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Episode4 在终端与起点线之间
    游行最后一天,第三天的早晨来临。

    「早安,哥哥。怎么一大早就露出这种表情?今天可是隆重的舞台,再打起一点精神好吗。」

    在旅馆的一间房内醒来后十秒,路克斯就挨了爱理的一小顿训斥。

    但这也不能怪路克斯。

    就在昨天第二天,由于路克斯是王城宴会上的主角之一,在新王国的立场也举足轻重,因此受到世界各国的贵族与权势人物包围,被灌酒,最后喝到挂。

    「我去洗一下脸。虽然宿醉还没消退,但在表扬典礼前我会设法清醒的。」

    拖著沉重的步伐,路克斯前往盥洗室。

    昨天从白天到深夜,宴会上热闹非凡。

    与包含「七龙骑圣」在内的各国代表,以及久别重逢的库露露席法、赛莉丝与爱莉尔等人畅谈,分享喜悦。

    可能由于菲尔菲负责担任路克斯与莉夏的保镳,还有夜架负责防范外部,即使在要人云集的宴席上也没有发生意外,顺利迎接今日──游行的第三天。

    新年游行的最后一天,女王陛下会在王城的外推阳台向民众致词,这一次还会宣布重大事项。

    那就是在民众面前表扬「骑士团」的成员,最后去除路克斯与爱理的项圈。

    之后在王城举办祝贺典礼,隔天再搭马车回城塞都市。

    如此便告一段落。

    对抗「圣蚀」这种前所未有的威胁,拯救世界的大战到此告一段落。今后路克斯将以莉夏的骑士身分,参与分配「大圣域」财产的交涉会场。

    但同时在这段期间结束之前,还得找到另一个答案才行。

    前天,路克斯偶然得知赛莉丝心中的情感。

    无论如何,这场游行结束之际,她多半会主动开口。

    以前的路克斯,不认为自己有资格配得上她们。

    即使对她们抱持强烈好感,也觉得不会有具体结果,可是──

    「或许我之前可能一直在逃避呢。」

    现实中,小时候身为远离权力核心的么弟,在皇族之中同样遭到轻视。

    过去由于祖父的事件被宫廷放逐后,变成民众憎恨的对象。

    即使藉由长达五年的杂务生活,受到市民的接纳,以及学园同学们的善待,内心深处依然感到恐惧。

    如果今后自己的立场改变,众人跟著改变态度,这次肯定会无法承受。因此以前一直避免认真面对。

    可是──

    「我去一下王都的竞技场。中午就会回来。」

    「哥哥?」

    要是引发骚动也不好,因此路克斯以风帽遮住容貌,请蕾莉安排马车。

    蕾莉虽然劝他让菲尔菲护卫,但路克斯以想独自一人的理由推辞了。

    至于夜架……保险起见,让她维持原样,保护爱理。

    理所当然,新年游行期间内,除了警卫以外没有人会使用装甲机龙。

    原本连竞技场都无法用,不过路克斯以想测试机龙的理由获得许可。

    「──命你前来,象徵力量的纹章翼龙。服从我的剑飞翔吧,《飞翔机龙》。」

    穿上修理完毕的《飞翔机龙》,确认控制情况。

    顺著基本动作代替暖身,逐渐进入应用操纵。

    专注于操控装甲机龙,内心就逐渐像苍穹般平静。

    同时自己心中萌生的心情,也有了答案。

    「──各位,谢谢你们。」

    下定决心的路克斯,流过汗后便返回旅馆。

    虽然在冬季寒空下十分冰冷,却觉得意志更加坚定。

    †

    然后,到了游行最后一天的傍晚。

    王都大街小巷,大批民众聚集在王城的外推阳台前。

    随著无数篝火产生的热气,眼看武勋表扬典礼即将开始,众人的期待澎湃不已。

    首先由陪同罗菲女王的那鲁夫宰相环顾群众,声音宏亮地展开热烈的演说。

    「那么依照预定,表扬在本次大战中立下战功的战士们,典礼正式开始。从去年到今年,新王国面临过各式各样的考验!诸如幻神兽的袭击,叛军的威胁,『创造主』一伙的出现,更有围绕『大圣域』爆发的大战。我们失去了众多机龙使,也让市民们吃了许多苦。」

    那鲁夫闭起眼睛,感慨良多地回想,片刻之后继续致词。

    「但是,我们赢得了胜利!打倒来自旧时代的侵略者『创造主』,控制了遗迹的中枢『大圣域』,并且封锁了她们的武力『圣蚀』。今后将会与各国交涉,确认各国合作的意见,同时将遗迹的力量运用在和平与繁荣之上!」

    ──噢噢噢噢噢!

