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Episode2 在雪国的星空下(库露露西法篇)
    第一部分

    与赛莉丝访问西方领土返回学园的几天后。

    这次将出发前往同盟的优密尔教国。

    实际上,这是为了传达路克斯将成为下一任国王,会见教皇尼亚斯,并请求两国之间的同盟关系继续下去。

    简而言之,就是打招呼,但现在权力已经从罗菲女王手中移交给了路克斯,这是一件国事。

    在这次出发的几天前,库露露西法找到了路克斯。

    在灯光照耀下的夜晚,学园接待室中,带着眼镜的蓝发少女像讲师一样讲课。

    学习的目的有两个。

    库露露西法将自己从身为伯爵的义父史提尔·恩芙尔克和『七龙骑圣』的梅尔·姬萨托那里听来的关于优密尔教国的历史和现状信息进行了整理,并作为初步的知识教给了路克斯。

    另一个是为了弥补学园进度落后的课程内容。

    路克斯既是士官候补生,又有下一任国王的特殊立场,当然公务繁忙,不能堂堂正正地上课。

    但是,毕业需要相应的学分,因此成绩优异的库露露西法就充当讲师的角色。

    因此在离开这里前往优密尔教国的几天里,将进行一对一的学习。

    「——就是这么做的。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我认为这个问题会在考试中出现,所以让我们好好学习它。」

    「呃,好的……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库露露西法。」

    「怎么了?如果有问题的话不必客气。」

    「……」

    看着面带微笑的库露露西法,路克斯陷入了困惑之中。

    非常多。

    从一周前开始,要学习的书就如山一般堆积在路克斯的桌子前。

    正如字面意思,是山的状态。

    「我们真的能做完这些吗?」

    「如果你想顺利毕业,能完成所有的课程,那再好不过了。」

    「……」

    库露露西法露出了无可争辩的笑容。

    这样的话,就不能要求手下留情了。

    毕竟路克斯希望接受国王立场的同时兼任士官候补生。

    如果考虑到情况的话,休学或者退学也没什么问题——但这并不是他所期望的。

    他想在这个创造了很多回忆的学园里正式毕业。

    要说这是自私的要求倒也没错。

    但是,这毫无疑问是路克斯的愿望。

    「……话说回来,库露露西法。」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是吗?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

    路克斯想问的不是那样的事。

    自从和赛莉丝从西方领土结束视察返回学园以来,他觉得库露露西法有点奇怪。

    当然,表面上没什么不寻常的,她还是那个很酷的女孩,但他感到了一种压力,这种压力无法被她的外表掩盖。

    (这是什么?从库露露西法那里感受到的这种感觉……)

    她不是单纯的生气。

    如果像她请教的话,她会像平时那样认识的讲解,内容也很有条理,让路克斯学的很轻松。

    这样看来,可以说相当温柔。

    但是,感觉与平常有所不同。

    即使是那样迟钝的路克斯也能察觉到。

    「这是红茶,我已经把我们在优密尔教国期间的日程安排整理好了,等一下你来看看。」

    「谢谢你,这帮了大忙。我看看——」

    突然转变话题,库露露西法拿出了日程表。

    看到那个的路克斯显得很困惑。

    「那个,库露露西法。」

    「怎么了?」

    「这个日程有点紧吧?如果不缩短在学园的停留时间的话,我们在那里的行程就会耽搁好几天。」

    「是啊。你要不要减少这方面的时间?如果路克斯努力补习的话,就不会有问题的。」

    路克斯对库露露西法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感到疑惑和不解。

    「那个,难道……你生气了吗?」

    「没那回事。」

    当路克斯苦笑着问时,库露露西法立刻以平淡而冷静的表情回应。

    「那么,还是把预定行程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吧。」

    「难道你不想暂时按照这个行程表试一试吗?」

    当路克斯再次询问时,库露露西法微笑着回答。

    「……我会尽力的。」

    这样说着,路克斯开始着手补习的部分中途因为疲劳而睡了一次,之后库露露西法也放弃了,结果预定的停留天数没有延长。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

