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⑧ 无论何时,由比滨结衣的眼种都一样温柔
    这一天难得下起雪来。

    千叶不常下雪。从日本海飘过来的含水云层,会被如背脊般纵贯本州的众多山脉挡下,在那些地方下雪。而坐落在太平洋侧,又位于平地的千叶,经常只有干燥的风吹过。

    话虽如此,这里偶尔还是会在奇妙的时刻下雪。在我十七年的经验中,就曾经在元旦、成人之日和三月底突然下起大雪。

    不巧的是,这次下起雪的时候,正好是小町上考场的日子。

    幸好这次的风雪不大,只有花瓣般的雪花轻轻飘落。

    小町穿着平常的制服和大衣,围上围巾戴上手套,脚底套着长靴,做好完全准备才走出家门。虽然距离考试开始仍有一段时间,考虑到今天的交通可能会很拥挤,最好还是提早出门。

    「准考证带了没?橡皮擦、手帕跟五角铅笔呢?」

    五角铅笔是我家老爸为了祈求小町考试顺利,去参拜天神时买回来的东西,其剖面呈五角形,除此之外,便跟普通铅笔一样。老实说,我觉得普通铅笔还比较好写。不少考生会在这种铅笔的五个面写上A到E或一到五等记号,遇到不会的选择题时,便一边祈祷,一边滚动这种铅笔。这种铅笔的存在意义,可以说就是用来滚动。

    小町迅速地检查最后一遍书包,精神饱满地点了点头,然后撑起雨伞向找敬礼。

    「没问题!那哥哥……小町出发了!」

    「喔,慢走。小心别跌倒喔。」

    「遵命。呜呜……好冷。Sin、cos、tan……啊,这个不会考……」

    小町的身体瑟缩了一下。接着,她哼着奇怪的口诀迈开脚步。我目送着她的背影,突然感到有些不安。那家伙没问题吗……?应该不会因为用功过度,而变得异常亢奋吧……

    总之,考试的日子终于到了。

    事到如今,临阵磨枪已经没有意义。虽然世纪末短期之内不会来临,但不管如何挣扎,考试日和截稿日还是会到来。

    现在我能为她做的事情,只剩下祈祷而已。我不禁仰望天空。

    低垂的厚重云层完全没有放晴的迹象,雪花不断地从天空静静飘落。看样子,这场雪会下个一整天。

    我打了个冷颤,踏出一步准备回到屋里。就在这时,身上的某样东西震动了一下。

    我将手伸进发出震动的口袋,原来是手机在响。画面上显示着「★☆结衣☆★」,是由比滨打来的。从以前她帮我登录号码时,就一直都是这个名称,从来不曾改变。

    我为了该不该接电话而犹豫了几秒,但对方迟迟不挂断电话,手机依然震动个不停。最后我终于认输,按下通话钮,把手机拿到耳边。

    「……喂?」

    话一出口,听筒立刻传来开朗的声音。

    『自闭男,我们去约会吧!』

    「……啥?」

    这种连招呼都省去,开门见山的做法完全超乎我的预料。我不由得发出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尖锐嗓音。

    ×  ×  ×

    在那通电话之后,我慢吞吞地准备出门。

    我在出门前用手机确认交通资讯,待会儿的搭车路线已经不再那么壅塞,至少不用担心到不了集合地点。

    事实上,关东的交通系统一碰到雪,便很容易瘫痪。

    再加上千叶县边境还有江户川和利根川,一旦这些河流上的桥无法通行,这里就会变成货真价实的孤岛,而不只是陆上孤岛。届时千叶恐怕会直接宣布独立。

    走出屋外,天色还是没有改变,柏油路上像是结霜一样开始积雪。

    虽然积雪还不足以妨碍步行,却变得像是冰沙,让人容易不小心滑倒。我沿着车轮驶过的痕迹和前人的足迹前进,缓缓走向公车站牌。

    从公车转搭电车后没多久,便能望见大海。

    窗外的雪由右往左飞逝而过。太阳已经升到一定的高度,让灰色的阴沉天空泛着白光。

    沿着海岸行驶的路线颇为拥挤。不过,这不是因为天候不佳。每当有活动时,这条路线通常都会挤满乘客。特别是当幕张展览馆举办游戏展或车展,或是东京国际展示场举办COMIKE、新木场有演唱会时,更是人满为患。

    最重要的是,在这条路线上,可是有着全国最大的游乐设施——得士尼度假区——简称TDR——这个大站。

    而且别忘了,今天可是情人节。

    即使飘着雪,游客依然络绎不绝。我听着同一辆电车内的情侣对话,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这样很浪漫,对今天下的雪大表欢迎。

