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话 重要的东西总是要等到失去时才会注意到
    某个上学日的早上。

    呼,感受着奇妙的苦闷感,我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红太郎”

    在睡在床上的我的身上,爱丽丝骑在那里。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啊”

    用刚起床还不能完全睁开的眼睛,观察起了这位今早也不厌倦的来叫我起床的青梅竹马的身姿。

    今天是上学日,所以爱丽丝也理所当然的穿着圣桐学园的制服。黑色的制服上衣配纯白的衬衫,再加上真红的领带这种配色,与大和抚子的爱丽丝的容姿实在是非常相称。

    我的视线被爱丽丝那过于丰满的胸部捕获了。想这样从下面看的话,再一次理解到爱丽丝的茁壮的成长——

    强烈的违和感……大概是因为刚起床还很迷糊吧。

    我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好,冷静下来。再一次,冷静的确认现在的状况。

    这样对自己说明着,睁开了眼睛。

    “姆,红太郎,睡回笼觉可不值得认同啊”

    俯视着我的爱丽丝稍微鼓起了脸颊。

    就算搞错了,看来也不是因为我睡迷糊了。

    果然爱丽丝,跨在我的上面。

    我悄悄窥视着自己的腹部。

    爱丽丝穿着圣桐学园指定的边缘上装饰着黑色的线条的白底的裙子。从下面可以看到大腿从我的侧腹的两侧紧紧的夹着。

    呼,原来如此,大致的情况了解了。

    “……你有什么企图?”

    接下来就是了解理由了。

    “怎么了红太郎?为什么如此露骨的表现出警戒心,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早上开始就对我做出骑乘位(mountマウント)的爱丽丝,做出好像是这是理所当然一般的表情。天真的将小小的头部歪了歪,我才想歪头呢。

    突然到访的早上的心跳事件的原因,我的脑袋也开始慢慢变得清醒了。

    与此同时,这难道是非常糟糕的情况吗这样的危机感也开始萌生。

    从我的位置,被裙子遮着不能看清楚,不过,看样子爱丽丝是直接坐在我的肚子上的。她的柔然的屁股的感触和让人心情愉悦的温暖,使我的脑里响起了红色警告。

    这样下去很糟糕,尤其是我的理性和下本身之类的。

    这样的话没办法了。只能稍微冷淡的推开她了,“从我身上下来”只能这么说了。

    “爱丽丝”

    “我拒绝”

    “总之从我上面……”

    好快,太快了!连要求都还没有说完!

    “红太郎,对被采取骑乘位无法抑制的兴奋,说过这样的话,所以我想要让你高兴”

    “还在纠结着那个吗!?”

    确实要是问我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话,会回答高兴的,但是!

    但是对不起!这种尽管害羞着,依然想要让我喜悦的你的纯粹,是让我无法正面面对的喜悦!

    “红太郎,我是第一次,所以,那个……请温柔点”

    “从早上开始就在说什么啊你这家伙!?”

    “姆,好奇怪啊。骑乘位之后这么说的话你就会高兴,是这么说的……你不高兴吗?”

    “……大体上已经预想到了,作为参考问一下,是谁说的?”

    “你的母亲”

    “那个笨蛋母亲——!?把儿子的纯情当成什么了!”

    啊啊糟了。

    要说什么糟了,爱丽丝害羞的忸怩地动着,所以隐藏在裙子下面的她的柔软的肌肤,直接,摩擦着——!?

    “哈,不要再动了爱丽丝!说起来你是勇者吧!?天下的学生会长大人吧!?从早上开始就进行不纯异性交游实在有点问题!!”

    “姆。不是不纯。我无论何时都会以纯粹的心,来接受你的一切”

    “我可没有能回应这份纯粹的自信!!好了,赶紧把手放在头后面现在马上从我上面下来!!啊,不要碰那里,就算是你只有那里会很糟,喂,听着呢吗,爱丽丝——!?”

    就这样,对我来说平常的一天开始了。

    ******

    除了早上爱丽丝的袭击是个例外,今天也很普通的结束了授课。

    于是迎来了放学。

    我在魔王学生会室里,对着电脑进行着工作。

    顺便说一下,即使是在我进行学生会的工作的时候也穿着魔王套装。

    何时在何种场合下勇者都可能会挑起学生会战,好像是这样。嘛虽然我怎样都好。

    总之现在是正在学生会的工作中。

    “真是的,在最后关头都太天真了,竟然让敌人——勇者学生会抢走了功劳是怎么回事啊。”

    坐在我的右斜前方,打着阳伞的九条院鉴美好像很不高兴的低语着。

    比起自言自语,更像是伪装成那样来责备我的氛围。

    “鉴美……你,那都是第几次了啊”

    “为了让欠缺全体的考虑的你能够理解,无论是多少次我都会说”

    鉴美也不把头离开自己的电脑,回答着。一边打着阳伞,工作应该全部都是用一只手完成的,但是敲打着键盘的手指却完全没有停顿。

    不愧是传闻为魔王候补的优等生。就好像一开始就没有单手的不利一样。

    “我是有着魔王学生会的副会长,辅佐着魔王的立场的哟。仅仅因为你不经考虑的行动,就会给我们这些成员增加工作了”

    比起好像很不高兴,鉴美已经是明显很不高兴了。

    真是的,又来了吗。

    说教已经从前天——纺系夜依的欺凌问题解决时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了。

    “关于这点我已经好好的道过歉了吧。为了解决学生全体的欺凌问题,那个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吧”

    对于我的反驳,鉴美好像一瞬,朝这边瞥了一眼的样子,不过马上又转向电脑,咔哒咔哒的敲起了键盘。

    “对于学生们来说说不定是最好的。但是,你可是魔王哟?希望你能考虑到对之后的学生会战的影响再做出行动”

    “又是这个啊……”

    对于听了无数遍的牢骚,我厌烦的垂下了肩膀。

    把这个作为了契机一样,从鉴美的口中一个接一个的传出了对我的不满。“说起来你啊”什么的。“本来魔王就是”什么的。“所以说人类啊”什么什么的。鉴美的说教最终到了人类差别的地步。

