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手札 若是如此,那篇独白又属于谁?
    这本书早已翻阅不知多少遍。

    印象中,自己曾经和故事中的牧羊人感同身受。

    仔细想想,那些什么正义、信实,还是所谓的爱,全都无聊得要命。一切都可笑至极。

    每次这么想道,故事中的台词便浮现脑海——

    我受到朋友的信赖。我受到朋友的信赖。

    对我而言,这无疑是恶魔的呢喃。在悦耳的话语媚惑下,自己逐渐化为信赖的怪物,内心不断呐喊「不可饶恕背叛者」。

    越是发现自己的恶性,只会越想办法隐瞒掩盖。结果,隐瞒的事物成为他人眼中的真实,最后竟然披上真实的姿态,变得理所当然。

    若要问是否只是如此,恐怕会没完没了。因为我实在没有办法判断。

    所以,我一直等待着,能够看透自己的人出现。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渐渐认同起邪智暴虐的君王。

    故事中的君王无法信任任何人。

    不过,最后的结局如何,读过的人都很清楚。

    尽管如此——

    真正的结局,又是如何?

    君王说,人心不可倚赖。

    直到现在,邪智暴虐的君王,仍旧不相信「信实」的存在吧。

    不论是亲身尝试,或者亲眼见证事实,他仍然不会相信。因此,他才想要深入内部,再试一次、破坏一次看看。

    如果说,三天内闪过那么一次怀疑的念头,便得挨一拳做为代价,真正应该挨拳的又是谁呢?

    我阖上书本,望向窗外。

    夕阳已经没入地平线,摇曳的最后一缕残照,也消失殆尽。

    信实,或是真实,原来不是空虚的妄想——

    为什么君王有办法说出这句话?

    所谓的真物,是否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