    以情人节的约会而言,这样的情境确实无可挑剔。

    过了一阵子,白色的城堡和冒烟的火山开始映入眼帘,车内广播发出进站通知,车体缓缓减速。

    电车笨重地摇晃几下后完全停止,车门随着喷气声打开。

    寒冷的空气和雪花吹进车内,车上的情侣也迫不及待地下车。

    接着,关门的铃声响起。这是这一站所特有,改编自得士尼音乐的发车旋律。

    我听着这个铃声,在人数大减的车内倚靠着车门。白色城堡和火山逐渐消失在视野的左侧,离我越来越远。

    今天我要前往的车站,并不是这一站。

    我曾经想过,我们总有一天会一起来这里玩。但这个目标始终没有实现。

    这个算不上约定的约定,稍微改变了当初说好时的姿态,即将在今天实现。

    我们重新订下的集合地点,位在下一个车站。

    电车行驶过大桥,跨越千叶县边界的河川后,便能看见巨大的摩天轮。我记得那被誉为日本最大的摩天轮。

    我想起今天早上的那通电话。我之所以没能拒绝突如其来的邀请,并不单纯因为困惑与惊讶。再说,最先提出邀请的人正是我。只不过,这件事一直被不断搁置罢了。

    我没有理由拒绝。

    不过,我的心中忽然浮现疑惑——这样真的好吗?

    当我思考着这个问题时,电车开始放慢速度,无视我的意愿,在一次强烈的震动后停了下来。

    ×  ×  ×

    走出剪票口后,大摩天轮立刻出现在眼前。

    这座摩天轮无愧于日本最大的称号,我从车站前方的喷水广场即可清楚看见。近距离下的魄力更不是盖的。即使在满天飞雪之中,它还是悠然地转动着。

    我看着大摩天轮,踏出脚步。

    小时候曾经跟家人一起来过这里,所以我不至于找不到路。我照着当时的记忆和导览板上的指示,赶往目的地。

    沿着通往海边的主要道路前进一段时间后,总算在左手边看到一座巨蛋型的建筑物。那栋建筑物的下方是水族馆的入口大厅,也就是今天的集合地点。

    进入屋檐后,我收起雨伞,扫视一下四周。因为今天不是假日,参观人数比较少,我才得以马上找到身穿蓝色大衣的由比滨。

    「自闭男!」

    由比滨大概是搭乘前一班电车来。她一发现我正走过去,便呼喊我的名字,缓缓挥动手上的淡粉红色透明雨伞。

    我向她点头,小跑步过去。

    但是下一秒,我的双腿突然停下。

    「……啊。」

    我注意到她的身后,出现一件轻轻翻飞的灰色大衣。

    身影正好被由比滨挡住的另一名少女转头看向我,惊讶地睁大双眼。

    「比企谷同学……」

    那名少女正是雪之下雪乃。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一边感到讶异,一边走到两人面前。

    「雪之下也来了啊……」

    我特地说出一看就知道的事情。我没办法理解目前的状况。雪之下似乎也是一样。

    雪之下不太自在地转过身体,瞥了由比滨一眼,然后委婉地说:

    「那个……如果打扰到你们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没关系!三个人一起去玩吧!」

    由比滨拉住正准备离去的雪之下,以及我的袖子。

    她使劲把我们的手拉到自己胸前,低下头说:

    「我想要,大家一起玩……」

    她的声音小到几乎要消失。

    我无法从她低垂的脸庞窥见表情。可是,她充满希冀的声音,已经充分传达一切。

    我和雪之下哑口无言,转头看向彼此。

    雪之下依旧显得迷惘,她略显困惑地轻轻吐气。由比滨察觉到她的反应,抬起头,用温柔的眼神看向她。雪之下再次轻声叹气,并且点了点头。

    然后,由比滨看向我。

    既然她们两人都同意,那我也没有意见。

    只不过,我想问清楚一件事。但我不敢直视由比滨,稍微别开了视线。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真的很逊,我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勉强挤出这句话:

    「……确定要,这里吗?」

    「我想要在这里。」

    由比滨毫不犹豫地回答。她没有别开视线,笔直注视着我,表情甚至有点迫切。

    我的问题并非只有一种意义,她的回答可能也不是只有一种意义。不,这可难说。搞不好她其实没有其他的意思。

    不管怎么样,既然由比滨如此期望,我便没有理由拒绝。

    「是吗……」

    「嗯!这里的话就算下雪也无所谓!这里很适合大家一起来玩!」

    由比滨得意地挺起胸脯。如她所说,这里确实比较适合大家一起游玩。若换成那个地方,三个人不好一起行动。所以,说不定我实现约定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到来。

