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后记
    大家好,初次见面。通过本作在第16回电击小说大赏的最终选中残留下来,总算是出道了的很有运气的哀川让。

    因为是出道作,当然和出版有关的这还是第一次。这回想说说我和这边产生关联的指的纪念的日子的事情。

    那是在我去朋友家留宿游玩的时候的事情。

    “午饭还没好吗?”这样问了后,朋友说“用那边的东西做好随意吃了就好”这样说完后就睡了。那么就到你起来为止都等着好了,这样我变得空闲了的时候,唐突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过显示器后是不认识的号码。难道是和什么奇怪的金融机构扯上关系了吗?呼姆。这种时候就要言辞拒绝掉才行。这么想到的我“喂,你好”这样稍微强势的声音接起了电话。

    “喂,我是アスキー·メディアワークス第二编辑部的高林”

    强势变得适得其反了。

    是之后变成了我的担当编辑的高林先生打来的电话。但是当时的我对这种事完全不知道“啊,啊啊アスキー·メディアワークス!?”这样在胸中变得狼狈了。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在电击小说大赏中参加的身份。难道说这是和那个有关的电话吗。那样的话,我为了让从这以后能构筑更好的关系而着重修复印象。之前当成是奇怪的金融机构用稍微强势的声音接了电话,要更有理解的,但是又明朗的坦率的口气回答。

    “啊,您辛苦了”

    坦率过头了。

    您辛苦了,这已经是打工的同僚之间打招呼等级了啊我。再怎么混乱,更像是“初次见面,我是哀川让”这种感觉的回复的话就好了。那个时候“啊,您也辛苦了”这么回答的高林先生我真的认为您十分温柔。

    像我这种显著缺乏知性的人也能出版书,实在是因为有很多人都为此尽了力。借用这个场合,我希望能够为此道谢。

    画出了非常完美的插画的H2SO4先生。当拜见到角色形象的时候,对于角色们的可爱&帅气变得狂喜乱舞。真的是非常感谢!表纸大腿的一点杀必死也让文章担当的我振奋了起来。

    那个时候“您也辛苦了”这么说出的担当的高林先生。一直给您添麻烦了。虽然是这种脑内花田的后辈,今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还有其他的关系选考的大家、编辑部的大家、校对先生、designer先生、印刷厂的大家、书店的大家,把我培养至今的老师,一直支持者我的家族,“呐,让的印税来了去那里吃?”这样排除当事人讨论如何使用金钱的友人们,对你们深表感谢。

    然后,向着买了这本书的读者的大家注入感谢的心情。

    非常感谢你们。

    哀川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