    为了逃出这个说教地狱,我向着坐在我左前的人物投去了求助的视线。

    在头上插着大大的螺丝的马尾的人造人——雪乃,装成没有注意到我的视线一样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混蛋,肯定是注意到了的。

    万能人造人的雪乃,注意不到我的视线什么的应该是不可能的。

    即使被无视了也不服输的继续传送着“救救我”的意念。于是,雪乃突然小小的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了这边。心灵感应成功了。即使这样也没有停止敲打着键盘的手,不愧是万能人造人。

    “雪乃。拜托了,帮帮我吧”

    对看向这边的雪乃用眼神传递着求助的信号。

    嘛,我的场合的话,因为假面的原因看不见表情,不过这种程度的障碍,她的话一定能够克服的吧。

    “……没办法。为无能的上级擦屁股,也是身为议长兼秘书的我的责任”

    哎?刚才,明明应该是视线接触却好像被彻底贬低了一番的感觉?

    难道说我讨厌自己吗……之类的在我一个人迷惑着的时候,雪乃向着到现在还在不断持续着说教的鉴美转过了头。

    “九条院大人”

    “所以说,你应该更加有身为魔王的自觉……怎么了雪乃同学,现在,正到了兴头上,能不能不要打扰我?”

    “喂,这是隐含对我的说教是为了高兴的含义吗”

    “对责怪兔泽大人的无能产生的喜悦我已经了解了,但是并不像九条院大人所说的那么过分,我是这么认为的”

    “喂,现在不是隐含而是明确说了很高兴吧?”

    “怎么了?这个无能的不经考虑的蠢脸庶民,偏偏让勇者把这次的利益全部抢走了哟”

    “对于兔泽大人无能而且不经考虑这点表示肯定”

    “为什么要肯定?不行的吧,这里应该是作为助言的立场”

    好奇怪啊。雪乃明明应该是帮助我的,反而让我变得想要哭了。

    但是鉴美说的话就更过分了。

    这次的欺凌问题最后以作为勇者的爱丽丝的演讲解决了,而功绩也应该归于勇者,在学生们中会留下这样的印象。

    这也是因为是在学生会战的途中被发现了,因为这样才产生的结果。爱丽丝在最后也“魔王也为事情的解决尽了力”这样宣言了,但是这在学生们中间会怎样理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鉴美就是在考虑这件事的基础上说的样子。

    “但是,兔泽大人虽然给勇者学生会带来了好处,但是对于这边却并没有产生不利。从那天开始,人外与人类的学生之间的欺凌问题也变少了,结果上对于纺系大人的相谈也解决了”

    “这个,是这样,的呢”

    “再加上,对于缺少成员这点,能够补充书记对于我们魔王学生会来说也是巨大的好处不是吗”

    这样,雪乃轻轻的对坐在自己左前,也就是我的正面的任务悄悄的看了一眼。

    在那里的,是有着缺乏色素的银色直发与白皙的皮肤,比平均要显得娇小的,与人狼这个单词显得不符的少女——纺系夜依。

    夜依那小小的头上的三角形的犬耳,不对,是狼耳,偶尔会抖动着,与电脑面对着。

    她会偶尔停下敲打着键盘的手,唔,这样发出可爱的声音。虽然并不是那么艰难的任务,但是好像她对于机械很不擅长的样子。

    边瞪着不擅长的电脑,边摸索着进行工作的夜依的姿态,实在是让人十分怜爱。

    这个聚集了奇怪的少女的学生会,第一次迎来了治愈系的女孩。只是看着就会消解平日的疲劳和郁闷的心情。

    顺便说下夜依成为魔王学生会的书记是在昨天的事。

    前天的事情结束后马上,夜依就来到了魔王学生会室,说了一句话。

    “夜,夜依,希望对魔王先生帮助的事情回礼……!”

    这样进言了。

    我虽然说了没关系这样拒绝了,不过夜依顽固的不肯退让。

    要怎么做这样考虑的结果就是,就是想到了魔王学生会刚好欠缺着书记这一职,于是让她担任了这一职务。

    最初对于夜依担任书记持否定态度的鉴美和雪乃,也在看到了她拼命努力工作的样子后,改变了意见。

    就这样得到了身为前辈的两人的认同,夜依开始了作为魔王学生会书记的工作。

    ******

    “来举办魔王的就任party吧!”

    太阳已经完全西沉,从窗户可以看到夜空中星星已经开始闪耀了,然而我们学生会还在辛勤的工作着。

    突然,魔王学生会室的大门被气势汹汹的打开了,去年这里的老大的先代魔王莉莉前辈走了进来。

    青色的半长的头发,与其说是美少女不如说是美女的成熟的面孔,仅在现在充满了小孩子一般的笑容。身后的黑色的小小的翅膀噗咔噗咔地都能听到声音一般地快乐的扇动着。

    有什么好事吗,表现出一种很高兴的氛围。在进来的时候好像还喊了什么意义不明的话。

    “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吗”

    在我想要询问莉莉前辈来意之前,雪乃突然站了起来说出了上面的话。

    “嗯,时间已经到了哟。那么雪乃同学,拜托了”

    “了解了”

    嗯?雪乃好像知道莉莉前辈在说什么的样子,到底是什么事?好像说了魔王的就任party什么的。

    在我歪着头的时候,站起来的雪乃不知为何来到了我的面前。

    “失礼了”

    “哈?怎么了雪乃咕哈!?”

    正想着雪乃突然说出的开场白的时候,我的腹部受到了猛烈的一击。

    我因为这超越了疼痛已经到达激痛的冲击,立刻就气绝了——

    “哈!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算取回了一直泛白的视界——而眼前展现的却好像是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场所。

    照亮室内的不再是荧光灯白色的光线,而变成了黄色的偏淡的灯光,呈现出恰到好处的昏暗感。仰头望去,不知为何在天花板的中心水晶球回转着。

    而我坐的地方也变成了革质的充满高级感的沙发。长桌也配合着沙发的高度被较低的东西替代了,而那上面摆满了各种的点心和果汁。

    已经变成了卡拉OK包厢一般的房间了。

    “诶,诶诶?这,什么啊?这里是哪啊???”

