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Episode2 两人的感情
    第一部分

    游行的第一天晚上。

    路克斯独自走在被染成红色的皇家首都的街道上。

    在他的日程安排中,之后,应与学园的学生一起在酒吧举行聚会。

    在第一次循环中,路克斯从宴会上溜了出来,然后他在公园里听到赛莉丝的告白。然后他向她坦白,以回应她的感受。

    在第二次循环中,他独自和夜架一起度过了夜晚,他听到了她的感受,他们成了恋人。

    但是,在这一次循环中,他无法选择任何一个。

    在他找到循环背后的真相之前,他没有余地回应任何人的感情。

    (目前看来,我没有受到自动人形的监视。难道他们的目标是库露露西法?为什么呢?)

    他也对这一点感到困惑,但目前他只能利用他身上的记号被取下的事实。

    在那鲁夫宰相利用『大圣域』在幕后操纵的情况下,除了在这次游行中寻找证据,别无他法。

    同时,他还必须确定弗基尔和自动人形阿榭莉亚的目的。

    当然,他必须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做这件事。

    考虑到路克斯本人是这次游行的主角之一,要付诸实践是非常困难的。

    但是,他只能这么做。

    至少,他不能无视有人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被杀。

    如果还有一个像路克斯一样了解现状的同伴,那就太好了。

    「啊。小路克,你真的迟到了。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知道吗?」

    媞尔珐正站在旅馆门口,发现了路克斯,向他挥了挥手。

    谢里丝和三和音的诺柯特也站在旁边。

    「你还真是精力充沛啊,游行之后,你就这样出去了。是不是又和谁去约会了?」

    「对不起。我刚刚遇到了库露露西法。」

    「…」

    当路克斯漫不经心地回答时,媞尔珐和谢里丝都哑口无言。

    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们的表情同时也变得严肃起来。

    「啊?你们两个怎么了?」

    「不,没什么。但是,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这竟然是真的。仅此而已。」

    诺柯特手放在路克斯的肩膀上,然后像往常一样不慌不忙地盯着他看。

    「现在,我还得告诉爱理。路克斯最终决定了他的情人──」

    「……等等,你误会了!?我只是偶然遇见了库露露西法,然后和她聊了一会儿,仅此而已!」

    路克斯终于注意到她们误解了他,惊慌地否认了。

    「真的吗?虽然小路克在下午的游行中累了,但你还没有先回旅馆就去约会了,这不值得怀疑吗?」

    「不,那是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我说的是实话。」

    路克斯摆脱了媞尔珐怀疑的目光,回到旅馆里的房间里去了。

    他和爱理、夜架重逢,聊了起来。

    「欢迎回来。你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主人——」

    「……哈,所以哥哥把我一个人留在旅馆就去约会了。人们常说英雄很爱女人,但哥哥太过分了。」

    夜架用她平常那灿烂的微笑向他致意,但爱理却抱怨着。

    路克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然后他和所有人一起去酒吧,但是──

    「…」

    「啊?小菲,怎么了?」

    路克斯注意到菲尔菲一直呆在房间里,直到路克斯喊她,她一直望着窗外。

    因为她平时就沉默寡言,没有表情,在他人看来没什么特别的,但她的青梅竹马路克斯认为她似乎有点奇怪。

    这不是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但感觉她好像发现了什么──

    「也许是我累了。刚才我在外面的时候,好像看见了幻觉。」

    「幻觉?别告诉我你看见糖果了。」

    路克斯用淡淡的口吻开玩笑,但菲尔菲严肃地回答。

    「自动人形。我们在『方舟』上遇到的那个,拉·可儿雪。」

    「啊!」

    ──*砰砰*

    路克斯心跳地厉害,他浑身发抖。

    他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思绪停了几秒钟。

    「小路,怎么了?」

    想想看,今天早上菲尔菲说她没听到烟花的声音。

    烟花声标志着游行的开始。

    尽管『大圣域』的感知操纵在这三天的记忆中循环起来,用尽的东西并没有随着循环回到以前。

    只有人们的记忆回到几天前。大家却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如果他们受到了知觉操纵的约束,他们就会相信不存在的烟火的声音在天空中回响。

    即使是在游行队伍旁边发生的战斗也没有被路人察觉到。

    从另一个角度看它,注意到没有烟花,也能看到自动人形就意味着──

    (我明白了,洗礼……!)

    在过去,菲尔菲被海兹选为人体实验的小白鼠。那时,终焉神兽的种子被植入了她的体内。

    当她进入一种明显的死亡状态时,路克斯以为菲尔菲已经死了。他放弃了革命计划去报仇。

    但是,在那之后,『圣蚀』给菲尔菲使用了万灵药,并进行了洗礼。因此菲尔菲几天后活了过来。

    五年前,弗基尔和《奥罗波若斯》唤醒了路克斯那时的记忆。他的记忆被改写了,但事实仍然是菲尔菲在那个时候接受了洗礼。

    接受过洗礼的人对『大圣域』的感知操纵的抗性会增加。辛格伦是这么跟他说的。

    此外,在她心里种下的尤克特拉希尔的种子肯定也在影响着她。

    「……我明白了。不是幻觉。」

    菲尔菲看到路克斯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就喃喃自语道。

    「小菲,关于这次游行,你知道多少?」

    「…」

    路克斯含糊不清的问题使菲尔菲沉思了一会儿。

    不久,她支支吾吾地咕哝着,好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记忆。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在那场战斗中,我们输了。」

