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Episode1 蔚蓝师团
    第十七卷 Episode1 蔚蓝师团

    第一部分

    「虽然很突然,但我有话要说。即使只是一会儿也没关系,请认真听好了。」

    王都罗德加利亚的新年游行已经顺利结束。正好是休息日的第二天早晨。

    包含骑士团在内的所有学生计划返回克罗斯菲德。

    莉夏乘马车抵达高级宾馆,路克斯和其他人准备的房间也在此前订好了。

    不仅仅有莉夏,库露露西法,菲尔菲,赛莉丝,夜架,包括三和音以及爱理,大家全部聚集在旅馆的一楼入口处。

    「额,莉夏殿下。这是准备爱情告白吗?难道是你和小路克………」

    媞尔珐试图想开继续开玩笑,但诺柯特直接用手遮住了她的嘴,而谢里丝从后束缚住她的双手。

    她们觉得现在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祭典后的第二天,罗菲女王收到了一封威胁信件,寄信人是一个叫做『蔚蓝师团』的组织。」

    「『蔚蓝师团』?我还从没听过这个组织呢。但是莉夏殿下,它真的存在吗?」

    作为陆军副司令官女儿的谢里丝向莉夏问道,但莉夏稍稍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 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组织的名字。但我们正在考虑,他们很可能是由机龙使组成的一群土匪,类似于『龙匪贼』。 那些人在游行期间从『箱庭』偷走了『至高之力』,同时他们还绑架了藏在学园的爱莉尔。」

    「────!」

    一股紧张情绪瞬间席卷了所有沉浸在游行庆典或因宿醉略显疲倦的学生们。

    『至高之力』的存在是军事机密,但学生们也都被告知了这一点。

    它是具有超高纯度的晶体,是激活遗迹所必须的物品,并且是完全控制大圣域的七大秘钥之一。

    学生们听到它被盗的消息,都非常的震惊。

    「不会吧……我们取得了这么多场胜利,怎么可能还有敌人……」

    「爱莉尔也被绑架了,真是太糟糕了。」

    「寄给罗菲女王的威胁信里写的会是什么呢?」

    令人不安的消息抹去了庆典带来的喜庆,使学生们的面孔蒙上了一层阴影。

    但是,莉夏挺了挺胸,话语中丝毫不退缩。

    「不要慌张。 我们是王立士官学园的学生,是支持新王国未来的力量。 并且,在治理国家时,新敌人的出现在所难免。 但是,现在即使是新王国也缺乏战斗力。 因此,在揭开『蔚蓝师团』的真实身份之前,我们骑士团将留在这里。目前,我们的计划是一旦我们找到明确的目标就会回去,但是在这期间内,我将把克罗斯菲德交到大家的手中。 当然,你们所有人都不得对任何人透露这件事。」

    莉夏做出这样的决策后,学园长蕾莉正式将这个计划告诉了所有人。

    宣布的计划是将骑士团在皇家首都的停留时间延长十天左右,而其他学生则被立即送回克罗斯菲德。

    「请小心行事。 我们将保护好克罗斯菲德,因此……」

    「当然可以吧? 骑士团也都在这里,但是『七龙骑圣』似乎已经回去了───」

    听了莉夏的演讲后,学生们恢复了活力。

    以军事演戏计划变更为借口,骑士团停留时间延长了。王都的人民获得了此项通知。

    与所有人暂别后,莉夏走向路克斯。

    「路克斯………之后可以召集骑士团的所有成员进入城堡吗?我有重要的话要宣布。」

    「是的,我明白了。」

    此刻莉夏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焦虑急躁的表情一目了然。

    一小时后,路克斯和其他人乘马车前往城堡。

    他们与早先回到城堡里的莉夏汇合,全体端坐在战争会议厅内。

    第二部分

    「那么,完整的计划是什么?之前的计划还不完整,对吧?」

    骑士团的精英成员以及蕾莉围坐在桌子旁后,库露露西法第一个张嘴问莉夏。

    「是的……老实说,我也很困扰。」

    莉夏喃喃自语,并没有掩饰自己焦虑的表情。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进行了尽可能多的调查,但根本没有任何有关『蔚蓝师团』的信息。 如果不得不说的话,它们就像是源自马卡法王国的黑手党,但是……」

