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Episode5 仆人将成为新王国的王后?(夜架篇)
    第一部分

    在战胜了弗基尔之后,经过与莉夏和迪斯特公爵的讨论,决定由路克斯担任国王——在王都发表之前的一个多月。

    已经向重要人员传达了内情,作为公务在国内外各处露面的时候,在深夜的学园里传出了路克斯的声音。

    「夜架,你在吗?」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但是,路克斯在宁静的夜色中感到了一丝存在。

    最后一场战斗结束后,路克斯接受了库露露西法的提案,决定和所有人订婚。现在,不知为何,夜架消失了。

    似乎她偶尔会在学园里露面,但无论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现在路克斯根本没有机会看到她。

    路克斯自身因为公务以及和其他少女相处没有闲暇时间,对夜架的动向也有线索。并没有再去寻找——现在,路克斯想确认一下夜架的下落。

    所以,试着叫了一下。

    「果然,去了什么地方吗?」

    「您找我吗,主人?」

    「哇!?」

    突然从背后被搭话,路克斯猛地跳了起来。

    那个穿着独特的黑色衣服的少女出现在了他面前,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路克斯被吓了一跳,僵住了几秒钟,然后他说话了。

    「那个,关于最近发生的事情——」

    「是的。」

    「难道你在跟踪我吗?」

    路克斯这样询问的原因之一,就是这十多天他完全没有看到夜架的身影。

    另一个原因是,有时他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

    恐怕,如果是以前的路克斯的话,就不会注意到了吧。

    在与『创造主』的战斗中,路克斯接受了身体的强化手术——『洗礼』,肉体得到了强化,五感变得更敏锐了。

    因此,虽然不能具体地说出来,但感觉到了至今为止没有感受到的微弱气息。

    「不,我不会对主人那样无礼的。」

    「唉……?」

    但当夜架用她那无忧无虑的微笑回答他时,路克斯感到迷惑不解。

    看来是心理作用。

    (我是不是太紧张了?)

    他成为了下一任国王,不,这还没有正式向人民宣布,但即使没有这样的地位,他也无疑是与遗迹有着密切关联的人。

    是这种意识让路克斯小心翼翼地去感受一些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东西吗?

    (等一下,如果到现在为止的那种感觉不是夜架的话……)

    有可能是有人在远处监视着路克斯。

    但就在此时,

    「我只是在担心主人的身体,保护您而已。跟踪什么的真是出乎意料啊。」

    夜架满脸笑容地这样说。

    她的表情说明她对自己的行动真的一点也不怀疑。

    「……」

    是的。

    「话虽如此,不愧是主人。尽管我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这样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看来我还需要刻苦训练。」

    细听一下,好像三和音和爱理她们都知道夜架的潜伏。

    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在和弗基尔的最终决战之后,包括爱理在内的四个人商量决定了路克斯的护卫方法。

