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Episode2 命运的再战
    第一部分

    古代森林东北部。

    『大圣域』存在于地下的的情报管理设施『档案馆』,其正上方的地面上。

    身穿神装机龙《巴哈姆特》的路克斯,和身穿神装机龙《迪亚玛特》的莉夏,以灰色的天空为背景对峙着。

    ——不对。

    这不可能是真的。莉夏的理性这么说道。

    路克斯不会背叛新王国的。

    不会和自己与罗菲女王为敌的。

    给『蔚蓝师团』——和阿尔玛给予指示什么的,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

    或者,那个男人是冒牌货。

    不这么想的话,莉夏就无法行动了。

    但是,现在的自己是新王国的公主。

    所以,不管是谁都必须打倒。

    为了守护为这个国家而赌上性命的义母罗菲。

    (……这不在计划之内。但──)

    与其对峙的少年路克斯也同样不知如何是好。

    本来的计划是,成为俘虏的莉夏直到最后都不用战斗的。

    不管怎么说,因为《奥罗波若斯》的世界改写的缘故,莉夏是不会把罗菲当成敌人的。

    国民们最终注意到的话也很难办。

    那么,就以谁都注意不到的形式。

    对于莉夏和新王国的大家都不告诉,不产生混乱,秘密地消除『圣蚀』的威胁。

    但是路克斯的愿望却化作泡影,变成了如今和莉夏对峙的形式。

    「不应该是这样的!你是——假货!回答我啊!路克斯!」

    装着《迪亚玛特》并保持滞空的莉夏,抽出了机攻壳剑。

    使用精神操作,放出十二台的投掷兵器《空挺要塞》。

    突然,其中两台猛然向路克斯破风袭来。

    「……!」

    路克斯挥动《巴哈姆特》的大剑,弹开《空挺要塞》最初的攻击。

    但是,潜伏踪影的隐蔽狙击,又作为追击向他袭来。

    (假装是两台机体,实际是三台!而且是在第一台和第二台之间混入的!)

    理所当然一般,以对手的视角看不见的方式射出投掷兵器,实乃非同寻常的技术。

    一边进行精确的轨道制御、一边必须正确预测对手的视野的神技。

    砍走第一台的剑来不及回挡,第二发的《空挺要塞》击中了《巴哈姆特》的装甲。

    「咕!」

    穿越障壁的防御,其威力传达到路克斯身上,他不由露出苦闷的表情。

    即使这样,还是千钧一发地保住了体势没有崩坏。

    在第三发袭来的同时,正确地将其反弹给莉夏。

    「什么……!」

    通常的话,双方都是尖锐武器的情况下,正确地将武器打回给对手是极难的。

    但是,使用《巴哈姆特》内藏的特殊武装《共鸣波动》的力场,些微地调整其轨道,使得反射攻击成为可能。

    「嘁!」

    莉夏的《迪亚玛特》,在远距离攻击方面,享有多样且压倒性的攻击能力。

    所以哪怕多少冒点险,阻止其攻击也是重要的。

    但是莉夏一刻不停,让周围配置的一台《空挺要塞》飞出,击落路克斯反弹回来的投掷兵器完成防御。

    随后,《迪亚玛特》不知何时架好的机龙息炮的炮击,一直线地向路克斯袭来。

    「——!」

    防御,还是避开。

    因为刚才机体被《空挺要塞》的一击打中了,路克斯选择突然地回避。

    但是,想要向横向躲开的那个刹那,从相反的方向三台《空挺要塞》以画着弧线的轨道瞄准了腹部。

    「这是——那个时候的!?」

    从机龙息炮炮击产生的射线的上方,使用《空挺要塞》将对手逼回原地。

    路克斯和莉夏首次模拟战时采取的战术。

    「——《共鸣波动》!」

    路克斯一边横向躲开炮击,一边使用特殊武装生成力场,勉强避开了三台《空挺要塞》的轨道。

    但是,没有完全躲开。

    《空挺要塞》切开障壁,在机体表面留下了些许擦伤,机体的平衡崩坏了。

    「只有这种程度吗?假货!」

    随着一阵金属音,莉夏又挥起机攻壳剑,召唤了巨炮《七头龙首》。

    七个炮口处汇聚的光之粒子,好像爆裂一般放射出来。

    (……能量的充填好快!来不及对应了!)

