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Episode5 改变机龙《奥罗波若斯》
    王都的城下町从一大早就在放烟火。

    宣告庆祝新年的游行第一天,伴随士兵列队行进,王族搭乘马车露面。

    路克斯当然也陪伴莉夏,预定上午一起行动。

    「哎,累死了……」

    结束在马车上向群众致意长达四小时的行程,回到旅馆,路克斯脱下上衣一丢,朝床铺纵身一跃。

    房间内除了游行队伍行进期间陪同的爱理,还有以保镳的名义乘坐后方马车的菲尔菲。连三和音都跑来玩。

    「这样很难看喔,哥哥。拯救世界危机的英雄真是名不符实呢。」

    即使爱理露出些许疲态,依然挺直腰杆,与诺珂特一同坐在沙发上。

    「连任劳任怨的路克斯似乎都投降了呢。虽然精神上的疲劳应该是主因。」

    「对呀。若是平时的杂务,应该很难得这么累。」

    谢里丝直截了当地总结后,媞尔珐也跟著调侃。

    「Yes. 没办法,这方面的对外谈判,原本就是爱理擅长的领域。」

    「为了帮哥哥在学园引起的各种骚动善后,我从平时就费尽心思喔?」

    与三和音、爱理,以及菲尔菲等人度过无拘无束的时光后,在一间蕾莉包下的大酒吧内,举办前来王都的学园同学们专属的宴会。

    表扬赢得和平的胜利,共同分享众人平安生还的喜悦。

    由于累积了许多杂务委托,路克斯被少女们包围,要求讲述在「大圣域」发生过的英雄事迹。不过三和音与爱理每一次都帮忙巧妙处理,让路克斯十分感谢。

    「话说回来,在游行期间担心过呢。不过听说夜架不时以《夜刀神》帮忙侦查周围的动静──」

    邻近黄昏时分,有些人回到客房去,路克斯身边的同学终于开始减少。

    结果偷偷接近的诺珂特,露出认真的表情窃窃私语。

    「Yes. 听说她发现了形迹可疑的机龙使。关于这件事,有话要告诉你──」

    「知道了。我去上个厕所,顺便问问她。」

    上一次没有这段对话,不过记得夜架也提过类似的内容。

    不,记得那件事是之后才发生的。

    夜架表示,由于有他人的气息接近,才会暂离前去确认──

    (…………?有他人的气息接近?之后?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难道从好不容易来临的新年游行紧绷中解放,导致头脑混乱了吗?

    「这倒是可以,但要小心别在厕所被夜架毛手毛脚喔……这里可是王都呢!」

    无法断言「怎么会,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啦」,让路克斯不禁苦笑。不过如厕完毕洗手后,路克斯便前往酒吧外头。

    走了几步路,抵达四下无人的巷子时,呼喊她的名字。

    「夜架,在吗?」

    「当然,我随时都在御主的身边。」

    熟悉的东国黑衣从阴影迅速现身,夜架恭敬地一敬礼。

    人称「帝国凶刃」的美丽少女,一出现在路克斯面前,便顿时露出开朗的笑容。

    「早知道就该让夜架参加宴会。你为我们防范四周是帮了很大的忙,但稍微放松──」

    「御主能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名叫维卜勒的男子,是企图反叛新王国的「旧帝国派」贵族。

    如果没听赛莉丝的父亲迪斯特提到有这一号可疑人物的存在,也没必要如此提高警戒。

    不过幸好,这项威胁已经远离。

    (……?维卜勒的威胁远离?为何我会这么想?不论夜架或是我,明明连那男人的身影都尚未见过──)

    即使心中如此疑惑,路克斯还是专注在面前的少女。

    首先向一直在暗处保护自己与其他人的夜架,说几句慰劳的话。

    「真的很谢谢你。游行结束后,我一定会补偿你的。不,只要没有问题的话,现在也能让你参加宴会──」

    ……啪叽!

    「──!?」

    传来有人踩到小树枝的声音。

    虽然是混在熙熙攘攘中的微小声音,但路克斯与夜架立刻反应。

    依然躲在建筑物阴影里的夜架,将手搭在机攻壳剑的剑柄上,压低呼吸寻找气息。

    「夜架?刚才那该不会──」

    「嗯,气息明显不是我方人马。可是──真奇怪呢。」

    「奇怪?」

    见到表情认真,歪头疑惑的夜架如此嘀咕,路克斯一脸困惑。

    结果并未回答的夜架迈开脚步,穿梭在巷子中。

    由于在复杂的狭窄通道内无法召唤《夜刀神》,只能以这种方式追踪。

    不放心的路克斯也追在她的后头。

    于是,夜架以虫鸣般的小音量告诉路克斯答案。

    「对方似乎──并非察觉到我们的戒备而掉头。刚才在此地的人,感觉像是前来观察御主的动静,然后受到某人呼唤而返回。」

    「……这是怎么回事?」

    总觉得谜团愈来愈复杂,但夜架似乎也不明白详情。

    在路克斯沉思之际,她矫健地穿梭在巷道内。

    接著抵达另一条死巷后,只见夜架独自站在该处。

    「……没有任何人?」

    「似乎是呢。」

    盯著空无一物的巷子,夜架一动也不动。

    从她的右手还搭在机攻壳剑上来看,她多半认为这种情况不自然。

    接受过「洗礼」的紫色瞳眸散发出灿烂光芒,可以得知目前她正集中全副精神。

    紧接著她拔出机攻壳剑,召唤《夜刀神》后,利用特装型的探测装置开始搜索四周。

    「夜架!?」

    「御主,请躲在我的身后。」

    路克斯暂时依照夜架的指示躲避,但过了十几秒──结果似乎什么也没发现,貌似放弃的夜架解除了装甲。

    「从上空到地底全部钜细靡遗搜索过,却没发现最重要的敌人。非常抱歉,敬请御主惩罚。」

    「呃,没有这个必要啦。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就好,可以吗?」

    听路克斯表示不会惩罚自己,夜架表情有些惋惜,看得一脸苦笑的路克斯再度询问。

    于是只见夜架似乎不明就里,难得露出困惑的表情报告。

    「以结果而言,是我多心了。刚才貌似密探,一直在试探我们的男子,在此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夜刀神》的探测装置都搜索不到。」