    没有告诉路克斯,是她们的判断。

    三和音负责「表面的护卫」。

    在那背后,夜架静静地监视着路克斯的周围。

    知道夜架的存在和实力的人,在世界上也只是极少的一点点,正因为如此,如果有新的敌人盯上了路克斯,他们就会误解路克斯只有三和音在保护他。

    这样想着的敌人想要钻过警备接近的时候会被隐藏着的夜架杀死。

    用这样的双重机制护卫着路克斯。

    连路克斯都没有被告知的计划,因为知道了的话无论如何都会产生安全感,所以在被路克斯本人发现之前,一直在秘密行动。

    「这也是为了主人的安危,请原谅我的无礼。」

    「原来是这样。不,那样就好……」

    至今为止的谜团已经解开了,但这次路克斯叫夜架的理由并不是这个。

    倒不如说,另有目的。

    「之前的事,你考虑过了吗?」

    「……」

    夜架脸上的笑颜依旧,却一言不发。

    对路克斯忠诚的她,是不能说谎、欺骗的吧。

    「难不成,你在为难吗?」

    「不,没那回事。是不是跟主人的婚礼有关?」

    还记得。

    或者说,从那以后就没有和夜架见面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许是很自然的。

    是的——在库露露西法提议和五个人订婚的那天,其他人几乎都立刻接受了。

    但是,唯一没有否定的夜架,却听凭路克斯的意志,她没有具体说她希望什么时候和怎样结婚。

    然后,直到现在。

    今后,为了正式宣布路克斯娶了五个王后,必须要和夜架本人商量。

    在《奥罗波若斯》的神装下重复了好几次的三天游行。

    和其他少女一样,路克斯也和夜架走到了一起。

    她是古都国的公主,从小就被认为是没有人心的怪物,尽管如此,但还是萌生出了对路克斯的感情。

    不是作为道具,而是希望作为一个人待在身边——回应了路克斯的愿望,相互传达了心意。

    路克斯和夜架在那个晚上,确实是在一起了。

    「难道——夜架的心意变了? 」

    路克斯战战兢兢地问出了他在意的事情。

    *Hyuu*

    冬夜的风吹过,给空荡荡的庭院带来了一丝沉寂。

    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这个。

    一直希望和路克斯结婚的夜架,但是自从那个建议之后她就不愿在他面前露面了。

    原因可能是——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她要保护他,还因为夜架对路克斯的感觉已经改变了。

    *砰!砰!砰!*

    路克斯正等着,他的心怦怦直跳,但是……

    「并非如此。」

    夜架带着毫不拘束的笑容那样回应了。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仰慕着主人。」

    那种表情让人感觉不到谎言和隐瞒。内心松了一口气,路克斯进一步追问。

    「那是为什么? 」

    「对不起,主人。其实我不想成为王后。」

    「诶?」

    对于和刚才相互矛盾的理由,路克斯感到困惑。

    但是,夜架马上给出了答案。

    「如果是情人或爱妾的话,我会很乐意接受的——」

    「呃,为什么?」

    面对笑嘻嘻地告诉自己的夜架,路克斯不知所措。

    即使仔细考虑,也不明白那个意思。

    「今后的主人,是需要作为武器的我。如果被当做王后来对待的话,就无法完成这个使命了。」

    「……难道是?」

    短暂的思考过后,路克斯注意到了。

    夜架在那个提案之后,只同意了婚约,不同意成为王后的理由。

    那个答案是,直到刚才为止一直隐藏着身影,担任路克斯护卫的事。

    「如果主人站在国王的立场上,然后迎娶几位王后,不管身处国内外,都一定会有危险的。如果我也成为了王后,我就无法完全完成保护主人的使命了。」

    「这样的事……」

    是不必要的。

    他不能断言那一点。

    仅仅是重要的官员,就经常有被刺杀的危险。

    特别是如果和重要人物结婚的人数增加的话,危险就会大幅度上升。

    这就是站在一个涉及巨大利益的位置上的意义,不管一个人是好是坏。

    作为皇族的最小皇子度过幼年期的路克斯,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这件事本身无法否定。