    她停了停,然后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生怕因犹豫而不敢继续说下去。

    「问题出在首领。我根本不想相信,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将变得令人发指。这就是其他学生在场时我不能说出来的原因。」

    「你知道首领的名字吗?」

    莉夏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赛莉丝的问题。 然后她就下定决心,张开了嘴。

    「『蔚蓝师团』的幕后策划者是阿尔玛蒂亚·亚提司玛特。她是我的妹妹,在五年前被认为已经死了。」

    「──!?」

    由于莉夏从未告诉过除路克斯以外的任何人,所以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名字,大家也是第一次在这里听到这个消息。

    之后,莉夏就作了简单的解释。

    莉夏的妹妹阿尔玛蒂亚在寄来的威胁信上讲述了整件事的经过。

    阿尔玛蒂亚知道五年前新王国成立的真相。她手上掌握了罗菲女王出卖亚提司玛特伯爵的事实。

    此外,她指责女王企图垄断『大圣域』。她还举荐自己为新王国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自然,这封信的内容和『蔚蓝师团』的存在并没有告诉新王国的人民。

    目前,甚至连上层的大人物们也都在想应该如何处置这个女孩。

    「这是另一个麻烦的问题……即使这样,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样的时机下出现……我一点都不明白。」

    媞尔珐双手合十撑起脖子,抱怨了一下。

    「难道不就是因为这个时机吗?根据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爱理用柔和的语气发表了意见。

    「是的。『创造主』这个令人生畏的强敌消失了,『圣蚀』的运动也已停止。剩下的只是将古老的技术和遗产从『大圣域』分配到每个国家。然后,所有国家无一例外地减少了军队。每个人都精疲力竭,以至于无法采取任何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他们正打算就此机会,采取行动接管『大圣域』和新王国。也许敌人的目标就是这样。」

    「…………」

    路克斯知道实际上『圣蚀』依然活跃着(并没有停止),并且它就活跃在罗菲体内,但他一句话都没说。

    这是因为三天的游行由于弗基尔的《奥罗波若斯》重复了多次,因此其他女孩无法知晓罗菲的秘密行动,路克斯也有自己的想法。

    「那都不是关键。尽管我们豁出性命,终于完成了漫长的战斗,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就是我苦恼的原因!」

    「媞尔珐,克制下自己。难道你今天比以往更看不清场合吗?」

    谢里丝警戒地拍了拍她的头。

    路克斯仰了仰头,回到被中断的谈话。

    「那么,莉夏殿下,之后我们该怎么办呢?」

    「啊,关于那个……我也曾尝试过与罗菲女王讨论此事,但目前我们还是先观察敌人如何行动吧。」

    『蔚蓝师团』窃取了操纵『大圣域』的重要钥匙,即爱莉尔和『至高之力』。

    如果他们发了一封威胁信,那么接下来他们将向我们提出要求,以换取这些东西。这就是罗菲女王的预言。

    女王要求四大贵族合作起来。看来他们想让骑士团保持戒备,直到明确敌人的目的为止。

    机龙使们已经被派遣到王都及其周围地区进行巡逻。

    一旦决定战略,他们希望路克斯和其他骑士团成员们立刻行动。

    从现在开始的十天时间里,白天,他们在训练场上进行训练,晚上,他们将聚在一起根据每天搜集的信息进行商议。

    「十天……?为什么要十天?不知道『蔚蓝师团』有多少战斗力,但是如果他们是绑架爱莉尔并侵占『箱庭』的敌人,那么我们在这里多呆一会儿不会更好吗?」

    对于爱理的这个问题,莉夏撑起了双臂,陷入了沉思。

    「啊……….好吧,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似乎母后有着其他打算。目前,我们被要求在这里停留大约十天时间。」