    这将是三天两夜的优密尔教国的政治之旅。

    第二部分

    作为北方的大国,优密尔教国很冷。

    如果一个人像对待新王国二月的冬天一样对待这里的冬天,并按照这种方式穿衣服,那么如果他们在这里强行行进,很可能会冻死。

    在这种情况下,路克斯和库露露西法,以及负责护卫的三和音继续穿着装甲机龙移动。

    由于幻创机核会将热量从核心中传导出去,所以即使只有装衣也不会太冷,但一旦解除机龙,就会瞬间回到极寒的世界中。

    所以,大家都是穿着机龙移动,休息时要做好防风装置。如果不这样做,他们会着凉的。

    因为媞尔珐的《陆战机龙》和诺珂特的《特装机龙》无法飞行,所以要配合她们在雪地上移动。

    当然如果只靠路克斯和库露露西法全速行驶的话,只需要一半的移动时间就可以了,但既然要去外国,还是需要护卫的。

    经过几次休息,午后到达了优密尔教国的首都。

    走向神殿的正门,『七龙骑圣』的梅尔·姬萨托前来迎接。

    「好久不见,虽然还只过了一个月。大哥哥,没事吧?你看起来有点疲惫——」

    「啊,我很好。」

    白金色头发的少女一脸疑惑望着路克斯。

    相比之下,路克斯则是强颜欢笑。

    「库露露西法,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

    「……好吧。好像还没到身体不舒服的程度,我们走吧。」

    和接受完洗礼的库露露西法一起踏入神殿。

    和外表如图少年一样年轻的教皇尼亚斯完成了谒见,进行了同盟内容的交接。

    之后虽然举办了宴会,但是虔诚的信徒们对饮食相当谨慎,宴会上的料理食之无味。

    在礼节礼法方面,在进入优密尔教国之前得到了很好的指导。

    吃饭的方式,在神殿内的举止,祈祷的顺序,没有任何不便。

    「那么,路克斯王,再会。」

    分别之际,前来送行的梅尔·姬萨托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看来,她在公众场合的言行举止选择得当。

    虽然看起来很年幼,但她正以一位贵族千金兼机龙使的身份向前迈进。

    「梅尔也要保重,如果有任何事情发生请与我们联络。我保证,作为盟友,我们一定会提供帮助。」

    「荣幸之至,陛下。」

    这是一场遵循礼节的谈话,但他们脸上露出轻松的微笑,这与他们拘谨正式的用词形成了鲜明对比。

    梅尔曾经在这个国家被路克斯所拯救。

    在上次的大战中,作为战友并肩作战。

    『保重啊,大哥哥!』

    她用眼皮调皮地对他说着这句话。

    她刚才似乎也和库露露西法谈了一些事情,但她会告诉他他们在谈些什么吗?

    在首都的神殿处理了公务的路克斯,在会谈后前往库露露西法的恩芙尔克家的别墅。

    以库露露西法的义父史提尔为首,义兄察因和义妹伊尔玛等人,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

    其中还有最熟悉的管家艾露堤莉泽的存在。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路克斯大人——不,国王陛下。」

    「叫我路克斯就行了。毕竟,我们已经脱离了公众的视线。」

    路克斯带着苦涩的微笑回答。

    不得不重复这种交流可能是最大的不便。

    「那么,你也堂堂正正一点怎么样?事到如今,这里也是你的家啊。」

    「说的也是。那么,我回来了。」

    在现在的义兄察因的劝说下,路克斯被送到了客厅。

    又举行了一次隆重的欢迎宴会。

    第三部分

    优密尔教国的人们不会因为他们的宗教教义而愚蠢地寻欢作乐。

    在静静地下着的雪中,库露露西法提早结束宴会,并邀请路克斯外出。

    第四遗迹『坑道』。

    两人决定前往被称作『钥匙的管理者』的库露露西法的另一个故乡。

    「可能会花点时间,能跟我来吗?」

    因为要进行遗迹内部的管理检查,所以已经从教皇尼亚斯那里得到了进入遗迹的许可。

    为了封存过去的技术和遗产,应该停止遗迹的机能。

    应该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入这个地方了,但是有无数的人想要窃取这些遗产和技术。

