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④ 于是,男生们的一喜一忧开始了(也有女生喔)
    数件谘询同时涌入后,过了好几天。

    在此期间,我们没做什么侍奉社该做的工作,只有给不时前来确认进度的一色一些建议。

    至于一色本人,这次则很称职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在校内见到她时,几乎都在忙碌地东奔西跑。

    顺带一提,副会长则常常抱着大量文件,露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书记小妹则负责在旁边鼓励打气。喂喂喂,你在开玩笑吗?是男的就给我好好工作!基本上对男生可是一点都不会手软=在下我本人。

    不管怎样,就连到了活动当日,学生会成员个个还是忙得分身乏术。这幅景象与上次圣诞节活动时截然不同。

    车站附近的公民会馆里响起年轻人吵闹的声音。现在还没到之前说好的抵达时间,但今天本来就是打算来帮忙活动,所以没差——我在说什么傻话?要帮忙的人不是我,是雪之下才对。

    总之,我们提前来到公民会馆。圣诞节过后,我就不曾来过这里,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我把脚踏车停在停车场后,三个人便像识途老马似的,一起走进熟悉的公民会馆。

    以一色为首的学生会成员,正为了活动准备而忙得不可开交。

    我们站在门口端详了一会儿,一色才注意到这里而快步走来。她的怀里抱着一大叠纸。

    「啊,学长。你来得真早。」

    「是啊。」

    我随口回答代替问候,跟在我身后的雪之下和由比滨也探出头来。

    「午安,一色同学。」

    「嗨啰!我们想说可能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就提早过来了。」

    听到由比滨的话,一色歪头想了一下。

    「这样啊……啊,那麻烦贴一下这些海报。只要贴在入口就行了,具体贴法交给各位判断。」

    她一说完,便把赶工做出来的B2海报交给我们。这叠玩意儿美其名为海报,说穿了就是用五颜六色的极粗色笔写上活动内容,再由哪个人画些爱心、巧克力、表情符号等涂鸦的超大型手写风文宣。

    如此紧凑的时间内只能做出这种超阳春海报,完全没什么好苛责的。

    但,问题在于海报上的宣传标语。

    『没经验也OK!条件不拘!给你家一样的温馨感!学到独当一面的知识与经验!』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黑心企业——而且是「黑心企业RX(注19 恶搞自《假面骑士BLACK RX》。)」的征才广告吧……所谓家一样的温馨感,不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意思吗?

    「贴海报这种小事,你可以直接交给我们。」

    雪之下略带委婉地说道,一色抬头仰望上方,伸出食指抵住下巴,稍微想了一下。

    「啊……没关系,现在里面感觉有点麻烦,所以我也要出去贴海报。」

    想了半天结果是这种理由。说到底,这家伙只是想偷懒嘛……另外两个人当然也发现了背后的真相。

    「……啊……啊哈哈,这个理由有点勉强……」

    「一色同学,你可以放心地回去喔?」

    由比滨毫不遮掩地泛起苦笑,雪之下则是毫不遮掩地泛起冰冷微笑。

    「不、不是啦,我不是要偷懒。其实,这个活动要做的工作并不多……」

    那你为何还……被我用质疑的眼神一看,一色一脸疲倦地叹了口气。

    「我们学生会的男女比例不是一半一半吗?然后,书记小妹跟副会长的感情不是也很不错吗?再加上……嗯……哎呀~总之一言难尽啦☆」

    一色含糊其辞,企图装可爱蒙混过关。虽然我最痛恨别人话只说一半,但只要够可爱就没关系!

    「……嗯?」

    「啊……原来如此。」

    雪之下一副有听没有懂的表情,由比滨似乎从刚才的话里察觉到大致状况,我也大概明白内情了。

    有麻烦的不是工作内容,而是人际关系,这种职场往往不在少数。我也曾经为了这种理由辞掉打工。不是我要说,那个店长和女高中生店员交往,那位女高中生又劈腿新进的帅哥大学生店员,绿光罩顶的店长当然不爽,便开始霸凌那位帅哥小王……拜托别闹了,这种职场谁待得下去?别让店长不开心,切记切记……

    ……不过,这种事真的随处可见,不论进入什么样的团体都会遇到。

    比比皆是,时有所闻。

    可是,谁也不晓得最好的解决方法。

    正当我要思考还未正视的问题和尚未出现的解答时,某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快去贴海报吧!最好贴慢一点!」

    「你摆明了想拖延时间嘛……我倒无所谓,可是外面冷得要命,我想早点贴完。」

    来到隔着一扇玻璃门的外面后,寒气立刻包覆全身,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天空还留有几丝白昼的光线,让我知道距离黄昏还有一段时间。