    「…………」

    如果这样告诉他们,那就无话可说了。

    毕竟,新王国的士兵们似乎都还没有完成对『箱庭』的调查。

    「另外,我也有想说的事,可以吗?」

    路克斯谈论了某种现实状况。大家都担心他的健康,都劝他早点离开会场。

    此后,莉夏挺直了腰,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缓了过来。

    「啊,也是── 我还有一个重要的话题。母后提出了一个方案也许我们可以试试。」

    话音刚落,气氛立马紧张起来。所有经验丰富的骑士团成员们屏住了呼吸。

    第三部分

    「………呼。」

    城堡会议结束几小时后。

    路克斯返回预订的旅馆,洗了个澡,然后穿着睡衣在与爱理在房间里消磨着时间。

    骑士团的成员经常会来到这个房间玩,但是今天却没有人如预期的那样到访。

    这也是为未知的情况做准备,随时与『蔚蓝师团』的战斗做准备。另外一个原因是战斗前,每个人都要尽量不去打扰路克斯身体的恢复。

    「由于某种原因,房间变得如此安静,感觉不合时宜。仔细想了一下,在哥哥周围居然看不到其他女孩,我感觉很惊讶呢。」

    「不,很好呢……」

    路克斯瞄了一眼爱理,苦涩地笑了笑。

    在此之前,他还能否认,因为这些女孩都是他在骑士团里的战友……

    但是,路克斯现在不能随意的笑了,因为他已经从多次重复的三天游行中知晓了女孩们对自己的心意。

    这些女孩真的对路克斯怀有感情。

    然而,遗憾的是,他无法回应她们的情感……

    「嘿……爱理,这儿是我们的归属地,除开新王国和学园──你………喜欢它,不是吗?」

    听到路克斯的问题,睡在隔壁床上的爱理将脸侧过来静静地看着他。

    「现在看来……我们是犯人吗? 当我第一次来到克罗斯菲德时,尽管我没有公开受到任何骚扰,但这对我来说仍像钉子一样难受。」

    毕竟,在新王国,路克斯和爱理的外表具有特色。乍一看,任何人都会知道他们来自旧帝国的皇室。

    「正因为我不想让哥哥担心,所以我保持安静。一开始,每个人都明显在回避我。他们把我当作肿瘤一样,毕竟旧帝国的皇室是恶棍,但是,他们没有任何欺负我的行为。这要感谢三和音呢。」

    「三和音?」

    即使她们在一起已经有这么长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她说。

    想一想,他也从未听说过爱理和诺珂特的友谊怎么产生的。

    他只知道她们作为室友结识,但是──

    「蕾莉学园长和学园中有名的三和音谈过了。她希望她们成为我的朋友并保护我,以便我能融入学园。三和音立即接受了这一请求,诺珂特和其他人要求我不要告诉哥哥这件事,而且我本来不想说的呢,但是,我现在说了。这可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哦。」

    「…………」

    爱理的表情显得很开心。

    路克斯很快理解了三和音明确要求爱理不要将此事告诉他的意图。

    因为她们不希望路克斯对此感到不必要的责任或大惊小怪。

    「但是,哥哥和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呢。 因此,我要在死前提高他们的评价呀。」

    「我知道,所以爱理现在也爱这个国家的人民吧。」

    「────」

    当他指出这一点时,爱理不由得脸红了,然后狠狠瞪了他一眼。

    然后,她侧过脸颊,看向另一边。但没过不久,她喃喃自语道。

    「请哥哥早点睡哦。你不能让任何人就这点小事替你操心啦。」

    「……好。晚安,爱理。」

    他们仅仅交换了这些话后,然后路克斯闭上了眼睛。

    才过了一会儿,轻微的呼吸声从另一边响起,时间也渐渐流淌着。

    当然,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今天晚上的谈话。

    第四部分

    「路克斯,早上好。身体感觉如何?」

    第二天早上,房间的门被敲响的同时,路克斯也醒了过来。

    当路克斯昏昏欲睡地打开门,发现赛莉丝站在门口。

    「啊,早上好,赛莉丝学姐,诶诶诶!?」

    他开门时自发地僵了起来。

    抛开赛莉丝独自一人探访路克斯的行为,路克斯对她的衣着感到惊讶。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打扮成了女仆。

    这是一种正统的女仆制服,基色为黑色,女仆头饰为纯白色,但是由于她性感的胸部和腰部,这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

