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Prologue 不停歇的余音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inpop

    录入:kid

    咆哮般的大地轰鸣,在古城的空中回响。

    此地是马卡法王国,废都葛尔尼卡。

    城墙烧得残破不堪,碎裂瓦砾堆积如山。

    两大阵营在战火的残渣冒出袅袅白烟的现场对峙。

    为了争夺「创造主」的遗产「大圣域」的控制权,许多战士在此地流血。

    而如今,剩余的最后战力即将正面交锋。

    一边是加入世界联盟,以玛姬艾儿卡•詹•范弗利克为首的「七龙骑圣」。

    身穿神装机龙《耶梦加得》的橘发少女,即使身处不忍卒睹的战场,依然以刚毅的眼神望向敌人。

    七只巨大装甲臂的异样外型摆出独特的架式,做好备战姿态,同时开口:

    「『大圣域』再过十分钟就会启动,进行什么世界的重组。你之前是这么说的吧,弗基尔──英雄是吧。」

    「…………」

    装备《巴哈姆特》的弗基尔在两百公尺外的位置,一句话也不说。

    脸上从容的笑容丝毫不变,灰色的眼睛望向四周。

    倒在他脚下的两具遗体,是理应为「大圣域」正统后继者的「创造主」里丝媞卡,以及「钥匙管理者」密丝希斯。

    照理说是他唤醒了沉眠在「方舟」休眠舱内的两人,但他却在最后局面背叛主人,痛下毒手。

    「……大家,小心,一点。」

    趴在后方远处的路克斯恢复意识,远远盯著眼前的光景。

    声嘶力竭地挤出沙哑的声音,警告即将面临决战的伙伴们。

    但理所当然,声音无法传达。

    即便如此,路克斯依然伸出手试图站起来。

    为何弗基尔喜欢使用《巴哈姆特》,曾经与之交手,并见识过其实力凤毛麟角的路克斯很清楚。

    知道这男人身为机龙使,立于无人可及的高点。

    也知道他会毫不留情,排除阻碍自己使命的人。

    『──英雄,会抵抗命运并期望救赎。是弱者的伙伴。』

    五年前,曾为兄长的弗基尔,对路克斯说过这句话。

    路克斯已经理解了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不──应该说是刚才,从早已遗忘的记忆深渊中拾起。

    可是,自己已经没有余力告知伙伴。

    「咱从以前就稍微调查过你,结果咱的情报网却一无所获哪。即使感兴趣,可惜却没时间了。等咱们所有人打趴你之后再问话吧。」

    玛姬艾儿卡忽然眯起眼睛,嘴角扬起坏心的弧线。

    宛如呼应她的话,爱莉尔与「七龙骑圣」等人缩小包围网。

    「──接招吧!」

    身穿神装机龙《库耶列布勒》,无精打采的金发少年,葛莱法•涅斯特伴随著高喊朝前方滑翔。

    挥舞蛇腹剑型特殊武装《龙尾连剑》,以螺旋轨迹砍过去。

    同时藉由启动的神装《光子潜行》产生的无敌效果,毫不保留硬挡弗基尔《巴哈姆特》的即击。

    但弗基尔却并未启动《巴哈姆特》的《暴食》,以大剑弹开葛莱法的这一击。

    拨开《龙尾连剑》剑锋的同时,弗基尔本身朝葛莱法的左侧移动。

    瞬间改持特殊武装《烙印剑》,横扫《库耶列布勒》的背翼。

    但这一闪轻易被弹开,《巴哈姆特》与弗基尔被弹向后方。

    「……哼!没用的!只要有《光子潜行》,对我的攻击就完全没有意义!」

    笼罩在萤光中的《库耶列布勒》,会分散冲击力至四周,保护使用者不受任何攻击。

    而且葛莱法的神装还有余力,可以维持几秒钟。

    「……《暴食》。」

    但在即将追击的剎那,弗基尔的《巴哈姆特》发出鲜红色光芒。

    一见到这一幕,全身寒毛倒竖般的战栗贯穿葛莱法全身。

    「──!?」

    迅速改变滑翔轨迹,葛莱法拉开几十公尺的距离。

    梅尔•姬萨托见状,错愕地开口:

    「你在害怕什么啊。你的神装不是还能继续维持吗?难道你不相信我们的支援吗?」

    「号称个人主义是有勇无谋的你,真是跌破人的眼镜呢。」

    就在罗莎进一步调侃之际,原本想接话的苏菲丝顿时语塞。

    因为她发现实质上明明没有遭受任何攻击,葛莱法却冷汗淋漓。

    「发生什么事了?葛莱法?」

    「谁晓得,我根本不明白。只是单纯直觉,不──稍微思考后我明白了。为何我会与他拉开距离。」

    相隔几秒钟后,葛莱法说出自己心中产生的不协调感。

    「正好在五秒钟之后。他让《暴食》启动的时机,早就配合了我《光子潜行》效果结束的剩余时间。」

    《巴哈姆特》神装的压缩强化,会让能量或现象在前五秒剧减,后五秒后倍增。

    因此,若让时间加速的话,五秒钟后便能以数倍的速度活动。

    「弗基尔能高速移动的同时,葛莱法的无敌化神装《光子潜行》正好解除。由于时机完全吻合,你才会提高警戒,放弃进一步追击吧?」

    「嗯……」

    葛莱法毫不犹豫,点头回答爱莉尔的问题。

    听到两人的对话,剩下的「七龙骑圣」成员明白情况后,都倒抽一口凉气。

    发现弗基尔假装失去平衡引诱葛莱法,准备一举击败他。

    见到他完美看穿了理应有个人差距的《光子潜行》持续时间,试图藉由《暴食》使出即击的战略,众人再度提高警觉。

    「…………」

    虽然葛莱法点头同意爱莉尔的指证,但其实她只说对了一半。

    别号「贪狼」的葛莱法,个性好战又鲁莽,即使他瞥见这种程度的危险,多半也会展开突击。

    让他心生警戒的并非理论,而是少年自身的本能。

    是当时弗基尔的表情。

    脸上挂著毫无感情的微笑,却散发出纯粹的杀意。

    而且不是对于人的敌意,感觉就像以手折断小树枝一样。

    屡次穿梭在生死边缘,擅长保住性命的才能,让葛莱法勉强躲过死亡陷阱。

    「不愧是接受过『圣蚀』救济的人。但是,别以为能三番两次捡回一条命。」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梦话等下辈子或是到牢里说吧。」

    在远处滞空的弗基尔,忽然主动开口。

    为了等待已经启动的《暴食》效果结束,维持最高警觉的葛莱法回答。

    「我的意思是,你能学会使用装甲机龙,是因为『圣蚀』对你施加过万灵药。虽然你可能不记得,但这是事实。」

    「……!」

    听到这句话的爱莉尔,露出严肃的表情。

    以前假冒柯莱尔的身分与外表时,曾经听酒醉的葛莱法说过。

    原本不具备机龙的资质,无法操纵装甲机龙的他,曾经勉强自己训练而差点丧命。当时遇见神秘的少女,之后就学会使用机龙了。

    「难道是『圣蚀』的杰作吗?究竟是为什么……」

    「──是为了救济。」

    弗基尔立刻回答爱莉尔的问题。

    表情既稳重,又平静。

    眼角带有深渊的阴影,让所有人都脊背发凉。

    「因为她想伸出援手。拯救遭受任何人拋弃的可怜人、被困在残酷命运中的纯粹之人,以及抱持觉悟博取翻身机会的人。向试图拯救重要对象的人,向渴求帮助的人伸出援手──她是这么祈祷,这么希望的。」

    「…………」

    「阿榭立亚•蕾•阿卡迪亚。她是阿卡迪亚一族与『钥匙管理者』的混血──以廉价的词汇形容,就是天生的技术者。得到皇位的她,拯救了当时被皇族视为敌人的我,让我担任保镳。为了平息皇国内乱,引导皇国走向和平。之后为了带给世界真正的救济,才计画使用『大圣域』。那是超过千年前的往事了。」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如果想以无关的往事争取时间,能不能之后再讲?」