    吐出的白色气息飘向上方,我的视线也跟着追向天空。

    ×  ×  ×

    我摊开海报,大致按在要贴的位置上。今天的风比前几天弱了些,所以这些薄薄的纸张,不至于被风吹得不停翻飞。

    在我做这些事的期间,到对面便利商店买透明胶带的一色,提着塑胶袋回到这里。

    「外面果然很冷。来,请用。」

    一色从袋子里拿出瓶装红茶,分别递给雪之下和由比滨。看来她也顺便买了慰劳品。

    「谢谢。」

    「哇……好暖和喔。」

    雪之下用双手握着拿到的红茶,由比滨则是把红茶贴在脸上取暖。

    「来,学长也有。」

    「喔。」

    我拿到的是M罐……不错不错,这位大人满机灵的。

    我拉开拉环喝了一口后,忍不住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天空一片晴朗无云,像一幅画般静止不动。照这个样子看来,晚上应该会瞬间降温不少吧。

    仔细想想,晴朗的日子反而会变冷,还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如果思考得更深入,就会发现这并非什么稀奇的事。只要听过「辐射冷却」,便不难理解这种现象,再不然,只要理解「反正冬天很冷就对了」,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奇怪。

    人的感觉全由知觉、记忆和错觉所组成。因此,它其实没有人类所想像得那么可靠。

    话虽如此,不管天空是晴朗还是乌云密布,都改变不了寒冷的事实。我使劲握住M罐稍微暖暖手后,便开始工作。

    第一张海报,贴在公民会馆入口的玻璃门上。

    「给你。」

    「谢了。」

    我从由比滨手中接过海报。海报的四个角落已经贴好透明胶带,再来只要把海报按在墙上,轻拍几下让胶带黏住墙壁就能搞定。

    为了让海报显眼,最好贴高一点……我稍微挺直背脊,把海报贴在墙上。

    「这样行吗?」

    我回头询问,在距离几步的地方看着的雪之下轻轻摇头。

    「贴歪了。」

    「有吗?这样应该没歪吧?」

    我再次盯向自己贴好的海报,但实在看不出哪里贴歪。当我百思不解地歪头思考时,雪之下轻轻叹了口气。

    「在个性本来就扭曲的你眼中或许没歪吧。」

    「喔喔,真有道理……但你的个性也算是很扭曲吧?再说,所谓的正确到底是什么?」

    我回头问道。雪之下拨开垂在肩膀上的头发,定睛注视过来。

    「这个世上根本没有绝对的基准,只有由某些人所决定的正确。而我现在说的话正是如此。听我的就对了,左边再稍微下来一点。」

    「你这番话就已经够扭曲了……这样如何?」

    「嗯,就这样吧。」

    得到雪之下的核可后,我打算照着同样的标准贴下一张。这次的位置在面向道路的公告栏,我拿着海报走过去。再次把海报摆在要贴的地方。

    雪之下跟了过来,由比滨随后也快步跑到雪之下旁边。接着不知为何,一色也快步走到她们身旁。

    「自闭男,再上面一点!上面!」

    「太上面了。稍微下来一点。」

    「咦?比起高度,先稍微往左移比较好吧?」

    ……喂,你们几个,可以麻烦一个人下指示就好吗?

    听着上上下下左右左右之类的指示张贴海报,我不禁联想到科拿米密码(只有小学生程度的感想)。不过,现在的小学生八成没听过科拿米密码这种东西吧。

    「嗯,就这样吧。再贴一张。」

    我轻拍贴好的海报,使劲按几下后回头一看,只见一色把手藏在袖子里,捧着热可可轻轻摇头。

    「不用,这样应该就够了。反正不会有那么多人来,贴这些海报也算是当作指示,避免有人找不到路。」

    这样啊……也对,以一个只有亲朋好友参加的小型活动来说,这种程度的宣传就差不多了。而且,指示这种东西出乎意料地重要。尽管在这个便利的时代,我们可以随时拿出智慧型手机,上网搜寻目的地,难免还是有「这里真的是我要找的地方吗?要是搞错就糗大了,还是回去吧……」这种不安的时候!指示就是这么重要!像我就常常因为找不到指示而放弃打工的面试!

