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sode1 深夜的入侵者
    肤色映入眼帘。

    视野弥漫着一片白色的蒸汽。

    另一端可以见到,在灯火淡淡映照之下的大理石梁柱和墙壁。

    以及连同木棉裤子浸湿下半身,温热水质的触感。

    毫无疑问,这里是浴场。

    「……呃,这个?」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这个疑问在路克斯的脑海里反覆思索,不断循环。

    「……!?」

    路克斯尽可能不去看蒸气另一侧惊吓的少女们的裸体,低下头去。

    「…………呵。」

    身上还穿着衣服,浸在热水里的路克斯底下,一名少女笑了笑。

    少女鲜艳的金发,以及好胜的红色瞳眸让人印象深刻。

    与极为纤细的身躯成反比,嘴角浮现有些老成的笑容。

    雪白柔嫩的肌肤,在入浴的蒸腾下呈现潮红色,连脸颊都红通通。

    好可爱。

    旁观者说不定会如此称赞。但眼前的少女伴随袅袅蒸气散发出腾腾杀气,让路克斯不仅说不出半个字,连动都不敢动僵在原地。

    「……喂,变态。死前有没有任何遗言?」

    紧绷的可爱脸庞,吐露出危险的字句。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

    因为——路克斯正盯着她看。

    在宽广的浴池中,原本包在她身上的毛巾完全敞开,艳丽的裸体一览无遗。

    娇嫩欲滴,微微隆起的可爱胸部不断颤抖着。

    锁骨浮现,小蛮腰紧致有型。

    同时连光滑无瑕的腹部下方,都清晰可见——

    「…………」

    下一句话很可能会决定自己的命运。

    路克斯从混乱的脑袋中,谨慎选择字词。

    (总、总之先赞美她吧……!)

    之前在酒店当服务生打杂时,有学到如何称赞女孩子的技巧。

    在头脑思考之前,路克斯脱口说出率直的感想。

    「……这个,呃,你很可爱喔。整体而言还是幼儿……不对,虽然还很幼嫩,不过的确有胸部——很性感呢。……哇咧!?」

    死定了。

    我在胡说什么啊!说这种话想找死吗!?

    哪个混蛋蒙我这种错误技巧的啊!?可恶的色鬼店长!

    「…………呵。」

    听到这句话的全裸女孩,简短苦笑了一声。

    一瞬间,脸上浮现满足般的开朗笑容,

    然后抓狂大吼。

    「你这大色狼还要骑在我身上多久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整座浴场传出无数尖叫声。

    裸身的少女们接二连三,全力将手边的东西砸向路克斯。

    「对、对不起啦————!」

    路克斯连忙拔腿就跑。

    「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眼里一边飙泪,同时抓着小小的皮革提包,路克斯回想起就在几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

    「站住————!」

    声嘶力竭从五脏六腑喊出的声音,回荡在林立的建筑物之间。

    这里是由五个市街区所构成,十字型的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

    两个人影奔驰在位于中心的一号街区中央大道。

    跑在前方的影子,是一只嘴里叼着小提包的虎斑猫。

    一名小个头少年的身影,正全力在后追赶。

    从十字并列的街区西方,也就是三号街区为起点一路追过来。

    这个距离已经让人犹豫要不要搭乘马车——足足跑了一个小镇的距离,少年早已濒临疲劳的极限。

    但是带着项圈的银发少年——路克斯依然奔跑。

    昨晚,酒馆老板的女儿爽快地让运气不好,没有地方睡觉的路克斯借宿。

    和那女孩再会的时候,她手上拎着的小提包,突然被附近的猫一口叼走。

    「哈哈……不用勉强去追吧?」

    路克斯即将追上去之际,女孩苦笑着回应——

    「我绝对会抢回来的。」

    不过这是服务与协助国民。

    对于在这个国家里,立场特殊的路克斯而言,这是义务也是目的。

    就算不考虑这些,那也是属于照顾自已的人所有,怎能任其逃之夭夭。

    路克斯重新振作精神,冲上中央大道的斜坡上。

    「……哦,这不是小弟吗?好久不见了啊,这次要不要来我们这边帮忙?这时期播种的人手总是不够哪……」

    「对不起!我现在碰巧分身乏术,下次再说——」

    道路旁的老人出声喊住。路克斯虽然慌张,但还是礼貌地回应。

    现在可没时间管那些了啊!

