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Episode1 最后的宴会
    第一部分

    距皇家首都罗德加利亚稍远的地方——古代森林。

    与剩下的自动人形和罗菲女王后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十多分钟。

    路克斯独自一人仰望天空以便让战斗留下的余热冷却下来。

    当他抬头看着这样的白雪皑皑的天空时,他被这种感觉抓住了,仿佛他正在往高处攀登。

    路克斯的内心浮现出对过去的回忆。

    在罗菲女王去世前他和莉夏去看望她之后就这样一个人沉迷于幻想。

    「作为拯救世界的英雄,你太粗心了。」

    库露露西法穿着装衣站在路克斯后面。

    那个蓝发少女像仙女一样美丽,即使在这个下雪的温度下她的身体也没有发抖,这也许是因为她来自北方国家。

    「英雄,是吗……」

    路克斯渴望在旧帝国时代出现“英雄”,但在他面前却没有这样的存在,没有人反对那种专横的统治。

    每个人都被平常的一天吞没了,假装没有看到一切不对劲的地方。

    因此,如果没有英雄……

    他自己也会——路克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英雄。

    他试图与叛乱中崛起的英雄亚提司玛特伯爵和正在为路克斯提供指引的弗基尔一起改变世界。

    「如果我的话使你生气了,我很抱歉。我并不想给你更多的负担。」

    库露露西法似乎把路克斯的话理解成了不同的意思,笑了笑。

    「我只是对你的勇气和行动表示感谢。那时甚至我们的记忆都被改写了,这有点令人讨厌。」

    库露露西法咯咯笑了笑,用挑逗的眼光斜睨了他一眼。

    看到她的笑容,路克斯想起了由《奥罗波若斯》的神装所执行的世界改写——持续了三天的游行,在那循环中,他与几乎所有与他特别亲近的女孩建立了浪漫的关系。

    这些女孩完全忘记了那些记忆但是随着世界改写的解除,她们似乎想起了那些记忆。

    库露露西法曾与赛莉丝,菲尔菲和夜架都记得。

    因此他们自然必定会感到百感交集。

    「关于那件事——」

    路克斯的脸颊发红,他不自觉地慌了起来,但是——

    「别担心,我不打算立刻去追问你。但我不知道当一切都安定下来后,情况是否还会是这样。」

    从她的话来看,库露露西法似乎没有打算将事情视为从未发生过一样。

    (在这之后,我要和每个人谈谈,但不知怎么的,我又感觉到一种压力……)

    「走吧,玛姬艾儿卡正在准备一场宴会,本来不应该这样的,但是——」

    「没有。现在每个人都很累,大家都需要休息。在这之后——」

    从那以后他的愿望就是他不能说的。

    「在此之后,我们必须回到新王国并重新站起来,对吗?」

    聪明的库露露西法意识到路克斯的话背后的含义。

    但是她故意忽略了它。

    她只是看着路克斯,等着他主动说出来。

    她知道路克斯此后会怎么做。

    但是即使知道这一点库露露西法也打算陪伴他直到最后。

    「走吧,大家都在等你。」

    库露露西法走在路克斯前面。

    路克斯慢慢地跟着堆积起来的积雪上的脚印走着。

    第二部分

    被移动的『大圣域』中枢正沉睡在一座用石头建造的神殿遗迹的地下。除了路克斯外的每个人都已经聚集在篝火旁。

    以莉夏为主的骑士团成员。

    以阿尔玛为主的『蔚蓝师团』成员。

    还有『七龙骑圣』。

    除他们以外还有由尼尔和道拉领导的四大贵族的私人士兵,以及新王国军队的机龙使。在那儿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宴会,有数十人参加。