    回到正题,今天的活动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人来呢……因为我这次真的只有到活动当天才来帮忙,所以还没掌握详细内容。

    前来谘询的三浦、海老名和川崎一定会来,负责试吃的叶山应该也会被带来……我才刚这么想,就在道路的对面看到熟悉的人影。

    由比滨也注意到对方,而使劲挥手。

    「啊,是姬菜她们。嗨啰!」

    「哈啰哈啰。今天就麻烦各位了。」

    绿灯一亮,海老名便快步跑过来,户部也在一旁紧紧跟着。

    「安安喔~!」

    那是哪门子的招呼,今天你生日吗?看来这场活动,让他的情绪比平时更加高昂,立刻就跟海老名和由比滨聊起天来。

    户部还是一样烦人,而跟在他身后走过来的三浦则完全相反,紧闭嘴巴不吭一声。

    三浦不断偷瞄她身旁的人,一下子调整包包,一下子整理头发,一点都静不下心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她马上就要请那家伙吃自己做的巧克力了。

    虽然不晓得三浦是如何开口邀请,她似乎成功地把叶山带来这里了。

    总之,第一关算是过关。再来只要让三浦顺利做出手工巧克力,就能完成她的委托。我暂时放下心来,拿起放在脚边阶梯上的M罐喝了几口。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然后,一色伊吕波倏地出现在眼前。

    「啊,叶山学长!感谢你今天的大驾光临!」

    她才说完,马上凑到叶山身旁。虽然三浦隔着叶山恶狠狠地瞪她,但一色咧嘴一笑,完全不把那视线放在心上。啊啊……三浦面前再次出现新难关了……

    「嗨,伊吕波……啊,我来也行吗?我没做过点心,可能派不上什么用场……」

    叶山被夹在三浦和一色中间,泛起为难的笑意搔搔脸颊。三浦用肩膀轻轻撞了他一下。

    「不需要在意那种事吧?隼人只要提供意见就行了……」

    「就是说啊~试吃工作就麻烦学长啰!」

    为了慰留和拉拢叶山,三浦和一色分别用害羞和撒娇的声音发动攻势。叶山以爽朗依旧,只是多了些许困扰的浅笑轻轻带过。

    「那我们先进去吧。」

    「也对,差不多该开始准备了。」

    由比滨和雪之下互相点头确认后,海老名等人跟在她们之后步入公民会馆。

    叶山也被紧紧夹在三浦和一色之间,迈开脚步。

    哈哈哈,那家伙还真是辛苦啊。当我事不关己地看着这幅光景、喝着M罐时,叶山突然转过来,跟我对上视线。

    「嗨。」

    叶山简短地向我打声招呼,用眼神示意三浦和一色先走。两人微微歪头愣了一下,随即走进会馆。叶山用柔和的笑容目送她们离开后,瞥了我一眼。

    「你也是来当试吃员的吗?」

    「嗯啊。」

    「……原来如此。」

    他听了我的简短回答,眯起眼睛,然后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此刻浮现在他脸上的,是仿佛看透什么的眼神,以及带有些许怜悯的微笑。

    那眼神和口吻让我想起面对那个人时的情景。一股不快之情窜上心头,使我不禁用带刺的声音如此反问。

    叶山只是耸起肩膀,轻轻摇头。他的表情相当柔和,刚才那种莫名成熟的感觉早已烟消云散。

    「啊,不,只是觉得很适合你。」

    「什么意思?」

    「你喜欢吃甜食吧?」

    叶山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并且指向我手中的M罐。这个嘛……我确实常喝MAX咖啡没错啦……

    所以啰——叶山小声补上这句话后,飒爽地重新踏出脚步走进会馆,与三浦和一色会合。

    好险……刚才有一瞬间,我差点就误以为被插旗,想着「讨厌啦,叶山同学居然记得我喜欢的饮料耶♥」然后心儿怦怦跳——才怪。

    ……我反而觉得心情不是很好。如果不稍微开个无聊的玩笑,就会想到其他不该想的事。叶山八成也是一样,所以才刻意开我玩笑,掩饰过去。

    一口气喝光剩下的M罐后,尽管明知无法捏扁,我依然使劲握紧罐子。

    算了,好歹把海报贴完了。

    至于会馆内的工作状况,不实际进去看是不会知道的。但我也不可能只站在一旁当观众,总得帮一些什么忙才行。

    于是,我的下一份工作开始了……

    ×  ×  ×

    虽然已经做好必须做些工作的觉悟,我却没想到会是肉体劳动。

    各种大小的纸箱被随意放置在大厅中央。里面大概都是一色和学生会准备的碎巧克力、砂糖和发粉之类的材料。

    我当前的工作,就是把这些纸箱搬到二楼的烹饪室。

    业者帮忙把东西送来这里,便已经要感谢他们没错,但既然都搬来这里,真希望他们好人做到底,直接帮忙搬到二楼……算了,我光是没被叫去采买就不错了。

    「好,赶快来干活吧!」

    户部卷起袖子,使劲搬起纸箱。我和副会长也跟着照做。不管怎么想,决定人选的肯定是一色,我们都可以组成一色伊吕波被害者协会了……顺带一提,她心爱的叶山学长当然免除在外。