    「那走吧。」

    至于今天,就先大家一起玩吧。

    ×  ×  ×

    走进刚才在外面看到的玻璃巨蛋后,我才发现阳光有多么耀眼。即便天空如此阴沉,由大量玻璃组合而成的巨蛋,照样能够聚集阳光。再加上挑高的天花板,更是显得明亮。

    另一方面,在通往水族馆的漫长电扶梯上,则是越往下方前进,就变得越昏暗。

    逐渐远离地上阳光的过程,有点像是电影开演前的放映厅,让人心中充满期待。在漫长手扶梯的终点,有一个如同巨大银幕的水槽。

    真是壮观啊——当我注视着水槽,暗自赞叹时,由比滨快步冲了出去。

    「鲨鱼!」

    正如由比滨所说,水槽里有鲨鱼。那是一种叫作乌翅真鲨的鲨鱼。货真价实的鲨鱼。鲨——很——大—

    除此之外,这个水槽里还有鲷鱼和比目鱼……更正,是魟鱼和沙丁鱼游来游去。由比滨开心地观赏水槽,拿着手机拍个不停。

    然后,她笑着看向旁边,再次指着水槽说:

    「鲨鱼!」

    「……鲨鱼。」

    终于跟上来的雪之下,一脸困惑地看着由比滨,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

    由比滨也伤脑筋似的笑了两声,轻抚头上的丸子,整个人贴到雪之下身上。

    「小雪乃,瞒着你是我不好。拜托你开心点嘛~」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

    在两人对话的同时,我也来到水槽前方。

    不用由比滨说我也看得出来,那是货真价实的鲨鱼。鲨鱼好帅啊……当我望着水槽出神时,一只特别悠闲且优雅的生物,突然进入我的视线。

    那是路氏双髻鲨。多亏那独特的姿态,就算不看解说板,我也知道它的名字。

    身为一个男生,小时候肯定迷上过鲨鱼。

    正确来说,是肯定有过沉迷于恐龙和海洋图鉴的时期。我叫比企谷八幡,今年三岁,最喜欢的恐龙是三觭龙,最喜欢的深海鱼是太平洋桶眼鱼——每个男孩子都有过一段时期,喜欢这么自我介绍。

    我紧盯着水槽,忍不住低呼一声。现在的我好比广告里的那名少年,盯着橱窗里的小喇叭不放。Tutti!我完全着迷了。

    「喔喔,是锤头鲨……问一下,这里可以拍照吗?」

    我指着鲨鱼,询问身旁的由比滨。由比滨露出大姐姐般的表情点头。哇,可以拍照耶……

    当我忙着拍照时,眼角余光瞥见由比滨走向雪之下,在她耳边说起悄悄话。

    「看吧,他也玩得很开心。」

    「唉……」

    雪之下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我便没有再听到她们的低声对话。这阵奇妙的沉默让我有些在意,忍不住看了过去,结果和按住太阳穴,盯着这里的雪之下四目相对。

    「……怎、怎么了吗?」

    她的神情相当专注,我不禁局促起来。她拨开垂在肩膀上的头发,露出带些嘲弄的笑意。

    「没事,只是觉得有些意外……我帮你跟鲨鱼一起拍张照吧。」

    说完,她向我伸出手。看来只要把手机给她,我就能跟路氏双髻鲨拍张纪念照片了。

    「真的吗?那我要回去跟小町炫耀。」

    我接受她的好意,小心翼翼地不按到荧幕,把手机拿给雪之下。

    「我要锤头鲨喔。锤头鲨过来时就按下快门。可以的话,最好是抓能清楚看到锤头侧面的角度。」

    「你的要求还真多……」

    雪之下轻轻皱眉,但还是一连挑战了好几次这项摄影任务。由比滨笑咪咪地站在旁边,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这样如何?」

    我接过手机一看,照片中的锤头鲨角度绝佳,仿佛要一口把我吞下去。

    「喔喔……拍得真不错。」

    「是吗?那就好。」

    雪之下似乎放下心来,略显疲倦地松了口气。由比滨勾住雪之下的手,轻轻拉了两下。

    「那我们去下个地方吧!」

    「……嗯。」

    雪之下回以微笑后,随着由比滨迈开脚步。尽管她起初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现在好像也开始对这趟水族馆之行感兴趣了。

    我依依不舍地向锤头鲨告别,跟着她们前往下一站。

    ×  ×  ×

    因为今天不是假日,水族馆里的游客有点稀疏。

    我们途中遇到的都是老夫妻、悠闲的情侣、带着婴儿的夫妻,以及年轻女性等,不会吵吵闹闹的游客。

    如果是假日的话,这里想必会被小朋友和家族出游的游客挤得水泄不通吧。

    昏暗的空间内,浮现着几座明亮的水槽。在这个宛如放映厅集中在一起的空间里,任何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压低音量。

