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Episode4 妹妹的新梦想(爱理篇)
    第一部分

    时间向前回溯一段。

    几天前,在路克斯决定暂时担任国王,迎娶五位王后的时候。

    在『古代森林』与弗基尔一战的余波正在清理,同时讨论着罗菲女王的继任者。

    当时——

    在学园的医务室里,爱理陷入了沉睡。

    「呃……嗯……」

    所有人团结一致,围绕『大圣域』展开的决战。

    爱理也参加了这场战斗,战斗结束后她短暂地休息了一段时间,但不久后她的身体状况再次恶化,她不得不卧床休息。她仍然下不了床。

    经常待在医务室的女医生一直都在。但现在一直都是诺柯特在照顾她。

    即使是现在,诺柯特也一直陪伴着她,照顾她。

    「——爱理,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多睡会儿,我就会好起来的……大概吧。」

    病倒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路克斯将要娶五位妻子的精神打击,而是因为在那场决战中长时间驾驭神装机龙《耶梦加得》而产生的负荷。

    由于精神疲劳以及全身肌肉疼痛,身体暂时无法正常活动。

    还因为连续使用机龙的副作用,发烧了。

    这几天,她能醒过来的时间很少。她完全依赖诺柯特来满足她的需要。

    「真的,即使我自己这么说,我也太鲁莽了……」

    作为机龙使,除了适应性外,爱理的能力非常低,但为了支持路克斯,她自愿作为王牌参加了与弗基尔的战斗。

    从结果来看,她的决定是正确的。

    如果没有爱理的话,那场战斗就无法取得胜利。

    但是,付出的代价很大。

    尽管她当时连一步都没动,因为她穿着一件装置式的神装机龙,她的耐力也因为穿着它而消耗了很多。

    总之,爱理不会再穿上机龙了。

    她认为耐力和操纵阻力没有关系,但正如所料,基本的身体素质也是必不可少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赛莉丝被称为学园最强也是可以理解的。

    尽管如此,她仍然很幸运,她的身体仍然完好无损,而且没有任何永久性的后遗症。

    实际上在那样的战斗中,对于能帮到路克斯感到很满足。

    但是,先不说这个,她在床上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

    「话说,诺珂特,哥哥的日程安排怎么样了?」

    「正如爱理想的一样,我们制定了严格的行程安排,不用担心。」

    「护卫呢?」

    「Yes.这也和爱理想的一样。除了我以外的三和音——谢里丝和媞尔珐也在他身边,而且——」

    「那就好,我也该为自己着想了——」

    「爱理……」

    爱理轻轻叹了口气,嘟囔着。

    诺珂特静静地换着降温用的毛巾,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作为她的室友,作为她最好的朋友,她一直在她身边观察着爱理的行动。

    对于路克斯投身于危险而感到不安的爱理,为了不让路克斯丢掉性命,直到最后的决战都不顾一切的战斗着。

    但是也多亏这样,路克斯作为国王开始走上了新的道路。

    虽然还没有做好一年后从学园毕业后的计划,但是已经没有了罪人的项圈。

    「我也获得了自由……也许我应该多学习,作为文官在王都工作吧。」

    爱理装作开玩笑般的说着,然后因为疲劳就那样睡着了。

    爱理和路克斯一起,为了获得自由一直战斗着。

    不能很好地操纵机龙的爱理,学习了有关遗迹的知识,发挥了作为文官的才能。

    路克斯身上的巨额债务,也随着拯救世界成为英雄而不复存在了。

    在达成目标的同时,爱理也失去了目标。作为罪人的爱理和路克斯一起,只考虑过如何生存至今。

    正因为知道爱理的心情,诺柯特什么也没说。

    路克斯和王后们结婚也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是因为哥哥被抢走了,所以很寂寞吧。

    尽管如此,考虑到路克斯的幸福,她什么也没说。

    「爱理——真了不起呢。」

    望着爱理睡着的地方,诺珂特喃喃自语。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为你和路克斯一直工作到最后。」