    菲尔菲低声说着,然后带着恍惚的神情望着窗外。

    看起来她还记得自己被绑架以及路克斯在她身边哭泣的那起事件。

    「小菲,你的身体还好吗?有不舒服吗──」

    路克斯担心她的健康,因为她受到了洗礼的影响,但菲尔菲微微摇头笑了笑。

    「我很好,所以不用担心。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

    「毕竟,我是小路的保镖。」

    路克斯因为她的关心而说不出话来。

    她的话表明她理解路克斯明白这一反常情况背后的现实,以及他打算如何行动。

    路克斯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但菲尔菲已经看出了他的犹豫。

    「哥哥,你们在那做什么?快一点啦。」

    路克斯回应了爱理,约好了之后再见。

    之后,他和学园的学生们一起参加了游行第一天的晚宴。

    第二部分

    「菲?怎么了?」

    聚会在他们预定的酒吧开始几个小时后,蕾莉看到菲尔菲开始打瞌睡,于是她提高了嗓门。

    不出所料,路克斯在经历两次相同的聚会后,已经有了主意。

    路克斯巧妙地应付了三和音和其他试图劝他喝酒的女生。他尽量避免喝酒,其他人却喝得烂醉如泥。

    路克斯回应了他们的要求,然后他把目光转向了聚会的角落里。菲尔菲的身子前后摇晃着,看起来像是喝醉了。

    「……不,我感觉想吐。」

    当菲尔菲无力地喘着气时,蕾莉很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跑了过来。

    「你没事吧,菲!快叫医生来!快!」

    「不,应该没那么严重……」

    路克斯对学园长有些恼火,尽管她本人到现在都喝得很厉害,却突然变得精力充沛。

    她像平常一样非常宠爱她的妹妹。

    但事实上,菲尔菲并没有喝醉。

    菲尔菲本人是相当能喝酒。这一次她也只是假装喝酒。

    简而言之,这是路克斯要她这么做的,以便从这个聚会中脱身,所以他也预料到蕾莉会有这样的反应。

    「蕾莉小姐,我会照顾她的,所以不用担心。」

    「是吗?如果路克斯要照顾菲,那就拜托你了!」

    蕾莉已经毫不掩饰地说出了她的真实意图。路克斯报以复杂的微笑,然后他把肩膀借给菲尔菲,他们一起走出了酒吧。

    没有学生对此抱怨,包括爱理和三和音。

    他们明白,如果路克斯把菲尔菲带走,蕾莉就会安静下来。

    路克斯基本上已经和每个人都相处过了,所以即使派对的主角离开,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让夜架注意酒吧周围的环境。

    换句话说,目前他的计划进展还算顺利。

    「小菲。我会陪你的,好吗?」

    「……好的。谢谢。」

    为了以防万一,路克斯让菲尔菲一直靠着他的肩膀──直到周围没人。但是她的胸部自然地接触到了路克斯的身体。路克斯的心怦怦直跳。

    他们上了厕所,以醒酒为借口,朝大街走去。

    下午,气氛热火朝天,他没有注意到,但是到了晚上,一月的寒冷渗入了皮肤。

    三天的循环游行。

    在无法与其他人分享他记忆中的孤独时,他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温暖,而这仅仅是因为菲尔菲站在他这一边。

    她对路克斯来说是这样的。

    她是他从小就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密友之一。他对她怀有一种类似于家人的感情,但这与他对妹妹爱理的感情不同。

    对于路克斯来说,在他被孤立的旧帝国时期,她的存在就像一缕阳光,是他唯一能感到自由的地方。

    当路克斯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店铺关门、路人也寥寥无几,他突然恢复了理智,匆忙地问菲尔菲。

    「小菲,你什么时候注意到这次游行的?」

    「就在刚才,我不记得第二次了。和小路一样。」

    菲尔菲似乎也没有注意到第一次韦布拉被杀,或者第二次西格·克鲁泽被杀的事。

    但是,她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因为看到路克斯很奇怪。她似乎从感知操纵的影响中解脱出来,并以此作为动力。

    「小路,你会怎么做?」

    「嗯。我要调查一下他们在游行的第三天会做什么。」

    谁在操纵『大圣域』,他们通过产生这个循环来杀死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

    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之后,他无论如何都得阻止他们。

    「你还记得那鲁夫宰相在游行中的事吗?他在第二次和第三次游行中有什么可疑的举动吗?比如有什么奇怪的事件或──」

    菲尔菲对路克斯的问题摇了摇头。

    「我在聚会上看到过他,但没有什么奇怪的。」

    「那么,我们得从他周围的人开始调查。」

    毫无疑问,与新王国有关的人是造成这一循环的起因。

    他首先怀疑的是是那鲁夫宰相和他身边的人。

    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城堡里,所以他们不得不潜入城堡去找他,以便直接询问他。

    他们可以在第二天和最后一天的宴会上见到他,但在那之前有几件事要调查。

    很有可能是那鲁夫宰相的部下在监视他,但即使他在这种情况下偷偷溜进城堡,他也查不到什么。

    (等等,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循环?为什么有必要不止一次地重复?)

    路克斯正和菲尔菲一起向城堡走去,突然他陷入了疑惑。

    五年前,为了引导未来以及旧帝国的毁灭,弗基尔消除了阻碍革命的因素。

    是为了确定包括韦布拉在内的反叛因素会动摇新王国吗?

    (但是,在五年前的革命中,当弗基尔使用《奥罗波若斯》时,情况十分紧张。)

    第一次,路克斯陷入绝望,因为菲尔菲的死,他几乎放弃了革命计划。

    第二次是爱理被扣为人质。

    这两个循环都是为了避免致命的风险,这些风险会通过重新唤起每个人的记忆而导致革命失败。

    这一次,韦布拉和西格拥有的秘密录音可能会颠覆这个新王国──毫无疑问,这极有可能是世界改写的原因。

    他们的下属在第二次循环中被自动人形杀死,但是应该有几个人幸存下来。

    ……也许应该说,他们是被放走的。

    最有可能的是,世界改写的幕后黑手打算用第三次循环来消灭除韦布拉和西格以外对新王国不利的人。

    (等等?被杀的韦布拉和西格,他们在这次循环中的现状是怎样的?)

    路克斯打算先弄清这一点。

    第三部分

    「你这么晚来见我真是出乎意料。要不是你,我都会拒绝的。有什么事吗?」

    路克斯去的地方是首都政府大楼里的一个房间。

    这是赛莉丝的父亲迪斯特住的房间,他是四大贵族之一。路克斯打算秘密拜访他。

    就在三天循环开始的前一天,他向路克斯讲述了韦布拉、西格·克鲁泽以及旧帝国派系的事。目前他是路克斯搜寻他们下落的唯一线索。

    「看起来不像是关于我女儿的事,这样的话,是要谈论政治吗?如果你在这里待太久,就会有流言蜚语。我们长话短说吧。」

    迪斯特坐在接待室里的沙发上对路克斯这样说。

    他猜想这与赛莉丝无关,因为他看到菲尔菲和路克斯在一起。

    当他青梅竹马陪着他时,他不认为路克斯会谈论他和他女儿的关系。

    路克斯坐在对面,两人中间放了一张长桌。然后他低声问道。

    「关于迪斯特公爵前几天说的那些话,您知道韦布拉和西格·克鲁泽在游行期间的下落吗?」

    「…」

    迪斯特严肃地皱起眉头,听到路克斯直言不讳的问题,他沉默了。

    这是很自然的。因为这是个奇怪的问题。

    他无法衡量路克斯问这个问题的意义和意图。

    这个年富力强的人,表现出了这样的反应和表情。

    「这在这种地方可不算什么可谈的。我们昨天在地下酒吧谈话的原因,我相信如果是你,应该会明白的,但──」

    伟大的贵族迪斯特和新王国的英雄路克斯目前谈论的是计划从女王那里窃取权力的旧帝国一派。

    迪斯特暗示着在皇家首都的政府大楼里谈这种事的危险性,但菲尔菲默默地抬起头嘟囔着。

    「没关系。从气味和声音来看周围没有人。」

    就像夜架能够感知到周围敌人的存在一样,菲尔菲的身体能力也因为终焉神兽的种子而得到了增强。她这种异于常人的五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在向迪斯特解释了这一点并保证了安全后,路克斯再次问他。