    感到困惑的同时,罗莎哼笑一声。

    如今《巴哈姆特》神装的时间已经结束,解除了效果。为了再度发动攻击,罗莎操纵《葛力尼奇》滑行,缩短距离。

    但即使罗莎从背后接近,弗基尔依然文风不动。

    「这就是阿榭立亚。『大圣域』的自动人形,『圣蚀』的原型人物吗……」

    对于爱莉尔的指摘,弗基尔冷笑以对。

    同时,进入炮击射程内的《葛力尼奇》机龙息炮,伴随轰隆声开火。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

    发出怒吼的能量洪流,笔直逼近《巴哈姆特》的背翼。

    依然面向前方的弗基尔,将《烙印剑》挡在背后,采取防御动作。

    这一瞬间,从弗基尔侧面接近的苏菲丝,迅速启动《弗栗多》的神装。

    「……《风之威光》!」

    目标不是弗基尔本身,是《葛力尼奇》发射的炮击能量。

    并非让炮击躲过《烙印剑》,而是操纵炮击轨道,让光芒像淋浴一样分散。

    虽然炮击的威力降低,却让闪躲的难易度三级跳。

    原本想趁弗基尔失去平衡之际,让爱莉尔、梅尔与玛姬艾儿卡补刀──可是。

    「──呵。」

    弗基尔微微一笑的瞬间,身影顿时消失无踪。

    所有人失去攻击目标,对四周提高警觉的时候,传来玛姬艾尔卡的大喊。

    「所有人后退!由咱来支援你们的背后!」

    神装机龙《耶梦加得》同时伸出七只巨臂,跟在四周的葛莱法等人身后。剩下的两只装甲臂则跟在玛姬艾儿卡的身后与面前。

    「《奥罗波若斯》的特殊武装,《生死流转》……能力是让射程内的目标消失,自由地还原并出现。但如果咱没猜错,能力绝非仅止于此。」

    额头上冒冷汗的同时,玛姬艾儿卡嘀咕。

    能让弗基尔本身进入无法干涉的空间是一大优势,但威胁绝不止于此。

    问题在于之后。

    「难道他本身在那种状态下也可以吗──!」

    爱莉尔如此开口的剎那,发出红光的《巴哈姆特》突然出现在面前。

    同时《耶梦加得》的装甲臂,与爱莉尔身上的《札哈克》跟著反应。

    特殊武装《龙刃光鞭》以闪光般的速度挥舞,巨臂的拳头也以最短距最高速挥动。

    但两者都追不上已经加速的《巴哈姆特》。

    藉由《生死流转》再度出现在附近的弗基尔,冲向爱莉尔一砍。

    (来不及……!要中招了!)