    我们抱着装满材料的纸箱,吃力地爬上阶梯。

    「欸,不觉得这些纸箱意外地重吗?」

    户部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但爬到楼梯的半途,似乎还是感受到纸箱的沉重,吆喝一声重新抱好。跟在我身后的副会长,语带歉意地说:

    「抱歉,学生会男生很少,还好有你们帮忙。」

    「其实没有什么……」

    「对咩,我也早就习惯了。」

    户部潇洒地转过头来,让长发在空中一甩,然后咧嘴一笑。啊……真是烦死人了。这样很危险,拜托你看前面好吗?要是跌倒可是会受伤的喔。还有,赶快把头发剪一剪啦。

    话说回来,连户部也被任性的一色耍得团团转,可见他是个超级大好人。这位副会长也是,外表看起来就是比较软弱,很可能常被一色使唤来使唤去。我们三个加在一起就是苦命鬼小组(注20 原文为「苦旁人シリーズ」,音近「黑鬼系列(黑鬼シリーズ)」,为《终结的炽天使》中对付吸血鬼的武器。),应该可以变成对付吸血鬼的武器。

    我们三人摇摇晃晃地搬着纸箱,好不容易抵达烹饪室。户部抱着纸箱,灵巧地用手肘拉开拉门。

    在烹饪室里,由比滨和雪之下正忙着准备各桌要用的烹饪器具。三浦、海老名和叶山也依照学生会成员的指示,帮忙准备其他桌子的器具。

    我们走向一色等人身旁,询问该把这些纸箱放在哪里。

    「辛苦了~」

    在由比滨的慰劳声中,我们把纸箱摆在地上。接着,雪之下立刻过来确认内容物。

    「辛苦了。一色同学,材料已经预先分好了吗?」

    「分好了。再来只要拿到各桌上就行了。」

    一色一边回答,一边清点纸箱的数量,然后轻轻点头。

    「看来材料都到齐了。那么,麻烦各位赶快打开箱子,把东西拿出来放好。」

    一色如此指示后,副会长抱着纸箱,快步走向书记小妹所在的调理台。

    我和户部则弯下身体,一个个打开纸箱。

    忙着开箱和彼此讨论时的喧闹声,让人切身感受到活动即将开始。此刻感受最深刻的,想必就是户部。他三不五时便拉一下后发,看起来相当开心。

    「办活动果然就是好玩。话说伊吕波,你已经完全变成学生会长了耶。」

    「是啊没有错我就是学生会长。不过,我还是会好好当社团经理。等到天气变暖,我就会去参加社团活动!」

    不对吧,就算天气冷也得去参加社团活动好不好……

    听到一色精神十足的回答,户部笑容满面地竖起大拇指,还眨了眨眼睛。这家伙真的很烦……

    我们继续进行开箱作业,拿出今天的主要食材——碎巧克力。

    看到这些食材,户部像是想到什么,小声地说:

    「哇,这些巧克力看起来很好吃的说。真想偷吃一口的说。」

    「啥?」

    一色发出冰冷的声音和视线,但户部并不就此闭上嘴巴。不但如此,他还轻轻吸口气,露出下定决心的正经表情。

    接着,他起身环视周围后,轻轻招手要我们集合。

    「嗯?要说什么秘密吗?」

    「我们现在很忙……」

    由比滨一副兴致盎然的摸样,雪之下则面露难色,但还是被由比滨拉了过来,所有人正好组成一个圆阵。户部要我们集合,该不会是想说「大家排个圆阵,全员振作起来」之类的冷笑话吧……

    虽然我如此担心,但户部并没有耍冷,而是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后发,故作娇羞地开口。喂,这样一点都不可爱喔!