    对挚友说出了这样的话,诺珂特离开了这里。

    然后,爱理做了一个梦。

    第二部分

    五年前,在首都的一座修道院里。

    路克斯和爱理在革命之后第一次重聚。

    『爱理,没事吧!?身体怎么样……吃饭了吗?』

    爱理在梦中看到她和路克斯在一个木制的旧休息室里重逢的场景。

    革命成功了——不,政变成功结束后的三个月。

    路克斯来见安置在修道院中的爱理。

    皇帝死后——路克斯得到了罗菲女王的赦免,并免掉了处决,但换来的是被戴上罪犯的项圈。他暂时和爱理分开了。

    表面上的情况是,路克斯作为旧帝国赎罪的象征,被置于杂务王子的地位。

    并且,体弱多病的爱理过着被修道院软禁的生活。

    她的生活本质上就像一个人质。

    这种情况很可能会持续一生。

    爱理在修道院听到传言说,如果她幸运的话,在死之前,她身上的罪犯的项圈可能会被摘掉。

    被命运束缚着未来,身处绝望的深渊。

    这样的哥哥被允许几个月来见一次面,于是仓促赶来。

    为了保护爱理,他在12岁的时候就刻苦训练,学会了驾驶机龙,他不仅尝试了革命,现在还被贴上了罪犯的标签。在修道院的爱理为此感到痛苦。

    (都怪我——让哥哥遭遇了那样的不幸。)

    不仅作为永久的罪人背负债务,还被全国各地视为杂务王子。

    即使她的心在痛,爱理还是抑制住了她因为无法帮助路克斯的无力感而带来的痛苦。

    她非常希望能多见见哥哥,但同时又害怕见到他。

    如果成为杂务王子遭遇残酷对待的路克斯憎恨成为人质的爱理的话,那该怎么办?

    她认为她善良的哥哥不可能是那样的,但同时她周围的谣言也很残酷。

    然而,爱理的不安只是杞人忧天。

    哥哥把和以前一样纯粹的温柔、亲切的笑容转向了自己。

    『哥哥才是,请好好吃饭吧。』

    『不,这只是在工作之前,穿着这样的衣服,对不起。』

    比起当时的爱理,虽然处于远比那更恶劣的境遇中,却完全没有表现出软弱的一面。

    为了不让爱理担心。

    注意到那件事之后,差点哭出来。

    爱理小时候饱受疾病折磨,失去了母亲,作为皇族的一员,革命爆发后成为了罪人。

    对于一直被命运玩弄的爱理来说,路克斯的存在是她内心唯一的救赎。

    恐怕,哥哥不在的话,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我很好,大家也都对我很好。所以哥哥也要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

    爱理露出一幅淑女般的笑容,戳了戳路克斯的鼻子。

    『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好好检查哥哥的穿着和身体状况。请注意不要让我说破了。』

    『啊哈……敌不过爱理啊。』

    面对苦笑着的路克斯,爱理得意地说着。

    起初,她感到孤独,因为焦虑而想哭,但后来,她内心深处仿佛点燃了一团炽热的火焰。

    其实,她是想让路克斯留在她身边。

    想要哭诉。

    然而,看到哥哥的身影,她的内心鼓起了勇气,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

    (如果是为了拯救我最重要的哥哥——我一定会努力的。)

    从那天以来,爱理变得坚强起来。

    她的身体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虚弱了。她比以前更加拼命地努力学习,也更加努力地和周围的人相处。

    虽然也有想再多见面,想在一起的时候,但还是忍住不撒娇,不断锻炼着自己,想要让路克斯获得幸福。

    一直以来,路克斯都在为了妹妹爱理而战。

    他冒着生命危险花时间给她赢得自由。

    所以,这样就足够了。

    今后,希望路克斯能优先考虑自己的幸福。

    担心王后偏多会很麻烦——但是,那五个人的话,总会有办法的。

    关于女性关系,多少都会有些为难。

    这可能有点刻薄,但是爱理照顾不了那么多。

    但是,当了国王之后,如果还有其他事情的话,爱理无论到哪里都会成为他的力量。所以——

    (请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哥哥自己。)

    在梦中,爱理这样说道。

    不知不觉,意识完全消失了。

    第三部分

    「嗯……嗯。」

    醒过来的爱理睁开了眼睛。

    这是平常的早晨。

    她还在发高烧,身体还像以前一样疲倦,但是她感觉到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地好起来。

    (做了一个令人怀念的梦……)

    从宿舍里听不到女学生们的声音,爱理注意到今天是休息日。

    现在是吃早饭的时间,料理的香味也飘了过来。

    在休息日,女医生好像不在,但由诺珂特代替护理,所以不用担心。

    壁炉里也有火来温暖房间。

    对挚友的关心松了口气,爱理在医务室里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伴随着推着滑轮摩擦的托盘声,一种刺激食欲的气味随着推车的声音飘来飘去。

