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5 不知何时,片尾开始播放。
    材木座做出超帅气宣言的隔天,约定之时终于来临。

    放学后,我望向教室后方的窗边。待在那里的一样是以三浦为中心的团体,由比滨当然也在其中。

    我深深吐出一口气,做好觉悟,从座位上站起来。结果可能太用力了,拉椅子时发出比想像中更大的声音。由比滨听见声音,往我这边看。不如说,留在教室的人全都在看我。

    我因为太羞耻,不仅想走到窗边,还想撞破玻璃跳下去,跃向后方那片无垠的天空、深邃的湛蓝【注21:恶搞自《碧蓝之海》】。岂止是碧蓝之海,中庭差点被我染成一片红海……

    然而,这个大糗似乎没有白出,由比滨「嘿咻」背起书包,对三浦他们挥手,小碎步走过来。

    「要走了吗?」

    「嗯……」

    太好了!由比滨主动跟我说话……不过这样也好害羞喔!八幡是害羞又任性的十七岁!我快步离开教室,彷佛要摆脱教室里十之八九聚集在我身上的目光。由比滨踩著室内鞋,跟企鹅一样啪哒啪哒地从后面跟上。

    我走在半步前面的地方,来到跟昨天一样的分歧点。往右是楼梯,往左是特别大楼。由比滨戳了一下我的背。

    「今天要做什么?」

    「啊──材木座有联络我……」

    我拿出手机,确认他指定的地点。

    由比滨也在原地跳来跳去,头东歪西歪,叫我给她看。喂,很碍事耶好可爱真碍眼不要跳别乱动烦死了。现在就给你看等一下啦……我默默递出手机。

    「看。他说跟其他人约在这里集合。」

    「哦──」

    由比滨从我肩膀上面探出头看手机,眨了两、三下眼,然后歪过头,纳闷地看著我。

    「……中二会叫谁来呀?」

    面对她的疑问,我望向窗外的远方。窗外的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我在这片苍穹中看见材木座竖起大拇指的幻影,露出与之相衬的苦笑。

    「相信他吧……」

    「呃,带著这种表情讲这种话,好没说服力……」

    由比滨不安的呢喃,在走廊上回荡。

    ╳  ╳  ╳

    不久后,我们来到材木座指定的特别大楼。

    不是侍奉社所在的四楼,而是下面两层的二楼。材木座直挺挺地站在二楼一角,看见我们,对我们挥手。

    「喔喔,这边。」

    我们照他所说,来到某间教室前。

    「这里是……」

    由比滨张大嘴巴,看著那间教室。我也一样错愕,猛然想起。

    ……我来过这里。记得是游……游戏……游戏人间研究会,简称「游研」。尽管记忆有些模糊,我记得在这里跟游戏三人娘一起玩过大富翁。【注22:恶搞自《游戏3人娘》,游戏人间研究会为三位女主角成立的社团。】

    「有事相求。」

    材木座随便敲完门,没等人家回应就走进那间空教室。错愕的我们也急忙跟进去。

    门后是堆积成山的纸箱、书、盒子。如墙壁似地耸立于此,盖出一座迷宫。类似的场景大概是爱书狂的书斋和街上的玩具店加在一起的感觉。

    「这里是游戏社……没错吧?」

    由比滨拉拉我的袖子问。托她的福,我想起来了。没错没错,游戏社。确实有这个社团存在。

    材木座在我思考的期间走到里面,消失在书和纸箱堆得最高的地方。

    我跟著绕过去,看见两张并在一起的长桌,以及两位男学生。

    看到我们,两人推了下眼镜。

    「你好……」

    「……好久不见。」

    我看过那两副有点时髦的眼镜……却想不起他们的名字。材木座雀跃地摆好折叠椅,在桌上摆好茶和点心。他把我跟由比滨的椅子朝向两位游戏社员,自己则站到游戏社那边。

    「谢、谢谢……」

    由比滨一道谢,游戏社和材木座就说「请坐」,声音在嘴巴里糊成一团。她拘谨地慢慢坐下,我也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材木座,你说的人手……是这个吗?」

    「唔嗯!这两位是秦野氏与相模氏!」

    材木座用下巴往前方一指,带著干劲十足、全神贯注的笑容帮我介绍,不知道在高兴什么。你们什么时候感情变这么好……是因为游戏中心吗?算了,我对材木座的交友关系毫无兴趣,那不重要。问题是相模跟秦野哪个是哪个啊……我盯著他们,依然无法判断。

