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⑤ 直到那天来临,户冢彩加会持续等待
    三浦造访社办的隔天,是个晴朗的日子。

    我在外面缓步走着,准备去上体育课。头顶上的天空相当耀眼,看来入夜之后,会因为辐射冷却效应而大幅降温。

    对要跑耐力跑的日子而言,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无疑是个好消息。再说,到了晚上,我也只是窝在家里,外面再冷对自己都没有影响。

    校园内聚集了三个班级的学生。耐力跑不同于其他体育课程,不需要男女生分开进行。虽然两边的路程不同,总归来说,都是跑步。

    所有人在操场整好队伍后,我在某个女生团体内发现三浦。

    今天从早上开始,三浦便刻意不跟我对上视线。不论是上课或下课时间,她都只是撑着脸颊,把脸别向不同地方。每次下课,由比滨跟海老名总会靠过去,对她说很多话。

    一直盯着看也不太好,所以我不清楚她们到底谈了什么。从外表上看来,她至少比昨天平和许多。

    关于昨天的后续,为了让三浦冷静下来,我先一步离开社办。要是我这个跟她关系薄弱的男生一直待着,她的心情不可能好起来。

    所以,我不晓得她们是否又谈了什么。想到三浦哭哭啼啼的模样,便很难想像她之后还有办法好好地对答。

    话说回来,想不到那个人其实满软弱的。暑假的时候,她好像也被雪之下彻底驳倒,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不过,三浦软弱归软弱,内心倒是很坚强。

    我还是想知道——这句话仍然在耳边回荡着。

    在整队的过程中,我看着排在前面的人。

    ——叶山隼人。

    叶山正在跟户部他们谈笑,没察觉到我的视线。

    另一种可能,是他知道我在看他,然后像对待其他众多事物一样,故意装傻。

    他不肯向任何人透露选择的组别,究竟是为什么?与其执着于「文组」或「理组」的最终答案,找出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回答的理由,自己推敲出答案可能还比较简单。

    思考到这里,体育老师厚木的点名告一段落。

    「好。现在,你们自己去找喜欢的人暖身!」

    他大声说道,所有人两两形成一组,开始热身运动。

    不妨利用这个机会,找个跟叶山亲近的人,看看能否打听到什么消息。

    那么,要找谁好呢?

    整间总武高中内,恐怕再也找不到比三浦更了解叶山的人。单纯以距离关系论,三浦那群人跟叶山最亲近,她本人又总是在身边看着他。想找到更理想的人选,恐怕不太可能。

    既然如此,便得换个方向思考。寻找跟叶山的交情不错,又拥有相似属性的人,听听他的说法,藉以重现叶山的思考模式,或许也是一种办法。例如跟叶山一样担任运动型社团社长的户冢、跟叶山是同班同学的户冢、念同一所学校的户冢,以及同样是男生……吗我其实不是很确定的户冢,以及不管怎么样就算没有什么理由也要选的户冢。

    好——今天去找户冢做热身运动吧!我怀着雀跃的心环视四周,搜寻他的身影。没有多久,背后便传来呼唤。

    「八幡——」

    我下意识地迅速转身,立即跟对方对上视线。

    结果,出现的是踩着笨重步伐,满脸笑容朝我挥手的材木座。他为什么那么高兴……

    「八幡——我们来热身运动吧——」

    「喔……那你也别说得好像要约我去打棒球……而且很可惜,今天我已经要跟别人——」

    材木座丝毫没有听我说话,还自顾自地装模作样。

    「对了,虽然是老师要求跟喜欢的人一起暖身,但我才不是因为这样才来找你的喔!你、你可不要误会!」

    「你的脸颊是在红什么……还有不要别开视线,恶心死了……」

    我别开视线,看向其他地方,叶山户部那四人组已经两两开始暖身——啊啊啊!户冢也找好其他同伴了!亏我还想拿热身运动当理由,帮他把关节弄柔软的说……

    「没办法了……」

    我只好死了这条心,挑材木座当暖身运动的同伴。我伸展身体,缓解僵硬的肌肉,然后让材木座坐到地面,帮他伸展背部。

    不过,光只是这样拉拉筋,也没有什么意义。这种时候,便要好好发挥我观察人类的技能。

    我侧眼瞥向叶山那里,但由于中间隔了一段距离,没办法看得很清楚,只知道他们个个带着爽朗的笑容,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为了听到他们的聊天内容,必须靠近一些……