    「肚子饿了,让我快点吃吧。我的身体还是不能像我想的那样行动,所以……」

    「对不起。我几乎从没用过这里的厨房,所以当我发现它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爱理这样说着,想要好好地撒娇的时候,收到了少年的答复。

    在预想不到的现实中,爱理在床上沉思了几秒钟后,然后她试图跳起来。

    「……唉?」

    但是,她的身体还是很重。以她的力气,还不能立即站起来。

    不过,通过声音就能知道有谁在。

    不知怎么地,她鼓足了全身的力量,把手放在床上,抬起了上半身。

    于是,穿上淡粉色围裙的路克斯代替诺珂特做了服务员的准备。

    「——什么!?」

    「我听说你吃清淡的东西就好了,所以我给你做了汤,你能吃吗?」

    「你在干什么呢,哥哥?你今天应该在王都吧!?」

    虽然怀疑现实中的情景是否是梦,但爱理马上发出质问。

    根据爱理掌握的日程安排,路克斯应该还有在王都视察的计划。

    即使工作提前结束,也不可能这么快回到学园。

    在那之后,她想起了他的一整天——在这么长时间之后将是一个假期。

    「爱理……明明已经病倒了,却连我的日程安排都掌握了。不用那么乱来,先别管这个了,好好休息吧。」

    「……哥哥。」

    爱理穿着睡衣,把手贴在额头上叹了口气。

    「我的工作早就完成了,所以回到了这里。因为我是用机龙往返的,所以省了不少时间。」

    「诶,那就更不是照顾我的时候了吧?」

    「啊,为什么?」

    「……」

    路克斯疑惑地问,爱理看到他的反应感到头晕。

    尽管像这样在床上坐起来对她来说已经很困难了,但她还是气势汹汹地反驳道。

    「作为下一任国王,好好休息也是工作。现在不是管我的时候吧!那样太乱来了!」

    「但是,我听说爱理病倒了。」

    「不用担心。我没什么大碍……」

    支起半身的爱理,因发烧而摇摇晃晃的。

    路克斯急忙扶住爱理的肩膀,像是抱住一样。

    「看,不要乱来。明天也要休息,这两天我会照顾你的。」

    路克斯爽朗地笑了笑,对她耳语了几句。

    「……等等,诺珂特去哪里了?」

    「今天和明天好像有事情,应该不会出现吧。她也一直照顾着爱理,所以没办法。」

    「为什么哥哥那么乱来,呃……我必须要好好说说……」

    「啊哈……比起那个,先吃饭吧。刚做好的也快凉了。」

    路克斯笑着找来一个垫子支撑在床背上,将爱理半抬起的身体固定住。

    然后他舀了一勺汤,呼哧呼哧地吹气冷却后,再送到爱理的嘴边。

    「……」

    爱理像从母鸟那里得到食物的雏鸟一样张开嘴,任由温度适中的汤流入喉咙。

    食物是用瘦肉和蔬菜做的清汤。

    咸咸的味道和蔬菜融化的味道使她模糊的意识清醒了。

    「那个,我不是小孩子。可以别呼呼呼的吹吗?」

    害羞的爱理,将与发烧无关的变得通红的脸颊移开了。

    但是,路克斯却毫不在乎的样子,用同样的方式伸出汤匙。

    不管怎么说,如果不吃完饭就无法摆脱这种状况。

    这样想的爱理,没办法只能接受路克斯喂食。

    这次是把浸泡在汤里的加入香草的面包放在口中。

    之后是一杯牛奶,配上鸡蛋,这顿饭就结束了。

    由于很难挪动四肢,路克斯扶着爱理的肩膀,替她擦拭嘴角,强烈的羞耻心,让爱理红着脸闷闷不语。

    「总觉得,好怀念啊。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我不喜欢这个年纪还受哥哥的照顾!」

    「啊哈哈,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

    表现出竭尽全力的抵抗,路克斯笑着把托盘放低了。

    而且,仿佛是为了代替他,穿着制服的诺珂特出现了。

    「等等……你去哪里了?诺珂特!」

    「Yes.对不起。『骑士团』的工作稍微积攒了一点,要处理一下——」

    诺珂特用单调的语调回答,但爱理有点不高兴。

    「那也没关系,为什么要派哥哥来呢?现在要忙于处公务,而不是看护我的时候……」

    「那样是不对的,爱理。」

    爱理这样指出,却被爽快的回敬了。

    「对路克斯来说,爱理是重要的家人。为了照顾倒下的你,路克斯一直在处理公务不断忍耐着。」

    「────」

    路克斯在三和音护卫的空闲时间里,似乎一直很在意爱理。

    「所以,请老实地接受照顾吧。如果无论如何都不喜欢的话,请爱理自己拜托路克斯,让他停下来。」

    「真狡猾……那样的说法。」

    爱理把视线从诺珂特身上移开,扭过头来。

    「就算我告诉哥哥,他也不会听的,我没办法阻止哥哥……」

    一直在争论中获胜的爱理,其实知道自己没有让路克斯屈服的手段。

    在关键时刻,路克斯始终坚持自己的意志。

    不管怎样乱来也要完成。

    这次恐怕也是这样吧。

    「而且——」

    路克斯如此关心爱理,她不可能不高兴。

    她也很高兴他会把自己的一点空闲时间用来亲自照顾她。

    好不容易想要切断的对路克斯的感情,一下子涌上心头。

    「……那么,再见。我有空会来看看,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叫我。」

    「等一下……请等一下!有件事想拜托你。」

    爱理慌忙挽留了行礼后想要退下的诺珂特。

    「什么事?」

    「那个……厕所。」

    「Yes.顾虑不周,非常抱歉。」

    不出所料,这是她唯一不能向哥哥求助的事情,无论她是否表现得坚强。

    但是,最后决定今天和明天两天接受路克斯的照顾。

    第四部分

    在医务室里,再次和路克斯两个人独处。

    时钟的指针滴答滴答地走着。壁炉里劈柴的噼啪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就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告诉我。」

    在上厕所的时候,爱理在诺珂特的协助下换完衣服,她现在穿着一件新睡衣接受着路克斯的照料。

    调节好室内温度,换掉爱理额头上的毛巾。

    然后,定期帮助她改变姿势,防止她变得酸痛。这些是路克斯的主要任务。

    「没什么。只要能睡着就没关系,哥哥请好好休息。明明战斗结束后你还没有充分休息过。」

    「啊哈……我的话没关系。『洗礼』让身体变结实了许多。」

    之后过了一段很平静的时间。

    「哥哥,你打算这样下去多久?」

    突然,从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的爱理的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

