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Prologue 那天发生的事情
    网译版

    翻译:鲭讽吹萩

    图源:鲭讽吹萩

    翻译QQ群:519089120

    第一部分

    这场战役──

    这个世界英雄的战役──作为英雄的战役暂时结束了。

    但是,只要一个人作为人类活着,每天的生活也是一场战斗。

    而这场战斗的结局,也就是少女们的爱,从这里开始才达到高潮。

    这就是后来的故事。

    第二部分

    「……好聪明啊!露诺。」

    「咿呀、咿呀。」

    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

    在王立士官学园的接待室,穿着学园服的爱理坐在沙发上,抱着满头银发的婴儿,在哄着她。

    自然的姿态与透射进来的一束阳光一起,展现着宁静祥和的日常生活。

    「爸爸马上就回来了,要做个好孩子哦。」

    「嗷——」

    当爱理轻声呼唤她时,婴儿露出了笑容。

    在此期间,爱理微笑着注视着婴儿闭上眼睛睡觉的样子。

    这真是一个小小幸福的写照。

    「啊,那个、爱理……那是……」

    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幕的诺珂特,一进屋就颤抖起来,脸上始终没有表情。

    「等一下!?请不要那样吓我 。宝宝会被吵醒的。」

    「No.我是想敲门的,但是手受到了惊吓动不了……你什么时候悄悄和路克斯生了个孩子——」

    诺珂特一边避开直视爱理的眼睛,一边回答。

    就像眼前有不能看的东西一样。

    「别开玩笑了!请不要误解!这是爱莉尔在新王国领地内的遗迹中发现的阿卡迪亚一族的幸存者。在爱莉尔来接他们之前,我只是暂时照看他们!」

    「——可是,你刚才提到了爸爸。」

    「这只是个比喻!并不是指哥哥!」

    「是吗……那么,是指谁呢?」

    「谁都不是啦!是虚构的父亲!」

    「Yes.……好吧,我就相信你吧。」

    「你为什么那样会意地看着我?」

    当爱理吐槽恢复了平静的诺珂特的碎碎念时,宝宝醒过来哭了起来。

    慌慌张张的再次哄她入睡后,将她暂时交给了宿管。

    第三部分

    再次在接待室的沙发上。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爱理直起腰,清了清嗓子。

    隔着桌子面对着诺珂特,然后她喝了一口煮好的茶。

    「现在还在放春假呢。这不是久违的休假吗?」

    「是的——但马上就要开学了。」

    「是啊。一转眼,我们也该二年级了吧。」

    在年初,路克斯和弗基尔进行了最后的战斗。就这样,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但是,大部分的学生和国民甚至在几天前才知道罗菲女王去世的事实。

    开创一个新国家的工作将从现在开始。也因为这个原因,路克斯忙得不可开交,他还无法立即回到学园。

    为了支持这样的哥哥,爱理也接了很多的工作。

    是的,关于路克斯成为新王国的国王这件事。

    在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学习的同时,也兼任国王的工作。

    话虽如此,但说到底内政是由四大贵族的迪斯特公爵来处理,路克斯几乎只是名义上的国王而已。

    尽管如此,单靠莉夏一个人还不足以支撑,所以她借助了留下了许多功绩的『英雄』路克斯的名义。

    ——不过,虽说是名义的借助,但一旦当上了国王就相当忙碌了。

    为了向国民发表的事前准备和其他国家的谈判以及与国内领主们的会面,工作非常繁忙。

    而且最重要的是——即将举行的“五场婚礼”。

    在旧帝国,一夫多妻制仅限于皇室和贵族。这一制度在这个国家变成新王国之后仍或多或少地延续着。

    所以,虽然法律上没有任何问题——尽管如此,路克斯还是抱有抵触情绪。

    但是,因为一个月前库露露西法的一句话而改变了一切。

    第四部分

    「——所以,问题是,你到底会选择谁呢,路克斯?」

    打倒弗基尔后,从决战的舞台『古代森林』回到王都的三天后,在刚刚结束了暂时的休养和治疗的『骑士团』的各位汇聚一堂的时候,库露露西法突然说了一句话。

    「……你突然说什么呢?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封锁遗迹,重建新王国还有大量的工作——」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情况,慌乱的莉夏扮演了控制局面的角色。然而,库露露西法走到了迷茫的路克斯面前。

    「正因为是现在才这么说。恰恰是因为现在这个时间将是最重要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甚至在未来也是如此。你也这么想吧?」