    「嗯?你迟到了亲爱的。快到我身边来,陪我喝酒!」

    「呃,玛姬艾儿卡队长……这是什么?」

    「你在问什么,如你所见,这是一场宴会——这是对我们成功粉碎世界改写的诅咒以及弗基尔计划的庆祝。」

    「……」

    路克斯无精打采地垂下了头。

    玛姬艾儿卡命令她的下属将食物和急救箱运到这里,这极大地帮助了他们,所以他不能在这里指责她的轻率,但他仍然感到矛盾。

    「别这样。我也能理解你的感受。但——如果你不放松,你的身体甚至无法得到休息。如果你在这之后考虑这件事,这也是一个必要的过程。」

    「嗯,你说得对,但是——」

    玛姬艾儿卡是在场唯一在喝酒的人,想到在这个新王国发生的悲剧以及由此带来的后果,根本无法高兴起来。这是他们的真实感觉。」

    「路克斯,别管她。」

    身旁的莉夏轻轻叹了口气。

    「我很感谢她带到这里的医护人员和物资。如果只是一点粗鲁,就不要在意。毕竟,是她被拖入了我们这个新王国的复杂局面。」

    「……是。」

    路克斯点了点头。

    似乎经历了短时间的敌人之后他们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关系。

    「莉夏公主,你现在以某种方式变得更像公主了。不过我并不是说你以前都不像公主。」

    堤尔珐对莉夏的端庄态度表示了兴趣,然后谢里丝愤怒地责备了她。

    「堤尔珐,至少在这种时候不要开玩笑……你对公主很没礼貌。」

    「YES。我们以后还得管教她。」

    「不,我还要感谢你们三个——我已经让你们卷入很多次了,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生存下去。那完全是因为我太没用了。」

    媞尔珐严肃地站起身来。

    「莉夏公主,你这么说太离谱了。对于我们骑士团来说,抵御威胁新王国的危险是理所当然的。」

    「谢谢你。」

    在与罗菲分开后,莉夏似乎成长了许多。

    她看上去表现得很坚强,但内心一定很难过。

    当然,她将重新站起来,为了领导新王国。

    然而,莉夏注视前方的方式使路克斯能够坚持这样的信念。

    气氛暂时平静下来。似乎在等待这样的时机,那个有着中性容貌的少女——爱莉尔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路克斯,至少休息两个小时,直到我们可以再次穿上机龙,而且弗基尔正前往遗迹,我估计他要不到六个小时才能回到这里。我们必须他回来之前决定该怎么行动。」

    「谢谢你,爱莉尔。我会在大家都在的地方休息。」

    幸运的是他们的主要部队都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伤害。

    休息一会后,他们应该能够恢复到至少七成左右的力量。

    但是——如果他们决心要留在这里,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每个人都知道,即使没有人说出来。

    爱莉尔将能够与『大圣域』中枢连接,并阻止『圣蚀』的复活。

    但是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

    「对不起,瞒了你们这么长时间,实在抱歉。」

    路克斯提到了他是如何领导『蔚蓝师团』并为击败拥有『圣蚀』罗菲女王而战的。

    但是每个人都知道,由于世界的变化在那种情况下,这也是无能为力的。

    「我知道你是打算在不让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面对威胁,你正在思考新王国的未来。」

    「路克斯,你不必这样道歉,不要再提了。」

    当骑士团成员聚集在一起时,路克斯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他们道歉,但是赛莉丝的发言代表了大家的感受。

    「多亏了你,新王国才从『圣蚀』的威胁中被拯救出来。作为四大贵族之一的长女,请允许我正式向你表示感谢。」

    赛莉丝鞠躬其他人也向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正因为如此,他才感觉到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是一致的。

    「但是说实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们。你不应该独自承担罪恶,甚至你可能因为《奥罗波若斯》的神装无法直接说出来。」

    「就像赛莉丝学姐,说的那样。这是我的错。」

    为了拯救新王国的每一个人,即使他不得不牺牲自己——

    路克斯通过与莉夏的战斗发现这种想法是多么幼稚。

    他现在可以来到这里,这一切都要感谢大家。

    他能够克服许多危险,都是因为有大家的帮助。

    他很害怕自己会因为与他们战斗而失去他们,他绝对不想给他们带来不幸,因此他决定独自一人战斗,但这是一个错误。

    因为他再次了解到她们陪在身边并支持他是多么让人安心。

    「让我们就此结束反思会议吧。如果你不放松下来,不吃点东西的话,你会撑不住的。」

    「没错,我不会退缩的。」

    「哥哥你只需要说“我回来了”。」

    那时他的妹妹爱理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路克斯听从了她的建议,在篝火前坐了下来。

