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Episode3 梦想的世界
    第一部分

    ——冰冷

    被黑暗包裹的意识之中。

    路克斯只感到了全身被包覆的感觉。

    至今为止的人生,什么时候是感觉最为冰冷的呢?

    那是因为从马车上滑落身负重伤——却被对于旧帝国的暴政心怀怨恨的人民见死不救,自己的母亲殒命的时候。

    冰冷的雨中逐渐消逝的生命的温度。

    路克斯绝望地明白了,母亲再也不能拥抱自己和妹妹了。

    虽说是为了革命的大业,被父亲所舍弃的莉夏,一定也有相同的感觉。

    (但是,死的时候大家都是孤独地死去,我也不例外。)

    亚提司玛特伯爵也是这样的——很多人都是怀抱着梦想、胸怀大义,却只能迎来中道崩徂的结果。

    (抱歉,阿尔玛、爱莉尔……对不起,玛姬艾儿卡队长,我——没能回应你们的期待和协助。)

    中了罗菲女王的计策,没有在和莉夏的战斗中取胜。

    甚至都没能成功使用接受洗礼得到的力量。

    「你不过只有这种程度吗?想把你收为部下真是判断失策,太令人失望了!」

    穿着带有深色帽子的外套的的男人。

    但是其好像看穿别人一般大胆无畏的笑脸,散发出令人不安的气息。

    『七龙骑圣』的副队长,辛格伦·谢布里特。

    期望着由拥有压倒性才能和实力、并且充满自信的强者来统治世界的人。

    期望没有才能的大众和堕落的贵族全都视作罪恶,无情地舍弃。

    虽然他是和路克斯完全相反的主义,但从他那也受到相当大的影响。

    这样的辛格伦的幻影所发出的讽刺,路克斯无话可说。

    (真是的,你这家伙顽强也要有个限度啊。)

    虽说是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但是到底要作为亡灵在自己面前出现多少回呢。

    但是,既然说是路克斯的意识创造出来的话,说明对他多少还是认同的。

    「因为自己很弱?别找借口了。」

    辛格伦的幻影,露出看不起人的邪恶的笑,向着闭上眼的路克斯说道。

    「你连自己的弱小之处都察觉不到。不过是不敢注视自身的王道,因为未尝一战故而未曾一胜——所以你才是『最弱无败』!」

    即使我为了自己的目标,竭尽全力也……

    不……

    意识渐渐模糊。

    但是,意外地身体感到很温暖。

    死期迫近了吗?还是说,因为极度的寒冷反而觉得热了呢——杂役时代从来自雪国的人那边听到过这种说法。

    ——不,不是温暖,而是柔软。

    真舒服。

    睁开一度以为再也无法睁开的双眼,路克斯的世界再次绽放生机。

    (……什么?)

    眼前一片白色。

    不,是肌肤的颜色。

    同时因为柔软甘甜的香味,大脑中一片空白。

    无意识地伸出手,感受到光滑的肌肤的感触。

    「果然,这也是梦……?」

    路克斯深吸一口气后,察觉到了自己的脸埋着的东西的正体。

    「啊啊……感受到路克斯大人的气息。但是,还请按您喜欢的那样对待我。有点痛也没有关系。不,不如说稍微有点痛的方式才……」

    「——!罗莎!」

    甘甜的少女的声音萦绕在耳边,注意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奇妙的机械材质构成的无机质的房间中,路克斯躺在床上,脸埋在少女的胸口。

    不如说,是互相抱着。

    而且没有半片遮挡的布。

    「……」

    和刚才的死斗相去甚远的迷之状况,路克斯的思考停止了。

    「啊啊,路克斯大人!您醒来了吗?太好了。」

    确认了路克斯的面孔之后,罗莎双颊染上赤红,露出欢喜的表情。

    之后,用力抱得更紧了。

    埋进罗莎丰满且柔软的胸中,几乎要窒息了。

    看来,虽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是应该是得救了。

    「这里是?莫非是古代森林地下『大圣域』的——」

    「是的,根据从爱莉尔那听来的消息,这是一个叫做『宿』的设施。」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们光着身子抱着啊?」