    在爱莉尔做好心理准备的剎那,强硬介入的葛莱法与《库耶列布勒》挡了下来。

    攻击被无敌化的《光子潜行》挡住后,弗基尔随即朝后方滑翔拉开距离。

    抢在被其他「七龙骑圣」反击之前,脱离危机。

    千钧一发之际躲过被击落的命运,爱莉尔松了口气,玛姬艾儿卡也表情趋缓。

    「──呼,虽然违反命令,但是得救啦,葛莱法。真亏他能在这种时机之下,预测弗基尔会攻击爱莉尔哪。」

    「得救了。谢谢你,葛莱法!」

    爱莉尔也跟著道谢后,葛莱法依然一脸无精打采地回应。

    「没什么,纯粹出于直觉罢了。我猜他如果从世界上消失无踪后还能活动,可能会用来消除《巴哈姆特》的《暴食》破绽吧。」

    「────」

    是指藉由《暴食》压缩强化的弱化时间。

    若利用《奥罗波若斯》的《生死流转》,在毫无防备的最初五秒逃进无法干涉的空间,躲避敌人的话,就是非常可怕的连续技。

    不仅毫无危险,还能增强好几倍的超加速与破坏力,单方面辗压对手。

    「我就知道他会准确在五秒钟后出现,就像我刚才那时候一样。算是报刚才的仇吧。」

    压缩强化有五秒钟弱化的副作用。

    一如刚才弗基尔看穿《光子潜行》结束的时机,这次换葛莱法洞悉了弗基尔的心理。

    「难道你已经猜到我会率先遭到攻击了吗?」

    「……没啦,只是你刚好在附近而已。纯属偶然。」

    「你还是老样子呢。」

    苦笑的同时,爱莉尔再度望向前方的敌人。

    可是,接下来才是麻烦之处。

    这一次凭藉幸运与葛莱法的机智躲过,但下一次不见得同样顺利。

    除了事先启动葛莱法的《光子潜行》这种无敌化武装,可能完全无法防御。

    在场所有人都理解这种情况,再度提高警戒的时候──

    「原来如此。真是厉害啊,英雄殿下。」

    玛姬艾儿卡露出无畏笑容,开口牵制弗基尔。

    「竟然以《奥罗波若斯》的特殊武装弥补《巴哈姆特》具备的弱点。难怪你即使能操纵所有机龙,却依然惯用这一架。」

    「…………」

    另一端的弗基尔保持沉默。

    脸上仅挂著丝毫不变的凛然笑容,伫立在半空中。

    「但是,秘密似乎不只于此。他一直在使用腰上的机攻壳剑,运用两种特殊武装。明明没有《奥罗波若斯》的本体,这种事情真的做得到吗?」

    「没错,的确是这样。」

    身为「钥匙管理者」的苏菲丝似乎也心里有底,毫无感情地加了一句话。

    紧接著爱莉尔也点头同意。

    「没错……不只是以《轮回转生(Infinity)》造出的《巴哈姆特》,他连另一项特殊武装都能自由使用的话──」

    以装甲机龙的基本原则而言,就会产生疑问。

    如果机龙不存在,就无法完全发挥性能。

    「可是,根本没见到那架什么《奥罗波若斯》的本体。不知道究竟很大还是很小,或者──」

    「如果我们已经看见的话呢?」

    「……!」

    爱莉尔打断罗莎的话后,所有人顿时屏息以对。

    随后。露出微笑的玛姬艾儿卡,整理不协调感的真面目后开口。

    「看来连咱都上当了呢。其实咱们早就见到了。想不到你拥有的改变机龙《奥罗波若斯》,就是『大圣域』的本体。」

    「──你说什么?」

    葛莱法忍不住一喊,弗基尔的笑容却始终没变。

    但是听到这句话,爱莉尔在内心跟著同意。

    如果《奥罗波若斯》就是「大圣域」本身,就可以解释能将任何神装机龙当成特殊武装使用的《轮回转生》这种机制了。

    「而《奥罗波若斯》可能兼具飞翔型、陆战型与特装型的机能吧?只要将以前的战斗中记录下的资讯交由其管理,就能轻易掌握葛莱法神装的最长持续时间。」

    「意思是,敌人实质上受到『大圣域』的支援?」

    苏菲丝虽然面无表情地补充,话中内容却十分可怕。

    即使至今依然看不见《奥罗波若斯》的姿态,但已经出现了一鳞半爪。

    那就是必须与「大圣域」深不见底的能力直接交战。

    「可以说,对一半吧。」

    相隔半晌后,弗基尔宛如称赞众人般回答。

    「『大圣域』是第零遗迹《奥罗波若斯》的半身。与运用在『限界突破』的部分相同,只是强化零件罢了。但是知道这一点,又能怎样?」

    「隐瞒到现在还好意思说这种话。看来只有你充分发挥其机能,一直以来随心所欲地控制历史吧?」

    貌似带有某种把握,玛姬艾儿卡露出强势的笑容表示。

    结果伫立在中空的弗基尔,静静地解除架式,放下《烙印剑》的剑尖。