    「你说得对。我回来了,大家。」

    「欢迎回来,小路。」

    「主人,欢迎回来。」

    菲尔菲,夜架和其他人都面带微笑地接受了他的话。

    这是路克斯本人寻求并希望得到的地方。

    他在大家的簇拥下度过了一段温暖的时光。

    在路克斯和其他人用餐和取暖的地方附近,玛姬艾儿卡带到这里的维修师正在修理机龙。

    格莱法,梅尔,苏菲丝,罗莎。

    他们是代表各自国家的王牌机龙使,但他们仍然响应玛姬艾儿卡的号召并聚集在这里。路克斯向他们表示了感谢。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圣蚀』不停止,战争也不会结束,所以没有其他选择。」

    「毕竟是同盟国的代表。我期待着你以后的感激之情。」

    格莱法像往常一样唐突无礼,而梅尔虽然是这里最小的,却很拘谨得体。路克斯对他们苦笑了一下。

    同时,他受到了苏菲丝和罗莎的热烈欢迎。

    「作为『钥匙的管理者』,我也希望能正确使用这些遗迹,所以我很自然地会提供帮助。」

    「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路克斯的表情从听到苏菲丝的话后放松了下来,她从别人的影响和学习中变得更坚强了。

    「我也是,很高兴能帮到路克斯。顺便说一句……如果还有时间,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悄悄溜过去……」

    「你要干什么?——」

    「别担心。我一点也不麻烦路克斯大人。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这不是问题……」

    由于某种原因,最近罗莎的情绪会失控,可能会给他带来危险。

    从某种意义上说,就连夜架也可能比她更温和。

    「不知为什么,我感到很安心,但同时也我希望路克斯很快就会讲清楚。」

    在另一侧,爱莉尔一边恼怒的看着这段对话,一边在为与『大圣域』连接做准备。

    她使用了从遗迹带回来的记录介质,重新启动了密封在中枢的阿榭莉亚的人工智能。

    但是,即使准备完毕她也要休息一下。

    即使有人在想也没有人大声说出来。

    阻止『圣蚀』的复活。

    无论如何这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决定好此后该怎么做。

    每个人都知道他们需要做什么,但他们不会说出来。

    他们似乎在等待着如同领袖一般的路克斯的话语。

    「大家,请听好。我想每个人都已经了解了,但是这很重要。」

    在他们开始休息两小时后,路克斯站在中间的篝火前环顾四周向他的同伴们讲话。

    阿尔玛、玛姬艾儿卡和『蔚蓝师团』的成员,『七龙骑圣』,莉夏,骑士团和新王国的军队。

    就连四大贵族的机龙使也在屏息凝神地注视着路克斯。

    「就像我之前解释的那样,我们将阻止连接到中枢的『圣蚀』再次复活。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圣蚀』被停止,它将无法复活。我们至少应该会有几年的和平,直到它再次恢复。」

    「……」

    这是拯救世界的宣言。

    然而,听到这句话的人的表情并没有放松。

    那些不知情的人在休息期间得到了解释,了解了真相。

    关于这个世界的残酷现实和他们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威胁。

    「——但是这不过是暂时的和平而已,我们在废弃的首都格尔尼卡了解了这一真相,并在再次记忆之前就忘记了它。」

    作为『创造主』的爱莉尔表达了观点。

    作为一个了解遗迹历史的人,她作了进一步的解释。

    「我们的记忆被第零遗迹的神器《奥罗波若斯》所改变,由弗基尔·阿卡迪亚撰写最初的白色英雄。」

    即使爱莉尔连接到『大圣域』的中枢,弗基尔也拥有相同的权力。

    在所有战斗结束之后,弗基尔可以重新编写『大圣域』程序并重新启动『圣蚀』的生产系统。

    「为什么这个弗基尔会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他想把新王国置于自己的统治之下,应该有其他办法。」

