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Episode1 学园最强的撒娇(赛莉丝篇)
    第一部分

    而现在——与莉夏的婚礼作为最后的活动,他按顺序地去了与即将成为王后的少女们有关的地方。

    简而言之,这是路克斯作为国王的亲征。

    路克斯不再是旧帝国的王子,他第一次体验到了国王的工作是什么。

    首先,他必须巩固自己在新王国的基础。

    与成为未婚妻的赛莉丝一起,向四大贵族的迪斯特所统治的西方领地出发。

    为了缩短长途旅行的时间,在进入小镇之前他们决定使用装甲机龙,去那里的成员将只有路克斯和赛莉丝以及作为护卫的三和音等人。

    路克斯认为,既然战争已经结束,他们真的不需要保镖了。

    三和音的谢里丝像教诲一样告诫他。

    「我知道你一定希望和赛莉丝独处,但你现在太安于现状了,路克斯君。乍一看,似乎所有的麻烦都已经解决了,但在这种时候,仍然可能发生些什么。我们不知道那些一直躲在阴影里的人会做什么,所以我们必须对这种情况保持警惕。」

    作为军队副司令官的女儿,谢里丝的说法是正确的。

    乍一看,在这个新王国里没有什么令人不安的因素。

    但是,既然人和人生活在一起——既然国家存在,作为王族就不能掉以轻心。

    纯粹的,受到『洗礼』而强化的身体以及拥有强大的神装机龙,让路克斯在无意间放松了意识。

    「谢谢。那么,虽然可能会给你们三人增加负担,但是可以拜托你们做护卫吗?」

    「当然。即使你不希望我们去,我们也要去。」

    「Yes.知道了,陛下。」

    当路克斯再次询问三和音时,媞尔珐很高兴,诺珂特地表示同意。

    看到这一幕的路克斯稍微苦笑了一下。

    「不需要表现得那么尊重。」

    「不,从现在起,我们应该尊重他人。您——不,国王在做学生的同时也要做国王的工作,所以我们要注重礼仪。」

    谢里丝带着严肃的目光微笑着。

    在这场争论中,她肯定是对的。

    在一旁的赛莉丝也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路克斯。从现在开始,我们在公共场合似乎必须严格行事了。」

    「——嗯,没办法啊。」

    路克斯笑着说,脸上带着孤独的神情。尽管如此,他还是挺直了腰。

    「那么,我再次命令你们。三和音,作为我的贴身护卫,与我同行。」

    「是!」

    三个人同时鞠了一躬,回答了一句——然而接下来谢里丝笑了。

    「但是,当不在公共场合的时候,你可以像往常一样对待我们,你知道的,路克斯君。」

    「啊,真过分。特意让我做这么麻烦的事!」

    看到谢里丝露出了毫不担心的笑容,媞尔珐吃了一惊。

    诺珂特像往常一样茫然地注视着这场交流。

    「真是一群讨厌的家伙。」

    「但是,谢谢你。」

    三和音也察觉到了路克斯并没有真心希望建立一个坚实的主从关系——不想要作为王族的立场吧。

    尽管这是一种天真,但如果他们正确地知道正确的时间和地点,这也不会是一个问题。

    对于有这样的朋友感到很高兴,路克斯他们向西方领土出发了。

    第二部分

    他们一眨眼就驾驶机龙飞了很远的距离,骑着迪斯特公爵从城堡里准备好的马车。

    他们刚到城堡不久,就立刻对城堡进行了观察。

    小镇似乎对英雄路克斯的来访充满了欢迎的气氛。路克斯从车厢里向欢迎他的市民挥了挥手。

    不久,他们又回到了领主迪斯特的城堡里。仆人们都来欢迎他,但仆人的数量似乎比四大贵族的住处少得多。

    即使如此,大礼堂开始宴会的时候,客人们还是一个接一个地来了。

    在西部地区拥有领土的贵族及其家族,周边国家的乡村贵族,周边城镇的市长和村长,都是如此。

    赛莉丝穿着一件漂亮的浅绿色连衣裙。路克斯在陪同她的同时也穿着礼服套装来接待尊贵的客人。

    「感觉怎么样?累了吗?」

    在与赛莉丝订婚后,成为未来岳父的迪斯特在宴席间隙带着路克斯出去,和他谈话。

    他们用一间客厅作为休息和喝茶的地方。

    在这期间赛莉丝作为城堡的主人应对事宜。

    「不,我作为国王的职责才刚刚开始呢。」

    虽然路克斯这样假装没事,但他也有点担心做一些他不喜欢与贵族打交道的事情。

    也许只是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的那所学园比较特殊,但在女子宿舍里过着不需要太多照顾的杂务生活,就轻松多了。