    自己所在的地方突然遭到改变,我显出一副狼狈的样子。

    为了寻求说明,我开始寻找到刚才都还在周围的学生会成员。于是看到她们不知为何拿着果汁的杯子,并举了起来。

    “恭喜魔王就任!”(莉莉前辈的声音)

    “恭喜!”(魔王学生会一同)

    “……诶?”

    因为过于突然的事态,我失去了言语。看到这样的我的莉莉前辈不知为何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边吧。

    “啊嘞,啊嘞嘞?没有说明吗大家?”

    说明?是指在那一瞬改变的场所,和关于魔王就任的事吗。

    “这么说的话,我没有说呢”

    “自己也没说”

    “夜,夜依还以为,鉴美同学或者雪乃同学一定说了呢”

    魔王学生会的成员们,对于莉莉前辈的疑问给出了不同的回答。从她们的样子来看,不知道这件事的好像只有我而已。

    “……没有被说明呢。这里是哪里?说起来party是指什么?然后为什么我要被打?”

    “这样一口气提问的话我也很困扰啊”

    那是因为理解不能的事一口气全发生了,我也没办法吧。

    “那个呢,总之这里是魔王学生会室哟”

    “哈?这里?”

    这个像是卡拉OK包房一样的地方?

    “诶诶,是的。在你气绝的时候我进行的改装哟”

    “改装……我到底气绝了多长时间了?”

    “一秒钟左右”

    对与莉莉前辈与我的谈话,雪乃如此补充道。一秒?只用一秒,就能把房间改变成这样子?

    把室内一瞬改变成这样的好像是莉莉前辈……但是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就完全不明。真是超越了我的预想范畴的梦魇。

    “那么魔王就任的party是指?”

    “嗯。最近事情很多没做成,不过姑且你也就任了魔王对吧?所以大家才想要祝贺一下”

    对莉莉前辈的话语,大家都点了下头。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那么我被打的理由呢?”

    “即兴”

    “对最重要的提问,竟然作出了不能再敷衍的回答!?”

    这只梦魇……总有一天一定要报复你。

    “恩恩。那么好像也理解了的样子。再来一次party开始的祝语吧”

    莉莉前辈这么说完,鉴美她们就又举起了玻璃杯。

    呼姆,说起来是魔王就任的party吗。

    不管开始时如何,这是难得大家举办的party,我要是不加入进来的话总觉得不好意思,至少也配合一下吧。

    “第一回!”(莉莉前辈的声音)

    ““耶!””(我和夜依的呼声)

    “庆祝魔王就任的!”(鉴美的声音)

    ““耶!””(我和夜依的呼声)

    “……特别party”(雪乃的声音)

    “为什么那里说的这么平淡!?最后的地方,应该是最有气势的地方才对吧!?”

    “耶!!”(女性阵营的声音)

    “太奇怪了!听到刚才的宣言那个喧闹的欢呼声绝对太奇怪了!!”

    无视了我的吐槽的女生们,啪嗒啪嗒!地响起了盛大的掌声。

    “好的,大家。喝的东西各自都拿好了吗?”

    “我已经有了”

    “夜,夜依也有了”

    “这里也是”

    莉莉前辈兴致勃勃地取回了party的指挥权。不愧是前代魔王,很有统率力,现学生会成员对于她的指挥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虽然也有被party的情绪感染而变得不在意的可能性。

    嘛,这也不错。

    虽然也不错——只有一点我有所不满。

    “嗯?怎么了红太郎君。果汁完全没喝?”

    看到我没有做出回应,莉莉前辈歪了歪头。

    “不,看到就明白了吧。问题不在那里”

    “那是什么?啊,难道是不能喝碳酸之类的”

    “不,也不是饮料的问题……我,魔王套装脱了也没关系吧”

    是的。我依然,魔王套装也好假面也好都还穿在身上。这样的话当然喝果汁也好吃点心也好都不可能做了。

    是理解到我的不满了吧,莉莉前辈用手指指着脸颊。

    “嗯,这可是好好地有着理由的,就这样穿着吧”

    “是什么啊,那个理由”

    “那么大家,干杯之前有通知要告诉大家!”

    “无视!?就算不自然也要无视party的主宾!?”

    “耶!”

    “你们也是!?这也姑且算是魔王就任的祝贺吧!?我是主角吧!?”

    什么事啊!总是冷静的鉴美和雪乃也被莉莉前辈的兴致带走失去了平常心了吗!?我一个人都无法评判了!!

    无视了我的困惑,莉莉前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黑板前(screen board、スクリーンボード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看来是准备认真的进行party司会进行的工作了。

    “其实今天……魔王就任庆祝,邀请了特别嘉宾!”

    特别嘉宾?至今都没听过这个但……

    嘛比起这个,现在还是顺着这个气氛比较好吧。比起被周围的氛围孤立起来,还是融进去比较快乐吧。

    这样决定后,我也开始了欢呼。

    “今天的嘉宾全是美少女美少年!大家,安心吧!”(莉莉前辈的声音)

    “耶!”(学生会成员一同)

    “那么赶紧让嘉宾入场吧!”(莉莉前辈的声音)

    “耶!”(学生会成员一同)

    “那么——勇者学生会的大家!请进!!”

    “耶……诶!?”

    包括我在内的这里的全员,取代欢呼的声音发出了惊愕的叫声。

    这个青发梦魇,刚才说了什么!?

    在理解事态之前,魔王学生会的大门静静地打开了。

    进来的是数位学生们。

    然后,打头的是——

    “……这次被招待了庆祝会,我衷心地表示感谢”

    拥有漂亮黑发的美少女——勇者付城野爱丽丝,很不高兴地抱着手快步走进了房间。

    夜依对于过于突然的发展“诶?诶???”地忙于向他人寻求说明而转着头。鉴美的嘴角痉挛着,而雪乃则是难得一见地皱起了眉。原来如此。这个发展即使是她们也没有被想到的样子。这样的话犯人就是——

    我转向了站在显示屏的前面的犯人的梦魇。

    被她的背后的东西夺取了视线。

    等离子显示器上映出的“庆祝魔王就任”的文字——不知何时变成了“庆祝勇者和魔王的就任”。

    站在前面的莉莉前辈露出了,惊吓作战成功耶,这种感觉的满足的笑容。

    啊啊,果然。只要和这个女的有关就肯定没好事。

    ******

    室内达到了有史以来空气最为沉重的一次。

    “……”

    “……”

    两学生会分别坐在桌子两端的沙发上,低着头,没有任何人发出一句声音。

    尴尬……太尴尬了!虽然不至于太糟糕但这绝不是party该有的气氛吧!?

