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Episode3 与青梅竹马的感情(菲尔菲篇)
    第一部分

    从优密尔教国回到新王国后。

    路克斯再次投入到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的生活的同时,同时也承担着下任国王的工作。

    这几天,他一直在驾驶机龙旅行,半天之内就能到任何地方,不过,他说,最近他要求三和音护送他的时间增加了,以节省他的体力。

    而且今天晚上在爱格兰姆财团会有订婚发布会的晚会,所以路克斯必须去王都。

    和菲尔菲的婚礼,原本预定在升上二年级之后举行,但在那之前,蕾莉邀请了路克斯。

    当然,为了方便协调新王国的物资,与商会的联系至关重要。

    如果是菲尔菲的姐姐,同时也是爱格兰姆财团的老板蕾莉,在富豪和大商人中颇有威望的她才能够把这些人汇聚一堂。

    至于蕾莉似乎想在支持新国王路克斯的同时,大张旗鼓的宣传他与菲尔菲的婚约。

    然后,在首都的晚会开始了。

    在一家刚刚开业的高档酒店的宴会厅里,一场聚集了新王国和其他国家富豪的派对开始了。

    「向新王国的英雄、第一位男性国王陛下致敬……」

    「恭喜陛下订婚,我们公司……」

    豪商们蜂拥前来打招呼,在路克斯的面前排成一列长队。

    虽然有点不知所措,但路克斯还是一一回应了他们。

    (嘛,虽然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还是有点累……)

    为了国家的正常运转,与商会的合作是不可缺少的。

    商品的保障,人们的就业情况,物价的变化。

    在国家与商人的权力关系中,任何一方都不能过于强势,但能保持平衡的情况其实并不多见。

    毕竟,这些商人要比没有本事的贵族狡猾得多。

    这很自然。没有人能变得富有,除非他们很聪明,更不用说保持或扩大他们的财富了。

    因此,与这种聪明的人谈判是极为困难的。

    用各种小伎俩蒙骗刚刚涉足商业不久的路克斯简直是小菜一碟。

    在他意识到这一点之前,他们可以创造一种情况,让他签署一份对他们大有好处的合同。

    当然——虽然接受了蕾莉的建议,并准备好了对策,但如果过于粗心的话,恐怕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这种有才华的商人很麻烦,但路克斯还有一个烦恼的根源。

    主要是那些从他们的既得利益中获利的人。他们正在接近当权者,把所有的努力都集中在合法地建立『赢家机制』上。

    在这种过于恶劣的做法下,作为国王的路克斯必须假装对他们进行安抚,破坏他们获得权益的机制。

    但是,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从法律上讲,因为对方具有合法性,所以难以攻破。

    因此,他必须避免这些接近他的人,以便通过法律来加强他们的既得利益。

    如果他强烈否认或拒绝,他们就会生气,这也可能影响他以后的政策。

    在这一领域很难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因此蕾莉时常以各种理由介入。

    当然,蕾莉也是一个大财团的当家——但她完全尊重路克斯作为国王的思想。

    (她应该为我着想,对吗?)

    「那件事由我们爱格兰姆财团负责。是的,妹妹马上就要出嫁了——」

    看着正在交涉中的蕾莉的笑容,心中多少有点不安。

    本来新王国和爱格兰姆财团绑在一起,现在由于他将迎娶菲尔菲,这种权力关系可能会发生倾斜。

    简而言之,就是他们中的一些人试图接近爱格兰姆财团以获取利益。

    (不过,这要看我怎么想了——也许我应该心存感激?)