    「我对刚刚的无礼表示歉意。但是这很重要,能告诉我吗?」

    路克斯低下了头,迪斯特微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他叫了一个仆人来,叫她给他们上了些茶,然后又让周围的人出去。

    「抬起头来。看来形势很紧迫,我会根据情况告诉你我所知道的。」

    「非常感谢。」

    路克斯再次低下头,然后慢慢抬了起来。

    然后,他再次询问韦布拉和西格的下落。

    迪斯特只知道韦布拉试图接近旧帝国派系,但并不知道他在游行中做了什么。

    关于西格·克鲁泽,他和他的私人士兵一起充当游行队伍的保安。现在他正在另一座政府大楼里休息。

    「…」

    从迪斯特的观点来看,西格·克鲁泽并没有死,他在游行中仍然扮演着他的角色。

    但是,实际上,西格应该已经被杀了,所以目前他住的大楼应该是空的。

    「那么,你能告诉我他住的那栋楼的位置吗?」

    然而,西格有几个幸存的下属。

    路克斯不知道他们是私人士兵还是雇佣兵,但他们这次也应该会联系西格。

    很有可能,在第二次循环中,自动人形故意放走西格的几个部下以便调查他们。

    路克斯打算跟踪他们。

    「你打算和旧帝国一派谈判吗?你现在的状况真的很复杂。最好不要随便接近他们。」

    「我明白。」

    迪斯特的警告是合理的,但路克斯并没有放弃。

    「我不会毫无准备地与他们接触。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确定一些事情。这个国家正面临着危机,不──应该说这个世界。」

    「我明白了。」

    迪斯特喃喃地说。然后,他转过身,叹了口气,拿出了一张地图。他指着上面的一个地方。

    路克斯在离开大楼之前表明了谢意。但他在开门之前被拦住了。

    「你不想问问别的吗?关于那个要我合作的人──」

    这是路克斯在游行前一天听到的话。

    有人试图取代罗菲女王成为新王国的统治者。

    迪斯特说那个人在寻求他的帮助,但是──

    「没关系。关于那个人,我早就知道了。」

    路克斯故意不大声说出来,但他知道那是那鲁夫宰相。

    但是,如果是他和弗基尔一起用『大圣域』的力量创造了这个循环,那么他就再也提不起这个名字了。

    根据菲尔菲的说法,现在似乎还没有自动人形出现在他们身边,但他不想让赛莉丝的父亲卷入危险之中。

    在路克斯的记忆中,那鲁夫宰相是前反旧帝国派系中的一个贵族。他是亚提司玛特伯爵的直属。

    他在建立新王国政府时运用了自己的能力,到目前为止,他一直作为罗菲女王的助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毫无疑问,他是唯一值得迪斯特推荐为下一任国王候选人的人。

    因此,他试图阻止韦布拉和西格的计划的可能性极高。路克斯也对这种可能性保持着警惕。

    路克斯说,他很感谢迪斯特,并与菲尔菲离开了政府大楼。

    然后,他们穿上大衣遮住自己的脸,朝另一座政府大楼走去。

    「小菲。有什么奇怪的事吗?」

    「等等,我的眼睛很快就会习惯的。」

    菲尔菲出色的视力即使在黑暗中也很有效。

    目前,西格所在的大楼似乎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但是

    「我们将如何进入。有警卫……」

    政府大楼周围的卫兵似乎不是西格的私人士兵,而是新王国的卫兵。

    换句话说,他们不会轻易放他们进去。

    「想试着进去吗?似乎可以爬墙进去。」

    「呃?」

    菲尔菲带着严肃的表情这么说,而路克斯在想该怎么办。

    这座建筑的墙是用砖砌成的,表面粗糙不平,但对于一个人来说,爬上去太危险了。

    路克斯以为他听错了,但是──

    「师父让我这么做是为了训练,所以这样很容易。我要走了。」

    「小菲?」

    路克斯还来不及去阻止她,菲尔菲就靠近了那栋楼,跳过了栅栏,进入了庭院。

    一分钟后。她从屋顶边缘轻轻挥了挥手,表示没事。

    (不,如果不使用机龙,我是不可能爬墙进去的。)

    「……」

    当路克斯用手势表达这一点时,他的意思似乎传达到了,菲尔菲进入了大楼里。

    在那之后,当她再次出现在屋顶上时,她放下了一根绳子,她似乎在某个地方找到了它。路克斯用它来攀登。

    屋顶上没有警卫,但是有一个楼梯一直延伸到大楼里。

    「我们可以从这里进去吗?」

    「似乎是这样。不过,楼里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东西。」

    「…」

    是不是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西格的部下已经被歼灭了?

    这座大楼的空间可与十多所房屋相媲美。太宽敞了。

    必须保留住西格的部队,但是──

    路克斯一边想一边走下楼梯,探索着那座石头砌成的建筑。

    但是──

    「……没有人吗?但由于大楼周围有警卫,西格的部队应该会留在这里。」

    「小路,有雨的味道。」

    当他们来到院子对面的一条开放的走廊时,菲尔菲抬头仰望天空,低声说道。

    雨──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第一次和第二次游行没有下雨。

    就像他想的那样。这一循环只不过是人们认知的重置,而时间无疑是正常运转的。

    如果这次下雨抹去了任何类似气味之类的痕迹,即使他们的行动规模更大,也没有问题。

    「掉查一下后门吧。如果调查韦布拉的秘密信息的机龙要来的话,它可能会那里来。」

    「也可能在院子里?如果是特装机龙,它可以用来伪装。」

    「……我明白了!」

    拥有录像的私人士兵使用的是特装机龙,因此不需要从后门进入。

    总之,只要有一个空间,驾驶机龙可以溜进去,所以这条路线的可能性是屋顶、后门和院子。

    「也许分开行动更好。」

    「对,小菲,请注意后门的入口处,我去调查院子──要小心。」

    菲尔菲点了点头,然后他们就分开了。路克斯走进大楼。

    当他径直向院子走去时,他感觉到有人出现了,他停止了行动。

    「嗯?」

    他几乎失声了,但还是用右手捂住了嘴。

    在院子里,有一个女人面对着一个已经解除了武装的特装机龙。

    那是一个身穿新王国军装的少女──桑妮雅·蕾密斯托。

    (什么!?她为什么在这里?)