    当然,这里有守卫,但定期检查里面的情况也是库露露西法作为『钥匙的管理者』的职责。

    「我的话没问题——但你没关系吗?擅自就出来了。」

    「没问题,我已经告诉了艾露提莉泽和其他人了。」

    路克斯看着库露露西法一副异常平静的表情,点了点头。

    在恩芙尔克家留下作为护卫的三和音,在寂静的深夜向遗迹深处出发了。

    目前应该没有幻神兽出现的危险。

    曾经是盗窃组织的『龙匪贼』现在也不那么引人注目了。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穿着机龙,小心翼翼地到达了遗迹。

    他们在前往指定地点时向守卫致意。在微弱的灯光下,他们被传送到了里面。

    「好久不见dearimasu!希尔法大人──不,库露露西法大人。」

    拥有机器狗耳朵的自动人形。

    涅依·露榭来迎接他们。

    自动人形是遗迹的管理者。她们被编入程序,所以基本上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除了『钥匙的管理者』和『创造主』。

    此外,目前的遗迹并没有制造幻神兽或是装甲机龙。

    与此相反的是,他们正在进行抹去过去的遗产和技术的工作。

    「唯一的问题是,这里很无聊。因为没人会来这里。但是——正如您所要求的那样,今天的准备已经做好了!」

    「是的,谢谢。我很感谢你的努力。」

    「不,不,没那么严重dearimasu。」

    涅依以一种类似于真的狗的姿态,把头伸出来。

    库露露西法微笑着抚摸着她。

    「这里是——难道是遗迹里的旅馆?」

    「是的,我拜托涅依在里面构造了起居室。」

    被带到『坑道』的里面,那里有一个设计独特的住宿设施。

    奇怪的是,那房间没有天花板。

    月亮在他们的头顶上明亮地照耀着,湛蓝的夜空被月光照亮了。

    然后,天空中飘动的雪花闪闪发光。

    这是一个童话般的空间,有着美丽的心情。

    但是,没有寒冷,雪也没有落进房间。

    夜空似乎是通过屏幕投射到房间里的,但从布置的方式来看,天花板似乎并不存在。

    尽管如此,这个被灯光微弱照亮的房间还是很温暖的。

    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形状光滑的沙发。附近还有冰镇的玻璃杯之类的东西。

    「在之前的调查中,我和梅尔一起发现的。因为好像是住宿设施。我让涅依·露榭帮忙修理,以便可以使用。」

    与其他遗迹相比——『坑道』作为保管库或避难所的方面更强。

    这里似乎已经没有居民了,但是,如果设施得到修复,看起来仍然可以运转。

    「今天就住在这里吧?明天下午也可以回到恩芙尔克家,所以请放松下。」

    「……那个,库露露西法。」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样的房间吗?」

    面对库露露西法,路克斯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这不是公私不分吗……」

    「……」

    虽然这只是一个住宿设施,但事实上库露露西法下令恢复遗迹的功能,所以路克斯质疑这是否可以被认为是对遗迹的不当使用。

    然而,听到这句话的库露露西法却以罕见的惊讶表情叹息。

    「那个呢。那么认真的话,今后会很辛苦的吧?嘛,倒有你的风格……」

    「这样真的可以吗……」

    「我们是为了确认遗迹的管理情况才来到这里的。因工作耽误而留宿也没什么问题吧,涅依也是这么想的吧?」

    「嗯,正如库露露西法说的那样!」

    涅依竖起机器的狗耳朵表示同意。

    「感觉就像你让她这么说一样……」

    路克斯小声吐槽,却被轻飘飘的扫了一眼。

    不过,实际上在这里住宿也没什么大问题。

    (话虽如此,为什么库露露西法会安排这样的行程呢? )