    直到现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莉莉前辈让我把穿着魔王套装当做义务。那只梦魇,从一开始就打算做勇者和魔王的庆祝仪式的!

    魔王必须把持正体不明。

    勇者必须要揭穿魔王的正体。

    这个学生会战的规则,是就算在party这样的场合也理所当然地适用的。

    我稍微抬起了一点头,偷偷观察着坐在对面的爱丽丝的样子。

    不是平常亲近的青梅竹马模式,已经完全进入勇者模式的爱丽丝,偷偷的像我这边送来视线。

    这,这家伙……万一有了破绽一定会来揭穿魔王的正体的!!

    大概没有拒绝莉莉前辈的邀请,也是为了能在学生会战中胜出吧。说起来为什么明明是party非要弄得这么紧张的氛围啊。大家,更加单纯地为勇者和魔王的就任来祝贺就好了!

    “啊嘞?大家怎么了,表情那么暗淡。好了好了,要准备干杯了哟!”

    只有一个人,装的和沉重的空气无关一样的莉莉前辈。大家表情沉重,本来就是因为你的原因吧。

    “也是呢。总是这样气氛紧张也不是办法”

    对莉莉前辈的话语作出反应的,是坐在她的对面的三年生……等下,这位前辈,我有印象。

    紧致的肉体,剪得很短的头发,仿佛是运动员或是格斗家的这个男子不会弄错的,是在我当上魔王那天一直紧追着我跑的原勇者。

    他故意咳了一声后,露出了友好爽朗的笑脸。

    “今天是勇者和魔王的就任庆祝,大家不需礼节,让我们暂时忘掉学生会战吧”

    “是呢。本来我们是原勇者学生会,不过故意在庆祝的地点出口伤人这种不知礼节的事情我们也是不会做的”

    这样说出配合他的话的,是坐在雪乃正对面的戴眼镜的男子。无论是知性的外表还是说话的方式,感觉都会与雪乃很合得来。

    “那么,为了更加和睦,我们先来做自我介绍吧。人家是三叶枫,原勇者学生会的书记哟”

    “同样,原议长的黑野真心。请多关照了,新生魔王学生会的大家”

    眼镜男的进言后,戴着喀秋莎的女生开始了自我介绍。然后接着的是稍微烫过头的茶发的女生,她露出了大人般沉着的微笑。

    “说的对,就这么做吧。我是原勇者的——”

    “我是金刚武藏,原勇者学生会的副会长。请多多关照”

    “就如大家所知,现勇者的付城野爱丽丝。今后也请多关照”

    “等一下金刚还有爱丽丝君,我的名字还没……”

    “魔王学生会的大家,今天就忘掉平时的争执,高兴的享受party吧”

    打断了原勇者的话,眼镜男——被叫做金刚的男人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多,多么有常识的一群人啊原勇者学生会!

    对于他们普通的对应,我差点感动的流出了泪水。真希望trouble maker的梦魇,一年到头总在生气的金发吸血鬼,还有吐舌无表情的人造人学习学习。

    看到了原勇者学生会友好的回应,鉴美她们也纷纷开始了自我介绍。

    “好了,到你了哟”

    被坐在旁边的鉴美催促着,我在假面下尽量做出爽朗笑容。虽然看不见,嘛,在这里破坏这片祥和的氛围也太不识趣了,我也友好的做吧。

    “魔王学生会,会长的魔王。对我就请轻松的叫我魔酱就好了”

    “赶紧查名字里带有‘魔’字的学生!”(金刚同学)

    “现在,正在联络人家的朋友们!”(三叶同学)

    “从老师那里取得调查学生名册的许可比较好吧!?”(黑野同学)

    “啊啊!对人外的学生要彻底的,拜托了!”(原勇者)

    “不对不对不对!因为是魔王所以叫做‘魔酱’,可没说本名里带有‘魔’字啊!?”

    ““嘁!””(原勇者学生会全员)

    从对面坐着的成员全员那里,被充满不满的视线盯着的我。

    前言撤回。这群家伙,真是不得了的人。

    各个都是微笑着冲着这边,不过真是不能大意,决不能露出破绽。

    “那,那个……为什么原勇者学生会的大家,会和爱丽丝同学在一起呢?”

    完全忽视了刚才发生的一幕的夜依,向原勇者学生会的众位问道。比起忽视,更像是完全没在意。

    “啊啊,这一点啊”

    对于夜依的疑问,金刚同学边推了下眼睛,回答道。

    “对于爱丽丝以外的继承人还没有确定,所以我们在决定之前,都会以辅助的形式代理他们的职务”

    “这,这样啊……”

    “今年的勇者和魔王的就任的速度属于异类了。通常的话,确定全部的成员的话,大致要花费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夜依好像感到佩服一样好几次点了点头。没什么好隐瞒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些。

    这么说来,最近我和爱丽丝在一起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了。大体上都是爱丽丝以“有学生会的工作”为由。难道说是因为其他的成员还没有决定,所以事物繁忙吗。

    呼的,与正面坐着的爱丽丝,视线相遇了。

    爱丽丝,唔,的发出了声音,就好像恶作剧的小孩被发现了一样从我这里撇开了脸。

    “这,这些先放到一边。前辈们,我们不来干杯吗”

    对爱丽丝的进言,“哦哦,对啊”这样,原勇者举起玻璃杯站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重新开始。为了庆祝勇者和魔王的就任,再次开始干杯前的祝语,顺便说下我的名字是——”

    “干杯!”

    突然插进原勇者的话,站了起来的莉莉前辈高高地举起了玻璃杯。

    “给我等等莉莉。刚才,我说了要说祝语”

    ““干杯!””

