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Epilogue 无法清醒的现实
    「──哥哥,快起来。已经早上了。」

    文雅的声音钻入耳朵。

    小小的手晃动身体,让路克斯醒了过来。

    这里是王都的城下町──包租旅馆的一间房。

    为了参加新年游行,与学园的同学们一同在此处下榻。

    「──!?」

    忽然涌现奇妙的焦躁感,路克斯环顾目前身处的房间。

    只见打扫得十分周到,颇漂亮的室内,以及不算豪华但也不杀风景的家具。

    完全没有可疑之处。

    难道刚才见到的奇妙光景是幻觉──路克斯作的梦吗?

    「话说真是难得呢。平时总是早起的哥哥,竟然连听到烟火的声音都没醒来。难道疲劳尚未消除吗?」

    爱理挺直了背脊,窥看准备换衣服的路克斯容貌。

    表情可爱的妹妹说出的一句话,在路克斯的脑海中勾起疑惑。

    「你说,烟火的声音?」

    路克斯困惑地反问。

    话说回来,游行第一天从一大早就施放过烟火。

    不论上一次,或是上上一次。

    (施放过烟火……是吗?)

    不,之前有声音这件事情还记得,但总觉得今天什么也没有。

    至少路克斯没听到任何声音。

    (上一次……?今天……?我到底在想什么?)

    路克斯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今天明明是第一次迎接为期三天的游行早晨,却很确定以前听过声音。这种奇妙的不协调感让路克斯头晕目眩。

    洗脸换衣服后,路克斯来到旅馆一楼的餐厅吃早餐。

    由于包租,虽然并非全校学生都来,不过人还是很多,显得有点挤。

    其中,一起用餐的三和音发出不满。

    「早餐好少喔……我是一大早食量很大的人耶~」

    媞尔珐的声音透露著不舍,盯著盛装汤的容器。

    一旁的谢里丝见状苦笑,摆出最年长的风范教训她。

    「很没礼貌喔,媞尔珐。这样看来不只是今天游行的护卫,最后一天的表扬典礼也很不妙呢。」

    「Yes. 旅馆方面也事先道歉了。听说已经四处张罗不够的食材,晚上应该就会改善。」

    「晚上啊,不是要举办宴会吗。我好想早上吃喔~!」

    诺珂特的态度与平时一样冷静,媞尔珐则像小孩子一样抱怨。

    三和音气氛和乐的交流,让路克斯感到蹊跷。

    「不过,份量确实有点少呢。菜色倒是一样,量却只有之前的一半。」

    见到陈列在餐桌上的早餐,路克斯歪头疑惑。

    听到这番话的爱理,露出看到怪东西的眼神戳了戳路克斯的肩膀。

    「说得好像哥哥曾经吃过一次呢。还没睡醒吗?真是的。」

    「没有吃点心的话,会撑不住……之后小路要不要,也吃点心?」

    菲尔菲总是面无表情又我行我素,但似乎还是空腹更胜一筹,散发著有些难过的气氛。

    「有多的话可以啊。其实我没有很饿,小菲你吃吧。」

    路克斯露出笑容,并且递过培根蛋,菲尔菲即使动摇,却依然忍耐。

    「话说回来,今天早上烟火的声音,小菲你有听见吗?」

    「……不。我也没有听见。完全没有。」

    路克斯随口一问,却得到意外的回答。

    ──不对劲。

    菲尔菲由于终焉神兽的种子植入体内的影响,身体能力与五官都远远超乎常人。换句话说,包括听力。

    (代表我果然还有疲劳累积吗?)