    梅尔是优密尔教国大主教奥露菲尔的私生女。

    她只是被卷入革命战斗中而已,但她因此能够坦率地提出问题。

    路克斯回答了她。

    「我不知道弗基尔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

    「弗基尔已经多次重置了这个世界——新的王国,等待正义的统治者出现。」

    弗基尔曾经说过拯救弱者是英雄的使命。

    人类甚至会对他们的同胞怀有恶意,企图统治他人。

    当那种恶意,那种权威,那种暴力达到顶峰并成为最大的力量时,没有任何可以反对的力量。弗基尔将成为弱者的盟友并协助他们进行革命。

    就像他对受旧帝国压迫的人民所做的那样。

    就像他对『创造主』起源于很久以前的神圣阿卡迪亚帝国的做法一样。

    自千年前以来弗基尔就一直在重复着同样的事情。

    即使路克斯仍然不清楚他行动的原因,但弗基尔认为他的行为是“英雄的使命”。

    这也是里丝媞卡企图通过得到『大圣域』得到一切时,弗基尔会杀了她的原因。

    「但如果事情就是这样,我们还可以让他随心所欲。」

    玛姬艾儿卡打破了紧张的气氛,一边挠挠头一边说话。

    「那个神器《奥罗波若斯》拥有几乎无与伦比的能力。甚至除了路克斯之外的『七龙骑圣』竭尽全力也无法击败他。」

    白雪皑皑的森林里被一片寂静所笼罩。

    每个人都可以猜到玛姬艾儿卡的话的含义。

    如果他们与弗基尔正面战斗,下场基本可以判断是全灭。

    但是如果他们不战斗,『大圣域』将被夺走。之后他们肯定会被《奥罗波若斯》改写。

    爱莉尔可能会被杀,因为只有她能与『大圣域』连接。

    据他们估计,弗基尔正在『箱庭』中安置『至高之力』,将在四个小时内后回来。这里的每个人都必须在此之前做出决定。

    他们会战斗,还是逃跑?

    弗基尔希望人们做出自己的选择。

    只要他们不做任何有攻击性的事,他就不会杀任何人。

    「我认为逃跑也是一个现实的选择。如果我们选择战斗,那么获胜的希望很小,甚至我们有机会找到克服《奧罗波若斯》的方法,但我们获胜的机会不到20%。这还没有考虑到我们将遭受的损害。」

    「我们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你说我们的机会只有20%……」

    尼尔的同事道拉,就是指挥四大贵族之一佐寡私人士兵的年轻人,他皱着眉头。

    他是一个高级机龙使,但他甚至都无法打败『七龙骑圣』的格莱法和梅尔。

    现在全世界的战斗力量都聚集在这里,然而玛姬艾儿卡说,即使那样他们获胜的机会也很小,他无法相信她的话。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听听每个人的感受,我们应该战斗还是逃跑——我们有这两个选择。」

    寂静再次降临。

    显然,如果从长远来看,击败弗基尔会更好。

    如果『大圣域』留下来,那么『圣蚀』的生产设备也将有一天会重启,他们的记忆也会被修改。

    但是,他们挑战的风险太大了。

    就在此时,红头发的少女罗莎·葛兰海多举起了手。

    「我们就不能摧毁这个装置吗?如果这里的所有人一起上,那么完全摧毁中枢的系统应该是可行的,不是吗?」

    「现在听到罗莎恢复了正常的说话方式,我觉得很奇怪。」

    苏菲丝的反驳被忽略了,爱莉尔回答了罗莎的问题。

    「如果你问我是否有可能只摧毁这个装置,然后逃跑。这是有可能的——但是,这需要很多时间,最重要的是,我不能保证这个系统将无法修复。」

    「我同意这一点,甚至是第七遗迹『月』,也有一些我不能进去的地方。」

    苏菲丝也对爱莉尔的话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罗莎点头表示接受,然后莉夏站了起来。