    “你们也这样!?”

    在莉莉前辈之后,大家也高高地举起了玻璃杯。

    在玻璃杯的碰撞声接连响起的气氛中,只有原勇者一个人,大大地露出了狼狈的样子。

    “有什么不好的,大概大家,都认为你的名字怎样都好吧”

    “这不会太过分了吗!?”

    呼姆。莉莉前辈与原勇者的力量关系被微妙的展现了出来。对于在去年的学生会战中输掉的原勇者,多少能够理解了。

    这些不提——我侧目偷偷窥视着与大家碰着玻璃杯的爱丽丝。

    虽然看起来装的一脸自然的样子,不过动作里却流露出些微的生硬。

    今天的爱丽丝有点奇怪。

    虽然有这样的感觉,不过这实在是过于细微的地方,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

    开始的时候多少遇到了一点麻烦,但在这之后勇者与魔王的就任庆祝party没有遇到任何障碍顺利的进行着。

    ——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说起来就在party开始了10分钟左右时间的时候。

    在大家吃着喝着欢闹着的时候,不知为何只有爱丽丝一个人沉默地拿着已经空了的玻璃杯。在party进行中的时候,对于待人亲切性格温柔的她来说是很少见的事情。

    “喂,魔王!”

    突然抬起头的爱丽丝紧紧盯着我。

    “嗯?啊,啊啊……怎么了勇者?”

    被那有点发直的视线盯着,我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的脸颊奇怪的有些发红,怎么看样子都不太对劲。

    正想着为何爱丽丝会突然站起来的时候,她踩着慌乱的步伐走到我的旁边坐了下来。

    被她奇妙的行动搞得惊讶不已。

    爱丽丝对魔王怀有嫉妒厌恶的情绪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明明是这样,爱丽丝却窥视着我的样子一般,突然接近了过来。

    “等,等下……!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到底怎么了啊勇者!?”

    因为爱丽丝端整的面容突然接近了过来,我想都没想就后仰起了身体。但是她没有让我逃脱,更加把身体靠近了过来,那对黑色的美丽的双瞳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什么叫怎么了……你这家伙,一点都没喝吧?”

    “哈?”

    一点都没喝,是说果汁吗?

    “不,戴着假面的话怎么也喝不了吧”

    “那么就把假面摘了不就好了”

    “……”

    不,嘛,确实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这和说出让我输掉学生会战是一个意思吧

    但是竟然说出摘掉假面这种直球攻击……不像是头脑聪明的爱丽丝会说出的话。一般的话都会设下陷阱或是攻击对手弱点之类的,用巧妙的话术来诱骗我的。

    今天她的样子真的很奇怪。

    “怎么了勇者,这可是不像你的不经大脑的发言啊。没关系吗?”

    “当然没管系!”

    是吗。爱丽丝说没关系的话应该就没关系吧……嗯?

    ——没管系?

    “魔王!对party中摆出的食物一点不动也太失礼了吧!还是说我的酒就不愿意喝呢!?”

    “不是,所以说假面……酒!?”

    抢过爱丽丝手中的玻璃杯,放在假面底下闻了一下。“啊”无视了这样露出些许悲伤的脸庞。

    混在橙汁鲜明的酸味中,能闻到些许酒精的味道。

    “谁啊,和果汁搞错了把酒带过来的家伙!?”

    终于明白爱丽丝奇妙的行动的原因了。

    这家伙,喝了酒之后开始发酒疯了!

    “讨厌啦魔王君,没有搞错什么哦。在这里的全部,都是加入了酒精的大人的果汁哟?”

    在离我有些距离的地方坐着的莉莉前辈,向着这边摆着手,露出了坏心眼的笑容。

    是你丫吗梦魇!?什么全部都是!?

    我环视着坐在沙发上的成员们。到现在才发现,确实在这里的全员的样子都有点不对劲。

    “世,世界在炫转……”(夜依)

    “啊,纺系同学。在转的不是世界,是你的眼睛哟?”(鉴美)

    “九条院大人,自己是雪乃。纺系大人在那里”(雪乃)

    “……确实我在学生会战里输了……但是,但是啊?说出名字这种程度的事还是可以允许的吧”(原勇者)

    “啊哈,原勇者在哭啊!啊哈哈哈哈哈”(黑野同学)

    “你明明是我的辅助道具,为什么比我还要显眼?喂听见我说的了吗?”(金刚同学)

    “金刚在和眼睛吵架!?不行了,实在太搞笑了人家都停不住了!谁,谁来……谁来!”(三叶同学)……不,不是有点,明显不对劲。

    怎么看都是喝醉了。现在这里没喝醉的,好像就只有因为假面一直没出没喝的我而已了。

    突然,脸被从左右抓住了。

    “魔王!现在是我在和你说话!给我转过来!”

    咕叮!

    “咕啊啊啊!?头,头转到奇怪的方向了!?”

    我的头发出了生物应该不能发出的声音,被强硬地转向了爱丽丝的方向。与正面的身体的角度已经超过了100度!

    “痛痛痛痛!?错位了错位了,头骨要变成360度转轴了!!”

    我求助的叫喊声,不要说是勇者学生会了,连魔王学生会的成员们的耳朵里都没有传到。可恶,喝醉酒太烦了、

    “我现在要为你斟酒,感到光荣吧”

    “为什么斟酒的一方要装作很了不起的样子!?说起来,赶紧把手给我离开!”

    爱丽丝依然转着我的头没有放松,我多少有些强硬地挥开了她的手。

    “啊……”

    途中,爱丽丝的眉梢低了下来,露出了非常悲伤的表情。

    “抱歉……我只是觉得,你明明是party的主宾,但是却不能喝不能吃这点感到不公平。但是……没想到居然讨厌到了这种地步”

    低着头,现在也好像快要哭出来一样颤抖着肩膀。

    糟糕。好像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还是赶紧道歉比较好吧。

    “不会,我这边才是抱歉了。对不起了勇者。也不是因为讨厌的原因”

    “没关系。不好的是我这边。我完全没有在意”

    “是,是吗……?”