    就在路克斯焦急的时候,出现一名体态丰腴的欧巴桑。

    「哦,这不是路克斯吗?下次也到我的饭馆帮忙吧。亚提司玛特新王国纪念日就快到了,你应该也会做一点宴会用料理吧?」

    「到时候我会再过去帮忙的!」

    路克斯迅速从皮带的口袋中取出笔记本和笔,简短记录下来。

    由于猫在斜坡上放慢了速度,要是让别人看到自己有点空可不妙。

    「哎,你从王都回来了吗?怎么不来我们工房打个照面呢。你之前在我这边学习锻造才学了一半吧。」

    擦身而过,表情严肃的职人回过头来对路克斯说。

    「这个,根据行程表,五天之后我稍微有点时间——」

    「喂~路克斯,顺便帮我照顾牛吧——」

    「来陪我女儿玩吧——」

    「这……没办法!各位很抱歉,现在真的没办法!」

    中途还想一一记下来,最后路克斯放弃,将笔记本收起来。

    现在不是答应人家『杂务』委托的时候。

    先逮到猫才是最要紧的。

    心中这么想,路克斯鼓足最后的力量,继续往前冲。

    一个小时候,眼看太阳即将西沉。

    「早、早知道就别追它了……!」

    或许是从早上到中午一直劳动,疲劳感突然袭击路克斯。

    看到对方逃跑会想追上去,似乎是动物本能的一种。

    只见路克斯一边大喘着气,同时爬上高耸的外墙,追着逃跑的猫。

    「哎呀……?这里是哪里啊?」

    看到广阔的空间和周围的气氛,路克斯一瞬间以为自己误闯军事禁地而焦急。不过这里是中央一号街区,军事禁地应该在别处。

    这样至少还找得到借口。

    趁着路克斯寻思时,虎斑猫叼着少女的小提包,进一步攀上建筑物的屋顶。

    「为、为什么又跑到那么高的地方去啦……」

    无计可施之下,路克斯也踩着围墙,纵身跳上屋顶。

    从事杂务工作中,有许多次屋顶修缮的经验,因此学会了安全攀登屋顶的方法。

    其实原本没必要做到这一步,但现在的心境已经接近赌气了。

    「——好!到此为止了!」

    眼看踏脚处愈来愈少,路克斯一点一点逼近虎斑猫。

    然后下定决心,纵身扑过去。

    「喵!」

    猫的速度还是略胜一筹,不过原本的目标就是少女的提包。

    路克斯的指头勾住肩背带,虎斑猫才终于松口,放开嘴里叼着的提包。

    「好啊!」

    终于抢回来了!

    放心与成就感,让路克斯笑了出来。

    虽然是微小的成果,但也是不折不扣的『善行』。

    如果报告上去,执政院说不定会通融一下,稍微减少自己的负债。

    「……不,不应该打这种如意算盘。」

    纵使路克斯在这个国家里背负了巨额债务,现在只是纯粹因为帮了别人的忙而感到开心。

    「好吧,再不赶快回去就——」

    不知何时,太阳完全西沉,四周笼罩在微暗的夜色之中。

    一旦专注于某件事就会不顾四周情况,是自己的坏习惯。

    就在路克斯反省,准备从屋顶上爬下来的同时,

    劈哩!

    突然听见麻烦的声音。

    「咦……?」

    声音的来源是以手攀住屋檐的路克斯,支撑全身体重的一点。

    「等、等等等等一下!?这难道是——」

    路克斯连忙准备离开原地。

    但是已经太迟。

    劈哩劈哩,出现在手部下方的龟裂以加速度蔓延,随即碎裂。

    「呜哇啊啊啊——!?」

    伴随体重消失的感觉,路克斯摔了下去。

    哗啦——……!!

    一秒钟后,路克斯掉进水里。

    「呜哇啊啊!哇噗!……哎呀?」

    看来下方似乎有水。

    由于没有受伤,路克斯一瞬间放松心情。但是随即察觉另一种不对劲。

    (这是——热水?)

    仔细一看,温暖的感觉包覆着自己的腰部以下。

    白色蒸汽的另一端,可以看见散发高级感的大理石柱和墙壁,在灯火映照下呈现淡淡的橘色光芒。

    「这里该不会是——?」

    就在路克斯即将掌握现况的瞬间,发现到。

    自己掉下来时撞破的天花板。

    天花板碎片掉了下来,即将落在附近的娇小少女身上——

    「危险!」

    路克斯反射性扑过去,推开少女,整个人挡在她身上。

    ✟

    「你这大色狼还要骑在我身上多久啊————!」

    ——于是,路克斯的意识连结到现在。

    「呀啊啊啊啊啊————!」

    无数高亢的尖叫回荡在浴场中。

    「对、对不起啦——!」

    浴桶、椅子、肥皂,女孩们将能丢的一切通通砸过来。路克斯连忙朝出口处撤退。

    (死定了,怎么正好掉进大浴场的女浴场里啊……!?)