    「这的确很奇怪。」

    依照连路克斯都听见的动静推测,应该不是会错意。

    更何况擅长搜索敌人的她,不太可能犯这种初级错误。

    意思是,实际上真的有人假装刺探路克斯与夜架,之后忽然消失无踪。

    一说出来似乎显得更加混乱,但是刚才的确发生了这种事。

    「……咦?你怎么会知道刚才的人是『男子』?不是连对方的身影都没看见吗──」

    「这点资讯,以步伐与踩踏石板的声音强弱便能得知。而且还能大致推断出对方可能逃往哪个方向。」

    真不愧是会判断呼吸的天生暗杀者。

    再度对她的非凡才能发出赞叹,同时路克斯询问男子前往的方向。

    于是夜架将机攻壳剑收入剑鞘,表情稳静地立即回答。

    「可能是王城。虽然还有一大段距离。」

    「…………」

    刚才,来自王城的某人试图寻找路克斯。

    难道是赛莉丝的父亲迪斯特提过,试图拉拢路克斯的掌权者派来的属下?

    可能性即使不为零,但是中途掉头的理由则让人在意。

    究竟是单纯的反覆无常,或是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情况呢?

    但从夜架都无法顺著足迹追踪对方的情况判断,即使思考也不会有答案吧。

    只能将这件无法解释的插曲留在记忆中,在游行期间提高警觉。

    「……保险起见,我去防范四周吧。敬请御主回到宴席上。」

    夜架面露开朗的笑容敦促路克斯。

    若是平时的路克斯,或许会接受夜架的好意。

    可是不知为何,她现在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寂寞。

    「欸,夜架,要不要和我逛一下游行?这个时间没有那么亮,应该不会太显眼。」

    「……可以吗?」

    顿了半晌后,夜架不解地睁大眼睛。

    难得她露出很像普通女孩的动作,路克斯忍不住笑了出来。

    「没办法吗?我想和夜架一起逛逛呢。」

    「那么就容我陪伴御主您吧。只要待在御主身边,我应该也能享受一番。」

    见到她露出的文静微笑,路克斯的内心噗通一跳。

    毕竟夜架平时会表现出过度的身体接触,见到她冷不防露出的自然笑容,让路克斯觉得她看起来好可爱。

    不论是女人味十足的美丽黑发,或是艳丽的樱色嘴唇。

    从煽情的黑衣中露出的白皙后颈与胸口,魅力让人不由得屏息以对。

    「夜架有什么想吃的吗?如果没钱的话,我请你吧。」

    「只要从御主想尝的食物当中挑选,便心满意足了。」

    既然她这么回答,路克斯只好在摊贩购买貌似很美味的串烧与烤点心。

    于是夜架就像期盼食物的幼鸟一样抬起头,主动露出外型姣好的嘴唇。

    「请让我为御主试毒。可以尝一口就好吗?」

    「呃,这个……好啊。」

    她的双眸静静阖起,平时的妖艳美色虽然不露痕迹,但反而是无瑕纯洁少女般的可爱外表,让路克斯看得入神。

    即使发展有些奇怪,行动风格依然很夜架。

    买路克斯想吃的东西一人份即可,想不到是这个意思。

    (话说,现在的情况该不会……)

    或许这番举动在夜架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在他人眼中,完全就是情侣的交流。察觉到这一点的路克斯感到十分难为情。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仔细想想,串烧不是很难让她品尝吗!?竹签戳到她也很麻烦,可是──)

    烦恼几秒钟后,路克斯以拇指与食指捏起一块肉,直接送到夜架的嘴里。

    指尖感受到Q弹的嘴唇弹力,顿时涌上一股酸酸甜甜的酥麻。

    但夜架一点也不在意,开始咀嚼进入嘴里的肉。

    可能发现没有下毒的迹象,不久咕噜一口吞下。

    「这个,味道怎么──哇!」

    「并未含有毒性。话说御主,若以空手抓取的话,指尖会烫伤喔。」

    有如试图以自己的唾液冷却,夜架的嘴唇凑近路克斯滴下肉汁的手指。

    随后有如吸吮至第二指关节般以舌头缠住后,不久脸颊缓缓缩回。

    柔软的嘴唇触感含住指尖。

    唾液的湿黏感觉温暖又纠缠不放。

    滑溜的舌头刺激触觉,奇妙的快感让大脑麻痹。

    纯粹只是让她试毒的行为,却产生连灵魂都差点出窍的感觉。

    (插图008)

    「那么御主,要不要也品尝看看烤点心呢?还是保险起见,再吃一串串烧──」

    「呃,这个……那就再一次──不对啦!还是起司蛋糕就好了!」

    重新恢复快融化的理性,路克斯勉强忍耐诱惑。

    「是吗?真可惜呢。」

    路克斯这次向表情有些惋惜的夜架递出起司蛋糕。

    她的上颚咬了一口三角形的黄色尖端。

    再度咀嚼后吞咽,并向路克斯微微点头回应。

    「没有问题,御主敬请安心享用。」

    面对露出开朗笑容的夜架,慌张的路克斯点头。

    即使发现吃蛋糕变成了间接接吻,依然决定不去在意。

    「嗯,很好吃。谢谢你,夜架。」

    「御主不需要关心我。光是能为我拨出时间,我就很感谢御主了。」

    夜架有些陶醉地红著脸颊,向路克斯微笑。

    她难得露出常人的动作,映照在王都的灯火之下。

    「之前一直见不到夜架,我感到很寂寞。虽然你保护了我的安全,但是时间长达两周,至少露个面也可以──」

    其实路克斯知道,爱理和三和音以自己是否会发现夜架作为赌注。但她明明不用如此忠实地奉陪到底。

    「…………」

    如此心想的路克斯这么开口后,夜架稍微停顿半晌,不久后有如下定决心般回答。

    「其实,那件事情是我主动要求而提出的。虽然这样等于说出她们为我保密的事。」

    「咦……?」

    听到夜架出乎意料的告白,路克斯不由得停下脚步。

    正好人潮从摊贩周围中断,从天桥上可以瞭望无数街灯。

    在如此幻想般的光景中,路克斯被夜架的侧颜吸引了目光。

    这场游行期间,曾经见过她露出带有一抹寂寞的微笑。

    「当时如果与御主私下独处,我会无法按捺自己的心情。所以仅限于从远处保护御主而已。」

    「…………」

    以「道具]警惕自己的她,开口告白。

    见到她的左右异色瞳眸带有些许忧愁,路克斯不禁愕然。

    不具备情感的她,自从与辛格伦决战过后,仅对身为御主的路克斯抱持某种特殊感情,并且将之表达了出来。

    说自己可能爱上了路克斯。

    她曾经这么说过。

    「可是,不知道如何爱人的我,梦想受到御主宠爱是不对的。但是想不到,光是受到御主的邀请,竟然会如此开心──」

    「────」

    难道这算是同情吗?