    “也不用跳起来否定啊之类的,也不用那么大声的叫出来啊之类的,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在意所以安心吧”

    “怎么安心啊!?”

    明明在意了,在意的不得了!!

    糟了。这已经完全是醉酒了吧。

    没想到那个完美超人的爱丽丝,竟然会有这么恶劣的酒癖。

    “受伤了。善意却被拒绝了,我被深深地伤害了……”

    “和刚才说的不一样吧?”

    “魔王哟,稍微听听我的烦恼吧”

    “从刚才开始话题就在不断飞跃了吧……”

    是因为喝了酒吗,爱丽丝的语言能力有显著的低下。

    “实际上,我对某个人物怀有好意”

    “什么——!?”

    对过于冲击性的告白,我的声音都高了几度!

    爱丽丝有了喜欢的家伙!第,第第第一次听说啊,这种事情!?

    对,对方是谁啊!?总之对方十中八九是男性吧!不,但是爱丽丝也有同性恋的可能吧!?本来能配得上爱丽丝超优等生的人真的存在吗!?……啊嘞?说起来,为什么我会这么混乱呢???

    对我慌张的样子毫不在意,爱丽丝一口喝干了玻璃杯中的饮料,之后,

    “那个人无论我如何表现自己,都像完全没注意到一样。我喜欢你,如此的爱着你,这样明显地表现出来也不行。这能相信吗?”

    “这,这样啊……说起来,对方是谁呢?”

    “嗯?啊啊,我没说啊。我怀有好意的那个人是……”

    “那个人是?”

    “……”

    “……”

    “……咕”

    “睡着了!?还在对话中就睡着了!?”

    吊胃口都吊到这份上了!所以才说喝醉酒真是不能大意!

    “哈!糟了。我居然做出了……”

    “因为喝酒了嘛,也没办法。说起来那个人是……”

    “啊啊。抱歉……那个人无论我怎样表现也——”

    “这个刚才就说过了!?”

    到了这种地步,爱丽丝已经听不进我说的话了,她继续说着“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只有我一个人郁闷着不觉得不公平吗”“那个人的迟钝已经到了犯罪的程度”之类的,显示出对那个人的抱怨。

    原来如此。细节还不太清楚,不过总之就是爱丽丝必死地表现出喜欢你,但是对方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看着混着些许泪水表露出不满的爱丽丝,总觉得好像很可怜。还是说点什么安慰的话比较好吧。

    总感觉有点不能认同,不过我还是对爱丽丝表示出同意。

    “原来如此……被你抱有如此的好意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哈哈哈,那个男人还真是令人恐怖的迟钝呢”

    ——颤抖……

    怎,怎么了刚才爱丽丝放出的杀气!?

    “姆……抱歉魔王。明明应该和你完全没有关系但……不知为什么对于你说别人‘迟钝’这件事总觉得不能原谅”

    就,就算这样连杀气都放出来了这也是普通……?

    还想着因为喝了酒所以大意了,果然爱丽丝很讨厌魔王啊。

    “啊,你们!在那里做什么呢!?”

    坐在旁边的鉴美终于注意到我们的状态了吗,磅磅地!使劲敲着桌子。

    这样啊。一直都这样那样的注意着魔王,鉴美有着很强的作为魔王学生会副会长的意识啊。对于魔王和勇者和睦的(?)交谈这点感到不爽了吧。

    “啊啊,抱歉鉴美,这就离开——”

    “为什么只有付城野同学!?太狡猾了!!我也想让人听听平常的积攒的抱怨啊!!”

    “……”

    哪里狡猾了?难道说鉴美的脑力也充满了酒精,变得奇怪了吗?

    “啊。确实只有爱丽丝同学太狡猾了。人家也像要人听听抱怨”

    听到鉴美的声音注意到这边了吗,莉莉前辈也坏笑着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夜,夜依也要……!”

    “僭越了,自己也想抒发一下平日里积攒的不满”

    “哇,好像很有趣,人家也要!”(这个人家是三叶的ウチ,下一个是あたし应该是勇者那边的另一个女生)

    “人家也要”

    “等下你们几个!祭典的气氛倒是很好,大家都找我来抱怨是怎么回事!?拷问吗,是拷问吗!?”

    “名,名字都不能满足地报出来的我……也有让别人听听我说话的权利吧?”

    “不要用那好像是被舍弃的吉娃娃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原勇者!男人的你用那种眼神也只会让人恶心!”

    “魔王!现在是要听我的抱怨!”

    “啊啊,果然是抱怨吗。堂堂地说出这种话,你也意外的粗神经抱歉勇者是我错了所以把手离开人类的肘部再往那边弯曲的话——呲!!”

    ******

    我安静的离开了气氛MAX状态的party会场,向屋顶走去。

    “……没醉的状态下,还真应付不来那些家伙们啊”

    有点,不对,是去做相当醉了的家伙们的对手,实在很消耗体力,我打算去乘下凉。

    打开了连通着屋顶的大门后,一阵多少有点凉意的风吹遍了全身。

    圣桐学园的屋顶,基本上是开放的。为了午休时进餐方便还专门设置了长椅,变得像是简易的广场一样。

    我走到了屋顶的边缘处,靠在防止摔落的铁网的边上停了下来。

    在眼前伸展开的广场上一个人也没有,总有种寂寞的氛围、平常的话总会看到田径部之类的在欢乐的喧闹着,嘛,这也是种别样的光景。

    “……”

    只有风声在周围回想着的,安静的夜晚。刚才还处于喧闹的漩涡的中心,更加加重了这种感觉。

    仰头看到的是漫天的星空,无限接近正圆的月亮也用银色的光辉照耀着大地。仅仅是看着这过于美丽的夜空就有一种心灵被洗涤的感觉。

    就这样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背后传来了铁门被打开的声音。

    “是在这种地方吗?”

    依然依靠着铁网,只是把头转向身后。

    在那里,金发随夜风飘动着,美丽的吸血鬼正向这边走来。很少见的没有带伞。嘛,现在是晚上所以没有必要吧。

    “你也是来享受夜风的吗?”