    「而且——今后主人的敌人也会增加。如果在这样的时刻到来的时候我成为王后,那就麻烦了。」

    「……」

    消除敌对势力——故乡古都国灭亡后,作为阿卡迪亚帝国暗杀者而生存的夜架,就是这样的想法吧。

    透彻地明白了夜架的想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正确的判断。

    但是——

    「那么,夜架是为了我——故意走在黑暗的道路上?」

    路克斯凝视着少女左右瞳色不对称的美丽眼睛问道。

    作为回应,夜架也直视着路克斯的眼睛回答。

    「为了实现我的夙愿,只有这样做比较容易。所以,不是主人在意的那样。」

    看夜架的表情,这一定是她的真实感受。

    原本夜架就对头衔和名声并不执着。

    但是,她会忠诚地完成她应该做的事情,作为工具完成她的使命是她活着的目的。

    所以不被选为王后,对夜架来说是比较方便的吧。

    「但是,我——」

    但是,路克斯讨厌这样。

    「希望夜架正式成为王后。」

    即使站在情人或妾的立场上,她的态度和行为也不会改变。

    和路克斯的关系也不会改变吧。

    尽管如此还是有必要那样做。

    「为什么?」

    夜架不寻常地露出困惑的表情,歪着头。

    与之相对的路克斯并没有强词夺理,而是冲动地发出了声音。

    「我想要那样做。 」

    「……」

    「我想正式接受你做我的王后,因为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保护我的影子,我希望你以不同的身份留在我的身边——」

    如果他不得不强迫自己给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理由,那就是不想把夜架放在随时都能被舍弃的立场上。

    既然和作为王后的其他少女一样恋爱了,就无法将她单独置于黑暗之中。

    即使这是夜架自己不希望的事情。

    「不过我更喜欢情人或妾的立场。」

    「尽管如此也拜托了,我想让你成为我的王后。」

    「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正如主人也知道的那样。」

    「不用那么麻烦,我也会协助你的——」

    「如果我作为王后的行动受到监视,我将无法完成保护主人的使命。」

    「你不这样做也没关系。」

    在几句话的交流中,路克斯强有力地断言。

    「如果要保护我的话,今后只要站在王后的立场上就足够了。你不需要再做别的了,这是——我的愿望。」

    在光明的地方,夜架也不能乱来了。

    然而,他希望她从现在开始就像那样生活。

    这样她就不会再下定决心为了路克斯而死,去挑战辛格伦这样的事了。

    「但是,如果我因此而无法保护主人,我就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

    夜架露出含蓄的笑容反驳道。

    「所以很抱歉,不能满足主人的期待。」

    「即使是我的命令?」

    「是的,这也是为了主人啊。」

    看着满脸笑容的夜架,路克斯的愣住了。

    虽然在语言上否定了路克斯,但那是夜架感情的表现。

    只是忠诚的,并不是什么命令都能完成的道具。

    夜架已经以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意志,来回应路克斯的感情。

    这件事——夜架对路克斯, 作为人的感情的转变,路克斯非常高兴。

    「我怎样做才能使你听我的话呢?」

    尽管如此,路克斯仍试图说服她。

    「是啊。如果主人不会被谁盯上的话,我也会作为普通人陪着你的。」

    相对的,夜架也没有让步。

    路克斯被什么人盯上这件事,目前还不会发生,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发生。

    只是和遗迹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就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宿命。

    所以,恐怕无法推翻她的决心吧。

    如果——是别人而不是现在的路克斯。

    「那么,你是说,如果不需要保护我,就可以成为王后吗?」

    于是,在这里,路克斯改变了话题的方向。

    「什么意思?」

    路克斯朝着歪着头的夜架走近。

    「实际上,在我最近的观察中,我并不是不可能感觉到夜架的存在。」

    他直视着夜架的眼睛,满怀信心地告诉她。

    「多亏了『洗礼』,我的五感比以前更加敏锐了。顺带一提,夜架你从没见过比你更能隐藏自己的存在的人,对吧?」

    「据我所知,没有,但是……」

    「所以,我不会被暗杀的。正是这样,即使有和夜架一样的暗杀者出现,也能保护自己。」

    也就是说,夜架没有必要那么彻底地变成「影子」。

    其意义和意图,夜架也似乎马上理解了。

    「真是无法理解呢。 对于主人来说,王后的立场是特别的吗?即使成功地说服了我,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改变吧?」

