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Episode3 命运的,告白
    王都的城下町从一大早就在放烟火。

    宣告庆祝新年的游行第一天,伴随士兵的列队行进,王族搭乘马车露面。

    路克斯当然也陪伴莉夏,预定上午一起行动。

    附带一提,不知为何爱理也在。

    「看过来嘛,『七龙骑圣』大人──!」

    「都多亏了骑士殿下!谢谢您!」

    缤纷纸片飞舞,挂在建筑物上的红色绣帷迎风飘逸,路克斯在马车内对民众露出笑容,挥手回应。

    众多女性一发出欢呼声,一旁的爱理便维持笑容低语。

    「哥哥你在色眯眯什么呢。明明是公务,你似乎却很开心呢。」

    可能嫉妒难得的女性声援,眼角带有阴影的表情显得很可怕。

    「我、我才没有色眯眯啦!说真的,我总不能一脸严肃吧。况且爱理你不是也很受欢迎吗。」

    其实镇上的男性也声音宏亮地声援身穿礼服的爱理。

    即使排除哥哥的偏心,爱理也的确相当可爱,很有皇女风范的文静举止肯定相当讨喜。

    但是会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代表世间风潮已经认同了本为暴虐旧帝国之罪人的两人。

    「我从以前就在部分群众中很受欢迎。与笨拙的哥哥不一样,我很擅长装乖呢。」

    「噢,是喔……」

    见到半开玩笑地微笑的爱理,路克斯顿时哑口无言。

    就在路克斯对妹妹的政治手腕感到惧怕时,来到大马路上,列队挥手的学园同学们映入眼帘。

    欢呼声变得格外响亮,附近还传来装甲机龙的驱动声。

    「……!?这声音是!」

    路克斯与爱理反射性提高警觉,但见到从前座回头的莉夏脸上的笑容,才发现自己杞人忧天。

    仔细一瞧,身穿机龙的是三和音她们三人,谢里丝以《飞翔机龙》从空中洒下花瓣。

    「辛苦了,路克斯,以及莉夏公主。」

    「三位!谢谢你们的努力!」

    「Yes. 恭喜你,爱理。」

    谢里丝、媞尔珐、诺珂特并非出于职务,而是以学园朋友的身分道贺。

    路克斯等人的表情原本有些模板,但是见到她们的表演,便以自然的笑容回应。

    「只要有各位在,新王国就永保安泰啦!」

    「今后也拜托你们啦!公主大人与骑士殿下!」

    有男女老幼,群众的组成五花八门。

    不分贵族与市民的欢呼声,回荡在罗德加利亚王都的马路上。

    搭乘马车行进持续了一段时间,四处的喜悦之声不绝于耳。

    †

    「哎,累死了……」

    结束在马车上向群众致意长达四小时的行程,回到旅馆,路克斯脱下上衣一丢,朝床铺纵身一跃。

    房间内除了游行队伍行进期间陪同的爱理,还有以保镳的名义乘坐后方马车的菲尔菲。连三和音都跑来玩。

    「这样很难看喔,哥哥。拯救世界危机的英雄真是名不符实呢。」

    即使爱理露出些许疲态,依然挺直腰杆,与诺珂特一同坐在沙发上。

    「连任劳任怨的路克斯似乎都投降了呢。虽然精神上的疲劳应该是主因。」

    「对呀。若是平时的杂务,应该很难得这么累。」

    谢里丝直截了当地总结后,媞尔珐也跟著调侃。

    「Yes. 没办法,这方面的对外谈判,原本就是爱理擅长的领域。」

    「为了帮哥哥在学园引起的各种骚动善后,我从平时就费尽心思喔?」

    「是我输了,暂时让我静一静吧……」

    对得意洋洋地微笑的爱理竖白旗,路克斯浑身无力。

    不过实际上,为何反而是路克斯神经衰弱,其实是有原因的。

    不习惯拋头露面也是一因,之前一直在意的维卜勒,结果游行期间始终没见到他。

    况且会场戒备森严,要说理所当然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也累了。之前一直,忍著爱困。」