    「所以,路克斯,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无意勉强你们任何人跟随我。但是……」

    「你一定会战斗的,对吧?那我陪你去,在没有你的国家里,我是无法忍受短暂的平静的。」

    「喂,库露露西法,不要抢别人的话!我正要这么说呢!」

    莉夏突然对库露露西法发火,库露露西法却毫不在意。

    「那现在就做决定吧,不能战斗的人,请在两小时内撤离到首都。要与一同战斗的人,就留在这里做准备。这样就行了吧?」

    每个人都对赛莉丝的建议表示赞同。

    『七龙骑圣』,『蔚蓝师团』和新王国军中没有人愿意回去。

    「那就决定了。在这种情况下,进入『大圣域』的中枢。你要听听阿榭莉亚的人工智能的故事吧。我们需要切准备对付《奧罗波若斯》的对策。」

    「确实,我们会很忙。」

    路克斯,爱莉尔和爱理被选为按照玛姬艾儿卡的指示进入中枢的成员。选择成员的依据是他们是否与遗迹有关,并且在发生某些情况时是否可以顾全局面。

    不久他们三个被传送到了『大圣域』的中枢。

    留下来的人们开始为战斗做准备。

    第三部分

    「这确实令人困惑。好悲伤……」

    四大贵族的私人士兵的指挥官接受罗菲女王的要求进入了古代森林……道拉毫不掩饰内心的矛盾,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

    需要有人来管理来自『蔚蓝师团』和新王国军队的幸存者,因此他们脱离了路克斯的团队,承担起撤退的任务,同时运送伤员和那些选择不与他们战斗的人。

    「什么?你现在只是在抱怨吗?看到你那张冷酷的脸,我就想笑,省省吧。」

    意志坚强的尼尔也是一名军衔相当的指挥官,他对道拉的话表示不满。

    「即使你那样理解我,我也不在乎。我现在连和你闲聊的精神都没有。」

    「好吧,我又不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他们俩都是技艺高超的机龙使,都能达到一流水平。

    但是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不值得留在那个地方。

    不是因为『七龙骑圣』的格莱法和梅尔,而是因为对手是弗基尔。

    这也不是因为他们临阵退缩,只是因为他们处于劣势。

    他们只是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决心。

    尽管他们是新王国的贵族的下属,但他们直接参与的事情太少了。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这种强大的人的存在,甚至不知道他们在战斗中的决心。」

    道拉的话充满了情感。

    如果人们有正当的理由,责任感或是眼前的利益,那么他们可以战斗。

    但是,他刚刚懂得,当一个人以极小的胜算挑战一个困难的局面时,他自己的决心将受到怎样的考验。

    除非他们也有发自内心的力量,否则他们将无法挑战弗基尔。

    在没有这种决心的情况下挑战弗基尔,只会增加无意义的牺牲。

    在场的每个人都认为,在这场战斗中,他们只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这也是两个熟练的机龙使的判断,他们知道自己的位置。

    「我还不成熟,是吗?我以为我已经意识到了,但令人沮丧的是,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成熟。当我回去的时候,我必须训练更多的东西。」

    「……你知道吗,即使你做出了这样一个值得称赞的举动,你还是很恶心?」

    道拉嘲笑了尼尔的自言自语但她没有理会,反而问道。

    「嘿,你认为哪一方会赢?会是弗基尔·阿卡迪亚吗?还是会成为新王国的杂务王子和其他人——」

    「我无法想象……」

    根据他们到目前为止所听到的情报,即使他们聚集了所有的力量,他们也不可能战胜弗基尔。

    这就是被称为弗基尔和《奥罗波若斯》的机龙使的不可估量之处。

    但即使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道拉也故意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不管怎样,作为一个国王,追求人类正义的道路将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尼尔本能地哼了一声。