    明白了路克斯的意图的夜架以温和的表情回应道。

    「不,这是我的意志,只是我想那样做。希望夜架也能站在这样的立场上生活,希望你能和我们有同样的立场。」

    他不想让她独自承担所有危险的工作而处于不利的地位。

    即使在立场上,也不想作为便利的工具来使用。

    即使这是夜架自己的期望,路克斯也不想这样。

    「真的和我弟弟很像呢,主人——」

    妖艳地微笑着,夜架把手放在了腰上的机攻壳剑上。

    「但是,正因为如此,才不能重蹈覆辙。」

    不能和以前弟弟被杀的时候走相同的命运。

    紫色的魔眼闪耀着光芒,夜架向路克斯发出了邀请。

    「怎么做才能让你安心呢?」

    「今晚的风真好。」

    突然移开视线,夜架仰望着月光照耀的夜空。

    「让我们在那边继续我们的谈话吧。」

    伴随着甜蜜的耳语,夜架背着他走了出去。

    少女带着路克斯去的地方是学园用地内的训练场。

    第二部分

    「我会遵从主人的意思的。如果能在『两场对决』中取胜的话——」

    夜架这样说着,从剑带上拔出了机攻壳剑,召唤出神装机龙《夜刀神》。

    相对的路克斯也无言地从自己的剑带上拔出了《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

    双方召唤出机龙后,静静地保持距离。

    和弗基尔的决战后——路克斯已经有一个月没召唤过《巴哈姆特》了。

    夜架所驾驶的《夜刀神》的动作很安静。不让人看到预备动作,在脚挪移的动作中不知不觉地缩短了距离。

    「第一场是这场拉锯战。至于另一场,我会在这场战斗结束后告诉主人的。」

    (是认真的吗,夜架?)

    这是她自己向路克斯提出的考验。

    其中之一就是机龙之间的战斗。

    路克斯说即使不借助她的力量,也能保护自己,这并不是谎言。

    与现在的夜架对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有着与路克斯比肩的力量,路克斯却没有与她战斗的觉悟。

    他在连续击败强大的敌人,获得了许多强大的同伴之后,不知不觉地放松了。

    (这样啊,夜架为了将它传达给我……)

    对于这个事实,路克斯在对峙时注意到了。看出了她的目的。

    用接受了『洗礼』的紫色魔眼,读取路克斯意识松懈的间隙发动攻击,一闪而过的绝技——『即击』。

    如果路克斯因这一击而胆怯的话,就会被神装《禁咒符号》控制。

    如果他被夜架发动的第一次攻击击中,一切就结束了。

    此外,这是一种无法躲避的攻击,因为她利用了他的潜意识的间隙。

    但是,这种潜意识的开放只持续了一瞬间。换句话说——

    (只要我保持一定距离,不让她进入射程,就能阻挡夜架的攻击。)

    夜架花了一点时间读到路克斯的动作,并在他的意识间隙中向他猛攻。如果他们之间有一段距离,路克斯就能够恢复他的意识并进行防御。

    也就是说——保持距离就能取胜。

    「我要上了!夜架!」

    「来吧,主人。」

    路克斯提高了声音,投掷出一把短剑,牵制夜架的行动。

    当然,《夜刀神》用所持有的刀将其弹开。

    路克斯自己也不认为会命中。

    如果和夜架保持距离发射的话,那么武器到达夜架附近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很容易被挡住。

    「不够啊,要再靠近一点。」

    路克斯现在所持有的短剑只有六个左右,用《共鸣波动》回收掉落在地面上的短剑,将其再次发射出去。

    而且还可以同时使用机龙咆哮,反复进行攻击。

    如果夜架处于防守状态的话,他的意识之间的差距不会被利用。

    只在一瞬间砍向夜架后,为了避免《禁咒符号》的干涉而退开。

    于是,总算保持了间隔。

    「呵呵……」

    但是,夜架在『即击』无法使用的情况下,仍然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在这短暂的进攻和防守中,她一定看穿了路克斯的目的。

    (不好……)