    或者说——学园每天的平静生活,也得益于爱理平时的坚持和三和音的照顾。

    不过,这也是路克斯自己选择的道路。

    说泄气话还太早了。

    他想了想,深吸了一口气。这时,迪斯特突然笑了。

    「你——真坚强啊。」

    他的语气听起来是发自内心的感动。

    「没那回事。特别是迪斯特公爵,因为政治的事情一直承蒙您的关照……而且……」

    「你知道,作为一个人,我几乎感到沮丧。不,也许我应该说我什么也做不了。」

    迪斯特盯着空荡荡的空气,打断了路克斯的话。

    是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

    迪斯特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一个现在并不存在的场景。

    「我女儿可能已经告诉你了,但由于旧帝国时代的男权主义,我的妻子由于没有生下男性继承人,地位很低。但她身体很弱,不能再生育。」

    「……」

    那是即使是拥有四大贵族这一巨大权力的迪斯特,也被自己的责任和立场所愚弄而生存下来的独白。

    也许正是因为他的权威,他才被置于这样的境地。

    正因为他身居要职,人们总想挖出任何微小的弱点,并加以利用。这样的人甚至存在于亲戚和朋友之间。

    据说,他身边的贵族——或许是亲属利用迪斯特的正妻未能生下嫡子的弱点,带来了侧室的候选人。

    「我不喜欢。虽然我没有爱我妻子以外的女人的意思,但我知道如果娶了侧室生了个男孩的话,家庭就会分裂。」

    他看得出来,这样做会使他那体弱多病的妻子更加失去地位,更加走投无路。

    迪斯特掌握了作为优秀领主的见识和实力,一直拒接侧室——但这并不足以改善妻子受到的诋毁和诽谤,以及她可怜的地位。

    最后,迪斯特的妻子——伊尔谢为了躲避亲戚们的目光,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

    「之后帝国崩溃,成立新王国——表面上的风潮发生了变化。但是,人的意识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依然会重视男性。我不希望你成为像我这样无能的男人。」

    「……」

    恐怕别说是别人了,就连对身为女儿的赛莉丝都没说过的独白,这是他送给路克斯的告别礼物,路克斯将在这之后走上他的道路。

    新的王国和准备娶五个妻子的路克斯面临着许多困难。

    即使路克斯和其他五个人没有这样的意图,他们周围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即使那样也不能认输——作为这样的鼓励,路克斯接受了。

    「我明白了。但是,请允许我纠正一下。」

    「什么?」

    「话虽如此,我觉得迪斯特公爵——绝对不是无能的人。即使没能如愿以偿,您也守护住了夫人的心。」

    「为什么能这么认为?」

    「即使只有一个人,如果有真心爱自己的人的话,只要有关心自己的人,那个人就会得到拯救。」

    听到路克斯的这句话,迪斯特沉默了。

    不久,他叹了口气,慢慢地抬起了腰。

    「如果你那样对待我女儿,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你现在应该休息一会儿,我要回礼堂去了。」

    「不,我也要去。我想留在赛莉丝学姐……不,我想留在赛莉丝身边。」

    「我明白了。」

    迪斯特的表情中带着放心,同时也带着一丝寂寞。

    感受着父亲送走女儿的心情,路克斯回到了大厅的宴会上。

    今后虽然路克斯表面上是国王,但实际上是迪斯特在王都掌管内政。

    尽管如此,路克斯还是决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被贵族们包围的赛莉丝。

    晚宴继续进行。

    从根本上说,路克斯完成了许多成就,使他有资格被称为英雄,他也将成为下一任国王。赛莉丝只是作为一个留在路克斯身边做他助手的人而受到赞扬,但也有贵族在这么早的时候进行各种调查以获得与他们的深厚联系。