    看著夜架,就有一股与之前的冲动不同的情感,让路克斯的身体发热。

    (不,不对。其实我一直……)

    认为夜架是个人。

    她的确具备过人的才能,以及特殊的内心。因此遭受恐惧,变成别人眼中的瘟神。

    连亲生父母都拋弃她,导致她一直将自己视为一柄刀,为了舍身达成使命而活。

    『……真是错愕。为了拯救自己的国家,居然主动选择毁灭之道。原来御主从一开始,就一直为了阿卡迪亚帝国而战呢。为了实现您所揭示的理想国目标──』

    一如夜架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路克斯即使遭到民众敌视,却依然基于阿卡迪亚皇子的身分,为了达成自己的使命而用尽手段。

    夜架接受自己是缺陷品,依然试图回报弟弟的心意。

    之所以想拯救夜架,并不是想重新挽回无法拯救旧帝国皇族的过去,而是路克斯自己想这么做的。

    任何人乍看之下,都不会发现她的一心一意,她的纯真。

    现在路克斯才发现,自己一直受到她这方面的美丽吸引。

    「我真是不及格的从仆呢。」

    「──没关系,不及格也无妨。」

    紧接著夜架带有几分自嘲的一句话,路克斯这么回答。

    回过神来才发现,宛如并非以头脑思考,而是脊髓反射般脱口而出。

    「……御、主?」

    路克斯的容貌,映照在夜架的瞳眸中。

    呈现连路克斯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平稳微笑。

    「我一点都不觉得你不及格,况且假设真是这样,我也希望夜架以人的身分待在我身边。无论被人说了什么,无论是以何种形式都没有关系。」

    赌上自己的想法,始终贯彻到底。

    路克斯与夜架的心态很相似。

    可是,自己对她的想法并非同情。

    而是受到比自己更纯粹的她所呈现的美丽吸引。

    所以──希望她待在自己身边。

    因为这么一来,路克斯认为自己也能变强。

    「御主,您又说出了与我的弟弟类似的话呢──」

    夜架轻轻踏出脚步,以无声的动作走近。

    趁路克斯来不及反应,便迅速夺走了路克斯的吻。

    「……!」

    年幼少女的吻十分甜蜜,温柔的发香直冲鼻腔。

    陶醉于彷佛并非身体的一点,而是连内心都连结在一起的安稳中。

    有足足十几秒,两人的心就这样联系在一起。

    嘴唇终于离开后,夜架的脸颊染成朱红色,以融化在情欲中的目光盯著路克斯。

    「……其实当第几个都无妨,只要能待在爱我的御主身边就好。可是──」

    停顿了一会后,夜架噗哧一笑转过身去。

    「但如果有任何一次机会,成为御主的正室就是我的荣幸。可以的话,有请御主当场尝试──」

    「等、等一下啦!?这里可是王都的大街上耶!?」

    恢复理智的路克斯,见到说著说著,即将卷起白色裙子的夜架,顿时愣在原地。

    「哦,不行吗?忍耐对身体可不好喔?」

    听到夜架宛如看透一切的低语,这次换路克斯红著脸。

    路克斯急忙捏自己的脸颊,以避免被渴望可爱的从仆而开始「凸显」的本能牵著走。

    「不、不是这个意思啦。在这种地方不可以!所以──」

    「明白了。那么请御主准备好后传唤我。我随时都会等候御主。」

    夜架以平时的开朗笑容回应,看得路克斯哑口无言。

    显然,一旦游行结束后去除罪人项圈,与夜架结合的话,不想办法各方面克制,可就惨了──

    (老实说,我没什么忍得住的自信……!)

    即使在复杂的纠葛下烦恼,路克斯依然轻轻牵起手,与夜架一同返回酒吧。

    「──!?」

    庆典归途中充满幸福的高亢感,路克斯却感到胸口传来些微痛楚。

    彷佛在不知不觉中,背叛了某个人。

    明明连路克斯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却陷入这种错觉。

    真是奇怪。

    照理说,夜架明明是第一个自己想当成情人的对象──

    「怎么了吗,御主?」

    可能从气息察觉到心中的想法,夜架窥视路克斯的表情。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略为摇头后,路克斯一脸苦笑望向前方。

    刚与夜架一起回到宴席,便受到三和音与爱理的调侃。

    热闹的漫漫长夜,就这样愈来愈深沉。

    …………。

    到头来,试图接近自己与夜架的某人,究竟消失到何处去了?

    来自王城的密探,究竟是受到谁的指使呢?

