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Episode1 和平的起始
    「──哥哥,快起床吧。我要进去啰?」

    「唔,嗯……」

    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以及妹妹熟悉的柔和声音。

    路克斯含糊回答后,房门随即打开,传来由远而近的动静。

    「真是的,就算好一阵子没有杂务,到底还要睡到几点啊?今天是定期检查的日子,请哥哥做好准备吧。」

    「嗯、嗯嗯……」

    爱理开启窗帘与窗户后,阳光照进室内,静谧的早晨空气跟著流入。

    平滑的木造空间。

    骨董装潢散发出些许高级感。

    这里是新王国,城塞都市的王立士官学园。

    路克斯睡在熟悉的女生宿舍内,自己的房间中。

    唤醒还有些朦胧的意识,路克斯在床上坐起倦怠的身体。

    「爱理……?今天是几号啊?」

    「一月十日。赶快洗脸吧,餐厅的早餐时间要结束了。」

    「是吗,原来是这样。」

    依然坐在床上的路克斯,深呼吸一口气。

    即使尚未完全复原,身体却没有重大异状与后遗症。

    熬过如此激烈的战斗,这种结果堪称奇迹般的幸运。

    「没事吧?需要我喂你吃吗,哥哥?」

    以苦笑应对爱理的调侃,兄妹两人前往餐厅。

    学园专属的好手艺大厨制作的早餐,还是一如往常地美味。

    在马卡法王国的废都葛尔尼卡──爆发决定世界命运的最终决战。

    大战结束后,已经过了两星期。

    参战方包括代表各国的「七龙骑圣」,新王国的「骑士团」,以及世界联盟的机龙使大军。

    为了阻止里丝媞卡等「创造主」的背叛,统治世界的企图,以及人型终焉神兽「圣蚀」造成的世界毁灭,路克斯等人竭尽全力。

    虽然牺牲了不少挑选自各国的机龙使,但唯一庆幸的是,莉夏等人没有任何人牺牲。

    然后也粉碎了辛格伦私自独占的野心,成功获得「大圣域」。

    这项胜利才是最重要的捷报。

    路克斯倒下后,包含玛姬艾儿卡在内的「七龙骑圣」抵达控制室,爱莉尔连接了中枢。

    顺利达成自动人形阿榭立亚赋予的第三项考验,掌握「大圣域」的隐藏功能。

    首先停止人型终焉神兽「圣蚀」的活动,却因此耗尽力气而暂时撤退。

    对于在这场大战中失去许多机龙使的各国而言,不可能对旧时代的遗产与技术沉眠的「大圣域」置之不理。但如果害死能管理的爱莉尔,则得不偿失。

    成为「大圣域」管理者的爱莉尔,由各国轮流监视,暂时保证了她的生命安全。然后──

    首先由新王国负责收押她。

    「我吃饱了。那么爱理,之后我会去三和音那边探望一下。」

    「好。那就拜托你了,哥哥。」

    附带一提,爱理陪伴在身边的原因,似乎是路克斯很久没有在学园露脸,为了避免被女学生包围。

    虽然向学园宣导过,「圣蚀」的存在以及世界毁灭的危机本身,都是里丝媞卡的煽动。不过也告知所有学生,路克斯等人为了阻止这一切而前往马卡法王国,最后顺利达成任务。

    由于之前的疗养而无法见面,想问路克斯的问题多不胜数,肯定免不了连串追问。

    原本应该由学园名产三和音帮忙挡,但她们也因重伤与疲劳而正在疗养。

    学园内的治疗舱也似乎终于失去了能量,对各人施行最低底限的治疗后,听说已经完全无法使用。

    而且除了夜架以外的「骑士团」主力──莉夏等人都分别回到各自的老家。

    骨折等伤势已经治愈了一半,不过也为了恢复疲劳,才放了个长假。

    在女生宿舍的阶梯与爱理道别后,路克斯在自己房间稍作饭后休息,接著前往校舍的教室。

    对于之前一直卧床的路克斯而言,这是新年后第一次上课。

    「话说回来,也好久没有见到班上同学了呢。」

    首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身为唯一的男生让人坐立难安,现在则打从心底对于能和她们聊天感到高兴。

