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Interlude
    那几乎是告白了。

    或者称之为情侣吵架或闹分手。

    我是无所谓啦,那不重要。

    可是,被迫在旁边听完这段对话的我跟笨蛋一样。明明我也在场,却有种深深体会到自己简直是个外人的感觉,有点不爽。

    自然会想骂一句恶心。

    真希望他负起责任。

    学长离开后,我又瞪了办公室的门一眼。

    没想到他有办法如此完美无缺乾净俐落地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

    好想立刻追上去跟他抱怨。

    要是有人用那么正经的表情对我讲那种话,我会很伤脑筋。

    那双眼睛难以分辨到底有没有睁开,嘴角总是下垂,开口闭口都是抱怨,只会说些不知道是谎言还是开玩笑的话。我稍微逗一下,他就立刻慌掉,反应却很平淡,又迟钝。

    可是,学长偶尔──超级偶尔──会露出很认真的表情,有够差劲的。

    真的真的,希望他负起责任。

    再说,明明从来就没人要你负责过。

    请不要随便把责任挂在嘴边,像要它当藉口一样。

    我在听你说话的时候一直低著头,知道你没有看我的脸,不如说看不见。可是,请你看一下气氛。学长跟雪乃学姐、结衣学姐虽然都很难搞,我也挺难搞的唷。

    真的,很难搞。

    想到这件事,害我不小心停下好不容易开始工作的手。

    动不动就望向时钟,发著呆思考刚才的事,心里想著「差不多到回家时间了吧──」。

    看了五次时钟,结果只过了两分钟,总共叹了八次气。

    在我第九次叹气时,雪乃学姐从电脑萤幕后面抬起头,按住眼角。她没有戴听说能改善眼睛疲劳的眼镜,只是将它放在桌子旁边,点眼药水做为代替。

    擦掉滑落脸颊的水珠的动作,令我心跳漏了一拍,不小心说出不用讲也没差的话。

    「那个,差不多该走了吧?」

    雪乃学姐依然按著眼角,微微歪头看向我。表情比平常更妩媚,我有点害怕。

    「……也对。我再待一下,你可以先回去。」

    「是,吗……」

    我看著雪乃学姐以「微笑」形容再适合不过的平静表情,话讲得有点吞吞吐吐。她这么温柔,反而害我不好意思回去。我瘪起嘴巴,思考该怎么办。雪乃学姐一副已经确定我要回去的态度,接著说:

    「还有,明天就可以请学生会的人来了。」

    「咦?喔,喔……不会太快吗?今天才刚定好方针耶?」

    「具体方案我今天会写好。而且要办舞会的话,早点开始准备比较好吧?」

    她讲得理所当然,面露不解,我瞬间呆住。

    「……雪乃学姐很肯定呢。」

    「嗯。」

    她的回应没有变。可是,我的脸色大概很不安。雪乃学姐看了,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

    「那个……」

    话讲到一半,正准备继续说……最后决定放弃。

    这大概,不是该由我说出口的。

    雪乃学姐歪头问我「什么事?」等待我讲完。但是,有资格说出这句话的人大概不是我,所以我微笑著说:

    「……请不要太勉强自己。」

    「谢谢。我没问题的。」

    讲完这句话,她又开始敲键盘。白皙脸庞被萤幕照亮,美丽得令人悲伤,感觉真的会像雪一样消失。

    「这就是最后了……这样就能好好做个了结。」

    不像在对我说的呢喃,跟刚才听见的用微弱声音说出的话语很像,我低下头。

    急忙整理好外套和书包,赶著离开。再继续跟变得更温柔的雪乃学姐讲下去,可能会不小心讲出多余的话。

    可是,乖乖说出来会让我觉得有点不甘心,又不公平。

    「……那,我先走啰。啊!门就麻烦学姐锁了。」

    「嗯。辛苦了。」

    我开朗地说,雪乃学姐回以微笑。然后又盯著萤幕,喀哒喀哒敲起键盘。

    这副模样显得比之前都还要有精神,干劲十足,甚至有点愉快。

    但是。

    走出学生会办公室时,回头看见的雪乃学姐。

    看起来像在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