    「糟糕,剑豪先生说的是真的。」

    「不会吧我还以为绝不可能……」

    疑似秦野的家伙,在对疑似相模的家伙讲悄悄话。

    从他们的对话内容推测,两人已经从材木座口中得知事情经过。那就省事多了。

    「……就是这样,我要你们帮忙制定与舞会对抗,又能保证那个舞会能顺利举办的假舞会企划。」

    我把手肘放到桌上,身体微微前倾,展现出很有干劲的样子,彷佛在说「现在开始一起加油吧!」。两位游戏社员冷冷看著我。

    「这个人是白痴吧。」

    「为了这点小事大费周章……脑袋有问题吗……」

    秦野当场傻眼,相模对我表示怜悯。材木座打从心底感到愉悦,甚至得意地挺起胸膛。

    「对吧?就是这样!这正是比企谷八幡!不知为何要用莫名其妙的方法,实在了不得,蠢货,傻子,愚民!噗呵呵。」

    可恶……超不爽的……真想踹翻椅子转身就走。可是由比滨不停扯我的外套下襬,导致我想走也走不了。

    「要认真拜托人家啦……」

    我对这种像在安抚小孩的语气相当没辙。不过,确实是我要麻烦人家帮忙,所以得尽到礼节,乖乖拜托他们。我叹了口气,将不满与烦躁感拋到脑后,直接低头。

    「我知道这样讲很难听,但我需要你们当免钱又能尽情使唤的劳力。就想成当奥运志工,放弃抵抗来帮忙吧。」【注23:日本文部科学省与体育厅对全国大学、高等专门学校发出通知,要求校方配合奥运调整上课、考试时间,以方便学生担任志工,此举遭到强烈批评。】

    「真的很难听……」

    「政客都懂得多少包装一下……」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我太坦率,秦野跟相模都微微后仰,感到无言。由比滨一副「啊──这样不行啦」的模样,著急地挥手帮忙打圆场。

    「对、对不起!自闭男就是这样!他有点……」

    这番话虽然没有打圆场的效果,他们大概也不至于对由比滨太恶劣,所以露出暧昧不明的假笑。

    接著立刻召开眼镜会议。坐在正中间的眼镜之一,悄声询问隔壁的眼镜:

    「……怎么办?」

    「唔,我个人是反对的。」

    不知为何,坐在另一侧的材木座回答了。呃,原来你反对吗……真正被询问的眼镜有气无力地举手。

    「那个,说起来,我并不想办舞会啊……」

    听他这么说,另外两副眼镜也点头附和。

    嗯,我懂。我懂你们的心情。我很想这么说,可惜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退让。

    材木座,那个材木座,那个社交能力比我还低的材木座,特地找来年纪比较小还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万万不可斩断如此脆弱的缘分。为了报答材木座高贵的牺牲,得设法说服这两个人……否则太对不起在九泉之下哭泣的材木座。希望那家伙至少睡得安详。

    看来得认真起来,诚心诚意说服他们。

    我咳了两声吸引注意力,语气异常庄重,却压低音量,彷佛在说秘密似地开口。

    「……这件事别告诉其他人。其实,学校要我们自律。」

    或许是因为这个消息太出乎意料,三副眼镜交头接耳起来。搞不懂为何连材木座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昨天不是跟你说明过了?

    算了。在说明的时候,顺便加油添醋一番吧。

    「反过来说,只是自律而已。舞会可能会强行举办……不如说,十之八九会。到时可能会变得像之前的彩排场一样。」

    「呃,就说了,不参加不就行了……」

    相模或秦野仍试图反驳,我点头表示跟他们有同感,再举手叫他们等一下。

    「不过,且慢。你们想一下。不参加这场舞会代表……成人式跟同学会八成也会不好意思参加。」

    没出席毕业典礼后的聚会跟成人式的人,三十岁的同学会参加率为〇(根据个人调查)。此外,如果这种时候鼓起无谓的勇气参加,通常有一半左右的人已经结婚,甚至还有已经上小学的小孩。再回头看看自己,可能导致心灵严重受创(根据我家老爸调查)。参加费大多是五千日圆左右,用画著樋口一叶的钞票付帐最省事(青梅竹马调查)【注24:为樋口一叶的著作,原文Takekurabe与「调查(Shirabe)」最后几个音相同】。

    然而,他们的反应还是没变。

    「我不会去,所以无所谓……」

    「我也有过这么想的时期。」

    我立刻反驳意料中的回应,望向远方。

    「想像一下……」

    然后像约翰蓝侬般开始诉说。

    「成人式当天的早上……多年没和爸爸一起出门的你,穿著前几天跟他出门购物时,一起买的求职用崭新西装……」

    「怎么突然开始讲故事……」

    由比滨在旁边无奈地叹气,我伸手叫她别吵,继续讲下去。还加上轻轻抚摸外套领口的小动作,在声音中投入感情。

    「然后,妈妈猜你会去跟大家一起喝酒,塞了张一万元钞票给你。父母都为儿子的成长感动得热泪盈眶,特地到门口送你出去……」

    我感性地说,最后露出慈祥的老妈微笑,轻轻挥手。材木座他们露出难受的表情。

    「呜,我已经听不下去……」

    不愧是青春期材木座。这辈子只让母亲为他哭过的稀世花花公子低头闭上嘴巴,大概是出于罪恶感。相模及秦野也没再说话,或许是想到自己的父母。

    正因如此,我也讲得越来越投入,乘胜追击。

    「一个小时后,你握著皱巴巴的万元钞票,来到游乐中心,把钱花得精光,在网咖拚命吃冰淇淋,觉得胃冷就喝味噌汤,打发时间。晚上偷偷回家时,家里明明没开灯,妈妈却特地起来,问你玩得开不开心,你支支吾吾地回答『还、还可以啦……』。妈妈听了,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水说『义辉也已经长大了呢……』」