    「好久不见,路克斯同学!听说你拯救了世界?谢谢你!」

    「真是的……你不在的期间内,有许多杂务想拜托你耶?等身体痊愈后,要告诉我喔。我先预约啦。」

    「拜托,就算媞尔珐请假,也不可以偷跑喔。我们也很想──」

    班会即将开始前,果不其然被班上的女同学们包围。但随即在前来的莱格莉教官一喊之下作鸟兽散。

    「新年刚过完就这么吵闹。现在没坐在位置上的人,就等著写作业喔。」

    美貌的妙龄教官。

    路克斯也好久没有见到莱格莉充满威严的表情与气氛。

    有如观察路克斯的身体情况,瞥了一眼确认过后,她再度开口。

    「这一次大战中,世界各国──包括新王国都失去了许多机龙使。即使现在暂时解除了来自遗迹的威胁,你们也必须尽早成为独当一面的士官,化为未来支撑新王国的基础。」

    莱格莉的口气十分认真。

    除了这所学园以外,各地当然也一直在培育士官,可是对所需人员来说,人数实在太少。

    借兵远征马卡法王国的四大贵族,同样蒙受不小的损失,对新王国而言也是严重问题。

    这种情况下万一遭受幻神兽或「龙匪贼」等级的盗匪攻击,肯定撑不下去。

    「这所学园也还在发展中。新王国的明天仰赖各位的表现。知道的话,在上课之前向大家介绍一位插班生。」

    「咦……?」

    全班同学露出严肃表情后,转变为困惑的气氛。

    在这种时间点居然有插班生,究竟是谁呢?

    恐怕全班同学都在如此思考之际,一名少女走进教室。

    「大家好。我是『创造主』的皇女,名叫爱莉尔•薇•阿卡迪亚。接下来要和各位相处一个月左右,敬请多多指教。」

    进入教室,在黑板前一敬礼的人,是具备中性面貌的楚楚少女。

    与路克斯相同的银发,编成长度及腰的麻花辫。左右不对称的瞳眸颜色产生超越人类的神秘性。

    曾假冒梵海姆公国的「七龙骑圣」辅佐官「柯莱尔」,数度在学园露面,不过这是头一次以「创造主」的身分前来。

    (等等,爱莉尔怎么会成为插班生!?而且她还穿著裙子!)