    “不。虽然是那么想的啊。因为魔王套装的原因,基本上是和夜风无缘了啊”

    “欠缺情趣呢”

    虽然讽刺地那么说着,鉴美却咯咯地很开心地笑着。难道说酒劲还没下去吗?

    她静静的走到我的身边,背靠着铁网依靠上去。

    “说起来你真的是吸血鬼吧”

    “?怎么了,突然没头没脑的”

    “不,因为没有撑伞啊。午休的时间一直就那么放在一边,真的不能照阳光吗。我,没有见过你以外的吸血鬼,是这样的稀少种吗?”

    "嘛,要说是不是稀少种的话,确实是那样。吸血鬼的血族,现在除了贵族阶级以外的都不在了"

    “嘿。只要人类被吸了血的话,就会变成吸血鬼了。不是会增加的很快吗”

    “……你,真的是对人外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就当上了魔王呢”

    “?”

    贵族的吸血鬼稍微撅起了嘴。难道说了什么影响她心情的话了吗?

    “吸血鬼把人类变成同族的时候,只要在把对方当成是一生的伴侣的时候哟”

    “嘿,是这样啊”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总是,漫画呀小说呀,都是像是“吃饭”一样吸好多血,增加同伴数量这样的感觉。

    “那么,吸血一般都不做吗?”

    “是呢。那个与其说是‘吃饭’,更接近人类所说的‘契约’这样的仪式呢,吸血鬼在人外中不算是兴盛的种族。在这点上搞错的人类有很多呢”

    “原来如此。我也搞错了呢”

    没什么意义的对话这样持续着。就在刚才,还想对趁着酒势“听听我的烦恼”说出这种话的事来捉弄她的,不过还是算了。

    平常的讽刺啦抱怨啦,只有现在当做是休战就好了吧。在这宁静的夜空下,没什么含义的对话继续着,现在感到心情十分舒适。

    “真安静啊”

    “是啊,和那白痴喧闹的学生会室真是天壤之别”

    “诶,就是啊。说起来莉莉前辈真是……为什么要把勇者学生会的那些人叫过来呢”

    “嗯?也没什么不好吧?”

    “诶?”

    对于鉴美委婉地表达出来的不满,我也婉转地回答道,于是她发出了吃惊的声音。悄悄看向旁边,她稍微有些鼓起了脸颊。

    “……你,明白吗?魔王的身份有暴露的可能性,是这样子哟”

    “这个确实开始的时候也想过会变成怎样。但是结果不是没有暴露吗。而且——”

    “?”

    我把视线从鉴美身上移开,再次仰望起天空,回想起知道刚才自己还在的学生会室的光景。

    勇者啊魔王啊,在这些之前的人类啊人外啊,把这些全部放在一边,一起喧闹着的光景。

    和种族啊立场之类的没有关系,想起了大家一起玩着,一起笑着的party的情景。

    “像那样的,我认为才是最好的样子啊”

    对于我指的是什么,大概鉴美也察觉到了吧。她沉默着彻底充当一个倾听者。

    “圣桐学园,是人类与人外一起上学的日本第一个试验校对吧?虽然这样,却有两个学生会,各自还存在着微妙的心灵的沟壑,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

    “……”

    “确实是两个不同的种族,双方都有不能退让的地方这些也能理解。但是在去掉这部分之后,能够一起生活着这样才是最好的形式吧。不用特别把勇者啊魔王啊这些对立起来,双方能够互相承认地一起生活下去,这样”

    现在在这个地方,作为吸血鬼的鉴美,和作为人类的我都在同一个学生会里所属着,进行着没什么意义的对话这样。

    如果这个圣桐学园整体,也能够抛弃隔阂,一起生活的话就最棒了。

    就任了拥有魔王之名的学生会长。

    接触了纺系夜依的欺凌事件。

    作为立于人上者,面对着学校存在的问题。

    然后……参加了今天的party,我开始这么想了。

    “——抱歉,说了这些话后,又要被‘作为人外的top的魔王,给我有点自觉’这样生气了吧”

    稍微说了点理想一样的东西啊。

    填平人类与人外的横沟这样的,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如果这点能够做到的话,人类内部的人种差别对待问题早就能够解决了吧。

    “诶诶,真的是呢”

    是理解了我在考虑的事情了吗,鉴美露出了很深刻的表情点了下头。

    “但是——这就是你今后的方针了吧?”

    “哈?”

    但是,露出认真的表情也就是一会。鉴美,呼呼地。露出了符合贵族身份的高雅的笑容。

    这是至今为止见过的她的,最美丽,能够这么形容的表情。

    “你之前。也对我说过吧。与人类或者人外什么的,和这些没关。作为学生会长对学生出手相助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样的”

    这个,是什么时候说过来着。

    确实是在夜依被人类的男子二人组欺负时帮助的时候好像说过的样子。但是,还真亏她能记住这样的事呢。

    “也就是说,今后的魔王学生会的目标就是‘建立人类与人外在真正的意义上互相承认的学校’这样子对吧?”

    “啊,不是。也不是说有这么宏大的目标的意思”

    没想到居然会得到肯定。

    因为预想外的回应而困惑的时候,这次鉴美露出了恶作剧一样的笑容。

    “怎么了,在要做之前就放弃了吗?”

    稍微带点挑衅的,窥视着我的表情。

    “确实达成的路途会很困难这点我也承认。现在的社会表面上是人类与人外在共存的社会,但在里侧却是激烈的权力竞争。圣桐学园的学生会战这一对立构图,也正是这一点的证明”

    “是呢,所以……”

    “但是,人外与人类在真正的意义上的共存这件事,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这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

    “我是魔王学生会的副会长。作为魔王的辅佐,如果魔王以这点作为方针而采取行动的话,无论何时,无论何种状况,都会尽全力支持”

    而且,金发的吸血鬼笑着继续说道。

    “而且,我应该支持的魔王就是你哦——红太郎”

    “啊……”

    那个九条院鉴美,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

    既不是下等种族,也不是蠢脸庶民,也不是你……而是用“红太郎”叫了我。

    这或许只是些琐碎的事情。

    只是用名字称呼这种,真的很细小的变化。

    但是,仅仅这点,就有我这个“人类”被鉴美这个“吸血鬼”承认一样的感觉。

    “哈,哈哈”

    笑声自然地从我的嘴里露了出来。

    突然笑出来的我被鉴美睁大眼睛看着,不过不久,她也小声笑了出来。互相之间,有什么好笑的也不知道,只是大概所怀抱的情感是相同的东西吧。

    这的只是前进了一小步。

    虽然很小,但却是向着人类与人外互相承认这一目标的,确实的前进。

    我和鉴美继续笑着。

    好像从这以后所有的一切都会一帆风顺一样,被这种高扬感充满着。

    瞬间。

    啪嗒,从背后传来铁门被关闭的声音。

    “!?”

