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Episode7 公主的考验(莉夏篇)
    第一部分

    雨下得像雾一样。

    笼罩着王都罗德加利亚夜空的薄云掩盖了夜晚宁静的世界。

    路克斯成为下一任国王的准备时期结束了——

    婚礼连同学园三年级学生的毕业典礼将在王都举行。

    在那之前的一个晚上吗,莉夏还在机龙库里摆弄着机龙。

    它位于城堡的地面上,所以不像学园的机龙库,这个地方使用起来很不方便。

    即使这样,她也不能停止工作。

    「他真的迟到了。他要花多长时间,路克斯……」

    婚礼的所有准备都已经完成了。

    剩下的只有睡觉,憧憬着明天,但是莉夏却无法入睡。

    「至少我从现在开始也不会介意他从昨天起可以来这儿,真是太伤心了。」

    路克斯返回皇宫的时间被推迟了。这使她非常烦恼。

    「不,这不是那家伙的错。」

    莉夏穿着她熟悉的白色长袍,她的手停了下来。

    路克斯非常忙碌,因为他要迎娶五个王后,而且他要成为新王国的下一任国王——尽管这只是为了形式上的考虑。

    即便如此,路克斯还是全力以赴。

    「我只是感到不安吗?我想,如果我不允许他和别人结婚,也许会好一些。」

    莉夏苦笑着说,同时继续漠不关心地维护机龙。

    工作不久就结束了。

    「嗯,我总算完成了。好吧,我就不宣布了,因为在婚礼上不合适!」

    莉夏自言自语着,然后一笑置之。

    她洗了洗手和脸,然后从机龙库内的壁炉旁注视着夜景。

    莉夏刚才在摆弄的是一种新型机龙,她打算把它调整为适合体力劳动的状态。

    从现在开始,这个新王国将逐渐削弱自己的战斗力,引导国家走向发展经济的方向。

    但是,如果一蹴而就,这个国家将无法应对潜在的危险。

    当事态发展到紧要关头时,也能在战斗中显示出力量——这种平衡性的机龙目前正处于开发过程中。

    「或者,我还能做些什么吗?不——」

    与罗菲女王统治国家的时候不同,现在路克斯是国王。

    即使这样也只能维持一年。他只是作为临时的国王,所以他不能过多地干涉政治。

    当然,莉夏也会以王后的身份出现在官场上,但她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一个机龙工程师吗?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有人正在接近机龙库。

    「阿尔玛吗,你不用再守着我了,早睡吧。」

    「我才想这么说,姐姐。」

    她的妹妹阿尔玛穿着学园服,一头金发扎成一个短马尾辫,用一种恼怒的语气说着。

    看来她是来找从皇宫里溜出来的莉夏的。

    「即使这里还在皇宫的范围内,也请不要做如此危险的事情。虽然有机龙使在监视周围,但这个地方的安全性比宫内还要低。」

    「你有什么事吗?」

    「我很担心,因为你一直工作到深夜——」

    「我明白了。」

    姐妹俩沉默了。

    即便如此,莉夏还是继续从机龙库内仰望窗外的夜空。

    「姐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阿尔玛没有批评不愿回到宫殿里的莉夏。

    「黑色英雄大人不会做任何让姐姐伤心的事情,他一定会让姐姐高兴的。」

    莉夏从那句话中猜出了妹妹的意图。

    阿尔玛一定在想,她在等待路克斯的归来,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婚姻和新王国的未来感到焦虑。

    「我知道。」

    「其他四个王后当然是可怕的对手,但……」

    「这……你是对的,关于那件事。」

    莉夏无力地微笑着说服她的妹妹。

    「我不会因为失去母后或者那个人不在身边而感到焦虑。也不是因为我在想别的女孩会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那么,为什么姐姐在婚礼前夜还在工作呢?」