    「什么意思?」

    「哥哥不可能抽出时间来永远照顾我。要成为国王,娶五位王后。」

    「多久」——并不是说这个看护的事。

    她指的是路克斯还会像这样特别对待爱理多久。

    「嗯,我没想过期限什么的——」

    「我觉得不可以。虽然这次可以原谅,但是哥哥今后也会站在复杂的立场上,所以作为国王你应该有自知之明。」

    「总觉得,变得像往常一样可爱了呢。」

    路克斯为难地笑了。

    没想到会被护理对象说教吧。

    但是,这也正是爱理。

    接下来,对走上王后道路的她们的嫉妒——对于路克斯被夺走这件事,要彻底除掉麻烦的感情是必要的。

    这就是爱理想要脱离路克斯的原因。

    「这是哥哥最后一次特别对待我,好吗?我也快要成年了。」

    「……」

    爱理用像是在责备的语气说着。

    听到这些话的路克斯,笑得有些伤感。

    虽然——其实是爱理想要和路克斯在一起,但她却装作很勉强的接受了路克斯的自私。

    除非她像那样在心里划清界限,否则她就无法继续前进。

    但是,看到路克斯悲伤的脸,心里很难受。

    在那之后,爱理一边说话,一边盯着墙上看。

    「作为交换——只有今天和明天,向哥哥撒娇……可以吗?」

    「不用说只是今天和明天吧?」

    作为回应的路克斯的声音,更明亮,更温柔。听了这些话,爱理的心中隐隐作痛。

    「只有今天和明天。之后,只是偶尔想起我就可以了,请集中精力在公务上。」

    两个人的时间就这样流逝。

    即便如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爱理坐起来看会书,累了就睡觉。

    路克斯也坐在附近的沙发上,浏览公务文件。

    有时会看看爱理的样子,帮助她改变姿势,这样她就不会酸痛,或者换掉她额头上的湿毛巾。

    给房间通风,调节壁炉里的火的大小。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

    过了几个小时,吃完晚饭后,路克斯对爱理说。

    「说起来——爱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哥哥的五次婚礼都参加,虽然很麻烦。」

    「不,不是那个。」

    「如果是将来的话,我还没有真正考虑过。也许毕业后我可以做一名文官,担任管理遗迹技术遗产的工作。」

    今后,世界将朝着抑制遗迹活动的方向发展,如果不更加彻底地管理古代技术的话,各国将再次争夺力量。

    虽然如此,已经得到的利益是不可能放手了。

    为了彻底封存生产幻神兽的机制,禁止将现存技术以上的东西从遗迹中拿出来,监察那个基准的任务是必要的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除了能解读古代文字外,爱理还接受了『洗礼』,具有非常高的素质。

    如果是与遗迹有关的组织的话,无论在哪里都会受到高度关注吧。

    「这样啊。新王国也有三个遗迹,如果能在我身边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

    「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在哥哥的眼皮底下接受新王国的工作吧?」

    路克斯用模糊的语调说,但爱理却正对着路克斯的眼睛告诉他。

    「是,是吗?」

    与此相对,路克斯则以复杂的表情垂下头。

    「这次是为了拯救哥哥而战斗的,今后也不需要我了,而且还有五个王后,在人际关系上也挺辛苦的。」

    爱理这样严厉地说着,脸上露出了微笑。

    这就是她现在的底线。