    就在路克斯绝望之际,发现少女的提包落在自已的手边,稍微被热水沾湿。

    太好了,幸好还在。

    「真、真的十分抱歉。我、我会掉进这里的原因,是屋顶损坏造成的。我只是想取回这个而已——」

    路克斯转过身去避开少女们的裸体,同时高举手中的提包。

    这时候,提包开了口,两块轻飘飘的布飘了出来。

    「哎呀……?」

    是两件白色的上下款内衣。

    如果这是属于提包原本主人的东西,的确有可能——

    「呀啊啊啊!内衣贼!不只偷窥还是内衣贼!」

    「卫兵,哪个人快叫卫兵来!」

    「拿剑来!这样算是正当防卫吧!」

    「请、请各位等一下!这不是我的东西,而是——属于路上偶遇的女孩——!?」

    正当路克斯拼命辩解时,忽然发现。

    (惨了!这根本愈描愈黑吧!?)

    「该怎么说呢,非常抱歉!」

    路克斯慌忙冲出浴场,穿越脱衣室拔腿就跑。

    虽然脱衣室里似乎也有几名正在脱衣服的女孩,不过路克斯选择装作没看到。

    「怎、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哪个人快抓住他?不可以让他跑掉!」

    勉强逃离危险地带的路克斯,被穿上衣服的少女们追杀,同时全力在陌生的建筑中逃窜。

    走廊上铺着散发高级感的红地毯。

    宽广的餐厅有如宴会会场,加上游戏室,以及无数客房。

    随处可见高雅的绘画与摆设。

    「咦?这栋建筑物是——」

    起先还以为自己掉进附有大浴场的高级旅店,不过也太宽广了。

    又不是王都的宫廷,为什么这座城塞都市会有这种建筑物——

    「啊!找到了!摸我们同学胸部的色狼在这边!赶快拿长枪来!」

    正当路克斯寻思时,正好撞见路克斯的少女们,突然发出尖叫。

    「喂……!?为什么愈说愈严重了啊!?」

    不对……因为自己逃跑,她们才会追上来。如果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其实应该要乖乖待在原地——可是自然而然就拔腿狂奔了。

    就向对方逃跑会想追上去一般,被别人追也会想拔腿开溜。或许这也是生物的本能吧。

    路克斯脑海的角落一边思索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同时狂奔。

    「烦、烦死啦啦!直接一鼓作气开溜吧——」

    暂时先想办法摆脱追兵,直到骚动平息再说吧。

    心中着琢磨,同时逃到这座庞大建筑物的入口时,

    「咦——!?」

    路克斯停下了脚步,再度怀疑自己的眼睛。

    自己所在的楼梯井下方,是一座由蜡烛吊灯所装饰的宽广空间。

    同时有三名带剑少女站在前方。

    「王立士官学园校规,第十八条。」

    三名少女的其中一人,凛凛表情的蓝发少女,以沉稳的声音开口。

    三名少女的容貌和散发的感觉都完全迥异。

    只有身上穿的制服与剑带是唯一的共通点。

    「不论在学园内外,没有上官的许可,禁止拔出机攻壳剑。唯有确认现行犯,或是自身面临危险的情况下,得拔剑与使用装甲机龙。」

    蓝发少女微微笑,她的声音遍整座宽广的大厅。

    听到这句话的路克斯,甚至忘记向少女们辩解,整个人陷入混乱之中。

    ……咦?

    她刚才说什么?

    机攻壳剑与——装甲机龙?

    为什么这两个名词会出自这些少女的口中——?

    「嗯,虽说是变态,不过倒是见过长相最俊秀的呢。可以成为我的相亲候选人了。」

    「这个,不好意思。刚才你们说什么——?」

    路克斯开口讯问嘀咕着,看起来像是队长的蓝发少女。

    「不过很可惜。没有变态潜入这间女生宿舍,被我们——三和音发现之后,还能活着逃出去的!」

    「咦!?」

    女生宿舍?什么意思啊?

