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声 约定过一次的事情就算是死也要完成
    “红——太——郎——!!”

    第二天的登校途中。

    向着从背后传来,迅速的足音回头看去,该说是果然还是说是和预想一样付城野爱丽丝向着我全速奔跑过来。

    爱丽丝发出咯吱地声音,在我面前刹住了车。柏油路面上留下了溶化的布鞋划出的线的轨迹。还是老样子令人难以置信的身体能力。

    “早上好红太郎!”

    “嗯,早上好爱丽丝。今天也很精神呢你啊”

    “啊啊,我很精神哦。这先不说红太郎!今天早上也很过分啊!为什么不等我过去叫你啊!?”

    “不,从早上开始就被用了骑乘位对心脏不好所以……”

    其实是为了让肩膀上卷着的绷带不暴露所做。

    姑且在昨天的放学引起的骚动之后,脱臼的肩膀已经让雪乃给复位了。

    “暂时可能会变得容易脱臼所以请注意一点”

    好像是这样。看样子只要脱臼了一次,暂时骨头就变得容易脱位了。早上开始就被爱丽丝采取了骑乘位的话为了挣脱或者其他什么的可能会发生。

    “红太郎。我必须要向你道歉”

    在我旁边并排走着的爱丽丝,用很认真的声音这么说着。

    “道歉是,什么?”

    “是把你当成是魔王的事。是我自己随便这么搞错了还避开了你,所以我必须要道歉。对不起红太郎”

    这么说着,爱丽丝来到了我的面前,低下了头。

    嘛虽然没有搞错我就是魔王呢。不说这个的话,我对规矩地低下了头的青梅竹马不知如何是好,挠起了头。

    “没什么。确实突然说了什么完全不明白的话,像这样你也变得精神了,这样就好了”

    “红太郎……”

    “而且,约定了吧?”

    我把从前,和爱丽丝之间的约定想起来了。

    那是幼儿园的时候。两个人在秋千上交换的,重要的约定。

    “只是被你避开这种程度的话,我是不会打破和你的约定的”

    “——啊”

    向着惊讶的她,我笑着说道。

    “要消除人类与人外的对立不是吗?直到这个梦想实现为止——啊啊不对,就算实现了之后我也会一直在一起的哟”

    “红,太郎……”

    “哈。就算你讨厌了也会一直在一起的哟,做好觉悟吧”

    这是不怎么知道这个世界的幼心所以才能交换的约定。

    但是,没有比这更加漂亮美丽的——重要的约定。

    “还,还记得吗红太郎!?”

    听到我的话的爱丽丝浮出满脸的笑容牵起我的手,激烈地上下挥动着。等,糟糕,要脱臼了!

    “啊啊,嘛……说起来别那么激动!登校中的学生们的视线好痛!”

    比起这个肩膀好像又要脱臼了。爱丽丝对于我的想法完全不知道,啊哈哈哈哈!这次一个人笑着在那里转起了圈。

    唔哇。我的青梅竹马也变化太快了吧这个……

    “太好了……看到屋顶上说话的时候的红太郎,还以为难道说忘记了!真的是太好了!”

    虽然确实忘记了呢。

    “嘛,我知道了所以冷静点爱丽丝。真的周围的人都在用发生了什么事的目光看着这边了”

    “我决定了红太郎!”

    “听我说话啊!”

    停止旋转的爱丽丝,向我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从之前就这么想了,我想让红太郎做勇者学生会的副会长!”

    “哈?”

    对于对话连接不上就够吃惊了,对这唐突的说着的话的内容更是全是惊愕。

    “哈?哈???等一下。勇者学生会的副会长,也就是说……”

    “啊啊。就是我的辅佐役”

    “喂!这个不能这么随便的说出来吧这种重大的事情!说起来这不行的!看,看吧我有着部团什么的家里的事什么的有很多要忙的事情!”

    “说谎可不好啊红太郎。你并没有所属于任何社团,家事也是除了料理以外,全是让母亲做的吧”

    “为什么我的事情了解到这种地步!?”

    “红太郎”

    呼地,我被变得认真的爱丽丝压倒沉默了。

    “我什么都可以做,但什么都做不到……通过这次的学生会战,痛感到这点”

    “?”

    “我想要在学生会战的规则之内来改变学校。让人类和人外都能关系很好的,这样——但是那个人想要连同规则一起破坏从而达到改变”

    爱丽丝,呼地,像是想起了谁的脸一样,小小地漏出了笑声。

    “真的是强敌啊,这回的魔王。我一个人的话大概是没法对抗他的吧。就算是成了平手,学生会进行了合并也不一定能够和他达到对等”

    所以,爱丽丝抱住了我的腰。

    就这样吧脸埋进了我的胸口,紧紧抱住了我。

    “什,喂……爱丽丝?”

    “所以红太郎。对我来说红太郎是必要的——如果不讨厌我的话,希望你能一直和我在一起。”

    唔,地说不出话来。对于爱丽丝的话我很高兴,但是我也要担任魔王没有时间做勇者学生会的副会长。就算做了也是十分的重劳动身体能不能坚持住也是个问题。

    无视了这样的我的纠结,爱丽丝移开了抱住我的手腕,这次是牵起了我的右手。

    “好的,这么决定了的话赶紧进行两个人的会议!我还不怎么了解魔王啊!打输了也好认可了也好,首先必须要对那个人的附近进行调查!”

    “不,我还说要做呢!说起来不要拉右手右手很糟糕!要脱臼了要脱臼了!!”

    被爱丽丝强硬的牵起了右手,我因为好像要脱臼了的肩膀的激痛而发出了悲鸣。

    魔王的称号,与消除人类和人外的对立的小小的契机。在加上勇者学生会的副会长这一职位,之后会袭来的激务的暴风雨。

    这就是这回的学生会战我所得到的东西。我的目标还没有达成,也不能算是很好的结果。

    嘛但是,

    “做什么呢红太郎!不快点的话就要迟到了哟!!”

    看着拉着我的手的爱丽丝浮现的满脸的笑容,嘛细节什么的怎么都好,也会变的这么考虑。

    魔王的正体暴露的危机也回避了,爱丽丝的梦想也守住了。

    而且比什么都重要的。

    “要迟到了红太郎!明明约定了要在一起的,要丢下你了哟!!”

    “所——以——,说了不要拉我的右手了吧——!?”

    和她交换的,重要的约定也想起来了。

    这样也有这样的,很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