    于是,我大大地往前倾,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材木座身上。

    「痛痛痛痛痛痛!咿呀!」

    我听到材木座的哀号,才注意到自己把他的背弯成什么样子,赶紧移开身体。下一秒,材木座像弹簧般住回弹,整个人朝天倒下,不停地抽搐。

    相较于叶山那边欢笑声不断,这里没有半点愉悦的气息,我不禁苦笑一下。材木座见了,投来责备的眼神。

    「喂,别闹了。干么跟那个家伙比较?」

    「嗯?啊,抱歉。」

    「跟那种人比较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凄惨。别忘了他可是又帅又聪明又会运动还记得我的名字的好人,所以我说八幡,你真的不用在那边自作贱。」

    「咦,原来你是在说我?」

    我还以为材木座是要我别把他跟叶山相提并论。

    不过,两个人简直天差地远,反而让我兴起比较看看的念头。

    「对了,你打算选哪一组?」

    因为刚好相反,才有参考的价值——雪之下不久前说过的话,闪过我的脑海。于是,我决定试试看。

    「哼嗯?」材木座继续躺在地上,扭过头来说:

    「我吗?我选理组。」

    「啥?」

    「那张脸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啊。」

    「没有,只是以为你一定会选文组。要当轻小说作家的话,不是念文组比较吃香吗?」

    「唉,你太天真了。滴、滴、滴……」

    看材木座装模作样地摇指咂舌,我好想损他一拳……不过,他再那样滴下去,会不会发生大爆炸?

    「文科知识属于我的兴趣范围,不用特别上课也能自行吸收。问题在于没有兴趣的科目,若没有强制力在背后驱使,便很难吸收为自己的知识。」

    「……这、这样啊。我第一次觉得你好认真……」

    材木座的发言太有道理,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感动起来。

    可是,不垃圾的材木座,根本称不上真正的材木座……我所认识的材木座,应该会用尽各种藉口合理化自己的行为,说什么也不肯看清现实环境,最后溺死在名为理想的深渊……往后的人生,我会好好珍惜活在自己心中的材木座的。呜呼,永别了~

    我默默地挥别真正的材木座。接着,他爬起身体,拍掉身上的泥土。

    「不过,我也不擅长数理科目就是……」

    「那你考大学会很辛苦喔。」

    「唔嗯。但是……跟数理科目比起来,在下更不擅长跟女生相处……」

    材木座望向远方,淡淡地说道。他的话音听起来,仿佛顿悟了什么,达到无我的境界,泰然自若的程度,让我连怎么搭话都不知道。后来,是他主动继续开口。

    「分去理组班级才能过得快活。女生少的话,在教室里比较不会有压力。而且,会选理组的女生,一定都很成熟。」

    「成不成熟我是不知道……不过,原来还可以这样思考……」

    一语惊醒梦中人。选择理组班级的话,由于男生比例高达八成,接触到女生的机会自然大幅降低。

    材木座,我开始相信你了——才刚这么想,他的眼神突然凶暴起来。

    「哈!私立文科志愿的女生算什么?她们的数学老师常常请假,偏差值跟IQ想跟我比,再等个一百年吧!让那些家伙整天去猜作者的内心世界就好啰!」

    说到这里,材木座还相当不屑地「呸」了一声。嗯,从明显的偏见跟歧视看来,果然是活在上个世代的威权主义者。跟他说话真是让人放心……不愧是材木座,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

    可是啊,我还是得先提醒你,知道「什么什么也能赛貂蝉」的意思的话,应该不难理解理组女生为什么容易成为宅宅们的小公主。整天跟男生泡在一起的女生,逐渐产生自己是公主的错觉,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这有如在王子的一吻下苏醒过来的公主细胞(注28 影射日本细胞生物学家小保方睛子宣称发现STAP细胞,遭质疑造假一事。),让原本很正常的女生转变为理系女子……

    尽管材木座选择理组的理由教人遗憾,至少他最先提到的部分肯定是真的。本来以为他只是个脑袋空空的家伙,想不到其实也会认真思考事情。

    「好吧。理组很辛苦喔,你自己加油吧。」

    「唔嗯。用不着你告诉我。在下可不想要在大学考试落榜,明年当你的学弟喔。忍忍。」

    「你考得上再说吧。」

    我们迅速做完剩下的柔软运动,起身走向耐力跑的起跑处。多数男生已聚集于此,所以我们排到相当后面。

    这时,材木座竖起拇指,比了比自己。

    「八幡……陪我跑个一圈吧(注29 出自《假面骑士Drive》角色泊进之介台词。)!」

    「才不要。」

    又不是女生,干么连跑步都要在一起?