    「准备上吧,媞尔珐!诺珂特!」

    「OK!」

    「Yes, my Lord.不过还是请小心一点,谢里丝。」

    名叫谢里丝的蓝发少女,以及伫立在她两侧的另外两名少女。

    三人一同从剑鞘中拔出剑来。

    深灰色的刀身,浮现亮银色线条的剑——也就是机攻壳剑。

    「不会吧!?」

    就在路克斯惊讶地睁大眼睛的同时,传来谢里丝的声音。

    「——命你前来,象征力量的纹章翼龙。服从我的剑飞翔吧,《飞翔机龙》!」

    同时,谢里丝挥舞的剑尖空间出现晃动,扭曲。

    只见光粒子高速聚集。

    无数淡淡的光芒带着弯曲,逐渐形成单一实体。

    「……!?」

    出现一只足足比人大上两圈的机械龙。

    锐角金属连结在一起,呈现无数重叠,流线型的外型。

    有如浸水濡湿的光泽,像是长时间使用的名剑般,散发出不祥的凶恶美感。

    「装甲机龙!?怎么会——」

    装甲机龙。

    透过拔出对应的机攻壳剑以召唤,将模拟传说之龙的机械装甲包覆在身上,获得以一挡百战力的古代兵器。

    世界上发现到七座遗迹。

    从遗迹中发掘的兵器,具备的威力瞬间颠覆了过去几百年来培养的战争概念。

    将机龙包覆在身上,并且能运用自如的人类,叫做机龙使。

    不过装甲机龙相当稀少又昂贵,因此基本上只有王国骑士,或是部分掌权者才拥有它。

    为什么这些女孩们会——

    「连结·开始。」

    就在路克斯目瞪口呆之际,谢里丝低声说。

    蓝色流线型的机械从内侧开启,展开成无数零件。

    零件分别朝谢里丝的双臂、双脚、身躯、头部飞过去,高速连结——装备在身上。

    机龙以流畅的动作,瞬间包覆在身上化为装甲。

    「哎呀呀,竟然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就溜进来?不过装傻是没用的,变态小弟。给我放弃抵抗跪下来吧。现在还可以抽十鞭子就饶了你。」

    「没错,偷窥可是犯罪哟。」

    「Yes, my Lord.无论如何都要惩罚他。」

    听到担任队长的谢里丝说,个性轻快的少女媞尔珐,以及散发冷静气息的少女诺珂特跟着同意。

    她们两人也分别穿上别种机龙,同样摆出迎战态势。

    「……喂,等一下好吗!?」

    现在的状况该不会极为不妙吧?

    在这种建筑物内——不对,面对一个普通人根本不该使用机龙吧!

    「喝!」

    全身包覆在《飞翔机龙》内的谢里丝,一蹬地后飞在空中。

    从脚部与背后双翼的装甲,喷射出带有光芒的风。

    只见她从一楼入口的一端单脚一跃,袭击人在二楼楼梯井的路克斯。

    由覆金属装甲的手臂奋力一挥,迎面一记手刀随即劈下。

    「呜哇啊啊——!?」

    路克斯迅速一滚,躲过这一击。

    虽然千钧一发躲过,不过原处的木制扶手被手刀劈成了碎片。

    「糟了!难度速度压抑过头了吗?」

    「不是啦!是力量功率太强了!我可是会没命耶!?」

    路克斯吐嘈惊讶的谢里丝,一边连滚带爬冲下楼梯。

    这时候,刚才还在入口的陆战用装甲机龙,装备着翡翠色——《陆战机龙》的媞尔珐,迅速挡住了路克斯的退路。

    「呀呼——!啊~啊~测试测试。警告那边的变态先生,现在认罪的话不会罚太重喔!」

    「某方面来说比普通刑罚更严重吧!?」

    一边吐嘈,路克斯心想大事不妙。

    室内无法完整发挥机龙的飞翔能力,反而显得碍手碍脚。

    所以谢里丝的飞翔泛用机龙《飞翔机龙》还不难应付,麻烦的是这一架。

    (插图025)

