啊。」

    「……」

    叶山点头同意,雪之下则端着茶杯,闭起眼睛不说什么。由比滨见现场沉默下来,开始寻找延续话题的方式。

    「嗯……隼人同学跟两位,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呢。」

    「没错。隼人是家中独子,所以他的父母对我们也疼爱有加。对吧,雪乃?」

    「我不这么认为。」

    「怎么会呢?不只是我的父母,大家对你们都相当疼爱。」叶山面露微笑说道。

    不管阳乃跟他怎么说,雪之下都不改变态度。阳乃也不以为意,迳自看向远方。

    「真怀念……小时候啊,每次家人有什么事情要忙,都是由我照顾你们两个。」

    听到这句话,雪之下皱起眉头。

    「你只是拉着我们到处跑吧?那简直是恶梦。」

    她「喀」地将茶杯置于茶碟,用冰冷的视线看向阳乃,并且轻声说道。叶山这时也开口:

    「啊——动物公园那次对吧……游乐场那里的确是恶梦……」

    「去临海公园时也一样。又是放人鸽子,又是把摩天轮车厢晃来晃去……」

    他们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表情都阴沉下来,唯有阳乃一人愉快地点头。

    「喔~对对对。而且雪乃几乎每次都哭出来。」

    「姐姐……不要凭空捏造记忆。」

    「我才没有捏造~隼人,是不是啊?」

    「啊哈哈……这个嘛……」

    叶山微笑着应声,雪之下默默地低下头。

    看着他们怀念地聊起往事,我忽然有种感觉。

    那是他们共同果积起,仅属于他们的时间,我们外人丝毫没有踏入的余地。

    连由比滨也插不进对话,更遑论是我。

    我不明白他们过去的关系如何。即使明白,也没有多大的帮助。

    现在能够做的,只有啜饮苦涩的咖啡,继续听她们的往事,偶尔点个头,然后任凭自己想像。

    印象中,自己曾经被这么问过——

    如果我跟他们念同一所小学,会是什么样子?

    当时我是怎么回答的?

    过去的事情思考到一半,耳边传来某人叹气,放下杯子的声响。我看过去,发现阳乃托着脸颊,用不带暖意的眼神,盯着叶山跟雪之下。

    「当年你们明明那么可爱……现在啊……都变得好无趣。」

    她的唇瓣优美艳丽,使说出口的话更显冷酷。在寒冰般的微笑下,她提到的两个人皆说不出话。

    雪之下握紧放在桌上的手掌,叶山咬紧牙根,别开视线。由比滨似乎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瞥了我一眼。

    经过一阵沉寂,阳乃又轻笑起来。

    「还好啊,现在多了比企谷。我先疼爱你一下好了~」

    「不了,那种运动型社团的『疼爱』方式我吃不消……」

    「就是这样才让我更想疼爱呢~很好很好~姐姐很欣赏喔~」

    她把手伸过来,想摸摸我的头,我一个后仰闪过。

    「哎呀,竟然逃掉了。」

    阳乃现在笑咪咪的样子,就像和蔼可亲的大姐姐。有美女大姐姐对着自己微笑,可是相当难得的经验,这种感觉其实不差。我甚至觉得,哪怕只是虚假的笑容都无妨。如果是像一色伊吕波那样,笑容的另一面是为了突显自身的可爱,便没有什么稀奇。反正每个人都可能如此,所以一点也不可怕。

    雪之下阳乃则不同。当她显露潜藏于内心、某种难以名状的东西时,可是相当恐怖。

    不过,现在的她似乎不打算多说什么,维持那副笑容转向其他话题。

    「说到运动,你们的马拉松大赛快到了吧?」

    「啊,对。这个月底。」

    听到由比滨的回答,她显得有点意外。

    「是喔。今年不在二月办……」

    「之前听到顾问说,今年因为星期的关系,稍微提早了一点。」

    叶山恢复柔和的笑容,沉着地应答,仿佛先前什么事都没发生。

    啊啊,雪之下的头顶果然多了几片乌云。没办法,这个人天生没有体力,跑马拉松一定很辛苦。

    不管怎么样,餐桌上总算恢复开朗的气氛。

    这四个人愉快聊天的样子,很容易吸引众人的目光。尽管跟光鲜亮丽还有一段差距,但确实是很有魅力。这群人果然非常醒目……

    从刚刚开始,我便不时觉得,外面的人好像在看这里。

    他们的聊天声的确大了一些,但真正的因素,还是在于个个都是俊男美女。这群人走在街上,肯定会让来往的行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多亏在场的这四个人,我的存在感变得更加稀薄。我只是影子……可是,光线越强,影子也会越深、使光线更加耀眼(注17 出自《影子篮球员》黑子哲也之台词。)……