    厚木老师拿起马表,吹响哨音。前排的学生依序出发,我们排在后面的人也慢慢跑了起来。

    我看看前面,再看看四周,发现大家都不是跑得很认真。想想也有道理。今天不过是上体育课,当然不会有人别全力跑。

    再说,现在是第四堂课,跑完后马上要吃午餐。要是因为耐力跑而耗尽体力,吃过午餐后,下午的第一堂课铁定会直接睡死。上完体育课累得要命,吃饱饭之后继续在暖烘烘的教室里上课,怎么可能不昏昏欲睡?不过我也承认,即使今天没有耐力跑,下午的课我也照睡不误。

    我们懒洋洋地跟在队伍最后头,但是起跑后没几分钟,材木座还是开始脱队。受不了,先前还在那里大言不惭地说「你有办法追上我吗」……

    「唔、可恶……重加速现象……难、难道是混浊(注30 《假面骑士Drive》内发生之现象,周遭事物的流动速度缓慢下来,身体活动同样受到阻碍。又称为「混浊」。)……」

    「不管你啦。」

    我抛下材木座,咻~地滑进前面的队伍。当某人要求陪他耐力跑时,在中途把对方甩掉是国际礼仪。所有小孩子都是从这种经验当中,学会「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道理。

    ×  ×  ×

    我孤单地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总算过了一半的路程。IEKE!啊,不对,那是哈姆太郎的叫声。咳咳!

    体育课的耐力跑其实就是绕着学校外围跑。呜呜呜……再这样绕下去,都要变成奶油了啦(注31 出自英国童话《小黑桑波》之内容。)……

    如此这般,我一路上胡思乱想有的没的东西打发时间,好不容易追上中段组。

    好在平常有骑脚踏车上下学的习惯,体力至少还能维持在平均水准。

    虽然说这里是中段组,除了最前头的领先组,以及想要赶快跑完早点休息的人,大家几乎都没有用全力跑,所以这里其实也应该算后段组。

    来到这个区域,我发现户部等人的身影。

    运动型社团平常便习惯跑步锻炼身体,不管怎么想,他们都不可能落在这个区块。唯一说得通的解释,就是他们同样没有认真跑。

    那群人边跑边聊天,还不时拍拍肩膀、轻敲对方的头,或者不知为何突然向前冲刺,好一幅温馨的光景,让人看了不禁泛起浅笑。如果我是绑双辫子的班长,一定会忍不住对他们说「喂~男生认真跑啦~」然后被反呛「吵死了,丑八怪!」而哭哭啼啼。最后,在放学前的班会上,那几个男生将受到众人围剿。他们真的应该好好感谢我不是绑双辫子的美少女班长。

    实际上,我也只看到户部、大冈、大和三人组打闹,没发现叶山的踪影。

    好机会。

    我正好有事情想问问他们。

    三个大笨蛋的森巴嘉年华(注32 三个大笨蛋原文为「三马鹿」,发音同「森巴嘉年华」之前半。)还没结束,他们继续弄来弄去,我也在后方继续紧紧盯着。可是,不停下来的话,根本找不到切入的时间点——骗人!八幡竟然对自己说谎了!就算他们停下来用走的,这个人照样没办法加入对话!

    何况,一路上又没有红绿灯,这下该怎么办……我像炸弹岩一样,持续观察现场状况(注33 游戏《勇者斗恶龙》系列登场之怪物,除非受到一定程度攻击,否则只会静观状况。),终于等到户部停下脚步。

    「你们先跑,不用等我——」

    他对大冈跟大和说道,随即蹲下身体,系好松脱的鞋带。

    天助我也!最好讲话的人竟然奇迹似的独自留下来!

    「我问你——」

    「唔喔!」

    我从背后对户部出声,他立刻反射性地往前翻滚一圈,接着把头转过来。

    「什么啊,原来是你~在的话出个声好不好,是要吓死人吗~」

    再怎么样,你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总之,暂且把户部的抱怨丢到一旁,赶快进入正题比较重要。

    「叶山没跟你们一起跑?」

    「喔~隼人跑得很前面喔。那家伙去年跑出冠军,今年大家也期待他的表现,所以练习得很认真。」

    「喔……」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我们学校的马拉松大赛只分男子组跟女子组,叶山是去年冠军的话,代表当时的二、三年级学生也都输给他。难怪大家今年同样期待叶山蝉联宝座。顺带一提,我的名次没有什么好说嘴,名字顶多出现在广大的「参加奖」人海中。