    多次来观察情况的诺珂特似乎多少猜到了他们俩之间发生的事情,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帮爱理清洗身体。

    然后,第一天的护理宣告结束。

    第五部分

    第二天,路克斯将借来的轮椅和拐杖拿来了。

    「爱理,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要不要在学园里散散步?一直躺在床上一定很无聊。」

    「我不是说了不必管我了吗……」

    面对盯着路克斯的爱理,路克斯笑着饶了饶头。

    「但是,我已经借来了。难得一次,怎么样?」

    「……没办法啊。」

    实际上——爱理的身体已经恢复到可以自己站起来的程度。

    虽然爱理打算以这次事件为契机离开哥哥,但为什么路克斯还要主动和她扯上关系呢?

    她想再次确认他的意图。

    路克斯给穿着厚衣服的爱理准备了围巾和毛毯,还让她拿着一块加热的石头来取暖。

    爱理想起了小时候,别说怀念,就连害羞都觉得。

    「不冷吗?累了的话马上告诉我,我背你回去。」

    「哥哥……虽然现在是假期,但你打算让我在学园里丢脸吗?」

    对于提出纯粹关心的路克斯,爱理的反应有些错愕。

    「不要担心。我带你过去,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但路克斯显得非常高兴,推着轮椅。

    担心爱理的身体,路克斯轻轻地推着轮椅,

    很怀念,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七年前。爱理沉浸在她的回忆中。

    他们轮流在学园内外走动,一边看风景,一边呼吸着外面的空气。

    到图书馆借书,到食堂喝茶,和院子里的流浪猫玩耍,沐浴着阳光。

    只有和哥哥两个人的假期,是爱理一直期待的。

    「哥哥,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午后的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爱理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

    面对突然歪着头的路克斯,爱理回头告诉他。

    「为什么这次特意来当我的看护呢?」

    「……」

    对于这个问题,路克斯露出了一种有点惊讶的表情。

    但是,他的表情马上又恢复了往常的微笑,尽管他似乎很困惑,但还是回答了。

    「那是因为我听说诺珂特有事要忙。这次我也很可能会早些回到学园,所以……」

    「这是谎言吧。」

    爱理毫不犹豫地抬头凝视着他。

    「诺珂特告诉我她自己的日程安排,我相信她的工作肯定没有多到会把我的护理工作丢掉。」

    「不,不……所以大概,是有急事吧, 看,女医生这两天都休息,拜托其他学生也很不好意思。」

    路克斯说这话时,目光飘忽不定。

    因此,爱理不用确认真伪就看穿了谎言。

    「其实我听到了哥哥和诺珂特的谈话。她是故意把我的看护交给你的——」

    「诶,不会吧!?那时,爱理应该是睡着了的吧!?」

    路克斯吃惊地问了之后,爱理向哥哥露出了微笑。

    作为战术的策略是很了不起的,但是对于信赖的伙伴和亲人,仍然是漏洞百出。

    「哥哥上当了呢。哥哥竟然想骗我,真是早了一百年啊。」

    「……」

    面对低着眼睛的路克斯,爱理再次询问。

    「那么,我再问一次。你为什么特意撒谎申请来看护我?明明很忙很累,却还要夺走这份工作——」

    「问题越来越严重……」

    「没关系,请回答。哥哥为什么要做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再次回头,爱理目不转睛地追问。