    虽然表现出合作的态度,却若无其事的索取回报。

    例如——机龙使方面的支援。

    他们希望自己的骑士团能成为王国的正规军。

    也有一些人为了自己的方便,要求以一种更加明目张胆的方式来容纳他们。

    必须根据情况毅然拒绝,或者巧妙地交换。

    他们还在谈论政治问题。

    对路克斯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夜色渐深,在送走宾客们之后,就是路克斯和赛莉丝的独处时间。

    「——辛苦了,赛莉丝学姐。」

    「……没关系,我还能喝。」

    看到旁边红着脸握着拳头的赛莉丝,路克斯露出了苦笑。

    虽然她不擅长喝酒,但这次是主角,所以有点勉强自己吧。

    虽然没有醉后难受的样子,但理智似乎已经完全溶解了。

    「差不多了,请休息一会儿。」

    当然,事后收拾是佣人的工作,因此将其交给佣人之后,路克斯带着赛莉丝离开了。

    城镇内的宅邸是这次两人暂住的房子,路克斯扶着她的肩膀试图站起来。

    「嗯……」

    路克斯感觉到赛莉丝身体的全部重量,因为她完全放松了。此外,她那柔软的身体也因为喝了酒而变得温暖起来。路克斯的心脏跳了一下。

    这么说来,虽然指定了路克斯住的地方,但是没有指定赛莉丝的卧室。

    不会吧——不,如果有两张床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或者更确切地说,即使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已经订婚了,所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样的事实让路克斯的头脑更加发热。

    (冷静点,赛莉丝学姐很累了。话说回来,我也累了……)

    在深呼吸的同时,路克斯前往就寝用的宅邸。

    靠着肩膀的赛莉丝,呼吸有点困难,但她的意识很清晰。

    只有一个看守的门卫,屋子里很暗。

    打开门一进屋,一位穿着高级居家服的女性在被灯光照射的接待室里等着。

    「哦?晚上好。」

    「——诶?」

    因为觉得肯定没有人,所以路克斯吃了一惊。

    这位举止言谈温文尔雅的美女,虽然年纪相当大,但却充满着让人无法想象的青春魅力。

    然后——金发碧眼的容颜中,有着一丝赛莉丝的影子。

    「——母亲大人!? 」

    发着呆的赛莉丝迅速地离开路克斯的肩膀,挺直背部。

    因为喝醉酒,脚下摇摇晃晃的,但总算没有倒下,忍耐着。

    「今天好像很累啊。工作顺利完成了吗?」

    「是!母亲大人您的身体没问题吗?」

    路克斯以前听说过她,这是路克斯第一次和赛莉丝的母亲见面。

    因为体弱多病,生下赛莉丝之后基本都是在休养的,所以今天的宴会也没有露面,他觉得一定是身体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或者是因为看到她喝醉了靠在路克斯身上,赛莉丝显得很慌张。

    在父亲迪斯特面前,她作为一个优秀的学姐,也有作为辅佐官的一面,但在母亲面前,她展示了自己的另一面。

    「不用勉强自己,这里没有其他人。而且——我的话马上就会结束的。」

    美丽的女人说着,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然后再次转向路克斯。

    「我是赛莉丝的母亲——伊尔谢·兰格莉斯。请多关照我女儿。」

    「不,不,我才是。伊尔谢夫人——承蒙您女儿的照顾了。」

    被恭恭敬敬地鞠躬,路克斯也很快地还礼。

    伊尔谢微微摇了摇头,催促他在沙发上坐下。

    「别担心,我不会打扰你们的。」

    「不,这没有这样的事。我也想和您打个招呼。」

    路克斯这样说着,伊尔谢对赛莉丝和路克斯微微一笑。

    「你就是路克斯·阿卡迪亚大人吧。很久以前就听过你的传闻,真的是和传说中的一样的人呢。」

    「……」

    到底,路克斯的名声是如何传达给赛莉丝的母亲呢?