    刚才他以为只要不在夜架的射程内,他就能阻挡攻击。

    不过,这最终只是一个理论上的猜测。

    以夜架那样厉害的对手,为了不让《夜刀神》找到间隙而持续战斗,光这样就需要庞大的体力和精力。

    因此,他的进攻不可避免地变得被动,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伤害。

    但是,夜架应该也没有富余。

    如果她不断地专注于用她紫色的魔眼来读取路克斯的意识的波长,她的疲劳感也会成比例地加快。

    但是——现在夜架将战术,特意集中在了一次『即击』上。

    如果使出所有的剑术,应该能和路克斯进行同等的战斗——但是, 为了取得确实的胜利,应该用特殊的战术来挑战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意气用事。

    为了保护所爱的路克斯——夜架打算将自己变成有用的道具。

    即使不能作为王后在身边,也比让路克斯面对更大的危险要好得多。

    另一方面,路克斯的想法是相反的——他不想把夜架当作道具来使用。

    即使夜架自己的愿望是成为道具,一旦他允许了,路克斯也会变得和旧帝国没有什么不同,那个帝国是基于自己的方便来对待夜架的。

    因为允许这样做就意味着他可以牺牲她而过得很好。

    (我知道这是一种天真的想法,但是——)

    眼前的战斗是路克斯从现在开始的任务,他生活的目的。

    在游行的那三天中萌生的羁绊,为了履行责任,决定战胜夜架。

    「主人的体贴,让我很开心。」

    对峙中的夜架,抽出了腰间《夜刀神》的刀。

    在势均力敌的对峙状况下,开始慢慢缩短距离。

    「但是,我也有不能让步的理由。」

    夜架的愿望是保护路克斯直到最后一刻,即使她不得不为此牺牲自己。

    夜架相信那是对自己来说的幸福。但是——

    「夜架……」

    在路克斯仿佛呼应般喃喃自语的瞬间,夜架的身影从眼前消失了。

    在不可理解的情况下,路克斯的思考在一瞬间停止了。

    然而,通过『洗礼』得到的加速思考的力量,仅仅一秒后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这是『即击』!?但是,它的使用方式和以前不同了……一种新技术!)

    本来的『即击』,是看破对手意识中断的瞬间,斩向无防备状态的技能。

    但是,如果对手所处的距离不能一跳就越过的话,这种方法就不适用了。

    所以现在的路克斯,还处在没有受到『即击』的情况下。

    然而——

    (她使用了『即击』技能,让自己从视线中消失……!)

    看破了路克斯意识中断的瞬间,向路克斯的死角移动,使用作为特装型功能的迷彩消失了。

    是在左边,右边,后面,还是上面?

    路克斯又用了一秒钟的时间集中精神考虑各种可能性,但紧接着,一个声音从他面前原本什么也没有的空无一物中突然冒了出来。

    咚!