    「菲尔菲在游行期间应该一直在睡吧……仗著后方马车从外头看不见。」

    对于眯著眼睛的菲尔菲这番话,爱理忍不住吐槽。

    或许菲尔菲有一半在睡觉,但她依然尽责地担任路克斯与爱理的保镳。

    今天到此告一段落,不过明天还等著参加在王城举办的宴会。

    届时势必能再见到库露露席法、赛莉丝、爱莉尔,以及「七龙骑圣」来宾们。

    即使众人在前些日子的大战中受伤,但所有人都平安生还。

    与他们有两星期不见,路克斯一直期待重逢。

    「──所有人平安无事?你还真是薄情寡义啊,打杂的。」

    「……!?」

    突然传来的嘲讽声,让路克斯回头一瞧。

    但该处没有任何人。

    与爱理共用的房间内,只有熟悉的少女们。

    「咦?怎么了吗,小路克?」

    媞尔珐的双手盘在后脑勺询问。

    「不,没什么,吧……」

    「呵,看来路克斯还很累呢。要不要我们帮你按摩一下啊。到时候告诉我们,谁按摩最舒服喔。」

    「拜托,你们打算做什么啊!?」

    刚才的违和感也在谢里丝的邀约下无影无踪。

    「路克斯你趴著蒙住眼睛吧。来,以猜拳决定顺序!第一名可以获得路克斯的按摩作为奖励。」

    「没有异议!」

    「呃,不考虑我的意见吗?」

    「Yes. 赌上理芙蕾特家族之名,我不会输的。」

    「我也想要,让小路按摩。」

    不知为何连诺珂特与菲尔菲都干劲十足,爱理则一脸愕然叹了口气。

    中途少女们的胸部不时碰到背部,强装镇静十分辛苦。

    ──接著一个小时过后。

    在一间蕾莉包下的大酒吧内,举办前来王都的学园同学们专属的宴会。

    表扬赢得和平的胜利,共同分享众人平安生还的喜悦。

    所有人畅饮至深夜,唱歌,彼此谈心度过时光。

    †

    「我去吹吹晚风……」

    与众多少女们觥筹交错,酩酊大醉的路克斯走出酒吧。

    可能由于游行期间,即使一月份寒气逼人,街头巷尾看起来依然充满热情。

    似乎夜已深,王都的中央广场已经不见人影。

    这里是围绕在一片低矮草皮,以及落叶群树的休息区。

    路灯的灯火已经熄灭,不过月光朦胧地照耀四周。

    「……还没有发生任何事呢。早知道就该让夜架参加宴会。」

    「御主能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路克斯如此自言自语后,夜架随即不知从何处出现在身边。

    从游行中途到之后的宴会席上,夜架始终隐藏身影,防范路克斯与爱理的周遭。

    名叫维卜勒的贵族,与「旧帝国派」勾结。

    若不是听到关于那帮人的消息,也不用要求夜架充当保镳。

    当然,这是她主动提出的要求,但路克斯十分后悔没有让夜架参加刚才的宴会。

    「我觉得这样比较自在。况且御主在休养期间内,爱理小姐她们曾经邀请过我。」

    看来爱理与三和音她们会不时帮忙关心夜架。

    放下心中的大石后,路克斯再度向夜架表达感谢。

    「真的很谢谢你。游行结束后,我一定会补偿你的。不,只要没有问题的话,现在也能让你参加宴会──」

    「是吗?那么之后请容我陪伴御主您吧。正好我也有事情想告诉您呢──」

    「咦……?」

    夜架的眼神忽然妖艳地闪烁,看得路克斯慌张。

    魔性的瞳眸一边蓝色,一边紫色。

    少女带有热烈情欲的视线,让路克斯心头一惊。

    不具备感情的夜架自从与辛格伦大战后,仅对自己的御主路克斯抱持某种特别的情感,并且表态。

    她说她可能爱上了路克斯。

    为了确认这一点,希望路克斯教她怎么爱。

    过程中由于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而中断,之前路克斯也一直疲于应付眼前的大战──

