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Episode6 亲爱的朋友,国王的护卫(三和音篇)
    第一部分

    「——路克斯王……陛下,请您醒醒吧。」

    「呃……」

    早晨的空气中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路克斯在打瞌睡的时候,感觉到阳光从窗帘中照射进来。

    那单调而平静的声音,正有条不紊地敲打着他的耳膜。

    当他微微睁开眼睛回应那熟悉的声音时,他看到了一张黑发少女的脸。

    「该起床了。关于今天的日程安排,首先是——」

    「等等!」

    路克斯的意识清醒了,他迅速跳了起来,同时提高了嗓门。

    「……怎么了吗?早上起床的时间表应该是正确的。」

    诺柯特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但让他烦恼的不是这个。

    他在王都的城堡里。

    路克斯从克罗斯菲德来到这里是为了与各类官员的会面,因为他接管了国王的公务。

    这一次,他只会在这里停留两天,但三和音已经承担了他在王都期间护卫的角色。

    所以在这里叫醒他一点也不奇怪,只是……

    「不是这样的,你的外表——」

    路克斯紧盯着诺柯特问道。

    简单的黑白女仆制服和头上的白色帽檐非常适合诺柯特的个性和风度。

    「我穿这个不合适吗?这太出乎意料了。我觉得这套衣服就像是来自仆人家庭的正式制服。」

    她和往常一样毫无表情,但也许这只是他的想象,她好像是在说这话,同时不满意地盯着路克斯。

    「不会,很适合你。」

    「Yes.我松了一口气。陛下,请您洗洗脸,换好衣服。今天的礼服我已经准备好了。」

    卧室里的桌子上放着一个装满水的盆,还有已经叠得整整齐齐的礼服。

    看起来一切准备就绪,都适合作为拥有一流女仆自信的诺柯特。

    但是,路克斯在换衣服之前想说些什么。

    「话说,你能不能改变一下对我的称呼?」

    被他的朋友,他的战友这样称呼,感觉太遥远了。

    诺柯特用半睁的眼睛回答了路克斯的问题。

    「No.路克斯真的成为了国王,所以即使不在公共场合,在城堡内养成这种习惯也不是一个错误。我无法满足这个要求。」

    「……」

    在诺柯特断然拒绝之后,路克斯陷入了沉思。

    「对不起。你说得对,我当时缺乏决心。」

    说完后,他洗了脸,开始换衣服。

    即使只有一年。

    即使他只是充当代理国王,他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如果他在目前的地位上不注意自己的言行,他只会成为一个小丑。

    作为曾经的王族,他会在罗菲女王死后为恢复这个国家的繁荣付出一切。

    到了日常生活的中间阶段,他的这种心理准备就要松懈下来了。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诺柯特把他带出了房间。看来她很快就掌握了城堡的内部结构。

    在外面的石头走廊上,谢里丝披着斗篷,佩带着剑站在那里。

    媞尔珐也在不远处出现了。

    有可能夜架也在某个地方悄悄保护着他,但只要没有接近路克斯的危险,她就不会露面。

    从根本上说,他在这里待了两天,看护他的只有三和音。

    (嘿,我得振作起来,全身心地认真工作!)

    路克斯昂起头,朝餐厅走去。中途,诺柯特轻声对路克斯说。

    「啊,关于刚才的事——等我们回到克罗斯菲德,就按您的要求来做。」

    「啊,谢谢你。」

    路克斯很感激她对他的关心,也感谢他成为下一任国王的日子开始了。

    感觉他今天也会变得很忙。

    第二部分

    第一天在王都只进行了视察和会议。

    关于国防、对战斗中受伤士兵的补偿问题的讨论。

    对遗迹的管理和稳定,对机龙的处理等——会议还没有结束。

    当然,在每件事上都有官员帮助他,所以路克斯只需要听取每个人的意见,并与迪斯特一起就这件事给予广泛的指导,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尽管战争已经结束,但重建工作仍面临成堆的问题。

    也有声音呼吁他们如何提高在与『创造主』的战斗中取得的成就,因此应该为他们从遗迹中提取更多的技术——甚至有人要求利用这些遗迹本身。

    (但——这是不好的。)