    「我,对不起! 啊,和我预想的一样,这种衣服果然不适合我吗?」

    哪怕是这个通常会凝视着空气的女孩,当视线转向角落时,脸也异常地鲜红了起来。

    他应该怎么说呢,起初他很惊讶,但是路克斯认为这种外观很好看。

    「不,不。 好可爱。 但是,为什么赛莉丝学姐要打扮成这样呀──」

    「又是三和音的恶作剧吗? 即使我们处于这种境地,她们怎么可以………」

    在同一个房间里的爱理立刻看到了她的装扮,她按了下额头,叹了口气。

    似乎她找到了这种情况的会发生的某种原因,对此她感到异常的愤怒。

    「好啦,别这么说。 毕竟她还穿着装衣,而且机攻壳剑也有好好带着呢。路克斯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看到谢里丝从赛莉丝身后冒出来的笑脸,路克斯也莫名其妙地猜到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和赛莉丝今天将负责照顾路克斯君哟,致以最好的问候给我们的路克斯君呢。」

    「嗯,额,是的呢……」

    路克斯只能在他感到困惑的时候点头。

    昨天在城堡的会议上,路克斯告诉大家,在这十天里,他需要全身心休息,不做任何战斗训练。

    这样做是为了让自己能够独自作战,远离学园的其他学生的关注。(也能混淆敌方探查。)

    同时,路克斯有意散布假消息称,无数次严峻的战斗让他越来越疲倦,以至于现在的他无法使用机龙参战。

    这一策略制定于前天的大半夜。

    第五部分

    王都罗德加利亚内的某个藏身之处,为玛姬艾儿卡所有。

    这个藏身之处一眼看去就是一座废弃的贵族别墅。路克斯和其他人就在地下室里讲话。

    昏暗的客厅里有三个人。

    基尔兹拉克家族的领袖,也就是掌管马卡法王国的黑手党,兼任『七龙骑圣』队长的玛姬艾儿卡·詹·范弗利克。

    她是一个审时度势之人,早已看穿世界正在被变革中的装甲机龙工艺不断修正,因此决定向路克斯提供合作以共同应对可能会出现的危机。

    她在上一次战争中受了重伤,无法再作为一名机龙使战斗,但是她凭借自己的组织能力为路克斯提供了支持。

    爱莉尔·薇·阿卡迪亚属于『创造主』一族。 她是一个与『大圣域』中枢相连的少女。

    实际上,现在的『圣蚀』拥有者是罗菲,她拥有控制『大圣域』的权利,但是由于世界的改写,除了这里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目前,所有国家的领导人和高级执政官们都认为控制『大圣域』的权利仍然归爱莉尔所有。

    然后──阿尔玛·基尔兹雷克。她是莉夏的亲生妹妹,一度被认为已经死了。她是新王国的伟人亚提司玛特伯爵的次女。

    五年前。

    由于当时罗菲女王泄露信息给旧帝国一派的间谍韦布拉,阿尔玛的藏身之处遭到了旧帝国军队的攻击。经历过这种悲惨经历的阿尔玛找到了前往马卡法王国的路,在那里她被基尔兹拉克家族收养。她作为机龙使被重用。

    由于她坚定的意志和豪爽的性格,她痛恨背叛了亚提司玛特伯爵加入旧帝国并信仰黑色英雄的莉夏和罗菲。

    从罗菲女王的角度来看,阿尔玛是一个极其麻烦的存在。她的地位极可能成为对抗新王国的有力王牌。

    路克斯,爱莉尔和玛姬艾儿卡和阿尔玛的基尔兹拉克家族。

    『蔚蓝师团』正是由他们组成的组织。

    摧毁与罗菲女王同化的『圣蚀』,并将新王国从弗基尔和阿榭莉亚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将开始最后的战斗。