    他们两个是新人,经常表现得很自负,但他们都看得出来。

    他们认识到路克斯和莉夏值得肩负起新王国的重任。

    决定一场战斗的是双方的实力。资质和战略意味着一切。

    但是,团结也产生了力量——

    路克斯的才能使曾经是他的敌人的人也聚集在一起。

    弗基尔独自经历了几千年的无休止的战斗。

    他们两个都明白,他们还太不成熟,无法衡量这两个人的力量。

    第四部分

    与此同时——弗基尔利用自己作为『创造主』的权力,在『箱庭』最深处安置了『至高之力』。

    有了这个——七个遗迹就能被顺利激活,『大圣域』和《奥罗波若斯》现在都可以激活《永劫回归》。

    这就是说,从新王国开始对每个人的意识进行改写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现在每个人的记忆都可以被重置。

    由于这半年的激烈战斗,遗迹中的大部分能量都耗尽了。

    他需要隐藏遗迹本身的存在,然后在遗迹被这个时代的人们再次发现后,来引导人们和机龙使。

    他还需要恢复自动人形,并委托他们管理遗迹后,重新设置他们的记忆。

    在这几千年里,每一次他修改历史的时候,他都会把历史稍微退回到过去,然后让时钟的指针再次向前移动。

    他顺利地完成了这个动作,就像无数次重复这个动作的人一样。

    在此之后,他也毫不犹豫地做了些什么。

    「……稍后我会让领导者整理一下这个房间。」

    弗基尔在『箱庭』的领导者利兹氏族管理的宝库前停了下来,并检查了下里面的情况。

    当路克斯来营救被俘的爱莉尔时,一个记录介质被从这里拿走。

    这是一种记录媒介,由于某种原因,弗基尔即使得到他的授权也无法检查。

    他也不知道是谁把数据芯片留在这里的。

    即使在他完成任务的几千年里,这也是弗基尔无法接触到的信息。

    「即使我现在看,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弗基尔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离开了宝库。

    他把《奥罗波若斯》的主体藏在古代森林里,把它的管理权交给了自动人形阿榭莉亚。

    他是驾驶EX飞翔机龙过来的。正因为如此,他到达古代森林之前还需要稍长的时间。

    「……」

    他不需要休息,但他花了一些时间来重置『箱庭』的功能。

    在他旁边,他可以看到阿榭莉亚的幻觉。

    「幻象……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这个……」

    也许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不,弗基尔一直生活在永恒之中,不断改变历史,直到现在,他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但是,即使『圣蚀』没有回应弗基尔的心,即使自动人形阿榭莉亚不在他身边,他仍然能够看到和听到她的幻觉。

    第五部分

    「路克斯,开始了……」

    「明白,爱莉尔。」

    『大圣域』的中心,在一个被银墙和无数齿轮包围的房间中,爱莉尔使用记录介质中的权限调用了阿榭莉亚的人工智能。

    人像以三维投影浮起。她笑着望向路克斯,爱莉尔和爱理。

    路克斯和爱莉尔在『大圣域』的设施之一『档案馆』中看到了这个影像,但是因为艾儿·法洁勒的阻挠摧毁了播放设备,并阻止了他们与人工智能进行更多交流。

    现在他们打算从那里继续观察,并寻找对付弗基尔和《奥罗波若斯》的策略。

    「这些自动人形表现得非常粗鲁,但请不要责怪他们。他们只是完全专注于保护遗迹的责任,因为他们对我的感情太强烈了。」

    阿榭莉亚首先对档案馆中发生的事情道歉。

    当时他们正在谈论弗基尔的过去,他和阿榭莉亚之间的关系,以及阿卡迪亚帝国的历史。路克斯打算问人工智能故事的延续,但是——

    「阿榭莉亚小姐,关于这个。您能先告诉我们弗基尔和《奥罗波若斯》的弱点吗?」

    爱理改变了计划并坦率地问。

    她一定在想他们没有时间一步步地去了解这个故事。

    ——但是,阿榭莉亚的投影以短暂的微笑回应了她。

    「我真的很抱歉,在这件事上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建议。」

    路克斯甚至可以听见他旁边的爱莉尔和爱理的呼吸的声音。

    即使他们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但他们还是感到震惊。

    「第零遗迹,人工制造的《奥罗波若斯》构成了『大圣域』的主要部分。它是一个终极兵器,装备了所有的能力和技术。这就是我不知道它除了巨大的能源消耗之外还有什么弱点的原因。还有,我在进行测试之前就已经死了。」