    商人们首先来拜访身为爱格兰姆财团当家的蕾莉。

    通过蕾莉,可以间接了解他们的意图和动向。

    这个问题也可以说取决于蕾莉的动向。只要菲尔菲幸福,就意味着蕾莉也幸福。也就是说,只要和菲尔菲的关系顺利发展,她就不会不合作。

    这是,在宴会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穿着纯白礼服的少女。

    梳着马尾辫的浅樱色头发的少女,即使在远处也显得异常动人。

    「……小路。」

    「辛苦了,小菲。」

    因为蕾莉和路克斯很忙,所以她一开始就象征性地站在晚会的主位置。

    路克斯笑了,因为她一直默默地吃着晚会上丰盛的食物,真的很像菲尔菲。

    即使是被其他商人和贵族包围着,也坚持着自己的步调,对于婚约的祝福,只回答了一句「谢谢」。

    那些别有用心讨好未来王后的商人们被遗弃得一筹莫展。

    但正如预料的那样,菲尔菲对路克斯的反应是不同的。

    她面无表情,像往常一样走着自己的路,但是他可以看到她的嘴唇在微微微笑。

    「一起吃饭吧,我已经把小路的那份拿好了。不吃饭的话,会没精神的吧?」

    「嗯……谢谢你,小菲。」

    看到菲尔菲的一只手拿着盛满料理的餐盘,不禁松了松肩膀。

    即使在必须履行国王职责的地方,只要有她在,随时都可以回到平时的路克斯。

    而且——她很漂亮的。

    不知是不是意识到不久后将要举行的婚礼,身穿蕾丝花边的纯白礼服,披着面纱的身姿,衬托出菲尔菲朦胧的美丽。

    不仅仅是作为青梅竹马的熟悉的感觉,内心还会涌起一股浮躁的冲动。

    「路克斯王,关于我们商会的事业……」

    「关于进口商品的关税……」

    然而,路克斯再次被宾客们包围,在晚会的座位上忙得不可开交。

    尽管如此,只要有机会就会和菲尔菲进行短暂的交谈。只有这样,他才能放松下来。

    第二部分

    如果是像爱格兰姆财团那样的商会的话,交易对象以及相关人员会涉及很多方面。

    路克斯身边不断有新的客人来访。

    蕾莉本身就是商人,所以应对自如,但路克斯不擅长这个,所以他越来越疲惫。

    就在这时,因为喝了葡萄酒而脸色发红的菲尔菲,摇摇晃晃地来到了路克斯身边。

    「小路,我觉得有点晕。」

    「你没事吧!?小菲……那个,对不起,她好像不舒服,我得离开一下。」

    一甩开聚集在周围的客人,就带着菲尔菲前往酒店的休息室。

    路克斯自己也很累,让菲尔菲倚靠在肩膀上之后,然后他环视了一下设计华丽的走廊。

    「肯定有空着的休息室——」

    「没关系,不用找了,我认识路。」

    就在路克斯四处张望的时候,一直柔弱地靠在他身上的菲尔菲挺直了后背,反而轻轻地抱起了路克斯。

    「这……哇!是什么意思?」

    路克斯被突然发生的事情弄糊涂了。菲尔菲把他抱在怀里,走进了为酒店主人准备的房间。

    显然,菲尔菲本人既没有生病,也没有喝醉,是为了把路克斯从宴会上带出来而假装的。

    「啊!?这样会看见内衣!为什么突然换了衣服?」

    「小路的衣服也准备好了,我们到外面去吧?」

    然后,她把礼服和外套丢给了路克斯。

    「……接下来呢?」

    「嗯。工作已经结束了。」

    菲尔菲在眨眼间就换好了衣服,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城市女孩。然后路克斯和她一起溜出了那家昂贵的旅馆。

    于是,路克斯就这样应邀前往首都的大街。

    第三部分

    王都夜晚的街道,灯火通明。

    罗菲女王病逝的消息传出的几周后,热闹的气氛已经慢慢开始恢复。

    那是因为莉夏已经宣布路克斯将升任为新国王,并宣布了她作为公主的意志。

    当然,宣布罗菲死于疾病只是幌子。罗菲被『圣蚀』附身的事情一直是个秘密。

    那个凄惨的事件,没有必要再蔓延到民众身上以造成恐慌。

    这就是这个国家表面上保持和平的原因。

    但是,路克斯知道要想维持真正的和平是多么的困难。

    即便如此,这夜景还是很特别的。

    「那个,小菲。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因为我感觉,有人在会场里盯上我们了。」

    路克斯对菲尔菲的话感到惊讶。

    在晚会上,《特装机龙》的探测雷达在监视着附近的建筑物,三和音也应该在担任护卫的角色,但是——有人混了进来?