    我们也是一样,在太平洋黑鲔鱼的巨大水槽前,只是发出感叹的声音;来到以「世界之海」为题,划分为好几个区域的其中一组水槽我们也被这些光鲜亮丽的南洋鱼深深吸引。

    每当我们见识到大自然的壮观、魄力和美丽,往往只说得出「好厉害」、「真漂亮」、「好像很好吃」之类的感想。等等,好像很好吃是怎样……

    不过,当然也有例外。

    我们经过某种鱼的水槽时,由比滨突然停住脚步。我和雪之下也跟着停下。

    乍看之下,那个水槽既昏暗又俗气,跟周围的其他水槽比起来,欠缺几分华丽。里面完全没有照明,堆积在底部的泥土上,孤零零地竖着细木头。

    某种看起来呆呆的鱼,在里面有气无力地游动。不对,游动这种说法似乎不太正确。那种鱼不太活动,比较像在水里飘浮。

    「哇啊……好恶心……」

    由比滨不经意地吐露感想,然后看向解说板。

    「好像叫做钩头鱼。」

    「栖息在浑浊的河川里,不太游动……嗯?」

    雪之下阅读解说到一半,偷偷瞄过来一眼。这家伙为什么要看我?我也将视线移向解说板,发现说明还没结束。喔……当虾子之类的猎物从面前游过时,会瞬间张嘴吃掉啊……

    「真是理想的生活方式……」

    「居然产生共鸣了!」

    我下意识地说出感想,由比滨大感错愕,雪之下也哑然失笑。

    「这么说来,这种鱼的确很像某人呢,比企鱼同学。」

    「一点都不像,名字更不像……」

    为什么她要对我露出笑容……不过,钩头鱼的别名似乎是育儿鱼。大概是这种鱼会保护孩子的意思吧。不过看它的那种习性,如果别名改成「自闭鱼」,倒也不是完全不像我……不对,我也很擅长照顾小孩子啊。小孩子真是太棒了!

    我跟雪之下两人继续你一言、我一语,由比滨则早已把我们抛到一旁,探出身体凝视水槽。她一脸陶醉地偷笑两声,开心地说:

    「哇……真的好恶心……」

    「别说人家恶心啦,它也活得很努力耶。」

    大家同样都是地球号太空船的同伴。还有,为什么这个家伙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由比滨继续盯着钩头鱼看,雪之下也在她身旁蹲下,互相分享「很恶心吧」「真的不太好看」之类的感想。

    忽然间,由比滨的嘴角泛起笑意。

    「不过……又觉得有点可爱。」

    「先不管可不可爱,至少看起来挺顺眼的。」

    说完,雪之下和由比滨相视一笑。

    「先前被说恶心的时候,就已经跟可爱沾不上边了吧……」

    更何况,钩头鱼的长相还真的乱恶心一把。说这种鱼可爱的人,是脑袋有问题吗?

    真搞不懂女孩子的审美观。还是说,这好比女孩子去联谊或介绍朋友时,对男生说的那种「举止很可爱」或「发型很可爱」或「声音很可爱」之类,拐弯抹角暗示别人不可爱的话?我在网路上见过这样的说法。

    不是我在说,常常有人告诫,女孩子口中的「可爱」根本不能相信。

    ×  ×  ×

    河豚、小丑鱼、海马、叶形海龙、脸在左边的比目鱼、脸在右边的蝶鱼,最后是白带鱼和海百合……

    一路上,我们从全世界的各大海洋看到深海的各种鱼类,沿着通道来到外面。

    因为长时间待在昏暗的空间里,就算天空阴沉,阳光对我们而言依然耀眼。通过自动门来到外廊后,寒冷的海风轻轻抚过脸颊,咸湿的海水气息同时钻进鼻孔。

    这里似乎是重现潮间带的地方,展示着许多螃蟹、藤壶和海星之类的海边生物。

    我们继续前进,走出屋檐,来到能够仰望天空的地方。

    雪势还算稳定,现在大概只算飘着细雪。只不过,最近的天气似乎受到寒流影响,变得不太稳定,所以无法确定之后会变得如何。不管怎么样,反正现在还是下午,应该还不用担心天候。

    「啊,那里好像有很多人耶。」

    当我忙着担心天气时,带头的由比滨回过头,伸手指向前方。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前面聚集着一群人,开心地大声喧哗。

    「去看看吧。」

    说完,我们走向那看起来颇受欢迎的景点。那里有一个沿着外侧通道横向延伸、类似小型游泳池的水槽。不同于其他水槽,这个水槽没有加盖,水面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我看向墙壁上的解说板,上面写着「请用两指轻抚」。看来这里是可以触摸海洋生物的体验区。

    我往水槽探出头,看看能跟什么样的海洋生物近距离接触。

    是鲨鱼。

    又是鲨鱼。

    小型的鲨鱼和魟鱼在水槽内悠游。我看向解说板,上面写着狗鲨、猫鲨、赤魟和星魟。

    「你看,是狗鲨耶!」

    由比滨兴奋地拍着我的手臂,对那些狗鲨目不转睛,然后伸出手指戳了几下。

    狗鲨没有什么反应,乖乖地任她触摸。没多久后,由比滨像是理解了什么,轻轻点头。

    「……有点像酥饼耶!」

    哪里像?有点茶色的外表吗?我一点都不觉得像狗耶,你的脑袋还好吧?再说,要是长得像这种东西,你要不要回去检查一下家里那只真的是狗吗?会不会是跟鲨鱼搞错了?