    稍微找回一些状态的路克斯,慌张地询问。

    「是的,因为路克斯大人的装衣支离破碎,为了之后治疗伤口,虽然很失礼但是我帮您脱掉了……但是,脱掉了也很棒。」

    「关于我裸体的感想就算了!不是这种事情!」

    虽然想从罗莎的胸口离开,但是用不了力气难以实现。

    绝不是难以抵抗的诱惑之类的原因,而是体力不足。

    ——就是这样的。

    「是的,为了驱赶身体的寒冷,我就来帮路克斯大人温暖起来——」

    「这……我没事的啦!这种事情被谁看见的话,会导致误会——」

    爱莉尔把自己带到这里治疗的话,也就是说至少路克斯同伴的少女中有几人待在附近,很危险。

    「没事的,比起这个,现在请用我的身体再休息一下——」

    罗莎露出陶醉的微笑,把嘴唇凑了过来。

    「喂,罗莎。」

    她的裸着的胸压在路克斯的胸口,因为这柔软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

    房间外面传来遗迹的空间传送装置启动的声音。

    「等!糟了啊罗莎!快躲起来,穿上衣服!」

    「啊,路克斯大人的话,我可以。」

    虽然想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开,但是指尖却陷入了胸口的膨起。

    在这瞬间,房间的门打开,从隔壁屋传来少女们的脚步。

    「哥哥!我把赛莉丝学姐和菲尔菲姐姐带过来了。身体没关系——的样子呢……」

    「Yes,亏我还这么担心。」

    好巧不巧,最先来的是最不想被她看见的、妹妹和她的朋友。

    而且,有好几个人。

    第二部分

    「没时间了,批评之后再说吧,姑且先判哥哥有错。」

    「在批评之前判定?或者更确切地说,直到刚才我都没有恢复知觉!」

    对着穿着装衣的爱理瞪着自己的眼神,同样穿上全新装衣的路克斯吐槽道。

    「我们拼死战斗的时候,少年和罗莎在床上卿卿我我,不可原谅……」

    同样苏菲丝也面无表情地吐槽道。

    「唉……明明都这个时候了,大哥哥还是没变啊……」

    脸上还残留着稚气的梅尔,手扶着额头叹息道。

    「路克斯君,我真的很担心你的……」

    爱莉尔脸上是笑着的,但是眼中黯淡无光。

    「手下留情哟爱莉尔。这家伙也是男生所以没办法的。」

    「嗯嗯,英雄好色,经常有这种说法。」

    「不要好像我真干了什么一样不动声色地把它修正成事实啊!」

    对着格莱法和库露露西法的低语吐槽的路克斯止住了呼吸。

    「唉,没办法。虽然只是少许缓和气氛,但为了不留下后悔还是先缓和一下比较好。」

    爱理叹息着说出这样的话。

    「小路克,我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只从她们那边听说发生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了。」