    「啊……该怎么说呢?今天不是要做巧克力吗?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反过来由男生这边主动进攻好像也不错……是否?是否?」

    什么是否,那么想吃鸡腿吗……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啦,乖。

    再说,先别管主不主动了,你平常不就一直在进攻,然后全都被中途拦截或直接无视吗?真要反过来的话,应该是学会撤退吧?那种「追一次不够,你有没有追第二次」的信念是怎么回事……讨厌啦!这么积极的男生现在已经是稀有动物,人家都心动惹~

    可是,心动的人似乎只有我。女生们没有一个听懂他的意思。

    「……唉,总而言之,他想主动推销自己,看能不能拿到巧克力。」

    由于在场没有人愿意吭声,不得已之下,只好由我好心帮他总结。户部听了,立刻伸出食指对我说:

    「答对咧!简单说来就是这个意思喂?」

    一色瞬间露出倒胃口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目标是谁,但我觉得这绝对会产生反效果。男生暗示想要巧克力的行为通常只会让人觉得恶心,所以户部学长还是安分点吧。」

    「这……这样啊……」

    伊吕波妹妹说话好毒……户部也不由得闭口不语,用求救的眼神环视在场众人。

    雪之下回应了他的期待。她托着脸颊微微歪头,说出大概是认真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不过,一色同学说的话也有道理……烦人的苍蝇在身边晃来晃去确实很烦……」

    「……」

    户部听到自己被毫不留情地说到这种地步,终于也无语问苍天。还有,为什么伊吕波妹妹要一边说着「对嘛对嘛」一边用肩膀磨蹭雪之下撒娇啊……?

    正当我为户部感到可怜,由比滨发出苦恼的声音:

    「嗯……可是,要是男生装出完全不想要巧克力的模样,女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错呗!」

    户部瞬间复活,还大力地掐一下手指。但一色马上又不留情面地开口:

    「不不不,结衣学姐这番话只适用于女生原本就打算给巧克力的情况,完全不适用于户部学长。」

    「没错呗……」

    见对方那么拚命地挥手否定,户部也不禁垂头丧气。

    不过要论实际情况,那种可能性似乎并非为零。虽然没有明确根据,但是当那个海老名出现在这种场合,亲手做起巧克力时,她便已经跟过去的自己有点不同。当然,她也可能单纯只是陪三浦来,没人知道她真正的想法。

    正因为处于暧昧不清的状况,这种活动才能派上用场。

    「只要努力做巧克力,搞不好自然有机会帮忙试吃。虽然我也不敢保证。总之,把这个拿过去。」

    我说完后,把剩下的纸箱推给户部。他先愣了几秒,才察觉到我想说的话,拍手大喊一声:

    「对呗!有道理呗!」

    户部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用力指向我后,就一肩扛起纸箱,迫不及待地前去海老名等人所在的调理台。真是的,这家伙虽然人不错,但夸张的反应还是一样烦人。

    话说回来,户部到底哪里人啊……地方口音未免太重了吧?

    ×  ×  ×

    在那之后,我们继续进行料理教室的准备,直到活动差不多要开始的时间。

    一色、雪之下和由比滨正在商量要做什么巧克力。我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再加上无事可做,所以只是待在原地,听她们对话。

    听着听着,门外传来喧哗声。我斜眼看向时钟,其他人也差不多该到了。

    这么说来,声音的主人应该是川什么的……可是声音的数量太多了。还是说,其实川什么的有好几位,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可以理解我为何总是记不得她的名字了……

    好啦,来的会是哪位川什么的呢?川岛、川口、川越、川中岛、川内、仙台……我紧盯着烹饪室的门不放,以便不管出现的是川氏家族的哪个人,我都叫得出名字。

    过了一会儿,门终于打开。

    结果,出现的是一个叫做玉什么的家伙。

    「嗨,伊吕波。哎呀!真是太好了。上次活动的评价果然很不错,我才正想着往后要和贵校维持紧密的partnership,继续推展alliance活动,就接到这次的offer了。」

    「就是说啊~学长辛苦了——」

    尽管对方劈头就是一串连珠炮,一色也没有听进去半个字,轻描淡写地以一句话打发掉。

    海滨综合高中学生会长玉绳……这家伙先发制人的招式还是一样犀利……只要拥有他那快速转个不停的黄金左腕,要称霸世界也绝非不可能。

    另外,不光是玉绳,他的同伴也来了。他们八成是海滨高中的学生会成员,在圣诞节联合活动时曾经见过的面孔,接二连三走进烹饪室。像那个让人不爽的发夹男和那个让人火大的披肩男,我都还有印象。

    「这个机会也是一种business chance。说不定还能透过crowd funding之类的集资手段形成scheme。」

    「不能agree你更多了。」

    「只要能建立还原incentive的method,说不定就能刺激到early adopter。」

    「美国人会让孩子在flea market上卖lemonade,藉以培养他们的经济观念,应该很near那种感觉吧。」

    「没错,那也是一种case study。」

    听着那群家伙的对话,我开始觉得lemonade仿佛是某种菁英才配喝的饮料,真是不可思议。该不会只要出自他们口中,连可尔必斯跟APPLE SIDRA都会变得尊爵、不凡吧?