    包覆厚重装甲的四肢,透过多数可动关节而具备高度机动性。力量有如即将爆发般膨胀。

    陆战泛用机龙《陆战机龙》,性质上最适合近身战斗。

    「反正不管怎样都好,安分一点吧。要是胡乱抵抗的话,反而会有危险哟。」

    「这样下去会直接死在你们手上吧!?」

    路克斯一脚踩在扶手上,不走被提尔珐挡住的楼梯,直接跳下一楼。

    但是——

    「等一下!此路不通哟!」

    媞尔珐露出强势的笑容,瞬间挡住了路克斯的去路。

    她连同身上穿的装甲,以楼梯扶手为轴心一侧翻,着地。

    装甲机龙与单纯厚重而坚硬的甲胄完全不同。

    透过机龙的动力来源『幻创机核』提供能源,能同时大幅强化装备部位的运动性能。

    「嘿呀!」

    媞尔珐包覆装甲的右臂,朝路克斯挥下。

    「唔……!?」

    伴随着『磅!』的破裂声,一拳砸碎了木制地板,粉尘四处飞舞。

    虽然喊声和动作十分轻巧,威力可不容小觑。

    亲身感受到装甲机龙的性能,路克斯战栗的同时——

    「……哎呀?」

    包覆着《陆战机龙》的媞尔珐,看着铁拳砸下的地板,歪头疑惑。

    因为路克斯不见踪影。

    刚才当着他的面施展力量,照理说应该能吓得他目瞪口呆。

    「地板下面!媞尔珐!」

    「咦……?」

    谢里丝英气勃发的声音,连在地板下奔跑的路克斯都听得见。

    刚才媞尔珐的一击,是为了威吓路克斯。

    而路克斯立刻往砸出来的洞穴一钻,逃到地板下拔腿狂奔。

    「呣……」

    被点出破绽的媞尔珐,露出不满的表情,窥探地板的洞穴时,

    「不要追,媞尔珐!」

    谢里丝以冷静的声音制止了她。

    「就算《陆战机龙》的动作再灵活,地板下也太狭窄了。再破坏宿舍可是要写悔过书的,我也不打算追了。」

    「但是但是!要是放任他逃跑的话——」

    「别担心,诺珂特已经采取行动了,不会让他逃跑的。」

    谢里丝一边安慰媞尔珐,同时视线在周围彷徨。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竟然能以肉身逃过追击……他的动作仿佛瞬间看穿了我们三种机龙的特性——」