    路克斯不时思考这个问题,但直到最后都没发现答案。

    游行的第一天,终于画上句点。

    †

    新年游行第二天,正午时分。

    新王国的乐仪队在城门迎接搭乘马车的来宾。

    七国的国宾应邀前来。

    以世界联盟之名相互合作,拯救世界危机的盟友们共同庆功的宴席,将从白天开始举办。

    当然,并非单纯为了庆祝而邀请各国。

    这场宴会也是让各国确认,成为「大圣域」中枢的爱莉尔维持中立,并且不动声色地配合今后的方针。

    但这是罗菲女王与那鲁夫宰相的职责。

    路克斯终究是「七龙骑圣」,得做出贡献这次胜利的主要人物应有的态度。

    意思就是,维持平时的路克斯,恭敬地向贵宾行礼。

    「──许久未见了,蜜弥爱特公主殿下。」

    面露笑容的路克斯,迎接来自梵海姆公国的代表,一身淡绿色洋装的蜜弥爱特公主。

    过去在机龙使阶层升格测验中曾经会面,有过一面之缘。

    「好久不见了,路克斯卿。上次承蒙您照顾无精打采又随便的葛莱法,真是辛苦您了。」

    宛如婀娜花朵的笑容,与其说是贵族,更像商家姑娘。不过直爽的气氛,反而让路克斯感到畅快。

    「不会,没这回事。他的确无精打采,但实际上相当认真,也很会照顾别人──可能是因为害羞的缘故吧?」

    「……他这么说喔,葛莱法?太好了,看来不会挨我的骂啰。」

    「──咦,不会吧!?」

    蜜弥爱特微笑后,从同一辆马车的座位上,出现一脸不悦的金发少年。

    明明没看见葛莱法的身影才说出实话,想不到对方安排了这样的圈套。

    「看来有必要好好聊聊呢,新王国骑士老兄。你似乎很有精神,我也放了心啦。」

    「呃,这个,我……」

    向表情发青地感到困惑的路克斯露出带有怒意的笑容,葛莱法便先行前往城内。

    蜜弥爱特见状,在路克斯面前面带微笑地低头致意。

    「不好意思,别看他那样,其实他应该没有生气。不嫌弃的话,请在宴席上和他交流一番吧。反正他多半会一个人冷淡地独处。」

    「哈哈哈……」

    景象如实地浮现在眼前,路克斯不禁苦笑。

    原本以为犯下了什么不应该的过错,看来是出于蜜弥爱特的关心。

    目送马车进入城门后,随即听见少女已经走出下一辆马车的脚步声。

    「到头来他还是小孩呢。竟然还要公主殿下帮他,真是伤脑筋。」

    「──啊。」

    语气高贵又强势。

    听到带有几分稚嫩的高亢嗓音,路克斯回过头来。

    只见一身时髦黑洋装外披著斗篷,一头白金色秀发的少女。

    优密尔教国代表,最年轻的「七龙骑圣」梅尔•姬萨托站在面前,抬头仰望个子不太高的路克斯。

    「好久不见了,大哥哥。看你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托你的福啊。梅尔似乎也没事,我松了口气呢。」

    面对可爱少女的关怀,路克斯也面露笑容回答。

    年仅十三岁便具备不同凡响的机龙使直觉,少女将娇小的身躯发挥至极限,在「大圣域」也与强敌奋战到底。

    在优密尔教国发生的事情让两人关系亲近,目前她还与担任辅佐官的库露露席法,成了关系亲密的朋友。

    「什么大哥哥,究竟谁才是小孩子呢……虽然有点犹豫该不该吐槽。」

    「啊,库露露席法──」

    回头一瞧接著走下马车的少女,路克斯顿时屏息以对。

    蓝发少女一袭深蓝色裙装,配戴花饰。

    宛如妖精般美丽的同学,让路克斯忍不住看得入神。

    「怎么了,路克斯?相隔许久重逢,难道忘记我的长相了吗?」

    少女轻轻以手指滑过僵住的路克斯胸膛。

    手指隔著礼服在胸口上游移,背脊顿时窜过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路克斯身子一抖。

    开心地凝视路克斯的模样后,库露露席法主动缩短距离。

    敞开的胸口进入视野,视线完全受其吸引。

    「我想我的伤势已经痊愈,但应该没有留下瘀青吧。有点担心呢,能帮我确认一下吗?」

    「呃,这个──我想应该不要紧。况且你的肌肤很漂亮。」

    急忙别过脸去的路克斯回答后,库露露席法随即送了个恶作剧般的秋波,低声表示:

    「是吗?谢谢你。虽然路克斯对女孩子很绅士,不过看得相当仔细的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能受到你如此注目也值得啰。」

    「拜托,库露露席法!?」

    面红耳赤的路克斯反驳,少女跟著开心地噗哧微笑。

    「开玩笑的。好久没见到路克斯,太高兴了才会忍不住开玩笑。真是抱歉。」

    「…………」

    既然她这么说,路克斯也只能一脸伤脑筋地点头。

    面对好久不见──应该说,库露露席法愈来愈老练的调侃手法,路克斯毫无招架之力。

    而对此感到愉悦,也只能说是可悲的男人本性。

    「在城门前能调情调成这样,看来没必要担心呢。真是的,究竟谁才是小孩子啊。」

    「喂,你们两个!究竟还要让我等多久啊!?再这样下去,你们通通都是小孩!真是不像话!」

    (插图009)

    优密尔教国的年轻教皇,尼亚斯貌似等得不耐烦,从马车探出头来。

    似乎由于梅尔和库露露席法抢得先机,导致错过了打招呼的时机。

    路克斯急忙为失礼向教皇致歉后,在城内静候后续贵宾抵达。

    然后路克斯等人依序问候各国领导者与相关人士,并与战友们热络地聊起回忆。

    †

    从白天到傍晚,度过平稳的时光后,不久夜幕低垂。

    莉夏等「骑士团」成员中途也齐聚一堂,连包含玛姬艾儿卡与辛格伦在内的全体「七龙骑圣」都参加。

    世界联盟的国宾们似乎中途召开会议,但似乎顺利落幕。

    之后在王城内举办宴席,享用豪华料理。

    「路克斯,稍微陪我一下。里•普莉卡不在,好无聊。」

    以自己的速度大口吃著料理的苏菲丝,来到路克斯身边。

    喝醉的罗莎也从另一侧凑过身子。

    「路克斯大人,也对我下达些命令吧,务必让我在逗留期间负责照顾您……」

    「拜托,呃,胸部碰到了啦。别这么紧紧搂住手臂……」

    「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很开心吧?竟然在公开宴席上对『七龙骑圣』出手,难道想演变成国际问题吗?」