    好啦,这些一点也不重要。

    我抬起下颚,指向前方,示意户部继续跑。两个人杵在这里不动总是不太自然,老师也可能回来巡视。户部见我开始跑之后,也跟了上来。

    两个人跑了好一阵子,户部忽然转过头,一脸不解我为什么要跟着他跑。这样正好,我也希望赶快进入主题。

    不过,在我来得及开口前,户部先「哈——」地舒一口气,如同卸下心上的大石头,然后对我露出难为情的笑容。

    「哎呀~当时听到那个谣言时,真是捏了把冷汗呢~明明是不能说的秘密——」

    「啊?」

    对于这没头没脑的话题,我疑惑地半眯起眼睛。户部抹去额头的汗水,继续说道:

    「隼人不是说过,他喜欢的女生名字是Y开头吗?几乎没有别人知道这件事。」

    「……」

    我花了好几秒钟,才总算反应过来。随着关键字越来越多,脑海中的记忆逐渐浮现。

    那是夏天的某个夜晚。

    幽暗的空间内,有个人一直吵个不停,要另外一个人说出喜欢的对象。那个人拗不过他,最后才挤出一个英文字母。

    ——没错,就是在千叶村露营的夜晚。当时,叶山隼人的确说过,他所喜欢的对象,名字里的第一个字母是Y。

    我仿佛失去意识,任凭下半身的两条腿载着自己往前跑。在这段短暂的时间内,户部继续盯着我的表情。

    「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说出去喔。」

    「喔,好……」

    明明是他主动说出口的……难不成,这个家伙其实是国王的理发师?我又不是任他宣泄秘密的大洞……

    「虽然知道不可能,听到的时候还是会吓一大跳呢。」

    我没多想什么,便自然而然地明白户部这句话的意思。

    「……是啊,的确不可能。」

    尽管表面上对他表达同意,我还是有点担心,两个人是不是在说不同的事。

    没差,反正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想知道的是其他事情。

    然而,户部似乎还打算继续聊这件事。为了有效掌握对话主导权,我决定先以小跳跃的程度转移话题。

    「你交出调查表了没?」

    「嗯——还没。虽然我自己比较想选理组,但大冈跟大和都要去文组的样子。」

    「是喔……那么,你有没有问过叶山,他要选什么组?」

    户部主动提到大冈跟大和的选组,使我得以顺畅地直接切入核心。

    根据我个人的观察,男生当中跟叶山最亲近的,八成非户部莫属。大冈与大和也跟叶山很要好没错,可惜在优势上,还是略逊同属足球社的户部一筹。当然了,我也必须强调:以上纯粹是由我个人所知得出的结论。谁教我不了解叶山的交友状况。

    户部听到这个问题,拨了几下发际。

    「他喔——他不肯告诉我,只要我自己决定。」

    「嗯……」

    唉,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既然这个方式行不通,只能另谋其他打听消息的途径。要是这种时候,有个跟户部一样容易跟人攀谈的人,不知该有多好。我抱持跟RPG游戏的村民交谈时,意外得到情报的小小期待,试着换一个方式提问。

    「你不去找他讨论选组的问题吗?」

    「我是跟他商量过啦~但是文组理组各有各的优势,听到后来,反而越来越不知道该选什么组。」

    说到这里,户部深深地叹一口气,跑步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想不到他也会为自己的将来感到头痛。话说回来,叶山给的意见果然很有他的风格,真不知该说是中肯至极,还是很会打太极拳……

    「叶山说的也没错啦,文组跟理组各有优缺点。你有没有问他推荐哪一个?」

    「他说那样会影响到我的判断。」

    「原来如此……」

    看来叶山是打定主意,绝对不说出口。

    事实上,容易受他人意见影响的人,听到外在形象光鲜亮丽、拥有群众魅力者提供的意见,更容易想也不想便直接照单全收。因此,像叶山那种中心人物型的角色,必须特别注意自己一言一行可能造成的影响。若单纯讨论兴趣、嗜好、打扮之类的东西,还不至于有什么问题,然而,选组和人际关系可是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未来。如果发展出好结果,自然是好事一件;但要是发展出不好的结果,很有可能被对方恨一辈子。轻易将自己的未来交给别人决定者,也会轻易地把责任推给对方。

    不过,既然是户部,便不用担心他将来会恨叶山才是。

    户部漫不经心地跑着,脸上仍旧是若有所思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深深地叹一口气,呼出的白雾拉出好长好长的尾巴。

    「……不过啊,就像隼人说的啦。」

    尽管他的话语有点抽象,从这简短的几个字,以及没有刻意说给谁听的语气,我还是听得出他打从心底这么认为。由此可见,户部确实理解叶山那么回答的用意。

    「……你很信任他呢。」

    我不禁脱口说道。户部听了,讶异地睁圆双眼。

    「没、没有啦,跟你说的不太一样。该怎么说……隼人那个家伙,还满可靠的。」

    「信任」这个字眼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原本被冻得发红的脸颊,在难为情之下又变得更通红。见他那样绞尽脑汁,努力寻找其他的替代词句,我开始觉得自己才是最不好意思的人。所以拜托你,别再摆出那种态度了好不好!