    地面上的土炸开了,隐藏在正面的夜架朝着路克斯飞去。

    她瞄准他的意识缺口,想要消失和隐藏起来。在瞄准路克斯为了发现危险并躲避而不动的时刻之后——在第二次意识的间隙,她用特装型的移动对路克斯进行了猛烈的攻击。

    「就算是在间隔外也有攻击的方式吗?」

    「——嘶!?」

    第一次使用潜伏来缩短距离,第二次进行攻击。

    作为战斗天才的夜架不为人知的力量,路克斯为此惊叹不已。

    突然被袭击,陷入被动。

    路克斯陷入暂时无法回避、应对的状况。

    *GIIIINN!*

    好不容易,《巴哈姆特》的大剑勉强赶上了防御,这时彼此的剑碰到了一起。

    「到此为止了呢,主人——《禁咒符号》!」

    夜架优雅地微笑着,发动了神装。

    路克斯完全处于被动状态,无法转变方向进行反击。

    然后,《夜刀神》的神装,通过交手的剑夺走了路克斯所穿着的《巴哈姆特》的控制权——本来应该是这样。

    *PAKIII……!*

    「……!」

    紧接着,《夜刀神》挥舞的刀,被砍成两半。

    在和路克斯所持的剑的接触点消失的瞬间,路克斯就那样挥出了为了防御而准备的剑。

    「『神速制御』!」

    夜架《夜刀神》的屏障被切开,剑的尖端擦伤了肩甲。

    幻创机核受到冲击的《夜刀神》被解除,身穿黑衣的夜架沐浴在了月光下。

    「主人也是坏人啊。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陷阱,不是吗?」

    「嗯。要战胜你的『即击』,我想只有这么做了。」

    面对夜架无畏的笑容,路克斯回应道。一开始就想到夜架会先下手。

    将能量集中在刀上,准备用致命一击来反击。

    这场对决本身就是夜架提出的。

    那样的话,夜架自己应该会先发制人。

    到这里为止,路克斯取得了胜利。

    「但是,刚才的那一招真是出乎意料,能防御只是偶然。」

    他并不是谦虚,而是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是一场他几乎无法取胜的战斗,因为夜架展示了一种只使用『即击』就能取胜的策略。

    「如果我懈怠了——不,即使是那些还没有出现的敌人,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也在进步。夜架想说的就是这个,对吧?」

    路克斯解除了《巴哈姆特》,伸手扶起夜架。

    在那一瞬间,路克斯感到了违和感,背后传来冰凉的地面的触感。

    本应该俯视着夜架,却在抬头仰望。路克斯注意到天地逆转。

    「夜架……」

    「我说了。第二场对决,在这场战斗结束后告诉您——」

    在路克斯惊讶的目光中,映照着少女妖艳的笑容。

    第二场对决。

    是在没有穿着机龙的情况下的突然袭击。夜架骑在路克斯身上后,将机攻壳剑的剑尖对准喉咙。

    这时, 胜负已定。

    「第二场……是我输了。」

    路克斯露出叹息声,举起双手。

    这成为了投降的宣言,夜架将机攻壳剑收进了腰上的剑带中。

    「果然,要战胜夜架。好像还早呢。」

    老实说,第二场对决的内容并没有完全超出路克斯的预料。

    当然,由于他忙于自己的任务,他的基本训练已经减少了,但即使他再继续训练,他也肯定无法躲避夜架的攻击。

    「一胜一负,平局。那么——就不能遵从主人的意思了。」

    这是平局,但对路克斯而言无疑是个损失。

    夜架的语气,虽然目标达成后看起来很开心,但也有寂寞的感觉。

    在那之后,为了不让身体着凉,决定先回到学园。

    第三部分

    深夜,学园的接待室里。

    擦干汗水,换完衣服,确认没有受伤或身体不适的路克斯,坐在沙发上和夜架面对面。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回到了女生宿舍,教学楼里毫无人气。