    「但是,这大概只是心理作用……」

    现在的路克斯不仅仅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

    他是最接近旧时代的遗产,沉睡在『大圣域』秘密的人。

    从表面上说,『大圣域』已经被摧毁,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肯定有无数的犯罪分子怀疑它被藏在某个地方,以路克斯为目标想得到它。

    因此,正如所料,他们仍然需要保持警惕,即使是身处于这个和平的时代。

    并且,虽然菲尔菲已经消除了幻神兽的影响,但她天生敏锐的直觉和玛姬艾儿卡所传授的武术依旧健在。

    既然菲尔菲这么说,就有可能是某种迫在眉睫的危机,但是——路克斯知道可能是什么危险。

    所以,他们这样做暂时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嗯。小路,用这个隐藏起来。」

    菲尔菲一边走一边把帽子和围巾递给路克斯。

    应该是为了尽量隐藏路克斯显眼的银发吧。

    「呃,我们真的要出去吗?」

    「待会再回去吧,在那之前去散散步吧。」

    「这样真的可以吗……就这样溜走了。」

    尽管这个晚会或多或少是为了宣布路克斯和菲尔菲订婚的消息……

    此外,想谈生意的人数远远超过单纯来向路克斯和菲尔菲祝福的人数。

    「我认为不用太认真地对待他们也没什么,这样会很累的。」

    「这么多并不麻烦,蕾莉姐也会教我如何对付他们。」

    路克斯苦笑着逞强,但菲尔菲用清澈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路克斯。

    「果然很勉强,不能撒谎。」

    为什么会知道呢。

    路克斯显得有点慌乱。

    不,他的目的是要学会如何巧妙地与这类人打交道。

    但是,如果被菲尔菲这么说的话,正如他所料,他也觉得自己是在强迫自己。

    她有时有种不容分说的坚定。

    「而且,这也是国王的工作。」

    「诶?」

    「像普通人一样在城市里购物,这也是工作。」

    「啊哈……」

    考虑到为此一番辩解的菲尔菲,稍微有点有趣。

    这也许是她的成长吧。

    少女轻轻地握住了路克斯的手。

    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不知道牵了多少次呢。

    那只手的温暖,让人怀念的感觉,不禁让人松了口气。

    「嗯,走吧,小菲。」

    路克斯的脸上露出了自然的微笑。

    第四部分

    冬天的夜晚,在大雪纷飞的王都夜景中,路克斯和菲尔菲并肩走着。

    「太冷了,再靠近点走吧?」

    「好的。」

    靠在一起的肩膀传来少女温暖的体温,感受着牵着的手的柔软触感。

    到刚才为止,一直紧绷着的心,总算放松了下来。

    看着露天的商品并喝了以前在没有喝过的酒之后,两个人就这样走在街道上。

    在裁缝店选衣服的时候,在爱格兰姆财团的一家店里,传达了想要隐藏身份的信息,店员的理解力惊人的出色。

    蕾莉溺爱她妹妹的方式似乎是人所共知的事实,甚至在公司内部。

    在三天的循环中。

    由于埋藏在体内的终焉神兽种子的影响,菲尔菲一直躺在床上。

    尽管如此,她还是选择不把自己的感受告诉路克斯,以免让他担心。

    路克斯一定会为菲尔菲感到担忧。

    她这么说着,只为路克斯的幸福着想。

    「我想起来了。小路,你还好吗?」

    时间渐渐晚了。

    营业到很晚的店除了酒店以外几乎都关门了,感觉就像他们将被独自留在这个夜晚的世界里。正是在这个时候。

    在回蕾莉的高级酒店时,菲尔菲突然问道。

    「……?」

    路克斯不明白她的意思,微微歪了歪头。

    然后,他得到了一句他没想到的回答。

    「和我结婚的事……」

    「——」

    青梅竹马的少女用和往常一样的语调和表情告诉他。

    当库露露西法提议同时娶五个人的时候,菲尔菲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只是,那样做是理所当然的。

    路克斯也就没有确认她的意愿。

    但是,那时没有否定的菲尔菲,为什么现在才问呢?