    对此,路克斯犹豫了一阵,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嘟囔着。

    「那个,爱理好像很在意啊,让我来照顾你。」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什么理由呢。我是基于成熟的判断。为什么哥哥还要找借口去做这样的事呢?」

    「呃,因为不想让爱理拒绝。」

    「——」

    面对路克斯似乎夹杂着什么困扰的笑容,爱理愣住了。

    那个坚强、勇敢、温柔——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面对比谁都更依赖的最喜欢的哥哥,用沮丧的样子的告白,爱理的思考停止了。

    「爱理一直都很体贴我。也许,如果我要求正常地照顾你,你一定会拒绝的,但是——」

    他用脆弱的声音低声说。

    「这么久之后,想和你在一起。爱理为了我勉强自己倒下的时候,我想好好地陪在你身边。自从成为杂务王子来到学园后,一直受到爱理的照顾。」

    「……」

    爱理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

    爱理自己无法作为机龙使帮到路克斯。

    一直以来对在他身旁战斗的莉夏等人和三和音嫉妒不已。

    虽然她终于恢复了健康,但她无法帮上哥哥的忙,这让她很恼火。

    这就是她强迫自己的原因, 最后的战斗中也穿着神装机龙参战了。

    那之后,想要让路克斯获得自由。

    不想用照顾自己的方式来束缚他。

    但是——

    「你在说什么呢,哥哥?」

    爱理露出惊讶的微笑,仰望哥哥的脸。

    「是我哦。至今为止,都是哥哥在拯救我。」

    因为有路克斯在她身边。

    之所以能这么努力地走到今天,是因为有一个深爱着、关心着的家人。

    而且,如果是为了至亲的话,可以不顾一切地去做任何事。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兄妹俩是很相似的人。

    「但是,如果哥哥真的这么想的话——好像还需要我的帮助呢。」

    即使不说,在知道彼此心意的瞬间,爱理心中的隔阂消失了。

    微笑着伸出残留着倦怠感的右臂,轻轻地抚摩着哥哥的脸。

    「啊哈……是啊,如果你能帮我的话,可就帮了大忙了。」

    「那么,今天就请哥哥好好照顾我了。因为哥哥的鲁莽,我才把自己搞成这样。」

    爱理恶作剧般地说,路克斯像是很为难似的笑了。

    在那之后,兄妹俩一起享受了只有两个人的休息日。

    第六部分

    『对不起。关于今天洗澡的事,我有急事,不能回来了。要到深夜才能回来,所以我把爱理的事交给路克斯去办。』

    吃完晚饭回到医务室后,看着留下的纸条,兄妹俩愣住了。

    诺柯特并没有产生让人奇怪的想法,她似乎是被派去解决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发生的崩塌问题。

    「呃……没办法,等她回来吧?」

    路克斯略带迟疑地建议道,爱理却微微摇了摇头。

    「哥哥真可爱呢。如果能有回来的希望的话,诺柯特一定不会留下这封信的。你打算让我就这样睡觉吗?」

    微微沾染着羞愧的脸颊,她抬头用眼角仰望着诉说。

    虽说爱理的身体比昨天又恢复了些,但还不至于能一个人轻松地换衣服。

    一个人换衣服很难,用含有热水的毛巾擦拭身体更麻烦吧。

    「我是可以,但是……爱理同意吗?」

    结果,因为要暴露出接近裸体的样子,听了路克斯的话之后有些不知所措。

    「啊,怎么可能不在乎呢?难道哥哥想看长大后妹妹的裸体吗?请遮住眼睛,我来指示。」

    「啊,嗯,我知道了。」

    爱理的话让路克斯松了一口气,而后做好了准备。

    拜托了宿舍的阿姨帮忙洗衣服,诺柯特已经把一套替换的衣服放在 了枕边。

    (姑且也有内衣吧……)

    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指出的话会被更奇怪的目光注视,所以路克斯什么都不说就开始了。