    武装、特殊武装的连续使用,然后主炮的一击迫近而来。

    即使防御,被直击的话也会完蛋的威力。

    咚!

    「——呜,啊啊啊啊!」

    在明白无法完全避开的瞬间,路克斯把障壁强化加强防御,并启动了《暴食》。

    忍受着《七头龙首》可怕的破坏能量的余波,迅速地重整体势。

    反过来说,莉夏在连续放出最大攻击后,就不必担心强力的追击了。

    那样的话,就在受到攻击拉开距离的瞬间发动《暴食》,五秒后以数倍的加速状态,转向反击的态势。然而——

    「果然不对,你不是路克斯。不可能是路克斯……你太弱了。」

    「……!?」

    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到路克斯启动了《暴食》,莉夏选择后退拉开距离。

    降落至森林的更深处,隐藏身形。

    路克斯的打算被完全预判到了。

    即使如此,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对于装甲和体力都大幅消耗的路克斯来说,如果不尽快结束战斗,会越来越快地陷入不利的状况。

    (好强……虽然知道这一点,莉夏殿下,真的变强了。)

    从首次来到王立士官学园并交战那日以来,和莉夏进行过无数次模拟战了。

    知晓对手的手段的话本该是有利的,但是感觉现在的莉夏有不输给任何人的强大。

    由于和赛莉丝及菲尔菲的连战,路克斯收到的疲劳的影响自不必说。

    然而在此之上,她有着明确的意志所带来的力量。

    为了守护义母罗菲。

    为了守护新王国,做好觉悟打倒敌人。

    (只有一口气收拾掉了……用我身上『洗礼』的力量——)

    就像爱莉尔和夜架,以及『骑士团』成员们所受的洗礼一样,路克斯也通过『休眠舱』得到了能力。

    为了发动其能力,调整呼吸,集中精神。

    (怎么了,身体没产生热量。『洗礼』的力量没有启动。)

    但是,不知为何无法使用这股力量。

    力量没有涌上来。

    (没时间考虑了。《暴食》产生的时间的压缩强化——只能用这残留的五秒的超加速来决一胜负。)

    路克斯调整心情,做好觉悟。

    用因为时间加速而产生的数倍的速度滑行,冲进莉夏消失的、下面这片森林中。

    随着移动,距离接近仅有一秒了。

    发现了树叶下隐藏的莉夏的身影。

    但是,发现时的《迪亚玛特》的姿态,和刚才相比大相径庭。

    「……!?」

    「正等着你呢!你会为了近战而过来!」

    来自『超越装甲』的二重装甲。

    莉夏所开发的,在机龙上进一步装着部件化的机龙的战斗形式。

    拥有追加的钻头和爪型武器这两条装甲腕的《陆战机龙·烈爪》,旨在大幅提升接近战中的性能。

    (躲在森林中,是为了防御和迎击兼备的形态变化,并且为了不让我发现其意图!)

    虽然莉夏一眼看上去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但她不止在战术上甚至战略上都有相当的才能!

    仿佛证明这一说法一般,向着路克斯的死角采取迎击的态势。

    「即使这样,我也不能输!」

    所以路克斯躲过迫近而来的爪子和钻头,瞄准了《迪亚玛特》的幻创机核。

    随后,一瞬间注意到那是不可能的,咬紧了牙关。

    「想以最快速瞄准幻创机核吗?」

    莉夏的眼神仿佛如此诉说着一般。路克斯产生这种错觉。

    被藏起来了。

    《迪亚玛特》的幻创机核,因为内藏的肩部装甲上的《超越装甲》——《陆战机龙·烈爪》装着着,无法直接攻击到。

    (只能依次从《陆战机龙·烈爪》开始破坏了吗?)

    首先攻击《陆战机龙·烈爪》的动力源幻创机核,超越装甲解除之后,瞄准《迪亚玛特》本体的幻创机核。

    即使是瞬时的判断,路克斯也注意到这是很难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莉夏利用泛用机龙改造制成的强化装甲,和通常的机龙构成相异。

    所以,内藏的部件和框架是何构造,也无法预读到。

    (为什么我现在才注意到!)