    这些人中,提尔珐和谢里丝还是带着困惑的表情。

    现在,这个作为休息和治疗设施的「大圣域」的设施——「宿」中,凭借爱莉尔的权限大家集合于此。

    成员是『蔚蓝师团』阵营的爱莉尔、阿尔玛。

    新王国阵营是库露露西法、菲尔菲、赛莉丝、三合音。

    『七龙骑圣』是梅尔、格莱法、罗莎、苏菲丝。

    其中半数因为时间流逝以及和路克斯的接触,而从世界改写的诅咒中解脱出来了。

    「首先是现在的状况。哥哥失去意识后过了两个小时。此外——其他的机龙使基本没有。他们全员放弃战斗,隐藏在别的地方了。」

    「——诶?」

    听到爱理的一言,路克斯困惑了。

    古代森林中的战斗,分为新王国和『蔚蓝师团』两方进行着。

    但是,阿尔玛没被抓走、还没进入决胜的状况下战斗结束的话——

    「『圣蚀』暴走了。不分敌我,由近到远地开始攻击了。在路克斯君被公主殿下打倒之后。」

    库露露西法看到了和莉夏作战的路克斯,由此打破了世界改写的诅咒。

    和过去路克斯曾为了拯救库露露西法而堵上性命的光景重合,以此为契机取回了记忆。

    救回被击坠的路克斯,与爱理、阿尔玛和爱莉尔,以及罗莎和苏菲丝,梅尔和格莱法等『七龙骑圣』的精英姑且合流了。

    此外虽然新王国军和『蔚蓝师团』仍在交战中,但是因为罗菲失去自我,开始攻击双方,状况起了变化。

    「在那之后,因为双方开始出现伤亡,我们为了收拾事态而赶了过去。在古代森林的各处移动,劝说他们放弃战斗藏身。幸运的是,只有少数牺牲。」

    和「圣蚀」融合的罗菲,与其精神状态一同开始变化。

    果然是和路克斯预想的一样,终究化作引导世界崩坏的怪物的命运。

    「终于明白了。为何路克斯君会创造出『蔚蓝师团』这种组织,想要让新王国崩溃什么的——」

    就结果而言,因为罗菲对「骑士团」的成员施加「洗礼」,使得感知操纵被解除了,但是直到最后还是没有注意到罗菲的易变也说不定。

    为了消除人未知的威胁,表面上以新王国的敌人这种形式进行挑战。

    「……但是。」

    路克斯低下脑袋,露出了灰暗的神情。

    结果还是没有成功。

    随后的战斗中被莉夏打败,就这样——

    「……!等下,莉夏殿下她!」

    「冷静点路克斯君,她没事。」

    莉夏没有在这个场所集合的那个时点,就意味着她仍被世界改写所束缚。

    「罗菲女王也,她的心只对义女莉夏有所怜爱,还没有对她进行攻击。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须尽快救出她。」

    「是的……」

    对于赛莉丝说的话,路克斯也只有点头称是。

    早就明白的,自己不得不做这事。

    恐怕,需要前往罗菲一侧的莉夏身边,把『圣蚀』破坏掉。

    关键是——把变成怪物的罗菲解决掉。

    在完全失去自我的罗菲加害莉夏之前。

    当然,和因为认知操作而仍然误解自己的莉夏直接对决的场合也是避免不了的吧。

    与剩下的两体左右的自动人形,以及『圣蚀』为对手。

    现在这边的战力,人基本上到齐了,但是因为激烈的消耗,恐怕连一半的实力都拿不出来。

    (究竟我们现在能赢吗?赢那个『圣蚀』和莉夏大人——)

    很难。

    不如说不是不可能?

    最坏的情况下,打算只把莉夏从罗菲那边救回来。但是去到『圣蚀』附近,就这样无事归来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执着于义女的罗菲的自我意识要是还在的话就更难了。

    就在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库露露西法悄悄来到了跟前。

    「路克斯君,这种时候打扰你很抱歉——能请你做出决断吗?」

    「……」

    「是战斗还是逃跑?说不定跑得掉。但是——那样的话就再也回不了古代森林了。」

    「但是,你兄长恐怕会改变我们的认知哟。这是坏消息,不久前『至高之力』被夺走了。这场战斗结束后——不,现在弗基尔就赶往『箱庭』的话,就没有能够阻止世界改写的人了。」

    「——」

    听到格莱法的话,路克斯不由得倒吸了口气。

    见证了此战终结的弗基尔,将七个遗迹和「大圣域」一同启动的话,就能够再次以完全状态的《奥罗波若斯》开始世界改写。

    那样的话,这回路克斯他们就终于会把一切都忘掉了。

    就连这场战斗本身也会忘记。

    被「圣蚀」吞没,蚕食殆尽的莉夏也会忘记。

    「……」

    从刚才开始,路克斯就对这些问题无法回答。

    明明从最开始就知道答案了。

    明明做好了不拯救莉夏就没有前进道路的觉悟。

    现在的自己的话,感觉赢不了那两个人。

    「能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吗?」

    不对。

    明明不想说这种话的。

    点燃战火的自己,必须团结大家。

    「——是的呢,让路克斯君休息一下吧,体力还没有恢复。」

    好像从路克斯的表情中察觉到什么,库璐璐西珐和众人说道。

    「但是哥哥,马上就要没时间了。是撤退还是战斗——不在十几分钟内决定的话——」

    「嗯。三十分钟,不……只要二十分钟。」

    好不容易做出仅此而已的回答,路克斯去到了众人聚集的房间边上的房间。

    「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战斗的觉悟,应该早就做好了才对。

    但是和莉夏战斗时自己身上施加的「洗礼」为什么没有奏效?