    「随心所欲吗。真想不到,利用金钱与权力驱使许多人的你会这样形容我。」

    「你那是什么话,难道在嫉妒以正当手段发迹的咱吗?」

    面对一脸嘲讽笑容的玛姬艾儿卡,弗基尔哼笑了一声。

    「各位「七龙骑圣」,说真的,其实我不想杀你们。」

    「────」

    包含爱莉尔在内的「七龙骑圣」,表情都浮现些许紧张。

    这句劝降实在来得太自然。

    「实际上,你们相当厉害。不只具备才能,还熬过人生中屡次面临的考验。」

    自己的家族没落后,葛莱法•涅斯特在贫民窟长大。

    即使缺乏机龙使的才能,却依然以拼命的努力与精神力,改变命运。

    梅尔•姬萨托即使幼年遭遇被幻神兽灭门的惨剧,之后依然振作,成为最年轻的天才机龙使。

    罗莎与苏菲丝,还有爱莉尔,都对抗过严苛而崎岖的命运,试图贯彻自己的信念。

    「你们都具备资格。身为模范,身为传说,有资格领导许多不成熟的人。在接下来的世界做出全新选择的资格,或是──」

    一脸平淡而稳重的笑容,弗基尔继续开口。

    他的眼神黯淡无光。

    「或是下一任王之器。我期盼已久的人物有可能就此出现。我已经期待很久了。所以不要再自相残杀。连这些『大圣域』的资讯都是多余的。在遗忘一切的世界中,选择全新的道路吧。」

    从毫不犹豫的口气,可以窥见弗基尔是认真的。

    意思是就此放弃抵抗的话,他不会对众人不利。可是──

    「……忘记一切,是吗。咱不知道你以前做过什么,但听爱莉尔说过你大致的真面目。要咱们活在被你玩弄于股掌的人生中吗。意思是不知道会怎么受你摆布,连『圣蚀』都要置之不理吗?各位同胞,你们怎么看!?要服从他的命令吗?」

    玛姬艾儿卡刻意大声吶喊,质问周围的伙伴们。

    基于激励士气的意义,没有使用龙声通讯,却得到比预期中更好的答案。

    「──别开玩笑了。不论我的不幸与幸福,全都是我自己获得的。少自作聪明地当成你的东西随意摆布好吗,英雄老兄。」

    身穿可变型机龙《赤帝白皇》的少女,梅尔•姬萨托进入伙伴支援的范围内,准备启动《相克天理》。

    能自由操纵温度的神装,可以藉由大气折射产生距离感的误差;或是以强风、高热与低温造成损害或机龙故障,更能轻易改变地形。

    对应战局挑选最适合的战术,展开多采多姿的攻击是她的才能。

    她集中磨练至今的技术,寻找攻击弗基尔的机会。

    「我受够听从他人的使唤了。虽然我很欢迎路克斯大人的命令。」

    身穿神装机龙《葛力尼奇》,红发的罗莎•葛兰海多从背后接近,观察弗基尔的破绽。

    自己的本领是拟态。《炼狱机构》的能力能重组,随意改变外型。

    而罗莎本身也擅长欺敌、扰乱的战术。

    「可是,我不想再欺骗自己的真心了。」

    当初为了逃避自己的弱小,走上的歧途已经被切断。

    为了报答路克斯伸出援手的恩情,罗莎不再迷惘与恐惧。

    「我也──无法接受。交给他人决定,代表信赖对方。路克斯值得我的信赖。他即使受伤,依然愿意拯救我。和你这种人,不一样。」

    褐色肌肤的「钥匙管理者」苏菲丝开口后,一旁的爱莉尔也紧握特殊武装《龙刃光鞭》。

    「我是『创造主』。我要以自己的想法与手段,尝试寻找这个世界应有的样貌。」

    身穿《札哈克》,失去姊妹的爱莉尔大喊。

    身旁的葛莱法也再度露出平时无精打采的表情。

    「虽然我不像别人一样大义凛然,但唯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可别太瞧不起人了,英雄老兄?」

    所有人表态后,进入备战架式。

    随后,露出无畏笑容的同时,玛姬艾儿卡打了一声响指。

    「就是这样──做好心理准备吧,英雄殿下!」

    这句话成为开战狼烟,世界最强的机龙使们一同展开行动。

    这场战斗是为了阻止「圣蚀」,拯救世界免于毁灭。

    注入众人矜持与意志的全力,透过机龙解放,开启战端。

    站在「大圣域」的控制室──从中枢发出的冲天光柱前,男子身上的漆黑机龙展翅飞翔,高举大剑的剑锋。

    「各位──在战斗之间,请稍微听我说几句话。」

    爱莉尔以带有紧张的语气,向所有人传达透过机龙扩音的谈话。

    「我将把自己知道的事,隐藏在『大圣域』之中的真正功能,告诉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