    「我?是我吗!原来是在说我?」

    「剑豪先生,很不好受吧……」

    相模跟秦野拍拍材木座的肩膀安慰他。

    我无视他们,夸张地说: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们该学习度过这关的智慧。这场舞会可说是最佳的训练场。」

    「喔喔!」

    我如此断言,三名男性感叹出声。我扬起嘴角接著说:

    「不过,太高级太热闹的舞会难度太高。所以这次要尽量正常点……对自己来说稍微舒适点的温和舞会累积经验。」

    讲完后,三名眼镜男额头靠在一起,召开眼镜会议。

    「好像有道理。」

    「提到父母我也受不了。」

    「实际上,那个人感觉就会成功。」

    「对啊。我就是看不爽这一点。他明明不是那种人──」

    「喂,剑豪先生,你的脸靠太近了,我受不了。」

    「靠那么近这画面我看不下去。」

    「所以,要怎么办?」

    「是啊……」

    由比滨冷冷看著他们密谈,表情明显流露出疲惫。真对不起她……

    不久后,眼镜高峰会议逐渐得出结论,三个人都认真思考起来。考虑到他们刚开始都直接否定,我的说服算奏效了。

    「虽然称不上回报,我答应明年以后,会办采纳你们的意见、你们也能接受的舞会。我会努力做到这一步。所以,请你们协助我。」

    最后再推一把,尽管是称不上利益的利益,让他们感觉到自己也会有好处,低头拜托。

    一阵沉默过后,其中一人客气地询问。

    「那个,方便问一下吗?明年的意思是,学长你们毕业那年对吧?」

    「嗯。所以正确地说,是明年以后。」

    我抬起头,游戏社的成员之一──从眼镜形状来看,是相模吧──相模露出闹别扭的表情,叹著气说:

    「……那我答应。」

    「喂喂,你认真的吗?」

    听见相模的答覆,材木座和秦野纷纷惊呼。相模愁眉苦脸地回答:

    「唉,该说是想先避免家人丢人现眼吧……」

    「喔?」

    这个理由来得意外,我也感到疑惑,等待他说明。相模用哀怨至极的语气喃喃说道:

    「我的姐姐在这种时候绝对会跳出来抢锋头。明年也可能发生这种事……既然这样,我乾脆先插一脚,让她没机会出手。」

    「哦……」

    我一边听,一边仔细观察相模的脸,才猛然惊觉。经他这么一说,确实长得几分相似。由比滨也在旁边轻轻「啊」了一声。

    「啊,相模,是那个人的弟弟吗?」

    我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相模皱起眉头,露出不悦的表情。这样更像了耶。嗯──好吧,姐姐那副德行确实挺哀伤的。嗯嗯,我懂我懂。

    「丢人现眼的家人吗?我明白。明年我妹也要进来就读,一想到我这个哥哥会不会丢人现眼,害妹妹蒙羞,就惭愧到不行。一想到温柔的妹妹小小的胸部会不会心痛,就痛苦到不行……」

    「你担心的是这个啊……」

    我讲得热泪盈眶,由比滨无奈地垂下肩膀。

    不过,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都是国中生时,在校内也表现得跟外人一样!明明头上都有呆毛!

    然而,相模南在意想不到之时派上用场。要是没有那家伙,她的弟弟大概不会帮忙。我很感谢,在遇到你之前所经历过的一切事情【注25:漫画《猎人》中尼特罗的台词】!

    至于另一个眼镜……我望向终于有办法分辨的秦野,秦野摘下眼镜擦拭。

    「老实说,我根本无所谓……不过,我也不想在毕业时出糗,或是其他人用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同情我……所以我答应帮忙。」

    「真的假的?」

    我有点高兴。秦野却眯起眼睛,怀疑地看著我。

    「可是,真的有办法办成我们也能接受的舞会吗?」

    这个秦野,刚才说的话及眼神都腐烂掉了,感觉还不错,有前途。我莫名佩服起他,稍微摆出学长架子。

    「嗯,没问题。反正舞会八成会人手不足。明年你们也去当工作人员,自己筹办就好。就是所谓的DIY。关于这点,我去跟一色下跪,舔她的鞋子,看看能不能谈。」

    「下跪……连我都对你感到恐惧。」

    「舔鞋子比较可怕好吗!不如说不必做到这个地步,伊吕波也愿意听你说啦……」

    我信心十足地说,结果吓到材木座。由比滨则已经习惯了,被我吓到后立刻冷静地将话题拉回来。可是,秦野和相模依然处于惊恐状态……本以为是因为我,他们惊恐的却是其他部分。