    震天的欢呼声宛如涟漪般扩散,然后逐渐平息。

    虽然将「创造主」视为侵略者,在路克斯心中有一些芥蒂;可是考虑到新王国的体面,只能将她们当成坏人。

    尽管担心爱莉尔的安危,但她的人身安全已经获得保证,路克斯唯有今后多加留意。

    「参加这场最终决战,立下最大战功的,是肩负我们新王国未来的学园游击部队。为了奖励『骑士团』的勇敢与实力,在此想表扬他们。请诸位英雄上台!」

    依照那鲁夫宰相的致词,包含路克斯在内的「骑士团」成员在王城的阳台上列队。

    莉夏、库露露席法、菲尔菲、赛莉丝、爱理,以及三和音。

    由于要强调众人是学园的学生,所有人都穿著制服。

    另外还邀请过夜架好几次,但她以上台不利于隐密行动而拒绝。

    唯有奖金预定会直接交给她。

    「谢谢你们保护我们的国家!」

    「今后新王国的未来也安稳啦!拜托啰!」

    「以后不会再叫你罪人或杂务王子啦,拯救世界的英雄!」

    市民称赞的欢呼声沸腾之际,莉夏对中途听到的一句话面露微笑。

    略为回头与路克斯四目相接后,彼此轻轻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有事情要向各位国民宣布。」

    看准欢呼声的浪潮即将平息的时机,罗菲女王接著上前。

    轻咳了一声后,在众目睽睽下面露柔和的笑容。

    「这一次由于我的不成熟,造成民众许多负担。新王国也蒙受不小的损害,今后重建也面临各式各样的课题。老实说,我甚至缺乏以一国之主的身分领导的自信。」

    「…………」

    听到罗菲女王的示弱,原本欢欣鼓舞的民众表情顿时显露不安。

    再度与女王见面的路克斯也一样。

    在废都葛尔尼卡的要塞,女王也对路克斯与莉夏露出消极的态度。

    连在新年游行的会场上都如此发言,让路克斯感到困惑。

    正当路克斯想开口说些什么时,身旁的莉夏拍了他一下。

    即使没有开口,但她强势的笑容说明了「放心吧」。

    「──不过,这一次我受到许多的人帮助。有手握机龙使骑士团的四大贵族当家,那鲁夫宰相与众执政官,以及诸位各国代表,各位国民。没有众人的支持,就无法赢得这场大战的胜利。」

    罗菲女王抬起头,展现稳重的笑容,开口道:

    「全新的王政,逐渐改变旧帝国的漫长历史。愚笨如我,竟然差点半途而废。当年兄长试图改变陋习而奋战,我竟然连他的坚强意志都无法继承。」

    但是──开场白说到这里,罗菲女王往前迈出脚步。

    来到神情紧张,等待下一句话的路克斯与莉夏身边。

    「这两人的觉悟,为我照亮了自己的道路。照理说他们年轻,又尚未成熟,却不因沉重的责任而气馁,为我开拓未来的坦途。他们不囿于过去,竭尽全力脚踏实地的态度与功劳,是我认为包含我自己在内,全体国民都应该效仿的行为。」