    潜伏在这里的自动人形阿榭莉亚可能在说谎,但这个投影中的人工智能看起来不像是在对他们说谎。

    他们在目睹了这种惊人的力量之后,曾设想过这种情况。即使有辛格伦在这里,他们所有人一起战斗,仍然很难战胜弗基尔和《奥罗波若斯》。

    「哥哥,我想……难道我们不应该考虑从这里撤退吗?」

    爱理不安地拉着路克斯的手。

    即使与弗基尔战斗本身也已经非常艰难,但现在已经暴露出,敌人没有明显的弱点,如果他们设法利用它,就会取得胜利。这让爱理感到灰心。

    「当然……如果我们连获胜的机会都没有,就没有理由去战斗。即使『圣蚀』复活,但它也是在很久以后的将来。」

    爱莉尔也加入了她的话,但是路克斯看起来毫不畏惧。

    「——我明白了。那我能请您详细解释一下《奥罗波若斯》和弗基尔的能力吗?我要尝试找出他们的弱点。」

    「……等等,哥哥!」

    「路克斯?」

    爱理和爱莉尔听到路克斯的话后提高了嗓门。

    路克斯微笑着让他们俩放心,并轻轻抚摸着爱理的头。

    「别担心,我不会不考虑后果就去战斗的。」

    「哥哥是在说有获胜的机会吗?真是鲁莽——」

    爱理向路克斯抱怨着,但他内心深处坚定了信念。

    「无论如何弗基尔都不是一种不可战胜的存在。我从他杀死辛格伦的方式中明白了这一点。」

    如果弗基尔和《奥罗波若斯》真的是在神的领域里,他们就不需要为了确定而去做一些事情,比如杀死他们的对手。

    换句话说弗基尔认为辛格伦是“如果不先杀死他,可能会被他杀死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杀死他,以确保这种可能性不会发生。

    「——我聪明的弟弟?你知道为什么像你这样有才能的人,却不能战胜一个比你强的机龙使吗?」

    七年前,当路克斯刚刚获得泛用机龙时,在与弗基尔介绍给他的军官进行模拟战斗之前,他彻底了解了进攻和防御的基础知识。

    路克斯以其无与伦比的动态视野和驾驶技巧使对手不堪重负,但由于不同机龙之间的差异,他无法决定性地击败对手。

    「是不是因为我的机龙是飞翔机龙,而我的对手使用的是EX飞翔机龙?面对一名身穿EX泛用机龙、防御较重的对手,由于武器输出的差异,我无法轻松突破障碍。」

    此外,他的对手也是一个技术娴熟的机龙使。

    路克斯认为,只要他不改变自己正在使用的泛用机龙,就无法克服这种差异。

    「只要你还在那样想,我就不能把我的机龙交给你。」

    但是,弗基尔对路克斯的回答笑了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像一个无与伦比的存在。但只要你能让对手这么想,你就永远不会输。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让你学习防守和分析对手吗?」

    「……是为了让我观察敌人的行动吗?」

    「对,用你的眼睛,你很快就会明白的。学习一种发现对手弱点的战斗方法。一个能在战斗中了解敌人的人——将成为最强大的机龙使。」

    「这是弗基尔·阿卡迪亚的亲身经历吗?」

    「是的。我过去的思考方式与此相反,但我最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即使是强大的敌人,乍一看似乎是不可战胜的,也隐藏着弱点。这世界上没有人是没有弱点的。」

    「……」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弗基尔谈论的是“过去”,而不是旧帝国时代,他一定是在谈论那之前的时间,也就是他在阿榭莉亚还活着的时候的经历。

    在被杀之前先杀人——人们普遍认为,在战场上最佳的生存方式永远是主动出击。但是在机龙使之间的战斗中,由于障碍物可以避免致命伤,不可能以超过一定界限的技能轻松击败强大的机龙使。