    最后,户部大概是想打破尴尬的气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得意地说:

    「不过我啊,真的受过他超多帮助的。这点我敢保证。」

    「这不是什么好得意的事吧……」

    他似乎没把我的话听进去,迳自扯着头发,发出「唔啊——」的呻吟。

    「不行不行,真的欠他太多人情了啦~~」

    「记得要还他啊。」

    「真的!真的得还他才行……不对,好像也没有必要。」

    他起先跟往常一样,没多想什么便马上赞成,但是说到后面,却越来越没有把握。户部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让我心生好奇,用视线催促他说下去。他这才搔搔脸颊,说:

    「我常常找他商量事情,但他从来没跟我商量过什么……就算隼人真的有什么烦恼,我大概也不会知道。」

    户部挤出的灿烂笑容,有如一路上不停吹着、不带一滴水分的干燥冷风。笑容之下,仿佛藏着些许落寞。

    对话在此打住,一阵尴尬顿时笼罩下来。我开始想着该说些什么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

    「……对啦,说不定是他没有什么烦恼,所以不需要跟你商量。」

    「说得对!人帅真好!」

    「这跟帅不帅无关吧……之前去得士尼乐园时,你不是出手帮了他吗?他应该也因为你才得以解脱吧。虽然实际上怎么样我不清楚。」

    「说得对!人帅真好!」

    嗯,这次的确跟帅不帅有关系……长得帅也是一种罪。

    户部多少振作起精神,脚步也快了一些。每当冷风吹过,他便一个人嘟哝「好冷、好冷」。

    大冈跟大和终于出现在视线前方。那两个人大概是迟迟等不到户部追过去,而刻意放慢速度。

    「好啦,我先走啦。得赶快追上他们。」

    「嗯。」

    我简短回应后,户部轻轻用手刀道别,随即冲刺出去。他一边对大冈跟大和大力挥手,一边喊他们的名字。「哇,追上来了!」「快跑!」那两个人听到,也马上加速往前跑。

    不管是追人的还是被追的,他们开心就好……

    只不过,那个团体当中,缺少了某个人的身影。如果那个人无需背负大家的期待,他想必也能跟那群人开心地笑闹。

    思考到这里,再回想自己刚才不假思索便脱口说出的话,我不禁感到懊悔不已。

    对方不主动前来商量,代表他没有烦恼——这种事情用脚想都知道不可能。

    ×  ×  ×

    下课钟声宣告午休时间到来。

    稍早的体育课上,先跑完耐力跑的人可以先休息,所以我换回制服后,仍然有充分的时间,在人潮涌现前来到贩卖部。

    我随意挑选几个面包,带去专属于自己的老地方享用。这个时节在冷飕飕的户外吃午餐,固然是一种折磨,无奈暖和的教室内挤满其他同学,没有地方供我容身。说得具体一些,这一阵子,我的座位几乎沦为大家的塑胶袋与杂堆放处。要是我死皮赖脸地待在那里,教室里将少一个垃圾收集场,很不方便。

    出于对同学的体贴,我大方让出自己的座位,转移阵地至特别大楼一楼,位于保健室旁边、贩卖部斜后方的楼梯。搬到这里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欣赏整片网球场。

    冬季的澄净空气中,回荡着节奏规律的「砰、砰」声。这是网球社利用午休时间练习的声音。比赛的日子步步接近,原本中午只有户冢独自练习的球场,最近有人数渐渐增加的趋势。

    我一边嚼面包,一边观看他们练习。正在跟社员对打的户冢注意到我,立刻向那群人出个声,然后拿起什么东西,朝这里走过来。

    「哟。」

    「嗯。哟。」

    户冢学我举起手,略显难为情地打招呼。

    「不用练习吗?」

    「啊,没关系。我也正准备吃午餐。」

    他举起手上的便当袋给我看,但我还是有种打扰到他练球、过意不去的感觉。户冢把自己的事情放在一边,特地过来陪我吃午餐……糟糕,我们好像发展得太顺利,照这样下去,登上LOVE STAGE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我把身体往旁边挪一点,空出空位。户冢轻声说「谢谢」后,坐上我空出的位置……呼哈哈哈!抢先制造出空间,让对方不得不坐上去。连我都忍不住佩服起自己,怎么想得出这么高明的技巧!