    他们一边喝着热茶来温暖自己的身体,一边就刚刚进行的秘密战斗进行反省。

    「但正如主人所料。你看穿了我的那一招,把它挡住了。当然,除了主人,没有人能从第一次看到它就做到这一点。」

    「啊哈……那么,刚才使用的技能是什么?」

    「这是古都国传承的突破人体穴位的秘术,是我的绝招。」

    虽然和菲尔菲使用的武术多少有些相似,但夜架的那个,似乎是通过压制人体的要害来剥夺身体的自由。

    「果然很厉害啊。夜架,就算『洗礼』强化了肉体,也还是敌不过你。」

    如果是纯粹的腕力的话,路克斯应该更强,但是在力量的使用方法上一下子就输了。

    「那么,我的立场还是和以前一样。」

    穿着黑衣的夜架从沙发上站起来。

    她打算用这种方式来考虑这件事。

    但是——

    「嗯,暂且先这样。」

    路克斯这样说后,夜架张着嘴。

    「什么意思?」

    「在这两场对决中,如果两个都赢了的话,夜架就会成为王后吧?然后,等我再锻炼一下,再向你挑战。」

    「……」

    穿着黑衣的少女惊讶地瞪着眼睛,凝视着路克斯。

    这对她来说是很少见的表情。他觉得很可爱。

    「呃……那是……」

    「我是不会放弃的。」

    打断了夜架的话,路克斯强有力地微笑着。

    「在机龙的对决中获胜了,下次我会让你看看,即使没有武器,我也能变得更强。如此强大,以至于夜架可以拥有一个平静的心态,即使不失去自我成为工具。」

    「……」

    这才是路克斯的目标。

    由于迎娶五位王后,立场变得复杂,担心路克斯会面临更多的危险的夜架,为了让其不用生活在阴影里,路克斯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为了让夜架能够接受,努力的话。

    他是在告诉她,他会努力说服她。

    「为什么?为什么主人要做到这种地步?」

    「因为我想让夜架像人类一样活着。」

    夜架的父母害怕她,认为她是一个没有人心、没有人情味的怪物。

    夜架自己也没有否定的意思。如果凭借自己的能力贯彻自己的使命,那就太好了。但是——路克斯把作为道具的夜架作为人来看。

    不仅如此,和夜架萌生出了爱的感情,并告诉她作为一个少女爱着她。

    在十多秒的时间里,夜架带着惊讶的表情伫立着,终于像接受了路克斯的意志一样,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敌不过主人啊,我相信我是一个非常忠于自己使命的人,但是——」

    伴随着小小的叹息,夜架的身体开始无力了。

    走到路克斯的旁边,悄悄地靠了过来。

    「主人比我这样的人要固执得多。不管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现在——」

    「那么,可以继续接受挑战吗?」

    今后,在两场战斗中,打败夜架的时候,正式接受王后的称号。

    「是的,我很乐意接受。但是——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到的。我也绝不能轻易退缩或是输给主人,让主人暴露在危险之中。」

    偷偷地露出笑容,夜架意味深长地嘟囔着。

    「啊哈……」

    路克斯只能苦笑。

    虽然在机龙对决中是势均力敌的,但还是无法在徒手的战斗中战胜夜架。

    尽管如此,他还是想以某种方式让它成为现实。

    虽然也有其他少女和公务,但如果是为了守护大家给这个世界带来和平而努力的话,就不痛苦了。

    「那么,我们累了,现在就去睡觉怎么样?——!?」

    路克斯说着想要站起来的刹那间,呼吸停止了。

    柔软的少女嘴唇重叠在一起的触感,让思考一瞬间停止了。

    温暖的舌头滑了进来,光滑的唾液使他的大脑麻木了。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少女的吻让他神魂颠倒。

    「看来主人在这种对决中仍然很弱。」

    *噗哈!*

    路克斯深吸了一口气,脸涨得通红。夜架笑了。

    「等一下,夜架,这是——!?我们还在,还在学园里面……」

    心砰砰跳的路克斯,慌忙想要阻止。

    然而,那个穿黑色衣服的少女并没有停下来。

    抓住路克斯的手封住动作的同时将其推倒在沙发上。

    就这样再次吻上,将丰满的胸部压了上来。

    「噗哈……哈……啊!」

    美丽的黑发少女,慢慢地解开她的黑色衣服,露出赤裸的上半身。

    那陶醉的表情中带着些许期待,散发着妖艳的魅力。

    「都是主人的错。这样热烈的诉说爱意我才会变得奇怪的。」

    「那个,夜架……不会暴走了吧?」

    焦急的同时,红着脸的路克斯挣扎着。但是,夜架的指尖在路克斯的胸口滑动,仅仅这样就被不可思议的感觉袭击,被控制了行动。

    少女的甜美香气使路克斯的头脑发懵。两个人的气息在近处混合在一起。

    嘴唇重叠了好几次,以至于忘记了次数。

    甚至连夜晚的气温都完全不在意,与之接触的身体很热。

    「我爱你,亲爱的。」

    看着带着陶醉的表情微笑的夜架,路克斯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了。

    没有人心而被抛弃的少女,现在正在向自己告白。

    那个笨拙的动作,第一次萌生出心动,对路克斯来说很可爱。

    (——果然,夜架是人啊。)