    「小菲——」

    「……」

    路克斯想问却问不出口。

    看到她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路克斯心头一颤。

    啊,等等。

    过了会儿,路克斯终于注意到了菲尔菲在问什么。

    她告诉他,他可以不被她的存在所束缚。

    他不需要再为童年的事情感到任何的亏欠。

    他不需要再因为没能救出菲尔菲而感到愧疚。

    她从心底里希望路克斯能毫不犹豫地抓住自己的幸福。

    在那三天的循环中知道了这件事的路克斯,越发放不下菲尔菲了。

    那个时候,他注意到了。

    路克斯爱着菲尔菲。

    但是路克斯也害怕被自己束缚住,害怕自己永远失去心灵的慰藉,正因为如此,他无法对她说出自己的感受。

    但是,菲尔菲借助『洗礼』的力量,甚至将终焉神兽的种子也抹去了。

    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她的生命了。

    她一定想说,她不想用感激之情把路克斯的感情束缚在她身上。

    「小菲——」

    「你讨厌和我结婚吗?」

    最初打算这么说的路克斯,但他改变了说法。说出的话,在夜晚的虛空中流淌。

    「你为什么这么在乎我?」

    「……」

    菲尔菲困惑地盯着路克斯。

    他还没问就已经知道了这个问题的一半答案。

    小时候,路克斯保护了被继兄弟欺负的菲尔菲。

    菲尔菲那时看穿了路克斯的温柔,信任着他。

    待在旧皇族中最小的皇子,没有朋友的路克斯身边。

    母亲在事故中去世后,经常陪伴着路克斯。

    菲尔菲独特的温柔。

    一直拯救着路克斯。

    路克斯一直活到现在,即使在孤独的时候,他也以这种感觉为支撑。

    「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很奇怪。

    然而,对她来说,这肯定只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现在他试图问她关于那个他从来没有问过,甚至考虑过自己的问题。

    「我不知道,没有特别的原因。」

    出乎意料的是,菲尔菲马上就做出了回答。

    「大概,因为我想那样做。」

    她说这话时面带微笑。

    她告诉了他她的答案,没有任何谎言。

    既不是对路克斯的同情,也不是她自己博爱的温柔。

    因为想呆在他的身边,所以才这样做。

    (啊——)

    听到菲尔菲的回答之后,路克斯陷入了沉默。

    首先,仅仅因为没有理由就感到不安是错误的。

    如果有理由的话,它从一开始就一直存在,只是因为一直看不见。

    「……是啊,我也一样,我想让小菲永远在我身边。」

    「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不是吗?」

    菲尔菲说了这句话,然后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时间停留在晚上的首都街道上,外面已经没有人了,他们两人还穿着伪装。

    不需要理由。

    他们不需要任何特殊的理由来待在对方的身边。

    他们各自独特的境遇和成长环境是有原因的。

    然而,只不过是他们在制造理由,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不断堆积,让他们怀疑对方只是因为某种情况才站在自己身边。