    路克斯在房间休息时,突然陷入了沉思。在路克斯休息的同时,库露露西法向涅依确认了遗迹留下来的记录和信息。

    没有发现新的旧时代幸存者,也没有入侵者。

    在上一次大战中,各国的机龙使都减少了很多,因此似乎没有大批入侵遗迹的迹象。

    虽然这只是目前的情况,但还是有必要继续谨慎地管理遗迹。

    「路克斯,早休息吧,我去换衣服。」

    「啊,好吧。」

    在库露露西法和涅依离开的间隙,轻微的紧张情绪得以释放。

    于是,疲劳一下子涌来,陷入了沉睡。

    第四部分

    「——路克斯大人,您的身体怎么样?」

    「呃……这是什么!?」

    当路克斯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一根绳子从他睡觉的床一直延伸出来,连接着他的身体。

    他的装衣的上半部分被脱了下来,但由于加热器的作用,他并不觉得冷。

    「这只是一个加快康复的简单装置,它的恢复速度比正常睡眠要快好几倍。」

    当他抬头仰望天空时,月亮依然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从那以后好像没经过多少时间。

    「哦?你已经醒了,即使你睡到天亮也没关系。」

    静谧的空间里,库露露西法的装衣换成了深蓝的礼服。

    是在路克斯睡觉的时候换的衣服吧。头发挽在后面,以优雅的姿态微笑着。

    「莫非——特意把我找来是为了这个?」

    为最近很疲惫的路克斯,安排了休息的日程吗?

    「猜对了一半—— 这不是本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赎罪而已。」

    「赎罪……」

    路克斯听到这个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回答,歪了歪脑袋。

    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库露露西法只是盯着夜空的屏幕——看着飘落的雪花中的月亮。

    「是的,这次对你来说。是我让你为难了。」

    少女的侧脸有些许的悲伤。

    看到这一幕的路克斯显得有点疑惑。

    比路克斯的反问还要快,库露露西法迅速地组织了语言。

    也许是打开了带来的葡萄酒的缘故,俏脸微红。

    「你没注意到呢。虽说有路克斯的风格,我想和你在这次旅行中度过更长的时间。所以,我把那个补习延长了!」

    如果她想在路克斯紧凑的行程表内安排时间的话,她就需要更加节省时间。

    「你觉得我累了?」

    「我下意识地——不,这样说不公平。我是特意这么做的,虽然我看上去一无所知。」

    「……」

    在和赛莉丝前往西方领土后,为了挽回至今为止落下的学习进度,库露露西法积极地担任讲师。

    虽说路克斯确实是很辛苦。

    「并非如此。是我自己决定继续做一个士官的学生,同时也担任国王。库露露西法,你是在尽力帮助我,所以我才能够帮助你。」

    那是路克斯真诚的感情。

    为了有更多的两个人独处的时间,所以每天学习的时间稍微多了一些。

    说起来,多亏了库露露西法,学习时间缩短了。

    但是,库露露西法露出了不安的微笑。

    「很有路克斯风格的回答呢。但是——我在学习期间就在想着。我想花更多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我心里很不安,害怕赛莉丝学姐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关于你成为国王这件事,我是抱着冷静的想法提出的,这连我自己都很惊讶。行动最冷静,却比谁都嫉妒。所以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