    如果他们使用遗迹的技术,认为只有他们才是好的,那么重建工作肯定会进行得更顺利。

    然而,如果这个在其领土内有三座遗迹的新王国随心所欲地取走了遗迹的技术,其他国家就不会保持沉默。

    他们担心新王国的军队会超越他们,毫无疑问,他们也会试图入侵其它遗迹。

    如果那样的话——一场关于遗迹的战争将再次爆发。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作为『创造主』幸存者的爱莉尔,从一个中立的位置管理遗迹。

    需要得到她的许可才能使用遗迹,而分配给整个世界的机龙的数量正在受到控制。与此同时,遗迹将逐渐停止。这是展示遗迹的原则。

    每个国家必须面对战争带来的损失的时代将从此刻开始。

    路克斯不想让人民承担更多的税,但是,如果他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不依赖遗迹的国家,那么他也需要解决自己的问题。

    但是,在贵族军官和文官中也有一些人不愿意接受这一点。

    每个人都希望他们自己的派系能得到特殊的待遇。

    路克斯有很多麻烦,即使他只是一个代理国王。

    (罗菲女王,莉夏殿下……)

    直到现在,路克斯才敏锐地感觉到,她们要承担的负担是多么沉重。

    他不知道,作为国王他能走多远。

    然而,路克斯做好了准备,为这一年付出了他所拥有的一切,并履行了他的职责。

    第三部分

    第二天的公务很快就结束了。

    路克斯疲惫地瘫倒在城堡休息室的沙发上。有三个少女在周围陪伴着他。

    「谢谢你今天的努力工作,小路克。」

    穿着国王护卫服的媞尔珐对路克斯说着,路克斯正疲惫地瘫倒在沙发上。在她身旁,诺柯特穿着女仆装,恼怒地望着她。

    「媞尔珐,请不要让我的努力白费。」

    「啊,你说得对。陛下!」

    棕色头发的少女惊慌地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她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态度和紧张。

    不过,现在他周围除了三和音之外没有其他人。

    「天哪,护卫居然在戏弄国王。陛下以后有必要下达这样的惩罚。」

    「呃……惩罚吗?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媞尔珐对谢里丝指出的问题做出了愚蠢的回应。

    看到这一幕,谢里丝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

    「你知道,我会直接给你惩罚。看来除非你受到一点惩罚,否则你是不会明白的。」

    「对不起,我会反省的。」

    「当我们回到克罗斯菲德时,我应该让你绕着训练场跑20圈吗?这仅仅是个开始。」

    「我说了对不起!」

    媞尔珐陷入了恐慌。路克斯慢慢地抬起身子,站在她身旁。

    然后,他对着媞尔珐苦笑了一下。

    「10圈就可以了,这一次是这样的。从现在起在城堡和王都都要小心好了,媞尔珐。」

    「唉,这样可以吗?」

    眼泪汪汪的媞尔珐惊讶地问路克斯。

    「是的。你昨天、今天,以及我们旅行的时候,都努力在护卫着。但是,做一半的惩罚,让教训坚持下去?」

    「哇!谢谢您……非常感谢,陛下!」

    谢里丝和诺柯特拍了拍她肩膀,于是她赶紧纠正了自己的语气。

    谢里丝紧挨着路克斯坐着,无奈地叹了口气。

    「感谢陛下的仁慈。不过,请保持适度。利用别人的善良是人类的天性。」

    「是啊,陛下太仁慈了。」

    「哈哈……看来我还是缺乏自我意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说实话,媞尔珐漫不经心的态度帮助了他。

    是路克斯自己希望成为下一任国王,所以他与作为护卫跟随他的三和音的关系表面上变得僵硬和正式,但情感上却让他感到孤独。

    但是,他不能说这样纵容的话。

    他很幸运,因为他身边有很多同伴。

    她们最初也没有责任为他走这么远。

    然而,正是这三个人要求成为他的护卫。

    他为此感到高兴。

    所以路克斯想在这次旅行中补偿她们。

    「陛下,马上就要休息了。请去洗澡吧。」

    路克斯吃了诺柯特安排的保持健康的食物,然后他洗了个澡,睡了一觉。

    作为一个出身于仆人家族的女孩,她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完美。

    第四部分

    第二天早上,路克斯安全结束了他在王都的两天公务后,终于可以回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了。