    「一色……」

    「伊吕波……」

    两人喃喃自语,突然望向对方,接著又突然望向我。

    「呃,是那个一色伊吕波吗?」

    「还有其他一色伊吕波吗?我不知道啦。」

    我认识的一色伊吕波只有那个学生会长、足球社经理、全世界最爱卖萌的学妹。我不认为这所学校有跟她同名同姓同波的人。

    「烂透了……那女人超可怕……」

    「她不是有夜间游泳池年票的臭婊子吗……男友是IT企业社长脑袋只想著在IG晒照的名牌中毒者兼玩咖女王对吧?」

    秦野抱头呻吟,相模无助地看著我。讨厌,伊吕波真是的,同学都对你抱持什么样的印象啦?我完全同意。连由比滨都露出苦笑。不过,我好歹是她的学长,为了学妹的名声,还是得予以纠正。

    「没有啦,虽然大致符合,这部分的传闻全是假的。那家伙个性大家都知道,但她人还是不错喔。」

    可惜我的说服毫无意义,相模跟秦野颤抖不已。

    「但她都用看垃圾的眼神看我们……」

    「不对,她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被当成不存在的人……」

    「太可怕了……是小鬼,有小鬼……」【注26:《天空之城》中波姆爷爷的台词。】

    不知为何,连材木座都在发抖,像在说梦话般喃喃自语。不对,那是小恶魔。

    「……那就更应该去做了。你们只是不知道她的优点啦。」

    我耸著肩膀说,由比滨也点点头,然后对我微笑,彷佛在说「你快告诉他们」。因此,我的嘴角也浮现淡淡笑意,挺起胸膛,提高音量,大声说出我所知道的她──一色伊吕波的优点吧。

    同时,我也在心中祈祷,希望多少解除他们的误解。

    「……那些又渣又废的部分,相处久了会上瘾,反而很可爱喔。」

    「高手……」

    「有道理。」

    「可以理解。」

    眼镜社的三位成员纷纷表示赞赏,开启新一扇真理之门的同志互相击掌。彷佛在乾杯祝贺,将心意寄托在坚固的羁绊上,希望你得到幸福【注27:日文歌〈乾杯〉的歌词】。

    这时,背脊突然窜上一股寒意。

    「你真的很宠伊吕波呢。」

    「咦?」

    呆毛妖怪雷达竖起,我怕得不敢看旁边。

    ╳  ╳  ╳

    经过一番波折,我成功拉拢两位游戏社员。

    虽然不知道能对他们抱有多大的期待,有免费的劳力可用,已经是相当大的帮助。不论有能无能,只要让他们工作到吐血,肯定能成为强大的战力。

    问题在于之后的部分。

    必须先提出另一个方案,引发争论。

    因此,我们也开始制定企划,与雪之下他们的舞会对抗。

    「那么,现在开始企划会议。嗯……我们的主旨是,比之前的舞会更铺张,更高调……」

    在沉闷的气氛中,没有人接著我说话,只有由比滨空虚的拍手声,而且过没多久就消失了。

    我发号施令,自己却毫无头绪,如同在五里雾中摸索。毕竟除了由比滨,在场的人都对舞会没兴趣。

    「总之……有人有想做的事吗?」

    我心想「八成没有吧……」姑且问问看,不出所料,没人举手……不对,有位比滨同学高高举起手。

    「我!我!我──」

    「……由比滨同学,请说。」

    「我觉得摆摊很不错!」

    「嗯,对啊。」

    我没有反驳也没有否定,将她的意见写在白板上。内心的玉绳大前辈在对我说「你知道吗?所谓的Brainstorming是……」。

    「有没有其他……」

    「我我我!」

    在我开口的同时举手的,当然是由比滨。

    「…………由比滨同学,请说。」

    「烟火!我喜欢看也喜欢放!」

    「好。」

    我专注在附和由比滨上,写下她的高见。内心的折本在吶喊「我觉得可以!」。

    「还有……」

    「我!」

    「……由比滨。」

    「还有营火!很有回忆的感觉!」

    「……你是在发表暑假的回忆吗?好吧,是可以啦。」

    我姑且将她的建议写到白板上,总觉得越来越像小学生的绘图日记。我眯眼投以她冷冷的视线,由比滨梳著丸子头,别开目光,支支吾吾地辩解:

    「……可是,说到开心或喜欢的事,就会想到这些嘛。」

    看见她羞红了脸,连我都觉得难为情。问我在害羞什么?几位男生都用快吐出砂糖的表情看过来,我真的受不了。

    我用力咳一下,继续主持会议。

    「那其他有意见的人,秦野。」

    「我没意见,而且我本来就不想办舞会……再说,我为什么要被迫看这种闹剧啊可恶。」

    秦野咂舌碎碎念,后半段我听不见喔。给我用丹田发声,知不知道!