    她原本就是不折不扣的少女,穿裙子无庸置疑,却对路克斯造成些许冲击。

    「这个,『创造主』的爱莉尔小姐,是之前听说的那一位吧?」

    「嗯,听说她选择站在我们这边──话说她和路克斯同学好像呢。像是发色……」

    「总觉得和柯莱尔同学也有几分相似……好帅喔。不对,好漂亮。」

    在众人七嘴八舌之际,貌似享受著路克斯的慌张,名叫爱莉尔的少女眨了眨眼。

    「就是这样,再多多指教啰,路克斯。」

    宛如划破教室内产生的喧嚣般,爱莉尔走到路克斯附近的座位就坐。

    既是「创造主」还是陌生的美少女来访,让学生再度开始吵闹。不过在莱格莉一瞪之下,跟著开始上课。

    当然,学园内早就知道爱莉尔协助了联盟军,但她依然是话题的焦点人物。

    理所当然,之后每一次课堂的休息时间,班上同学便围过来展开质问攻势,连路克斯都不放过。

    †

    ──午休时分,校舍屋顶。

    以学园游击部队「骑士团」的呼叫为藉口,路克斯好不容易偕同爱莉尔逃离众多女学生的包围。

    「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会以这种模样进入学园──」

    「罗菲女王陛下与学园长答应了我的期望。说是如果待在王都等地,遭受攻击时反而难以保护我。」

    即使正在疗养,爱莉尔可是目前能控制「大圣域」的重要人物。

    无从得知想要她能力的敌对势力,何时会藉机对她下手。

    高层似乎判断,比起在大战中失去众多机龙使的王都周围,将她安置在这所神装机龙使用者云集的学园较为安全。

    听说也有人建议由四大贵族之一的迪斯特•兰格莉思看管。但由于要照顾女儿赛莉丝缇雅,最后还是支持她插班进入学园。

    「不过真是出乎意料。大家比想像中更自然地接受了你呢──」

    关于「创造主」一事,似乎已经向国民说明过,爱莉尔站在同一阵线。但她藉由操纵认知伪装成柯莱尔这件事,原本以为会遭到多一点追究。

    「这个啊,其实你也懂的嘛。」

    说到这里,爱莉尔露出恶作剧的微笑。

    翡翠色的一只眼睛,是接受过「洗礼」的证明。

    她具备利用遗迹的操纵认知之力。

    也难怪即使学园的学生们对柯莱尔与爱莉尔的关系一无所知,还是接纳了她。

    「不过呢,我操纵认知的部分仅止于此喔。我不打算进一步操纵。毕竟我必须以爱莉尔的身分努力活下去,而且──我已经厌倦冒充各式各样的身分了。」

    「是这样啊。」

    路克斯对表情轻松愉快的少女点头后,爱莉尔当场轻巧地转了一圈。

    偏短的裙襬在屋顶的风势吹拂下差点掀起,路克斯的视线顿时游移。

    爱莉尔迅速以双手按住的白皙大腿十分艳丽,略为染红的脸颊可爱动人。

    「…………看到了吗?」

    「呃,这个……看到一点。」

    蕾丝花边的清爽浅蓝色,与中性样貌的爱莉尔十分相衬。这句话路克斯实在不敢开口。

    害羞地染红的脸颊略为鼓起后,爱莉尔意有所指地表示「算了,让路克斯看见倒是无妨」。

    「结果连我自己似乎都还没习惯『女孩子』的身分呢。总觉得下半身凉飕飕的,连班上同学们都说我散发帅气的氛围──」

    「这个……很可爱喔。」

    「……!」

    路克斯忍不住脱口而出后,爱莉尔睁大眼睛,扭动身体。

    脸比刚才底裤被看见的时候更红,难为情地别过视线。

    「你穿女生制服很合适呢。恭喜你插班进来。」

    能自然地说出这一句,是因为并非恭维,而是真心话。

    不,这次大战结束,路克斯自己也因而产生了变化。

    对少女们的心意比之前更加强烈。

    并非单纯身为朋友的情谊,而是开始抱持身为异性的思维。

    「谢谢你……真是的,好可惜喔。」

    爱莉尔害羞地回答后,困扰地转过身去。

    「可惜?」

    听得路克斯不解地歪头,她随即微微叹了一口气。

    「距离『协定』结束,明明剩没多久了呢。不然就可以趁现在说出口了──」

    「咦……?」

    见到爱莉尔不舍的侧颜,路克斯的心中怦然跳动。

    但她并未回答,而是仰望蔚蓝澄澈的蓝天,开口:

    「差不多该回去啦。去吃午餐吧。」

    与之前她自称柯莱尔的时候一样,对路克斯露出身为坦率朋友的笑容。

    即使对这份神秘情感困惑,路克斯依然与爱莉尔一同离开屋顶。

    †

    到了放学时分,与爱莉尔在女生宿舍前暂别。

    虽然还想再相处一下,但路克斯有自己的事。

    即使杂务堆积如山,还是有个地方必须先去才行。

    先来到外头,路克斯前往城塞都市的花店。之后在市场购买新鲜水果。

    最后回到学园──前去探望的地方,是女生宿舍的一间,爱理的房间。

    「我是路克斯,现在方便吗?」

    「Yes. 没关系。请进吧。」

    听到平淡无抑扬顿挫的语气,路克斯内心松了一口气。

    妹妹的室友,也是自己朋友的诺珂特在这间房间内。

    听说两周前的死斗中,连三和音都参加最终决战,而且受了重伤。

    幸好伤势貌似可以治疗,不过也感谢她为了保护爱理而奋不顾身,路克斯选择她作为第一位见面的对象。

    「那么我就打扰啰──欸、哇!」

    一打开房间门,三名少女的身影看得路克斯一头雾水。

    原本以为只有诺珂特一人,原来三和音所有人都在。

    「好久不见了,路克斯。看你身强体健真是太好了。呼啊……」

    虽然已经傍晚时分,但可能睡到刚刚才醒,发现难得睡眼惺忪的诺珂特。

    身穿淡绿色睡衣,一只手抱著像懒骨头的枕头。

    该怎么说呢,有点新奇。

    「衣衫不整让你见笑了。因为好不容易才从医疗室转移到这里。」

    随从家世出身的诺珂特,似乎对自己刚睡醒的模样感到难为情。

    始终面无表情,脸颊略为泛红,显得十分可爱。

    「不用在意没关系。见到诺珂特松懈的模样,感觉十分珍贵呢。」

    「小路克真是好色。感觉突然对年纪小的女生感兴趣?」

    另一方面,穿著以黑色为基底的轻薄服装,媞尔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开口。

    骨折伤势不同于在休眠舱内貌似已经治愈了一定程度的诺珂特,媞尔珐的一只手仍夹著夹板。

    (插图007)