    本以为使出全力仍然败北就没有遗憾了,明明向聚集而来的大家请求帮助了。

    为什么自己到了这个时候反而踌躇了起来?

    「你连自己的弱小都没有发现。不敢正视自己的王道,没有战斗的勇气,也不能取得胜利——你是『最弱无败』。」

    路克斯的意识中辛格伦的幻影所说的话语。

    并不是辛格伦自身在说话。

    而是路克斯心中自身的影像所说的话语。

    「莉夏殿下,我——」

    第三部分

    「哈啊,哈啊……现状如何了?弗基尔。」

    「姑且在这个中枢附近做了警戒了。但是这次战争的趋势已经决定了吧。」

    『大圣域』的中枢,被银墙壁包围的、无数的齿轮缓慢运作的房屋中,罗菲在简朴的床上躺着。

    连衣裙残破不堪,虽然没有外伤,但是全身都是倦怠感。

    与『圣蚀』融合解放力量,战斗途中失去了意识。

    而且不是几分钟,已经过了数小时了。

    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自动人形阿榭莉亚,弗基尔在路克斯被莉夏击败的时候,完成了某项使命。

    也就是说,罗菲是为了完整接下来的目的的准备。

    『至高之力』被『蔚蓝师团』带着逃走了,但是追击的两台自动人形已经用雷达把水晶捕捉并回收了。

    管理第一遗迹『塔』的领导者尤斯·托克和夜架交战并被毁。

    管理第三遗迹『方舟』的领导者拉·可儿雪被罗莎击败。

    管理第五遗迹『巨兵』的领导者艾儿·法洁勒被菲尔菲和路克斯击败。

    管理第六遗迹『箱庭』的领导者利兹氏族在爱莉尔和『至高之力』被夺走时被路克斯击败。

    管理第七遗迹『月』的领导者里·普莉卡被苏菲丝击败。

    「这边剩下的战力也只有一点了吗。」

    除去第零遗迹『大圣域』的阿榭莉亚,自动人形只剩下两个。

    管理第二遗迹『迷宫』的领导者卢·卡里亚和管理第四遗迹『坑道』的领导者涅依·露榭。

    再次修复的话要很长时间。

    赛莉丝、菲尔菲等新王国方面的战力被击败,库露露西法的认识诅咒被解除,变成了路克斯那边的战友。

    「敌方也真是厉害呢。以完美布阵的我们为对手,还能抵抗到这种地步——不愧是五年前达成革命的『黑色英雄』。」

    根据在莉夏附近交战的自动人形的联络,『蔚蓝师团』的主谋者,不出意料地就是路克斯,罗菲如此确认了。

    被夺走的『至高之力』成功回收,弗基尔为了重新设置宝玉而前往『箱庭』。

    让遗迹的系统复活的话,就能再次使用《奥罗波若斯》进行世界改写。

    之后就是没有干扰地在中枢进行这一步。

    「《奥罗波若斯》进行世界改写的能量填充,还需要一点时间吗?」

    「是的——警备任务请交给自动人形。」

    「这我就安心了。比起这个,莉夏……我的女儿她——?」

    这样说着,保持仰躺的罗菲,向虚空伸出无力的右手。

    「遵循您的命令追击敌人了。好像在『创造主』爱莉尔·薇·阿卡迪亚的权限启用的『大圣域』的设施『宿』里面。莉夏公主的认知诅咒在和路克斯的交战后没有解开,仍是我们这边的同伴。」

    『大圣域』的统括者阿榭莉亚如此传达道。

    好像松了一口气一半,罗菲全身一下子没了力气。

    「原来如此,他逃到那边去了吗……那样的话,我也不得不行动起来了。」

    「不——剩下的两台自动人形也和她一同前往了。你的女儿——」

    「这样啊。」

    对于阿榭莉亚的话,罗菲轻微摇了摇头。

    「不能让那孩子一个人背负一切。」

    脸上浮现出的,是本应几乎都被『圣蚀』夺走的,罗菲仅存的自我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