    像往常一样穿着女仆装的诺柯特敲开路克斯的房间的门。

    他醒来后,谢里丝和媞尔珐也进了屋。

    三人换上了学园服,同时也在为返回学园做准备。

    按照计划,他们会在中午到达学园,然后在克罗斯菲德休息,度过今天和明天剩下的时间,但是——

    「陛下,我想问一件事——」

    穿着女仆装的诺柯特托着一张纸,歪着头。

    「由于某种原因,在日程安排中创建了新的空白日期?」

    「是的。我想在今天回来之前去看看,放松一下。」

    「不过这不在日程里。」

    「改变一下行程怎么样?不管怎样,我们今天放假。在我们回去的路上还有一个小镇,我们去玩一会儿吧。」

    诺柯特责备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从路克斯转向媞尔珐。

    「这是媞尔珐的错。因为你总是表现得不小心,陛下也变得腐败了。」

    「唉,这真的是我的错吗?」

    媞尔珐被弄糊涂了。

    「好吧,你们两个等等。」

    谢里丝打断了他们。她在两者之间做了调解。

    然后她转向路克斯,

    「陛下,有必要吗?对于国王来说,休息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

    「是的。但是,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不会有空余时间。」

    事实上,路克斯责任也很重,因为他将要娶五个王后。

    「那就更有理由不去这里观光了,陛下应该趁现在还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我也打算休息,这就是我想在回克罗斯菲德的路上顺便去一趟瑞莱尔镇(注:这是个新出现的地名,暂时这么翻译)的原因。那儿还有一家由爱格兰姆财团经营的大旅馆。」

    瑞莱尔镇位于王都和克罗斯菲德之间。

    它被美丽的环境所包围,是一个充满观光景点和贵族别墅的区域。很多人都喜欢去那里放松。

    路克斯过去曾来过那里几次做杂务,但自从进入学园以来,他就没再去过了。

    「对不起,我不明白陛下是怎么想的。」

    诺柯特又开口了。路克斯不安地笑了笑,告诉了她们。

    「关于大家之前都在谈论的毕业旅行,去这个地方旅行怎么样?」

    听到路克斯说的话,三和音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第五部分

    再过一个小时——也就是早上。

    路克斯和三和音抵达了距离王都稍远的瑞莱尔镇广场。

    首先,他们去了爱格兰姆财团经营的一家大旅馆,想看看那里是否有空房。

    如果客店满了,他们打算马上返回克罗斯菲德,因为他们没有与其他旅店的中介,而且还有安全问题,但幸运的是,有一个四人的单人间。

    「幸好还有一间空房。」

    「Yes.一定是因为我们的日常行为良好。」

    谢里丝宽慰地叹了口气,诺柯特也点了点头。

    此外,媞尔珐还露出了调皮的微笑。

    「嗯,我还想再坚持一段时间。小路克的公主诱拐事件。」

    「哈哈……我觉得这样有点尴尬。」

    「Yes.这也是因为路克斯自己的过错。」

    诺柯特反驳了路克斯的抱怨。

    由于要花一天时间去观光旅游,行程突然改变,三和音在旅途中阻止了路克斯驾驶自己的机龙。

    如果路克斯要用一整天,那应该是他的休息,他就不能在旅行期间使用机龙,因为要节省体力。所以,在途中三和音轮流把他抱在怀里前进。

    路克斯这样抱怨,但他也顺从地接受了这个决定。

    「那么,我会带大家参观这个城市,走吧。」

    在他们顺利入住旅店后,路克斯开始步行带领所有人。

    虽然只有一天,但他和三和音的毕业旅行现在开始了。

    路克斯提出这次旅行的原因可以追溯到几周前发生的事情。

    第六部分

    「——毕业旅行?」

    「是啊,如果愿意的话,路克斯君也一起去吧,怎么样?我们会欢迎的。」

    过了一会儿,所有的战斗都结束了,在一个特定的夜晚。

    他在女生宿舍的走廊上与那三个人碰面了。然后谢里丝这样问他。

    「我们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所以我们想趁还能作为三和音成员行动的时候,来一次毕业旅行。」