    我瞄一眼正在开便当的户冢,再看向网球场,其他社员也纷纷休息,开始吃午餐。

    「中午来练习的社员增加了呢。」

    「嗯,最近有一场新人赛,所以我也邀请他们参加……对了,八幡有兴趣的话,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打?现在开始练习,还赶得上夏季大赛喔!」

    他握起拳头上下挥动,开玩笑似的对我说道。哎哟讨厌~怎么这么可爱?老板不好意思,我要一个户冢——不对,明明是自己快被户冢拉进社团。

    「嗯……你们一周练习几次?」

    「咦,你是认真的吗?」

    户冢听到我这么回应,立刻把身体向前倾,盯着我的面孔。他柔顺的浏海晃动一下,盖在底下的双眼散发调皮的光芒,嘴角的笑意带着某种魅力。

    「不,开玩笑的。」

    「我就知道。」

    他故意垂下肩膀,露出大失所望的模样。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轻笑起来。我们都很清楚我不可能真的加入社团,才有办法像这样开玩笑。但是啊,他第一次来邀请我的时候,我的确认真考虑过要不要加入喔!

    「……不过,感觉你这个社长做得有模有样呢。」

    「我还不像其他社长,能把社员带得那么好就是。啊哈哈……」

    他半是谦虚、半是真的这么认为,伤脑筋地笑了笑。事实上,户冢这位网球社长长时间下来,总是以自己为表率,努力地练习网球。哪怕是嘴巴上讲再多的话,都不如这般以身作则的态度,更能打动社员的心。

    这才是社长该有的真实样貌。如果某位社长能稍微向他看齐,不知该有多好……虽然说像她那样,将平衡拿捏得恰到好处也不错。

    说到社长,我忽然想起自己的任务。

    我是为了揣摩叶山的想法,才想来听听户冢的意见。但是一看到户冢,心里便产生想跟他说说话的不纯动机,再加上材木座的干扰,才把原本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

    更何况,我也对户冢有兴趣——不对,是对户冢选什么组有兴趣。

    「户冢,你要念文组还是理组?」

    户冢露出讶异的眼神,有如从树林间跳出来的小鹿斑比。

    「真难得听到你问这种问题。」

    「会吗?」

    见他的反应那么意外,我不禁反问回去。接着,他毫不犹豫地告诉我:

    「嗯。总觉得你会找别人讲话,都是有什么理由。」

    原来是这个意思。仔细想想,好像也满有道理的。

    长年下来,我很少积极地与人交流,所以要跟谁说话之前,大多会先找好契机或理由。要是缺乏这个要素,我便没办法顺畅地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换句话说,独行侠可是目的意识甚高的有用人才。嗯。

    我自顾自地在心中达成结论后,户冢不直接回答先前的问题,而是反问回来:

    「那么,你呢?」

    「我选文组。」

    在正常情况下,要是对方丢出另一个问题,以回应我先前提出的问题,他接下来肯定得听上我又臭又长的说教。可是,现在看到户冢轻轻把头歪到一旁,张着水汪汪大眼睛的模样,我便抗拒不了告诉他答案的诱惑。可恶,今天如果把对象换成一色或小町,我绝对会先好好数落她们一番,再说出自己的答案。真是的!搞了半天还是会说出答案嘛!我这个人也太好了吧!

    户冢放下筷子,抬头望向天空,仿佛在思考什么。呼啸而过的冷风,搔弄着他的秀发。

    「文组啊……那么,我也选文组好了……」

    「喔喔,真的吗——等等,就这样决定不太好吧?」

    有那么一瞬间,我的脑海响起户冢说「我们一组呢(附带腼腆笑容)」的声音,心头为之跃动,我差点忍不住大喊安可(注34 出自嘻哈乐团nobodyknows+歌曲「ココロオドル」之歌词。),好在最后忍了下来。

    「劝你还是仔细考虑一下……我们都选同一组,好像有点……」

    我稍微清清喉咙,这么补充道。户冢食指碰着食指,打量着我的脸。我说……看到你露出那种表情,何止是一起选择文组,我甚至想对你说:「以后我们也要躺在同一座坟墓里喔!」

    「我也有在好好思考……我要考的大学,也可以选择文组科目。」

    「这样啊。现在是有很多大学能选择报考科目。」

    既然有了这个判断依据,户冢要选择文组或理组,说不定真的都没有关系。除了志愿科系的性质,参考该科系开放的报考科目,确实也是一种选择组别的方法。

    以私立大学来说,文科系的考试科目大多是英文、国文、社会,理科系的考试科目则是英文、数学,再加上理科。

    到了最近几年,有些大学科系的招生方式更加多元,开放考生选择A方式、B方式之类不同的科目组合,即使是文组科系,也有机会以数学和理科成绩入学。国公立大学更是不用说,许多大学直接采计入学考试成绩,内容至少涵盖五教科(注35 指国文、数学、英文、理科、社会五大教科。)七科目。也就是说,考生几乎得准备所有科目。