    听到罗菲女王的致词,聚集的民众都鸦雀无声。

    宛如在想像接下来的内容,加以期待似地,众人都紧张地注目。

    「我宣誓,今后会继续尽到女王的责任与义务,同时也想赦免并奖励他们。旧帝国皇族的路克斯•阿卡迪亚与爱理•阿卡迪亚,在此我想去除他们的罪人项圈。」

    「──……」

    王城的阳台笼罩在比刚才更深沉的寂静之中。

    但不知从何处的群众传来拍手声,自然而然扩散至全体民众,然后响起如雷的掌声。

    「──看来答案揭晓了呢。恭喜你,路克斯。」

    来到身旁的库露露席法,首先将手搭在路克斯的肩膀上,露出微笑。

    赛莉丝与菲尔菲见状,也缓缓来到路克斯身边。

    「恭喜你,路克斯。」

    「恭喜,小路。」

    「嗯,谢谢你们。」

    路克斯面露笑容回答后,三和音也立刻聚集而来。

    媞尔珐与谢里丝同样祝贺后,爱理不满地嘟起脸颊。

    「拜托,听说我的项圈也要去除耶……」

    「Yes. 恭喜你,爱理,还有路克斯也是。」

    「会对我这么说的,只有诺珂特而已喔。」

    见到紧紧搂住诺珂特的爱理,众人才急忙望向她。

    「没关系啦。恭喜你,哥哥。」

    闹别扭的爱理表情缓和后,视线朝上望向路克斯。

    感谢五年来一直关心自己立场的妹妹,路克斯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老实说,其实有点复杂呢──哎,终于到了这时候吗。」

    「……?怎么了吗,爱理?」

    不明白还有些不满,嘟起脸颊的爱理的心情,路克斯一头雾水。

    此时诺珂特在路克斯耳边低语。

    「Yes. 少女心很复杂喔。我会挺你的,尽管放心吧。」

    「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拜托你了。」

    路克斯苦笑著如此告诉诺珂特后,一脸错愕的莉夏跟著前来。

    「你们两个,等回到学校再这样好吗!以为这里是什么场合啊!」

    刚才一直摆出公主姿态的莉夏,难以忍受路克斯与诺珂特的融洽交流而发飙。

    库露露席法进一步开玩笑后,路克斯再度与「骑士团」的众人,向聚集的民众一敬礼。

    漫长的欢呼声不曾停歇,笼罩王城的阳台。

    于是游行的最后一天,夜色愈来愈浓。

    †

    表扬典礼结束后,举办仅有王城内的要人与「骑士团」相关人士的宴席。

    主要出席者有罗菲女王与那鲁夫宰相、蕾莉、四大贵族与其亲信。

    难得的是军队副司令官,谢里丝的父亲也在场。

    唯有克洛伊查家族可能由于之前的事件,似乎早早离席。但之后宴会和平地继续召开。

    「话说啊,学园的同学在问呢。路克斯累积的杂务委托该怎么办呢!?然后我说,他已经不再是罪人了,乾脆地放弃吧。真是的~」

    在宴席的一角。

    醉得一塌糊涂的媞尔珐,红著脸缠住路克斯不放。

    手搭在路克斯的肩膀上,在酒杯内斟了几乎快满出来的葡萄酒。

    昨晚所有人弥漫著紧张的气氛,不过今天可能熟识的伙伴较多,开始后一个小时就喝成这样。

    虽然路克斯也觉得这样比较轻松,但面对酒品出乎意料地差的三和音,颇伤脑筋。

    「之前接下的委托份,在从学园毕业之前我会搞定,所以没关系。反正有时间嘛。」

    「拜托,你究竟有多喜欢杂务啊?你的心意我很开心,但是太过体贴的话,会被趁机占便宜喔?」

    这次换酩酊大醉的谢里丝,从另一侧的座位过来搂住路克斯。

    平时的蔷薇香水虽然被酒味掩盖,但是颇有存在感的胸部触感让路克斯伤脑筋之余,另一方面也感到高兴。

    只是被同样酒醉的爱理半眯著眼睛一瞪,路克斯顿时回神。

    「她们俩虽然有些缠人,不过请原谅她们吧。因为她们很寂寞。感觉与你的距离可能会愈来愈远呢。」

    诺珂特虽然小声嘀咕,路克斯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愈来愈远……我只是获赦摘下罪人项圈,今后还是在『骑士团』与大家在一起,肯定不会有变化啊。」

    「哎……」

    见到路克斯笑容的爱理,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说的没错吧,诺珂特?哥哥根本完全没发现。」

    「Yes. 想不到他竟然这么迟钝。需要粗鲁的治疗方式呢。」

    「呃,什么意思啊?」

    路克斯为难地歪头疑惑,诺珂特却难得低下头去。

    结果爱莉尔从诺珂特身后探出头来。

    「别再挣扎啰,路克斯。她的意思是『协定』已经结束了,至少想趁现在先享受一番啦。」

    「拜托,爱莉尔!?不要一下子就说破嘛!」

    「这种坏孩子就该惩罚一下。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三和音的联手性骚扰攻势吧!诺珂特也来帮忙!」