    对面的玛姬艾儿卡见状,露出想入非非的笑容揶揄。

    葛莱法一脸傻眼地盯著这一幕,一旁的爱莉尔则面露笑容。

    年纪还小无法喝酒的梅尔,在菲尔菲的亲切之下面前堆满了大量食物,正在奋战中。

    回想起来,所有人都能平安回来不至于缺肢断腿,真的是奇迹。

    击败「创造主」阵营后,明明还和那男人交战过。

    「…………」

    话说回来,路克斯想到这里,发现辛格伦出现在宴席的角落。

    可能因为失去心腹兹拜贝鲁克,改为貌似白岭骑士团排名第三的眼镜美女跟在身边,默默地喝著葡萄酒。

    由于目的不同,之前他曾经与路克斯决斗过,但是否该为他顺利生还感到高兴呢。

    在今后交涉「大圣域」遗产与技术的过程中,有点担心他会在台面下耍阴谋诡计。

    「咯咯咯,那家伙似乎也很寂寞哪。好,这是队长命令。如果他的酒杯空了,就帮他斟点葡萄酒之类吧。庆祝他那蛇吞象的野心化为泡影啦。」

    「…………」

    玛姬艾儿卡嘴角上扬,唆使路克斯去刺激他。

    她原本就和辛格伦不合,但想不到她如此坏心眼。

    实际上,辛格伦的目的受到路克斯的阻止而告终,因此去斟酒就是不折不扣的挑衅。

    但辛格伦总是桀骜不驯,可能只会被他哼笑一声。

    好歹基于之前受到他照顾的意义,向他说句话比较好吧。

    如此心想的路克斯看准时机,手拿葡萄酒瓶走向他。

    接近到一定程度后,辛格伦眯起单眼,抬头看向路克斯。

    「连宴席上都在打杂,真佩服你的毅力啊。之前对我连个招呼都不打,现在变得这么大牌啦,英雄殿下。」

    「从你来到宴席上,不是才过没多久吗……」

    路克斯一脸错愕地表示,但辛格伦态度不变地一笑置之。

    「我在说上一次的宴席,你这蠢货。那个暴发户老妖婆没提醒,你居然都没发现我,真是笑死人了。」

    「──?」

    上一次,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以前与辛格伦一起参加宴席,记得应该是在废都葛尔尼卡的要塞内。

    「──不过这也不能怪你。你正在享受自己期望的未来。即使产生些许违和感,在《×××××》的神装影响下,也无法轻易摆脱。」

    「……啊?」

    辛格伦说的这番话,只有一部分听不清楚。

    而且不是语气和音调的问题,而是明明听见了,头脑却无法认知。

    路克斯陷入这种无法解释的感觉中。

    「若是接受过好几次『洗礼』的你,总有一天会抵达真相吧。但你有没有能力对抗则另当别论。在七座遗迹……所有改变兵器完全共鸣之前,你必须逃脱这个牢笼才行。」

    「…………」

    完全不明白辛格伦究竟在说什么。

    但不知为何十分在意,无法充耳不闻。

    (呃──我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宴席之中,路克斯忽然察觉到手中的重量。

    是红酒瓶。自己是来帮辛格伦斟酒的。

    「还不快倒,打杂的。这不就是你的工作吗。」

    「哎,知道了啦。」

    路克斯叹了一口气,依照他的吩咐斟葡萄酒。

    但理应倒进酒杯的葡萄酒却穿过玻璃杯,直接洒落在地板上。

    「──!你在做什么!?」

    「咦……?」

    坐在附近的戴眼镜美女惊呼。

    相较之下,路克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而歪著头,却发现辛格伦不知何时消失无踪。

    「──!?」

    他并非「不知道跑哪去」,而是彷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该处只有地板而已。

    「哎呀,看你似乎醉糊涂了哪,英雄殿下。需要咱和蕾莉一起照顾你吗?怎样?」

    「小路,不可以,喝太多喔。」

    就在玛姬艾儿卡起身主动纠缠时,菲尔菲上前阻止。

    在师徒对决的一旁,路克斯紧盯洒了葡萄酒的地板。

    (这是怎么回事。有地方……不对劲。)

    「路克斯,这里只有上等的葡萄酒耶!你请地板喝的份可得赔偿喔。不想赔的话,就过来帮我斟酒吧!」

    「也可以帮我斟一杯吗,路克斯。得在项圈正式去除之前委托你才行──」

    醉到目光呆滞的莉夏向路克斯呼喊,库露露席法也跟著开口。

    可是,植入路克斯心中的疑问种子始终挥之不去。

    「辛格伦卿究竟跑哪里去了?」

    一问白岭骑士团的女性,她随即伸手一推眼镜的中梁,露出讶异的表情仰望路克斯。

    「没有跑哪里去,主子从一开始就没参加宴席。」

    「你说什么……?」

    「一如刚才告诉过您,主子有些小事情,所以没有出席。」

    「咯咯咯,那家伙。怕被我说坏话而吓跑了吗。」

    「才不是!不允许你侮辱团长!」

    玛姬艾儿卡坏心地挖苦后,眼镜女性也立刻反驳。

    边听著两人的唇枪舌剑,路克斯宛如脑袋遭到重击般混乱。

    ──矛盾。

    为何玛姬艾儿卡接受了刚才的对话内容?

    何况自己就是在她的指示下,去帮辛格伦斟酒……

    「玛姬艾儿卡队长,刚才那句话──」

    路克斯突然抬头呼喊她的名字,却发现连玛姬艾儿卡的身影都从宴席中消失了。

    「小菲,玛姬艾儿卡队长呢!?」

    短短几秒之前,她应该还在与白岭骑士团的女性争论,现在却不见人影。

    急忙询问在一旁的菲尔菲后,只见她稚幼的脸庞微微一歪,语气肯定地表示:

    「师傅的话,刚才就不知道跑哪去了。说是要去找,王都的年轻男子之类。」

    「…………」

    即使露出难以言喻的视线,望向似乎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的菲尔菲,路克斯却接受了她的说词。

    「对了。他们两人从一开始就不在这里。因为他们──当时……」

    ──一滩血泊。

    洒在地板上的红色葡萄酒,让路克斯想起某件事。

    想起某人趴在地面上,不停流血的模样──

    「唔、呜……!」

    高热流窜在路克斯的身体中,导致头晕眼花。

    赛莉丝迅速搀扶不由得脚步踉跄的路克斯。

    「没事吧,路克斯!?如果感到不舒服,就去看医生──」

    「……我没事,赛莉丝学姐。似乎难得喝多了,让我吐一下就好……」

    「我陪你去吧,路克斯。别勉强自己。」

    不知从何处前来的爱莉尔扶著路克斯。

    在她的敦促之下,路克斯离开了宴席。

    †

    「感觉怎么样,路克斯?」

    「嗯,舒服多了。或许不用吐也没关系……」

    城内二楼的走廊上。路克斯在看得见楼梯井的中庭吹风,同时无力地笑著。

    不知为何视线被吸引至中庭的一点,却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虽然上一次的明天,亦即游行的最后一日,曾在那里发生过某些事。

    有著少女外表的机械人偶,以及死在她手下的燕尾服男子。

    「唔……!」

    强烈的头晕目眩侵袭下,路克斯顿时脚步踉跄。

    于是爱莉尔走近,温柔地抚摸路克斯的背部。

    「别勉强自己。我会陪在你身边。」

    少女的甜美体香,以及舒适的肌肤温度让人安心。

    穿著淡绿色洋装的爱莉尔既飘渺又美丽,白手套的滑顺触感十分舒适。

    晚风带走身体的热气,云层散开后,月亮跟著露面。

    梦中的游行也见过月缺,形状却与以前不一样。

    (怎么会这样?为何月亮形状与之前不一样。不对,我怎么会注意到这件事?)