    莉夏的机龙开发的才能。

    与之为敌时的棘手,路克斯再次痛切地感受到了。

    大概对于受到世界改写影响的莉夏来说,只可能把路克斯认为是本人的冒牌货了吧。

    (那么,强行地使其无法战斗吧,再次俘虏她。让莉夏殿下不必背上打倒罗菲女王的罪孽,就此终结战斗!)

    无法瞄准幻创机核的话,就直接破坏《迪亚玛特》的装甲。

    虽然瞄准后使用大剑连续攻击,但是太硬了。

    (《烙印剑》的剑刃无法切开!《陆战机龙·烈爪》所产生的防御障壁吗?)

    《迪亚玛特》的障壁,以及在此之上装着的《陆战机龙·烈爪》所产生的二重障壁。

    其防御力对接近战特化,受此阻挠攻击无法像预料一样通过。

    即使如此,他用力挥剑,以便利用几次加速的时间。

    ——但是,单边的装甲腕被破坏的时候,加速时间结束了。

    「接招吧!」

    剩下的《陆战机龙·烈爪》还有一个。

    前端装着着钻头状的稀有武装的装甲,高速回转着突袭而来。

    为了回避而蜷起身子的路克斯,挥出大剑向《超越装甲》砍去。

    「……咳,啊!」

    《陆战机龙·烈爪》的障壁被贯穿的冲击的余波中,莉夏发出轻微的痛苦的声音,拔出机攻壳剑紧握住。

    当路克斯感到不安的时候,莉夏已经放出攻击。

    「——『破甲净化』!」

    「什……!」

    『超越装甲』《陆战机龙·烈爪》的装甲像霰弹一样弹开,阻止了路克斯和《巴哈姆特》的追击。

    路克斯因为其气势和冲击呆在原地的时候,莉夏和《迪亚玛特》向飞翔着退到后方,一口气拉开距离。

    (糟糕……这样的话——)

    恐怕莉夏是想更换剩下的两个《超越装甲》。

    强化背翼实现高机动力的《飞翔机龙·天翼》,以及迷彩和干扰、探查和奇袭性能提升的《特装机龙·冲角》。

    对方使用这两者的话相当棘手。

    所以,路克斯用《共鸣波动》弹开装甲的霰弹,强行追向向后飞去的莉夏。

    要在她召唤新的《超越装甲》并装着之前一决胜负。

    凭着这股觉悟突进的瞬间,路克斯的轨道改编成不可能的方向,上浮了起来。

    「——!?」

    「《天声》——使你受到的重力变成零了。」

    《迪亚玛特》拥有的改变重力的神装。

    因为是最应该警戒的强力的能力,所以一直放在路克斯视野的角落。

    轻量化的话虽然没有重压的伤害,但是因为行动被阻碍这一点,也是相当棘手的现象。

    就算是《巴哈姆特》这样的飞翔型神装机龙,即使重量稍微变轻,其机动性能也会大幅压缩。

    想实现预定的动作,变得异常地困难。

    不管路克斯多么精通装甲机龙的操作,没有相应经验的话也无法对应。

    咚!

    「呜啊……!」

    从追击后退的莉夏时滑翔的轨道飞出,撞上了高大的巨木。

    虽然马上对应无重力试着转换方向,但是在此期间莉夏已经完成了《超越装甲》的更换。

    「《特装机龙·冲角》!再次吃招吧——《天声》!」

    铿的一声,《巴哈姆特》的高度下降,瞬间就紧贴到大地上。

    这回收到了高重力的负荷,动作完全被封住了。

    「咕……!呜啊阿啊……!」

    因为《特装机龙·冲角》强化了神装的缘故,过去从未感受过的重力负荷袭向了路克斯和《巴哈姆特》。

    和与莉夏初战时不可同日而语的威力,根本无法忍耐。

    不只是《巴哈姆特》的装甲,连肉体都发出悲鸣。

    (怎么做到的?发动《天声》……使用神装的同时,切换了『超越装甲』。这种事情——)