    「夜架……」

    但如今路克斯已经达成自己的使命与目标,罪人的枷锁随之消除。

    对她的冲动随即涌上心头。

    过去人见人怕的「帝国凶刃」少女,重新一看依旧美丽。

    柔顺的黑色秀发,左右异色的瞳眸。

    从充满异国情怀的服装缝隙中窥见的娇艳肌肤,宛如新雪般白皙晶亮。

    但她不只外表看起来漂亮。

    她的内心呈现的状态──宛如一柄刀的纯粹,吸引了路克斯。

    就在路克斯彷佛受到吸引,即将伸出手的剎那,夜架寂寞地微笑。

    「偶然……不,这是命运吧。如果时间再稍微错开一点,或许我也有机会成为人呢。」

    「夜架……?」

    「这肯定也是藉口吧……有人的气息正朝此处接近。御主敬请安心休息,不论来的人是谁,我都不会立刻杀了对方。」

    仅说到这里,夜架便无声无息离去。

    刚才她这番话有些危险,难道敌人出现了吗?

    可是从夜架并未提高警觉的态度来看,对方可能没有明确的威胁。

    但是名叫维卜勒的男子依旧存在,或许独自在这种广场纳凉很危险。

    「还是趁早回到酒吧去吧──……!?」

    如此嘀咕的瞬间,身后的树丛忽然传来动静,路克斯急忙摀住嘴。

    防范四周并压低气息后,躲藏在附近的树下。

    (不只有动静,还有人的声音。而且是女性的声音──)

    路克斯谨慎地不发出脚步声,朝声音的方向前进。

    结果发现一名少女,伫立在位于广场中央的大树下。

    「──没错。我想告诉你。」

    一见到她的瞬间,路克斯顿时屏息。

    在月光底下,少女面对大树,不停自言自语。

    一头蜂蜜色的金发,突出的丰满胸部,以及纤细的柳腰。

    体态均匀的女性美感,在黑夜中熠熠生辉。

    赛莉丝缇雅•兰格莉思。

    她是路克斯在「骑士团」的学姐,也是「七龙骑圣」的辅佐官。

    年长的少女同时具备让人著迷的威严,以及不忍释手的可爱容貌。

    与敬爱对象的久别重逢,让路克斯心情飞跃。

    会感觉到甜美的急促心跳,肯定是因为与其他少女一样,对她抱持格外强烈的好感吧。

    原本要立刻走上前的路克斯,发现赛莉丝自言自语后心生犹豫。

    (连这种时候都要自言自语吗,学姐还是老样子呢……)

    由于没有可以商量或示弱的对象,赛莉丝经常对动物或物品说话的毛病,似乎还没改掉。

    原本以为她最近倾吐的对象变多了,比方说谢里丝与「骑士团」的成员之类。

    她的个性容易遭人误会,让其他人以为她讨厌男性。幸好她愿意对路克斯敞开心扉。

    (可是,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不是可以找我商量吗──)

    如此心想的路克斯接近时,清楚听到她的内心独白。

    「──路克斯,我喜欢你。」

    冷不防听到这话,路克斯的脚步──不,连思考都一片空白,停了下来。

    究竟是自己听错,或者在作梦。正当路克斯即将怀疑现实的瞬间,赛莉丝继续开口。

    「我爱的既不是以学园学弟的你,也不是机龙使的你,而是男性身分的你。」

    左手置于丰满的胸口,面露甜美安稳笑容的赛莉丝接著说。

    赛莉丝并未发现路克斯在场。

    但是路克斯终于发现,她并非单纯挑选大树当作示弱的对象。

    (这难道是……赛莉丝学姐,对我有意──?)