    但是,如果有人能发现他们的弱点,并迅速掌握它。

    此外,如果他们能够以足够的技巧驾驶更好的机龙——

    接近最强的机龙使将诞生。

    此后路克斯听从了弗基尔的建议,并在宣誓毁灭旧帝国的誓言中,磨练了自己的身心和技巧。

    没有任何对手是没有弱点的——甚至弗基尔也不例外。

    毫无疑问,路克斯并不是简单地接受了弗基尔的话,这也是路克斯从所有战斗中获得的信念。

    通过观察辛格伦在废弃首都的战斗,他能够证实这一点。

    『七龙骑圣』在废弃的首都的最后一场战斗。胜利的机会隐藏在这场战斗中,在这场战斗中,弗基尔被逼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如果没有能与弗基尔相抗衡的强者出现,他无法发现任何弱点。因此路克斯决定准备策略。

    他下定决心要把弗基尔教给他的一切都付诸实现到与弗基尔的斗争中。

    「……这就是一切。然后,我的角色就结束了。」

    当阿榭莉亚把一切都告诉了路克斯之后,这么说道。

    之后,其他人将不得不准备对策,以及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做准备。

    如果他们想恢复体力,就必须在安全的地方休息。

    他们没有回旋的余地,但是路克斯仍然问了一些问题。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路克斯整理了一下脑子里的信息,摆正姿势,深吸了一口气。

    「你能告诉我是什么事件让『圣蚀』变得如此疯狂,并导致了弗基尔的结论吗?」

    「……」

    他之前在档案馆里听说过弗基尔的过去。

    从神圣阿卡迪亚帝国诞生的可憎的历史。

    阿卡迪亚的贵族得到了希尔法的合作,爬上了世界的顶端,他们把自己的人民当作劳动力来对待,同时压迫他们,甚至剥削他们的生命。

    贵族们创造了幻神兽,让他们吃人,然后创造了万灵药。

    他们垄断了这种药物,并计划使他们的统治更加坚定——并把那些反抗他们的人称为“叛徒一族”。

    在这样一个疯狂的时代,自称是“救赎女神”的阿榭莉亚发现了弗基尔内在的善良,他作为叛徒一族的成员遭到鄙视,于是她把他捡了起来。

    他们两人在反对战争和阴谋,反对任何压迫,在反对对人民的不合理剥削和歧视的斗争中,彼此建立了感情纽带。

    然后和平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战斗并没有结束。

    从长期战争中感受到痛苦的“叛徒一族”,看到了机会,并计划向『创造主』复仇。

    那些因战争而生的弱者,又一次被利用,变成了祭品。

    拯救每个人是不可能的,甚至对阿榭莉亚和弗基尔来说也是如此。

    为了那些无法被拯救的人们,阿榭莉亚创造了『圣蚀』和《奥罗波若斯》。

    《奥罗波若斯》的世界改写——这是一种操纵人们感知的手段,这样他们就可以忘记长期战争中的怨恨,找回他们作为人类的良知。

    『圣蚀』是投射人们意志的一种手段。它会感觉到那些没有得到救赎的人的怨恨,并找到他们,以给予他们救赎。

    两人的梦想是从“人类的世界”中消除“绝望”。

    他们互相发誓,他们将继续努力使这个梦想成为现实。

    「我,我们还记得直到那个时候……」

    路克斯直视着阿榭莉亚的投影,再次质问她。

    「但是,我想知道那之后的故事。应该拯救人们的『圣蚀』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为什么弗基尔会以那种方式生活?我想知道这个故事的延续和结局。」

    投影阿榭莉亚面对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会儿。

    她静静地低下头,露出了沉思的姿势。

    「……说实话,我也不知所措。」

    「为什么?在走了这么远之后——」

    爱理指出,但阿榭莉亚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更好,因为你们都知道真相……当你击败弗基尔时,你不会犹豫吗?」

    她犹豫着说,但阿榭莉亚最后抬起了脸。

    「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把一切都告诉你。为了得出我一直希望已久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