    可是,为什么这家伙要叫狗鲨呢……我歪起头左思右想,迟迟得不到什么答案。某人似乎也抱持同样的疑惑。

    一旁的雪之下托着下巴,全神贯注地观察猫鲨。

    猫鲨的身体比狗鲨小上一两圈,身上还有独特的条纹,很容易就能辨认。

    「猫鲨……」

    雪之下小声呢喃,仔细看着正在游泳的猫鲨。

    「真今人费解……到底是哪里像猫……既然会取这个名字,那它身上肯定有类似的地方……」

    看来只要是名字里有猫的东西,都会提起她的兴趣。真不愧是究极爱猫人,哪天喵星人正式占领地球的话,它们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雪之下下定决心,卷起袖子,兴奋地将手伸向猫鲨,抚摸它好一阵子,然后露出满足的微笑。

    「……摸起来有点像猫咪的舌头。」

    「那不过是鲨鱼皮的触感罢了。」

    虽然我这么吐槽,但雪之下完全没听进去,继续专心地抚摸猫鲨。

    「猫……猫鲨……猫……喵……不,应该是沙才对……」

    「我觉得鲨鱼的叫声应该不是沙……」

    再说,鲨鱼根本不会叫……大概吧。当我想着这种无聊事时,由比滨好像找到新目标,两只手在水中摸来摸去。

    「啊,还有魟鱼!」

    由比滨吆喝一声,把手伸了出去。

    「呀啊!」

    但她立刻发出惨叫,赶紧把手指缩回来。

    「我的手滑了一下!好滑喔!」

    雪之下听到她快要哭出来的声音,瞬间从满脑子的猫鲨回过神来,跑到她的身旁,担心地问:

    「你摸到什么了?比企谷同学吗?最好赶快去洗手。」

    等等,别把别人当成魟鱼好吗?我可不会分泌黏液喔。啊,不过只要碰到女孩子,我几乎百分之百会狂流手汗,所以可能跟魟鱼有几分相像。万一女生们碰到我,千万要记得洗手喔!

    不过,能够摸到鲨鱼和魟鱼的机会并不多,于是我也卷起袖子,用手指在狗鲨、猫鲨和魟鱼身上尽情抚摸。

    当我享受着粗糙和滑溜的双重感触时,身旁的由比滨把手收回去,然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这些鲨鱼。

    「怎么?你摸够了吗?」

    「嗯,要是摸太久,它们也会累啊。」

    「是吗?这种想法真有你的风格。」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对于这些动物来说,一直被人类摸来摸去,应该也会累积不少压力吧。家里那只猫被我摸时,也会挥舞猫拳反击。她这种替别人着想的地方,让我很有好感。

    我只是怀着这样的想法,说出这句话。但是,由比滨的身体抖了一下,将视线移向下方。

    「……『我的风格』,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看向由比滨注视的地方。雪花轻轻飘落,在水面上掀起波纹。由比滨缓缓抬头看向我。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善良喔。」

    她的双眼荡漾着告别般的虚幻笑意,这句低喃听起来像是自言自语。

    我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差点忘记要呼吸。

    我到底是凭藉什么,说出「真有由比滨结衣的风格」这种话?

    那种不对劲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胸口也开始产生骚动。我怀疑自己看漏了某件重要的事情,心中满是焦躁,使劲握紧拳头。