    只见赛莉丝反覆闭气,深呼吸之后,静静呼了一口冬季的白色气息。

    但她的表情丝毫没有寒冷的感觉。

    而是燃起一股彷佛陶醉其中的热情火炎。

    「……还是不太习惯呢。原以为年纪较大的我应该主动开口,可是却好紧张呢。一想到万一遭到拒绝的话,胸口就好纠结呢。」

    停顿一会后,赛莉丝苦笑著表示。

    不舍地颤抖的美丽侧颜,看得路克斯哑口无言。

    「这比面临任何战斗前都更可怕呢。可是──我必须鼓起勇气才行。因为我也终于找到想任性地开口表达的事物了。」

    「…………」

    以大树为对象的练习结束后,赛莉丝离开现场。

    看来她下榻之处,偶然与路克斯等人住宿的旅馆距离不远。

    路克斯一时兴起溜出宴会,想不到正好听见她的告白。

    「────」

    发自肺腑深深叹了一口气。

    呼出的气息极为火热。

    「赛莉丝学姐……我──」

    其实曾经有好几次,意识到身为女性的她。

    可是之前的路克斯,是连结婚都不被允许的罪人。基于自己追逐弗基尔的立场,心中的感情无法化为具体的现实。

    再加上路克斯自身的境遇会受到他人另眼看待,因此面对来自他人的好意,会自然树立壁垒。

    但是在「大圣域」爆发的大战告一段落,游行的最后一天,自己的罪人项圈会被去除。

    「…………」

    路克斯再度扪心自问,自己对少女们的感情。

    伫立在原地一段时间后,决定回到酒吧的宴席上。

    游行第一天的夜晚愈来愈深。

    与学园的同学们嬉闹,意识逐渐融入梦境般的安逸中。

    即使酒酣耳热之际,赛莉丝说的话依然在脑海中萦绕不去。

    †

    黑夜中,两名男子出现在王都废墟内。

    一人是身穿深蓝色燕尾服,容貌端正的男子。

    另一人是表情带有几分阴影,年轻的金发男。

    身披一件朴素低调的披风,眼睛散发犀利的目光。

    这里是之前被第五遗迹「巨兵」踩扁的居住区一部份。

    倒塌的房舍从周围陆陆续续重建,但其中有块尚未动工的区域一半化为贫民区,特别不适合居住的地方则遭到弃置。

    「在这种地方商量,难道不会遭受误会?我可不想让支持新王国的人藉机栽赃。」

    身穿燕尾服的男子,在拉得低低的帽沿底下苦笑。

    男子名叫维卜勒•贺托姆。

    是旧帝国皇族的远亲──严格来说,是远亲的养子。

    相貌在三十五岁上下,高个子,长相端正,却散发出让见者感到不安的危险气息。

    「放心吧,没有人会接近这种垃圾堆。游行期间,连警卫兵都缺人呢。」

    「毕竟大战的伤痕很深啊。女王陛下不只欠四大贵族,甚至欠所有领主一个很大的人情。当然也包括你──光是这样还有什么不满吗,下届当家?」

    「呵──」

    面对燕尾服男子的直问,金发男发出笑声。

    刚才的对话中没有提到,不过年轻男子名叫吉格•克洛伊查。

    出身新王国的大领主,四大贵族之一的家世。但是长男保泽里多失势后,克洛伊查家族便长期遭到冷落。

    家族次男,下届继承人就是这名男子。

    「这次我们家族也倾尽全力,立下了战功。但依然远远不足以抵销蠢兄长的负债。若是就这样结束,我实在无颜面对伟大的祖先们。你不是也一样?」

    在决战「创造主」的过程中出力,肯定恢复了一部份地位。

    但是,终究仅限于此。

    只不过被当成叛贼彻底遭到蔑视的处境,稍微好转罢了。

    获选成为新王国的下届将军,是克洛伊查家族的野心。

    最后获得「大圣域」的技术与财产,立于贵族顶点的宿愿,就此化为飘渺的梦想落幕。

    即使在分配「大圣域」的遗产上,克洛伊查家族能介入的余地势必小得可怜。