    另外路克斯还询问过三和音与其他「骑士团」的成员,但听说她们都确实听见了。

    「真是的,连菲尔菲都还没睡醒吗。游行护卫期间可别睡著啰。」

    爱理不安地半眯著眼叹了口气。

    露出苦笑的同时,路克斯将早餐一扫而空。

    平稳的时间过得比平时快上一半。

    宣告庆祝新年的游行第一天,在士兵们列队陪同下,王族搭乘马车绕行城下町。

    路克斯当然也陪在莉夏身边,上午一起行动。

    在马车上向群众致意长达四小时的行程也顺利结束,回到旅馆,与同侪的少女们在房间休息。

    明天第二天,等著在王城举办宴会。

    届时应该也能与库露露席法、赛莉丝、爱莉尔,以及「七龙骑圣」宾客们重逢。

    即使参与那场大战,所有人还是平安生还。

    与她们已经两星期不见,十分期待与她们再会。

    不过,今天的行程已经到此告一段落。

    在蕾莉包下的酒吧内,要与学园的同学召开宴会。

    出发前路克斯如厕,正准备回到客房时,却听见声音。

    「──所有人平安无事?你还真是薄情寡义啊,打杂的。」

    「……!?」

    听到无畏的嘲笑声,路克斯回头一瞧。

    橘红色的夕阳照进楼梯井的二楼走廊。

    宛如从阴影爬出般,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站在该处。

    「你是──」

    「七龙骑圣」的副队长,「苍蓝暴君」辛格伦•谢布里特。

    两星期前,为了阻止这男人试图独占「大圣域」的野心,路克斯在废都葛尔尼卡与他爆发大战,然后──

    「你想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对不对?你还是一样蠢呢,打杂的。难道你只有这个问题要问我?」

    辛格伦露出带有挖苦的笑容,走向路克斯。

    与盛气凌人又傲慢自大的态度相反,他的身躯矮人一截,却散发出让人不敢轻易碰触的强大压力。

    「你还没发现吗?纵使接受过『洗礼』,要抵抗还是需要意志。只要你继续享受这个和平的世界,认知的诅咒就不会解除。」

    「…………」

    路克斯不明白辛格伦这番话的意义。

    可是却不打算像平常一样中断这场对话。

    (对了,我听他解释过。当时在「大圣域」的控制室与他两败俱伤,然后他告诉我──)

    『距离从此处传送至外界还剩三十秒吗……就当作曾经击败我的奖赏,告诉你真相吧。那就是你即将踏上以前的我走过的相同道路,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没错。当时他的确这么说过。

    可是──最重要的内容却想不起来。

    光是思考,意识就朦胧不清。

    「你想逃进自己期望的梦想中吗?但如果你没发现,可就到此结束啰?你只会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无所知,与我走上相同的命运罢了。」

    「与你相同的命运?」

    「你应该已经见过这场游行背地里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且早就知道了。如同之前你作为带来均衡的关键,受到引诱一样。知道自己作为将英杰•亚提司玛特伯爵拱上神坛的棋子之一,始终受人摆布。」

    路克斯试图挖掘记忆,却感到头痛。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

    忽然感到奇妙的气息。

    不,是闻到异味,路克斯皱起眉头。

    「一个人在做什么呢,小路克?」

    听到从身后传来的媞尔珐声音,路克斯才回过神来。

    这一瞬间,刚才在眼前的辛格伦身影忽然消失无踪。

    「没什么,只是有点累而已。我去吹吹风。」

    留下这句话后,路克斯便走出旅馆。

    在奇妙的焦躁感推动下,路克斯走在傍晚的街道上。

    朝顺著风飘来的异味所在的方向,沿著与昨晚相同的道路,向前奔跑。

    「哦!这不是英雄殿下吗!这么慌张会摔跤的喔。」

    「难道公主有事找您吗?那就赶快去啰?」

    迎面见到体态文雅、一脸胡须的中年男性,以及三十来岁的强势主妇。

    在大马路上擦身而过的城下町民众,见到路克斯都和蔼地打招呼。

    路克斯拼命奔跑在还留有白天游行的余韵,充满活力的街道。

    穿梭在巷子中笔直前进,然后──见到无数士兵的尸首。

    大量的血迹,以及堆积如山的瓦砾。

    还有碎裂的装甲机龙残骸、随便遭到掩埋的遗体。

    行经的路人丝毫没有察觉从地面底下冒出,刚死不久的手臂。

    彷佛从一开始什么也没发生。

    此处什么也不存在一般。

    「吉格•克洛伊查……」

    对了。

    昨天这名男子,在这里死于自动人形们的手下。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不,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在重复同样的游行?这应该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大家都听见了烟火的声音!?」

    上上次,第一次游行的最后一天,名叫维卜勒的男子在城内遭到杀害。

    然后,昨晚保泽里多的弟弟,吉格•克洛伊查也遭到毒手。

    为什么──只有他们死在自动人形手上?

    而且,怎么会没有人发现?