    「No.你们两人都醉糊涂了……」

    谢里丝与媞尔珐急忙起身,朝爱莉尔扑了过去。

    貌似没有人阻止她们俩,感觉酒宴终于喝到嗨了。

    诺珂特无视她的主人谢里丝的命令,而是坐在路克斯身旁。

    「那么,我也趁现在挣扎一下。虽然很想直接将你灌醉,你意下如何?」

    「我允许你,诺珂特。那么哥哥,在罪人项圈去除之前,老实招出以前在学园犯下的不检点小罪吧。」

    即使一如往常沉默而冷静,诺珂特却露出带有几分恶作剧的笑容,爱理也一副完全醉糊涂的表情。

    以超群洞察力躲过敬酒的连续攻击,直到主动纠缠的爱理先一步醉倒,由诺珂特带回房间。之后路克斯便偷偷溜出宴席,前往王城的阳台。

    在这几小时之前,「骑士团」接受表扬的场所,绣帷、红地毯与烛台等装饰已经撤除,一个人也不剩。

    但光是站在这里,就涌现一股不可思议的高亢感。

    自从革命之日后五年,加上进入学园过了一年左右。

    路克斯面对出乎意料的邂逅,以及战斗。

    与弗基尔分出胜负后,自己──

    「今天真的就像梦一样呢。明明身体还带有那场大战的余温──」

    站在该处的一名少女,赛莉丝缇雅回过头来,露出微笑。

    会在这里碰面并非偶然。

    因为宴席开始后不久,赛莉丝就事先吩咐过,有机会的话,在这里有事相告。

    「嗯,我也觉得好像梦呢。想不到这一天会来临──」

    「再一次恭喜你。恭喜大家能平安归来,以及你们兄妹的功劳受到认同,获得自由。」

    「谢谢学姐。因为有大家的帮忙,我才有机会达到这一步。自从革命之日以来,我终于发现自己持续追求的道路了──」

    「你已经找到答案了吗?」

    「是的。」

    路克斯点头,回答赛莉丝的问题。

    于是,平常威严又坚毅的美丽少女顿时显得不知所措,又像是焦急难耐似地手指在胸前交缠。

    「那、那么……我可以说一件事就好吗?因为今天还有一句话,必须告诉你才行。既不是身为学园的学姐,也不是『七龙骑圣』的辅佐官,而是我个人──」

    「在那之前,我可以先说句话吗?」

    「咦?嗯……请说。」

    在满天星斗的夜空之下。

    路克斯笔直盯著措手不及,感到困惑的赛莉丝,然后深呼吸一口气。

    冰冷的冬季空气充满肺腑,带有熊熊燃烧般的热意呼出。

    「──我喜欢你,赛莉丝学姐。」

    在月光撒落的阳台这座舞台上,响起路克斯的声音。

    无声无息,澄澈无比的空气中,忘却了时间的流动。

    如果不是游行的第一天听到她的心意,可能也不会发觉自己对赛莉丝的好感吧。

    但当时命运站在她那一边,引导至这样的结果。

    「大战告一段落后,我才终于发现。今后我依然想在你的身边战斗,想陪伴在你身边。可以听听你的答案吗?在我抢先询问学姐原本想说的话之后──」

    「……这、这样,太不公平了。」

    睁大眼睛僵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时间后,赛莉丝摀著嘴别过视线。

    她的表情呈现前所未有的陶醉,彷佛身处梦境之中。

    「原以为我应该以学姐的身分主动开口,结果却被你说了。事到如今还宣称是开玩笑的话,我会一蹶不振喔。」

    「那么我再说一次。我喜欢你,能和我情定终身吗?」

    路克斯也有些害羞,走上前去开口。

    原本想尽可能强装平静,但这已经是自己的极限。

    「──!?」

    赛莉丝的表情顿时羞红到耳根,从脸上冒出蒸气。

    路克斯走近彷佛石化般僵硬的赛莉丝身边,她的身体随即迅速行动。

    「啊……!」

    发出惊呼的是路克斯。

    仔细一瞧,自己已经被她的双臂搂住,紧紧抱在怀里。

    由于赛莉丝个子较高,而且路克斯身体前倾,脸正好埋在她的丰满胸部中。

    紧致的同时又柔软的触感,以及花朵般的芬芳让路克斯感到陶醉。

    路克斯也抱住赛莉丝,共享火烫的身体热意。

    「这、这个,可以别抬头看吗?我现在,有点不敢和你面对面呢。」

    「虽然我想看,但我会忍耐。还有,要是抱得太紧的话,会喘不过气──」

    严格来说,是胸部压迫得快窒息,但路克斯没说出口。