    用厚实的毛巾蒙上眼睛,路克斯的视野被黑暗封闭。

    「嗯,我该怎么办呢?」

    在过去,路克斯也曾帮助生病的爱理换衣服,但现在这样做会使他在各种意义上感到紧张。

    在面对坐在床上的爱理伸出手,解开了睡衣的纽扣。

    (不知怎么的,因为蒙上了眼罩,感觉周围的气氛变得更加陌生了……)

    在莫名其妙的害羞和紧张的气氛中,路克斯脱掉了爱理的睡衣。

    「那个,剩下的就是后面了。把那里的挂钩取下来——」

    「呃,连内衣都脱掉吗!?」

    「请不要特意说出来!我并不是喜欢才让哥哥这么做的……」

    「对,对不起……」

    一边呼喊着向爱理道歉,一边把手放在爱理的内衣上。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由于触摸到了光滑细腻的肌肤,奇妙的心跳向路克斯袭来。

    「呃……」

    爱理发出了小小的呻吟。

    夜晚,这个声音在安静的医疗室里回荡,给气氛增添了诱人的色彩。

    路克斯深吸一口气,努力让心平静下来。

    (冷静点,我在想什么啊……我只是像过去一样照顾她,我什么也没做——)

    将杂念从意识中驱逐出去,用含有热水的毛巾擦拭汗流浃背的肌肤。

    中途,虽然有所克制,但感觉有柔软的触感透过毛巾传到了路克斯的手上。

    「啊……」

    「怎、怎么了!?」

    对于突然听到的尖锐的声音,路克斯很惊讶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没什么。手……碰到了——」

    后半部分声音很小,所以没听到,但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但是,继续这样下去真的可以吗?我感觉我在做一件作为一个人不应该做的事。)

    至少换衣服可以交给还留在学园里的少女吗?

    但是现在好像已经太晚了。

    「……请继续,哥哥。」

    即使是爱理,也在忍耐着害羞。

    路克斯下定决心的瞬间,医务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啊!」

    路克斯蒙着眼睛看不见,但却听到了诺柯特的声音。

    「我敲门了的,突然想起来有急事,失陪了。」

    虽然路克斯的眼睛看不见,但爱理却能看见挚友正一脸正经地想关上那扇敞开的门。

    「等一下!别走!」

    「是的!既然回来了,请替换我!」

    路克斯和爱理拼命挽留诺柯特。

    最后,擦身体和换衣服的任务就让给了她。

    第七部分

    当路克斯在外面等着的时候,爱理和诺柯特在医务室里单独谈话。

    「怎么样,爱理?我不在的时候,你和路克斯过的好吗?」

    「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哥哥在照顾我。」

    「Yes.那比什么都好。如果能坦诚相待的话,我也没算白离开。啊,但最后发生的事情真的出乎意料。」

    诺柯特笑着给躺下的爱理盖上毛毯。

    「……有个为自己着想的好朋友,我很幸福哦。」

    诺柯特注意到了爱理内心的微妙和矛盾吧。

    路克斯在脱去了犯罪的项圈后获得了自由,作为新王国的国王,他开始走上一条新的道路。

    因为要娶五个王后,爱理觉得自己的目标和归宿都没有了。

    已经没有必要再让自己成为路克斯的力量了。

    相反,她打算离开他,这样她就不会妨碍她哥哥的行动。

    然而——这是错误的。

    「真让人佩服。用不习惯机龙的身体,操纵着《耶梦加得》,到最后都在支持路克斯。不,到现在为止,都在背后默默地成为路克斯的力量,直到现在才从阴影中走出来。比任何人都多——比任何人都近。」

    平时沉默寡言的诺柯特现在也异乎寻常地健谈了。

    而且,路克斯也是同样的心情。

    正因为如此,为了让对方注意到彼此的心意,才演了一场戏,把爱理的看护交给了路克斯。

    「今后路克斯被夺走,爱理会很痛苦,但你一定是被爱着的。至少请记住这一点。」

    「不过……从一开始我就不想对哥哥的感情生活说什么。」

    对于诺柯特的话,爱理稍微移开视线,嘟起嘴来。

    她最好的朋友则浮起微微的笑容,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

    「是的,就这么办吧。还有——」

    爱理凝视着诺柯特的脸,躺在床上告诉了她。

    「请让我看看哥哥接下来的日程安排,现在我知道我下一步想做什么了。」

    「Yes.到第二天为止。在那之前的护理,将继续交给路克斯。」

    然后,诺柯特出去后,路克斯又回来了。睡前,调整好暖炉的火候和换气,整理好床上用品。

    「那么,我就在这里。放心吧,晚安。」

    「嗯。晚安,哥哥。」

    路克斯把沙发移到爱理躺下的床旁边坐下,盖上毛毯。

    在微弱的暖炉的火焰中,爱理开始昏睡的时候——路克斯也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睛。