    对于使用者造成巨大负担的特殊武装,或者是神装的并用的话,必须要求可怕的体力和精神力。

    特别是体力相对较少,且有喜欢使用高出力和性能的武装的倾向的莉夏来说,这更是明确的弱点。

    但是她现在的力量,可以匹敌夜架或者赛丽丝,或者是解放了幻神兽力量的菲尔菲——不,在这之上。

    仔细看的话,莉夏的身上淡淡地喷出蒸汽一样的东西。

    虽然对于不知晓实情的路克斯来说无法得知真相,莉夏身体接受的『洗礼』的力量是能量的蓄积和燃烧。

    『蓄积』——也就是说为了全功率出击,在平日的生活中一点点地充填能量,到了关键的时候打开精神的开关的话,使其『燃烧』,一口气解放出来。

    也就是说,不足莉夏至今为止的弱点,使其能够完美使用神装和特殊武装、『超越装甲』等装备的『洗礼』。

    为了活用至今为止未曾有过的肉体机能,像这样花了一些时间,将其实现时的威力也无比惊人。

    (没有办法……这样下去的话,忍不下来……!我会,死……)

    用想要诉说一般的眼神看向莉夏,丝毫不见她的决意有所动摇。

    为了让她注意到自己是路克斯,为了试试能不能解除世界改写的咒缚的影响,是不是要向莉夏搭话——路克斯这么迷茫着。

    但是——

    (不,做不到。知道我要做的事情的话,莉夏大人会受伤、难过的。现在的我,说到底不过是想让新王国崩坏的『蔚蓝师团』的——)

    重新认识到这份决意,使出最后的力量。

    路克斯也打算解放自己体内寄宿的『洗礼』的力量。

    「咕,啊……!」

    发动前的集中的注意力,突然断掉了。

    (怎么了?因为疲劳吗?还是说——)

    因为《天声》造成的伤害的缘故吗?

    受到原因不明的不协调影响,即使这样路克斯仍努力抵抗。

    好不容易集中起了机龙的能源,在外壳完全碎裂之前,发送了《巴哈姆特》的神装。

    「——《暴食》!」

    压缩强化的最初的五秒。

    选择施加在路克斯身上的重力负荷,使其急剧减缓。

    趁着《天声》的力量施加在自己身上的重力锐减的间隙,逼近莉夏。

    「——机龙咆哮!」

    这都预读到了吗。莉夏放出了使用《特装机龙·冲角》数倍强化后的机龙咆哮。

    但是这对路克斯来说也是一样的。

    现在能够最大限度使用全部特殊武装和神装、火力全开的莉夏的话,这种程度的对策不可能做不到。

    「——哈啊啊啊啊!」

    在汹涌的冲击将路克斯吹飞之前,他将《烙印剑》的尖端向《特装机龙·冲角》刺去。

    虽然勉强命中并击破了,但路克斯受到下方的机龙咆哮的可怕的冲击波,在空中被吹飞了。

    「唔,咕……啊……!」

    超过了《巴哈姆特》的耐久极限,装甲七零八落地碎裂落下。

    本来打算在剩下的体力用完之前决一胜负的,却不知为什么像这样被干掉了。

    当然,面对至今为止的强敌,也有着只不过是勉强自己的自觉。

    (我是,一直进行着这样的作战方法吗?好奇怪啊……)

    明明都做到最好了,结果却是一场空。

    路克斯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

    从天空被打落的路克斯眼中,映入的是雪花飘舞的灰色天空。

    力量已经所剩无几。

    那个《奥罗波若斯》带来的世界改变改写。

    从注意到游行的异变到现在这一步,一直保持高度紧张的意识正在逐渐远去。

    (我……我还——)

    新王国,这个国家,不拯救的话。

    学园的各位的面孔,『骑士团』成员们的面孔。

    库露露西法、菲尔菲、赛莉丝、夜架、爱理、三合音。

    最后是莉夏的面孔,在路克斯的脑海中浮现。

    「莉夏、殿下……我——」

    空虚地低语,本能地将装甲机龙的体势调正的那个刹那。

    ——铿!