    「啊……谢里丝学姐也将在第三个月后毕业啊。」

    如果谢里丝毕业了,那么他们的三和音也会结束。

    首先,三和音不同于骑士团,因为这不是一个正式的组织。

    这个名字可以说成三个好朋友一起行动的借口。

    所以说,如果他们中只有一个人离开,那么这个团体将不再发挥作用。

    她们一定希望有一次旅行作为纪念,因为她们明白这一点。

    「耶!我们打算悠闲地逛一逛,所以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小路克。」

    媞尔珐坦率地挽着他的胳膊,邀请他。

    「但是,像我这样的局外人可以吗?」

    「Yes.我想不会有问题的。此外,我们目前正在考虑志愿——担任下一任国王的护卫,这也有助于加深我们的友谊。」

    「——唉!?」

    「来吧,小路克,你的声音真大。您担任国王的事,也仍然是保密的,对吗?」

    「嗯,没错,但是……」

    「那么,现在跟我们回房间去吧。让我们在那里进行一次秘密谈话,我们还会带茶和点心。」

    「Yes.我会在自助餐厅准备的。」

    诺柯特忠实地听从了谢里丝的指示,然后他们在女生宿舍的房间里举行了一次茶会。

    他们一边喝茶,一边又进行了一次秘密谈话。

    「路克斯你怎么看?你做了一年国王,能让我们做你的护卫吗?」

    ——她说。

    路克斯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他对此感到惊讶。

    「此后,你将担任下一任国王一年。当然,将成为王后的少女们都是很强的,但你无法让她们充当后卫。」

    「是的,我们认为小路克也没有这样做的意图。」

    媞尔珐也把手放在脑后,用一种暗示的表情说。

    「是的。很可能像路克斯这样聪明的人不用我们说就已经明白了,但是——」

    「嗯,我能想象出原因,但是……」

    最后,当诺柯特把目光转向他时,路克斯用不安的眼神挠了挠脸颊。

    这是正确的。

    莉夏,库露露西法,赛莉丝,菲尔菲,夜架。

    除了夜架,其他四人在国内外都有自己的地位。随着她们成为国王的王后,她们的地位也变得复杂起来。

    如果她们成为他的王后,她们就不能被当作他的护卫。

    此外,他也不可能在有另一个王后陪伴他的同时,让另一个王后来侍卫他。

    所以必须让其他人来保卫他。

    「不过,如果你不需要我们,那也没办法,毕竟我们还远不如她们。在最后的战斗中,我们也无法做到任何重要的事情。」

    谢里丝以一种沮丧的语气说。

    但是,路克斯立即拍了拍他的脑袋。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三和音继续支持我,那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安心的了。」

    「……」

    路克斯微笑着发自内心地说。三个女孩看著那迷人的微笑,都说不出话来。

    因为大家都是战友,和他一起度过了许多生死存亡的战斗。

    因为他们彼此非常了解,并且已经建立了可以信任的关系。

    路克斯的表情告诉她们,他不需要大声说出来。

    很明显,他真的很高兴三和音愿意成为他的护卫。

    「——好伤心,真不公平。」

    谢里丝满脸通红,苦笑着咕哝道。

    「嗯?」

    「毕竟,你总是不自觉地这样诱惑你周围的女孩。」

    「啊,但是小路克,你的王后不会再增加了,是吧~」

    「Yes.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任何结果了。」

    媞尔珐和诺柯特也支持谢里丝的声明。

    「我知道!这也是《奥罗波若斯》的循环的错误,所以这是一个特例。」

    就在他这样不知所措的时候,路克斯注意到她们三个在这样谈话,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谢里丝、媞尔珐,甚至是毫无表情的诺柯特都毫不掩饰她们快乐的笑容。