    不过意识十分清楚,个人的疲劳与伤势似乎有差异。

    对媞尔珐的调侃苦笑以对,同时路克斯发觉,实际上自己对少女们的情感正不断增温。

    刚才对爱莉尔同样如此,可能是由于大战告一段落,内心有些放松也说不定。

    「真的,听说路克斯要来探望,还急忙化妆打扮,媞尔珐也真敢说呢。刚才明明头发还一团乱,穿著内衣睡觉喔。」

    「啊~谢里丝你真是的!刚才不是说过,别当著小路克的面前说吗!真是的,以后有麻烦我也不帮你了!」

    媞尔珐红著脸焦急不已,同时对离开上铺的谢里丝发脾气。

    三和音最年长,也是三人老大的少女,右臂依然以绷带与夹板吊著,以平时的爽朗笑容迎接路克斯。

    「谢里丝你也是,好久不见了。话说伤势的情况──」

    骨折程度似乎最严重的她,如果没有休眠舱的治疗,手臂可能无法完全恢复。

    不过大姐风范的少女丝毫没有叫苦,反而一脸笑容地开玩笑。

    「噢,这倒是无妨。虽然距离完全康复还要一点时间,但听说不会留下后遗症。一想到熬过那场艰辛的死斗,除了幸运还是幸运啊。」

    「是吗,太好了。」

    放下心中的大石,路克斯也面露笑容。

    「不过千万别太勉强自己喔。即使为了作战而无可奈何,但要是为了我和爱理而受伤的话──」

    爱理与三和音在「大圣域」深层阶参战的计画,路克斯当初并不知情。

    因为事前并未告知,不知道是当然的。但中途听到这个消息时,路克斯差点吓得心脏停止。

    「Yes. 虽然每一次都徘徊在生死边缘的路克斯,说这种话其实没有说服力。」

    诺珂特半眯著眼睛嘀咕后,媞尔珐也恶作剧地碰触路克斯的身体。

    「对啊,倒是小路克你没事吧?要帮你按摩一下吗?」

    「嗯,让年纪小的学弟担心,感觉也不坏呢。那在我的手臂痊愈前,让你帮我换衣服与入浴如何?」

    「好的。只要我办得到──咦,不会吧!?」

    谢里丝搂住路克斯的手并凑过脸颊,随即传来大小适中的胸部触感。

    同时她爱用的蔷薇香水气味钻入鼻腔,让路克斯脑袋一片空白。

    几秒后,勉强摆脱希望永远被她搂住的诱惑,路克斯红著脸挣脱手臂。

    「哦,似乎在心中很享受呢。照这样看来,我们身为女性还是很有价值的嘛。」

    「拜托!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我毕竟,好歹也是,呃──」

    「我当然知道。你可是可靠的男孩子呢。还有上次挑战辛格伦,帮我们报仇也是啊。」

    「…………」

    明明前来探望为了保护爱理而受伤的她们,想不到反而受到她们的致谢。

    不,可能是为了避免路克斯进一步担心伤势,才这么说的吧。

    明白以学姐,以及朋友的身分对待自己的三人心中的想法,路克斯再次感到胸口发热。

    觉得能成功保护大家,实在太好了。

    「附带一提,刚才是我个人的道谢。如果还不够的话,就让媞尔珐与诺珂特也这样如何?」

    「已、已经足够了。那等你们康复后,在『骑士团』再会吧。之后我会再来探望的。」

    「小路克,委托书已经堆积如山了,可别忘记喔?」

    「哈哈哈,拜托手下留情……」

    好一段时间没有从事学园的杂务,不知道现在究竟累积了多少。

    不敢问的路克斯以苦笑转移焦点,离开房间。

    过了几分钟后,房间内的三人小声交谈。

    「呼……刚才心脏怦怦跳,真不像自己呢。其实他自己好像也察觉到,心中对我们的壁垒已经消失了。」

    围绕「圣蚀」的世界危机告一段落,路克斯对少女们更加亲近。

    换句话说,回应感情的瞬间已经接近了。

    「Yes. 不过看他的反应,路克斯的心中似乎尚未决定归属呢。」

    诺珂特以一如往常的平淡语气陈述感想。

    「感觉好复杂喔。哎~其他女生都太强势了呢……」

    另一方面,媞尔珐不满地叹了口气,仰躺在床上。

    三和音对路克斯的感情。

    无法否定,同样逐渐超越单纯的朋友之谊。

    因此三人才自告奋勇管理少女们的「协定」。与爱理一同负责见证。

    「真是的,照这样来看,之后可就难熬了喔。我们的工作在接下来的几天,同样也到了最后关头呢。」

    谢里丝如此开口后,诺珂特也点头。

    「Yes. 我们也静候时机的到来吧。针对新王国的游行,以及『协定』的终点。」

    关键时刻愈来愈近。

    早就知道,这一刻不久之后将会到来。

    实际感受其来临,三人互望彼此,点了点头。

    †

    探望三和音结束后,路克斯处理学园提出的简单杂务。

    路克斯发现,其实工作内容相对轻松。真要说的话,算是帮自己推辞女学生的追求,营造藉口。

    然后──到了夜晚。

    在餐厅吃过晚餐后,到了入浴时间。

    女生入浴完毕后的大浴场既能独享又宽广,难得的解放感让路克斯兴奋不已。

    理所当然,马卡法王国的要塞没有像样的浴场设施,顶多只能以沾了热水的毛巾擦拭身体。

    「哎……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定呢……」

    泡在充满乳白色热水的浴池中,路克斯自言自语。

    这句话并非指解除紧绷的学园气氛,而是路克斯自己。

    回想起来,自从决定打倒旧帝国的那一天,自己就一直东奔西走。

    计画革命,追踪弗基尔同时从事杂务,透过模拟战训练,然后进入学园就读。

    身为阿卡迪亚的皇子,为了改变国家。

    之后为了达成自己定下的使命,持续奋战至今。

    严格来说还剩下身为莉夏骑士的职务,身为「七龙骑圣」参与分配「大圣域」的遗产与技术等各式各样的工作,但的确暂告一个段落。

    「接下来,我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几天之后,将要举办由于大战等各种因素而延期,为时三天的新年游行。这几天之内将与学园的女同学们一同出发,前往王都。