    锐利的冲击贯穿全身,路克斯吐血了。

    「噶——!」

    注意到原来是被从下方的森林中飞上来的影子——装着《迪亚玛特》的莉夏的机龙牙剑的斩击所攻击了。

    机动力强化的『超越装甲』——《飞翔机龙·天翼》。

    因为其可怕的加速力,从远距离被一口气接近,还没反应过来就受到了直击。

    (啊啊……已经,不行了。)

    全身的力气用尽,意识逐渐远去。

    《巴哈姆特》的装甲解除,仅穿着装衣的路克斯从上空开始自由落体。

    (结果,我还是没能做到吗。)

    像弗基尔说的那样,没有王的器量吗。

    追求自己的理想,结果谁都没有拯救吗。

    就是这样的故事。

    (但是——莉夏殿下……)

    为自己的消失感到遗憾的同时,觉得她的话一定是可以托付新王国的人。

    即使在这之后罗菲女王再次进行世界改写,莉夏因为受到女王的宠爱,也许能什么都不注意到地活下去。

    也许能实现路克斯所期望的王道也说不定。

    (那样也好……永别了,莉夏殿下。)

    像这样放弃一切任意识消散的瞬间。

    「……」

    「真正的你在哪?到底在哪里?路克斯——」

    向下看着下落的自己的公主的脸上,浮现着无比的悲伤。

    「——」

    随后,路克斯的意识断绝了。

    没有注意到古代森林中某一区域发生的,无比可怕的凶恶的黑影。

    ——此外,

    「路克斯君……」

    将被击坠的自己在落地之前救出的、蓝发少女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

    第二部分

    「弗基尔,罗菲·亚提司玛特的外貌开始变化了。果然,以人类和『圣蚀』融合的状态的话,其意识难以长久。」

    古代森林中央附近。

    最初作为和『蔚蓝师团』对峙的境界线的湖的附近,弗基尔、以及『大圣域』的领导者阿榭莉亚,向着雪花飞扬的天空看去。

    罗菲容貌的改变。

    和『圣蚀』的融合开始后,虽然相对而言罗菲还保有人类的思考,但是其精神已经逐渐开始变化。

    「能进行到那个阶段的话,很快就能出动了吗。过去在这个古代森林发生的、数百年前的现象又将再现了吗。」

    『圣蚀』是将人的意识投影,通过万灵药施予救济的装置。

    此外,是对于人的欲望、憎恨和敌意有所反应,吸收实行杀戮的能量的肃清装置。

    后半的机能并不是期望救济世界的阿榭莉亚加上的东西,而是当时的叛逆者杀死阿榭莉亚后擅自加上的。

    是的,从这个情况也能推测得出来。

    罗菲无法遏制自身的冲动,残食敌对的人。吸收这种恐怖、憎恶以及悲愤的意识。

    「咕啊!嗷啊……唔噢噢噢!」

    伴随着物体碾碎和骨头碎裂的声音。

    无法想象是人类,不,甚至连幻神兽都无法发出的怪声,从稍远一点的树影下传来。

    罗菲爱着倾慕自己的莉夏,这是她心灵的支柱。

    但是这份记忆也即将消失。

    吸收残食敌对者无数的思念的最大最强的人型终焉神兽,化作将世界引导至崩坏的魔物。

    所期望的,是进一步的破坏和杀戮。

    随着人们思念的统合,救济的意志逐渐崩溃,到达终点时,『圣蚀』将把世界带向终结。

    周边一带全部抹消,毫无形迹。

    将这个古代森林中聚集的所有的生物化归虚无,纠正这个世界。

    然后弗基尔使用《奥罗波若斯》的世界改写机能,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所有关于遗迹的记忆。

    有实力的机龙使基本全灭、失去战力的这个世界,能够再次获得均衡。

    弗基尔的使命,不过是重复究极的破坏和再生。

    守望阿榭莉亚为了拯救世界而制造的『圣蚀』这一系统罢了。

    只是为此而存在。

    「又、失败了吗。不——不对,阿榭莉亚啊。我还是不明白。只要你的梦还存在——」

    会被谁破坏、或者夺去的,和平的理想。

    但是,如果恶意也是人的意志的话,弗基尔决心也将其见证到底。

    毫不放弃地追寻,人们会选择正确的道路、『圣蚀』正确地运作这一可能性。

    自己无法成为的英雄,弗基尔在等待其现身于世界。

    「放弃的话,那个时候一切都终结了。那样的话,再重复下去。让一切都忘记的《永劫回归》。」

    「……」

    「咕啊!嗷啊……唔噢噢噢!」

    对于不知变得什么样子的罗菲和『圣蚀』看都不看一眼,弗基尔抬头仰望天空说道。

    有着挚爱少女面容的自动人形,一言不发地伫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