    「——不知道,但是,我想这样做。直到那家伙回到这里。」

    说了这些话之后,莉夏的胸腔里直到现在都弥漫着不安。

    「如果你明天在婚礼上打哈欠,别说我没提醒你。」

    「我会没事的。」

    出于某种原因,莉夏自信地说。

    「对我来说,这肯定会成为一个特别的时刻,让我完全不会感到困倦。」

    「……」

    阿尔玛从另一边看到了莉夏脸上隐隐的微笑。

    阿尔玛被那转瞬即逝的幸福表情迷住了。

    这个女孩的真实愿望得到了满足,在战斗后没有放弃她作为公主的责任,尽管这种地位使她痛苦。

    「过去,当我成为旧帝国的囚犯时,我也很害怕,晚上睡不着觉。」

    「……」

    莉夏望着她遥远的过去,说话了。

    「我会被杀死的,世界随时可能灭亡。在等待父亲来救我的时候,我感到很害怕。」

    「……」

    阿尔玛也知道这件事。

    最后,亚提司玛特伯爵选择优先考虑他的伟大事业,而不是拯救莉夏。

    「我不打算批评父亲的决定。然而,从那以后,我对人类怀有一种不信任的感觉。但是,现在不同了,我兴奋得睡不着觉。我从来没有想过和我第一次爱上的男人结婚会这么快乐。」

    「是这样的吗?」

    阿尔玛点点头,也抬头看了看夜空。

    她想陪她的姐姐说会儿话。

    她想在莉夏明天结婚前陪在她身边,因为莉夏即将从公主成为王后。

    「姐姐,你喜欢路克斯大人的哪一点?」

    「什么!?突然问这个!?」

    阿尔玛的问题弄得莉夏慌了神。

    「我对此很感兴趣,将来也供我参考。」

    「……我喜欢那个家伙的原因,不是我能用几句话来表达的。」

    「因为你喜欢他的地方太多了?」

    「但是——这并不是让我想要嫁给他的原因……也许吧。」

    莉夏用有点尴尬的语气回答。

    突然,她想去机龙库的屋顶,好像她再也等不到路克斯回来了。

    虽然是早春,但这么晚了还是很冷。

    即便如此,如果雨停了,寒冷应该会减轻。

    她想尽快见到他。

    她带着那种感觉爬上了屋顶的楼梯。

    「——啊!」

    莉夏抬起头,咽了口唾沫。

    雨停了的天空呈现出壮丽的景色。

    这是一个明亮的星空,看起来好像到处都是宝石。

    风景太美了,她简直说不出话来。她仰望天空,连寒冷都忘记了。

    「它很漂亮。」

    「这样的话,明天一定会是晴天。」

    这是一幅净化和振奋人心的风景。

    这里只缺少她想见的那个人——路克斯。

    然而,她并不感到孤独。

    「那家伙现在也在这星空下吗?」

    「是的,他现在肯定也在想姐姐。」

    「说不好呢。」

    莉夏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听起来有点调皮。

    「那家伙……除了他自己,他还有太多事情要做,他忙得不可开交。」

    「可是……你喜欢他的这一点,对吗?」

    「不。」

    「呃……!?」

    阿尔玛对莉夏的否认感到震惊。

    「那家伙有很多好的方面。他多么善良,多么努力地工作,他是多么真诚,但你知道的——」

    当然,最吸引她的是别的东西。

    就在莉夏正要说这些话的时候,在遥远的地方,出现了一架机龙。

    「——路克斯?」

    「啊……」

    莉夏低声说道。在察觉到那个人后,阿尔玛慢慢地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的姐姐,走下机龙库的楼梯。