    尽管如此,我还是必须说些什么。虽然这么想,但即使张开嘴巴,我还是说不出正确答案。看到我不断颤抖的嘴唇,由比滨露出寂寞的微笑,微微垂下视线。

    话语都消失后,周围的声音变得更大了。

    在此之中,突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叫声。

    由比滨听到这声音,猛然抬起头,迅速站了起来。

    「啊,是企鹅!我们快去看吧!」

    由比滨精神十足地说道。我看向雪之下,她正茫然看着这里,但是很快便回过神来。不过,她似乎很在意我和由比滨,视线在我们之间来来去去。

    「走吧?」

    「啊……嗯……走吧。」

    在由比滨带着光彩的眼神下,雪之下回以无力的微笑。难道她听到我们刚才的对话了吗?她大概是在无意间,注意到由比滨刚才的那副表情。

    由比滨拉起雪之下的手,踩着轻快的脚步,往岩山前进。

    她的背影和格外高昂的兴致,如同在暗示「刚才的话题到此为止」,也像是在说「现在先三个人一起玩个过瘾吧」。

    我轻轻呼了口气,重新转换心情,然后跟上她们的脚步。

    ×  ×  ×

    走了一段距离后,眼前出现一大片荒凉的岩山。

    为数众多的企鹅在上面叫个不停,有些扑通一声跳进游泳池里,有些窝在岩石的阴影底下取暖。

    「哇——好可爱!」

    「……是啊。」

    由比滨一边尖叫一边疯狂拍照,雪之下在她身旁浅浅微笑,也按了几次快门。企鹅先生果然超受女生欢迎。

    话虽如此,我也被那流线外型、却又圆滚滚的身体,以及水汪汪的眼睛,还有摇来晃去的走路模样迷得神魂颠倒。

    「哇塞那也未免太可爱了吧……一定要传张照片给小町看看……」

    我尽可能贴近栅栏,拿起手机不断拍照。

    就在这时,我灵光一现。

    只要在小町考完后让她看这些照片,她肯定会吵着也要来。这个时候,只要我顺势邀请一下,小町肯定会轻易答应。这样一来,我就能光明正大地跟妹妹约会了!蠕呼呼呼呼呼。

    我的邪恶计划构思到一半,由比滨和雪之下已经继续前进。哇,糟糕,会被丢下!

    照片拍得差不多后,我赶紧跟上由比滨和雪之下的脚步。她们沿着通道,走下通往半地下的楼梯

    除了一般的参观路线之外,企鹅区还有一个紧贴着巨大水池的空间,让游客就近观察企鹅游泳的模样。

    不同于陆地上的迟钝模样,水中的企鹅们展现完全不一样的姿态。

    它们在水中灵活地转换方向,像是在飞行般,以惊人的速度游来游去。

    由比滨发出赞叹,不时拉扯雪之下的衣袖。

    「啊,好厉害好厉害!它们在游泳耶!这样一看,企鹅就跟鸟一样耶!」

    「……企鹅本来就是鸟。」

    雪之下用空出的手按住脑门,一副头痛的模样,不耐烦地说道。被吐槽的由比滨呆呆地半张着嘴,但很快就回过神来。

    「……咦?这、这我当然知道!」

    由比滨赶紧补充,雪之下露出温柔的微笑,我也忍不住苦笑。不过,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情。

    充分欣赏过企鹅们华丽的泳姿后,我们爬上楼梯,离开半地下空间。

    从这里可以清楚看见汉波德企鹅爬上岩山,聚集在一起的模样。

    我注意到其中两只企鹅,正亲密地互相依偎,帮彼此整理羽毛,还不时叫个几声。

    我看着它们,心中涌起些许暖意,接着再看向前面的解说板。过没多久,雪之下和由比滨也好奇地凑过来看个仔细。我后退半步让出空间,继续阅读解说板上的说明。

    从上面的解说看来,那对依偎在一起的企鹅似乎是夫妻。据说人工饲育的汉波德企鹅,只要其中一方活着,它们都会一直和同样的伴侣在一起。

    我们再次看向那两只企鹅。忽然间,站在前面的雪之下肩膀一抖,倒抽了一口气,然后快步离开原地。

    「怎么了吗?」

    雪之下慌张的脚步让我颇为在意,而出声问道。她半转过身简短回答:

    「……我到里面等你们。」

    接着,她头也不回地往水族馆折返。

    企鹅区位在户外。考虑到天候状况,也差不多该回到馆内了。

    我回过头,准备告诉由比滨该动身了。不过,她依然眯着双眼,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那两只企鹅。

    「……差不多该走了吧?」

    「啊,嗯……我再看一下……啊,还得帮那只小的拍照!我拍好马上过去。」

    她指向小蓝企鹅所在的方向,拿起手机给我看,然后再次转头看向汉波德企鹅。她没有使用手中的手机,只是紧紧握着不放。

    「……这样啊。」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我简单回答一句后,便先一步走向室内。

    两只企鹅的叫声从身后传来,听起来好像有些悲伤。

    ×  ×  ×

    也许是因为一直待在外面,一进到建筑物之中,我立刻因为温暖而吁了口气。

    我从企鹅区沿着通道前进,走下楼梯回到大厅。

    那里有一个大上一号的水槽。解说板上写着「海藻森林」,就算站在远处,也能看见名为大叶囊藻的巨大海藻,伸出长长的叶子,在水中轻轻摇荡。

    除了淡褐色的海藻,昏暗的大厅里还有红色和绿色的海葵和珊瑚,在光线的照射下发出鲜艳的光芒。

    水槽前面还特地准备了长椅,就像是一座小型电影院。可是,现在没人坐在长椅上,大厅里空荡无人。

    不过,从水槽对面透过来的光芒,淡淡地映照出玻璃前方的人影。

    我不可能认错那个背影。

    是雪之下雪乃。

    她静静伫立在水槽的微弱灯光下,美得像是一幅画。我没办法出声叫她,无法吐出的气息塞满胸口,我只能停下脚步。

    雪之下注意到背后的脚步声消失,回头看了过来。她向我微微点头,我总算得以再次踏出步伐。

    「由比滨同学呢?」

    雪之下的视线停留在水槽内,没有看向走到身旁的我。

    「在帮小蓝企鹅拍照。她说她马上就会过来,我们在这里等她就行了。」

    「是吗……」

    之后,我们就不再交谈,只是默默地望着水槽。微弱的灯光洒在巨大的海藻上,五颜六色的鱼在旁边游来游去。

    数不清的鱼群,在轻轻摆动的大叶囊藻间穿梭。有着蓝色鳞片的小鱼躲在海藻间,鲜艳的红色大鱼则大大方方地游着。

    雪之下望着那条鱼,开口说道:

    「……真是自由。」

    「嗯?对啊,毕竟那条鱼那么大。」

    雪之下的声音很小,不像是在对别人说话,比较像是自言自语。只不过,我们大概都在看同一条鱼,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如此回答。

    我听到微弱的吐气声。

    「没有依靠的地方,就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处……只能躲藏起来,随波逐流,跟随别人的脚步……撞上看不见的墙壁。」

    雪之下半举起手,像是要触摸玻璃,但又马上无力地垂下。我从旁边偷偷看向她,发现雪之下的双眼没有盯着任何东西,就只是看向前方。

    「……你说的是哪条鱼?」

    我不知道她在看哪里,只好如此询问。

    雪之下没有立刻回答,平静地叹了口气。

    「……我说的是我。」

    说完,她微微把头偏向一侧,露出落寞的微笑,轻轻触碰水槽。

    她伸出手的模样,宛如要被吸入大水槽,却被墙壁挡住,没办法回到自己应该回去的地方。

    此刻的她显得是多么虚幻脆弱,仿佛下一秒就会化为泡沫,消失无踪。

    寂静的大厅里没有其他声响。泡泡在水槽里翻腾的声音也被玻璃挡住,没办法传到外面。

    雪之下注视着水槽里面,仿佛思念着那被隔绝的世界。当我默默看着这样的她时,大厅里响起一阵脚步声。

    回头一看,由比滨正用平静的眼神,注视着雪之下。她的表情无比温柔,泫然欲泣。

    「让你们久等了!」

    由比滨注意到我的反应,对这里用力挥手,恢复一如往常的笑容,如此呼喊。

    ×  ×  ×

    离开展示大叶囊藻的大厅后,室内立刻恢复光亮。

    为了采光,墙壁的上半部全是玻璃,天花板也很高。地板上铺的不是先前的黑布,而是奶油色的木板。

    因此,由比滨精神十足的脚步声,听起来也更加轻快。

    她似乎发现什么,忽然停下脚步。

    「啊,快来快来!」

    她向我和雪之下招了招手。

    由比滨要我们过去的地方,有几个圆柱形的水槽。

    这些水槽被打上粉红色、紫色和水蓝色的灯光,里面有许多水母在漂浮。

    由比滨抱住雪之下的手,两人并肩望向水槽。有如小圆窗般的水槽,似乎不足以让三个人一起看,于是我后退一步,探头看向里面。

    「好像烟火喔……」

    由比滨注视着微微摆动的水母,带着怀念的语气小声呢喃。

    「……会吗?」

    在我看来,水母就是水母,没有哪个地方特别像烟火。我定睛细看时,由比滨回头看过来,伸手指向水槽里的一个地方。

    「你看不出来?看,就像那只,咻……碰……」

    她指的地方有一只水母,不断地收缩又伸展星星形状的身体。经她这么一说,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像烟火。

    「啊,原来如此。张开圆形的地方时,的确有点像。」

    听到我这么回答,由比滨轻轻摇头,更进一步地将手指贴上玻璃。

    「不是那只,是这只啦……」

    她所指的是一只位于水槽深处,有着长长触手的水母。

    那只水母先将触手缩起来,再一口气伸展出去。在灯光的照耀之下,它拖着闪闪发光的触手前进,像是在水中飞溅的黄金瀑布。

    我曾经看过那种烟火。

    那是夏天时发生的事。在挤满游客的公园里,好几发特大号的星形烟火窜上天空,映照在大楼的玻璃上。我记得最后压轴的就是黄金瀑布。烟火如金色的水流,在夜空留下久久不褪的光芒。