    神秘的焦躁感让路克斯哑口无言。

    路克斯抬头仰望月亮时,面前的爱莉尔忽然微笑。

    「虽然问得有点晚,不过我穿礼服的模样,如何?」

    「──很漂亮啊,真的。丝毫不会再看成男生了呢。」

    意识被声音拉回,路克斯仔细盯著少女的艳丽身影。

    头上戴著小小的皇冠,穿著层层薄纱的礼服。

    手上的白手套与脚上的裤袜,凸显爱莉尔苗条身材的中性魅力。

    「谢谢你。能听到路克斯你这么说,今天就很满足啰。」

    爱莉尔从面向中庭的二楼走廊,走向外推的阳台。

    路克斯也自然地跟在后头,她随即露出柔和的微笑转身。

    满天散布的星斗,无数亮起的地上灯火。

    浮现于其中的爱莉尔身影既梦幻,又美得让人哑口无言。

    同时某种涌上心头的情感,让路克斯感到胸口揪紧。

    不知不觉中,路克斯说出了道歉的话。

    「话说,对不起──」

    「……?」

    路克斯弯腰低头道歉后,爱莉尔顿时睁大眼睛。

    「是海兹和里丝媞卡她们。之前说出那种大话,结果还是救不了她们。我甚至没能为她们营造临终前,与爱莉尔对话的时间。」

    「────」

    听到路克斯的道歉,爱莉尔眨了眨眼睛。

    不久后貌似明白了话中的含意,阖起眼睛,转过身去。

    「──路克斯,其实我呢,很感谢你喔。而且三言两语难以道尽。因为有你,我才能相信这个时代的人们。才有勇气朝自己相信的道路前进。」

    路克斯一抬头,只见爱莉尔仅转过头来,银色的发辫在黑夜中飞舞。

    对路克斯露出不舍,却带有安稳的表情,轻声细语地继续开口。

    原本身为旧时代的皇族──「创造主」立场的她,却为了世界著想,而帮助路克斯等人。

    「但是,姊姊与妹妹也有自己的立场。我认为加害这个世界的民众,试图单方面强加统治是不应该的。可是我们一直受到这种教育,活在这种体制之中。过去就只透过这种观点在看待这个世界而已。」

    「…………」

    「只有路克斯你,愿意为海兹与里丝媞卡姊姊著想。我这么说可能很自私,但即使她们作恶多端,光是这样应该就获得了救赎。我甚至认为,她们也有可能与这个时代的人和解……」

    「爱莉尔……」

    她的温柔笑容与话语,逐渐渗入受伤的内心。

    紧接著,静静地走近的她,体温与路克斯重合。

    「……!」

    「──我喜欢你,路克斯。」

    啾的一声,她的薄薄双唇,准确与路克斯的嘴形重合。

    惊讶地困惑了几秒钟,时间在夜景之中静止流逝。

    「我喜欢你的温柔特质。喜欢你无法对眼前有困难的任何人坐视不理,不害怕受伤持续战斗的特点。喜欢你毫不抱怨持续努力,以及在各方面迟钝的特点。还包括有点色色的部分,只要是路克斯──我都会原谅你。」

    搂住脖子的手臂施力的同时,爱莉尔迅速吐露自己的心情。

    她的纯粹,以及一心一意的胸怀,让路克斯内心颤抖。

    眼看路克斯的双臂即将反射性地搂住少女──但最后依然无法完全抱紧她。

    「咦?」

    「──真是的,紧要关头的魄力就是不够呢。明明再稍微输给欲望一些也无妨。」

    露出有些闹别扭的苦笑,爱莉尔微微一笑。

    对她的表情产生苦闷感的同时,路克斯尝试告知真相。

    说自己已经与夜架成为情侣。

    而且不知为何,自己对这件事情抱持罪恶感。

    记得彷佛还有另一位曾经倾吐过爱意的少女──

    「这个,爱莉尔。其实我……」

    「没关系啦,路克斯。我早就知道了。正因为知道,才更想要说。真是可惜,如果能更早一点──与你相遇就好了……」

    搂著自己手臂的爱莉尔,带有几分自虐地微笑。

    「不,这肯定也是藉口。从很久以前,你的心中就已经有了她们。即使没有自觉,但路克斯你早就喜欢她们了。喜欢身为女孩的她们。」

    「…………」

    「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可是,我希望路克斯你明白。若是拯救了我们的你,肯定会找出某种答案吧……我有这种感觉。再见了,路克斯。之前真的很开心。」

    爱莉尔露出最灿烂的笑容,挥了挥手。

    随后,路克斯眨眼的瞬间,少女的身影便消失无踪。

    与刚才的辛格伦一样,彷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这道声音与光芒是怎么回事?」

    神奇的是,对于爱莉尔突然从眼前消失,路克斯并未产生疑问。

    反而是另一幅突然出现的异样光景,完全夺走了思考。

    从王城的阳台上,见到街上的角落冒起火光。

    熊熊大火燃烧,白烟袅袅升起。

    微微传来剑戟交锋的声音,以及装甲机龙的驱动声。

    「为什么会有机龙使!?不,他们究竟是从何时开打的!?」

    路克斯凑近阳台边缘,从扶手探出身子定睛凝视。

    距离遥远,不容易看清楚,但毫无疑问是机龙使彼此交战。

    多达几十名的机龙使部队,似乎包围了一名机龙使。但是落单的一方毫不在意数量的差距,目前占有优势。

    机龙使部队单方面遭到击落,数量加速减少。

    (究竟是谁和谁在交战?不对,更重要的是──为何没有人发现!?)

    明明不远处上演如此激烈的战斗,但别说城内的伙伴们,连卫兵都毫无反应。

    甚至连走在战场不远处的游行醉汉,都没有正眼瞧过交战双方一眼。

    这项事实,这种异状,强烈激起路克斯的危机感。

    (难道我看见的是幻觉吗!?眼前,这副光景是幻觉吗──!)