    海兹的部下「地狱守门犬」的其中一员

    她是这个组织的领袖,曾经作为间谍潜入新王国的学园。

    在试图窃取大部队,在对新王国──王都收复计划的事件中,她与赛莉丝交手最终落败。但她应该被关了起来才对。

    即使当新王国试图利用她作为与海布格共和国谈判的筹码时,他们也借口说,「地狱守门犬」的所作所为是在海兹的指示下行动的,并抛弃了她。这个已经没有任何归属的少女究竟──

    「西格大人,怎么样?录像确认──」

    「嗯,没关系。更重要的是,你是我最后一个部下?」

    「是的!出于某种原因,我是唯一到达约定地点的人。应该有很多人的,但他们没来──」

    穿机龙的士兵管桑妮雅叫西格。

    (为什么?那个人为什么叫她西格?)

    路克斯困惑了几秒钟,才注意到。

    这个世界已经是一个虚构的世界了。除了路克斯和菲尔菲之外,每个人都被『大圣域』的感知操纵所影响着。

    实际上,路克斯之前见到的玛姬艾儿卡、辛格伦和爱莉尔也都是感知操纵造成的幻觉。

    那个士兵也是,换句话说──是在感知操纵的影响下,使他认为桑妮雅是西格。

    (但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桑妮雅自己也认为自己是西格吗?或者是有人命令她这么做──)

    就在路克斯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事件也在发生变化。

    「我明白了,所以你没见过其他人,那你就是最后一个了。这个数字也和你之前说的一样。我来拿你的录像,跟我来。」

    「好的!」

    那人解除了特装机龙,然后跟在桑妮雅后面。

    他们走在宽阔的走廊上。路克斯也隐蔽地跟着他们。

    然后,当他们打开大楼最深处的房间的门时,出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景象。

    「西格公爵?你要说什么吗?」

    「──!」

    门后是一片血海。

    几具身首异处的尸体把房间内华丽的红地毯染成了一片漆黑。

    在浓浓的死亡气味中,走进房间的士兵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即使对从侧面观看的路克斯来说,这也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的景象。

    「没什么可谈的。谢谢你到现在为止的工作。」

    西格·克鲁泽……不,假扮他的桑妮雅拿起机攻壳剑。然后,那人的头就被砍下来了。

    「──!」

    「我是个圈套。」

    桑妮雅低头望着掉在地上的那个人的头,喃喃自语道。

    在游行当天,西格的部下来到这里,带来了保存着影像的特装机龙。

    也许桑妮雅借助感知操纵取代了西格,在这里等着消灭所有的士兵。

    (太晚了吗?但是,桑妮雅在和谁合作?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呢──)

    在新王国,能把重罪犯桑妮雅放出来的人寥寥无几。

    即使对执政官来说,也是不可能的。

    只可能是监狱长,或更上面的人──

    「没想到你会来呢。路克斯·阿卡迪亚。你还是老样子,喜欢让自己置身险境。」

    「……!?」

    路克斯被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路克斯立刻跳向走廊。就在那之后,那个人挥动的机攻壳剑砍了个空。

    「你是,伊格尼德!」

    一个红发的男子出现在面前。

    他和桑妮雅一样也是「地狱守门犬」的一员。他也应该被关了起来。

    「嘿,你能记得我真是太好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骑士的义务?」

    「为了让你能够看到到我们的真实身份,现在看来,《永劫回归》的束缚对你没有起作用呢。」

    在房间里的桑妮雅转过身,喃喃地说,然后她把手中的机攻壳剑扔到了地板上。

    然后她从鞘里拿出一把新的机攻壳剑,指向路克斯。

    「Kuh……」

    即使他在这种狭窄的地方召唤机龙,也没有自由活动的空间。

    不可避免的是,剑战和肉搏战在这里也许会更有效。

    路克斯也积累了训练,但他只是在士官学园中处于中等以上的水平。与他的机龙技术相比,他徒手格斗的力量稍微逊色了一些。

    他不可能赢得过这两个来海布格共和国的间谍。

    (但是,我无法逃离这里!我必须设法抓住他们。)

    路克斯也拿出他的机攻壳剑作为回应,站了起来。

    刚才桑妮雅说自己是个圈套。

    那个陷阱是双层的。

    最有可能的是,在这第三次循环中,桑妮雅冒充西格·克鲁泽,以便从他的部下那里拿走录像记录。

    然后,伊格尼德躲起来,寻找那些像路克斯这样没有被感知操纵所影响的人。

    (对方应该也察觉到了像我们这种察觉到了世界改写并企图调查的存在!)

    这种可能性很高。

    如果路克斯处于敌人的位置,他就不可能让那些注意到这个循环和虚假世界的人活下去。

    「你们两个为什么在这里?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路克斯先发制人地问道,试图得到一些情报。

    但是,得到的只是桑妮雅和伊格尼德无言的反击。

    攻击以最快的速度划过。机攻壳剑的尖端划过路克斯的侧脸。

    桑妮雅趁机发动进攻,这是他试图交谈的结果。

    「嗯……!?」

    他没能完全避开,但是伊格尼德通过向他猛砍而继续前进。

    「──快!」

    他几乎没有偏转尖端,但刺穿了他的手臂。

    这是一种不寻常的力量,不能用擅长肉搏来解释。

    「这种力量,究竟是……!?」

    「直觉不错嘛,英雄。」

    伊格尼德的眼睛闪着皎洁的光。几何图形的纹身出现在他的脸颊上。

    然后他扔掉了他的剑器,把路克斯推进了房间。

    「……!?」

    路克斯被推倒在房间中央的地板上。他动不了,就像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

    伊格尼德比路克斯高大许多。他按住路克斯,甚至无法行动。

    桑妮雅很快就从路克斯手中拿走了机攻壳剑。

    这场战斗就这样分出了胜负。

    仔细一看,桑妮雅的脸颊上也有一个类似的纹身。它看上去和于苏菲丝的纹身很像,但──却有一种不同的感觉。

    「我们被命令不能杀了你──你捡回了一命。」

    「什么意思?你们早就知道我会来?」

    「没办法了。」

    桑妮雅耸了耸肩,找出一根绳子打算绑住路克斯。

    「我们接到命令,要除掉任何来过这里以及注意到真相的人。不过你得救了,因为如果你死了的话,那就会很麻烦。」

    「…」

    桑妮雅和伊格尼德。

    他们的话无法理解,但都在路克斯的意料之内。

    如果有新王国的高层的人物把他们带出监狱,正如预期的一样,这与幕后黑手的意图相吻合。

    身为『创造主』的第一皇女里丝媞卡曾经试图通过洗脑来控制路克斯和其他『七龙骑圣』。

    换句话说,作为神托巫女的里丝媞卡知道,如果她能得到『大圣域』,她的部下就不会背叛她。

    然后,桑妮雅和伊格尼德表现出的异于常人的力量。

    很可能这两个人都被操纵了,所以他们绝对不能背叛,现在他们很可能被『大圣域』或自动人形控制了。

    「原来你们两个都被操纵了。」

    这让路克斯感到心痛,虽说他们曾经是企图毁灭新王国的敌人。

    但是,注意到路克斯想法的桑妮雅笑得让人浑身发抖。

    「哈哈哈哈……像你这样的敌人会可怜我们也没什么不好的。首先,除了站在顶点的那个人,其他人都不过是可怜的傀儡。每个人都是可怜的存在,为了方便地控制、利用。即使是你,你现在也只能被当作一个名为“新王国的英雄”的棋子罢了。」