    只是她内心的微妙难以理解,但她绝对是一个人。

    他从一开始就这么想,但看到夜架的反应,他感到很高兴。

    「嗯,谢谢你,夜架。」

    路克斯带着对一直以来忠实服侍着自己的少女的感谢之情,满怀感激告诉她。

    温柔地抚摸少女的头发,夜架很高兴地贴进她的脸。

    就连模拟战的疲劳现在也像没有了一样忘记了。

    他们独处的时间很短。在路克斯意识到这一点之前,他的意识已经陷入了黑暗之中。

    第四部分

    他感到无精打采,好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

    「主人,早上好。」

    「嗯,呃……咦?夜架——?」

    注意到的时候,路克斯躺在床上。

    他在一个木质的房间里——他在女生宿舍里熟悉的房间。

    时钟的指针显示时间是清晨。

    在床旁边的椅子上,穿着制服的夜架坐着看着这边。

    (奇怪的……我应该在学园,但我在我注意到的时候却睡在女生宿舍。)

    确实,为了说服夜架成为王后,并与她决斗。他到那时还记得,但之后的记忆就有点模糊了。

    「诺柯特马上就要来了,在此之前我想先说声告别。我今后也基本上会藏起来的。」

    「那是——」

    夜架隐藏自己有特殊的意义。

    为了保护路克斯不受罪犯和刺客的伤害,她也会从现在开始隐藏起来,偷偷地观察他周围的情况。

    「如我所料,我想保护主人,就像您的影子一样。」

    「我明白了……」

    也就是说,目前夜架仍然没有成为王后的打算。

    「但是,你会接受挑战的吧。」

    尽管如此,路克斯还是没有放弃想让夜架成为王后。

    他发誓他也会在徒手格斗中变得很强大,并有一天打败她,让她成为他的王后。

    不想把夜架当做「特例」来对待。

    从床上直起半身的路克斯,重新下定决心握起拳头,少女微笑着回应。

    「随时接受。我也会为了主人,不断地锻炼着。」

    为了提高路克斯的徒手格斗技能,她也欣然同意在未来接受路克斯的挑战。

    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爽快地答应了今后也要一起比赛。

    「但是——如果想让我做王后的话,还有一个办法哦。」

    「……嗯?」

    路克斯困惑地歪着头,夜架穿着制服走到他身边。

    然后,将嘴唇贴在耳边,甜蜜地低声私语。

    「主人——要是能让我怀上的话。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进行护卫了。」

    「——!?」

    夜架的脸上微微泛着朱红色。

    被如此直白地告知,路克斯的脸一瞬间变得通红。

    「等一下……」

    「如果你喜欢,在哪里努力都可以哦?从今以后,即使每天都进行昨晚的事也……」

    这样说着,夜架把身体靠在路克斯身上,悄悄地用眼睛打量着他。

    面对少女热情的接近,理性再次开始崩溃。

    (不好!)

    在恋爱上有了结果,路克斯切实感受到自己在和夜架的感情中变得脆弱了。

    但是,在女生宿舍里要和少女再进一步调情的话——

    「路克斯,你醒了吗?今天的日程安排开始了……啊?」

    敲门后的诺柯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Yes.最近都是这样的角色,我想不必特意离开。」

    「等一下!现在什么也没做!没关系!」

    对于目视并如此告知的诺柯特,路克斯慌忙辩解。

    「是的,我的话没关系。比起这个,即使诺柯特一起也——」

    「不要再招来误解了……」

    曾经是人偶的少女,现在一直作为人类在路克斯身边。

    这样的日常生活可能也很有趣。

    只是,从夜架的言行举止来看,即使是站在王后的立场上,似乎仍然会有很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