    我看着水槽,回想当时的光景时,前面的由比滨把肩膀靠上雪之下。

    「……好近。」

    「嘿嘿……」

    即使雪之下扭动身体,略显困扰的样子,由比滨也毫不在意。她把雪之下的手拉向自己,占据水槽前方的位置,然后透过玻璃窗上的影像,确认我有好好待在后面。

    然后,她短暂地闭了一下眼睛。

    「可以三个人一起来看,真是太好了……」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放心的叹息声。

    我不可思议地对此感到赞同。雪之下也微微颔首。

    虽然没有说出口,我还是忍不住幻想着,三人此刻的心境,大概都相去不远吧。

    ×  ×  ×

    穿过明亮的回廊后,我们来到设有餐厅和商店的大厅。往左边继续前进,便是户外。看来这里就是参观通道的终点。只要爬上楼梯,就会回到大门口。

    我看向大厅深处,如果在刚才的大厅往右转,便会回到最先看到的锤头鲨水槽。换句话说,我们已经刚好绕完一圈。

    「过关!」

    由比滨活力十足地跳了起来,转身看向我们。

    「我们再绕一圈吧!」

    「我才不要……再绕一圈是要做什么?」

    「是啊……我有点累了……」

    雪之下跟由比滨正好相反,看起来有些疲惫。毕竟我们也走了好一段路,再加上她的体力原本就不好,也难怪会觉得累。

    我看向由比滨,用眼神示意她体谅雪之下的状态。结果,由比滨搔搔头上的丸子,遗憾地看着刚才走过的地方。

    「这样啊……我觉得会很有趣的说……而且还有时间……」

    由比滨边说边确认时间。就在这时,她似乎注意到某样东西。

    「啊!」

    她大喊一声,指向耸立在远方的大摩天轮。

    ×  ×  ×

    不愧是标榜国内最大的摩天轮,它的确相当巨大。

    我拿出放在胸前口袋的搭乘券,上面写着这座摩天轮直径一百一十一公尺,高度一百一十七公尺。虽然我想不到具体的比喻来形容这样的高度,如果硬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好高」,而且「好可怕」,可怕到让我忍不住用两句话来形容。

    在由比滨的心血来潮下,我们没有花太多时间排队,便顺利买到票,搭上摩天轮。

    然后,恐惧感马上攫住我的胸口。

    仔细想想,我已经超过十年没坐摩天轮了。没想到这是这么没有安全感的东西,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来。

    随着车厢不断爬升,我感觉自己像是在经历一场奇妙的冒险。每当有风吹过,车厢就会微微晃动,让我深深感到生命的危险。

    「好可怕……」

    我不由得低声说道。

    然而,我之所以有办法克制住,全是因为面前还有两位女生,让我勉强还能像个绅士般保持镇静。要是自己一个人来坐,我现在恐怕正抱着头不断发抖吧。

    至于那两位女生,则是并肩坐在我面前。

    「哇!好高!好可怕!而且好晃!」

    由比滨整个人贴在窗户上,兴奋得快要站起来,还开心地大声吵闹。拜此所赐,我刚才的低语也被她的声音盖过了。

    另一方面,雪之下脸色苍白,完全不敢看外面的风景,一直盯着脚边。

    「所以我刚刚才会问你要不要放弃嘛。」

    看到雪之下的样子,我忍不住苦笑着说道。结果,雪之下轻轻瞪了我一眼。

    「没、没问题……而且,大家都在。」

    她一说完,立刻把脸别开。下一瞬间,她就看到下方的景色,发出一声低呼,然后像是要求救般,将手伸向站着的由比滨,一把抓住她的手,硬是把她拉回座位上。

    「由比滨同学。不可以在摩天轮上吵闹,你没看到注意事项吗?」

    「小雪乃的眼神好可怕!对、对不起,我高兴过头了……」

    「高兴是无所谓,但还是要有分寸。」

    由比滨面带傻笑道歉,雪之下表情冰冷地如此告诫。但雪之下打死都不肯放开由比滨的手。

    由比滨也注意到雪之下的举动,轻轻握了回去,整个人靠向她,并且露出微笑。然后,她指向她们的右手边。

    「你看那边!小雪乃的家八成就在那附近。啊,再往你那边靠过去一点说不定就看到了。」

    「……不用。在这里就看得够清楚了。」

    雪之下依然不为所动。但是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战战兢兢地看向窗外。

    接着,满足地发出赞叹。

    受到她的影响,我也用手托着脸颊,望向外面的景色。

    眼前是下着雪的千叶黄昏。从云间漏出的阳光,让空中的结晶闪闪发光,上了一层薄薄白妆的城市,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

    「真美……」

    我点头同意由比滨的话。我的感想跟她一模一样。

    「是啊,真不愧是我的千叶……」

    「千叶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我们现在算是在东京……」

    「葛西这里几乎已经算千叶了吧。江户川区根本不被当二十三区看。」

    听到我这么说,由比滨轻笑两声,雪之下也露出无奈的微笑。然后,我们继续饱览窗外的美景。

    一如往常的对话,一如往常的气氛,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风格。然而,我们也正处于极为不稳定的地方。

    车厢通过最高处,开始往下降。

    把不稳定的感觉隐藏起来缓缓转动。没有前进,就只是在同样的地方转个不停。

    尽管如此,最后还是……

    「……马上就要结束了呢。」

    她小声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