    她说话时带着仁慈的表情和语气,不像以前那样完全是个冷血动物。

    「这不是很棒吗?由于你们大家的努力,我们陷入了不幸。但这不是任何人的错,错的是我们输了。无论我多么努力工作,我都无法摆脱你们这些自私贵族的束缚。」

    「…」

    曾经,桑妮雅和伊格尼德是海布格共和国战争的孤儿。他们被军方抓了起来,经受了严酷的训练,成为了精英机龙使。

    但最终,他们在王都收复计划中战败,被抛弃。

    「就算是这样,这总比我们在那所监狱里度过一生要好得多。我感谢那个人。我能够正确地运用这一生,我的骄傲,作为一个在战场上经历过地狱般的训练的机龙使。我能在这里战胜你!」

    「你错了!」

    这种事真能叫做胜利吗?

    路克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同意。

    「你听天由命的命运不是你自己选择的,而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即使如此,你能称之为骄傲的生活吗?你只是被《奥罗波若斯》的诅咒弄成这样的!」

    那种感觉涌上他的心头。这变成了他从嘴里挤出的话。

    「走在一条你可以相信自己的道路上,即使世界不是你所期望的那样。这不是生活的意义吗?桑妮雅!」

    「你不明白。像你这样生活在光明中的人是不会懂的。」

    伊格尼德代替桑妮雅回答了路克斯。

    他的语气不像被万灵药操纵的时候那样狂暴──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自然。

    「你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关于你自己的能力,那就是能够不断胜利的原因。努力训练直到达到那个水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可能得救的原因。不管怎么样,理解或类似的东西都是不可能的──」

    「…」

    「不需要同情。过一段时间,你也会像我们一样无法回头的。不是像我们这样用完就丢的工具,而是作为“新王国的英雄”,至高的工具──」

    「……呃!」

    就在桑妮雅说完之后,伊格尼德更用力地按在路克斯的脖子上打算让他失去意识。

    流向头部的血液被切断了。就在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的那一刻,房间里的空气突然颤抖起来。

    「小路,一点也不奇怪。」

    那是一种平静而单调的声音。

    路克斯惊讶地喘着气,因为她的语气向平常一样十分平静。

    桑妮雅·蕾密斯托迅速挥舞着她从路克斯手里夺来的机攻壳剑,并迅速发动攻击。

    她的目标是朝向房间的入口。

    正如路克斯所猜测的,菲尔菲走进了房间。

    她扭动着身体,躲过了剑器的攻击,然后她立刻抓住桑妮雅的胳膊,扭动了一下。

    *Crack!!*

    「啊!?」

    右肘受伤的桑妮雅表现出一种痛苦的表情,呻吟着。

    伊格尼德朝他自己的机攻壳剑走去,这时,《堤丰》的短剑刺伤了他的手背。

    「呜啊!」

    菲尔菲携带的斑纹剑装置不适合锁住剑或类似的东西,因为它是短剑类型,但它是有用的投掷武器,也适合近距离战斗。

    这是菲尔菲特有的动作,她擅长近身战,这是玛姬交给她的。

    「呃……」

    伊格尼德一个迟疑,菲尔菲就踢了过去。

    她利用踢腿的后坐力跳了起来,她的手打到了手臂受伤的桑妮雅的头上。

    那两人一眨眼就被压制了,只用了两次攻击。

    「该死的怪物……」

    桑妮雅躺在地板上,瞪着那两个人。

    路克斯大脑一片空白。

    「——!」

    「小路!」

    听到菲尔菲的声音,路克斯喘了口气,恢复了意识。

    他的拳头紧紧地握在桑妮雅的头上,仿佛要挥下去。

    原因当然是──不,不用想也知道。

    他对那些嘲笑菲尔菲的话感到愤怒。

    「我们得问问是谁下的命令。如果你把他们打晕了,就不好了。」

    「好。」

    路克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

    他点了点头,同时拿回了被抢走的机攻壳剑。

    这两个人似乎被某个人操纵,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似乎不太容易招供,尽管如此,毫无疑问,他们是与幕后黑手有关的重要线索。

    「比起这个,小菲你还好吗?有没有人在后门?」

    路克斯用绳子把桑妮雅绑起来时。

    正在绑伊格尼德的菲尔菲的回答令人出乎意料。

    「是的,有人在那里。天很黑,他们戴着头巾,而且他们的身材很小。」

    「什么!」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在观察这个地方。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可能已经掌握了情况,并通知他们的同伴赶来这里。

    在上一次循环中被谋杀的西格·克鲁泽的身影在路克斯的脑海中闪过,他浑身发抖。

    「没关系。那个人观察了一会儿,但他们的气味不是自动人形的。看来我们还没被发现,所以我们没必要着急离开。」

    「…」

    路克斯对菲尔菲在这种情况下仍热十分冷静的心态感到惊讶和佩服。

    他想知道他要怎么做才能保持这样的平静。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可能比路克斯这样的人更有才能。