    路克斯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为她们感到高兴。

    他挺直了腰,再次面对着三和音。

    「我也会努力的。这一年请多关照,谢谢大家。」

    第二天,路克斯立即向其他人宣布,三和音将正式成为他的护卫。

    他的五个王后,他的妹妹爱理,学园长蕾莉等所有人都同意。因此三和音正式重生为路克斯皇家卫队。

    第七部分

    然后——路克斯和他的护卫在广场上游玩。

    他们驾着马车四处游览,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慢慢地环视城镇。

    由于战争终于结束了,一度搁置的一个节日终于在这里举行了。这里的商店都很热闹。

    「小路克,这边,这边!我们来算命吧,他们说这个地方特别准的。」

    「好,但是,我有点害怕。我不想给国家带来坏的预测。」

    路克斯在媞尔珐的邀请下苦笑了一下,

    「那么,我们就可以问算命师我们的亲近感了。」

    谢里丝开玩笑地说。最后他不得不做了这件事。

    中途,他们观看了剧团的演出,然后吃着当地著名的美食作为午餐。

    午饭后,他们四人开始了一场打靶子的比赛。下午,他们又骑着马车四处走动。

    在那之后,他们参观了一个著名的赌场。三和音输了,但是路克斯幸运地中了头奖,他们决定在晚上举行庆祝。

    即使在比赛中,谢里丝会像一个领袖一样领导路克斯。

    媞尔珐带着灿烂的笑容和他从头到尾的交谈,营造出愉快的心情,让路克斯放松下来。

    诺柯特会妥善处理所有的杂事,并认真对待细节。

    尽管如此,每个人都在慢慢地释放出真实的自我,气氛也逐渐放松。

    就这样,他们在无意中度过了轻松愉快的一天。

    晚上,他们在餐馆里吃东西作为闭幕晚会。他们还喝了很多酒,变得非常兴奋。

    他们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路克斯因为被误认为是变态而在女生宿舍被人追来追去,直到最后的战斗。他们彼此分享快乐。

    然后——夜幕降临了。

    当镇上的灯光越来越少时,举行无拘无束的聚会的时间终于到了。

    最后,他们聚集在旅店的房间里喝酒。

    诺柯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拿着一杯酒对着路克斯。

    「路克斯,你能帮我倒些酒吗?」

    「呃,你是不是喝得太多了?」

    几个空酒瓶散落在他们周围。

    这种酒是用葡萄汁和水混合而成的,所以它不应该那么烈,但每个人都完全放松了。

    「不。这是一种淡葡萄酒,所以没有问题。如果路克斯不帮我倒酒,那我就让路克斯喝?」

    当有些喝醉的诺柯特瞪着他时,路克斯苦笑了。

    他认为诺柯特不是那种经常喝酒的人,但不出所料,她肯定变得越来越大胆了,因为他们正在参加毕业旅行。

    她喝醉了,但仍保持着逻辑思维,这很有趣。

    「然后,再多一点。」

    「小路克,我也要。这次你得为我服务,呃。」

    路克斯给诺柯特的杯子倒了酒之后,媞尔珐从相反的方向拉了拉他的袖子。

    她还搂着路克斯的脖子。

    少女们白天对他体贴入微,但现在她们的理智几乎被酒浇灭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们这样,不过,像这样和她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也不坏。

    更确切地说,当路克斯想到她们是如何陪伴他到现在,他感到高兴,能够留下这些美好的记忆。

    因为,这对于以前连朋友都没有的路克斯来说,她们算是可贵的朋友。

    「不过,不久也会有消息向人们宣布,路克斯要当上国王了……」

    谢里丝坐在他前面的沙发上,她似乎是个酒量很大的人。和另外两个人相比,她看上去还能保持清醒。

    「呵呵……这和你掉进我们的浴场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啊……那是因为屋顶塌了。」