    路克斯身为世界联盟之一,付出莫大贡献的「骑士团」成员一份子,以及莉夏的专属骑士,听说会在游行最后一天受到表扬,并且获颁荣誉。

    自己这个罪人受到表扬,即使感到复杂,但考虑到立场相同的爱理,应该欣然接受这种情况。

    之后还身为莉夏的骑士,对新王国付出贡献,以及──

    为了完全治好菲尔菲的身体,摘除爱理脖子上的罪人项圈而立功,并且保护爱莉尔。

    「接下来──我呢。」

    总觉得还剩下某些事情该做。

    但不知为何想不起来。光是试图想起,思绪就逐渐模糊消失。

    「……想见大家一面呢。」

    不只是三和音与爱理,还想见一起出生入死的莉夏她们。

    觉得与她们在一起,就能回想起自己究竟该做什么。

    在浴场内听著自己喃喃自语的回音,同时细细品味宽敞的感觉与一抹寂寥。

    †

    路克斯在新王国沉浸于感慨之际。少女们在台面下的战争早已开打。

    虽然与驾驶机龙战斗不一样,但毫无疑问是战争。

    某种意义上,这场战斗比「大圣域」更加激烈,攸关她们的命运。

    作战会议甚至还在优密尔教国的边境举办。

    这里是国境附近的大道。

    投宿在该地旅馆的三名少女与一名女性,直到深夜依然热络地交谈。

    「在王都游行上穿的礼服也准备万全了。真想不到恩芙尔克家族会帮我准备呢。」

    试穿深蓝色礼服的库露露席法,在暖炉旁噗哧微笑。

    义父史提尔•恩芙尔克的父母心,实在是非常有趣。

    为了疗养与交换情报,暂时回国的库露露席法,在优密尔教国的老家生活了两周。

    与路克斯分离这么久虽然很寂寞,但无论如何都必须治疗伤势,其实刚刚好。

    因为运气很好,前几天的大战中受到的擦伤与瘀青等伤势,全都不留痕迹地痊愈。

    在王都游行期间与路克斯重逢时,将是完美的万全状态。

    「看在你们眼中如何呢?这次我有没有胜算?」

    「好好好。很完美,大小姐──除了胸部以外。」

    在装潢豪华的四人房内。

    四张床的其中一张上头,娇小少女边叹气边嘀咕。

    优密尔教国的「七龙骑圣」梅尔•姬萨托,穿著款式朴素而可爱的吊带衫,半眯著眼睛望向库露露席法。

    少女们赌上路克斯展开决战。

    对于决战在即,干劲十足的库露露席法,梅尔的态度显得有些为难。

    「是吗,虽然不太想听你对胸部大小说三道四,不过谢谢你。那你怎么看呢,苏菲丝?」

    接著库露露席法的视线转向坐在另一张床上,正在玩拼图的褐色肌肤少女,苏菲丝•艾克思珐。

    基于优密尔教国,以及「钥匙管理者」的交集,三人在两周内一起休息,共同行动。

    话题来到自己身上的苏菲丝沉默了一段时间后,面无表情地喃喃开口。

    「……这个国家也太寒冷了。好想赶快去王都。」

    「没有人在问你这个。话说你在这个国家都打扮成这样,当然会冷啊?」

    叹了一口气,库露露席法接著吐槽。

    平时穿著接近半裸的苏菲丝,在一月的优密尔教国当然会冷得瑟瑟发抖。

    「结果最后也没能见到涅依•露榭,特别闲。」

    之前还稍微去看了一下遗迹「坑道」的情况,但不知为何,见不到熟悉的自动人形。

    见不到「月」的自动人形,情同妹妹的里•普莉卡,苏菲丝在疗养期间几乎都独自打发时间。

    身穿单薄地遮住胸部与腰际的内衣,占据离暖炉最近的床铺,丝毫不打算移动。

    再度看过库露露席法的模样后,苏菲丝扠起双手做出思考的动作,然后开口。

    「别看路克斯那样,他的兴趣十分偏门。凭现在的库露露席法是赢不了的,可能。」

    「……栓在牢房内失禁是你自己的问题吧……可以不要擅自认定路克斯有特殊性癖好吗?」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难道是路克斯说出去的吗!?去王都后我要骂他一顿!」