    毕竟四大贵族中功劳最大的是兰格莉思家族,也无法期待今后的奖励。

    既然无法获得遗迹使用权这棵摇钱树,往后的复兴之路势必无比漫长。

    这是在维卜勒•贺托姆这名男子,出现在克洛伊查家族之前的现况。

    吉格心想,这男人就像秃鹰──不,像是毒蛇。

    潜伏在暗处伪装无害,偷偷研磨毒牙。

    话虽如此,但他并不具备身为机龙使的战力,也没有操纵幻神兽的角笛。

    男子掌握的,是秘密。

    他一直暗藏著足以动摇新王国体制的剧毒獠牙。

    当然,在之前面临「圣蚀」与「创造主」等难题的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

    如今世界级的威胁解除,和平到来的现在才有意义。

    「所以说,您已经准备好假冒叛军的私人军队了吗?」

    「嗯,只有区区三十名机龙使,技术也不怎么样。根本无法对抗包括路克斯在内的任何一名『骑士团』的主力。」

    实际上,即使在游行的队伍当中,吉格的部下也乔装成警卫兵展开监视。

    但却完全无法以探测装置掌握到夜架的身影,因此丝毫没有可疑的举动。

    「不过这样正好。他们愈强,才愈有抢夺的价值。」

    「原来如此,意思是你已经准备万全了吗。了不起。」

    维卜勒略为一敬礼,吉格的表情却依然严肃。

    「恭维话之后再说。如果要巴结我,等作战成功也不迟。让我确认一下你手中的王牌。」

    「当然没问题。那就一如约定,将复制的纪录影片传送到您的《特装机龙X》。敬请准备。」

    维卜勒拔出自己配戴的特装型泛用机龙,《特装机龙》的机攻壳剑,并且召唤。

    吉格•克洛伊查也跟著穿上强化型的《特装机龙X》,启动机能,开始接收影片。

    ──五年前。

    旧帝国在革命中瓦解的事件,发生在台面下的某一幅光景。

    这并非旧帝国方,而是英杰亚提司玛特伯爵方的事实。

    影片投影在面前废墟的空地上,开始播放。

    吉格对维卜勒记录下来的七支影片确认完毕。

    虽然早就耳闻过,想不到是真的。

    一旦世界知道这起真相──新王国的基础将会毁灭。

    「──呵,哈哈哈哈!很好!政治果然就该这样才对!我的本领终于有发挥的一天了!如此一来,克洛伊查家族就能恢复荣华富贵了!不,我要抹消愚蠢兄长的污名,夺取这个国家!」

    脸上露出带有自信的凶恶笑容,吉格瘦削的身躯在涌现的喜悦中颤抖。

    就在当下,他决定实行策划已久的计谋。

    「这项攻陷新王国的计谋,您意下如何,下届当家?」

    面对一脸满足的雇主,维卜勒提出疑问。

    「早就滴水不漏了。我已经获得想从女王手中夺取政权的『旧帝国派』支持。万一交涉决裂,我就要以正统手段取得这个国家。」

    「那么,就在游行中途执行。虽然力量微薄,但我也加入吧。」

    「──拜托你了,盟友。助我开拓霸道的左右手。」

    于是,新的火苗在王都的角落窜起。

    不,不对。

    比五年前的革命之日──更早之前就已经存在的因果余烬死灰复燃,增强的火势即将吞噬新王国。

    「……发现,目标。」

    白色风帽戴得低低的少女,从废墟的高台俯瞰两人。

    少女隐藏毫无生气的机械眼,以及非人的证明──从头部长出的机械兔耳,窥伺男子们的动静。

    一如轮回般不断重复的历史,开启全新一幕的另一方面,他们并未察觉到伏兵。

    如果体制产生龟裂是时代的必然,那么也存在过许多在暗中消灭反对者的例子。

    就像旧帝国过去以这种手段永保荣华富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