    依照志愿科系选择适合自己的组别,并不是一件难事。然而,这同时也代表背后存在成千上万种组合。要从这里推敲出叶山的选择,难度可是相当高。

    「你打算考哪间大学?」

    「嗯……我想去所泽那里的人类科学或运动科学系。」

    「喔——早稻田是吧。」

    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学校,连我都相当清楚。只可惜去那里念大学,等于要被关在所泽整整四年,每天吃埼玉名产十万石馒头吃到吐,听风的说话声听到怕……埼玉县好恐怖……

    话说回来,户冢不惜深入秘境,也要追求自己的目标,这一点着实教人敬佩。

    反观我自己,能不离开千叶的话,绝对不会离开千叶,甚至连平常搭的电车,都只选择总武线区间车。

    「你是因为参加网球社,才想念与运动相关的科系?」

    如果说报考科目会反应自己该做的事情,志愿动机则反应出自己想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这次不妨换个方向思考看看。

    我这么询问,户冢不太好意思地搔搔脸颊。

    「嗯——也不是因为社团。自己打了这么久的网球,将来选择相关科系应该比较好……」

    「原来如此……那么,你没有想过推荐甄试?」

    没错。户冢打了那么多年的网球,得到一些回馈也不为过。既要维持社团,又得准备升学考试,想必非常辛苦。再加上他的志愿科系颇有名气,要是等到三年级卸任后,才开始认真准备考试,早已落后其他开头便以相同科系为目标,努力好一段时间的考生不少距离。在我这种人看来,如果最后的目标相同,当然是选择比较不辛苦的方式比较好。

    不过,户冢并不考虑得失问题,对我的话一笑置之。

    「啊哈哈,透过推甄上榜的人只占少数,轮不到我们学校啦。就算有推甄名额,恐怕也不会是有名的学校。」

    「这样啊……」

    我的确没听过总武高中有什么特别强的社团。目前唯一想得到的,只有暑假前遇到的柔道社学长。那位学长的确是靠推荐甄选进入大学,但我没有问是哪一间学校。既然提到那位学长,我顺便说一下,我连他的名字都没有问。更何况,他进入大学后,好像也过得很辛苦,可见推荐甄试不一定是轻松入学的管道。

    看样子,还是乖乖参加大学入学考试,直接以成绩定胜负最有效率。得出这个结论后,嘴里塞着虾仁烧卖的户冢似乎也想到什么,拍一下大腿。

    「对了,如果是很厉害的选手,说不定能参加名校的selection,或是个人申请入学。」

    「selection……是有听过这种东西。」

    没记错的话,在卡片游戏里胜过对手三次,即可变成梦幻少女,实现任何不可能达成的愿望……不对,那是selector(注36 指卡片对战游戏「战斗少女选择者(selector infected WIXOSS )」。)。简单来说,把selection想成一种个人技能选拔,便八九不离十。

    户冢对我的反应点点头,随后,表情越来越黯淡。

    「没有错。可是,会从这个管道入学的,都是有职业水准、或是以奥运金牌为目标的选手……我们学校有可能录取的,大概只有叶山同学吧。」

    「……他真的那么厉害?」

    「只是假设啦,实际上一定更困难。」

    户冢吐了吐舌头,看向操场,亦即足球社固定在放学后练习的地方。

    「叶山同学自己申请入学的话,应该比体育推荐资格容易录取。而且,他还是社团委员会的重要角色。」

    个人申请入学,即为所谓的「AO入学考试」对吧……印象中,AO是「白痴也考得上(注37 原文为「アホでもOK」,八幡故意将A皆是为白痴,正确全名为「Admissione Office」。)」的缩写?我记错了吗?总而言之,还有这种入学管道。将这个管道列入考虑后,报考科目跟文理组选择的相关性更加薄弱。

    「那家伙太强了吧……」

    我想不出什么词句,只能用最直白的方式抒发感想。

    「对啊,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人又好。」

    我以为自己已经掌握那个人有多少能耐。不过,这是我第一次透过社团活动,重新了解叶山隼人。户冢跟叶山一样,同样担任运动型社团的社长,所以能看见我所不知道的另外一面。这时,户冢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为难地笑了一下。