    「我以为会是这样的。」

    为了不惊醒睡着的哥哥,爱理小声嘟囔着,慢慢地抬起了半身。

    然后,凝视着睡在旁边的哥哥的睡脸。

    「明明自己更累,却在奇怪的地方承担着责任。」

    路克斯想亲自照顾为了自己而倒下的爱理。

    那样的想法没有错吧。

    不过,他似乎是在无意识地强迫自己。

    「真的吗?——真是个麻烦的哥哥。」

    爱理这样嘟囔着,脸上露出了微笑。

    和以前在被关押在修道院的时候一样,什么都没变。

    无论是罪人还是国王,他身上总有一些东西没有改变。

    而且,爱理自己对路克斯的感情也一定和以前一样。

    「这样产生缝隙的话,可能会被别人抢先呢?即使是一个坏妹妹也——」

    脸颊被染红的爱理像恶作剧一样,向路克斯低语。

    将自己的身体靠近疲惫不堪,陷入沉睡的路克斯。

    从今天早上开始,虽然她不能正常活动,但现在她已经能活动很多了。

    然而,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因为爱理自己也想让路克斯那样做。

    「最喜欢你了——我的,世界第一的哥哥。」

    被暖炉的火照到的路克斯和爱理的影子,脸紧接着重叠在一起。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秘密的行为,寂静的夜晚越来越深。

    第八部分

    「哥哥,请快点醒来。已经是早上了。」

    「嗯……啊啊啊啊。等等,爱理!?」

    第二天,路克斯醒来,爱理已经换上制服,坐在轮椅上。

    看来这两天她恢复得很快。

    「Yes.早上好。」

    在路克斯睡觉的时候诺柯特过来帮忙,做好了准备工作。

    「今天,在和城塞都市市长的会谈上,应该会涉及到遗迹的守卫以及警备状况。当然迪斯特公爵和赛莉丝学姐也会出席。」

    「……」

    坐在轮椅上挺直腰板的爱理,指出了日程安排。

    面对与昨天截然不同的态度,路克斯无法掩饰自己的困惑。

    「那个,身体没问题吗?」

    「正如所见,有休息的话日常生活是没问题的。比起那个,请振作起来,哥哥的日程由我来管理。」

    「唉?」

    面对惊愕不已的路克斯,爱理继续说道。

    「什么?讨厌吗?就算累了也会乱来的哥哥会反对我的意见吗?」

    爱理凝视着露克斯。

    这样一来,路克斯就根本无法反驳了。

    「那么,首先请洗脸,换好衣服。出发的时候,我会事先告诉三和音的。请听我的指示。」

    「啊,是的……我会的。」

    虽然感到困惑,但还是露出理解的表情,路克斯点点头。

    第九部分

    路克斯从房间出去后,爱理松了一口气。

    散发出与路克斯保持距离的氛围的爱理,比以前更加积极了。

    注意到这一点的诺柯特问到。

    「你找到了不再是罪人之后想做的事情了吗?」

    「是的,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哥哥的事情。」

    爱理得意地回应了。

    和以前一样,不,今后也会支持路克斯的。

    察觉到爱理的意思,诺柯特微微松了口气。

    「这是件好事,我的工作也有价值了。话说回来爱理——昨晚只有两个人,没发生什么吧?」

    「……这是什么意思呢?昨晚一切都很正常。」

    是的,爱理将视线从诺柯特身上移开,告诉她。

    「兄妹间偶尔也会有肌肤接触,请不要误解我。」

    「Yes.我有种要小心的预感。」

    「所以,为什么刚说就误解了呢!」

    对于这样的爱理,诺珂特就这么一脸认真的看着。

    不再是罪人,获得自由的爱理找到了下一个目标并开始前进。

    在冬天蔚蓝的天空下,春天到来的标志阳光正照耀在他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