    「我还是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我忍不住小声抱怨,雪之下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你的菁英指数太低了。不但瞳孔放大嘴唇发紫,就算叫你也没什么反应……」

    「那是昏迷指数太低吧。」

    再说要是真的瞳孔放大,我早就已经翘辫子了……不过,那些家伙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毕竟人类没那么容易改变。要是失败个一两次就灰心丧气,他们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副德行。想到这些人其实是在贯彻自己的信念,我便对他们产生好感。

    很好很好,希望玉绳和他愉快的伙伴们能永远维持这样。当我暗自如此祈求时,某人从他们身后冒出头来。

    「啊,是比企谷耶。你果然也在!」

    「嗯……是啊……」

    折本佳织还是老样子,以完全无视距离感的轻松口吻向我搭话。她丢下海滨综合高中那群人,快步走过来。

    接着,折本将视线移向我的身后。

    「啊,你好。」

    「你、你好……」

    折本轻轻转头打声招呼后,由比滨也略显慌张地回应。雪之下只是交叠双手,用眼神回礼。

    这种莫名紧张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仔细想想,她们三人好像一直没机会好好说话,顶多知道彼此的存在。虽然不奢望她们立刻变成好朋友,但至少不要把场面搞得这么僵好不好……

    我用眼神向相较之下和折本比较有话聊,对表面上装出要好模样这点颇有一套的一色求救,换来的却是一阵咳嗽声。

    嗯哼、咳咳——这咳嗽声略显低沉。正当我纳闷着以一色而言,那声音也未免太不可爱,才发现原来声音的主人是玉绳。玉绳似乎是见折本主动过来搭话才注意到我,他露出不太高兴的表情。

    「你们也来了啊……」

    「啊,我没有说吗?」

    一色用纤细的手指轻触水嫩的嘴唇,轻轻把头偏向一边。这家伙装傻的本领真是强大……

    「嗯……这个嘛,我的MailBase里好像没有留log……」

    一色无视低声沉吟的玉绳,转头看向我,俏皮地吐出舌头。你那是什么表情,好可爱啊。

    一色的装傻功夫了得,玉绳似乎放弃追究,他继续低声沉吟,往远离我们的烹饪室另一个角落走去,海滨综合高中的学生也迅速跟上。

    「待会儿再聊吧!」

    折本也轻轻举手道别,快步追上那群人。

    我目送她离去的背影,悄悄询问满脸假笑的一色。

    「……那些家伙怎么也来了?」

    「要是能以联合举办的名义,向海滨综合高中那边挖些经费不是很好吗?这样我也能省一些人情巧克力的开销,超走运!」

    「这、这样啊……」

    真不愧是一色伊吕波,远远超出我的预料……这家伙总有一天真的会被捅……我不禁担心起她的安危,并投以轻蔑的视线。一色似乎也有点过意不去,红着脸干咳一声。

    「况且我们还是有收参加费,所以以预算面来说,活动本身结得出盈余。不过把各项经费加加减减后,其实也只是不赚不赔收支相抵损益两平。」

    「我开始连伊吕波说的话都听不懂了……」

    由比滨露出一副头痛的表情。

    我想也是,毕竟假菁英和假内行有些相似……顺带一提,不赚不赔和收支相抵都是损益两平的意思!

    不过,一色为了投入学生会预算,想必也动了不少脑筋吧。制作那些海报,八成就是为了证明真的办过活动,只要有实际品项支出,请款的时候也很方便!她居然练就这种不必要的商业头脑。参加费也相当低廉,还能大赚一笔简直就是商业摇滚啾!(注21 原文为「商壳口ツクぴゅる」。「商壳ツク」为日本手游、动画《SHOW BY ROCK!!》别名,「ぴゅる」则是其中一位角色的口头禅,配音员与一色伊吕波为同一人。)

    此外邀请其他学校协办,能让预算加倍,要是再跟这些人收取参加费……这是一个小小投资给你大大回报的橛念。

    总觉得如果一色被说是公器私用或盗用学生会公款,她将无从辩驳……由于我对财务管理这方面不是很熟,这次姑且装作没看到吧。反正,只要不是用我的钱就好。社畜精神早已在我的心中根深柢固。

    一色的言论让我感到头痛,但实际上,这个活动也因此才得以成立,所以一色的尝试并没有太大的错误。

    而且,头痛的人似乎不只我一个。雪之下也按住太阳穴,深深叹了口气。

    「先不论那种想法是否正确……但你比我想的还要优秀呢,一色同学……」

    「没错没错,一色同学很有能力喔!虽然偶尔会脱线一下……」

    「啊……这我好像可以理解……」

    某人用温和的声音这么说道,由比滨露出苦笑同意。嗯,说得没错。

    ……温和的声音?