    「这么说来……那个谣言,也很不得了呢。」

    「喔喔,你说那件事啊……」

    果不其然,谣言传得沸沸扬扬,连户冢都不可能不知道。

    「我一直以为叶山同学喜欢的是三浦同学。所以听到的当下,感觉满意外的。而且暑假里,他又那样说过……」

    在千叶村露营,叶山透露那个字母的夜晚,户冢同样在场。将三浦优美子的名字改写成罗马拼音,第一个字母也是Y没错。

    然而,上午在耐力跑遇到户部时,他丝毫没有提到三浦。或许正是因为他身处叶山集团,长时间就近观察那两个人之后,才很清楚三浦这个人选没有希望。

    ——既然三浦被排除在外,「Y」指的又会是谁?

    「八幡?你怎么了?」

    听见户冢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自己眉头深锁。我勉强上下活动眉毛,露出笑容回答他:

    「没有,只是在想叶山究竟喜欢谁。名字是Y开头的人可不少……」

    义辉材木座(Yoshiteru Zaimokuza)同样符合条件,大和(Yamato)搞不好是大黑马。再不然,也可以建议一色改名为「一色歪伊吕波(Isshiki Wairoha)」不就有Y的音了吗……不对,那样第一个字母会变成W,而且听起来很有贿络(Wairo)嫌疑。

    多亏这些没营养的内容,我才得以转移思绪。

    我跟户冢聊到这里,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我们得在下一个上课预备铃响前回到教室。眼见手里的面包还没吃完,我三口并作两口,迅速塞进嘴巴,用MAX咖啡一口气冲下去。食量小的户冢早已吃完便当,他缓缓站起身,对球场上的社员大喊:

    「各位,解散啰——大家放学后见!」

    那些社员听到户冢的声音,纷纷举起球拍对他挥舞,户冢也朝他们大力挥手。我愣愣地看着户冢,心想:他这么积极开朗的样子真是少见。

    「……不像我的样子吗?」

    户冢想起我的存在,不太好意思地看过来。

    「啊,我没有这个意思……」

    除此之外,我一时想不出该如何回应。他的举动固然是令我讶异的因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我不小心看得入神,如此而已。那说不定是我至今所见的户冢中,最让我动心的一番举动。

    「我只是不晓得……你也很有社长的样子,才惊讶了一下。」

    我没办法好好描述心中的感受,说话变得有一搭没一搭。他似乎觉得这样的我很逗趣,开心地笑出声音。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真多呢。」

    「是啊,我不知道的可多着。」我的嘴角跟着泛起笑容。

    户冢把头往上仰,扳起手指开始计算。

    「网球社的事情、体育推荐入学的事情……」

    「对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他点点头,继续数下去。

    「还有……叶山同学的选组、最近的谣言……」

    关于这两点,我实在无法回应什么。直到现在,我依然对叶山可能选择的组别一点头绪也没有。即使向户部和材木座打听,征询他们的意见,也没得到多大的帮助;再提到大家都在传的谣言,我更是只有闭上眼睛,装作完全不知情。

    由于接不下话,两人之间陷入沉默。吹送而过的寒冷风声、从校舍传来的吵闹声,显得格外明显。

    户冢深深吸一口气,扳起最后的小指,握住拳头。

    「还有……我的事情。」

    不知为何,我意外地理解了这句话。

    他把手伸到头上,将被风吃乱的头发梳整,然后挺起胸膛。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过去的自己未曾知晓的户冢。

    「我可是相当努力喔——虽然有点靠不住。」

    他有点害羞地笑道。这才是我自认所了解的户冢会有的行为。

    因此,这或许是我头一次认真看待户冢彩加。此刻的他既没有矫揉造作,也无须增减任何东西。尽管如此,我还是不了解他这个人。

    但也因为如此,我希望更加了解他。

    「……不,你不会靠不住,连我都在依赖你。虽然还不太确定,不过,我……我——应该会再依赖你。」

    说到这里,我也站起身,朝户冢踏近一步。

    户冢也露出羞赧的微笑,坚定地点了点头。

    他想必一直在等待,等待我能够像这样主动接近自己。

    一点一点地剥下面具,削去自己的皮肤,双方才得以真诚相见。

    彼此认识之初,可能总是不把对方当一回事,认为对方怎么样都跟自己无关,导致双方恶言相向,也可能以平顺、缓慢的步调,轻轻撕下对方身上的外皮,让双方逐渐打成一片。

    户冢根本不是什么天使……所以是小恶魔?还是大天使……或者是堕天使?

    哪一种都无所谓,户冢就是户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