    「……这一点,可不允许。既然刚才听到你这么说,我才不会轻易放开。」

    脸颊泛红的赛莉丝别过脸的同时,噘起嘴表示不满。

    迎合少女陶醉在爱意与喜悦中而不肯放手的好意,最后两人的身体才终于缓缓分开。

    「我的答案,应该不用问也知道了吧。想不到能听你说出这番话,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赛莉丝的表情彷佛身处梦境中,看起来格外有魅力。

    路克斯甚至快压抑不住当场渴求赛莉丝的冲动。

    「那么赛莉丝学姐愿意答应吗?」

    「那当然。我现在觉得非常幸福。真希望今晚能永远不要结束。」

    赛莉丝主动与路克斯背靠背,双手直接十指交缠。

    与刚才热情的拥抱不一样,两人的表情充满安稳的满足感。

    「不过,别再用学姐这个称呼了。希望你能拋开长幼关系,直接称呼我的名字。」

    「是吗?那么──这个,赛莉丝?」

    路克斯生硬地开口的瞬间,赛莉丝的身体顿时陡然一震。

    露出至今从未见过的狼狈表情,慌张地挥动双手。

    「不行,还是不允许这种称呼方式。不、不对,这种称呼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在学园被这样称呼的话,感觉怪怪的。」

    见到赛莉丝的举止前所未有地怪异,路克斯忍不住噗哧一笑。

    「那就等赛莉丝学姐毕业后再说吧。」

    语带调侃的路克斯说完,赛莉丝随即难为情地露出闹别扭的表情。

    「路克斯你真是的,就爱欺负人。可是──两人独处的时候,我允许你用这种称呼。因为我希望你这样叫我。」

    「嗯,就这样吧,赛莉丝。」

    说到这里,路克斯再度温柔地拥抱她。

    回抱的赛莉丝也在手臂鼓足力气,彼此分享心中的情感。

    两人充满宛如合而为一的高亢感,不久后静静地嘴唇重合。

    †

    「那么下一次再见面,就是学园了。这、这个,可不允许你在学园放得太开喔。这会违反学园内的规范。」

    「赛莉丝学姐的个性,我当然知道。」

    由于她是责任感强烈,甚至认真过度的少女,路克斯知道她不希望众目睽睽下秀恩爱。

    真心觉得虽然有些可惜,不过路克斯并非无法克制。

    ──照理来说是这样。

    「可、可是,在四下无人之处倒是能允许。还有,像是放假两人外出的时候,我也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没什么!忘了刚才这句话吧!」

    「…………」

    讲到一半突然回过神的赛莉丝,慌忙双手交叉挥动否定。

    听到她这番意有所指的发言,现在的路克斯可能在各方面都会忍不住。

    答应等事情告一段落,就前往兰格莉思家报告订婚的消息后,路克斯回到宴会席。

    在王城的漫长宴会之夜愈来愈深沉。

    †

    「嗯、唔……」

    在众人全部熟睡的寂静深夜,路克斯察觉到某种气息而醒来。

    环顾大厅四周,只见参加王城宴席的来宾全部醉得不省人事。

    喀嚓、喀嚓……唯有时钟规律的指针声音清晰可闻。

    除此之外,城内笼罩在刺耳的无声之中。

    刚才彼此确认过心意的赛莉丝,露出安稳的表情趴在桌子上沉睡。

    不论爱理,莉夏等「骑士团」的成员,以及各国关系人士,所有人都呼呼大睡。

    要说出乎意料有些失礼,但连夜架也进入了梦乡。

    罗菲女王与那鲁夫宰相,以及四大贵族等人都提早离去,因此不在现场──

    (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面前的光景本身并不足为奇。

    随著漫长大战一同落幕的游行,已经告一段落。

    所有人都从重重压迫的紧张感获得解放,耗尽力气到最后沉沉睡著,这本身很正常。

    真要说起来,奇怪的反而是路克斯。

    莫名其妙地清醒,紧张感驱散了所有睡意。

    简直就像路克斯自己的身体在拉警报,试图提醒浑然不知的大脑当心危机。

    (不至于吧……)

    原本错愕地想开口自嘲,却不知为何发不出声音。

    路克斯自然地确认在场睡著的人们,结果察觉了异样。

    (爱莉尔不见了?她上哪去了……?)