    直到现在,她还在和莉夏说话,让她保持警惕,这样她就不会感冒了,但她意识到现在已经没有必要这么做了。

    第二部分

    「——莉夏殿下?」

    两人的目光与背景中繁星点点的夜空交相辉映。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快就缩短了。

    然后,盯着路克斯的少女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

    路克斯打算直接去皇宫,但他匆忙改变了方向,降落在机龙库的屋顶上。

    莉夏慢慢走向路克斯。

    「你这个白痴,居然迟到了。你要让新娘等多久啊?」

    「对不起,莉夏殿下,会议拖得很长。」

    首先,他们像那样互相问候,以确定彼此的存在。

    在那之后,路克斯立刻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你在工作吗?但是——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呢?」

    「呃……!?」

    当路克斯指出这一点时,莉夏感到很慌乱。

    「那个,因为有一项工作是为体力劳动开发的机龙,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打发一下时间。」

    出于某种原因,她转移了视线,无法说出她在等他的真相。

    「那不行!你在这么冷的时候强迫自己工作到深夜……明天是——莉夏殿下要跟我结婚的。」

    「——!」

    尽管路克斯这么说有些尴尬,但他还是抓住莉夏的肩膀,向她靠近。

    莉夏的脸也因为尴尬而发红。然而,她仍然反驳道。

    「你才是,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回来!那很危险,你太放松警惕了。」

    她叉起双臂,鼓起双颊,批评路克斯的粗心大意。

    作为回应,路克斯带着困惑的表情吞吞吐吐地说道。

    「呃,但是,三和音也一直陪着我,后来我独自待了十多分钟。我一个人来是因为……」

    「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机龙上有加热器,但雨夜很冷,如果你感冒了怎么办?」

    莉夏抬头凝视着路克斯。

    这是她尴尬的另一面,因为不管多晚,她都要等他回来。

    「对不起。」

    路克斯停了一会儿,苦笑着说,

    「尽管已经这么晚了,我还是决定回来,因为我想早点见到莉夏殿下。」

    他这么说的时候有些害羞。

    尽管如此,他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他面前心爱的少女,说出了自己的真情。

    「我想,也许莉夏殿下已经睡了。但是我还是得回来。」

    「白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

    莉夏本能地避开了目光,看到路克斯稍纵即逝的微笑,低声说道。

    她摸着自己的脸颊,身体开始发热。

    「——可是,我也是个大白痴。」

    「……嗯?」

    「我才发现,我这么努力工作是因为我想在你身边。」

    莉夏从心底里露出真诚而宽慰的微笑,靠近了路克斯,路克斯还穿着机龙。

    「因为我还无法轻易涉及政治。所以,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做的,那么我就会做。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路克斯穿着装衣,面对着穿着长袍的莉夏。

    莉夏不得不稍稍抬头看他一眼,她盯着他的脸。

    他们的脸映照在彼此的眼睛里。

    「如果是你,那么你肯定会做这样的事情,你总是在用你拥有的一切去做你能做的事。所以,如果我也做同样的事情,那么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即使我们改变了立场,即使我们分开了。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

    听到莉夏的想法后,路克斯再次陷入了思考。

    一个希望旧帝国发生革命的王子,一个寻求救赎的英雄的女儿。

    他们相遇后,路克斯和莉夏的立场改变了。他们变成了公主和为之服务的骑士。

    现在,他们将成为新的国王和站在他身边的王后。

    在时代和命运的影响下,两人的地位和关系也在不断变化。

    即便如此——肯定有某种东西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现在起,我会支持你的。就像你一直支持我到现在一样,这就是为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她在等路克斯回来。