    "什,什么!?"

    突然,响遍屋顶的巨大的声音,让我和鉴美的身体都僵硬了。

    从我的身体里血都留尽了一样。

    糟了。第六感的红色警报开始不停鸣叫。我将沉浸在幸福感中的思考切换过来,对现在的状况进行分析。

    门的声音传来就是应该有人在那里。是谁?现在这个夜晚的校园里谁在?为什么会焦急地关上门?我们之间的谈话被听到的可能性?我们都说了些什么?魔王的今后的方针,不比起这些,感觉好像进行了什么更加致命的对话——

    ‘而且,我应该支持的魔王就是你哦——红太郎’

    咣。

    最差的结果,在我的脑袋中咯吱咯吱作响。

    “糟了!快追鉴美!”

    “等,等等!怎么了到底!?”

    “勇者学生会的谁,有听到了我们的对话的可能性!——你刚才叫了我的名字的时候!”

    “什么!?”

    跑到了屋顶的唯一的出入口的铁门。用尽全力握住门把手打开后,谁向下走去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嘁!”

    追逐着那个脚步声,我跳下楼梯一般的气势冲了出去。

    背后能感到鉴美跟着我跑了下去。不愧是吸血鬼。轻松地跟着全速奔跑着的我。

    “等等!有被勇者学生会的谁听到的证据吗!?”

    “现在这个学校里只有魔王学生会和勇者学生会的成员而已!如果听到了我们之间的对话的是魔王学生会的谁的话,没有从我们这里逃跑的理由!这样的话,剩下的只有勇者学生会了!”

    在刚才,一瞬闪过的思考边奔跑边说明着。

    “怎么,会……!”

    鉴美边跑着,边发出了受到冲击一般的声音。是自己的错,可能在这样责备着自己。

    没有安慰她的空闲了!现在比起这个,追上逃跑的家伙更优先!

    偷听到我们的对话的家伙的目的地,十有八九——是魔王学生会。

    为了向其他的勇者学生会的成员传递我的正体的信息吧。要是做了这样的事的话——魔王学生会在学生会战中就相当于是败北确定了!

    这样的话,魔王学生会就会失去实质上的学生会的权利,就在刚才决定的“建立人类与人外互相承认的学校”的目标就会变得无法达成!

    只有这点必须要阻止。

    向全速奔跑的脚上,继续注入力量。因为用超越了自己的极限的速度奔跑着,很快就到了魔王学生会室。

    就连开门的时间都觉得可惜。我保持着奔跑的势头,用肩膀冲进了门里。

    啪嗒!响起了巨大的声音,门被吹飞了。保持着势头我滚进了室内。

    “在说什么呢金刚前辈。我的青梅竹马不可能是魔王吧?”

    正好,听到了站在房间的中心的爱丽丝的声音。

    她和眼镜的男子,向着金刚同学在进行着什么问答的样子。在理解发生了什么之前,跟着我鉴美冲了进来。

    “嗯?啊啊,正好魔王”

    以爱丽丝转向我作为契机,在室内的全员的视线都向着我和鉴美集中过来。在那之中爱丽丝,呀嘞呀嘞,以这种感觉耸了耸肩。

    “就在刚才金刚同学说了些奇怪的话。什么,你被用我的青梅竹马的名字——红太郎称呼着”

    “——啊”

    对着最差的结果,心脏都要破裂了一般。

    全身都被冷水浸泡一样的感觉。对被爱丽丝发现了正体这件事,动摇,我发不出声音。

    这样,不行。

    在这里迅速找到借口的话就好了。

    看着不知如何回答的我,爱丽丝惊讶的皱起了眉。

    “喂,怎么了魔王。不像平常一样用嘲讽地态度否定吗?”

    “……”

    “哈哈哈,本来红太郎就不可能当什么魔王的。他可是我的青梅竹马哟?红太郎不可能做出会背叛我的事。哈哈,金刚同学的玩笑真是有趣”

    “……,……”

    “哈,哈哈……喂,怎么了魔王?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平常的挖苦都去哪了?说点什么啊,怎样……?说点什么,魔王——!”

    平常凛然的气氛消失了,用像是理解了自己是被舍弃了的小猫一样的眼神看着这边的爱丽丝。

    我看着这样的爱丽丝,什么也回答不了。

    就好像在否定着现实一样。

    对于自己察觉到的事情强迫着不去考虑的爱丽丝,看着她,不知为何感到非常悲伤,做不出任何回答。

    “红,太郎……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

    对于我的沉默,好像终于察觉到了一切。

    爱丽丝一瞬,好像眼瞳里染上了绝望的神色,就从我这里移开了视线,飞快地跑到了室外。

    “……”

    我,什么也考虑不了。不知为何,身体动不了。

    现在去追或许还来得及。不对,追上了又怎么办?找借口吗?为什么我会做魔王?还是说魔王不是兔泽红太郎?到底是什么还来得及?

    ——爱丽丝,哭了啊。

    在错过的一瞬看到的那张脸,眼框里充满了泪水。

    接着爱丽丝一个一个退室的勇者学生会的家伙们。

    看着这边的夜依和雪乃,然后莉莉前辈。

    对呆站着的我,用认真的表情对我说着什么的鉴美。

    这一切,和爱丽丝哭泣的脸比起来都是怎样都好的事情。

    啊啊啊,我理解了。

    为什么,思考会停止了。

    为什么,身体会动不了。

    我对于——把爱丽丝弄哭了这件事,受到了巨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