    「库露露西法……」

    提出路克斯成为国王,娶莉夏为王后以及娶剩下四人为侧室的是库露露西法。

    然而,她却在无意识中涌起了想要独占路克斯的心情。

    看到因疲劳而摇摇晃晃的路克斯时,才清醒过来。

    所以现在——在遗迹中度过的时间,给予了路克斯休息。

    但是,路克斯并没有这么想。

    看着坐在对面,身穿深蓝礼服的库露露西法。

    然后,请涅依再给他拿一杯。

    「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躺下来休息呢?」

    「我也想享受优密尔教国的夜景。难得你为我准备了这样的旅馆,我很期待。」

    「你生气了吗? 」

    库露露西法不经意地移开视线。

    路克斯摇摇头回答。

    「倒不如说,我很感谢你。我能在神殿里应对自如都是托了库露露西法的福。」

    路克斯一只手拿着葡萄酒杯,微微一笑。

    「你和往常一样善良,但这就是我感到不安的原因。」

    「嗯?」

    「你被各种各样的女孩子所喜欢,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很害怕,因为我知道你是个讨人喜欢的人。」

    「很久以前,呃……?」

    「你看。很迟钝吧?当你从保泽里多手中救了我的时候,当你向在『箱庭』孤独地被压垮的我打招呼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说出这句话的库露露西法的手,轻轻地触碰到了路克斯的脸。

    然后,静静地吻了一下他。

    「库露露西法……」

    「真是为难啊。在恩芙尔克一家我可以假装成一个完美的人,以便被这个时代的人所接受。但变成你的事情的话就完全不行了。」

    库露露西法露出了自嘲的微笑。

    面对悲伤而妩媚的笑容,路克斯的心砰的跳了起来。

    库露露西法儿时在这个『坑道』里被恩芙尔克家捡到,他们收养了她。她周围的人像对待肿瘤一样对待她。

    那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库露露西法的出身,不让别人恶意利用她,即使这样,从根本上来说,生活还是孤独的。