    她在做她该做的事。

    路克斯静静地拥抱了面前莉夏的身体。

    「啊……」

    这个女孩忍受着孤独和悲伤,但她仍然期待着,奋斗着。

    那个为路克斯指明王位之路的女孩。

    他对莉夏的爱溢于言表。

    「谢谢你,莉夏殿下。」

    「等等,别在我穿成这样的时候抱住我。我,刚刚工作到现在,我现在身上有石油的味道……我想。」

    莉夏因为被拥抱而陷入恐慌。

    然而路克斯不愿放开她的身体。

    「我爱你,真的。」

    他对着她发红的耳朵轻声说。

    「嗯……我也是,我爱你。」

    莉夏也闭上眼睛,微微抬起脸,等待他们的脸重叠的时刻。

    第三部分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莉夏殿下,哇……」

    路克斯擦了擦被雨淋湿的头发,换上了便装,然后进了卧室。在卧室里,莉夏换上了一件红色的背心。

    「怎么回事?我真的很期待穿这个,你知道吗?夜架是这么建议的。」

    少女在昏暗的房间里等着,只有微弱的灯光照亮房间。

    莉夏美丽的金发闪闪发光。不仅如此,她的身材散发出一种不同寻常的魅力。路克斯被迷住了。

    「不,那是,你很漂亮——这让我不知不觉地发出了声音。」

    「——不要说这样的话!会让人难为情的。不过,谢谢你……」

    「……」

    他们不在皇宫的大厅里,而是在卧室。

    她故意把路克斯叫到自己的房间,这让他意识到自己是否愿意这样做。

    路克斯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那是在学园的大型公共浴池……

    当时,莉夏的身体被蒸汽藏了起来。即使是现在,她的身高比起那时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他觉得从那以后她变得更性感了。

    他咽了咽唾液,为了集中精神,他把一瓶深红色的葡萄酒倒进了旁边的两个酒杯里。

    然后他们两人都轻轻举起酒杯,举杯祝酒。

    「那么,为了庆祝明天的婚礼……」

    「为了我们和新王国的未来——」

    他们俩都喝了些酒。

    浓郁的香气弥漫在他们的鼻子里,并在他们的胸膛里蔓延开来。

    味道又苦又甜的,浓郁的味道仿佛使他们几乎神魂颠倒。

    「也许在睡觉前喝点酒有点太烈了。」

    「但是,在这之后我们就要休息了,不是吗?」

    路克斯的脸微微红了,他对莉夏笑了笑。

    这么晚回来很累,但他还是见到了这个心爱的女孩,她的心和他连在一起。

    期待已久的婚礼将在明天举行。

    他对此很满意。

    ——但是,

    「什么,我们可以睡觉了吗?什么都不做……」

    「嗯!?」

    莉夏坐在床上,斜着眼睛问他这个问题。

    这个意想不到的问题使路克斯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这是她的邀请吗?

    (但是,莉夏殿下,难道……)

    路克斯虽然刚喝了酒,但他的嘴唇仍然感到干燥。

    「……呃,你是说晚安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

    路克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微微一笑。

    如果不这么做,他就无法冷静下来,但是。

    「你,你一定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吧?」

    「唉?」

    莉夏脸红地瞪着他。

    「你没事吧,莉夏殿下?」

    路克斯定了定神,然后上了床。

    床略微下沉,具有柔软的弹性。

    他默默地把脸凑近了一些,然后他们的嘴唇又碰了一下。

    热。

    不知何故,尽管他们的体温本应该因为酒精而稍微升高,但他们还是产生了这种感觉。

    接吻几秒钟后,他们慢慢分开了。莉夏发呆地盯着路克斯。

    「我也喜欢刚才的吻,不过——我想做的不是这种事,但是成人之间的事情。现在应该是做这样的事情的好时机了。」

    「我,我明白了——」

    莉夏也鼓足了所有的勇气,但路克斯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不管怎样,他们是一对明天就会结婚的恋人。他们很了解彼此的感情。

    因此,完全没有问题。

    「虽然我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但是一个普通的吻是不可能有小孩的,起码这我是知道的。」

    「啊,这……」

    你这是从哪里知道的?

    他很想这样反驳,但他很高兴,像莉夏这样和恋爱关系疏远的女孩愿意主动接近他。

    (莉夏殿下正在鼓起勇气,那我至少也得勇敢一点了!)