    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好做,干脆让自己彻底变成黑子。不过这种说法反而更让我联想到黑柳彻子(注18 日本知名作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长寿谈话性节目「彻子的房间」主持人。)。

    我不加入他们的对话,而选择当一个反覆把咖啡杯凑到嘴边的机器。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转头想找店员续杯时,我看见一名穿着和服的女性,往这个方向走来。

    那名女性将乌黑的秀发盘在后脑勺,全身散发沉稳的气息,看上去比我的父母年轻。她的身材匀称,走起路来相当婉约,几乎不会发出声响。最让我在意的地方,是那副似曾相识的澄澈面容。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长相很面熟。

    对方毫不迟疑地走来我们的座位,开口:

    「阳乃。」

    她的声音在店内顾客的交谈和音乐中,也听得格外清楚。此外,还有一种吸引听者注意力的特质。我不禁联想到某个人。

    阳乃听到自己的名字,将头转过去。

    「啊,你们聊完了吗?」

    「是啊,所以过来找你们,去稍后的聚餐。隼人,让你等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

    「哪里,请不用在意。大家都在这里,所以一点也不无聊。」

    叶山一派轻松地回答,并且看向我们。那名女性跟着看了过来。

    「哎呀……」她似乎很意外雪之下也在场,开心地发出轻呼,接着泛起柔和的笑容。

    「雪乃,你也来啦。太好了……」

    「母亲……」

    雪之下无奈地低喃,话音中带着失落。

    这么说来,不论是姿态还是散发的气息,这位女性都跟雪之下很相似。几十年后,雪之下大概也会变成那个样子。我之所以没有一眼看出,在于她带着不由分说的魄力。她确实具有一种威严,让人不敢轻易上前搭话。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挺直背脊。

    雪之下不再吭声,抱住双臂环绕身体,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她的母亲平静地笑了笑,不知是如何看待女儿的反应。

    坐在一旁的由比滨低声惊呼:

    「哇——好漂亮……」

    雪之下之母对我们颔首示意后,看向阳乃。

    「阳乃,是朋友吗?」

    「对,就是八幡跟比滨妹妹。」

    阳乃不知是觉得还没玩够,或是懒得特地说明,只是非常简单地介绍。

    「啊,我是小雪乃的朋友,由比滨结衣。」

    由比滨连忙鞠躬自我介绍,我也跟着低头致意,但脑中又很犹豫要不要报上名字。向女生的家长自我介绍,总觉得有点紧张……在此同时,雪之下的母亲听了由比滨的话,似乎发现什么。

    「『小雪乃』……」

    她轻抚下颚,眯起眼睛,来回打量雪之下跟由比滨。

    「哎呀,恕我失礼。原来是雪乃的朋友。感觉你满成熟的,才以为……」

    「成熟……嘿嘿。」

    由比滨一副开心的样子,我却觉得那句话不太寻常。

    真要说的话,我认为由比滨的长相偏稚嫩。至少从她的行为举止看来,实在没什么稳重的感觉。

    不过,这大概只是无关紧要的小差错,雪之下的母亲把手贴上脸颊,高兴地继续对由比滨说话。

    「这样啊……雪乃在学校的同学,我只知道隼人一个……你要跟她好好相处喔。」

    「是!」

    见由比滨精神饱满地应声,雪之下的母亲对她轻轻行礼。虽然错过报名字的时机,对方似乎也对我没什么兴趣。再说,之后八成不会再见面,所以没什么关系吧——想到这里,她把脸转向雪乃和叶山。

    「那么,我们可以出发了。」

    「好——」

    阳乃第一个起身,叶山拿起帐单,跟着站起来,坐在我面前的雪之下却动都不动。

    她的母亲见了,平静地开口。

    「雪乃,你也会来吧?」

    这句话乍听之下是在提问,实际上则不然。简短的几个字中,隐藏着好几种意涵。

    「我……」

    雪之下说得很保留,她又恳切地说道:

    「这也是要为你庆生。」

    她的目光慈祥带有暖意,声音也温柔得如同在安抚雪之下。但是在另一面,又含有容不得对方拒绝的强制力。

    「……」

    雪之下低着头,紧咬嘴唇,往我这里瞥一眼。现在看我也没用啊……

    阳乃也加入劝服的行列。

    「雪乃,这样不行喔。」

    她带着狰狞的笑容严词说道,冰冷的瞳孔内摇曳着愉悦。雪之下的肩膀抖了一下。

    接着,又是一段沉默。

    阳乃持续盯着雪之下不放,叶山不安地看着她们两人。由比滨瑟缩身体,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我则看向窗外,藉以逃避这股尴尬,顺便偷偷叹一口气。

    这段期间,没有人开口说话。现场的气氛沉重到我快喘不过气。

    ——不,不只是我如此。

    由比滨和雪之下也一样。

    真要说的话,在场所有人说不定都是如此。

    雪之下的母亲按着太阳穴,似乎也很头痛。忽然间,她的目光飘到我身上。

    「对喔,希望你们也能参加……不知两位觉得如何?」

    她对我和由比滨露出微笑。

    「不好意思,叨扰各位太久也不太好……」

    我抛出这句话,旋即起身。既然是双方家族间的聚餐,我们实在没有跟过去的理由。

    更何况,雪之下母亲的真正用意那么明显,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这样啊……方便的话,我们很欢迎喔。」

    不用说也知道,她实际上根本没有慰留的打算。

    「……那么,我们先告辞。」

    「再、再见。」

    由比滨行礼道别,我也简单点头示意。准备离去之际,叶山低声对我们说再见,阳乃也笑咪咪地挥手。

    雪之下这时终于起身,看一眼自己的母亲。对方稍微收起下颚,对她颔首。

    她送我们到咖啡厅门口,低下头说:

    「……对不起,还烦劳到你们。」

    由比滨见她那么自责,连忙挥挥手。

    「怎么会呢!今天见到小雪乃的妈妈,我还觉得很值得喔!」

    「是吗?那就好……」

    雪之下这才抬起头,但脸上仍然很阴沉,由比滨的表情跟着黯淡下来。不过,她很快地想到什么,开始将夹在腋下的袋子东弄弄、西弄弄。

    「对了。来,这个给你。虽然明天才是你的生日。」

    然后,由比滨把装有礼物的袋子递给雪之下。既然她已经把礼物送出去,我干脆也趁现在一起送。

    「生日快乐。」

    「啊,谢谢……」

    雪之下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只是愣愣地盯着手中的袋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挤出几个字。她紧紧搂住我们送的礼物,绽开笑容。

    由比滨见到她的笑容,跟着笑了起来。

    「开学后再好好庆祝一次吧!」

    「那么,再见。」

    「嗯……再见。」

    雪之下轻轻挥着半开的手。彼此道别后,我们朝电梯走去。

    距离电梯来到目前的楼层,还需要一阵子。等待的期间,由比滨感叹地叹了一口气。

    「那个人就是小雪乃的妈妈呢……她们果然很像。」

    「……是啊。」

    雪之下和她的母亲的确很相似。至少从外表、散发的气氛等表面印象看来是如此。不过,在给人的感觉上,又比较像阳乃。阳乃曾经提过自己的母亲。她当时说的话,我现在好像多少有些理解。

    「可是……」

    由此滨的嘴唇开了又阖,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口。这时,电梯发出「叮——」的声音,门往两边滑开。

    我们走入电梯,按下一楼的按钮。由比滨这才再度开口。只不过,她现在要说的,恐怕不再是刚才的话题。

    「对了,原来隼人同学跟小雪乃真的从小就认识呢。虽然我听说过,他们是认识很久没错。」

    「什么叫作『真的』……他们又没有说谎。」

    「是没错啦,但总觉得他们不太像。真的认识很久的话,为什么还那么少对话?」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吧。念同一所学校并不代表一定要说到话。」

    「嗯——也对。」

    「过去」是只有当事人才能进入的私密领域。「过去」不全然是美丽、温暖的回忆,其中想必也有丑陋、冰冷的往事。

    正因为存在着过去,双方一旦断绝往来,裂痕会更加扩大。共同累积的过去和独自累积的过去,是完全不同的事物。即便两者累积至相同的高度,也不可能形成相同的山峰,抵达相同的顶端。这之间的差异会使许多东西产生改变,包括立场、环境,甚至是称呼方式。

    电梯一路向下,途中没有任何停留。

    我们不再交谈,密闭的空间内仅剩下低沉的驱动声,脚下的地板随着轻微的震动摇晃。

    电梯继续向下,悄然落入无尽深渊。

    我突然有点害怕,不敢看电梯开门时,出现在眼前的会是什么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