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7 即使知道这个选择必将招致后悔。
    早晨下起四温之雨【注】的那一天,我度过与前几天截然不同的平静生活。昏昏欲睡的放学后,我打了个哈欠,缓缓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比滨跟前几天一样,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注63:指「三寒四温」一词中,温暖的那四天所下的雨。】

    「我们回家吧!」

    我想到之前离开接待室时的情景,只叹了口气出来。由比滨像一只猫头应,歪头问我「你不走吗?」我立刻明白这是她的贴心之举。

    「……嗯,走吧。」

    为了回应由比滨的关心,我也像猫一样大大地伸懒腰,慢吞吞地起身。

    我们走出学校,前往车站。因为今天早上的雨,我跟由比滨走同一条路回家。由比滨高兴地挥著雨伞,不停地和我说话。

    「啊,然后,之前不是聊到手工蛋糕吗?我跟妈妈说了,她说可以来我家做耶。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反而比我兴奋。该怎么说呢,好难为情喔……」

    「真的很难为情……多亏你的后半句话,我更不好意思去你家……」

    由比滨露出苦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嗯──不过在你家做蛋糕,又会被小町发现。」

    由比滨一看手机画面,瞬间发出「咦」的声音,停下脚步。

    「……舞会好像很不妙。」

    她把手机拿过来给我看。萤幕上显示著LINE的群组,群组名称为侍奉社,成员有「雪之下雪乃」和「色色伊吕波」。虽然很想吐槽,但是一看到最新讯息,那些东西立刻被我拋到脑后。

    「……学校决定停办舞会是怎么回事?不是要继续协商吗?」

    「要不要我用LINE问问看?」

    「……不用。直接问上面的人更快。我打个电话。」

    我到两、三步外的地方,背对由比滨拨电话。等待接通的期间,我瞄了由比滨一眼,她盯著LINE的画面,面色凝重,不时还担心地看过来。

    我心急如焚地听著响铃,接著,平冢老师的叹息自手机传出。

    「舞会怎么了?」

    我不等平冢老师说话便抢先开口。一声长叹过后,她疲惫地说:

    『……之后会好好地跟你解释。我这边也正在处理,等告一段落再……』

    「不,那样会浪费掉多少天啊?到时就无法挽回了。」

    『没什么好挽回的。而且,你有打算帮忙办舞会吗?』

    「呃,没有啦……只是想说万一之后又恢复举办,会很麻烦。」

    『……是吗?我认为不太可能。』

    她的语气十分肯定。我在心中立刻反驳。

    被逼到那个地步还坚持不退让的一色伊吕波,怎么可能这么乾脆就死心?重点是,雪之下雪乃不可能轻易放弃终于说出口的愿望。怎么能让她放弃?

    平冢老师大概是听见我焦躁的呼吸声,低声沉吟,似乎放弃抵抗了。

    『看来是无法不跟你说……没告知你舞会停办的消息,是出于雪之下的要求。这样懂了吧?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还有帮忙舞会的理由吗?』

    听见这句话的瞬间,原本想说的话统统烟消云散,甚至连时间的概念都消失不见。

    平冢老师的呼唤声传入耳中,我才发现自己愣在原地。

    『在电话里维持沉默的话,没人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是你的坏习惯。把话好好地说出来……我等你。』

    她用温柔平静的声音再次叫我回答,我终于理解状况。重点在于理由,理由,理由。

    「理由就是,嗯……我们是同一个社团的。另一方面就是既然都帮忙了,乾脆帮到底。」

    我转动著脑袋,一口气把话讲完,手机的另一端却毫无反应。

    传入耳的只有呼吸声,仅此而已。这点让我很火大。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这种事情怎么说得清楚?正因为是重要的事才不说。必须经过审慎的思考,按部就班,以免出差错……老师你不也一样吗?」

    你自己不是也没提过离职的事?难道这个不重要──我拚命咬紧牙关,以免不小心这么冲口而出。然而,连我都明白自己的话音含有这层意思。

    『……比企谷,抱歉。但我还是会一直等你……所以,请好好说出口。』

    我从来没听过老师用那么悲伤的声音,那么温柔的话语道歉。

    理由早已悉数道尽。我所能想到的,尽是和工作、社团、小町有关的理由。就算改变说法,到头来还是跟这些事物脱不了关系。

    所以,就算我快要对话筒挤出什么话来,最后都只是不断地改变嘴型,构不成字句。

    最后的理由就是我们。因为我们是共依存者──简洁明瞭。受到依赖才能确认自身的存在意义──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说出口。我自己可以轻易接受。只不过,这并非答案。共依存是我们的关系,并非我的心意。可以当作藉口,却不能成为理由。

    我费尽心神,绞尽脑汁,最后心中只剩下牵挂。

    可是,唯有这点我不想说。因为这是最逊的理由。可是,不说的话,这位老师就不会让我向前进。我知道她是藉此让我找理由。

    因此,我按著额头,用沉重的叹息表达不甘愿后,小声地说:

    「……因为我答应过,总有一天要去救她。」

    竟然要用「她拜托过我」这种太过理所当然、不理性也不感性,陈腐至极的老套理由去帮助她,我真的相当难以接受。

    『这样就够了……我会抽出时间。你立刻过来。』

    平冢老师满意地说完后,自行挂断电话。我收起手机,走回不远处的由比滨身边。由比滨用视线问我情况如何。

    「抱歉,让你等这么久……我去找平冢老师。」

    我先跟她道歉,再把接下来的决定告诉她。由比滨听了,眨眨眼睛。

    「啊,这样呀。要去做什么?」

    「先掌握状况再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清楚,也做不了任何事。」

    无可奈何的回答,让由比滨轻笑出来。

    「……是吗。不过有你在的话,感觉一定会有办法。」

    她用力点了点头,给予我肯定。晶莹剔透的水珠,随著她的动作滑落。我瞬间屏住气息。她大概因为我惊讶到当场愣住,也注意到自己眼角的水珠,赶紧用手指拭去。

    「咦?啊,一放下心,眼泪就流出来了。吓我一跳……」

    她呼出一口气,搓搓手指。由于她的语气太过自然,我也抑制住内心的惊讶,问她:

    「吓到的人是我好吗……有没有怎么样?总之先回家吧。」

    「啊,没事没事!女生常常这样啦。」

    她拉出毛衣的袖子,在眼角按几下,然后腼腆一笑,搔搔丸子头。

    「因为先前完全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只要得知一点消息,真的就会放心下来。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她刚才看LINE的时候,表情的确很严肃,脱离紧绷状态、放松下来后,或许真的就会不自觉流泪吧。我盯著由比滨的脸看,她泛起一抹微笑。

    「别大惊小怪。你赶快去吧,我回家也会看LINE,有什么事再通知你。」

    她背好背包,晃晃手机,藉以表示准备回家。

    「嗯,谢啦。那我走了,明天见。你路上小心。」

    「我家离这边超近耶。」

    由比滨对我缓缓挥手,我也缓缓地踏出脚步。

    往前走了几步后,我仍旧放心不下。回头一看,由比滨已经不见踪影。

    我深深吐一口气,全速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