    但是,库露露西法并没有退缩。

    在场的赛莉丝、三和音、爱理——都用惊讶的表情接受了平时冷静的少女的提案。

    只有夜架和菲尔菲以一如既往的态度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嗯……是啊,这也是必须要决定的。」

    短暂的停顿后,路克斯点了点头。

    还是有点犹豫,总觉得有些焦躁的语调。

    不久之前,少女们达成了『约定』,在战斗结束之前,禁止向路克斯告白。

    然后,在《奥罗波若斯》的神装——《永劫回归》循环的三天里,路克斯和四个少女走到了一起。

    这件事,在场的少女都回忆着,记忆犹新。

    爱理和三和音也从这个故事中了解到这个事实。

    「是的,我明白了。但是,请给我一天时间。我需要时间来考虑选择谁。」

    路克斯深吸一口气回应道,库露露西法将脸靠近,小声说。

    「没有那个必要,路克斯。不,更确切地说,我们不会允许你做像从我们中间选择一个人这样的事情。如果你说你将成为国王,那就接受我们所有人。」

    「——诶!?」

    在一脸茫然的路克斯和少女们面前,库露露西法提出了一个提案。

    「当然要说真心话——我也希望你只看着我一个人,但是到了这个地步,我就不能这么说了。」

    库露露西法一边认真地说话,一边垂下眼睛。

    「而且,如果路克斯在游行中选择了其他人的话,即使很痛苦,我也可以放弃。但是——」

    如果这是路克斯本人的选择,那么即使吞咽眼泪,她也会坚持下去。

    但是,在现实中,如果不是因为游行的循环改变了记忆,路克斯有可能和他们所有人在一起。

    不,自己的恋爱成功了,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这一现实被简单地当作从未发生过。

    「如果,你在这之后不会选择我。即使是在那个时候,我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尽管我应该可以和你在一起。如果我带着这样的想法生活下去,我可受不了。」

    「库露露西法……」

    面对库露露西法的痛苦,不仅是路克斯,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在那场游行中接受告白,或是告白后与路克斯在一起。

    正因为知道了实现了幸福的未来。

    正是因为她们回忆起这样的往事,才使她们无法忍受。

    同时,路克斯也有责任。

    虽说记忆被篡改了,但还是选择了和所有人交往。

    长久的沉默。

    在场的所有人都很烦恼,思考了很久,最终莉夏叹了口气。

    「——没办法。虽然我也不愿意,但我会把路克斯借给大家。」

    「莉夏殿下!? 」

    「这不是唯一的办法吗?否则,不管你选择谁,每个人的关系都会破裂。我相信你会选择我的,但是,这个愚蠢的世界变化把一切都变得复杂了,没有办法。」

    她表现出一个公主应有的宽宏大量。

    「你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傲慢?在游行中明明没有被路克斯选上,现在简直就像是正妻一样。」

    「什么!?如果我不推荐路克斯成为国王的话,立场上路克斯就不能娶其他人啊!我当然是正妻了啊!? 」

    爱理看着开始吵架的莉夏和库露露西法,耸了耸肩。

    「哥哥,请快点想办法。多亏了哥哥的花心,新王国甚至在其形成之前就有破裂的危险。请履行你作为下一任国王的职责。」

    「这是我作为国王的首要职责!?」

    她是在开玩笑,但爱理也没有对路克斯成为国王提出任何异议。

    本来她是想反对哥哥陷入困境的,但她也注意到他们已经不再处于那种阶段了。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这是为了路克斯自己。

    「爱理,你真的成长了。」

    突然,从旁边的座位上传来了诺珂特的笑声。

    「请不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Yes.失礼了。那么一个个地考虑吧。我们的未来……」

    然后,具体的协商开始了。

    第五部分

    「那个,我也有点吃惊。」

    在诺珂特的旁边,爱理茫然地盯着她。

    「我当时的感觉并不仅仅是惊讶。她们到底是怎么看待哥哥的……」

    「Yes.我觉得爱理一定会对此感到不满,但——」

    「我又不在乎。我只是凭常识说的。也就是说,哥哥当了一年国王,同时娶了五个人,尽管他现在还只是学生。」

    库露露西法的提案是,路克斯成为新王国的国王,迎娶莉夏,库露露西法、赛莉丝、菲尔菲、夜架所有人。

    当然,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吃惊,陷入了混乱之中——最终还是把这个想法传达给了迪斯特公爵,并得到了肯定。

    少女们也都同意了,决定要实现五次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