    头脑聪明的少女,对接近他人的警戒心比谁都强。

    无意识地想要独占路克斯,这正是平时比谁都冷静地她,寂寞的另一面吧。

    即使她是一个聪明、强壮、美丽、完美的女孩。

    她对他怀有如此热烈的感情——

    她是个笨手笨脚的女孩,她觉得自己追求体面的感情是罪恶的。但是在路克斯看来,他觉得她非常可爱。

    所以,紧紧地抱住坐在旁边的库露露西法纤细的身体小声私语。

    「我真的很高兴。」

    「我很高兴库露露西法能如此深入地考虑我。但是,不要焦虑。」

    「——这是犯规啊。」

    在路克斯的笑容下,库露露西法害羞地将变得通红的脸颊转过去。

    「被说了那样的话,心情就会动摇。会更加的想要依靠你。」

    「好啊,至少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

    「是吗?那么,我不会退缩。也许我应该请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

    库露露西法把座位靠近,依偎在路克斯身旁。

    就这样,仰望着厚厚的雪景,将双手和手指轻轻地缠绕在一起。

    一段无声无息的时间悄悄地过去了。

    即便如此,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足和焦虑,充满了欢喜。

    「我一直想来这里。和你一起。」

    「哈哈,上次我们来这里的时候,大家也都来了。不过,这里有自己的特色,非常热闹。」

    「虽然,这里是我的故乡。」

    「……」

    「即使只是为了形式上的考虑,我也想那么做。我能正确地爱上这个时代的人——我不再孤单了。」

    「太好了。」

    路克斯突然露出笑容,库露露西法的脸靠得更近了。

    「——谢谢你,路克斯,我爱你。」

    平静、炽热的感情包围着两个人。

    回过神来,天花板上倒映出的天空晴朗,耀眼的太阳高高升起。

    第五部分

    「那么。两位,这次辛苦了。」

    第二天中午过后。

    急忙结束了遗迹的调查,回到了恩芙尔克家的别墅,做好回国的准备。特意来送行的是『七龙骑圣』的梅尔。

    「照这个样子,好像和好了呢。」

    「是的——多亏了你。」

    受到梅尔的指摘,库露露西法微笑着用手臂挽住路克斯。

    你是不是没意识到自己在勉强路克斯啊?忠告库露露西法这一点的不是别人,正是梅尔。

    「呵呵……我想,还是不告诉你为好。看到你们两个在我面前调情真让人恼火。」

    看到用微妙的表情告知的梅尔,路克斯略显慌张。

    「那个……库露露西法。这里还是公众场合,所以……」

    「啊啦,不是挺好的吗。我们是正式的婚约者,没什么问题。」

    「……」

    对于恶作剧般纠缠在一起的少女,路克斯苦笑着。

    他该怎么说呢,她表现得很正常。

    感觉像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她一样。

    「那么,回去吧?回新王国去。」

    「好的。」

    「请照顾好大小姐,路克斯大人。」

    以管家艾露提莉泽为首,和恩芙尔克家的人们互相打了招呼后,路克斯等人驾驶机龙离开了这个国家。

    刚一出教国,作为护卫而等待着的三和音就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为什么你们这么累呢?昨天不是好好休息了一晚上吗?」

    事先已经告诉她们要住在遗迹里,她们住在恩芙尔克家附近的房子里,所以她们应该不会感到疲倦。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那些人一看就觉得是很酷很冷漠的人,但这是一种误判。」

    用《陆战机龙》在雪地上滑行的媞尔珐,伴随着长长的叹息声。

    甚至,在路克斯和库露露西法的旁边,在空中飞行的谢里丝也垂着头。

    「你们两个人不在的时候,被邀请去参加宴会。在五位未婚妻中,库露露西法小姐处于怎样的地位,两人相处的怎么样,对此进行刨根问底。」

    「Yes.很辛苦。在各种意义上。」

    「……」

    看到连诺珂特都流露出不满的表情,路克斯和库露露西法似乎猜到了情况。

    看来路克斯和库露露西法比想象中的更受祝福。

    他们没有特意挽留似乎很忙的路克斯等人,大概是不想添麻烦吧。

    但是,因为很在意,所以让三和音做了谈话的对象。

    结果,恩芙尔克家的人看上去很客气,但实际上很担心库露露西法——好像是这样。

    「真是麻烦的人啊。」

    库露露西法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没有一丝顾虑的笑容。

    「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相似了呢,即使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

    「是啊。」

    明明爱的很深,表面上却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不想让人看出来,这一点和库露露西法很相似。

    从遗迹中发现的旧时代的少女,确实在这个时代得到了家人。

    「下次好好安排日程,这样你就能有时间和我的家人在一起了。」

    「是的。我也会努力工作,这样下次我们就可以慢慢来了。」

    「——谢谢,能和你一起回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库露露西法滑到路克斯旁边,将《法夫纳》的装甲臂轻轻的伸向路克斯。

    与之相对的路克斯也伸出了《巴哈姆特》的装甲臂,微笑着将机龙手掌轻轻相接。

    「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在随便闲聊呢?」

    「是啊……特意来到优密尔教国担任护卫的我们的立场……结果连护卫都没做成。」

    「Yes.下一次一定要给你们添麻烦。」

    「等一下……」

    面对带着微笑的路克斯和库露露西法,三和音发出了怨言。

    路克斯试图平息她们三人的恐慌。库露露西法愉快地看着他飞过蔚蓝的天空。

    库露露西法本来认为在这个时代没有属于自己的地方。

    但是路克斯总是让她意识到她有属于自己的地方,她可以为自己创造一个归宿。

    「喂,路克斯。」

    「等一下,库露露西法也来帮忙啊。让大家高兴起来——」

    「——我爱你。非常……」

    「……」

    看着脸颊泛红,一脸深情微笑的库露露西法,路克斯变得僵硬了。

    正因为是平时很酷的少女,所以这副容颜更深的刺穿了路克斯的心。

    「呃,大家……你们至少还会是我的护卫……」

    就连回新王国的半天路程也感到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