    一想到这里,就有点紧张。

    「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赖、耿直、非常温柔的男人。看到我女儿靠在你的肩上,我就放心了。」

    「那、那是我的不检点!如果是平时的话——」

    手在眼前啪嗒啪嗒的挥着,赛莉丝显得很慌张。

    但是,她苦笑着摇摇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赛莉丝。

    「没关系。那是——证明你找到了可以值得信赖的男人。过去的你再累也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这样的柔弱,都是为了我。」

    「母亲大人……」

    「我已经注意到了,毕竟我是你的母亲——」

    用深情的语调,伊尔谢低了低头。

    「考虑到我的立场,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机龙使,你比别人加倍的努力着,丝毫不示弱,不管是在你父亲面前还是在我面前,都决不让我们看到你气馁的样子。」

    「……」

    对于母亲的话,赛莉丝低下头沉默了。

    是这样啊。

    路克斯也听说过关于赛莉丝家的经历。

    伊尔谢身为四大贵族之一的正妻。虽然是嫁入了一个名门贵族家庭,但却无法生下一个男性继承人。

    她的亲戚和周围的人都在嘲笑她,在背后议论她。

    为了消除这些传闻,赛莉丝变得比谁都强,比男人还要出色。

    为了不让人觉得是在勉强自己,为了不让母亲操心,她一直在让母亲看到她坚强的身影吧。

    既不能向周围的人示弱,也不能撒娇,于是只能对猫和人偶说话。

    那个逞强好像被看穿了。

    「你是我的骄傲。已经足够了,妈妈已经得到拯救了。所以——今后请为了你自己的幸福而生活。请为了你和你爱的人而战斗。」

    「……」

    面对着她那充满感情的温暖的声音,路克斯和赛莉丝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们不应该对这些话表示任何肯定或否定,他们应该简单地接受它们。

    「那么,请原谅。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尽快见到我外孙的脸。那将是我作为一个母亲最大的幸福。」

    带着这样意味深长的笑容,伊尔谢离开了这栋房屋。

    一定要去比任何人都爱她的丈夫——迪斯特公爵那里吧。

    被在外面待命的侍女带着回到了城堡。

    第三部分

    「我们在客厅休息一会儿吧……」

    在送别了伊尔谢之后,路克斯和赛莉丝打算在只有两个人的客厅里休息一会儿。

    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伊尔谢烤的芝士蛋糕。

    「呃……我果然喝醉了!? 」

    赛莉丝松了口气,摇摇晃晃的倒下了。

    在她身边的路克斯慌张的支撑着她的身体。

    「……!? 」

    就这样,用力抱住。

    两个人的距离又缩短了。

    「路克斯……那个,谢谢你。」

    「不要勉强,赛莉丝学姐。请休息会儿,我给你沏杯茶。」

    路克斯把赛莉丝抱到沙发上。

    应该是顺利结束了宾客的谈话,缓解了紧张感吧。

    而且——虽说休息了,但激战的疲劳还残留在彼此身上。

    正如刚才伊尔谢所说的那样,平时不示弱的赛莉丝,也许一直忍耐着。

    「谢谢……」

    沙发上的赛莉丝,用炽热的目光凝视着路克斯,看起来仍然醉醺醺的。

    「这么说来,赛莉丝学姐。明天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那是……那是什么意思呢?」

    路克斯对着瞪圆眼睛的赛莉丝害羞地说。

    「不,我想向努力着的赛莉丝学姐道谢。但如果你什么都不想做,那就……」

    「……」

    听了这话,赛莉丝沉默了几秒钟。

    「……那么,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她胆怯地带着迟疑的语气问。

    路克斯点了点头,赛莉丝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告诉了他。

    「那个,能让我撒个娇吗?只有今晚也没关系。」

    「——诶?」

    少女的视线从路克斯身上移开,脸上红得难以言喻。

    相比之下,路克斯却显得很困惑,因为他不能马上理解她的意思。

    「不,仔细想想,从我记事起,几乎没有向别人撒娇的记忆,自从我意识到我周围的环境,但是,只有和路克斯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表现得最自在。这就是为什么——」

    她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她所要求的是一种罪过。

    「……」

    当然,自从赛莉丝在童年时第一次意识到周围的环境后——在她的记忆中,她记得自己从未真正地对某个人做出过撒娇的行为。

    最初是为了没有生下男孩的母亲。

    过了一段时间,是为了她的老师,路克斯的祖父。

    她在不断积累自己的努力的同时,也赋予自己比任何人都更强大、更有义的责任。

    虽然正是她的努力给她带来了学园最强的名声,但在那个年龄,她也有少女的一面。

    然而,因为她说她在自己的地位上不允许撒娇,所以她无法对任何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感情。