    「哈哈哈。」

    路克斯坚决否认,谢里丝却一笑置之。

    不出所料,她只是表面上很镇静,其实她也喝醉了。

    「对了,小路克,你有立侧室的打算吗?」

    媞尔珐调皮地笑着,抬头望着路克斯,同时用更加陶醉的眼神看着路克斯。

    「啊,这对我来说……!?」

    路克斯自嘲地笑了起来,但就在那之后,媞尔珐的眼睛仍然盯着他,并从前面紧紧地抱住了他。

    「没关系,你知道。如果能和小路克在一起,就算只是侧室我也……」

    「等一等,冷静下来。你应该更珍惜自己。」

    路克斯虽然感到困惑,但还是努力使他在慌乱中平静下来。但媞尔珐生气地鼓起双颊,表示抗议。

    「我就是因为珍惜自己才这么说的!因为,我想那样我会更幸福……」

    「……」

    路克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时间似乎停止了片刻,但是。

    「好了,我想我现在该去洗澡了。路克斯,要和我一起吗?」

    「呃,谢里丝学姐,你喝醉了,请清醒一下。」

    「哦,对了。你已经有五个心爱的女王了,你不可能听从像我们这样的护卫的要求。」

    谢里丝用夸张的口吻梳理了一下她的前发,开玩笑地说。

    似乎连他认为醉得最轻的谢里丝也变成了一种有点麻烦的状态。

    即使这样,他也不能和她一起进浴室,虽然是开玩笑。

    「我想,我还是先自己进浴室吧。」

    路克斯说这话的时候,坐在他身边喝酒的诺柯特挽住了他的手臂。

    她面无表情,只是两颊发红,但她那隆起的胸部压在他身上,使路克斯的心怦怦直跳。

    「Yes.但是,如果我们允许路克斯一个人过去,我们会不会就无法履行作为护卫的职责了?」

    「等等!?诺柯特,你在说什么!?」

    路克斯感到有些茫然,因为谈话开始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没关系,小路克。我们毕竟是在毕业旅行中。」

    这一次,喝醉了的媞尔珐抓住了他另一条手臂。

    「……」

    路克斯一边思考一边感到困惑。

    他们三个似乎喝得酩酊大醉,理智也开始模糊了。

    他认为谢里丝、媞尔珐和诺柯特都是迷人的少女。

    但是,路克斯不可能再增加王后的数量了。他必须保持清醒。

    最重要的是,他不可能让少女们在酒精的作用下做这样的事情。

    「呃,作为交换,我会听你们的,所以至少别这么做。」

    「……」

    路克斯苦笑着,绝望地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三个女孩面面相觑。

    几秒钟后,一直盯着他的诺柯特低声说。

    「Yes.我们邀请他一起洗澡,他有点犹豫。」

    「耶……我们以后要把这件事告诉爱理和王后们……」

    媞尔珐微微一笑,听着诺柯特的话。

    「嗯。看来路克斯可能会有外遇,这取决于他如何被接近。我们必须好好照顾他,这样国王陛下才不会乱来。」

    谢里丝带着严肃的表情和语气结束了谈话。

    他似乎被这三个人的组合巧妙地欺骗了。

    「我求求你们不要!我先过去了……」

    当气氛发生这样的变化时,路克斯脸红了,急忙跑到一楼的大型公共浴室。

    第八部分

    路克斯走进浴室后,在他离开的二楼房间里,谢里丝等人互相看了看,偷偷地交谈着。

    她们打开了窗户,让晚风吹进来。幸亏这样,她们的头脑才比以前稍微清醒了一点。

    「那么,媞尔珐,你刚才的话有多认真?」

    「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你们两个的关系,我设法掩饰了这一点,但是,这几乎是非常严重的……」

    媞尔珐低着头回答诺柯特的问题。谢里丝也点了点头。

    「是的,看来我们今晚太放纵了。」

    「Yes.刚才太危险了。」

    即使不说出来,她们也能明白。

    虽然她们永远也无法和路克斯结婚,但她们还是想留在他身边,做他的护卫,支持他。这是她们经过商量后做出的决定。

    他们甚至不必说出来就能理解,因为他们是朋友。

    「天哪,路克斯真是一个有罪的王子。」

    然而,三和音也没有想过要偷偷地培养与路克斯的感情,因为这可能会让五位王后难过。

    作为朋友,她们坚定地划清了界限。

    即使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愿望,她们也知道,留在路克斯的身边,成为他的力量,是她们的幸福。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是她们这样犹豫的最后一天——就在她们认为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