    但即使怀疑自己的认知,身体依然有所反应。

    路克斯拔出机攻壳剑,召唤《飞翔机龙》穿上。

    为了观察动静,先以迂回的方式滑翔。

    距离逐渐接近后,更加惊愕的事实撞击路克斯的脑袋。

    「你究竟──是什么人!?女王的走狗吗!?为何攻击我们……咕哇!」

    一名机龙使的质问,被自己的惨叫声掩盖。

    下毒手的是身穿四只脚,通红神装机龙的少女。貌似与《特装机龙》同款的特装型,却是头一次见过的机体。

    从使用者的头顶长出的,是下垂的机械犬耳。

    「因为你们才是阻碍。不好意思,你们几个最好死在这里。」

    眼神中毫无光彩的自动人形少女,是管理遗迹「坑道」的领导者──涅依•露榭。在「大圣域」的大战后,连库露露席法在优密尔教国都见不到的她,不知为何出现在此处,而且正在屠杀这些神秘的机龙使。

    面对无法解释的光景,路克斯怀疑自己的眼睛,压低气息。

    一如之前受到海兹的控制,显然有人抢夺了她的命令权,指派她这么做。

    (有人在操纵自动人形?究竟为了什么!?)

    忍住想立刻冲去阻止的心情,路克斯持续观察。

    遭到毒手的并非王国军机龙使。服装不一样。

    这么说,是哪个贵族的私军吗?

    上次大战中受到召集,希望立下战功的贵族们纷纷派出了麾下的机龙使。但大多数都中了里丝媞卡的陷阱,照理说已经遭到复活的七只终焉神兽屠杀。

    路克斯推测,他们是准备在游行过程中发动攻击而组织的队伍。

    「区区人偶竟敢放肆!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你将维卜勒弄到哪里去了!?」

    「……!?」

    一名男子表情拼命地喊叫。

    在后方指挥的机龙使,路克斯对他的长相有印象。

    不──不是有印象,而是相似。

    他很像以前交战过的男子,四大贵族之一的长男保泽里多•克洛伊查。

    此人的相貌比保泽里多年轻一些,头发较长。

    (吉格•克洛伊查!?不,更重要的是,他刚才喊的维卜勒──)

    前几天,迪斯特告知维卜勒这名贵族的存在。

    该名旧帝国皇族远亲的男子,出现在反对新国王政权的「旧帝国派」面前。

    另外还听迪斯特说,四大贵族之一的次男,吉格•克洛伊查也与他有所勾结,正在组织机龙使部队。

    还说有可能在游行途中,伺机作乱。

    话虽如此,与之前海兹引发的「收复帝都计画」规模相比,战力简直微不足道。

    就算新王国的战力已经元气大伤,这点程度依然起不了作用。

    (──!?)

    就在路克斯如此心想后,立即发现奇妙的异样感。

    由几十架组成,机龙使混合部队的残骸中。

    不知为何,《特装机龙》的装甲占了大多数。

    特装型的《特装机龙》虽然具备《飞翔机龙》与《陆战机龙》缺乏的多样化功能,但是部队中只要有一两人便足以充分发挥效果。

    亦即部队的稳定度会大幅提升,但是安排这么多人却没有显著的效果。

    (──到底是为什么。为了防范四周吗?不,即便如此也只需五、六人便足够,若要启动迷彩进行情报活动,没有必要聚集这么多人。)

    不明白。

    在路克斯的脑海中,完全缺乏引导出正确答案的零件。

    除了迪斯特告知的情报以外,是否还有资讯──

    「真是烦人呢。你们是正确的历史中不需要的份子。我要处分你们。」

    瞬间,从涅依•露榭身上的鲜红色神装机龙喷出火炎,将周围照耀得辉煌明亮。

    紧接著刺出的锐剑剑尖,贯穿了吉格•克洛伊查的《特装机龙X》,从内侧焚烧殆尽。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臭、臭女人!是你杀了维卜勒吧!?难道是路克斯•阿卡迪亚的指示吗!?还是──嘎啊!」

    「现在是晚上,拜托安静一点好吗。虽然没有任何人听得见。」

    涅依•露榭以冰冷的眼神,打断吉格的惨叫声。

    好歹也是《特装机龙X》的使用者,竟然轻易死在她的手上,技巧纯熟得让路克斯忘记时间,倒抽一口气。

    (不──更重要的是,到底为什么?)

    对自动人形的可怕实力感到惊愕的同时,思绪追索著另一个谜团。

    (旧帝国时代的贵族维卜勒,为什么事到如今才接近「旧帝国派」?他肯定掌握了什么秘密,而且是有可能动摇新王国基础的情报──)

    而且临死之际,吉格大喊了一句话。

    他误以为袭击自己部队的涅依•露榭,是受到路克斯或别人的指使。

    这句话指出的事实是──

    「你发现我了吗,路克斯•阿卡迪亚?」

    「……!?」

    涅依•露榭转过头,望向隐藏在房舍暗处的路克斯。

    头上长著犬耳的可爱模样依然不减,表情却与在优密尔教国的「坑道」亲近库露露席法时相去甚远。

    (我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可是既然她主动攻击,就不得不迎战──)

    路克斯紧握《飞翔机龙》的机龙牙剑,摆出迎击架式。

    可是涅依•露榭默默观察情况后,却转过头去。

    「了解。你并非消除的对象。因为你也不会妨碍修正历史,更重要的是,听说你是今后新王国的必要人才。」

    「──!?」

    转过身后,涅依•露榭离开路克斯的视线。

    然后她追杀吉格•克洛伊查四散奔逃的部队,举起机龙息炮开始炮轰。

    「……饶命啊!纪录影片会删除!我不会再牵扯这件事了!求求你饶了我一命!」

    声音可怜兮兮地乞求饶命的人,首先遭到无情地斩首。

    紧接著,被追上的人发出尖叫声乱窜。

    「大、大笨蛋!还有手持纪录影片的《特装机龙》在啊!?如果你杀了我们,影片就会公诸──咕呜!」

    还有似乎试图讨价还价的一名士兵,遭到锐剑一闪封喉。

    (……纪录影片?这支部队──维卜勒与吉格•克洛伊查,难道掌握了什么机密吗?)

    意思是他们以特装型的《特装机龙》记录了什么影片,试图当作交涉筹码?