    所以,她只向猫、鸟和娃娃吐露真心话。

    第一次和赛莉丝在学园相遇的时候,就这样做了——

    『想向可以依靠的人撒娇。』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地位越来越高,这个梦想逐渐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实现。

    撒娇就像糖果。吃得过多会对身体不好。

    但是——像赛莉丝那样付出了别人数倍的努力,并为自己的职责而奋斗,有时这样做也没有什么问题。

    并且,以自己的意志一次也不打算撒娇的她,即使有酒的原因也能得到谅解,路克斯对此感到很高兴。

    因为这是比谁都不擅长撒娇的少女,对自己这个男人寄予全部信赖的证据。

    「是的。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伴随着明亮而平静的声音,路克斯对着赛莉丝笑了笑。

    「不要说只有今晚,无论什么时候都请尽情地撒娇。」

    「路克斯……」

    面色红润的赛莉丝的眼睛像闪烁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接着,赛莉丝沉重地倚在沙发上,似乎全身的紧张感都消失了。

    这是他在这次旅行中最期待的时候。

    与身穿礼服的赛莉丝的甜蜜时刻即将开始。

    第四部分

    柔和的橙色灯光从天花板上的枝形吊灯中溢出来。

    这时,他们俩单独在一起,沙发前的壁炉里传来噼啪的火苗声。

    对他们的身体来说,这里的气氛是愉快而平静的,因为他们刚刚喝了一点酒。同时也有一种苦乐参半的感觉,使他们的心怦怦直跳。

    路克斯正准备在沙发旁泡茶,赛莉丝正在沙发上休息。

    红着脸颊的赛莉丝,可爱的凝视着。

    「赛莉丝学姐——不,赛莉丝要好好休息。」

    「是的……」

    赛莉丝刚才让路克斯这样说过。

    因为是士官学园的后辈,所以平时路克斯是使用敬语的,但是这样的话很难撒娇,所以赛莉丝说希望能以同辈的态度来对待。

    确实,如果总是维持这种立场的话,作为年上的赛莉丝是很难撒娇的吧。

    『而且——我和你已经是恋人了,是婚约者。』

    当她如此羞涩地这样告诉他时,即使不愿意也会意识到现在的关系,路克斯的心在胸口颤动。

    在水烧开之前,找了条毛毯,把它放在了赛莉丝的肩上。

    在完成了必要的安排后,路克斯首先对她这次的旅行表示感谢。

    「今天辛苦了。在派对上应付宾客很不容易吧?」

    「……是的,这很难。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工作,所以我需要比战斗更专注。」

    赛莉丝闭上眼睛,红红的脸仍然是醉醺醺的。然后她像猫一样依偎着他。

    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以抚慰她的身体。

    赛莉丝一直闭着眼睛,露出安慰的神情。她把自己的体重托付给路克斯。

    「你真的帮了我很多。谢谢你这么努力工作。」

    当路克斯继续爱抚赛莉丝时,赛莉丝呼出一口气。

    「太好了……能让路克斯高兴,我也很高兴。我——很幸福。」

    也许是酒的原因吧,赛莉丝用半梦呓般的语调嘟囔着。

    「路克斯很温柔呢,最喜欢了。我想一直这样下去……」

    「……!? 」

    看着脸和身体紧紧贴在一起,露出幸福表情的赛莉丝,路克斯心跳剧烈跳动着。

    正因为她平时是个威风凛凛、英气逼人的学姐。所以现在这样的姿态更让人觉得可爱。

    虽然赛莉丝没有意识到,但是靠在一起时,传来的少女甜美的气息以及透过裙子的体温,丰满的胸部轻轻挤压着,路克斯的理性快要融化了。

    (啊、危险啊……赛莉丝学姐这样毫无防备的样子——破环力太强了……!)