    但实际上,他已经爱上了她,而他自己却一直没有意识到。这种感觉已经足够让他留在她身边了,他们的心因为这种感觉连在一起。

    第五部分

    把买的物品带回去,回到了高级酒店,晚会已经结束了。

    但是,知道路克斯和菲尔菲两个人单独外出的蕾莉心情格外愉悦。

    另外,负责护卫的三和音用略带幽怨的眼神告诉他,因为护卫的目标离开了,所以很闲。

    话虽如此,路克斯还是认为自己外出时的安全没有问题。

    他们的伪装并不是真正的原因。他猜测了一下菲尔菲在晚会上感觉到的存在。

    路克斯所感受到的线索恐怕没错。

    「哎呀哎呀?比起这边的晚会,好像更开心呢。你有好好保护路克斯君吗?」

    蕾莉一直在等两个人回来吧。

    喝醉了的绯红的脸颊,摇摇晃晃的。

    「姐姐,你喝多了。」

    「没关系,不管怎么说,菲和路克斯在一起了,没有比这更喜庆的日子了。正式的结婚典礼也考虑了很多——」

    「呵呵……」

    蕾莉是个爱搞活动的人,总是会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这让他感到有点焦虑。

    尽管如此,如果和菲尔菲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

    「还有,浴室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包场了,三和音先已经过去了。」

    「好的,我会去的。」

    不管怎么说,外面很冷。

    而且,他们好像把旅馆建在了温泉的位置上,所以他也很期待。

    就这样和喝的酩酊大醉睡着的蕾莉分别后,与菲尔菲一起前往一楼的大浴场。

    「小菲先去吧,我之后去也没关系。」

    「……为什么?」

    路克斯担心菲尔菲的身体这样说着,却被她用一贯的茫然表情和语气回敬了。

    「不,那是因为我们不能一起进去。」

    「浴室很大吧?」

    「啊……」

    「我们现在已经订婚了……不是吗?」

    菲尔菲那天真的眼神一直盯着路克斯。

    他们订婚了,他们了解对方的感受,而且他们是一直在一起的——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如果他被迫找借口,那只是因为他感到尴尬,刺激太强烈了。

    「嗯,那么,我们一起去……?」

    路克斯鼓起干劲回应。

    已经不是单纯的青梅竹马这种关系了,想把菲尔菲作为恋人,承认她为未婚妻的意志传达给她。

    「——啊,这个浴室。它的光线可以被减弱,在房间黑暗的情况下进入。」

    「我知道了。这样也许就好了……」

    路克斯松了口气。

    在菲尔菲之前先进入了更衣室,到了浴场确实有些昏暗。

    他只能在他的手的范围内稍稍看见前方。

    被浅橙色的灯光照射着的浴场,有着宽阔而平静的气氛。

    (冷静下来——站在我和小菲的立场上,没什么奇怪的……)

    在需要说服自己这样做的时候,他的精神已经很紧张了,但他努力不去深入思考这个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关系到现在还是一样的,如果到最后还能保持冷静,那就更奇怪了。

    *Rattle*

    在洗完澡的地方轻轻地将身体冲洗干净后,菲尔菲就走了进来。

    路克斯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个地方很暗,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看到她被微弱的光线遮挡的身影,他的心在胸腔里跳了起来。

    象征女性气质的性感曲线。

    身体却因为学习武术而变得瘦削。

    薄薄的一条毛巾里隐藏着丰满的胸部,难免让人在意。

    以前也有过一次——因为蕾莉的设计一起洗澡的经历,但比那时更具魅力了。

    而且,和那次偶然发生的事故不同,现在是处于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当他想到这一点时,血液迅速涌进了路克斯的脑袋里,尽管他还没有进入热水里。

    「果然很大啊,这里的浴室。」

    「是啊……」

    将视线从菲尔菲身上移开的同时,路克斯也不自然地提高了声音。

    在洗澡的地方坐下来之后,菲尔菲开始慢慢地清洗身体。

    (哇,好危险……)

    当他成为她的恋人之后,他意识到她的时候,情况竟然会如此不同。

    在深呼吸的同时,路克斯将身体泡在浴池里。

    温泉流入浴池的声音。

    灯光微弱地照亮了浴室。它更崇高地展示了菲尔菲的美丽。

    「小路,不洗吗?」

    「啊……再过一会儿——」

    这样说着,路克斯泡在浴池里,闭着眼睛放松。

    确认了菲尔菲回来后,路克斯也去了洗澡的地方。

    (但是——怎么说呢,好怀念。)

    小时候,也曾一起在蕾莉家洗澡。

    那个时候,不在意立场的不同,开心地做了。

    「小路,我帮你洗背。」

    「嗯,谢谢。」

    路克斯在洗前胸时反射性地点了点头。

    (对,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前也有过这样的对话——等等!?)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没有察觉就接近的菲尔菲,从背后把毛巾放在了路克斯的背上。

    当然,她当时一丝不挂。

    胸口隐隐约约,但却有隐藏不住的分量。

    「等一下,小菲,我来吧!?」

    「……什么?」

    「没,没什么!」

    路克斯不自觉地转过身来,惊慌失措地回过脸去,以免看见赤裸的身体。

    菲尔菲的脸被澡堂的热气微微染成了朱红色,她歪了歪头。

    (不……虽然光线很暗,但正如所料,当我们离得这么近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到的……!)