    「相模弟,简单说就是你姐会喜欢的那种。」

    「我不想去思考……」

    相模弟大概是听见不想听的名字,立刻死了心地垂下头。嗯,我慢慢学会区分了。嘴巴毒态度差劲的是秦野,姐姐差劲的是相模。

    那么剩下的是……我望向材木座,他摆出源堂姿势,郑重地低声说道:

    「角色扮演……可行。」

    「啊,像万圣节那样?感觉不错耶!」

    「呵。」

    由比滨开心地回应,材木座发出满溢悲哀之情的苦笑。嗯──材木座跟由比滨对角色扮演的印象大概不一样。反正,这个意见并不差。写一下好了。

    然而,看著白板上的纪录,有种没打到点的感觉。

    「……都没有特别吸引人耶。」

    由比滨提了好几个意见,再加上之前笔记里的「唱歌」、「表演」、「致词」,统统欠缺决定性,让人产生「那样真的算舞会吗」的疑惑。

    我独自歪头思考,后方传来秦野与相模参杂冷笑的交谈声。

    「只顾著反击之前的舞会企划有什么意义?」

    「该去想想那些谁都不去做的事,为什么没人去做。」

    「你们的意见未免太中肯……」

    没错,我想起来了。这两个家伙是有点会耍嘴皮子的啰嗦宅男。我自己也隐约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能「唔唔唔……」无法反驳。

    我把白板翻到另一面,恢复全白状态,转换心情,抱著胳膊准备重新思考。

    「那个──」

    我回过头,由比滨战战兢兢地举著手。

    「请说,由比滨同学。」

    「说实话,我觉得我们对舞会不怎么了解,没办法想出比小雪乃他们更厉害的主意。」

    「……嗯,确实。」

    「所以呀,要不要办更大的活动?不只我们学校,大家都来一起『哇──』的大玩特玩!」

    由比滨大大张开双臂,配合「哇──」的欢呼声上下摆动。

    「……原来如此。」

    我跟由比滨都知道学校能动员的极限──也就是容量。要在这个状态下想出高中生有能力执行的舞会极为困难。知识及常识是很麻烦的东西,一旦理解,思考范围就会被局限。所以我们想到的内容,不外乎都是文化祭、圣诞节、万圣节、暑假的回忆的延伸。再说,雪之下他们的旧企划已经包含一堆要素。若要办得比他们更豪华,想必会完全变成荒诞无稽的主意。

    「……换个方向思考好了。」

    烦恼、迷惘、困扰之时,便该先回归起点。

    以这次的案例来说,就是回到「当初为何制定这个计画」的著眼点。跟雪之下对立也是理由之一,但那并非目的。

    目的是举办舞会,排除障碍。

    也就是说,敌人是家长。

    我在白板上写下「对抗家长」,用指背轻敲。

    「就是这个。我们的课题是,如何巧妙地让部分家长发现我们的计画,并且巧妙地被他们阻止。」

    这样的话,把目标改成轻松扩大规模的办法,原本的舞会企划则不做太多更动。最简单的方式,果然是靠人数吧。像由比滨说的那样,把其他学校扯进来就不错。

    我想了一下,在白板写下「千叶海滨区域小中高联合舞会」。材木座沉吟著歪过头。

    「这种事有可能办到吗?」

    「不可能。」

    「咦……」

    我一秒回答,材木座发出困惑的声音。我摇摇手指,「哼哼」笑道:

    「办不办得到不是问题。让对方觉得我们可能做出这种事才是重点。」

    这个企划不能太过荒诞无稽。关键在于在哪个部分让人产生实感。

    因此必须把真实──或者说疑似真实的事实混进去。

    「总而言之,去跟附近的学校『商量』。创造既定事实,放出情报,引起家长的警戒。」

    能否实现无关紧要。先去「商量」、「确认」,避免给出正式的承诺,同时营造出真的要动手去做的感觉。跟动画企划一样。有人提出不代表一定会做。也有宣布要动画化,却迟迟不动工的动画!动画业界诚可谓修罗之地。

    「我之后去问问小町,还有……」

    说到这里,我突然发现再也没有其他门路……我抱著胳膊思考,由比滨挥手提议:

    「海滨综合呢?之前也一起办过活动,或许比较好商量。」

    「跟他们沟通倒是挺难的……不过,有实际成果能增加可信度。」

    要和海滨综合的学生会长玉绳进行建设性的对话非常困难,但这次并不是真的要办舞会。只要存在「我们谈过好几次」的事实,装个样子即可。考虑到这一点,玉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最佳人选。毕竟他最擅长内容空洞,只有表面看来煞有其事的会议。