    「别让我重复太多次,打杂的。事到如今,还想劳驾我亲自出手?」

    回头一瞧,发现辛格伦站在暮色之中。

    在车水马龙的喧嚣之中,一只猫穿过他的身体跑了过去。

    彷佛该处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人一样。

    「你应该早就知道了。这究竟是什么,谁试图想做什么事情?与我顺著相同的道路,经历过三次『洗礼』的你应该知道。」

    「……!?」

    历史会倒回,从头来过。

    没错。五年前,原本以为被抓去做人体实验的菲尔菲已经死亡的时候,自暴自弃的路克斯拋弃了所有革命计画──准备前去讨伐皇帝时,历史倒回了。

    然后第二次,则是爱理在内奸出卖情报下被当成人质,差点死在皇帝手上。

    所以,当时历史同样被倒退。

    为了毁灭旧帝国,抵达创造出全新均衡的历史,就像现在一样──

    「弱者的势力无法轻易推翻强者。要摧毁强者的堡垒,维持均衡,必须改变时代才行。中心人物──就是他说的中枢,其实有好几名候选人。当时在布拉昆德王国,他相中了我。而这个国家则是那个英杰,亚提司玛特伯爵选中了你。」

    ──革命。

    改变强者单方面的力量倾斜,成为中枢的人物。

    让具备意志与觉悟的路克斯成长,在路克斯即将走偏时,加以修正。

    为了引导五年前的旧帝国走上毁灭的命运。

    「发现了吗?想起来没?那么就大大地痛苦一番吧。在你说过的虚构世界箱庭中腐朽,风化吧。」

    留下这句话后,辛格伦的身影便消融在暮色中。

    然后路克斯想起了一切,朝耸立在彼端的新王国城堡跑去。

    †

    新王国的城堡,风声捎来国民的欢呼声。

    罗菲女王坐在旧帝国城堡改建的谒见大厅,闭著眼睛。

    亲信那鲁夫宰相并未站在女王的身边。

    取而代之出现别的人影。

    「国外的宾客们目前似乎没有什么计谋。虽然要看今后围绕『大圣域』召开的会议,但或许可以不需要除掉他们。」

    如此表示的罗菲女王,脸上浮现放心的笑容。

    「接下来──只要斩断该影片出处的源头即可。这场游行已经倒回了两次,维卜勒与吉格•克洛伊查已经除掉。如今已经掌握曾与他交易的主谋真面目,下一次倒回势必可以稳稳地掌握未来。」

    就在罗菲女王身旁,站著一名身披豪华外套的男子。

    具备凌驾他人的压迫感,彷佛野兽般的眼光。

    「也就是您一帆风顺,直接统治新王国的未来。原本站在弱者方的您,受到『圣蚀』的遴选。意思是您有资质成为这个国家的中枢,进而引导世界迈向均衡。」

    「我十分感谢你。当初为了让昔日的情人维卜勒逃跑并保护他,曾向他透露兄长的革命计画。想不到被他以《特装机龙》记录下来──如果民众知道这件事,我就无颜活在世界上了。」

    露出有些虚幻的笑容,女王喃喃开口。

    对于拯救自己的英雄弗基尔,表达感谢的心意。

    「那么,要继续进行『洗礼』吗?上一次之后过了两星期,身体已经逐渐开始适应。再过一段时间,与『圣蚀』融合应该也不是问题。」

    「那就拜托你了……如果这样能为这个国家带来平稳的话──我甘愿化身邪恶。为了像我这样,一路以来遭受男性、遭受旧帝国虐待至今的女性们。」

    眼神中摇晃著不安,但是,不再有任何犹豫。

    下定决心走上罪恶之道,向一旁的自动人形伸手。

    「之后只剩下一件事。只要能确认那鲁夫宰相的本意,就暂时尘埃落定了。只希望他别试图威胁我──」

    这是下定决心的人说出的话。

    天生就与世界为敌,被迫走在虚假正道上的弱者。

    在英雄的引导下,踏上全新的道路。

    †

    「弗基尔……你……!难道──!?」

    察觉到气息的路克斯,发出困惑的声音,抬头仰望耸立的正义之城。

    站在外推阳台上的男子,露出诅咒般的微笑,朝眼下的弟弟开口。

    「恢复记忆了吗?那就选择吧。看你是否要为了拯救民众,选择与她们为敌。身为那名公主之骑士的你,就试著再次毁灭并拯救这个国家吧,英雄。」

    漆黑的笑声让路克斯的内心颤抖不已。

    带有凶险瘴气的「圣蚀」站在王城的胸墙上,俯瞰著游行的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