    当这种有趣的想法闪过他的脑海时,他的表情突然放松了下来。

    「我很高兴能和小菲在一起。」

    事实上,他不想让她卷入这种危险之中,但是如果菲尔菲不在这里,他现在就会被桑妮雅俘虏,一切就都结束了。

    这和他自己只身一人进行革命的时候不一样了。

    路克斯再次因为有一个可靠的同伴而感到欣慰。

    「你现在不立刻杀了我们,迟早会后悔的。」

    桑妮雅的双手被绳子绑在背上,抬头望着路克斯,脸上带着一种无畏的表情。

    「无论如何,你都不打算说出幕后黑手的身份吗?」

    「——这不是我的意思,时间快到了。像我这样的人存在的时间是有限的。」

    「……什么!?」

    当他们对周围环境的警惕性放松时,桑妮雅在那一刻发生了变化。

    「啊,顾……!啊啊啊啊啊啊……!」

    桑妮雅脸上的纹身开始发光,她的肉体开始变形。

    她的身体慢慢地崩溃了,它被里里外外翻了个遍。

    看起来像肉块的黏液,有五脏六腑的颜色和气味,是从这两具身体中提取出来的。

    第四部分

    「有人被抓住了……很快就会派上用场了nanodesu(口癖)。」

    事件发生的时候,西格·克鲁泽就在政府大楼里。

    一个少女站在观景台上,从高处俯瞰首都的市容。

    穿着蓝色长袍,带着遮住兔子耳朵的帽子的自动人形,是『方舟』的领导者,拉·可儿雪。

    在她旁边,另一个穿着神装机龙的少女出现了。

    她也是自动人形,在主人的命令下秘密地行动着──涅依·露榭。

    从她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她和库露露西法在优密尔教国相处时留下的痕迹。

    「你需要帮助吗?我很闲,所以我不介意帮助你,dearimasu(口癖)。哈哈哈,这个自动人形真是太蠢了,所以我也许能从她那里抢走功劳。」

    「在把别人当成白痴之前,你应该隐藏你的真实感受。不需要你的帮助,所以请做好自己的事。我会像主人报告的。」

    「啊, dearimasu。即使如此,你的“寄生虫”不是很方便吗?就像个恶魔一样。」

    「…」

    除了自动人形作为控制遗迹的领导者的共同能力外,他们还具备独特的个人能力,操纵纳米机器。

    拉·可儿雪所拥有的纳米粒子的力量,「寄生虫」,能够通过直接将一定数量的纳米粒子注射到目标体内来操纵其他生物。

    她能够发出命令给寄生虫类型的幻神兽,这种寄生虫被注射到人体中来吞噬宿主的生命并生长。

    如果主人有挑衅的意图,甚至有可能在那一刻让幻神兽孵化。

    换句话说,桑妮雅和伊格尼德现在就是拉·可儿雪控制的傀儡。

    「但是,这也是为了救人,不是吗?现在的主人就是这么说的。」

    「是的。这也是为了和平。」

    在交谈的两个人的脑海中也出现了同样的情景。

    在一个充满药味的白色房间里。

    有七名姐妹,她们都属于『钥匙的管理者』一族。他们失去了父母。

    这七个患有不治之症的少女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他们被一个叫阿榭莉亚的科学家改造,她开发了『大圣域』的技术。他们每个人都被赋予了管理遗迹的任务。

    他们获得了永恒的生命,作为交换,他们失去了作为人类的人格。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很感激能在自己的人格被抛弃的情况下获得生命。

    生活的意义在于有所成就。

    目前,即使在执行新主人的命令时,这个垂死的愿望也深深植根于他们的脑海中。

    就因为这个。

    「必须完成,nanodesu。即使这意味着把它们当作工具。」

    一个没有感情的程序操纵着她们,她们正在执行着。

    他们现在的主人释放的恶魔之手。

    第五部分

    「这种情况下只能用机龙了。」

    路克斯也同意菲尔菲的意见。

    他们两人从房间里冲出后,跑过走廊,走到政府大楼的院子里,有了充足的空间之后,两人同时召唤他们的神装机龙。

    「显现吧,啃噬众神血肉的暴龙,斩断黑云之天,《巴哈姆特》!」

    「始动吧,粉碎星辰,贯穿尽头之弑神巨龙,露百头利齿灭绝全能,《堤丰》!」

    他们按下机攻壳剑手柄上的按钮,各自咏唱着。

    微弱的光粒子在他们眼前旋转,形成了两条巨龙。

    「连接!」

    接着,机械巨龙就裂开了。变成了两个装备的无数装甲部件。

    这两个几乎是新王国最强的机龙使完成了他们的战斗准备。

    从出去到院子花了只花了十多秒。

    在那之后不到三秒钟,后面的两个怪物便追了过来。

    它们的形状不像一开始的肉块,变成了可怕的怪物,看起来像巨大的蜈蚣。

    「UGAAAAAAAA!」

    「OOOOOOaAAAAAAH……!」

    这不是打架的叫喊,而是怪物的吼叫。

    又或是它们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像是一声尖叫,同时抬起了它们突出的尖爪。

    这种进攻本身的威力,对于幻神兽而言,也是相当高的。

    但是,当路克斯用他的巨剑阻挡敌人进攻时,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

    「什么。我……」

    「嗨,怎么了!?杂务王子!」

    伊格尼德的声音变得没有规律,震动着路克斯的耳膜。

    他感到全身疲惫,头昏眼花。

    可能在『大圣域』的激烈战斗的仍然影响着他的身体状况。

    也许疲劳是因为他使用《巴哈姆特》,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负担。

    对手没有放过那个机会,发动攻击。路克斯被向后吹走了。

    「呃!」

    但是,不管他的身体多么虚弱,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被打败的。

    路克斯设法保持平衡,但在这段时间里,一股紫色的雾笼罩着整个院子。

    「小路,不要吸进去。」

    「……!?毒雾!」

    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开放的庭院,伊格尼德喷出的毒雾立刻散开了。

    但是,路克斯倒了下来,不能正常移动,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吸入了一些。

    「这是怎么了!?」

    伊格尼德挥舞他的爪子,形状像一个巨大的镰刀。路克斯勉强用剑防御。

    但是,他无法应付。

    突然涌上心头的高烧,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使他整个身体的动作都慢了一步。

    路克斯作为一名机龙使具有非凡的力量,但他的身体受到了毒药的侵害,他的背靠在墙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正处于一种不利的处境,即使是在目前为止,这一劣势也是相当大的。

    「哈哈哈!看上去不错!这很简单。这比那个怪物女孩要容易得多。」

    蜈蚣幻神兽猛烈地摆动他的爪子,笑着。

    他扭动了那个长躯干,像鞭子一样打着路克斯。

    但,

    「──闭嘴!」

    路克斯直到现在还不能顺畅地呼吸,他心中燃起了一股怒火,就像一团炽热的火焰。

    他身体的感觉变得很热,就好像他听到菲尔菲又一次被侮辱了一样。就在那之后,咆哮的冲击波袭击了伊格尼德,伊格尼德变成了蜈蚣幻神兽。

    「呃!?」

    为了避免被直接击中,他的攻击时间延迟了不到半秒。

    下一秒,一道剑光撕裂了他的身躯。

    「呃啊啊啊啊!?」

    伊格尼德的躯干被切成两半,他尖叫起来。

    当路克斯准备用一刀砍断他的头时,握着那把巨剑的装甲手臂停止了运动。

    「小路。那个人已经被打败了,瞧。」

    从后面抓住路克斯手臂的是菲尔菲。

    「…」

    路克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摇摇欲坠的伊格尼德的身体。

    也许刚才的攻击造成了致命的伤害。身体在变成灰烬时抽动着。

    「太棒了,这不是侥幸。你们不止一次地击败了我们。」

    同样变成深渊幻神兽的桑妮雅也被菲尔菲打败了。

    她的核心似乎也被摧毁了。她的身体碎裂了,直到最后,她表现出满意的表情,然后──

    「等等!是谁把你的身体变成那样的!?是谁创造了这次游行的循环?请告诉我们!」

    路克斯并没渴望会得到回答。

    「是那鲁夫宰相。杂物王子,如果有你的力量,一定能到达真理……」

    「——」

    那鲁夫宰相。

    罗菲女王的随从。

    不出所料,他是获得了『大圣域』并创造了这个循环的幕后黑手。

    面前的少女是这么说的。

    「但是,别忘了。你毕竟也只是我们的一个棋子。只是──」

    桑妮雅这么说着,她的身体完全崩溃了。

    然后,周围又恢复了寂静。

    「……!?」

    在得到答案后,疲劳一下子从他的身体中涌了出来,路克斯解除了《巴哈姆特》。

    在他旁边,菲尔菲也解除了机龙。他掩饰了疲倦,问她:

    「小菲,我们周围有敌人吗?」

    「我想附近没有人。」

    菲尔菲和用和往常一样用她自己的节奏回答了路克斯的问题。

    「你觉得他们的话可信吗?」

    「我不知道。但──」

    路克斯停顿了一会儿,默默地抬起头,望着那逐渐消失的月亮。

    「我想,到了最后,桑妮雅的感情终于显露出来了。」

    「…」

    路克斯和菲尔菲一起在院子里挖了个坑。

    在埋葬了两人的遗体和他们的机龙后,他们从刚才的房间开始调查这个大楼的每个角落、缝隙。

    然后,他们找到了特装机龙的机攻壳剑,这是桑妮雅刚刚从西格的私人士兵那里得到的。

    持有者已经死了。

    「使用者的死亡,这意味着──」

    在此之前,西格·克鲁泽的一名士兵被斩首。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它记录着可能动摇新王国的信息。

    「小路,我们现在怎么办?」

    从政府大楼离开后,路克斯与菲尔菲在一条后巷里谈论着。

    失去使用者的机攻壳剑可以在相应的机龙上注册一个新的使用者,并重新激活它。

    因此,如果他们能找到与这把机攻壳剑的匹配的机龙,就有可能操纵它,但这位西格的私人士兵很可能没有使用新王国的机龙库。

    他们并不是回到了原点,但现在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试图搜索西格的私人土地。

    「我们先回旅馆吧。」

    最后,他们不得不直接从知情的人那里听到信息。

    因此,路克斯决定,最好在这个时候重新开始,现在就回来。

    「那么,我们应该在这里分开吗?」

    「呃……」

    路克斯听了菲尔菲的建议,一时糊涂了。

    菲尔菲自称是路克斯的保镖,所以路克斯以为他们能一起回来,但是──

    「我有点事,晚会回来。」

    「我知道了。那么,我们旅馆见吧。」

    「小路,你真的没事吧?」

    菲尔菲盯着路克斯。

    路克斯不想让她担心。

    「是的,我很好。我只是有点累了,所以──」

    「明白了。小心点。」

    路克斯勉强笑了一笑,离开菲尔菲,朝大街走去。

    然后,疲劳突然从他身上涌了出来,他感到头晕。他在附近的一张长凳上坐下。

    「呃……我的身体……」

    他的思想一放松,他的身体就开始发烧,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

    他手里拿着一把剑,那是他唯一的线索。

    他必须确认藏在这只特装机龙里的秘密录音,这将引导他做出判断。

    之后,他不得不找出真相,并质问那鲁夫宰相。

    路克斯的计划进展顺利。

    ──但是,感觉他好像忽略了什么。

    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情况,甚至不能说不恰当。

    「………………」

    他感到他的头一阵疼痛。他的意识逐渐消失,现实变得模糊不清。

    「路克斯,镇定一下。」

    在由石头制成的喷泉广场,那里的长凳上有一个人。

    「也是这样的月夜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库露露西法?」

    喷泉的水因灯光闪闪发亮。

    穿着制服的库露露西法,望着路克斯,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微笑。

    他想知道他刚才和菲尔菲分手已经过了多少分钟了。

    由于奇怪的疲劳,他似乎有一段时间失去了知觉。

    「我很高兴,碰巧看到你了。但你当时睡在长凳上。不管怎么说也太毫无防备了。还是说──你感觉不舒服吗?」

    「我现在很好。看上去我有点紧张。」

    「真的吗?不要强迫自己,像多休息一会儿吧。」

    当库露露西法告诉路克斯时,路克斯顿时喘了口气。

    她也坐在长凳上,而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就这么枕在了她的腿上。

    她身材苗条,但当他的头像这样放在她的大腿上时,他又一次注意到,她的身体很柔软。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路克斯的脸颊发红了。

    夜间首都的灯光微弱。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真不可思议。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从没想过我们的关系会变成这样,但是──」

    「既然你提到了,」

    这样回答的路克斯不知不觉地露出了苦笑。

    当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他就被库露露西法的美貌迷住了。老实说,他的心情很复杂。

    然而,他在从来没有想象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成一种尚未决定是否告白的关系时。

    「但是,每当我想象到,如果你没有来到学园,我会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也许现在我已经成为保泽里多的妻子,成为打开遗迹的工具。我会被利用到最后──那时,我肯定会被杀。」

    库露露西法平静地搂着自己的肩膀,说话很平稳。

    自从那次事件发生至今还不到一年,但感觉就像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自从他遇见她以来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说起来,库露露西法当时选择我做你的情人。那是巧合吗?否则──」

    由于蕾莉的恶作剧,库露露西法赢得了在学园举行的路克斯争夺战。然后,她要求他假扮她的情人,但如果当时库露露西法没有赢,那会怎么样呢?

    「因为《巴哈姆特》的事,我一直在关注你,所以即使没有那件事,我也会用另一种方法提出请求。」

    「正如我所想的那样,库露露西法的想法是正确的。」

    「我比你想象的要精于算计,不是吗?」

    看到库露露西法那充满意义的笑容,路克斯直冒冷汗。

    (嗯,从一开始我就认为库露露西法真的是精于算计的。)

    他犹豫着说出了那句话。

    无论如何,她的话很有说服力。

    「到现在为止,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因为我是从优密尔教国的遗迹中被发现的,所以我不得不这样做,才能生活在恩芙尔克家中。」

    「…」

    库露露西法在家中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因为她的出身是遗迹。她比任何人都爱别人,为了得到认可,她努力工作。

    然而,由于她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力量,相反,她却与家人保持着一段距离,变得孤立无援。那是她的过去。

    然而,现在她明白这是个误会。

    通过库露露西法和路克斯一起回家时发生的那件事,她注意到她的继父史提尔那么做的目的是让她远离那些试图利用她的人。

    现在,她与管家艾露堤莉泽和其他家庭成员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乍一看,路克斯看上去像个孩子一样天真无邪。但你隐藏着惊人的力量,这是我对你的印象,但是──那改变了。」