    想到这里,路克斯坐在床上,双手抚摸着莉夏的后背。

    「那么,这样行吗?」

    他们两个互相凝视着。路克斯内心忐忑地说着。

    作为回应,莉夏害羞地低下头,点点头。

    莉夏脱下了她的背心。

    纯白色的蕾丝内衣进入了他的视野。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请转过身去。我不想在这样的时候被看着……」

    「好吧。」

    在那之后的十秒钟里,路克斯一直在听着织物的沙沙声。

    「现在好了……」

    莉夏现在只穿着内衣在房间里,只有微弱的灯光照亮黑暗。

    此外,莉夏把床单盖在身上。她仍然盯着路克斯,脸上的表情既焦虑又期待。

    「莉夏殿下,你真漂亮。」

    「——别那样盯着我看。虽然没办法,但还是很害羞。因为是你……」

    路克斯靠近了身子,莉夏正在说话,他轻轻地吻了她。

    「我很开心,莉夏殿下。」

    「……我,我明白了。」

    他们再次凝视对方,他们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

    当他们都陷入同样的心情时,即使不说话,他们也能理解对方。

    「那么,让我们……」

    「啊,等等。我还有两件衣服。」

    「因为穿着它们,不管如何我们都不会有小孩的。」

    「……是吗?」

    听到这些神秘的字眼,路克斯的思绪停了下来。

    「如果不脱光衣服、互相拥抱、亲吻,我们就不能生孩子,对吧?天哪,男性和女性身体的工作方式真是个谜。」

    「……」

    路克斯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无法立刻理解莉夏说的话。

    「等等,莉夏殿下,这些你是从哪学来的?」

    「这……别让我说这样的话。从书!就像爱情小说之类的!」

    「……」

    路克斯浑身僵硬了片刻,然后他把脸转过去。

    那段时间里,莉夏有些不安。然后她向路克斯靠得更近了。

    「这就是我现在下定决心的原因。快点吧!」

    莉夏一边说,一边张开双臂。

    尽管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但她信任路克斯,并且表现得很勇敢。

    路克斯见了这一点,感到很困惑,但他突然放松了紧张的表情,笑了。

    他觉得她的感情治愈了他。

    「——嗯,我爱你,莉夏殿下。」

    他紧紧地拥抱着她瘦小的身体。

    然后,夜晚平静地过去了。

    第四部分

    第二天,

    路克斯和莉夏的婚礼在罗德加利亚王都的大教堂隆重举行。

    「——拯救世界的英雄与前英雄的女儿结婚了!」

    「这是新王国的新开端!」

    「那个杂务王子成长了……莉夏殿下也很努力。」

    一辆马车正在穿过王都的城堡。人们的欢呼声响彻车厢。

    此时路克斯在车厢里,与穿着纯白色连衣裙的莉夏在一起。

    「……」

    路克斯和莉夏有时会微笑着向民众挥手。

    当然,学园的学生和其他国家的『七龙骑圣』也都来这里参加他们的婚礼。

    「感觉怎么样?作为国王受到大家的欢迎,你有什么感想?」

    马车穿过街道,最后返回皇宫。

    中途,莉夏突然问他,这时他们已经完全退到了车厢里。

    路克斯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他盯着莉夏回答。

    「说实话,我感到有点不安。像我这样的人能做什么,我能正确地选择未来吗?」

    自从他在革命中失败,自从他成为杂务王子。

    路克斯一直生活在这样的想法中。

    然而,从与莉夏的相遇中,他看到了理想统治者的形象。

    从那时起,他参加了很多次战斗。

    与他人交谈。

    克服了所有的危险,加深了他和少女们的羁绊。

    世界拓宽了路克斯原本孤独的时候属于他的地方。

    而现在,他置身于他所到达的未来之中。

    「不过,如果莉夏殿下在我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明白了。」

    莉夏满脸通红,高兴地点点头。

    「我也有同感。如果你在我身边,那当然——」

    马车在欢呼声和掌声中缓缓通过皇宫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