    路克斯深吸了一口气,他刚才几乎失去了知觉。

    在成功避免失控之后,路克斯轻声安抚醉酒的赛莉丝,并为她拿来了蛋糕和茶水。

    「赛莉丝,茶沏好了,你能自己吃芝士蛋糕吗?」

    「有点醉了,我没有信心。」

    在摇晃身体的同时,穿着礼服的赛莉丝微微睁开了眼睛。

    当路克斯坐在她旁边时,她又高兴的把身体靠了过来。

    「我想要你喂我吃。」

    「啊……!? 」

    「不行吗……?」

    对面身材高挑的赛莉丝眼巴巴地乞求着,路克斯显得有些狼狈。

    虽然有一点点害羞,但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么——

    「呃……是的、啊——」

    将一块蛋糕放在小盘子里,用叉子插起一块蛋糕,送到赛莉丝的嘴边。

    与之相对的赛莉丝微微张开嘴,伸出嘴唇,像要进食的雏鸟一样。

    艳丽的淡粉色嘴唇近在咫尺。

    轻轻地伸出叉子,看着赛莉丝舔舐着蛋糕。

    默默地吃完之后,少女松了口气。

    「很甜,很好吃——我喜欢路克斯喂我吃。」

    路克斯的大脑似乎在这柔和而无声地声音中融化着。

    一直到蛋糕吃完,在赛莉丝的要求下,红茶也在路克斯吹凉之后喂给她喝。

    光是这样做就花了很多时间。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发生的一切。

    从现在开始会发生什么。

    他们可以谈论许多记忆,但不需要语言。

    在享受了这段平静的时光后,路克斯抱着赛莉丝走向卧室。

    她躺在崭新的床单上,不断地撒娇着。

    「……那么,接下来可以帮我按摩吗?」

    完全进入撒娇模式的赛莉丝,伴随着小小的哈欠开始犯困。

    「按摩吗?」

    已经兴奋高涨的路克斯面对这句话有点惊慌失措。

    不出所料,这不是很糟糕吗?

    单纯的按摩来消除疲劳确实合乎道理,但是路克斯也是一名男性。

    现在和恋人兼未婚妻的赛莉丝两人独处,路克斯有点烦恼自己是否会犯错。

    (不、犯错了也没什么吧……是吧?毕竟、我和赛莉丝学姐已经——)

    彼此相似相爱,承诺未来。

    即使互相索求,也没什么奇怪的。

    倒不如说,考虑到在毕业之前很难在学园里公然亲热,在这里这样做才是正确的。

    (等一下、难道这个房子就是为了这个——)

    事到如今,路克斯注意到了周围人给他们两个人准备了一张床,但是赛莉丝恐怕没有自觉吧。

    那么——我不能在这里背叛赛莉丝。

    「不给我做吗……?」

    看着她那寂寞的仰视着路克斯的眼睛,路克斯下定决心。

    「好……我知道了,赛莉丝,那你能趴着睡吗?」

    让过度膨胀的期待平静下来,把手放在赛莉丝背上。

    但是,仅仅只看到背部敞开的礼服,路克斯的理性瞬间就动摇了。

    「……」

    「啊?怎么了……」

    「不,不……!没什么!」

    赛莉丝脸朝下躺着,仰着头,回头看了看。路克斯恢复了理智。

    「难道是因为裙子的缘故,你不能给我按摩吗?」

    「……好吧,就一小段时间。」

    路克斯说,他感到不安,因为『他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但赛莉丝似乎有点误会。她抬起上半身,突然伸出双臂,开始脱衣服。

    「等待……!?赛莉丝!」

    路克斯被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坏了,转身背对着她。

    衣服沙沙作响的声音停止了。路克斯胆怯地转过身,发现赛莉丝像以前一样俯卧着。

    在她的腰部下面放置了一条毯子,盖住她的下半身。

    此外,她仍然戴着她的长手套,也许是因为她发现当她像这样喝醉的时候把它们摘下来是件令人厌烦的事。

    (冷静……现在赛莉丝学姐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我才应该有绅士风度——)

    路克斯自己的思想也变得混乱起来。他像一个梦游者一样迷迷糊糊地把手放在赛莉丝赤裸的背上,赛莉丝催促他这么做。

    他轻轻地把手掌放在她肩胛骨周围的地方,慢慢地开始给他的十个手指施加力量。

    「嗯呃……HAAA……」

    「……」

    光滑紧致的皮肤质地令人愉快。

    既有她受过训练的弹性,又有肌肉的柔软,这同时清楚地表明她是个女人。

    她丰满的胸部很可能被平压在床上,因为她是趴着躺着的。

    (等等,我到底在想什么……?!冷静……!)