    由于没有强制要求一直待在宴席上,找个原因离席也不足为奇。

    可是心中莫名地不安,路克斯离开大厅,走在城内。

    (我究竟想去哪里?究竟想要做什么?)

    对于她的去向并没有头绪。

    如果她出于自己的意志离开,那么根本不可能找到她。

    可是──

    (这种感觉,好像在哪里有过……记得五年前,我也……)

    城内除了时钟以外没有其他声音。

    毫无任何可疑之处。

    「哎。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在宽广的城内晃了一圈,爬上二楼后,路克斯才发现自己的怪异举止,不禁苦笑,停下脚步。

    赢得大战的胜利,还摆脱了罪人的身分。

    再加上与赛莉丝缔结连理,或许反而让自己在不安的驱使下胡思乱想也说不定。

    竟然无法坦率地享受幸福,真对自己感到错愕。

    「……!」

    忽然吹过一阵冷风,让路克斯冷得浑身发抖。

    赶快回到大厅的宴席上,以暖炉的炉火取暖吧。

    之后就看著大家睡著的神情,顺便当保镳,静静地等待天亮。

    如此心想并转身,再度走在城内的走廊上时,脑袋忽然隐约传来微弱的刺痛。

    结果并非眼睛亦非耳朵,而是嗅觉让路克斯发现不对劲。

    虽然不至于习以为常,不过基于立场,闻过好几次这种臭味。

    腥臭的铁腥味──血腥味从楼梯井的中庭飘窜而出。

    路克斯立刻从二楼走廊往一楼中庭瞧,只见倒在地上的人,以及俯瞰该人的天使型幻神兽轮廓清晰可见。

    「──咦!?」

    路克斯立刻摀住嘴,硬生生吞回差点喊出口的尖叫。

    倒地的人流出汩汩鲜血──已经气绝多时。

    刚才散步的时候,中庭一个人也没有。

    可是现在突然出现的事实,让路克斯惊愕不已。

    原以为是幻影的路克斯揉了揉眼睛,但景象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还见到其他人。

    「──启动消除目标完毕的历史分歧点修正。现在开始消除现实。」

    声音没有句读又快速,还毫无抑扬顿挫。

    对方穿著与装衣类似的特殊服装。

    一身贴合身体曲线服装的,是表情冰冷的娇小少女。

    但是更加显著的特徵,则长在她的头部。

    机械鸟翼从耳边长出来。

    具备非人类特徵的她,唤起路克斯的记忆。

    「你是──艾儿•法洁勒!?」

    她是曾与海兹一同进攻新王国,操纵遗迹「巨兵」的领导者。

    之前遭到夜架破坏,阻止行动之后就行踪不明──

    「…………与敌对人物邂逅,请求消除许可……不可,明白。」

    察觉到声音的自动人形,从中庭仰望路克斯。

    歪著头瞥了一眼路克斯后,略为露出微笑,嘀咕了些什么。

    毫无疑问。

    「为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更重要的是那名男子──」

    三十岁左右的男性,在披风底下穿著燕尾服。

    旁边有一支从剑带滚落的《特装机龙》机攻壳剑。

    即使素昧平生,路克斯的心脏依然陡然跳动。

    (这名男子是谁啊?虽然没有印象,但难道──)

    「开始修正命运轨道,管理者已命令,允许无视非目标继续执行。」

    艾儿•法洁勒冰冷而毫无起伏的声音拍打鼓膜。

    随后,七色光芒照进王城中庭,视野逐渐淡淡地融化。

    (这究竟是……难道我在作梦吗!?)

    失去意识前一刻,身披装铠这种深蓝色长袍的男子露了面。

    辛格伦•谢布里特。

    名叫「苍蓝暴君」的男子烙印在眼中,路克斯跟著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