    「顺便问一下,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路克斯早就该回来了吧——」

    「……唉!?」

    她们谈话时,钟的指针已经移动了好一会儿。

    她们三个喝得半醉,但她们还是振作了一下,站了起来。

    她们赶紧跑向浴池。

    第九部分

    「这是怎么回事?」

    「呃呃……」

    几分钟后,三和音在公共浴室里发现了几乎昏迷的路克斯。

    由于酒精的影响,他似乎昏倒了。

    好在除了呼吸急促之外没有别的症状出现。

    不管『洗礼』使他的身体变得多么强壮,正如所预料的那样,他仍然可以让血液涌入他的脑袋。

    「我们还是先带他去一个凉快的地方,先给他喝点水吧……」

    「是的,但有一个问题。」

    「我们只能……」

    三个刚从酒醉中稍稍清醒过来的人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

    她们脸颊上的红晕并不仅仅是由酒精引起的,她们的心砰砰直跳。

    即使她们想打电话给旅馆的工作人员,除了大楼外面的警卫,此时也只有一些女员工还没睡。

    那样的话,给她们打电话就没有意义了。这和她们自己照顾路克斯没有什么不同。

    谢里丝一边想着,一边把路克斯从热水里拽了出来。

    她们把一条毛巾围在路克斯的腰上,同时尽量不去看他赤裸的身体。然后三个人把他抬到自己的房间。

    「哈……我们设法突破了第一个障碍。」

    「嗯,不知怎的,我觉得这么小心是没有意义的……」

    「No.我们没有做过什么让人感到内疚的事。我们正在做护卫应该做的事情。」

    三人喘着粗气,不仅仅是因为把路克斯从一楼带到二楼的房间有多麻烦。

    那是因为一种更冲动的感觉。

    虽然由于酒精的影响,她们的头脑已经清醒了一点,但她们三个人仍然处于兴奋状态。

    这时,占着她们内心的那个少年几乎赤裸裸地躺在他们眼前。

    三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吞咽唾液的声音越来越小。

    「——啊嚏……!」

    路克斯仍然闭着眼睛,冻得浑身发抖。

    「果然,我们不能就这样放着他不管。我们需要在温暖的壁炉前帮他穿上衣服……」

    三个人把路克斯举起来,又把他放在壁炉前的沙发上。

    「没有别的办法了,请原谅,路克斯。」

    谢里丝喃喃地说着,然后她取下了裹在路克斯身上的毛巾。

    接着,那些古老的小伤疤和对于这样一个瘦削的身体来说显得结实的上半身暴露了出来。

    「该怎么说呢,太棒了。通常我们会给他穿上女生的衣服,捉弄他,但是,不出所料,他真的是个男孩。」

    媞尔珐尖声嘟囔着,两颊涨得通红。

    「Yes.别这样说,我们先帮他擦干。」

    诺柯特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她拿着毛巾的手在颤抖。她在路克斯的身上擦了擦,擦干了洗澡水。

    「呃……」

    「——!?」

    路克斯闭着眼睛呻吟着。诺柯特的动作就停下来了。

    她的心怦怦直跳。

    她本想表现得像个完美的仆人,但不出所料,当她接触到异性时,她无法保持冷静——尤其是当她爱上一个少年的时候。

    「天哪,真是个麻烦的人。他每次都很鲁莽。」

    「是的。即使只是为了我们这样的人,他也会全力以赴去战斗。」

    「这一切都很好,但正因为如此,他给了我们这样复杂的感觉。感觉未来会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女性。」

    「……」

    路克斯的胸膛默默地跳动着,眼睛仍然闭着。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对三和音的咕哝有任何反应。

    诺柯特的手停下来动了动,因为他们就要碰到路克斯的下半身了,路克斯的下半身几乎还没有被遮住。

    「诺柯特,如果你害怕,就交给我吧。我会尽我的领导责任。」

    「你要在这里完成毕业前的最后一项责任!?」

    媞尔珐在不到0.2秒的时间里反驳了谢里丝的提议。

    她们的脸变红不是因为酒精,她们似乎也明白她们将要做的事情的意义。

    「——至少我们应该轮流吗?一个人做是不公平的。」

    「你说得有道理,我们轮流做吧。在等待的时候准备好所有的东西。」

    「好了,我去拿点水给路克斯喝。」

    「Yes.而且,路克斯这个样子有点冷,我们得给他温暖一下……」

    诺柯特用毛巾擦了擦路克斯赤裸的身体,同时紧紧地依偎在他身边。

    虽然她的脸颊变红了,但她的表情和目光仍然是空白的,她在适当地擦拭路克斯的身体。

    「我——我把水拿来了,但是路克斯能起来喝吗?」

    几分钟后。

    媞尔珐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大水罐和托盘上的杯子。她一边宣布自己的到来,一边仍然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