    「今晚将是我们最后一次在这里谈话。从这里开始,阿尔玛或爱莉尔将收到路克斯的指令,而我将是他们的中间人,将指令传达给整个『蔚蓝师团』。」

    「我认为这样很好。尽管从现在开始罗菲女王将无法做出任何明显的动作,但即使使用这种方法,路克斯君也同样无法四处走动。」

    爱莉尔也对玛姬艾儿卡的评论点了点头。

    『箱庭』的『至高之力』被取出,『大圣域』的功能被大大削弱。

    由于能量不足以像以前那样移动八个自动人形,因此很难持续不断地监视路克斯。

    目前,路克斯要求夜架使用《夜刀神》的侦查能力在周围进行搜索,以确认在他行动之前没有任何敌方侦查,但是考虑到此后可能加强对路克斯的监视,像这样再聚集在一起,对于所有人都太危险了。

    因此,决定由路克斯从现在开始成为『蔚蓝师团』的实际领导者,而阿尔玛或爱莉尔作为其下属迎战新王国。

    「对。之后,我需要考虑接下来十天的策略,所以我可以现在就借用“休眠舱”吗?」

    休眠舱是供人类进入的道具。它是古代技术制造出的一种用于洗礼和增强身体的设备。

    前几天,他们在『箱庭』中收集了它,但阿尔玛早些时候用它来增强过智慧。

    路克斯还打算用它再增强一部分身体能力能力作为特质。

    「好的。但是,如果要使用它,时间不能太长。毕竟,给路克斯君服用的万灵药已经接近极限了……」

    爱莉尔紧张地盯着路克斯。

    通过将万灵药注入体内进行洗礼,进来增强身体,对于一个人来说次数是有限的。

    使用者不仅会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如果剂量超过允许的范围,他们也会死亡。

    因此,使用剩余的少量容量。

    就像夜架增强左眼的能力,使其变成可以看到对手存在的魔力之眼一样,路克斯也只能重点增强自己的身心,为与弗基尔的战斗做准备。

    「但是,那将是一场巨大的赌博。你将遭受数天的副作用,甚至很难正常地行动。但不管怎么说,如果你做到了,你也将能够击败弗基尔。」

    玛姬艾儿卡说道。

    「…………」

    只有在收集其他六国最强大的机龙使的力量,集合七大机龙使之力,才能彻底打败弗基尔。

    转化机龙《奥罗波若斯》的能力却达不到这个标准。

    此外,罗菲也一定会在关键时刻派遣增强的自动人形。

    即使路克斯通过洗礼成功地强化了自己,但与弗基尔相比战斗力仍然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但,

    「我会做的。为了击败弗基尔,无论下多大的赌注都是必要的。即使这样,我也必须这样做──」

    「……好像你已经下定决心了。爱莉尔,在下一个房间激活休眠舱。」

    「我明白。路克斯,脱下衣服,过来这里。」

    「唉………!?」

    「什么,难道你不好意思吗?在此之前,你曾在浴室里窥视过我们,所以这就是报应呀。」

    当爱莉尔笑着告诉他这是理所当然的时候,路克斯退缩了。然后,他使用了休眠舱。

    之后路克斯有惊无险地接受了洗礼,并在完成会议后回到了旅馆。

    第六部分

    此刻路克斯就待在预订的旅馆客房里。

    当然,两天前的事情,路克斯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当时简单地陈述自己由于日积月累的疲劳所以无法使用机龙。但出乎意料的是,赛莉丝去拜访了他。

    其实,他考虑过有人会来拜访他,但正如预期的那样,他对她们守着他同时无微不至地呵护这一脑回路还是感到无法认同。

    何况是,当穿着女仆制服的赛莉丝学姐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

    「这给你造成困扰了吗?你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诶。」

    「不,不! 哪有这回事。我很高兴赛莉丝学姐来了呢。」

    「……!」

    看到路克斯的微笑,赛莉丝瞬间脸红了。内心的某种冲动一闪而过。

    「非常感谢你。我将尽我所能。」

    在他旁边,爱理目光稍显纠结,但不久后,她还是与诺珂特一起朝房门走去。

    「爱理,你要去哪里?」

    「我想我会妨碍到你们两个。此外,在哥哥休息的时候,我还想调查各种事情。」

    她只这么一说,就和诺珂特一起离开了房间。

    路克斯浑身有点不自在,但他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就这样,这一天赛莉丝(女仆)的护理就这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