    「所以你的印象改变了……」

    「尽管我觉得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印象了。」

    当路克斯要继续这样下去的时候,库露露西法继续说。

    「它变了,比以前好多了。」

    库露露西法的两颊微微发红,她调皮地笑了笑。

    路克斯心中的温度因一个总是镇定自若并充满活力的女孩所表现出的热情凝视而上升。

    「无论是在订婚的时候,还是在我回到优密尔教国的时候。当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你从来没有抛弃过我,而是来救我。你成为了我的力量,无论种族或血统。」

    「……也就是说,就连库露露西法也为我做了同样的事。」

    路克斯这么说是为了掩饰他的尴尬,然而这也是他的真实感受。

    「库露露西法总是不介意我的鲁莽,在我被抓住的时候也会来救我。」

    即使在与赛莉丝的战斗中,他在学园的继续学习也岌岌可危,当他被『创造主』俘虏时,以及其他各种事件中,她也愿意为他冒着生命危险。

    当路克斯这么说时,她竟然露出了孤独的微笑。

    「这是我的错,但对我来说有点不同。」

    「呃……」

    库露露西法凝视着路克斯的脸,灯光照耀着她身后的喷泉。

    那个蓝眼睛的漂亮女孩露出了渴望的微笑。

    「我不知道别的女孩子怎么样,不过要不是为了你,我是不会随便出手的。当然,在某些情况下,由于我的责任和地位,我不得不为了救同伴而战斗。但是,我战斗到现在的真正原因是为了一些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东西。」

    说到这一点,库露露西法把她的脸靠近了路克斯,路克斯还躺在她的腿上。

    她轻轻地吻了路克斯。

    「——」

    喷泉的水声停顿了几秒钟。

    优雅而诱人的嘴唇有一种短暂的感觉。

    它只碰了一会儿,然后她的脸立刻和他分开了。

    「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想让你注意到我,我想引起你的注意。因为我想让你爱上我,抱歉。」

    在昏暗的灯光下,盯着喷泉的库露露西法的脸颊也显得红红的。

    「库露露西法……」

    路克斯坦白地说出了心里话。

    「你认为我是可鄙的吗?但你肯定是这么想的。我假装镇定,但我比任何人都更关心别人对我的看法。那种生活方式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深深地印在我身上。这就是为什么我向别人展示我完美的一面。我只是想让别人看到我最好的一面。」

    「…」

    路克斯不明白为什么库露露西法会在这个地方暴露自己。

    但是,肯定有一半是因为路克斯。

    他作为罪犯的独特地位不被允许结婚。

    和他心中的墙以及独特的经历。

    因为这些,直到现在他还不能接受她的感受,也就是说──

    「……没有。你错了。」

    路克斯立刻说,因为那也是他一直压抑在心里的东西。

    一直以来,他都在掩饰自己对那些将他视为异性而喜欢他的女孩的感情。

    正因如此,他不得不在这里回应她。

    「因为,我也喜欢库露露西法。不是作为骑士团的一员,或是作为一名同学,而且是作为一个男人。」

    「路克斯?」

    路克斯从她的大腿上抬起头,笔直地坐在长凳上。他近距离地盯着她的脸。

    库露露西法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稍稍避开了他的目光。

    他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大脑发热。

    一种被称为爱的感觉充满了内心,路克斯很快就吻了她的嘴唇。

    「——」

    这次,周围的声音和风景消失了大约一分钟。

    无论是喷泉的水花,还是游行夜的酷热。

    甚至从无数的房子里漏出的人们的咔嗒咔嗒声也消失了。现在变成了他们两人的世界。

    「……」

    「嗯,库露露西法?」

    几秒钟后,路克斯分开他们的嘴唇,他惊慌失措地看着愣住的库露露西法。

    他在犹豫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但是──

    「……」

    接着,她紧紧地拥抱了他。

    「啊……」

    她的头发的香味从她的后背飘出来。

    他陶醉于从她的制服上感受到的温暖和柔软。

    「请别松手,就这样,再多呆一会儿──」

    她甜美的话语使路克斯的耳朵发痒。

    就像他们的心连在一起了一样。

    「那么,我现在就回去。爱理肯定也开始担心了,抱歉。」

    「好的,路克斯也是,路上小心──不过,你要不要去我的房间住?」

    「……!」

    那充满情欲的调情眼神使路克斯僵住了。

    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邀请,但他拒绝了。

    因为如果他在这里陷入诱惑,他的计划就会收到耽误。

    如果他去了她的房间,连路克斯都无法克制自己。

    路克斯又一次告诉库露露西法,他希望等到他的犯罪项圈被摘下。库露露西法坚定地点头回应。

    「没办法,但这是无可奈何的。那我再等一会儿。」

    路克斯和她一起走在大街上,笑了笑。

    她那温暖的手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驱走了一月之夜的寒意。

    「…」

    由于感知操纵的影响,库露露西法看不见,但路克斯注意到了自动人形的存在。

    自动人形也是在中午秘密观察,但她也只是观察,没有攻击或采取任何行动。路克斯逐渐明白了这一行动的意义。

    不,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在现阶段,这只不过是猜测而已。

    他能想到的是,他被监视的原因只是观察他如何行动。

    有可能他们是在等待机会,在游行的最后,再一次激活《永劫回归》。

    库露露西法没有接受过洗礼,她只用过了一点万灵药。

    当『龙匪贼』攻击学园时,爱莉尔为了抵抗终焉神兽的精神污染,把万灵药给了所有人。他们用了万灵药,不过只是少量。

    从幕后黑手的角度来看,他们一定是在关注这样一种可能性:如果路克斯向库露露西法解释了这一情况,库露露西法可能会解除感知操纵的影响。

    然后,路克斯认为幕后黑手一直对库露露西法保持着警惕。

    路克斯说出真相的话,她可能会被淘汰。

    关于幕后黑手至少再用一次《永劫回归》来创造一个循环的意图。

    (最后一次改写仍然是……然后──)

    在那之前,他都不能把库露露西法卷进来。

    他只能假装没有注意到任何事情,并假装与她建立了关系。

    如果路克斯拒绝库露露西法的告白,敌人肯定会注意到他记得前两次循环,所以──

    (但是,我感情并不是谎言。)

    他对那个女孩的感情绝不仅仅是谎言。

    这就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他才会对自己的感情坦诚相待,并享受和她约会的乐趣。

    为下一个循环和他假设的真相做准备。

    「看来自动人形还没有注意到我……那么,也许很快就是谈判的时候了。」

    这时,一个人站在首都最高的观景台上俯视着路克斯等人,但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