    那么,上一次游行的最后一天,路克斯在王城中庭目睹的燕尾服男性遗体是──

    (当时遭到艾儿•法洁勒杀害的,是维卜勒没错!接著第二次的现在,换吉格•克洛伊查遇害!?凶手是受到某人控制的领导者……)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有人能操纵自动人形?

    路克斯对脑内乱窜的问号感到不解。

    除了爱莉尔以外,觉醒的「创造主」已经全灭,照理说没有人能做得到。

    控制了「大圣域」的爱莉尔,根本不可能会做这种事。

    连目睹轰炸的民众们,也没察觉到这起骚动。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

    耳边忽然传来爱莉尔的声音。

    路克斯迅速回头,发现刚才消失无踪的爱莉尔站在身后。

    身穿路克斯夸奖过的、十分合身的新王国制服,露出不舍的表情凝视路克斯。

    闪亮的银色发辫在晚风吹拂下飘逸。

    「其实我已经知道,尘封在第七遗迹『月』的藏书室内,关于第零遗迹的秘密。可是我却依照辛格伦卿的指示,选择隐瞒真相。如果任何人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再度引起纷争。势必会有人试图滥用,不──肯定不止如此。所以我不敢透露『大圣域』的真正功能。」

    突然现身的爱莉尔,喃喃细语般地开口。

    现在已经无暇顾及她的不稳定存在。

    路克斯纯粹想知道后续内容,竖起耳朵倾听。

    「这正是第零遗迹──改变机龙《奥罗波若斯》的神装,《永劫回归》。『大圣域』是《奥罗波若斯》的半身,也是隐藏其真面目的障眼法。力量远比我用来隐藏真面目的操纵认知更加强大,会将各遗迹当成强波器,侵蚀全世界大范围的人类认知。」

    路克斯实际感受到,这番话并非是如今才听她说出口的。

    而是当时,爱莉尔告诉过自己的内容。

    「《奥罗波若斯》能倒转众人的记忆──亦即改变历史。不论造成多么严重的破坏,杀了多少亿人,只要逻辑一定程度上兜得拢,就能以操纵认知重新来过。七座遗迹──改变兵器的另一面,就是为了进行窜改历史的洗脑,同时破坏历史不需要的事物并加以创造的装置。」

    (所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听到爱莉尔明明知道这件事实,却不敢说出口的原因,路克斯垂头丧气。

    一旦知道「大圣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能够随心所欲控制他人的话,任何人都会不择手段,想尽办法夺取它。

    毕竟抢先使用的人就赢了。

    只要扰乱他人的认知,窜改历史的话,别人甚至不会发现自己遭到剥夺。

    一如字面,掌控整个世界。

    因此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各国根本不可能和解。

    剩下的统治者与掌权者将会倾注所有战力,爆发血腥纷争。

    可能继承阿卡迪亚之血的人,爱莉尔、路克斯、爱理必然成为兵家必争的目标。

    「可是接受过『洗礼』的人,强化比例愈大,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抗操纵认知。所以之后就拜托你了。不用战斗也无妨,要服从他人也可以。你接纳曾经敌对的我成为伙伴──甚至担心过里丝媞卡姊姊与海兹,我相信你的正义与判断。」

    仅说到这里,爱莉尔弥漫寂寞的表情顿时和缓。

    伴随带有亲爱之情的声音,使劲对路克斯露出笑容。

    「──再见了,路克斯。能遇见你真的太好了。希望,至少能够在你的认知中重逢吧。」

    「爱莉尔……?」

    少女的身影宛如夜晚的灯火般,变淡后逐渐消融。

    没多久完全消失无踪后,路克斯才猛然回神。

    「抹消删除对象──完毕。接下来等待《永劫回归》再次启动,阿榭立亚殿下。」

    「……!」

    在路克斯听爱莉尔说明的期间,战斗已经结束。

    四分五裂的装甲机龙残骸,以及使用者烧焦的遗体,散落在大马路上。

    所有人都确实遭到涅依•露榭操纵的鲜红色神装机龙屠杀──不,仅剩下四、五人以《特装机龙》的迷彩逃过一劫。

    (刻意放他们……一条生路?涅依•露榭似乎是依照阿榭立亚的命令行动。)

    阿榭立亚是「大圣域」的领导者。

    如果其他自动人形是接受她的指示而行动,那么果然是控制「大圣域」的人下达了这项命令。

    「话说回来,我怀疑为何会命令我放他们一马。我可以轻易杀光所有人喔?」

    「为了顺藤摸瓜,找出关键人物。」

    「──!?」

    如宝石般闪闪发光的装甲机龙,不知何时浮现在路克斯身后。

    虽然这架神装机龙是第一次见到,操纵者却十分眼熟。

    穿著吻合身体曲线,类似装衣的服装。头部长著兔子般的机械耳朵。

    她是在「方舟」发现后共同行动,被海兹夺取权限后变成敌人的自动人形──拉•可儿雪。

    「关键人物,是什么意思?」

    「……稍等一下好吗。来自阿榭立亚队长的通讯中断了。不,我可没有将来自队长的指示当成自己的话说出口──」

    见到自动人形突然开始慌张地推卸责任,缺乏主见的动作,路克斯感到一丝怀念──

    可是同时,也对两人对话的内容感到恐惧。

    表情错愕的涅依•露榭忽然拍手,抬头仰望飘浮在空中的伙伴。

    「我收到了联络。似乎是新主人的意图。是为了趁这场游行期间,揪出所有敌对份子。这样历史才能修正至正确的方向。」

    「对对对,就是这样!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喔。」

    「结果你不是忘记了吗……你还真是没用呢──为什么没有接受过强化智慧改造啊?」

    「你这个妹妹也未免太跩了!看来有必要教训你一下。」

    拉•可儿雪向毫不在意、瞧不起人的涅依•露榭争辩。

    一边听著有些欢乐的交流,同时拼图逐渐在路克斯的脑中完整拼凑起来。

    (修正历史……?有人期待这种情况,而试图操纵历史?)

    (插图010)

    路克斯对这一号人物有头绪。

    (对了。其实,其实我当时──!)

    忽然,七彩光芒从面前的两名自动人形溢出。

    不知为何逐渐模糊的意识中,超过两个星期之前,于废都葛尔尼卡爆发的死斗在路克斯的脑海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