    平常充满自信的少女感到困惑,让媞尔珐不解地歪着头。

    「嗯?怎么了吗,谢里丝?」

    「银白色头发,黑色项圈,不会吧……难道那名少年是——?」

    谢里丝仅仅以认真的声音低喃着。

    ✟

    「呜哇啊啊啊啊——!」

    从地板下逃到建筑物外面后,路克斯在泥土路上奔跑。

    谢里丝的《飞翔机龙》,以及媞尔珐的《陆战机龙》。

    以为逃过两架泛用型机龙的追杀,想不到转眼间。

    第三人——名叫诺珂特的少女,追上了路克斯。

    她身上的橘色装甲机龙,是叫做《特装机龙》的泛用机龙。

    相较于飞翔型的《飞翔机龙》,以及陆战型的《陆战机龙》,这一种机龙在分类上属于特装型。

    这类型机龙具备侦查、迷彩、支援、辅助、修复等特殊机能,虽然基本性能比较低一点,但是在特定情况下的实力可以超越另外两种机龙。

    它的特性——透过装备在头部的目镜,在黑暗中也能辨识路克斯,让诺珂特准确追了上来。

    「站住,再不站住就要开火了。站住的话我会温柔地开火。」

    诺珂特一边追,同时朝奔跑在宽广校地内,冲向正门的路克斯喊着。

    不用说,当然是身穿《特装机龙》的诺珂特速度较快。

    不过路克斯穿梭在茂密的群树之间,削减了诺珂特追赶的气势。

    「温柔地开火是什么意思啊!?」

    路克斯头也不回,仅以声音回答。

    「Yes.意思是希望你不会一枪就死掉。」

    「原来你只是指心情上而已!?」

    「Yes.还有会尽量让你不会感到痛苦的意思。」

    「为什么一副非要我死的口气啊!?」

    果然不能停下脚步。

    停下脚步就会没命。

    还有,要是自己的真实身分曝光的话就会碰上大麻烦吧——

    「Yes.——那就没办法了呢。」

    一边吐露着危险的低喃,诺珂特同时举起机龙息铳。

    这种连射型小枪,是将装甲机龙的能源集束后发射的。

    对机龙使而言,这种武装威力偏低,但肉身的人类绝对承受不住。

    「唔……!」

    察觉到身后有人准备扣扳机,路克斯奋力朝斜前方扑过去。

    从原本隐藏身形的黑暗中,冲向通往正门的明亮道路。

    道路上——设置着为了照亮通往建筑物的道路而点燃的篝火。

    「……!?」

    一瞬间,诺珂特以自己的手遮住装甲的目镜。路克斯直接将篝火当成挡箭牌,对视野感度提高的诺珂特而言太刺眼。

    「Yes.你似乎知道《特装机龙》的特性呢。不过光凭这样——」

    透过《特装机龙》目镜强化的视野感度,可以立即调整。

    诺珂特放下挡住视线的手,准备再度举起机龙息铳瞄准时,

    「——!?」

    火突然逼近眼前。

    是篝火的一部份,燃烧的薪柴。路克斯抓起其中一根,朝后方的诺珂特丢过去。

    「唔……」

    诺珂特连忙挥舞装甲臂,弹开薪柴。

    对机龙使而言,这一丢根本称不上攻击,只是扰乱视线而已。

    但是趁着诺珂特紧急停止之际,路克斯跑到了接近正门的道路。

    就在这时候,和诺珂特等人穿着相同制服的少女缓缓从正门走向女生宿舍。

    既然有波及少女的危险,就不能扣下机龙息铳的扳机。

    诺珂特大感惊讶,同时在脑海角落里想着。

    「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

    就算自己有手下留情,但是单凭人身,竟然能躲过三名机龙使的追击——

    「他究竟是谁?那名少年——」

    「好,总算摆脱了——」

    路克斯轻轻回头,确认身后的诺珂特放下手中的枪。

    虽然二话不说落跑是不对的行为。

    不过还是等对方冷静之后,再仔细解释道歉吧。

    「————」

    正当心中这么想时,路克斯发现眼前出现一名少女。

    尽全力逃跑的路克斯,一瞬间停止了呼吸。

    一名美少女。

    苗条修长的身材,加上端正的容貌,以及冰冷的眼神。

    有如完美的艺术品一般,少女并未露出紧张或和缓的神色,站在路克斯面前。

    「不用再追了,我会阻止他。」

    「库露露席法,同学……」

    眼前的少女轻轻举起右手,向后方的诺珂特打招呼。

    她的动作丝毫没有任何犹疑,让路克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呼、呼……这个……很抱歉,我,呃——」

    身后的建筑物微微传来「色狼!」或是「内衣贼!」之类的尖叫声。

    「嗯,我知道。」

    看到慌忙辩解的路克斯,少女微微笑。

    「真是可爱的偷窥狂、色狼与内衣贼呢,根本还是小孩吧。」

    「咦……!?……不、不是啦……我——」

    在动摇的同时,路克斯微微地感到不悦。

    眼前的少女的确散发出成熟的气息,但她的年纪应该和自己相仿。

    然而——

    「……我好歹也十七岁了耶?虽然经常有人说,我的脸看起来很像小孩——」

    路克斯甚至忘记自己被追杀,忍不住反驳。

    有如妖精般的少女忽然露出难过的表情。

    「……是吗。不过很抱歉。就算对象是小孩,我也不会坐视犯罪者不管。」

    (什、什么小孩小孩,竟然一直说我最在意的事情……!?)

    和这场骚动完全无关的部分,进一步刺痛路克斯的心。

    的确,自己也知道突然闯进大浴场,完全是自己的错,毫无借口。

    不过那些姑且不论,这是自尊心的问题。

    自己毕竟也受过相当程度的肉搏战训练。

    所以——

    让她见识一下她眼中的『小孩』也是有两把刷子吧。

    当然,自己并不打算攻击她,甚至连威吓意图都没有。

    纯粹利用步法,也就是灵活的脚步,躲开她逃到外面去。

    「……喝!」

    路克斯鼓起精神和少女一决胜负。

    为了躲过眼前的少女,以假动作作势往左,然后一转身往右。

    少女来不及反应,让路克斯钻了过去。

    正当路克斯确信成功的一瞬间——

    「——太嫩了。」

    听见名叫库露露席法的少女声音的同时,忽然天旋地转。

    「咦——!?」

    一瞬间的疑问之后,冲击流窜全身。

    究竟发生了——

    「之后就拜托你啰。我去洗个澡一下,应该没有偷窥狂了吧?」

    听到平淡的声音,随后路克斯的视线一黑。

    察觉到是被库露露席法摔出去的冲击而晕过去时,已经是稍后醒来的事了。

    漫长的一日就此结束,同时开始。