    「……其他要怎么办?各自去跟自己的国中谈谈看吗?」

    「哇……不要啦……」

    相模明显很不甘愿,秦野毫不掩饰厌恶的表情。至于材木座,他决定装死到底。嗯──我懂大家的心情!所以,决定不去。

    「这部分不必真的去。跟海滨综合一所学校商量就够。其他学校就借个名字用吧。」

    「借名字,你又要这样……」

    由比滨的视线严肃起来。被她这么一看,我苦笑著改口。

    「是我的说法不对……其他学校列为交涉的口袋名单。让家长误会继续放著不管,我们真的可能去交涉就好。」

    假舞会的目标是让家长视为问题,得到重新审视舞会正当性的机会。到时候只要我们弃子班营造出不受控制的印象,对方自然只能消极支持可控制的雪之下他们的方案。

    说著,相模弟的表情不知不觉严肃起来。

    「放出情报的手段……果然是网路吗?」

    「大概吧,网路的CP值最高。」

    实际上,舞会惹来批评也是起因于社群网站。反过来说,这也证明那些人会看网路上的资讯。假舞会不需要对其他学生广为宣传,只要巧妙地让部分啰嗦的家长发现即可。所以,宣传所需的劳力反而比真舞会来得少。可是,也需要视情况思考其他刻意泄漏消息给家长的办法……不管怎样,之后再想应该就行了。

    目前得先搞定基本事项。

    「先创个社群网站的帐号和官网吧……还有团体名称。」

    我在白板写上「募集名称中♡」。

    为什么要加爱心……由比滨跟游戏社都为之哗然。呃,就是想加……只有材木座一点都不在意,纳闷地摸著下巴。

    「呣,『某某制作委员会』之类的?」

    「嗯,就那种感觉。毕竟我们不能也以学生会的名义做事。看要想个很威的名字,还是跟类似学生会的组织借招牌寄生……」

    让这个假舞会增加真实性的最快方式,是得到可信组织的保证。既然不能以学生会的身分行动,我想找个足以与之匹敌,方便虚张声势的组织当主干事或赞助团体。

    「学生会以外……啊,社长会之类的。」

    由比滨拍了一下手,秦野讶异地看著她。

    「那个,社长会有什么权限吗?」

    「咦?呃,我不知道……不过,听起来很了不起。」

    「……是啊。」

    由比滨当场愣住,然后天真无邪地随口回答,秦野嘴角抽搐,但没有反驳她,默默退场。看著这一幕,我心想「真不愧是由比滨──」自己在一旁整理思绪。

    「社长会不满意目前的舞会。所以,他们想独自举办各社团的毕业生欢送会……规模一大起来,就会变得跟舞会一样。」

    「喔──原来他们在考虑这种事呀。」

    由比滨伸手拿茶点,感叹道。我轻描淡写地回答:

    「不,我不知道。」

    「啊?」

    由比滨一脸「你在说什么啊」的态度张大嘴巴。另一方面,似乎也有人明白我的用意。

    「啊──这就是你说的真实性吗?好会说谎啊……」

    「当成动机应该没问题,毕竟说得通。」

    秦野跟相模在惊恐之余,也不知该如何评论,窃窃私语「这人是白痴吧」,「他的道德观是不是有问题」。材木座在旁边点头附和「正是……」。

    「重点在于如何提升我们的可信度。我会用其他理由去跟社长会谈,不成问题。」

    社长会是以社团互助、管理各社团为目的……我不确定啦,名字给人的感觉是这样。如果以社长会为主体,能增加我们办舞会的可信度,那就足够了。

    我将全是鬼扯蛋的内容写到白板上,鼓励自己「要努力谈妥这些事喔!」

    「好,看起来可行。社长会的老大是谁?」

    我转头询问,由比滨马上回答:

    「隼人同学。」

    「是吗……明天,我去跟他说说看。」

    我大概有猜到……不如说,以前好像有听说过。可是,不得不跟叶山交涉,害我干劲直线下降。叶山啊……能不能搞个政变,让户冢变成会长……

    「那个,企划主旨我明白了,但内容太空洞,会不会到最后根本没办法提出?」

    在我心情沉重时,秦野又补了一刀。好哀伤。然而,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内容嘛,我会试著掰出有模有样的东西。总之,可以请你们帮忙做官网,申请社群网站的帐号吗?要时髦一点。」