    那声音不同于雪之下、由比滨或一色,带有某种让人昏昏欲睡的魔力。我意识到这一点,猛然回头。

    用发夹固定住的浏海、光滑的额头、每次摇晃都散发安详气息的发辫,还有灿烂的招牌笑容——

    「啊!城回学姐!」

    「你……你好……」

    由比滨惊讶的叫声和雪之下略为困惑的招呼声同时响起。她们两人都眨了眨眼睛。

    「嗯!大家好~~」

    前任学生会长,城回巡学姐在微微隆起的胸前轻轻挥手,回应我们的招呼。

    「请问……为什么你会过来……?」

    学姐突如其来的现身,对我们造成小巡巡效应(主要效果是治愈、放松精神和附加大姐姐属性等等),但我还是努力开口如此询问。巡学姐拍一下手并微微歪头,一脸开心地说:

    「因为收到邀请……所以我就来了!」

    学姐轻声一笑,周围立刻充满轻飘飘的气息。这正是超级小巡巡效应(主要效果是复活、排毒、附加大姐姐属性、在偶尔展现成熟气息中追加天真烂漫的举止效果。于是对手灰飞烟灭)。

    巡学姐维持温和的语气,往前踏出一步,握住一色的手。

    「我负责在毕业典礼发表谢词,来到学校啊,便遇到一色同学,然后她就邀请我来啰~」

    喔——邀请学姐的人是一色吗?还以为她不太擅长应付巡学姐……我看向一色,她迅速别过头,用非常低的音量嘟哝:

    「……因为人数到一定程度,能压低个人分担的费用嘛。」

    巡学姐似乎没听到一色的碎碎念,反而还在为受到邀请而开心不已,拉着一色的手甩个不停。至于一色本人则是一脸困扰地转过身体。

    「我已经通过推荐入学,现在多得是时间。可是朋友都还在忙着准备考试……所以我只找了有时间的成员过来。」

    「是喔……这样啊……」

    话说到一半,我突然发现不对劲。成员?成员这种说法有点奇怪……感觉像是在某种压力之下,逼不得已才改用这奇怪的字眼,称呼本应称作嫌犯的家伙。我看向巡学姐,用眼神询问那句话的意思,而巡学姐也转身看向后方,出声问道:

    「对吧?」

    下一秒,好几名学生以几乎是凭空出现的方式登场。怎么回事?他们是忍者战队吗?我在模糊的记忆中翻找一阵,才想起这些人确实有些眼熟。看那些眼镜仔的模样和气质,应该是前任眼镜仔学生会的成员。

    他们对继任的学生会,果然有不少意见吧。毕竟一色当上学生会长的过程出了不少问题。更重要的是,对于巡学姐而言,学生会肯定是个很特别的地方。

    巡学姐终于放开一色的手,把双手轻轻放上雪之下和由比滨的肩膀,用有些怀念的表情,环视我们的脸。

    「虽然跟想像的不太一样,能像这样再次参与学生会的工作,并且跟雪之下同学、由比滨同学……还有比企谷同学你们说上话,我真的很高兴喔。」

    「我……我也很高兴!」

    由比滨似乎也受到小巡巡效应的影响,带着快要融化的笑容如此回答。雪之下虽然没有应声,但也稍微低着头,耳朵微微泛红。

    仔细想想,我们侍奉社认识的学姐,也只有巡学姐。

    ……糟糕,要是看到巡学姐在毕业典礼上朗读致谢词,我搞不好会哭出来。其实,我现在已经有点眼角泛泪了。大家都知道我对年纪比自己小的女生完全没辙,而年纪比较大的女生同样也是我的弱点。

    这个人是我的学姐,真是太好了。当我沉浸在温和的心境中时,巡学姐也环视我们的脸,不断点头。

    接着,她握起拳头,像是要帮大家打气。

    「好,大家今天也要努力喔!喔——」

    没人跟着高举拳头大声呼喊。一色甚至把刚才敬畏三分的态度抛到一边,用冰冷的视线看着巡学姐。

    但巡学姐完全不在意,自顾自地再次高举拳头。

    「喔——」

    「……喔、喔——」

    要是不好好配合,她肯定会一直重复下去……更重要的是,她身后的前任学生会成员发出的压力,不是普通的恐怖……最后我决定乖乖地模仿猫拳那样微微举手。这一次,巡学姐终于满足地呼了口气。

    接着,她看一眼墙上的时钟,我也跟着看过去。人已经差不多到齐,食材和调理工具也准备好了。虽然川崎她们还没到,但应该很快就会抵达吧。

    活动差不多该开始了——当我这么想时,巡学姐歪起头说:

    「阳乃学姐有点慢呢。」

    「就是说啊,这个地点应该不难找才对。」

    一色点点头,对巡学姐的话表示同意,我则是整个人完全僵住,没办法点头。刚才,她是不是提到一个危险的名字?