    他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而深深吸了一口气,却也闻到了从赛莉丝身上飘出的淡淡的香味,这使他对她的感觉更加强烈。

    他的心跳得很厉害。尽管如此,他还是以钢铁般的意志控制住了自己。

    从她的肩膀到她的整个背部,她的上臂,她的腰,他在担任杂务王子期间所培养的技巧,正在解开赛莉丝紧张的肉体。

    「你的手,路克斯……它可以变得更强壮,你知道吗?」

    「是的……」

    路克斯轻轻地把他的力量放在手上,用力按摩赛莉丝的身体。

    每次他按摩时,种无法形容的增强的感觉在路克斯体内燃烧。

    从某种意义上说,路克斯被迫忍受的痛苦甚至超过了他到现在为止参加过的任何一场战斗。

    过了像天堂和地狱一样的一段时间后,他意识到赛莉丝已经趴着睡着了。

    「呵……我累了。」

    在精神上而不是身体上感到疲倦。

    但是,路克斯发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因为事情终于结束了,他几乎感到如释重负。

    「等等,请不要那个样子睡着!」

    路克斯恢复了他平常的语气,同时自发地呼唤着赛莉丝。

    他立刻给赛莉丝盖了一条毯子,但如果她只在这间没有壁炉的卧室里睡觉,她就会感冒的。

    (为了让她穿好睡衣,我至少得叫她一次。)

    路克斯想到了这一点,就为赛莉丝找了一套睡觉穿的衣服。

    如果他花太多时间,她的身体会变冷。

    想到这一点,路克斯下定决心,举起赛莉丝的上半身,但后来路克斯却被拥抱了。

    路克斯的思想停止了,他和那赤裸裸的拥抱只隔了一条毯子。

    赛莉丝的眼睛微微睁开,她在他的胳膊上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嗯呀……路克斯,我今晚的最后一个请求。你愿意听吗?」

    「嗯,赛莉丝学姐。你得先换衣服——」

    *砰砰!*

    他的心像锤子一样在胸膛上砰砰直跳。

    另一方面,他也感受到了一种苦乐参半的悸动,这种悸动使他想永远保持这种状态。

    但是,赛莉丝的手臂不肯松开。

    相反,她抱着他,抱得更紧了,心里充满了强烈的感情。

    她柔软的胸部被压在路克斯的胸口上。他从那种感觉中忘记了自己。

    就在那之后,赛莉丝慢慢地停止了她的拥抱,在他面前微笑着。

    「游行的那段时间消失在了我的记忆深处……你向我告白的那段时间,我无法忘记。还有我们在那之后的吻。这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就像一场梦,但是……」

    赛莉丝用醉醺醺的声音说。她的语气很茫然。然后她笑了,脸更红了。

    「我很害怕,因为世界改写是在那之后进行的。我想知道当时路克斯的感觉是否也随着抹去的记忆……一起消失了。」

    「赛莉丝学姐……」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再听一遍。我想把那一幕再重现一遍。我要你告诉现在的我,这样我就不会忘记,这次肯定这样不好吗?」