    「唔嗯,社群网站交给我吧!看我去推特和IG上复制一堆没营养的东西!」

    材木座立刻有反应,嘴里念著「复制贴上复制贴上」。秦野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

    「啧,这人马上抢了轻松的工作。」

    「好吧,要做网页是可以……麻烦给我一些时间调查。」

    相模打开平板电脑,开始跟秦野商量。

    「……你说要做网页,HTML吗?」

    「用Builder选个版型就行了吧。」

    「找个免费软体用吧。」

    「比起那个,网域和伺服器怎么办?」

    「不知道。先去Google一下。」

    糟糕,这两个人好像比我想像的优秀……遇到问题时,知道先自己查资料,这一点相当优秀。不愧是阿宅,很懂嘛。秦野的著眼点不错,相模弟也和姐姐不一样,相当认真。这就是所谓的负面教材吗?真令人感慨。呃,我不是在说材木座没用。他很努力的样子,我对他只有感谢,可是……看著材木座,我突然想到。

    「对了。材木座,你有数位单眼相机吗?」

    「唔嗯。我觉得有台单眼很帅,就买了。」

    我懂。觉得兴趣是摄影的人很酷,基于憧憬买了相机,结果根本没在用,都拿手机拍照!

    「明天带过来。做网站素材时,最好准备好一点的相机。」

    「行。还能借你当时一起买下的入门书。几乎全新喔。」

    这个我也懂。买了那种入门类的书,却绝对不会翻开……

    算了,既然要拍照,就参考看看吧。我拍拍材木座的肩膀。

    三人都分配到工作,在我思考自己要做什么时,由比滨戳戳我的肩膀。

    「我呢?」

    「你是……艺术总监。」

    「听起来好酷!」

    看她这么开心,我也忍不住笑出来。

    「嗯,用你那优秀的感性帮忙监督一下,让网站变成闪亮亮轻飘飘软绵绵感觉很低能的风格。」

    「怎么这样说人家!」

    由比滨不高兴地大喊一声,闹了一会儿脾气后,大概是气消了吧,歪过头问:

    「那你呢?」

    「我负责企划书和网站设计的原案。预计先找资料搞定提案用的企划书。」

    我迅速整理好东西。游戏社办可以做为工作场所,但这里没有供我自由使用的电脑,查资料也不太方便。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旁边的由比滨也跟著准备离开。你为什么要走……我对她投以疑惑的眼神,由比滨「嘿咻」一声背起背包,得意地微笑。

    「要想企划和设计的话,艺术总监也得在场。不是吗?」

    「……是啊。」

    我也扬起嘴角点头,环顾室内。材木座在努力收集社群网站上的情报,相模及秦野热烈讨论著工作方针。嗯,交给他们应该不会有问题。

    「……那,之后就麻烦了。」

    「辛苦啰!明天见!」

    我有点不好意思先离开,小声道别,与由比滨一同离开社办。

    来到走廊上后,由比滨问我:

    「要去哪里工作?」

    「设备齐全的地方……网咖吧。」

    「能看DVD吗?」

    「嗯。只要借到机器,连蓝光都能看。还有冰淇淋吃到饱。」

    「这样呀。那走吧!」

    由比滨啪哒啪哒加快脚步,我也快步跟上。

    ╳  ╳  ╳

    我们离开学校后,先来到站前的影音出租店。我在动画区闲逛时,由比滨快速借好要看的影片,带去网咖观看。到这边为止都还挺顺利的。

    之后却在意想不到之处受到了阻碍。

    「……座位,要选哪一种?」

    「呃,嗯……这、这个嘛……」

    这段对话在柜台前重复了三次左右。柜台店员始终笑咪咪的,然而过了两分钟,店员的笑容开始冻结。

    「我要工作,所以可以调椅背的躺椅比较好……」

    我指著座位的说明书,委婉表示。由比滨也点头赞成。

    「也是。不过要写企划书、想设计的话,不觉得边看电影边写更方便?」

    由比滨选的双人座照片,除了电脑还有电视。能边看影片边工作,说方便是挺方便的。

    「可是电脑没装Office的话,工作起来不方便……」

    做文件类工作时,文书处理软体是不可或缺的。简单的文字编辑器不是不能用,但如果要写企划书,有Word、PowerPoint之类的当然更好。我告诉由比滨,她垂下肩膀。

    「是喔──」

    我偷偷松了口气。这时,一直默默看著我们的店员微笑著说:

    「也有附Office的双人座喔。」

    由比滨也笑著跟事到如今才来个神应对的店员道谢。

    「啊,这样呀!谢谢……店员说有。」

    她问我「怎么样?」好,将军。我认输。

    「那、那,就这个双人平躺的……」

    我用颤抖著的手指,指向双人平躺座。

    店员露出不输给暖气的温暖笑容,俐落地快速处理好,带我们入座。眼神同样温暖,害我怪难为情的,外套底下的身体不停冒汗。

    我并不讨厌双人座。可是,与其说害羞或不知所措,我对于在狭窄的空间中如何自处毫无信心,为此感到困惑罢了。

    进入实际约一坪大小的空间后,我依然处于困惑状态,拿著饮料吧的玻璃杯,不晓得要坐哪里。

    「我也查了一些有舞会风的东西──」

    先就座的由比滨准备好借来的DVD,按下播放键。我则尽量待在角落,打开电脑,喀哒喀哒地开始工作。一面写企划书,一面用眼角余光看由比滨放的影片,看到在意的部分或感觉可以用的地方就记下来。