    巡学姐口中的名字,不可能是指在某温泉旅馆上班的女服务生(注22 巡对阳乃的称呼原文为「はるさん」。此指美少女游戏《美少女万华镜》登场角色「稻森はる」。)。她会这么称呼的人,只有一个。

    我斜眼看向旁边,雪之下稍微皱起眉头,由比滨似乎也猜出一二,盯着门口猛瞧。

    没多久后……

    松动的门发出声响微微挪动,纤细的手指从缝隙钻进来,用力把门打开。

    喀、喀——在高跟鞋清脆的声响中,门外的人一步步走进室内,来到我们面前。

    「嘻——嗨啰!对不起,我迟到了吗?」

    「如各位所见,这位是今天的特别讲师,阳乃学姐!」

    「大家好大家好,我是阳乃学姐。」

    一色用装可爱的撒娇声介绍后,雪之下阳乃也很配合,半开玩笑地说道。她举起手打招呼,让鲜红色的大衣轻轻飘起。

    「啊,阳乃学姐。好久不见。」

    「……巡,我们不久前不是才见过吗?」

    巡学姐快步走过去,阳乃戳了戳她的额头,一副「少来~」的模样。

    「阳乃学姐做的甜点超好吃,所以我很期待嘛~」

    「嗯,既然你这么拜托,我做就是了。身为一个好心的学姐,当然不能拒绝学妹的要求啰~」

    比起温柔,她给人的感觉更像是「突击!(注23 原文为「ヤシャシーン」,《亚尔斯兰战记》中军队突击时的呐喊声,音近「温柔(やさしい)」。)」一般,只让人感到畏惧……

    我利用她们短暂闲谈的空档,向一色招手,小声问道:

    「喂,你为什么叫她过来?」

    「因为她看起来就身经百战啊~」

    一色疑惑地歪着头,以理所当然的口气如此回答。嗯,她的判断完全正确。阳乃何止是身经百战,根本是百战百胜,而且还穷凶恶极。

    「其实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

    雪之下交叠上臂,将视线从阳乃的身上移开。

    「是啊,先不论教法,你做的料理的确超好吃。」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雪之下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夸奖,一瞬间说不出话,接着很快地别过头去。不过,我可不是在夸奖你,而是拐个弯说你的教法很烂。

    「不过,我很期待小雪乃教我喔!」

    由比滨一个飞身搂住雪之下,让她稍微平复心情,干咳两声掩饰害臊……也对,既然在雪之下之外还有其他讲师,雪之下能指导由比滨的时间也会增加,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我还是有点在意,一色为何专程找阳乃过来。

    真要说的话,这场活动的参加人数并不算太多,一色也说过自己的手艺还不错。而且在她之外,应该还能找到几个有做甜点经验的女生。

    「就算不找那个人过来也行吧?雪之下的料理技术已经比绝大多数人强很多了。」

    我悄悄向一色询问她这么做的理由。

    「嗯,我知道雪之下学姐真的很会做料理,所以才拜托她担任讲师。」

    一色说到这里忽然打住,有些尴尬地别开视线。

    「只不过……那个……男生的接受度可能有点……」

    「算你有眼光……」

    雪之下的确很擅长做料理。然而,她欠缺「杀必死」的精神。硬要逼我讲的话,就是胸前的视觉刺激。相较之下,虽然由比滨的杀必死很到位,最基本的料理技能却差劲到惊天地泣鬼神……雪之下做甜点的方式扎实归扎实,但如果要她做一色口中那种男生会喜欢——也就是女生用来表达心意的甜点,确实有些不安。

    就这点来说,雪之下阳乃擅长掌握人心,而且男女通吃——更正确来说,应该是擅长掌握,然后粉碎人心。若论看穿人心弱点的技巧,我还真不知道有谁比她厉害。

    再加上,她的基本能力也胜过雪之下。即使是做甜点,她肯定也能彻底发挥能力和御人术,搞不好不光是人类,连妖精都会被收服。

    我只能拚命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雪之下阳乃的一切行动都毫无意义,但也别有用意。

    她今天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肯定也是有某种打算,不可能只因为学妹拜托便轻易出现。

    她那个人总是这样。

    一如其名,把一切都摊在阳光下。

    却完全不展露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