    「嗯,我也差不多擦完了。」

    「等等,你已经擦干净了!不公平!」

    「没办法,对吧……?我们可不能让他着凉,所以要快把湿的地方擦干净——」

    谢里丝安抚了抗议的媞尔珐。

    虽然诺柯特和谢里丝都应该从醉酒状态中清醒过来,但她们的脸现在更红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里的每个人都醉了。

    夜晚的空气被灯和壁炉的火焰照亮,造成了一种奇怪的气氛。

    「那么,至少由我来负责给小路克喂水!」

    媞尔珐一边说,一边把水罐里的水倒进杯子里,然后慢慢地把水送到路克斯的嘴边。

    路克斯也不自觉地张开嘴,好像要喝水。

    ——但是,不管她怎样尝试都无法成功。水从路克斯的嘴角淌下。

    「现在该怎么办……别告诉我,通过嘴对嘴?但我不太想那样做……」

    「……」

    「……」

    「等等,你们俩为什么不说话!?」

    脸红的媞尔珐看着安静的谢里丝和诺柯特大叫。

    「No.这是……我在想,也许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但是……不出所料,会很糟糕,不是吗?这——」

    「Yes.可是,我们现在是在照顾路克斯,所以,不要想得太多,好吗?」

    三和音包围着赤身裸体的路克斯,路克斯的呼吸有点急促。她们面面相觑。

    三人焦虑地想了一会儿,一起点了点头。

    三和音的毕业旅行的夜晚越来越晚了。

    就这样,这成为了三个人在各种意义上都无法忘记的一个夜晚。

    第十部分

    「啊……昨天我真的很抱歉,看来我给大家带来了困扰。」

    第二天早上,路克斯已经完全康复了,他在旅馆前向每个人表示了感谢。

    他在浴池里昏倒了,他听到三和音说怎样叫旅店的工作人员来抬路克斯,然后三个人怎样照顾他的经过。

    「啊啊,是的。你不必介意,小路克。喂,小路克,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吗?」

    与往常不同的是,媞尔珐脸都红了,焦急地嘟哝着她的问题。

    不知什么原因,她显得慌张而尴尬。是因为她昨天喝醉了,然后脱口而出那些话吗?

    尽管他不记得她具体说了些什么。

    「我只记得我进了浴室,我想,这就是我记忆中的一切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媞尔珐说的是她想成为他的侧室。

    「该怎么说呢,我这么说只是因为我喝醉了,不用再想了!但是,我也不是完全在开玩笑——」

    「我明白了。」

    媞尔珐惊慌失措,两眼打转。路克斯带着不安的表情朝她微笑。

    他说话的语气很亲昵,像是对一位他深爱的朋友说的。

    「嗯……尽管昨晚我们做了更惊人的事情,不过昨晚……」

    「是的。虽然我不太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因为酒精的原因,所以可能只是一个梦……」

    谢里丝和诺柯特一边偷偷交谈,一边斜眼看着路克斯和媞尔珐。

    不管怎样,多亏了路克斯,三和音才得以度过一段有趣的记忆时光。

    她们对此感到满意。

    她们认为,即使只是陪伴在所爱的人身边,支持他,也是一种幸福。

    「在路克斯作为国王的工作平静下来之后,我们想个办法成为路克斯的侧室怎么样?如果是那五个人和爱理,应该能想个办法说服她们。」

    「Yes.尽管我认为这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想这将取决于今后发生的事情。不过,这倒要看我们能不能承担这一切。」

    然而,这些作为护卫的少女们,她们内心深处的愿望远不止于此。

    因为谁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等等——你们两个在那边嘀咕什么呢?就连你们俩也对小路克做了那样的事——」

    「……!?」

    媞尔珐误解了谢里丝和诺柯特的谈话,以为她们在背后议论她。她在远处对他们大声叫喊。

    说完这句话,她惊慌地捂住了嘴,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等等,你们三个在我睡觉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我们快回克罗斯菲德吧!学园里的每个人都在等着我们呢!」

    「是的,爱理肯定也很担心,我们回去吧。」

    「我很担心我的身体会发生什么事……!」

    三和音召唤出她们的机龙,抱着还在困惑的路克斯冲了出去。

    下一任国王和他的护卫们在蔚蓝的天空下穿过这片土地。

    他们飞奔而去,同时隐藏着一种无法抑制的只想成为友谊的感觉,并希望自己的梦想能够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