    表情严肃地羞红脸颊,苏菲丝握紧拳头。

    梅尔露出难以言喻的视线望向她后,转身面对库露露席法。

    「先别理这个失禁骑圣,实际上光看外表很难判断呢。况且你亲近大哥哥也不只一次两次了吧?」

    「我才没有失禁!只是向路克斯拜托过,他依然不肯让我上厕所而已!」

    「也对。虽然自认不比其他女孩逊色,但也没有遥遥领先的确信。我当然有自信,却不敢说有必胜的把握。」

    无视苏菲丝的抗议,库露露席法点头肯定。

    「没有必胜把握就伤脑筋了。恩芙尔克家的所有亲戚,都已经认定大小姐会与路克斯先生结婚呢。」

    此时打开房门走进来的,是管家艾露堤莉泽。

    这一次她担任库露露席法等人的保镳,直到王都游行为止负责全方位支援,包括安排旅馆。

    进一步而言,似乎还是老家恩芙尔克家族派来,确保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结婚的负责人。

    「这次大战落幕后,路克斯先生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了吧?那么重逢时,对大小姐的看法应当也会有所改变。」

    「如果竞争对手是普通等级,我也不至于这么不放心了呢。」

    库露露席法不认为自己的容貌、家世、与路克斯建立过的关系会输,但情敌的少女们个个不容小觑。

    撇开一心想当侧室的夜架不论,青梅竹马菲尔菲有稚嫩的容貌与丰满的身材,既能挑动男人色心,况且还有过去的羁绊这项优势。

    「骑士团」团长赛莉丝缇雅不同于高雅威严的外观,有容易遭到他人误会,不易亲近的纯朴一面。巨大的反差容易赢得好管闲事的路克斯心仪。

    之前由于在恋爱上晚熟,对路克斯的追求缺乏攻势。但最近她对路克斯表示强烈好感,路克斯也并未拒绝。

    同为新王国四大贵族长女的地位,肯定也容易促进两人的关系。

    至于「创造主」爱莉尔,算是出乎意料的对象,完全无法判断。

    她是阿卡迪亚的同族,基于管理「大圣域」的立场,今后多半也会共同行动,这一点十分麻烦。可不能小看她巧妙引诱路克斯的手段。

    如果太轻视晚来的新情敌,说不定会被她整碗捧去。

    最后的新王国公主莉姿夏尔蒂,是库露露席法最防范的对象。实际上还是最有可能与路克斯结合的少女。

    她是让路克斯进入学园的人物,身为与旧帝国有深切关系的新王国公主,立场也份量十足。

    问题在于莉夏完全误会了权力的使用方式,以及表达好感的方法。不过在相互扶持这一点倒是脱颖而出,是充满魅力的少女。

    其实也是因为考虑到新王国公主的立场不易接近,学园内的任何人都对她有亲切感。

    对库露露席法而言也不例外。

    自己在学园内最能坦率相处的少女就是莉夏,接受过她的帮助,也帮助过她许多次。

    即使没有说出口,但自己认同她的实力与努力,也抱持身为朋友的好感。

    (可是,正因如此──)

    才更不能输。

    几天后。从所有人集合的王都游行第一天开始,「协定」正式告终,可以对路克斯表白。

    夺得先机很重要,但是过程的营造也是重点。

    最担心的是,路克斯对所有人抱持同等的好感。

    「无论如何,一定要赢喔。否则我就要接收了。」

    听到梅尔意有所指的调侃,库露露席法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那是不可能的。」

    即使想了这么多,这一句话让自己确信。

    自己并不打算退让,一定会夺得路克斯的心。

    因此唯有全力以赴。再次下定决心的库露露席法拟订计画。

    ──另一方面,这时候。

    其他少女们面临向路克斯告白,心中同样千头万绪。

    赛莉丝在四大贵族的领地内休养并训练的同时,菲尔菲与蕾莉在爱格兰姆家族的宅邸。夜架则在悄悄保护路克斯,同时各自做好准备。

    然后,游行的前一天终于来临。

    比往年稍微晚了一些的新年盛宴。

    为了参加祭典,享受赢得的和平,路克斯搭上前往王都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