    而且,路克斯的眼睛已经习惯了昏暗的环境,几乎和平时一样。

    感受着被擦洗的感觉,偶尔隔着一条毛巾还能感觉到菲尔菲胸口的突起,路克斯的脑袋瞬间就沸腾了。

    「总觉得……好怀念啊。」

    菲尔菲用听起来很开心的声音嘟囔着。原本沉默寡言的她,不知为何变得健谈起来。

    「小菲……你今天异常活跃呢。」

    为了转移充满兴奋的意识,路克斯笑着切换话题。

    然后,菲尔菲的脸映出在他面前的镜子上。她的脸微微朝下看。

    「……也许吧。」

    菲尔菲的手停了一会儿,然后她的脸立刻抬起,露出羞涩的表情。

    「一定是因为小路选择了我,我很开心。」

    「……」

    菲尔菲把她的手放在胸前,笑了。

    路克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

    这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意志坚强的少女。

    从小就认识的少女,却有着这样的表情。

    「因为你说过想和我在一起。」

    她紧紧地抱住他的背。

    她的胸部平滑地从他背上的泡沫中滑出。她的温暖、芬芳和温柔使路克斯的理智融化了。

    「谢谢你,小路,最喜欢你了。」

    「────」

    路克斯的视野被染成了雪白。

    「小菲……」

    一直对青梅竹马的少女,隐藏着想法的路克斯。

    它爆炸性地膨胀起来。

    他的意识在浴缸的蒸汽里融化了。

    两人就这样在昏暗的大浴室里度过了一段时光。

    第六部分

    「我觉得有点头晕。」

    「嗯,我也一样……」

    菲尔菲喃喃地说着,路克斯也苦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坐在卧室的沙发上,互相依偎着,慢慢地吐着炽热的气息。

    蒸气还在从他们穿着纯白浴袍的身上冒出来。

    虽然和以前不一样,但还是感到一种奇怪的尴尬。

    此外,随着亲密度的增加,这种愉悦感比以前更加强烈——他感到一种快乐,想要跳起舞来。

    一直想和菲尔菲成为恋人。他现在明白了。

    「成为国王之后,会很辛苦呢。」

    「是的。不过,我会努力的。因为这就是我的愿望。」

    对于菲尔菲的提问,路克斯有力地点了点头。

    还是皇子时候的路克斯立志革命的契机。

    推翻男尊女卑的风俗,建立一个让爱理和菲尔菲能够安心生活的国家。

    这个梦想已经成型,并一直延续至今。

    「是的。让我们努力吧,大家一起。」

    菲尔菲在昏暗的灯光下朝他微笑。路克斯的梦想不再只属于他自己。

    现在有支持的伙伴。

    这羁绊是路克斯在这一年的战斗中得到的最好的东西。

    「这么说来——」

    「……?」

    在懒懒散散的感觉包围全身的时候,路克斯突然这样说着。

    「小菲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那个,马上就是你的生日了——」

    菲尔菲和处于特殊立场的路克斯亲近,并不是单纯的怜悯之情。

    她告诉他,这只是出于她自己的感情和意志。

    即便如此,路克斯还是想表达对她的感激之情,自然而然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

    菲尔菲思考着那个问题,面无表情,迷惑不解。

    「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我想和你见面。」

    「我明白了。」

    总之,只要是路克斯送的东西什么都可以吧。

    然而,路克斯很高兴菲尔菲告诉他,她希望路克斯来见她,而她通常都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

    「但是,你没有别的要求吗?如果是我能做的事,我会做到的。」

    但是,还是想为她做点什么,路克斯这么问道。

    「好想早点见到路克斯的宝宝啊。」

    「……呃!?」

    她平静地说。

    菲尔菲带着深情的笑容这样告诉路克斯。

    听到这句话的路克斯,脸瞬间变得通红。

    长时间浸泡在浴池里的头,更晕了。

    在少女的爱和幸福感的包裹下,意识模糊了。

    ——第二天早上,从蕾莉经营的旅馆酒店出来,出发前往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

    路克斯享受着他和菲尔菲永恒不变的关系,在前进的同时保持不变,在湛蓝的天空下飞向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