    赛莉丝轻轻移开目光,胆怯地请求他。

    路克斯注意到了。

    这是她最后的要求,也是她最想做的事。

    「——」

    他其实应该在首都三天的游行中和她在一起。

    因为这种记忆是由于世界改写而变得不存在的,赛莉丝甚至在回忆起那段记忆之后也感到焦虑。

    对她来说,这是一段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记忆,但它已经变成了一种模糊的东西。

    她的眼睛,她的声音,她那悲伤的摇摆的身影都告诉了他这一点。

    「赛莉丝学姐——」

    一个强大、高贵、勤奋、笨拙的少女。

    路克斯感到很幸运,因为她对他有那么强烈的感情。

    他刚一出来就感到胸口发紧。那天的激情在他心中涌起。

    那时,他不再犹豫要碰她了。

    「我——喜欢你。我爱你,赛莉丝学姐。」

    他把向她传到了这句话,然后轻轻地吻了她。

    甜蜜和融化的感觉,从他们的嘴唇相遇,充满了他的心。

    这段时间只持续了几秒钟,也可能是一分钟,虽然感觉会永远持续下去,但赛莉丝又一次吻了他。

    她把嘴唇放在路克斯的嘴唇上,希望他们之间能有更深层次的交流。

    刚才酒精、茶和蛋糕的味道仍然深深地留在赛莉丝的舌头里。

    「赛莉丝学姐……」

    「……路克斯,求你了,再吻我一次。一直以来,我都在克制自己。」

    赛莉丝在不同的意义上喝醉了,而不仅仅是因为酒精,她异常主动地接近了路克斯。

    他们又吻了好几次。他们忘记了他们做了多少次,做了多长时间。

    他们甚至忘了睡觉,直到天亮,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第五部分

    「——陛下。」

    早晨耀眼的阳光照进来。有人在摇晃着刚刚睡着的路克斯的身体。

    「陛下——不,路克斯。请醒醒,快到中午了。在你回到学园之前任何时候都要问候一下,如果不问候的话,我们的日程安排就会偏离轨道。」

    「嗯……」

    这声音冷静而单调,但却清晰地从耳朵里传出来。

    路克斯微微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穿着制服的诺珂特。

    她低头望着躺在床上的路克斯,像往常一样茫然地望着。

    「诺珂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等——!?」

    当路克斯抬起上身的时候,旁边赤裸的赛莉丝正裹在毛毯中睡着。

    路克斯急忙用毛毯掩盖试图蒙混过关。

    时间已经到了早餐的时间。

    因为睡过头了,可能要超过日程,所以作为随从的诺珂特过来察看。

    「啊,那个……可以的话请敲门。」

    「Yes.已经敲了十次了。」

    从他茫然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一丝错愕。

    「……」

    「这样穿的话会感冒的哦,话说回来,还有足够的体力来驾驶机龙吗?」

    「嗯、没问题……但是……」

    「真的吗?说谎的话,就算中途力竭我也不知道啊?」

    「……不,嘛,我会努力的……」

    似乎和平时的诺珂特一样,但感觉和平时略有不同。

    是闹别扭呢,还是有点不高兴呢……她的话里有某种暗示。

    「那么,差不多该把赛莉丝学姐叫起来准备一下了。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帮您穿衣服的——」

    「不、我会自理的……」

    「请多关照。那么,我就在外面等着。」

    轻轻地鞠了一躬,诺珂特迈着规律的步伐离开了。

    「嗯,路克斯……我爱你。」

    赛莉丝微微张了张嘴说着梦话。

    「呵呵……」

    路克斯无奈地叹了口气,整理好衣服,决定叫醒赛莉丝。

    第六部分

    告别了迪斯特公爵,路克斯他们回到了位于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的学园。

    当然,为了节省时间,基本上都是驾驶机龙行动的。

    然而就在途中,驾驶《飞翔机龙》的路克斯突然感觉到头晕目眩,摇摇欲坠。

    「路克斯,没问题吗!?身体哪里不舒服——」

    赛莉丝醒来后和往常一样精神饱满。

    穿着《凛德龙虫》,急忙呼唤路克斯。

    「没有,我只是有点累……」

    「是吗?也许是我睡得很好的缘故,我的疲劳消除了很多——」

    「……」

    他反而因为赛莉丝而睡不着觉,但是她的精力是怎么来的呢?

    即使在这样想的同时,路克斯也感到满足,因为他现在能像这样依偎着她。

    「对了,路克斯?我醒来的时候是裸体的,但是,昨晚发生了什么吗?因为酒的原因,我从中间起的记忆就是——」

    突然,从赛莉丝那里听到了细语,路克斯闭口不言。

    如果忘记了的话,路克斯犹豫要不要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不,那个,不用在意!」

    看到转移视线脸色变红的路克斯,赛莉丝有点慌张。

    「请稍等!我做了什么!?不许保持沉默!」

    「那个,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现在就——」

    在进行这样的交谈时,他回到了日常生活。

    不。

    在今后的日常生活中,作为王后之一的赛莉丝将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回味着幸福的滋味,路克斯等人回到了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