    播放到舞会场景时,由比滨拍拍我的肩膀。

    「我们学校没有这种舞厅之类的建筑物吧?啊,不过刚才看的是外面的舞会。」

    「舞会应该没限制要在哪里办。不如说,既然有好几所学校都要参加,不挑在其中的学校举办比较可行。」

    我记下脑中的想法。由比滨频频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在佩服我。

    「原来如此──啊,例如得士尼乐园!」

    「预算上不现实。」

    「知道啦……我只是说说看。」

    她噘著嘴别过头,捧著热可可喝。总觉得那个模样有点可爱,我停下敲键盘的手,轻笑出声。

    「不过,得士尼确实有千叶味。」

    「我倒觉得普遍会觉得有东京味。」

    「那是千叶的东西。」

    「你真坚持!」

    由比滨掩著嘴角笑出来。

    由于这里是网咖,我们的交谈声比平常小。尽管谈论的话题皆为公事,听起来却有点像枕边细语。被隔离出的昏暗空间,使彼此的身影比平常更加清晰。

    由比滨把卷成一团的毯子抱在腿上,代替抱枕使用。

    「嗯──那三日月龙宫城饭店!」

    「超有千叶味,但没什么舞会味。」

    「不会啦。以前我跟家人一起去过……」

    她拿起手机,用手指滑来滑去,大概在找照片。不久后好像找到了,「嘿咻」一声往这边挪过来。

    「看!」

    由比滨秀出的手机画面上,是她穿著T恤,在脸颊旁边比V字的自拍照。背景是黑夜中被雷射灯及霓虹灯照亮的游泳池。还有──可惜有点被切到──穿著泳装,在躺椅上休息的由比滨妈妈。比滨马麻好年轻……基因的力量真厉害。

    啊,不对,重点应该是游泳池,不是那里。宛如演唱会的超华丽闪亮泳池才是关键。我重新观察背景的泳池。

    「这个游泳池是怎样,好淫秽……根本是夜间游泳池……是在开趴喔……」

    「才……才不淫秽!你看!」

    由比滨红著脸,用卷起来的毯子拍打我的腿,然后迅速关闭照片,搜寻龙宫城的官网给我看。

    确实,官方网站看起来挺健全的。我首先产生的感想是「很漂亮」、「很好看」。

    「以预算来说,比刚才的现实多了……这种活动,在夏天以外的季节也会办吗?」

    「嗯──大概。」

    由比滨点头,直接让我看萤幕。上面写著「全年无休」等等的字样,好厉害喔龙宫城……超想去的。

    「可惜有点远。我想拍个照片,近一点比较好。」

    我灵光一闪,打开写到一半的企划书。考虑到网站设计,最好放一张让人印象深刻的图片。不过,挑选地点那些的太花时间,我才把这件事延后处理。

    由比滨也沉吟思考,声音中却混进了哈欠。

    「照片啊……啊,海呢?」

    「海?哪边的?」

    「学校附近的那个,就在旁边。」

    「那是东京湾耶……」

    连千叶湾都不是……度假胜地或工厂夜景也就算了,冬天的海通常不太上相。

    然而,由比滨似乎不这么想。她生气地用肩膀撞我的肩膀,彷佛要仔细对我说明般,慢慢说道:

    「没关系。不如说,就是要那座海才好。从我们学校不是就看得见?」

    「嗯。」

    「然后呀,每次傍晚的时候,太阳沉进海里……看到这个画面,我都觉得很漂亮,今天也过得很开心。」

    她闭上眼睛,作梦似地轻声呢喃。

    尽管没说那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但是,她所指的一定是那天的夕阳。

    夕阳沉入海平面前,只有短短一瞬间,充满夕阳余晖的那个房间。

    我看过好几次,绝对称不上特别,随处可见的黄昏。

    太过理所当然,连讲过什么话,看过什么书都不记得,却能模模糊糊在脑海描绘出,漫无目的让时间流逝掉的黄昏。

    「还会觉得……」

    呢喃声变得断断续续,肩膀上的重量化为实体。

    「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永远持续下去。」

    她的声音小到彷佛要消失不见。经过一段足以让这句话融化在空气中的漫长时间,我点了点头。

    「……是啊。」

    她没有回应,或许是因为以对话来说,中间隔了太长的沉默。取而代之的是平稳的呼吸声,以及肩膀上柔软的重量。

    持续播放的电影,已经进入高潮。

    再过不久,就要进入片尾。即使想倒带回去,也因为没有看得很仔细,不晓得该倒回哪里。

    要这样直接看到最后吗?

    还是要从头开始?

    或者跟之前一样,继续装作没看见?

    还来不及烦恼,片尾就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